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轉,轉授美缺,或易閑散,作清要也。

  子孫榮貴,或世官世祿,或廕子廕孫,安富尊崇,光前裕后,且榮且貴,世世不絕。雖非等天地,永世守,慶流後代,福澤綿達,相承不絕。雖數世,亦雲久遠。若孔聖人之至德,祖天師之神化,子孫歷朝受封,是真榮貴不絕。

  封爵詔祿,出自天朝官職,若不可求,資格相循遷轉,若不可謀,況文須讀書,武要知兵,學問功勳,假借不得,如何求進?夫官授有德,祿以養賢。大德者必得其位,必得其名。如法持念真經,誦法言,守聖訓,心與天合,動與道俱,是大善人。或以言揚,或以行舉,無爵而贈官,無職而贈祿,或有官職而升轉,此用賢之常理。以德招徠,若或求之,廣成、尹壽、巢由、嚴光;或為帝師,或為國賓,與之弗受,豈善人不可得爵祿乎。若漢之孔明,晉唐之旌陽、李泌、海蟾,皆修道而官者也。經雲求官,又何疑焉?

  要之,天爵良貴,吾身固有。超凡入聖,進德有階。神化登仙,歷劫不壞。《道德經》雲:死而不亡。仙傳雲:子生孫兮孫又支。夫道尊德貴,仙傳無窮。不慕世名浮利,修天爵良貴,由凡希聖,出塵登仙,永延不絕,是真能如法持念真經。

  功德品續二十六章

  若人慾求資財殷富,如法奉持是此真經,即得財寶充溢,衣食自然,慶流子孫,傳之後代。

  此經利益,豈止遂求官之謀哉?若人慾求家資財用殷富,如法奉持是此真經,即得財貨寶玩充滿盈溢,衣食豐潔,自然充裕,餘慶流及子孫,傳之後代。

  資,用也。身家所需曰資。一雲,資賴也,言人賴此利生也。與貲義同。

  財,財貨也。亦財用也。

  殷,實也,充實之義。

  富,家道極豐,財用充足曰富。

  奉持。欽崇曰奉,持守看誦。

  財寶。財,貨財之財。寶,貨貝也。金銀、珠玉、珍奇、玩好、采帛,希有貴重之物,皆稱寶。

  充,充足也。

  溢,豐盈也。

  衣食自然,不費心力,自然豐足也。

  慶流子孫。慶,吉祥也。福澤綿遠,奕葉相仍,故曰慶流子孫。傳之後代,不止及一世之子孫。代代相傳,後人永享安榮之福。

  解疑:

  孔子雲:富而可求也,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如不可求,從吾所好。甚言富之不可求,如何此雲欲求殷富,如法奉持此經,即得富足,慶流後代?是言富若可求。子夏曰:商聞之矣,富貴在天。富雖可欲,有命存焉,天實主之,如何可求?然富雖有命,先儒雲:富貴福澤以厚其終,所以報有德。如法持念此經,口誦天言,欽若昊天,是令德獲福者矣。詩云:樂只君子,福履綏之。此之謂也。

  或又雲,大禹聖者也,菲飲食,惡衣服,卑宮室,惟甘儉約。道家雲,學道須學徹骨貧。此言持經足以致富,似以利歆人者。禹之自奉儉,聖人不私己之心也。道家之學貧,心無物累也。求富可得,迺設言持經之效。佛經雲,所求如意,皆得滿足。兩教法門,大開方便,福利無邊,有求輒應,無願不成。若疑惑間斷,始勤終怠,江應心非,無正信堅固圓滿,心無至誠以感之,則雖求亦不得矣。觀經者善體之。

  嘗攷萬物皆備於我,本有不資而富者在。柰何世人馳逐名利,競浮華,嗜情慾,以假作真;貧者戚戚,不能持大道,誦真經;富者侈盪,不能棄智利,奉法言,甘至老死,自喪固有之富?老君曰:金玉滿堂,莫之能守;富貴而驕,自貽其咎。戒人之逐外忘內也。今言求富持經之效,欲人改易求富之心以重經耳。噫,持經誠有效也。若無誠敬,且招愆矣。觀經者慎之。

  功德品續二十七章

  若人被諸惡星之所照臨,困苦床枕,如法持念是此真經,是諸惡星返降吉祥。

  是經利益,豈但求富者遂哉?若人生命流年,被諸惡星之所照臨,困苦床枕,睡眠不安,如法持念是此真經,是諸惡星化凶為吉,返降吉祥。

  赤松子雲:生民煢煢,各戴一星。然星之所照,有吉有凶,吉則千祥,凶有咎征。在三光之下者常避忌。

  惡星,凶星也。如羅睺、計都、天破、天哭、天敗、天退等星是矣。

  照臨,或生命分度,或流年值遇,或宅遇分野,當生當照,統屬分臨。

  困,所如不遂,郁而不伸也。

  苦,或貧厄疾息,危迫切身也。

  困苦床枕,只是困危無聊,卧不安席,伏枕不寧之意。 一雲,床枕有驚。

  是諸惡星,所該者廣,凡天上凶星,命運宅遇當照,一切凶星是也。

  返降吉祥,惡星照臨,多凶無吉。如法持念此經,靈章運化,凶曜呈祥,凡所被照臨惡星,不惟不見咎禍,返默錫福祉,降吉祥。

  星之照臨,命運分野,本有一定。如何持經,惡星降吉祥?天人一理,上下相通,感應之機,捷于影響。宋襄公有君人之言三,退熒惑舍。不惟君也,孝婦含充,而致三年之旱;賤臣叩心,而飛六月之霜,匹夫匹婦,皆可以感天地、動鬼神,但恐不至誠耳。一誠感格,片言可以孚神明,不言亦可以運造化;況真經為天地之宗,三景得之以開光。如法持念真經,奉至聖之玄章,悉貞明之秘要,凶星散,吉祥生,返禍為福矣。

  人一也,惠迪吉,從逆凶。《中誡經》雲:星之照臨,吉凶惟人自召,作善則星光,大善則光顯;無善無惡,其光微;小過其光散;大過其光滅。惡星之臨,人有過,則惡報應;無過,則答征免;善則凶去福臨矣。傳雲:一念之惡,為妖星厲鬼;一念之善,為景星慶雲。休咎之征,系一念之善惡。真持此經,雖險災大難,亦當退去,而困苦床枕、適然之厄,有不盡消耶。太甲曰:天作孽,猶可違。亦此意矣。夫人能弘道,贊化育,若默轉真經,入神達化,則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斡旋造化,永超塵凡,且鬼神覷不破,生死不相關,星辰豈能拘限哉?觀是經者勉焉。

  功德品續二十八章

  若人命過,應入地獄,注名惡籍,父母師長,夫妻男女,當為亡人持念是經,或安置道場,旛花供養,即得亡者鬼籍盡除,神生凈土,同苦罪眾咸蒙濟度,承斯勝利,皆生天上。

  是經功德,不但免在生之咎,若人命 過死去時,魂魄應入地獄,注其名于作惡之籍,其父母師長、夫妻男女,當為亡人持念是經,或安置超拔道場,旛花供養,即得亡者鬼籍盡除,神生凈土,同獄、同亡,同籍受苦罪眾咸賴經功,得蒙濟度,承斯最勝妙法利益,皆生天上。

