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金馬驛傳。

  右制星祕文四十字,書于玄都玉台,主攝星官,正天分數。

  中黃總炁,統攝無窮。鎮星吐輝,

  流鍊神宮。勑攝北帝,遏塞鬼門。

  翦除不祥,莫有當前。

  右制魔祕文三十二字,書于玄都玉台,主攝北帝,正天氣,檢鬼精。

  中山神咒,召龍上雲,制會黃河,

  九水河源。不得怠縱,善惡悉分。

  千妖萬奸,上對帝君,莫有干試,

  太陽激燌。赤書玉字,宣告普聞。

  右制水祕文四十八字,書于玄都玉台四壁,以攝中海水帝四泉之水,洪災涌溢之數,主召水神,止蛟龍。

  中央一炁靈寶赤書玉篇真文,合一百六十字,皆太上無上大光明圓滿大神咒,空洞自然之書,一名保劫洞清九天靈書,一名黃天大神咒,一名黃帝八威策文。

  右玉皇誥命,以錫中央保劫洞清玉寶元靈元老黃帝一黑天君,令統御中央皇天後土、日月星宿、名山靈洞、水府泉宮上聖高尊、真仙聖眾、一切威靈,符命所臨,如誥奉行。

  中央玉寶元靈元老中主黃帝所受神咒誥命:

  中央總靈至普告萬神十句四十字,迺度人錄仙黃帝祕文,書于太玄玉寶玄台,主召神仙,玉簡宿命。總仙炁。

  鎮星補脾至金馬驛傳四十字十句,迺制星祕文,書于玄都玉台,主攝星官,正天分數。

  中黃總炁至莫有當前八句,三十二字,迺制魔祕文,書于玄都玉台,主攝北帝,主天氣,檢鬼精。

  中山神咒至宣告普聞十二句,四十八字,迺制水祕文,書于玄都玉台四壁,以攝中海水帝四泉之水,洪災涌溢之數,主召水神,止蛟龍。

  中央真文一百六十字,皆大神咒自然之書,一名保劫洞清九天靈書,一名黃天大神咒,一名黃帝八威策文。

  右玉皇語命,以錫中央保劫洞清玉寶元靈元老黃帝一炁天君,令統御中央皇天後土、日月星、山洞水泉、聖尊仙眾、一切威靈,符命所臨,如誥奉行。

  度人錄仙,制星、制魔、制水祕文,俱不敢解。

  此文握盡黃帝之祕,一切皆不能逃,故歷劫永制中央諸靈。

  皇經集注卷之五竟

  #1案自『神咒品十章』至此處,原本有五版二十五行錯版。玆據《玉皇本行經》文及本書體例,擬補以上文字。刪去原錯版。

  皇經集注卷之六

  嗣漢五十代天師大真人張國祥校

  狀元方外隱江西吉水羅洪先閱

  山東濟南小兆臣周玄貞集

  神咒品十三章

  西方七寶金門皓靈皇老白帝所受神咒誥命:

  西方素天,白帝七門,金靈皓映,

  太華流氛,白石峨峨,七氣氤氳。

  上有始生,皇老大神,總領肺氣,

  主校九天,檢定圖籙,制召上仙。

  右度人錄仙白帝秘文四十八字,書于九天素靈宮北軒之上,主召仙炁,舉仙道。

  太白檢肺,奎婁守魂。胃昴畢觜

  主制七關。參總斗魁,受符北元。

  右制星祕文二十四字,書于金關玄窗,主攝白帝星官,正明天數。

  赤書玉字,九天正文,攝召萬炁,普歸帝君。

  右制魔秘文一十六字,書于九天金關之館,以攝六天魔炁。

  西山神咒,八威七傅。符水上龍,

  召山送雲。在所校錄,同到帝門,

  輔衛上真,斬滅邪源。若有不祥,

  截以金關。赤書符命,風水驛傳。

  右制水秘文四十八字,書于九天金關三圖之館,主攝西海水帝,及水中萬怪惡毒之精,召雲龍,以防水旱之災也。

  西方七炁靈寶赤書玉篇真文,合一百三十六字,皆太上無上大光明圓滿大神咒,空洞自然之書,一名金真寶明洞微篇,一名西山神咒,一名白帝八威召龍文。

  右玉皇誥命,以錫西方七寶金門皓靈皇老白帝七炁天君,令統御西方諸天諸地、日月星宿、名山靈洞、水府泉宮、上聖高尊、真仙聖眾、一切威靈。符命所臨,如誥奉行。

  西方七寶金門皓靈皇老白帝所受神咒誥命:

