智培中文



簡介
  屬於唐代傳奇。《太平廣記》﹑《崇文總目》﹑《通志?藝文略》等均不署作者名氏﹔《容齋隨筆》﹑《宋史?藝文志》等以為杜光庭作﹔《說郛》﹑《虞初新志》等則題張說作﹔今人所編《唐宋傳奇集》均署杜光庭。按蘇鶚《蘇氏演義》載「近代學者著《張虯須傳》﹐頗行於世」﹐蘇鶚與杜光庭同為唐末人﹐不當稱杜為「近代學者」。大約此傳曾經杜光庭刪節﹐收入其所編之《神仙感遇傳》﹐後人遂以為是他的作品。但張說所撰說也無確證。
  本篇寫李靖于隋末在長安謁見司空楊素﹐為楊素家妓紅拂所傾慕﹐隨之出奔﹐途中結識豪俠張虯髯﹐后同至太原﹐通過劉文靜會見李世民(即唐太宗)。虯髯本有爭奪天下之志﹐見李世民神氣不凡﹐知不能匹敵﹐遂傾其家財資助李靖﹐使輔佐李世民成就功業。后虯髯入扶餘國自立為王。篇中故事情節和兩個主要人物紅拂妓﹑虯髯客均出虛構﹐主旨在表現李世民為真命天子﹐唐室歷年長久﹐非出偶然﹐由此宣揚唐王朝統治的合理性。描寫人物頗為精彩﹐紅拂的勇敢機智﹐虯髯的豪爽慷慨﹐刻畫尤為鮮明突出﹐文筆亦細膩生動﹐藝術成就在唐傳奇中屬於上乘。後世戲曲用為題材的﹐有明代張鳳翼《紅拂記》﹑張太和《紅拂記》﹑凌濛初《虯髯翁》。又李靖﹑紅拂﹑虯髯三人﹐後人亦稱「風塵三俠」。

原文
  煬帝之幸江都也,命司空楊素守西京。素驕貴,又以時亂,天下之權重望崇者,莫我若也,奢貴自奉,禮異人臣。每公卿入言,賓客上謁,未嘗不踞床而見,令美人捧出,侍婢羅列,頗僭于上,末年愈甚,無復知所負荷、有扶危持顛之心。
  一日,衛公李靖以布衣上謁,獻奇策。素亦踞見。公前揖曰:「天下方亂,英雄競起。公為帝室重臣,須以收羅豪傑為心,不宜踞見賓客。」素斂容而起,謝公,與語,大悅,收其策而退。當公之騁辯也,一妓有殊色,執紅拂,立於前,獨目公。公既去,而執拂者臨軒,指吏曰:「問去者處士第幾?住何處?」公具以答。妓誦而去。
  公歸逆旅。其夜五更初,忽聞叩門而聲低者,公起問焉。乃紫衣戴帽人,杖揭一囊。公問誰?曰:「妾,楊家之紅拂妓也。」公遽延入。脫衣去帽,乃十八九佳麗人也。素麵華衣而拜。公驚答拜。曰:「妾侍楊司空久,閱天下之人多矣,無如公者。絲蘿非獨生,願托喬木,故來奔耳。」公曰:「楊司空權重京師,如何?」曰:「彼屍居餘氣,不足畏也。諸妓知其無成,去者眾矣。彼亦不甚逐也。計之詳矣。幸無疑焉。」問其姓,曰:「張。」問其伯仲之次。曰:「最長。」觀其肌膚儀狀、言詞、氣性,真天人也。公不自意獲之,愈喜愈懼,瞬息萬慮不安,而窺戶者無停履。數日,亦聞追討之聲,意亦非峻。乃雄服乘馬,排闥而去。將歸太原。
  行次靈石旅舍,既設床,爐中烹肉且熟。張氏以髮長委地,立梳床前。公方刷馬,忽有一人,中形,赤髯如虯,乘蹇驢而來。投革囊于爐前,取枕欹卧,看張梳頭。公怒甚,未決,猶親刷馬。張熟視其面,一手握發,一手映身搖示公,令勿怒。急急梳頭畢。襝衽問其姓。卧客答曰:「姓張。」對曰:「妾亦姓張。合是妹。」遽拜之。問第幾。曰:「第三。」問妹第幾。曰:「最長。」遂喜曰:「今夕幸逢一妹。」張氏遙呼:「李郎且來見三兄!」公驟禮之。
  遂環坐。曰:「煮者何肉?」曰:「羊肉,計已熟矣。」客曰:「飢。」公出市胡餅。客抽腰間匕首,切肉共食。食竟,余肉亂切送驢前食之,甚速。
  客曰:「觀李郎之行,貧士也。何以致斯異人?」曰:「靖雖貧,亦有心者焉。他人見問,故不言,兄之問,則不隱耳。」具言其由。曰:「然則將何之?」曰:「將避地太原。」曰:「然。吾故非君所致也。」曰:「有酒乎?」曰:「主人西,則酒肆也。」公取酒一斗。既巡,客曰:「吾有少下酒物,李郎能同之乎?」