  命過,命過其數而死也。

  應入地獄,或夙世今生有罪,應當入地獄,受罪報。地獄,若酆都、鐵圍、九獄、十八獄、二十四獄、三十六獄、七十二獄、無間等地獄。注名惡籍,注錄其名,在惡案簿籍中,以施報對也。

  父母師長,或亡者之父母,或其師傅,或其尊長。

  夫妻男女,亡者或是婦人,或是男人,必有其夫其妻在;即夫妻不在,或有子孫,或有親屬之男女在。

  當為亡人持念是經,其見在親屬。當為亡故之人奉持誦念是經。

  或安置道場,或安立布置道場,遵道法,拔罪業,故曰道場。

  旛花供養,旛,稱讚聖號不盡,書之長旛,懸堅竿端,以風四表,揚寶光。花,獻所有奇花,以迓聖神。上天揚法,有自然旛蓋旌幢,天花絢釆,以彰休光。世間但以旛置道場,示莊嚴,迓神庥。供養。供,享獻也。養,以飲食供奉也。天上以清靜妙法為食,天廚妙供,惟道惟恭。今世之五供養、十供養,不過空五有、除五苦、禁五樂、去十惡、念十真、住十信,以敬共明神,欽崇正法,奉持寶章,是真供養。今但以飲食、花果、珍奇供之,而無恭敬之實,抑末矣。經所雲供養者,是誠心天然之供 也。

  即得亡者。鬼籍盡除,神生凈土。一轉此經,或立道場,即得使亡故者出幽冥,削黑業,鬼籍惡業,盡得除去,神生清凈樂土。同受地獄苦之罪眾一切鹹得超脫,蒙受經法慈濟拔度。咸,皆也。承斯勝緣法利,皆生天上。斯,此也。夫天福雖有盡,一持念是真絰,或立道場,即除亡人並伺苦獄魂之罪,使生天上;若永遠奉持,功德豈有窮盡耶?噫,地獄無門,惟人自召;天堂有路,昧者難行。況生來正性,即帝真經,常持永念,地獄天堂,一切不染,永證玄真矣。方雲善持經者。

  功德品續二十九章

  又此經所在之處,當有十天至真大聖、無極飛天神王侍衛供養,持是經人當得自稱為正一真人。是人在處,自得十方至真至聖金剛力士潛護其人,如護己身。若出若入,遊行之處,百邪避路,魔鬼殄除,精靈伏藏,一切災殃不能侵近。是持經人命欲終時,更不見諸地獄惡相,即見天宮玉女持幢下迎,而生天上。如天福盡,下生人間,即得千生萬生中常為國王大臣,聖賢慶會,國土清平,人民樂業,常得宿性通明。遵奉大道,展轉修持,至登道岸。是持經人獲福如是。

  是經功德,豈但利益生死哉?又此經所在之處,常有十天至真大聖,無盡量飛天神王侍衛供養,是持經人當得自稱為正一真人。是人在處,自得十方至真至聖、金剛力士潛護其人,如護己身。若出若入,遊行之處,百邪迴避,持經人所走之路,魔鬼殄絕,除去精靈,潛伏收藏,一切災殃不能侵近。是持經人命欲終時,更不見諸地獄惡相,即見天官玉女持幢節下迎,而生天上。如天福受盡,下生人間,即得千生萬生中常為國王大臣,聖君賢相,明良相慶,聚會一朝,國土清寧平定,人民安然樂業,常得宿性通明,遵奉大道,展轉脩持,至登道岸。是持經人獲福如是。

  十天,十方諸天。

  飛天神王,飛身游護諸天之神王也。

  侍衛,侍立拱衛也。

  正一真人,至正無私、真一不二之人也。

  金剛力士,兩教護法,皆來護持經人。

  潛護其人,暗中護持經人,如護神明自己之身,見諸神保護之切也。其持經之人或出或入,遊行之處,一切邪妖、魔鬼、精靈達避伏藏,殄絕除去。殄,絕也,盡也。災咎禍殃,不能親近。是人命終,更不見諸地獄種種惡相。

  天宮玉女,一本作天官者,非也。

  幢,非旛非旌,大法幢也。下迎接導上天耳。

  千萬生為國王大臣,世世尊貴,如佛千八世為王世子,玄帝千世為王,千世為宰臣,老君歷劫為皇帝王者之師。共安長樂,且宿性通明,大智大慧,不昧歷劫良因。

  遵守崇奉大道,反覆展轉,進修操持,至登道岸。道岸,得道,如濟海岸也。佛雲到彼岸。《大雅》雲:誕先登于岸。此之謂也。一雲畔岸。持經功德,時刻有益,或利生,或利死,或少或眾,或久或近,隨願皆成,化誠神矣。叉千生萬生,遵奉無二,展轉修持,始登道岸。可見大成之難也。觀經者怛其志,可入最上。

  功德品續三十章

  又若有持是經人,若雨下時,起大悲心,如法向空念此經三卷一徧,其雨所霑,面所向方,一切眾生,五逆十惡、一切重罪,悉皆消滅;一切重病,自得痊愈。是諸眾生命終之後,不墮地獄,神生凈土,蓮花化生,何況持是經者。又若有持是經人,或行於道路,值大風起,吹是持經之人。觸身之塵,是塵所霑,一切眾生,一切惡業,悉皆消滅,更不墮于三惡道,當生天上。故知持經功德,不可思議。

  此經功德不但利一身也。又若有持是經人,若雨下之時,起大悲度世之心,如法向虛空念此經上中下三卷,周完一遍,其雨所霑濡,面所向方隅,一切眾生,五逆十惡、一切重罪,悉皆消散除滅;一切重病,自得痊可安愈。是持經人所向方之諸眾生,命終之後,不墮地獄,神生凈土,不假淫穢,蓮花化生;何況持是經者,其功德詎可量耶?又若有持是經人,或行於道路,值大風起,吹是持經之人,觸身之塵土,是塵所霑,一切眾生,一切惡業,悉自消滅,更不墮于三惡道中,當生天上。故知持經功德,不可思議。

  攷證解疑:

  持經人無處不慈悲,非但雨下、風起,有大悲心,推言若雨下風起時也。甚言持經之效。大悲憐憫,衰矜恤念世間一切也。釋教雲,婆心太切。《詩》雲:哀此榮獨。又雲,矜不成人。道經雲:大悲覺世。持經者憫世人業苦,故起大悲心。五逆,不忠、不孝、不慈、不睦、不義。一雲,不敬天地君親師,不敬三寶,不持戒律,不修德行,不明心性。一雲,滋縱財、色、名、食、睡。

  十惡,殺、盜、邪、淫、兩舌、妄言、綺語、惡口、貪、嗔、癡。一切重病痊愈。痊,安可也。愈,平愈也。

  蓮花化生,佛家言,西方極樂世界,蓮花生人。道家雲,青華長樂界,蓮花化生。又雲,欲生因蓮花。言居世出世,不染一塵,妙法生生,無淫穢心。又如天地之初,自然化生成人也。儒者多以兩教為妄。伊尹生於空朵,獨非儒者之聖人乎?且人心如蓮,知蓮生,則心宗印矣。善哉,周子觀蓮,雖愛其處泥不污,亦必別有真見也。故為道學之宗。