  西方素天至制召上仙十二句四十八字,迺度人錄仙白帝秘文,書于九天素靈官北軒之上,主召仙炁,舉仙道。

  太白檢肺至受符北元六句二十四字,書于金闕玄窗,主攝白帝星官,正明天數,制星秘文。

  赤書玉字至普告帝君四句十六字,書于九天金闕三圖之館,以攝六天魔炁。

  西山神咒至風火驛傳十二句,四十八字,迺制水秘文,書于九天金闕三圖之館,主攝西海水帝,及水中萬怪惡毒之精,召雲龍,以防水旱之災也。

  西方七炁真文,合一百三十六字,皆太上大神咒,一名金真寶明洞微篇,一名西山神咒,一洛白帝八威召龍文。

  右玉皇誥命,以錫西方七寶金門皓靈皇老白帝七炁天君,令統御西方諸天地、日星、山洞水泉、聖真仙眾、一切威靈,符命所臨,如誥奉行。度人錄仙,制星、制魔、制水,盡一切西方之秘,不敢明解。召山送雲,召山之玄靈真氣。或作止字者,非也。

  神咒品十四章

  北方洞陰朔單郁絕五靈玄老黑帝所受神咒誥命:

  北方玄天,五炁徘徊。中有黑帝,

  雙皇太微,總領符命。仙鍊八威,

  青裙羽矚,龍文鳳衣。上帝所舉,

  制到玉階。

  右度人錄仙黑帝秘文四十字,書于郁單無量玄元紫微台北軒之內,主召諸真人神仙圖籙。

  北辰輔腎,鬥牛衛扉。女虛危室,

  豁落四開。壁總七星,執凶紏非。

  卻災掃穢,明道動輝。

  右制星祕文三十二字,書于天心北元玄斗中,主攝北方星官,正天氣。

  北山神咒,激陽起雷。流鈴煥落,

  玃天振威。北酆所部,萬妖滅摧。

  右制魔祕文二十四字,書于北方洞陰朔單郁絕玄台,主攝天魔北帝,制伏惡神萬鬼事。

  九河傾訖,鳥母羣飛。蛟龍通道,水陌洞開。赤文玉書,驛龍風馳。

  右制水秘文二十四字,書于洞陰朔單郁絕元台,主攝九海水帝,制水中萬精,主召蛟龍興雲政雨事。

  北方五炁靈寶赤書玉篇真文,合一百二十字。皆太上無上大光明圓滿大神咒,空洞自然之書,一名本命紫微元神生真寶明文,一名北山神咒,一名黑帝八威制天文。

  右玉皇誥命,以錫北方洞陰朔單郁絕五靈玄老黑帝五炁天君,令統御北方諸天諸地、日月星宿、名山靈洞、水府泉宮、上聖高尊、真仙聖眾、一切威靈,符命所臨,如誥奉行。

  北方洞陰朔單郁絕五靈玄老黑帝所受神咒誥命。

  北方玄天至制到玉階十句四十字,度人錄仙黑帝祕文,書于玄奎北軒,主召諸真人,神仙圖籙。

  北辰輔腎,明道動輝八句三十二字,制星祕文,書于天心北元玄斗中,主攝北方星官,正天氣。北山神咒,萬妖滅摧六句二十四字,制魔秘文,書于洞陰朔單郁絕玄台,主攝天魔北帝,制伏惡神萬鬼事。

  九河傾訖,驛龍風馳六句二十四字,制水祕文,書于洞陰朔郁元台,主攝北海水帝,制水中萬精,主召蛟龍興雲致雨事。

  北方五炁真文,合一百二十字,皆太上大神咒,一名本命紫微元神生真寶明文,一名北山神咒,一名黑帝八威制天文。

  右玉皇誥命,以錫北方五靈玄老黑帝五炁天君,令統御北方諸天地日月星、山洞水泉、聖真仙眾、一切威靈,符命所臨,如誥奉行。

  度人錄仙,制星、制魔、制水、盡握北玄之秘,故一切永不能違。

  授五方五帝真文,永鎮一切世界,三教萬類,一切莫逃;永劫不壞,虛無妙有,祕不可窮;玄之又玄神乎其神。吾身之五炁悉備是理。志士達人,徹性命之宗,得萬法之源,理數不能違。真經常在我,神咒功化屬此矣。

  神咒品十五章

  道言:是大神咒者,元始之妙言,玉皇之真誥,上清自然之靈書,九天始生之玄扎,空洞之靈章,上聖之秘語,玉宸之尊典,成天立地,開張萬化,安神鎮靈,生成兆民,匡御運度,保天長存;上制天機,中檢五靈,下策地祇,嘯命河源,運役陰陽,召神使仙;此至真之妙。又神應自然,致天高澄,令地固安,保鎮五嶽,萬品存焉。