  曰:「不敢。」於是開革囊,取一人頭並心肝。卻頭囊中,以匕首切心肝,共食之。曰:「此人天下負心者,銜之十年,今始獲之。吾憾釋矣。」
  又曰:「觀李郎儀形器宇,真丈夫也。亦聞太原有異人乎?」曰:「嘗識一人,愚謂之真人也。其餘,將帥而已。」曰:「何姓?」曰:「靖之同姓。」曰:「年幾?」曰:「僅二十。」曰:「今何為?」曰:「州將之子。曰:「似矣。亦須見之。李郎能致吾一見乎?」曰:「靖之友劉文靜者,與之狎。因文靜見之可也。然兄何為?」曰:「望氣者言太原有奇氣,使吾訪之。李郎明發,何日到太原?」靖計之日。曰:「期達之明日,日方曙,候我于汾陽橋。」言訖,乘驢而去,其行若飛,回顧已失。公與張氏且驚且喜,久之,曰:「烈士不欺人。固無畏。」促鞭而行。
  及期,入太原。果復相見。大喜,偕詣劉氏。詐謂文靜曰:「有善相者思見郎君,請迎之。」文靜素奇其人,一旦聞有客善相,遽致使迎之。使回而至,不衫不履,褐裘而來,神氣揚揚,貌與常異。虯髯默然居末坐,見之心死,飲數杯,招靖曰:「真天子也!」公以告劉,劉益喜,自負。既出,而虯髯曰:「吾得十八九矣。然須道兄見之。李郎宜與一妹復入京。某日午時,訪我于馬行東酒樓,樓下有此驢及瘦驢,即我與道兄俱在其上矣。到即登焉。」又別而去,公與張氏復應之。
  及期訪焉,宛見二乘。攬衣登樓,虯髯與一道士方對飲,見公驚喜,召坐圍飲,十數巡,曰:「樓下櫃中,有錢十萬。擇一深隱處安一妹。某日復會於汾陽橋。」如期至,即道士與虯髯已到矣。俱謁文靜。時方弈棋,揖而話心焉。文靜飛書迎文皇看棋。道士對弈,虯髯與公傍待焉。俄而文皇到來,精採驚人,長揖而坐。神氣清朗,滿坐風生,顧盼煒如也。道士一見慘然,下棋子曰:「此局全輸矣!於此失卻局哉!救無路矣!復奚言!」罷弈而請去。既出,謂虯髯曰:「此世界非公世界。他方可也。勉之,勿以為念。」因共入京。虯髯曰:「計李郎之程,某日方到。到之明日,可與一妹同詣某坊曲小宅相訪。李郎相從一妹,懸然如磬。欲令新婦祗謁,兼議從容,無前卻也。」言畢,吁噓而去。
  公策馬而歸。即到京,遂與張氏同往。至一小板門,扣之,有應者,拜曰:「三郎令候李郎、一娘子久矣。」延入重門,門愈壯麗。婢四十人,羅列廷前。奴二十人,引公入東廳。廳之陳設,窮極珍異,巾箱、妝奩、冠鏡、首飾之盛,非人間之物。巾櫛妝飾畢,請更衣,衣又珍異。既畢,傳雲:「三郎來!」乃虯髯紗帽裼裘而來,亦有龍虎之狀,歡然相見。催其妻出拜,蓋亦天人耳。遂延中堂,陳設盤筵之盛,雖王公家不侔也。四人對饌訖,陳女樂二十人,列奏於前,若從天降,非人間之曲。
  食畢,行酒。家人自堂東舁出二十床,各以錦繡帕復之。既陳,盡去其帕,乃文簿鑰匙耳。虯髯曰:「此盡寶貨泉貝之數。吾之所有,悉以充贈。何者?欲以此世界求事,當或龍戰三二十載,建少功業。今既有主,住亦何為?太原李氏,真英主也。三五年內,即當太平。李郎以奇特之才,輔清平之主,竭心盡善,必極人臣。一妹以天人之姿,蘊不世之藝,從夫之貴,以盛軒裳。非一妹不能識李郎,非李郎不能榮一妹。起陸之漸,際會如期,虎嘯風生,龍騰雲萃,固非偶然也。持余之贈,以佐真主,贊功業也,勉之哉!此後十年,當東南數千裡外有異事,是吾得事之秋也。一妹與李郎可瀝酒東南相賀。」因命家童列拜,曰:「李郎一妹,是汝主也!」言訖,與其妻從一奴,乘馬而去。數步,遂不復見。