  三惡道,地獄、魔鬼、畜生。

  不可思議,不可以心思、不可以言議。見功德莫量也。

  夫道之濟世,真經利人,法雨浸濡,普潤一切,響徹十方,利盡法界。儒家雲,有如時雨化之者。又曰,樹之風聲。又曰,不疾而速,所過者化,所存者神,民日遷善而不知為之者。故周公生,而無烈風淫雨,海外向化。人能終至道,持真經,無論雨水所霑,風塵所及,即風雨所不及,水塵所不霑,三千大千世界,永霑法利矣。故曰持經功德,不可思議。

  功德品讀三十一章

  是持經人,若經涉于江河淮海,沐浴其身,是身所霑之水,其中眾生,魚鼇黿鼉,一切水族,是諸惡業,悉皆除滅,盡此一報之身。命過之後,不復更受胎、卵、濕、化一切等身。是持經人口出一切言語音響,一切邪魔外道,聞者皆是清凈法音。是持經人若遇諸神廟,能為其神誦詠是經,是諸鬼神得聞是經,即脫鬼趣,登證仙道,恭敬是人,如奉是帝。

  是持經人功德不但及於人也。若經涉于江河淮海,沐浴其身,是身所霑之水,其中眾生、魚鱉黿鼉 、一切水族,其前世所造是諸惡業悉皆除滅,盡此見在一世報應之身。命過之後,得證妙果,不復更受胎、卵、濕、化一切等身。是持經人,口出一切言語音響,一切邪魔外道,聞者不知為世間言辭聲氣,皆是清凈法音。是持經人若遇諸神廟,能為其神誦詠是經,是諸鬼神得聞是經,即脫鬼趣,登證仙道,恭敬是持經人,如奉是說經之帝。

  經涉。經,歷過也。涉,濟渡也。一雲,徒身過水曰涉,如呂祖朗吟飛過洞庭湖,達磨折蘆過江是也。要之凡過水,不拘徒身舟船,皆曰經涉。江河海,皆注水之通名。淮,淮河也。

  沐浴其身,以水澡洗其身也。

  其中眾生,水中一切生物。鱗者魚,甲者鼇、黿、鼉等。一切水生族類,諸惡業悉得除滅,盡此一報而已。死後不復輪轉畜業,若羽、若毛、若鱗、若甲、若介、胎卵濕化一切等身。人雖胎生,此胎字不指人說,只言默屬。蓋龍為水族之尊,尚稱業報,其下水族又可知矣。真持經人身口悉出金光,故言音所及,一切邪魔外道聞者皆是清凈法音。

  為神說經,神脫鬼趣。神雖靈響,露威光,彰報應,尚有趣在。聞此真經,脫其識根,拔其趣意,所謂融盡宿習也。登證仙道,上證真仙之道也。

  神與仙之分別等階。神雖有功德,而功勳顯赫俱在,雖大神亦然。即大賢未融形跡,與入聖而不優之類也。仙則空五蘊,凈九識,遣能所,融事理,雖分五品,比神鬼則高出矣。

  夫聖人出,萬物亨,山不潼,川不涸,鳥獸魚鼈咸若。持經人沐浴之法水,水族親霑,又不啻聖王之功化也。龍得法而高悟,法水均霑,有不超脫哉?此野狐之所以得法復人身也。若說經度神鬼脫其趣,如薩祖師度王靈官,普禪師之度關聖賢,令其欽神威,忘宿念也。故至今二聖之恭敬不衰。

  功德品續三十二章

  若人在世,不孝父母,不敬三寶,殺生偷盜,邪淫妄語,作種種極重罪業,將命終時,若有道心正信善男善女,于亡者未氣斷時起大悲心,于其頭邊念玉帝尊號七遍,或二七遍,三七遍,四七遍,乃至百遍、千遍,是其亡者生前所造諸不善業,悉得消滅,更不墮諸惡趣,神升九天,何配受持是此經者?又若復有人自從往劫乃至今身,輪轉人天,漂沉世域,積千愆萬過,在於己身,若遇是持經之人,形影暫映其身,如為帝光之所攝受,或與同語,或聞其聲,如奉帝言道語之所慰諭,彼人罪障永得除滅。

  經之功德,不特下及物,上及鬼神也。若人在世,不敬三寶,殺盜淫妄,作種種極重罪業,將命終時,若有道心正信善男善女,于亡者氣未

  斷時,起大悲心,于其頭邊念玉帝尊號,或一七、二三四七,乃至百千等遍,是其亡者生前所造諸不善業,悉得消滅,更不墮諸惡趣,神升九炁上天,何況受持是此經者。又若復有人,自從往劫,乃至今身,輪轉人天,漂沉世域,積千般愆尤、萬種過失在於己身,若遇是持經、之人形影暫映其身,如為上帝道光之所攝受,或與同語,或聞其聲,如奉上帝法語道言之所慰諭,彼人罪障永得除滅。

  三寶,道、經、師也。道為三教之宗,萬有之祖;經為度世津粱;師為人天眼目,不敬所以有一罪。殺生、偷盜、邪淫、妄語,大犯者大罪,萌一念亦有罪。種種,非一端也,言不能盡記。

  正信,至正誠信,一無所為也。

  一七、二三四七、千百遍,或雲,言道周天功化,亦是。

  不墮諸惡趣,有善根,無邪念,故不墮惡趣。

  輪轉人天,或人間天上之福。一雲,人中福為人天。漂沉世域,生死無常,如萍水浮漂,業趣難脫,似水中沉溺。世域,世間界域也。形影暫映,持經人形影,暫時照映造業人身,如同帝光之所玄攝神受。受或作授,言帝光授與者,非是。大抵光臨人,則肅然敬心無念,故曰攝受。我受其光之法利也。

  同語聞聲。造業者或與特經者共語,或聞持經者聲音。

  道語,大道玄語。或雲,道祖之語,太拘。

  慰諭,慰,善言撫慰。諭,教誨命令也。

  罪陣除滅,一切夙世今生罪皆釋,往劫今生障礙皆除也。

  夫經之神功,存亡受益,利及一切,惟正信人有是功。可見以至誠心為本。利亡者,利他人如此,持是經者功德又豈可量哉?觀者勉之。

  功德品續三十三章

  又若持是經人造作長旛,書帝名號于其旛上,懸諸長竿,或在觀宇,或在家庭,是旛被諸風吹所指方面,一切眾生皆霑勝利,一切惡業悉得除滅。又若有持是經人書帝名號,在一切有聲物上,或鍾或磬,鈴鐸鐃鈸,一切道具法事之屬,或以道場,或因戲擊,或被風觸,是聲出時,或遠或近,一切眾生聞是聲已、所有罪障悉得清凈。