  五方神咒妙化無窮,何也?道言:是大神咒者,元始天尊至玄之妙言,玉皇天尊至真之寶誥,上清玄都自然之靈書,九天仙境始生之玄文仙扎,太虛空洞之靈章,上極無上至聖之玄言秘語,紫極玉宸之至尊法典,上成諸天,下立諸地,開張萬有妙化,總諸神,鎮萬靈,一生一成,億兆之民,匡輔統御劫運化度之秘,保諸天長存,上制天復大生之機,中焉檢制五方五靈,下以策使地只,嘯命一切水府河源,運化役使陰陽,召諸神使仙真,此大神咒,乃至真之妙文,神化妙應,惟出自然。上位乎天,得一以清,高明悠久,是致天高澄。下位乎地,得一以寧,博厚悠久,是致地貞固。永安保鎮五嶽名山,一切萬有品類使永存焉。

  道言,是五老上帝述道致贊述言,故稱元始玉皇云云,非元始自贊也。

  妙言至靈書等,俱解見前。

  九天始生玄札,稱手書曰札。《玉皇真經》無象無聲,大光妙音徹十方、遍法界,傾劫不毀,非手可書,皆自然之文;非言可傳,皆心印之妙。探之無始,在太虛罔象之先,故曰九天始生玄札。

  玉宸尊典,天子所居為宸,元始為萬教至尊,居玉清聖境,玄化難窮,故曰玉宸。說此真經,各教經書皆不及此,諸聖諸神皆不敢違,天律金格寶之甚重,十方列聖衛之甚嚴,故曰尊典。

  安神,令諸神不顯神通,安然無為。鎮靈,令萬靈不露靈響,斂其威靈。

  匡御運度,終始法界,掌持劫運,化度無窮,令其循環無端,不傾不撓,故曰匡御運度。

  下策地只,簡策旨命之也,非策鞭之策。運役陰陽,陰陽往來,道實主之,故雲運役,非言役使陰鬼陽神也。

  召神,攝召一切神。使仙;仙為上帝之賓,何以言使?元始說此經,迺三教真宗,諸神欽承,故雲使仙。

  天地有窮,萬類易盡,何言萬品存焉?從劫至劫,生生不窮,皆賴大道,故雲萬品存焉。

  神咒品十六章

  玉帝昔授五老上帝。是時五帝跪捧其章,秘題靈都之綰。天真皇人昔書其文,掌之於上清真境太玄玉都寒靈丹殿、紫微上宮。累經劫運,而其文保固天根,無有毀淪,與運推遷。是大神咒混之不濁,穢之愈清;毀之不滅,滅之極明。大有之文,天真所尊,自光真名,帝圖刻簡,昭示來生。斯文隱秘,不得窺聞。有得之子,保萬炁長存。勤行修奉,克至神仙,朝禮帝君。

  大神咒,保天地山川萬品存焉。玉帝昔以此神咒授五老上帝時,五帝跪捧此寶章,秘密題此玄章于靈都之館。天真皇人昔書此經本文,掌之於上清真境太玄玉都寒靈丹殿、紫微上官。累經劫數元運,而其經保固天然妙化之根無有毀壞淪沉,與元運相推轉移。是大神咒,混之終不可濁,穢之愈見其清,毀之終不滅,滅之則極精明。大有玄妙之真文,諸天真聖所尊崇,自煥天光,普張真名,應愛帝圖刻之金簡,昭示當來生生諸品。斯經文隱奧深秘,凡常不得窺測聞見。有得斯道之子,保萬炁長存不毀,動行修習奉持,克至神仙,朝禮至尊帝君。