  公據其宅,乃為豪家,得以助文皇締構之資,遂匡天下。貞觀十年,公以左僕射平章事。適東南蠻入奏曰:「有海船千艘,甲兵十萬,入扶余國,殺其主自立。國已定矣。」公心知虯髯得事也。歸告張氏,具衣拜賀,瀝酒東南祝拜之。
  乃知真人之興也,非英雄所冀。況非英雄者乎?人臣之謬思亂者,乃螳臂之拒走輪耳。我皇家垂福萬葉,豈虛然哉。或曰:「衛公之兵法,半乃虯髯所傳耳。」

譯文
  朝時,隋煬帝要到江都去巡視,臨行前,他命司空楊素留守西京。楊素這個人驕橫無比,目中無人,而隋煬帝又對他相當器重,由此他就更加奢貴自奉,禮異人臣。每次公卿前來進言,他都是盤坐在床上與他見面。他讓美人把自己捧起來,侍婢羅列在前,把他放在上面。幾年後,就更加嚴重了,如果沒有人幫忙,他幾乎要顛倒在地。一日,衛公李靖以布衣的身份來上見,獻上奇策。楊素也是盤坐在床上與他見面。李靖上前進言:「當今天下大亂,英雄並起。公為帝王手下重臣,必須胸懷寬廣,好收羅天下豪傑。不宜踞見賓客。」楊素收斂笑容,從床上爬了起來,感謝李靖出此良策,並好好誇獎了李靖一番。李靖告退。
  當李靖在和楊素交談時,有一個妓女,拿著紅拂,站在他的不遠處,獨自看著李靖。李靖要離開時,她也跟著出去,在車旁告別,她對一個官吏說:「那個告別而去的先生是誰啊?住在哪兒?」那個官吏都一一告訴了他,那
  個妓女就走了。李靖回到旅館時,已是當晚五更時分,忽聽到有叩門的聲音,而且聲音極低,李靖連忙起床開門,只見門外站著一個紫衣戴帽人,手中杖上有一個錦囊。李靖不禁問道:「你是何人?」那人說:「我是楊家一個紅拂妓女。」李靖就把她請入房內。那人脫去衣帽,卻是個十八歲的美妙的女子,看得李靖呆了!出乎意料的是,她竟跪在李靖的面前。李靖大驚,急把她扶起。那女子說:「我侍奉楊司空一段時間了,看到天下的人才很多,但都不如先生。我是前來投靠先生的。」李靖說:「楊司空在京城權力很大,你覺得他怎麼樣?」那女子恨恨地說:「他的屍體只剩下一些氣體,不足以令人害怕眾多妓女知道他日後沒有什麼成就,離開的人很多,他也不太在意。我對他了解很詳細,沒有什麼好說的了。」李靖問她的姓,她說:「小女子姓張。」李靖接著問她在家中的長幼。那女子答道:「我在家中最大。」李靖看她肌膚儀錶,說話語態,真是天人下凡一般。
  李靖在無意中得到這等女子,半喜半憂,一瞬間,感到萬慮不安。而偷看那女子的人總在房間的附近徘徊。幾日後,常常聽到旅館外追喊的聲音,李靖知道情況不妙,立即帶著她縱馬離開了。
  快要到太原的時候,李靖和她住進了靈石旅舍。那裡有一張床,爐火正在煮肉,好像已經快熟了。那張姓女子長發有些凌亂,就把它垂了下來,用梳子梳理。而李靖去洗刷馬。忽然有一人,中等身材,赤髯如虯,坐著一匹驢子而來,他徑直走向李靖的房間,把革囊投在爐子前面,取枕頭卧在床上,看著張姓女子梳頭,李靖十分氣憤,不過仍低著頭繼續刷馬。張氏觀看這個客人很久,一手扶住自己的頭髮,一手晃了晃身子,暗示李靖叫他不要衝動。她急忙把頭梳理好,上前問那個客人姓什麼。那卧在床上的客人說:「姓張」。張氏微笑說:「我也姓張,應該是你的妹妹。」說完拜倒在地。並問他在家算老幾。他「嘿嘿」一笑,說:「第三,那你呢?」張氏說:「我最大。」於是那客人高興極了,說:「我今天遇到了一個好妹妹了!」張氏對著門外喊道:「李郎!快來見過三兄!!」李靖快步走了進來,以禮拜見。接著就坐在椅子。那客人問他:「你煮的是什麼肉?」李靖說:「羊肉,大概已經熟了!!」那客人大叫:「我餓了!!」李靖就到外面買了些餅乾,那人也不客氣,抽起腰間的匕首,切肉和他們一起共食。吃完后,客人把剩下的肉切成碎塊,拿到驢子面前給它吃。