  此又申言持經功德也。

  長旛書帝號,長竿,俱解見前。

  觀宇,觀中殿宇前。觀,觀也。神在無他心,惟一誠觀之,故神居曰觀。

  家庭,家之庭前。

  所指方面,風吹寶旛,所指方位面向也。

  勝利,解見前。

  鐘磬鈴鐸鐃跋,皆法樂,金屬也。

  一切道具法事之屬,除金、石、絲、竹、匏、土、革、木等樂,與有聲物,或一切道家所用法事之具。

  道場,用法具鳴帝號,可也。戲擊如何亦有功?此戲非狂盪耍戲,或演習法樂,或幼小無知者,或凡愚不知,誤鳴法器及有聲物,或閑時喜樂,鳴有聲物。

  書帝名號,非帝之名。帝號歷劫不磨,迺常住大名,故曰名號。今贊佛雲洪名聖號,亦此意。

  風觸聲出,被風吹觸響物聲出也。

  遠近眾生聞聲,罪障悉得清凈。不拘遠近一切眾生,凡聞有帝號之聲者,罪障消除,悉得清凈。

  攷證:

  古人制樂,所以諧神人,和上下,況帝號為玄祖榮名,聞者肅然,法音一振,神功無邊。大舜作樂,百獸率舞,何況於人?

  人聞兵器則威,聞戲具聲則嬉,聞琴則和,何況法音?

  一切有聲戲具,無論也。

  法具樂器,所以敬共明神,齊一眾志。又書帝號,故聞者敬而罪滅。夫罪障所以報惡人也。聞法音,善心勃然,故罪障悉滅,得清凈。今雷震一聲,聞者敬畏,可以作證。

  解疑:

  今世懸旛,及書帝號於法樂道具法事,共一切有聲物上者甚多,聞見者亦不少,罪障不除,何也?書號者非真有正信持經之心,聞見者以為故常,頑心不除,甚至輕慢,浪戲謗瀆,自無善心,何以釋罪。嗚呼,經法帝號,功德難量。先真持經度自己,則不動而敬,不言而信,更以帝號度人,自永利矣。

  功德品續三十四章

  又若有持是經人了悟生死,深入山林,修真學道,或時登臨,上山顧望,目所及處,山林溪谷,含生品類,有形無形,胎卵濕化,蠢動飛濳,種種物類,所有罪業,皆得除滅,身心清浄,命終生天;何況受持是此經者?當知是人即是道藏功德身也。

  此復申言持經之效。

  了悟生死。生死事大,理最難明。依父母之精血,得天地之理氣,生也,所以生,不可知。精耗氣散,神去形枯,死也,所以死,不可知。未知生,未知死,雖能達事變,觀物理,明於言,不昧於行,未為了悟。若有持經人絕聖去智,除二障,斷諸惑,融宿性,成大覺,證三元,登最上,了悟生死根源,即佛家雲徹悟也。

  深入山林。昔人雲:小隱居山。既雲了悟,高山平地,總屬道場,修行何必入山林?大隱居市,理固有然。名山勝景,地靈人傑,真修者,雖無志於山林,幽山茂林,天造地設,以成仙境也。故逸人入焉。

  修真學道。人生正性,至真無假,性道自然,不待學問,自情慾日滋,知誘物化,真者漸假,性道不明。了悟者于山中林下默加修持,以返天真,參學大道,了脫生死。《道德經》雲:絕學無憂。此雲學道,何也?彼雲絕學,絕學之名象意識。此雲學道,學曠然無為之道也。夫佛家以了悟為最上。此雲了悟,方入山脩真學道,則兩門之品階可知。

  或有時學道人,登高臨水,遊歷勝境,上山四面顧視觀望,目力所及之處,若山若林,水漢澗谷。谷,山之溝壑虛深曠空者也。

  含生品類,含大造生意諸品諸類。有形無形。有形,已生者;無形,未生者。亦有生而不見形者。

  若胎生、若卵生,若因水因土,污下濕生,若無中生有,化生蠢動飛潛,大造之生,蠢然者物,含生運動,高而飛躍,深而潛藏,介飛潛之間走者,種種一切物類,所有今昔罪業,皆得除滅,身心清浄,無有系累,命終悉生天上。脩真目望所及物類超濟若此,何況受持是此經者?當知是持經人功德難窮,即是大道玄藏,不可稱量,大功德身也。夫學道之人,心大慈悲,無不仁愛,未見聞者,心不可見,目望所及,一切物類,念其蠢動含靈,俱有法性,一意慈悲,默然神度,救拔出世,故濟一切。有如是功德。儒書雲,致中和,萬物育焉。又立靈台,望氛侵,察災祥,曲成萬物,裁成輔相。天地之所不及,使人物生死順受正命,返歸化源,又有何罪業?贊孔子者曰:當年不能窮其學,累世不能殫其蘊。聖不可知之謂神。今贊脩真學道者曰,道藏功德身。亦言其大無不包,深不可測,稱讚難窮耳。觀經者有得焉,方知是義。

  功德品續三十五章

  爾時,天尊謂玉虛上帝言:今我略說,未盡其妙。若廣說之,凡流邪見疑惑不信,是經功德窮劫難言。

  爾時,,解見前。

  天尊,元始至尊也。

  謂,告語也,元始告玉虛明皇天之上帝言。一雲玉清玄虛上帝。

  今我略說,未盡其妙。今元始指說經之時而言也。我,元始自己稱謂也。略說,稍說大略也。未盡其妙,未盡言道之要妙與夫最上功德也。

  若廣說之,此經言持經功德,利人利物,利存利亡,利有形,利無形,利己利他,利天利地,亦雲廣矣。猶雲若廣說之,凡邪不信。此所言者,一世界人物,今昔天地存亡,若三千大千無量世界,從劫至劫,無量數劫,一未來世,一切未來世,無始之始,無終之終,若有知,若無知,若聞見,若不聞見,若思議,若不思議,若有盡量,若無盡量,一切功德,俱在是經,與持經者,若為廣布宣說其妙,凡流邪見疑惑不信。凡,凡世庸人;流,流俗之類。如同流水,不能拔萃也。邪見,偏邪之見,不正大也。疑,智見不央,兩可未定。惑,私意起,紛紛縈縈,是非莫知,雜亂無准見,故不信此經有無盡量之利益也。是經功德窮劫難言,窮無量劫數,亦難盡言。一雲,窮盡歷劫言不盡。大抵元始永在,劫數無盡,經功難窮,大道莫量,終是言不盡。夫大道無言,妙法無象,真經無字,可施可受,可見可聞,可言可得,皆第二義耳。故我太上化生無量數劫,說法萬二千天,歷度遐方,著經億萬,一化千七百年,譚經九萬餘度,猶雲吾不知其名,強名曰道。孔子繼往開來,啟蒙萬古,迺曰無知也。釋迦佛說法四十九年,譚經三百余會,著經律論三藏,且雲我今略說,無力說盡。顏子卓立,心齋坐忘,亦雲雖欲從之,未由也已。此經為萬法之宗,其功德果然說不盡,最上功德。說也說不得。說了,人亦明不得。故儒家之無為而治,道家之真玄功德,佛家之身命布施,西來正義,皆不可以言傳者矣。善乎,斷輪之妙,得心應手。莊子,三教之宗匠也,故六合之外,存而不論六合之內,淪而不議,非不能言,言易起人之惑,不如無言。即夫子罕言命,性道不可得聞之意也。佛氏迺言許多世界景色,分諸事理,姑不論其茫茫無稽,即有所據,言不能盡者尚多也。從其教者以為佛說人所不能說,妄以為高,不知佛生外域,殊俗異類,要荒小固,環之者眾,釋氏就其見言之,中國不知。妄雲佛見之廣。試觀中華,百里不同風,燕、越、泰、齊、山川風北,不徧歷者不能知,況西域之遠,可詳攷耶?即有史冊,亦風聞雜記,寧保無差乎?人好異者多,不究是非,使佛果周知,如何所著經典不造唐文入中國,三番譯,迺成章耶?既不知唐言唐文,所言者必其所鄰之國,或效莊子之設喻言道,亦有之矣。人不細攷,謬言高下,何其好異之過也?噫,不言諸界,不玆人之惑,略言功化,以啟人之蒙,示真意,顯正法,此道之所以為實益也。學者尚悉心究之。