  跪捧,長跪手捧寶章也。經在天,迺玄文,非世文。如何言手捧?天神拱捧,至敬之意。

  祕題,贊而書錄也。天真皇人書經文,皆玄光天書,金玉篇字,一丈之妙文也。

  上清真境,靈寶所居也。經自元始天尊說,傳之者靈寶,故曰上清真境。

  而其文保固天根,經之理,歷劫不壞,是保天然之玄根永固也。或以為保天之根,使其悠久,不可從。蓋元會之後,天不能長在,故知非言天之根。

  與運推遷,劫劫長存。

  混之不濁,雜法渾亂,正道常存,終不能濁此經。

  穢之愈清,褻瀆此經者,天有罰,愈見其尊而清。

  毀之不滅,痴邪謗毀此經者,此經終不磨滅。

  滅之極明,無道之世,欲滅此經,則經法流通,大行於世,愈顯其明。

  大有之文,歷劫常在,處處不無,非凡象,迺妙有。故雲大有。或以為大有妙、庭之文,太拘。

  昭示來生,將來之萬生,非一人之來生。

  不得窺聞,非至聖不知此經,常人但誦其文耳。邪魔不敢窺,下愚不能聞。

  有得此經中道理之子,保吾之萬炁長存,勤行脩奉,自能至於神仙,而朝禮上帝也。或雲,朝五老帝君,太拘了。一雲。保萬化之炁長存,亦通。

  此言經之明效。

  玉皇功德品第三

  功德品一續前十七章

  爾時,玉虛上帝,白天尊言:隹願慈悲普為四眾、帝釋等及四梵天王、一切諸天、一切諸仙及未來一切眾生、持是經人說利益事。爾時,天尊告玉虛上帝言:快哉斯問,不亦善乎。汝以慈悲,愍念眾生,故請問於我。汝當復坐,吾為宣說。

  當玉帝授五老上帝此經時,玉虛天之上帝,上白說經教主大天尊言:惟願至聖慈悲,普為世間四眾,及諸天帝釋等,及三界之上四梵天、一切諸天、一切諸品仙人,及未來世一切眾生、持是真經之人說利益之事。爾時,說經大天尊告玉虛上帝言:快心哉,斯問也,不亦善乎。汝以慈悲心,愍念世間眾生,故請問於我。汝當復坐,吾為宣說經義。

  天尊指元始言,或指玉帝者,非是。

  四眾,解見前。

  帝釋,迺諸天帝,及釋教諸佛、菩薩等眾。或以為諸天主皆稱帝釋,亦是。若以帝為帝釋天主,此僧家之訛言。不故諸經妄以天主為玉帝,不知玉帝為萬天之宗,非止一天之主。釋經雲,梵王帝釋為呈祥。蓋言天佛之宗,非敢言玉帝。僧人任私謬解,亦屬大過。故並及之。

  四梵天王,三界上大梵天王也,非欲界下天之王。言梵天,則盡上界。不言種民諸天者,種民之上皆至真大仙,自然契此經,故不言 及。一切諸天,一切諸仙,自梵天之下,一切諸天帝神民、一切諸品僊。

  說利益事,大道不言效,如何玉虛上帝請言利益?大道為天地人物之宗,本來皆有實益,於人有自然之利,天地四眾未知此經者不知其義,罔敢信從,遂輕大法,誤自己。大道恩慈,不忍世迷,故言利益以度人。柰何愚迷者尚雲,此經亦微言眇論,何益於人。豈知此經生天地人物,不可須臾離者。處處人人當誦持,劫劫相循,有大利益,迺出自然,非徒歆人以效也。

  不亦善乎,非疑詞,迺稱其善問也。我,元始自謂也。

  汝,元始謂玉虛上帝也。復坐,命玉虛上帝復還聽經座位。

  吾,亦元始自稱。

  宣說,廣布為宣,告語為說。

  梵,扶之切。或誤作梵,非也。

  此請經之誠、普利之心。

  功德品續上十八章

  天尊言曰:若有三界十方無量國土,或兵戈並起,疫氣大行,水旱蟲蝗,凶災饑饉,是其國王大臣當發慈憫,為其黎庶遍勑國內,州縣鎮宰令諸道流,清凈嚴潔,于其觀內設大齋醮,六時行道,為轉此經,當得國土清平,五穀豐熟,黎庶安泰。

  元始天尊既命玉虛上帝復坐聞經,迺言曰:若有天地人三界、上下四正四偶之十方、無盡量一切國土,或動軍戰,而兵戈並起,或天災流布,值疫氣大行,或年歲荒歉,而水旱蟲蝗,凶災饑饉,是其國國王大臣當發慈憫,為其黎民臣庶,遍勁國內,州縣鎮宰,令諸道門之流,清冷嚴潔,于其觀內設大齊醮,白晝六時行道,為轉此真經,當得國土清平,五穀豐熟,黎庶安泰。