  客人說:「看李郎這一行,乃貧士也!跟別人有什麼不同呢?」李靖說:「靖雖然貧窮,但有心志!他人問我,我不答,兄長問我,則不必隱瞞。不知兄長將要去何方?」客人嘆了一口氣,說:「我將在太原避一陣!對了,有酒嗎?」李答道:「有!」於是他取酒一斗,喝完一巡后,客人輕輕一笑,說:「我有一些下酒之物,李郎要和我同食嗎?」李靖搖頭,說:「不敢!」客人打開革囊,取出一個人頭和心肝,把頭入在囊中,用匕首切心肝,與李靖共食。客人臉色一變,說「此人乃天下最可恨之人,我找尋十年,今天才得到他的人頭和心肝,總算了卻一贓心愿了!」
  接著說道:「看你這個人,儀形器宇,乃真大夫也,你聽過太原有奇人異士嗎?」李靖說:「我認識一人。我稱他為真人。其餘的呢,都是一般人而已!」客人急切地問道:「姓什麼?」李靖說:「與我同姓。」客人又問:「年齡多少?」靖說:「年僅二十!」客人接著問:「現在他在做什麼?」李靖說:「他乃城中太守之子。』客人說:「是嗎?我必須與他見一面。你能幫我引見嗎?」李靖說:「我的朋友劉文靜和他很熟,我去和他說一下。但兄長為何要見他呢?」客人微笑道:「望氣數的人說太原在奇氣,派我來探訪,李郎,我們明日出發,不知何日可到太原?」李靖計算了一下,告訴了他,客人說:「明日儘快趕到,好了,明日天亮時,在汾陽橋等我。」說完,騎著驢兒離去了,走時象飛一般,一會兒功夫就不見了影蹤。
  第二天,他們趕快到了太原。真是運氣好,他們很快就找到劉文靜。李靖對劉文靜的說:「有個善相的人想見你家主人,請迎之。」他看到那客人後,暗暗稱奇!一聽說有善相的人,就令使者去請主人來見。使者請來主人,只見那人神氣飛揚而來,外貌與眾不同。就坐后,那客人坐在末位,看到主人他很高興。喝完幾杯后,對李靖說:「真乃天子也!」李靖轉告劉文靜。
  劉文靜也很高興。告別後,那客人說:「現在我已經把事情了解得差不多了,不過我必須與一道兄見面。李郎應與妹回到京城,某日下午時,在馬行車酒樓尋訪我。樓下有這隻驢兒和一隻瘦驢。就是說明我與道兄都在上面。那時你們再去。」說完,又告辭而去。李靖與張氏答應了他。到了那一天,他們來到馬行車酒樓,果然看到了兩隻驢子,就整理好衣服上樓,只見那客人與一個道士正在對飲,他們見到李靖二人後十分驚喜,召他們過來一起喝酒。十數巡過後,客人對李靖說:「樓下的柜子內,有幾十萬兩銀子,你可找一個隱蔽之處藏起來,並安頓好妹妹,某日再來汾陽橋與我相會。」
  告辭后,李靖安頓好張氏,並把銀子藏好后,如期到達汾陽橋,那道士和那客人都已經到了。於是,他們一起去見劉文靜。兩人坐下來下棋,劉文靜飛書迎主人前來看棋。道士和劉文靜對弈,客人與李靖在一旁觀看。一會兒,主人到來,卻見他精採驚人,長揖而坐,神氣清朗,滿坐風生,象顧盼煒一般。道士一看,大驚失色,下棋時說:「此局我全輸了!在這兒失去此局,沒有救葯了!「說完,就轉身離開了。出門后,他對客人說:」這個天下不是你的天下,應該是這個人的天下!他可以做皇帝,你要勉勵他,請他不要掛念。「說完,和客人一起進京了。臨走時,客人對李靖說:「算一下李郎走的程,某日才能到達,到了第二天,你可和妹妹一起到某坊小宅相訪。」說完,就和道士走了。