  功德品續三十六章

  於時,玉虛上帝聞是說已,心生歡喜,不勝踴躍,瞻仰慈顏,稽首讚歎,而作頌曰:九天之上,謂之大羅,玉京金闕,雲層峨峨。中有天帝,仁慈惠和,至道無敵,降伏眾魔。天寶靈符,玉律金科,神仙億萬,幢幡眾多。聞者罪滅,永出愛河。是號玉皇,穹蒼真老,妙圓清凈,智慧辯才,至道至尊,三界師,混元祖,無能勝主,四生慈父,高天上聖,大慈仁者。十號圓滿,萬德周身,無量度人,拔生死苦。

  爾時,玉虛上帝說是頌十號已,諸天聖眾異口同音,歎未曾有。

  此言聞經欽受喜慶之義。

  於時,于天尊說此經神咒功德品已竟之時。

  玉虛上帝聞是說已,心生歡慶喜悅,不勝歡騰踴躍,瞻仰玉帝慈顏,稽首讚嘆,而作頌美之辭曰:九天之上,謂之大羅,玉京金闕,俱解見前。

  雲層峨峨,峨峨,巍然高峽也。大羅金闕,法雲祥光,層復無極,峨然巍崇,峽廣莫量。采和雲,玉京官闕高嵯峨。

  中有天帝,金闕中有萬天教主之玉帝。

  仁慈惠和,大仁大慈,至惠至和。惠,不是愛利,歷劫生化,人物各足,無所不與,故言惠。至道威德無敵,降伏一切眾魔。

  天寶靈符,諸天寶崇玄靈真符也。一雲寶作珍奇,不可從。玉律金科,玄戒天律金格也。

  神仙億萬,侍宸聖眾,百千萬億,法幢寶幡以為儀衛,眾多莫量。聞名號法音者罪盡消滅,永出愛河。眾生萬有,諸業易斷,惟愛難割,歷劫漂沉,未能頓出,永出愛河,業根斷矣。

  是號玉皇,解見前。穹蒼真老,玄穹無極,蒼空莫量,無始真老。

  妙圓清凈,奇妙圓滿,真清真浄。智慧辯才,大智大慧,妙辯宏才。

  至道至尊,至道無極,至尊無對。

  三界師,天地人三界之宗師。

  混元祖,無始之先,天地未分,世界未有,帝真長在,歷劫真宗。故

  曰混元之祖。

  無能勝主,三教萬法,一切聖人無能比肩,皆以為主。故雲無能勝。

  四生慈父,四生,胎卵濕化。皆賴帝德,以生以成,善始善終,並以道濟,故曰四生慈父。

  高天上聖,諸天無如大羅天高,諸仙諸佛無如玉帝尊,故曰高天上聖。

  大慈仁者,大慈大仁,無盡量者。十號圓滿,自穹蒼至仁者十號。玉帝行德神功,皆周完圓滿如此。萬德周身,帝德無邊,此雲萬德周身,約言也。

  無盡量度人,拔一切生死苦。

  爾時,玉虛上帝說是頌及十號已,諸天一切聖眾,異口同音,欺未曾有。聞此妙法,聖號至德,歷劫難也逢,故聖眾同稱歡,未曾見此希有。一雲,欺世間未曾有此。夫帝之功德若此之,觀經者大悟真脩,斯不愧矣。

  皇經集注卷之七竟

  皇經集注卷之八

  高上玉皇本行集經卷下

  天真護持品第四

  護持品一章

  爾時,昊天上帝聞說經法,從座而起,長跪帝前,白言:惟願聖慈普為大眾及諸天人、持是經人說利益事。 

  於時玉皇上帝,興方便意,開利益門,宣玉匱科,傳靈寶法,告于昊天上帝曰:汝今諦聽,當為汝說受持功德,扶危拔苦,利益存亡,神妙之事。眾真稽首,俱發聲言:臣等今日幸聞湛然常住之法,莫不上福諸天,徧周三界,三塗五苦,鹹得消滅。惟願慈悲愍臣等故,演斯妙義。

  諸天聖眾既稱歎神咒功德品及帝號功德已,當爾之時,昊天上帝,昊大高玄天帝,非時稱昊天也。聞天尊說經法。從自己所居之座而起身,向上長跪玉帝道前,奏白言說:惟願至尊聖慈普褊為一切大眾,一雲諸天聖眾聽聞經者。一雲世間大眾,天上本無世人,經廣度三界浩劫。二說俱是。及諸天天人,持是經之人,宣說經法,一切利益之事。於時玉皇上帝興方便,拔度一切之妙意,開永利大益之門,宣玉匱寶科。此經皆玉笈琅函,珍藏上天,故雲宣玉匱科。傳玄靈妙寶大法,告于昊天上帝曰:汝今諦聽。汝,指昊天上帝也。諦,專聽見諦之意。當為汝說受持此經功德,匡扶一切困危,救技一切苦厄,利益生存死亡神妙之事。眾真稽首,俱發聲言:臣等今日幸聞湛然常住之法。人性靈明,不垢不凈,無成無壞,不升不沉,本自湛然常住。知誘物累,自取滅亡,漂沉輪轉,盲昧不明,不能湛然常住。鬼有趣,神有識,報盡復輪,亦不能湛然常住。今聞經法功德利益,宿性得融,根塵凈盡,拔業識,除罪障,堅固圓滿,是聞湛然常住之法,曠世奇逢,豈不幸乎。此法功力,莫不上福諸境諸天,徧周三界。解見前。三塗,天塗,地塗,水塗。五苦,色累苦心,愛累苦神,貪累苦形,身累苦魂,華境苦精。鹹得消滅。

  惟願至尊慈悲愍臣等故。愍,矜恤憫念也。演斯妙義。

  夫此經為最上妙法,故有如是功德。昊天上帝,不求妙旨,而請利益,非以效飲人。此經一言一畫,亦無量法寶。知其效而真心奉持,斯無負說經之慈悲。

  護持品二章

  玉帝告曰:若有眾生孝養父母,恭敬三寶,竭忠於君,不殺不盜,不媱不妬,不嗔不恨,不驕不詐,奉戒持齋,冥心大道,生尊重心,持誦是經,我即勑下,周流法界,徧傳十方無極世界,勑命東方東華帝君青騎、神仙兵馬、無鞅數眾,悉令下降,復護受持是此經者;勑命東南扶桑大帝與其部眾神仙兵馬、無鞅數眾,悉令下降,復護受持是此經者;勑命南方朱陵大帝赤騎、神仙兵馬、無鞅數眾,悉令下降,復護受持是此經者;勑命西南太華元老與其部眾神仙兵馬、無鞅數眾悉令下降,復護受持是此經者;勑命西方皓靈皇老白騎、神仙兵馬、無鞅數眾,悉令下降,復護受持是此經者;勑命西北皇天上帝與其部眾神仙兵馬、無鞅數眾,悉令下降,復護受持是此經者;勑命北方紫微帝君黑騎、神仙兵馬、無鞅數眾,悉令下降,復護受持是此經者;勑命東北沖虛天君與其部眾神仙兵馬、無鞅數眾,悉令下降,復護受持是此經者;勑命上方天皇大帝、昆崙蒼老黃騎、神仙兵馬、無鞅數眾,悉令下降,復護受持是此經者;勑命下方來和天君、名山大洞神仙兵馬、無鞅數眾,悉令下降,復護受持是此經者。

  玉帝告曰,持經,非徒口誦也。若有世間一切眾生孝順事養父母,恭敬道經師三寶,竭力盡心,上忠於君,不殺生,不偷盜,不淫慾,不嫉妬,不嗔怒,不怨恨,不驕傲,不奸詐,奉受道典清凈玄戒,持守真正齋素,不怠忽,不躁急,坦然澹然,默任自然,棲神養靜,法天凝真,冥心合於大道,欽若昊天,只奉道法,生尊崇珍重之心。一雲,自己嚴敬不苟且,奉持誦詠是經。我,玉帝自言也。當作朕字讀。即勑下周流諸世間一切法界,遍傳十方無極世界。勑命東方東華帝君青騎,南方朱陵大帝赤騎,西方皓靈皇老白騎,北方紫微帝君黑騎等神仙兵馬。東南扶桑大帝,西南太華元老,西北皇天上帝,干方也。東北沖虛天君,上方天皇大帝,此非勾陳天皇,迺司天之神。佛雲帝釋天主也。昆崙蒼老黃騎,下方來和天君,名山大洞,與其部眾神仙兵馬、無鞅數眾,悉令下降,復護受持是此經者。復護,保重護持也。持經者敬奉帝言道語,合德,與天與道合真,是大道身。道之所在,神人共崇,故帝令十方聖眾復護。然必于忠孝恭敬戒淫殺盜妄者。持經以德行為本,冥心於道,道自歸之。或雲,道流出家,不近君親,以為不忠孝。不知道門玄戒極嚴,守持操脩,不敢犯戒,虧體辱親。至誠堅固,先報四恩,何嘗忘君親、不忠孝哉?故許真君著《凈明忠孝經》,以見道之真忠孝也。

  護持品三章

  勑命十方一切金仙、四眾八部、及諸眷屬,悉令下降,復護受持是此經者;勑命十方天真大聖、飛天神王、三官四聖、二曜九星、北斗南斗、東斗西斗、中斗、二十八宿、周天眾星、金剛力士、神王等眾,各與部眾,悉令下降,復護受持是此經者。

  勑命十方世界一切金仙。金仙,諸佛、菩薩也。四眾,非世人四眾,陰陽神眾將卒四眾也。

  八部,解見二卷。

  及諸眷屬,四眾八部之姻眷屬類也。

  十方天真大聖,十方諸天眾真大聖也。

  飛天神王,解見前。

  三官,天地水也。

  四聖,天蓬、天猷、翊聖、佑聖。

  二曜,日月也。

  九星,金、木、水、火、土、月孛、紫炁、羅喉、計都也。

  北、南、東、西、中,五斗。

  二十八宿,角、亢、氏、房、心、尾、箕、斗、牛、女、虛、危、室、壁、奎、婁、胃、昴、畢、觜、參、井、鬼、柳、星、張、翼、軫,周天眾星辰。

  金剛力士、神王等眾,一切將部也。各與其部下等眾。

  攷證:

  經是帝勑,朝命所頒。三公、四相、兩京九卿、羣有司、百執事,貴戚異姓,億兆蒼赤,罔不欽奉。

  玉經有眾神之復護受持者,帝命旌賢、輔有德也。人身有三元、四象、二氣、九官、五行及二十八宿之度數,周天經緯,水、火、真志、大慧、操修、力行、妙法、善功,與眾神等,故人之一身,身體毛髮,皮肉血髓,筋骨神氣,精華經絡,輔我正性真氣,命寶存焉。夫正性真氣,即帝真經,三萬六千神氣,八萬四千毫孔真光,即十方仙真、金剛力士、星曜神王部眾。《消災經》雲:即有天真眾聖、金剛力士各百億萬眾護衛是經,即此意也。夫經不在言語文字,真意在吾心。神不在十方世界,而在吾一身。持心修身,不在誦讀披閱,而在一誠默運,至誠無私。精神氣全,聖可學,天可希,道可入,動罔不吉,神其佑之。三葯耗,一真喪,自己之神衰氣弱、精不充徹,與天違逆,神豈佑之?噫,人一也,君子修之吉,小人悖之凶。故經雲,復護持經者,則知天福有德矣。帝德無疆,經利最大,惟人之敬受何如。

  護持品四章

  勑命隆魔力士、四天門王、五嶽四瀆、及諸名山、四海九江、十二河源、山林川澤,一切主者,悉與眷屬,復護受持是此經者。諸險惡處,令得安穩。勑命所在一切土地靈官、並溝渠等神,及一切諸大力鬼王,皆令復護受持是此經者。

  十二河源,今紀十三名,有二水共源者,故雲十二河源。

  勑命降魔王、天丁力士。

  四天門王,東西南北四天門王也。

  五嶽,東泰、南衡、西華、北恆、中嵩也。

  四瀆,江瀆、河瀆、淮瀆、濟瀆之神也。

  及盡世界一切諸名山。

  四海,東、西、南、北四海。

  九江,洋子、錢塘、漢陽、潯陽、混同、錦江、湘江、烏龍、鴨綠等,一切江也。

  十二河源,黃河為世界之眿,若昆崙、禹門、星宿海、火墩腦兒、及尾閭、發瀉河水等根源也。一雲,論黃河之源,昆崙有九井、七泉,不止十二。十二河源,蓋禹疏九河,及汝、漢、淮水、泗水,為十二也。九河,徒駭、太史、馬頰、復釜、胡蘇、簡潔、鉤盤、鬲津、汝、漢、淮、泗為十二河源。黃河,則河之總神。若涇、渭、沂、汶、溱、洧、滹沱、興洽、弱水等,及一切諸河,皆河之屬也。