  再說李靖騎馬而回。到了京城后,就立刻和張氏前往。到了那兒,只見有一個小板門,李靖上前拍了幾下,有人答應出來說:「三郎讓我等候李郎多時了。」於是,他帶著二人進了大門,門內房屋極為壯麗,婢女四十餘人,站在庭前。有使三十人引二人進入東廳,東廳上的陳設,極其珍異,巾箱,妝奩,冠鏡,首飾,應有盡有,凡世間所能擁有的珍奇異寶全都有!使女請兩人去妝飾一下,並換了一身漂亮,奇異的衣服,換好后,有人傳話:「三郎來了!!」於是,虯髯客紗帽,裼裘而來,大有龍虎之威,歡然與他們相見。不一會,他讓自己的妻子出來與他們見面,他的妻子也是個美貌女子。接著他一起步入中堂,陳設的寶珠玉器不是王公家族所能擁有的。四人坐定后,讓樂女二十人,彈奏譜曲讓他們欣賞。此曲之悅耳,絕非人間的曲目。最後,虯髯客又擺下宴席,宴請兩人,開懷痛飲。家人從堂東抬出二十張床,各以錦銹帕覆蓋著。他令家人把錦銹拿掉,原來卻是文簿,鑰匙等東西。虯髯客說:「這些都是寶物和各種兵書,我把我所擁有的,願都一起贈送給你了。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因為要在世間做出一番事業來,須開創三,二十年,才能建立一些功業。
  今即有明主,這些東西我留著還有什麼用呢?太原李氏,真是英明君主!三,五年內,即當登上王位,使亂世得以太平,李郎以你的才華,輔佐這位清平之主,竭力而為,必能成為位高權重之人。妹妹你以美妙的貌容,蘊含不世的才藝,一起和丈夫共創事業。非妹妹配不上李郎,非李郎配不上妹妹!此時虎嘯風生,龍騰雲萃,正是闖出一番事業的好時機,希望李郎能以我所贈的物品,輔佐真主,建立無朽功勛。我心足矣,此後十年,當東南數千裡外將出現奇怪的事,那是我做出功業之時!妹妹可與李郎瀝酒東南相賀!」於是,他令家奴說:「李郎與妹妹將是你們新的主人了!」說完,和他的妻子帶一個家奴,乘馬而去,李靖和張氏挽留不住。當他們走了幾步,就再也不見了。李靖居住的住宅,一夜間成為當世豪家。他大力資助李世民,平定天下。
  貞觀十年,李靖當上了左僕射平章事,那時,有一個東南人入奏說:「有海船千艘,甲兵十萬,入侵我們的國家!並殺了我們的國王而自立!現在國家已經太平了!」李靖知道是虯髯客得事了。回家后告訴了張氏,張氏非常高興,兩人一起拜賀,瀝酒東南祝賀!
  後來,李靖又平定突厥國,為大唐王朝立下不朽功勛。後人傳言:「李靖所習的兵法,半路以上都是虯髯客傳授給他的!!」

內容講評
  這篇傳奇中的三個主要人物,紅拂女、李靖和虯髯客,後世稱為「風塵三俠」。因為這三個個性鮮明的人物,都有狹義之氣。紅拂女的機智俏麗,李靖的沉著英俊,虯髯客的豪邁卓異,相映成趣,讓後人印象很深。此外又如對李世民的描寫,雖著墨不多,但氣象不凡的翩翩少年形象,躍然紙上。可見這篇文章在塑造人物形象上取得很大的成功。情節的開展,簡練明快。它敘述的是唐代開國的事,但所表達的主題思想卻在說明「真命天子」是應該應天命而降生的,即使是有「龍虎之狀」的虯髯客,也只能望而卻步,不敢逆天命而行事,「人辰之謬思亂者,乃螳臂之拒走輪耳」。目的在於警告那些企圖篡奪王位的人,不要動搖李唐王室的正統地位。況且傳奇的寫作技巧已經成熟,因此這篇短篇小說的完成,可能已在唐末。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6 13:2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