  山林,盡世間山林。

  川澤,盡世間川澤。水流曰川;澤,水澤也。

  一切主,山林川澤主者之神。

  悉與其春屬。復護受持是此經者。

  諸危險艱惡之處,令其無虞,而得安穩,指持經者言。

  帝之勑命所在,一切方所土地之神,一切感應靈官。

  溝,無水注曰溝,或山或土。

  渠,有水曰渠。等神,自溝渠之外,凡一切小神也。

  及一切諸大力鬼王,皆令復護受持是此經者。

  帝經法旨,諸仙寶崇,諸佛受持,諸天奉行,諸神欽仰,諸人誦讀,魔鬼自伏。實惟山得以鎮靜,水得以流長,所以衛護惟嚴也。持經者既為諸神之護,又烏可慢哉?一慢,則過深罪重矣。善乎,孔子曰: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聖人之言,知此為小人。觀斯經,尚戒勉之。

  護持品五章

  令諸魔外道悉皆懾伏,潛形遁跡,高飛海外,遠避他方。如是山林社稷祠廟血食之屬,一切鬼神,當自消滅;五方行病瘟疫鬼帥、諸惡鬼神、並風王水怪、孽音業龍妖神、土精水魅、盡自消滅;五虛六耗、夢寐乖常、野道咒咀、蠱毒之類,皆自消滅。是持經人心欲願者,一切如意,皆得滿足。懾音聶。

  令諸魔外道,諸魔,天魔、地魔、魔王、魔民、魔女。

  外道,淫辭邪說,僻行雜法,旁門小術,私技三千六百、九十六種、三萬六千等是也

  令,勅命禁令剿除也。

  悉皆懾伏。悉,盡也。

  懾,驚畏心服也。

  伏,收斂歸伏也。

  濳形遁跡。濳,藏也,藏其形象,不敢顯露。遁,逃避也,逃其影跡,不敢停止也。諸魔之形雖外若妖艷,幻象奇美,真態實阻,不可見人。此經真法,破鬼之膽,碎魔之心,諸魔難逃其鑒,心畏法言玄律丹勁,自不敢留,恐露醜質。外道之言,欲以亂真。正道行而邪說息,大道尊而傍門廢。帝命一宣,自不敢容。

  高飛海外,魔行無跡,可以飛言。外道人耳,何以言飛?格心易慮,向化忘私,高騰海外,即俗語言,魂飛天外,魄散九霄耳。

  遠避他方,不敢居其故地也。

  如是山林社稷祠廟血食之屬,一切鬼神,當自消滅。山林,解見前。社,土神;稷,穀神。祠,司也,祀也,神之司臨,祀而祝之也。廟,朝也,妾神于廟而朝祭也,血食享牲醴之祭者也。以上鬼神,皆宜祀者也,如何令自消滅?神邀祭祀,必為不直;民諂鬼神,必為不正。故薩真人收伏王靈官,改禁城隍;西門豹守濟州,投巫于水,以禁河神。況邪有假神以感人,人有崇邪以誑俗。故胡穎經略廣東,毀幻佛而殺妖蛇,杖僧人以脫愚俗。今雲一切鬼神消滅,奉經旨,不你禍福,安然無威聲也。五方行病瘟疫鬼帥。諸惡鬼神、惡鬼神,非行病鬼帥,迺世之厲鬼強神也。並行風之王,水中之怪,作孽暴龍,妖異邪神,土精木魅,盡自消滅。五虛六耗,精神氣血身五虛,六眿衰耗。夢寐乖常,魂魄不寧。一雲,五虛六耗,如天哭破敗,喪門、太歲、大耗、小耗、飛康、空亡、黃旛、豹尾、九果、赤口、白舌、惡厭神殺凶星、作禍神鬼之屬,一切辱事,野道邪法,呪詛妖語,或呪或誓,及蠱毒魘昧之類,皆自消滅。是持經人心欲願者,一切謀望趁心如意,皆得滿足,無有違逆。夫道德之士,鬼神欽重,凶邪盡消。祥桑之死,梓橦驅瘟,旌陽伏蛟,祖天師伏魔,薩祖禁鬼,皆有明效。噫,王彥方烈士也,盜願刑戮,不令彥方知外道,誠有德之鈴然者。但人之三屍、五累、七情、六欲、九識,下悪為害,欺不能正己,伏邪除凶。人能正進道,斬三屍,除五累情慾盡,識惡除,己願盡而外邪消,凶散吉臨矣。

  護持品六章

  或有未能遵依科教,修崇齋醮,但能清凈持戒,專一信受,尊重敬慕是此經典,並同修齋;護持凈戒者,是人功德坦然無礙,自在消遙,號人中聖,德慧長新,同諸真人。

  能如法受持經者,功德莫量已。或有未能遵依玄科教典,修崇大齋醮,但能清凈無染,持戒專一,持守道門戒律,或五戒、八戒、十二可從戒、十八戒二十四戒、三十六戒、七十二戒、百二十戒、百八十戒、三百大戒、女冠六百凈戒,專心致志,持此戒品專一,堅固無二,信受尊重,信受奉行,欽嚴尊重,誠敬仰慕是此經典。或作但能清凈持戒,專一信受,尊重敬慕讀者,俱是。

  並同修齋,護持凈戒者。未能遵依科教,修崇齋醮、清凈尊經之人並同修齋醮者,功德一般。諸神敬佑,護持是凈戒者。一雲自己清凈專一,護持所守凈戒。

  是人功德,坦然無礙。坦,平也。寬,廣也。心有二,則功德不實。戒不持,于功德有玷。心身清凈,持戒專,信受切,尊敬經典,心無染,心無二,無有虧欠縈擊,功德真實,自是坦然。又有何礙?

  自在逍遙。人性生來,無拘無困。客感物累,忙忙苦苦,無復自如,焉得快樂。清凈正信,無復物累,得大自在,常樂逍遙。

  號人中聖,不惟為逍遙之人。消凈正信,高出人儔,號人中聖人。

  德慧常新,習與智長,化與心成,聞見真而智慮融,物累忘而性真湛。德日新,慧日明,是德慧常新。

  同諸真人,清凈正信者同持經得道諸天真人。

  夫所謂清凈持戒,專一信受,尊重敬慕,非有計功之心,為人之意,無所為而為,絕無虛假間斷。即孔子所謂造次終食,顛沛無違。即《中庸》所言無入而不自得。莊子著《逍遙》之旨,海蟾著《快活》之歌。佛家所謂大自在,儒典所謂日新,溫故而知新,皆自然之效也。豈有所假借,又豈有勉強襲取之義哉?

  噫,清凈正信,雖不依科教,脩齋醮,有是自然功德,可見道旨玄科,惟在實體經義。科教齋醮,普法品以演道化耳。陳希夷諷《度人經》成道,蓋真持經旨耳。今之齋醮無明效者,有盛儀,無真修也。若清凈正信,更脩齋醮,則功益大。無齋醮,有真誠,功亦神。若無真誠,則齋醮,皆文具矣,寧無過乎。

  護持品七章

  爾時,昊天上帝聞是說已,即于帝前稽首歌曰:

  大哉至道,無形無名。渺渺億劫,黃道開清。神清朗耀,九炁吐精。玉虛澄輝,太霞高明。玉皇開化,溥度天人。三元道養,二象攝生。朽樹故根,已枯使榮。蠢動蜎息,長生化形。懷胎含孕,俱得生成。亡者命過,魂歸三清,魄受鍊度,南宮飛升。今日大吉,皆得光明。五帝鑒映,普告萬靈。天神地只,及諸河源,五嶽四瀆,及諸名山,洞玄洞虛,洞空洞仙,無極大聖,至真尊神,無窮無極,溥監度生。惡根斷絕,玄都記名。眾真班列,成聽帝言。經是帝勑,保誦持人,至度道岸,無使災侵。我奉帝命,一切咸聽。

  爾時,解見前。

  昊天上帝聞是說已,指上護持功德言也。

  即于帝玉帝也前,稽首歌稱讚詠歌也曰:

  大哉至道,大莫可量,至不可及也。無形無名,不見不聞,名亦強稱。渺渺億劫,無始無終,歷劫無數,一雲十萬曰億,要之舉大數言,實無數耳。黃道開清,吉時慶會,天道開通。神清朗耀,神風永清,朗耀光明。九炁吐精,融,炎、演、昊、景、道、混、洞、浩等九炁也。吐精,黃道開死慶消,九炁呈輝,吐精炫瑞。玉虛澄輝,玉光虛明,澄然清輝,一雲玉虛天呈輝。太霞高明,太玄霞光,大高至明。玉皇開化,開度教化。溥度天人,溥,遍也。盡度一切天上地下人。三元道養,天生、地成、人教化之,為三元道養也。二象攝生,乾坤造化,生成人物。終始宰制,故雲二象攝生。一雲陰陽陶鑄為二象攝生,俱是正論。朽樹故根,朽,壞也;故,死也。已枯使榮,枯,槁也。已乾枯,使再發榮。蠢動蜎息,長生化形,蜎飛蠕動蠢類,生不夭折,俱得脫其本形。懷胎含孕,俱得生成,人物胎孕,不傷不墮,俱得安然,生長而成。亡者命過,魂歸三清,死者不經地獄,皆歸天上。魄受煉度,南宮飛升,死者七魄受大慈真人鍊度,魂神飛上南宮。今日大吉,指說經時言。皆得光明,人物咸濟,幽暗開光。五帝鑒映,五方五帝照鑒光映。普告萬靈,遍告一切鬼神。天神地祇,及諸河源,五嶽四瀆,及諸名山,洞玄洞虛,洞空洞仙,玄虛空洞,一切仙帝神佛將鬼。無極大聖,至真尊神,無窮無極,無盡量也。普監度生,溥遍監臨,度化群生。惡根斷絕,永除人物惡根。玄都紀名,玄都丹台,紀功德名。眾真班列,朝斑侍列。咸聽帝言,玉帝言也。經是帝勑,此經是玉帝劫旨。保誦持人,保護誦持經法之人。至度道岸,登升道岸。無使災侵,一切災難不侵。我奉帝命,奉玉帝命。一切咸聽,一切人物鬼神皆德也。此申全經功德。

  護持品八章

  於時,昊天上帝說是歌已,告大眾言:此玉皇妙法語、諸聖祕密言,路絕道斷,微妙難思,巍巍大范,為神明之宗,保鎮國土,拔度生死。爾時,昊天上帝說是語已,法筵清眾咸仰道言,博得開悟。

  於時,昊天上帝稽首稱讚玉帝,既說歌已,告諸天仙真神將等大眾言:此玉皇妙法語。諸仙聖皆有法語,大而可量,傳而有限,或可知其始,知其終,或利生而遺死,或利人而遺物,或鬼神可識,或邪魔不伏,或無知無形,不能普濟,非為奇妙。今是經功化無窮,威利莫量,一切獲益,非常品也。迺玉皇妙法語,諸聖真秘密玄言。元始說經,如何雲諸聖、諸至真聞受此經,皆寶重不敢輕洩。故曰諸聖秘。密言。

  路絕道斷,最上一乘。法非常聞,修真要路,入聖周行。情慾幻妄,到此拔根。愛念凡思,無復滋芟。輪迴轉生,一刀兩段。故言路絕道斷。一雲,七聖皆迷,人所難行,亦是。微妙難思,深微玄妙,神不可以思致,難以思入,人心思所不易到也。

  巍巍高大,妙范仙章,為神明之真宗心印。一說,言玉帝道範,為神明宗師。太拘了。

  保鎮國土,拔度生死。

  爾時,昊天上帝說是妙法,至拔度等語已。

  法筵,法會華筵。清眾,清凈聖眾也。

  咸仰道言。道言指玉帝言。或以為仰昊天妙法等言。

  溥得開悟,盡得悟也。

  攷證:

  夫子之言性與天道不可得而聞也。《文始經》雲:聖智造迷,鬼神不識。佛在靈山說法,菩薩歜歜著耳聽。玉皇法語,路絕道斷,微妙難思,有何疑哉?為神明之宗,鎮國土,度生死,亦自然之效矣。

  解疑:

  天下無道外之人,亦無人外之道。人物幽明皆道也。人性全真,萬物皆備,一切化育,世界始終,皆吾性之真也。

  玉帝道身也,經為道旨也。惟道則全功神化,妙本自然。人與同性也,寧不可以持經耶?知道在身,一心體道,生生世世無二,則聖真在我已。

  護持品九章

  於是,天尊而說偈曰:

  玉帝功德大,玄理極幽深。生於浩劫前,運化于古今。我今說妙經,愍念諸有情。此誠極妙法,功德中功德。名號最上乘,無比為第一。大光明王尊,威德世希有。能破暴惡魔,皆令心降伏。能滅極重罪,皆令得清凈。若人聞是經,或聞帝妙號,稽首生恭敬,一切罪消滅。十惡四重罪,五逆于父母,信心一稱名,隨聲盡消滅。保護人天眾,四相與五衰,三塗極重苦,人間凡厄難,凶年饑饉喪,毒藥及魘魅,刑獄與冤家,軍陣斗戰苦,山林惡道中,虎豹豺狼眾,紅海毒龍類,迅雷風雨雹,水火及盜賊,蠱毒中心腹,失志發狂亂,蛇蝎毒惡蟲,邪魔凶怪神,伺求人便者,由持是真經,普皆自散滅。惡病久纏綿,夢寐亦不安,非理欲殘命,殄滅不為殃。緣遇是經故,安穩得自在。所有希求願,財寶及富貴,以此經功德,如意皆稱遂。神威自在仙,諸天十一曜,三十二天主,二十八宿星,靈妃玉女等,天神及地祇,三界虛空神,江海諸龍王,水火及風神,宮殿與宅舍,山林樹木眾,溝渠井泉神,由持是經故,一切皆擁護。衣食常自然,子孫臻富貴。出言人希聞,所至皆推敬。若為求男女,持誦此真經,帝詔下天曹,落籍天仙人,降謫生其家,為其作男女。顯貴人崇重,七祖得超升。光大慶門戶,延及父母親。吉祥常熾盛,災障不能侵。是故我今說,大眾宜諦聽。慈悲度一切,皆令達上清。凡音纘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1 23:4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