  或雲三界,不可言天,恐與國土兵戈字有礙。不知天魔與諸天主爭街,亦有斗戰,各有分界,故知三界言天地人也。

  兵戈並起,只言各處兵起,互相戰爭,非言兵戈兩樣並起也。刀槍之屬,皆兵器戈戟也。此固不可言並起。或言兵作人,人戈並起,亦非正義。

  或疫氣大行。天道安常,災則稱變,疫氣大行。時癘之作亦災異也。此經救除之。水旱蟲蝗,水溢旱乾,諸蟲害禾,羣蝗傷稼,皆災異也。

  凶災饑饉,歲不熟,民物不安則為凶。異常為災,谷不熟曰飢,菜不熟曰饉。此皆災異也。

  黎,黔黎;庶,庶民也。

  遍勑。遍與徧同。

  州縣鎮宰,或言州縣統鎮百姓之官,或言鎮為軍鎮之官。又言鎮為督撫,官之大者。皆是。

  是其國王大臣,如是等地方之國王大臣。

  道流,全真、正一、清微、靈寶等派道流。

  清凈嚴潔,內外肅然,身心無二,衣壇整飭,恭敬莊嚴,終始如一。如是清凈嚴潔。

  觀,觀也,神之所在,瞻者起敬,是誠大觀。故曰觀。

  設大齋醮,齊內外,一眾志,齊其不齊為齋。祈謝神只,酬報天地,合德于神,依科迓福為醮。

  六時行道,非如今時沿途行道,不過依科迓神,轉經念道而已。或雲,晝夜十二時,奇時動,偶時靜。六時,當作子、寅、辰、午、申、戍。或雲子至巳,一雲白晝六時。俱通。轉經,心與道合,持真經,國土無厄艱,得清平。

  稻、黍、稷、菽、麥,五穀俱豐熟,各國各界黎民無災艱,永得安然定、泰然樂。

  功德品續上十九章

  若復有人入諸山林,遇毒惡獸,但能存想一念真經,山神衛護,猛獸自退,終不害己。若入江海,采寶求珍,值遇惡風,如法持念是此真經,風浪頓止,安

  穩達岸。

  真經之利,豈特消天災,豐歲年,令黎庶安哉。卒然之變,山水風波之厄,亦有不能害者。若復有人入諸山林中,遇毒猛惡獸,但能存想一念真經,不忘此寶章妙法,山神保衛佑護,猛獸自然退去,終不傷害持經入山之己身。若人入諸江海,采寶物,求珍玩,值遇惡風,漂其船舫,如經中誦受之法,持念是此真經,大風自息,波浪頓止,安穩達岸,持經人船終無傷害。

  山林險阻,猛獸毒蟲,勢不可近。一旦遇之,必至傷害。存想一念真經,不過暫與道合,如何猛獸便退?蓋人物之生,本一元氣,但分清濁全偏。天地之初,人物混處,沕沕然、穆穆然,一切毒蟲惡獸原不害人。後人心漸假,去害蟲獸,所以蟲獸害人。人若常行好事,存好心,敬信真經,念念不忘,是大善人。入山林,自不遇毒蟲惡獸。若平日庸常無有善功,入山適然遇著毒蟲惡獸,不貪生怕死,不惶懼不斯心,惟信正法,專一無二,操存默想,一念真經,心與道俱,山神衛護,毒蟲猛獸自然退避。蟲獸,道中之蠢物,性雖毒惡,好傷殺,各有所敬、有畏、有所忌。是以鷙鳥尊鳳、猛獸朝麟、蛇蝎蜈蜓諸毒蟲等畏鸛宏鳥鶴鵬,滅跡不施其毒。仙真達生化之機,明剋制之源,一咒語、一符水,尚能制蟲蛇毒,解虎狠厄,返風回天,況《皇經》為萬法之宗,天地之祖。萬物生殺,繫於天地,本于大道。一念存想此經,不懼蟲獸,法寶光,諸神衛,蟲獸雖蠢,性亦尊道,畏天懼神,自然退避。

  江湖河海,風波危險,迺天之怒,數似難逃。此經為萬法之王,風雷雹電皆天之妙用神威也。如法持念此真經,同於天,同於道,天亦為之霽威,風息浪止,船安然達岸。

  攷證:

  《易》雲:履虎咥人,凶。子曰:暴虎憑河,死而無悔。此經雲,存想一念,如法持念此真經,蟲獸退,風浪息。《道德經》言:合於道者,騺鳥不搏,毒蟲不螫,虎兕無所投其角,藏牙伏爪,避不敢傷。人多疑儒道相悖,及攷禹過江,黃龍挽首而逝。劉昆守江陵,返風滅火,守弘農,虎北渡河。伊川過江,主敬風息。則知《易經》、孔子所言,無道妄行者也。《皇經》《道德》所言,尊經合道者也。經功尚可以脫獸趣,拔毒業,持經者豈行陸齊出毒哉。

  功德品續二十章

  若在軍陣,戈戟既接,兩刃相交,存心默念是此真經,是諸惡賊悉自退散。

  真經之利,豈但解蟲獸風波厄哉?若在軍陣,兵器俱舉,戈戟既接,兩軍之刃相交,存心默念是此真經,是諸陣上侵我之惡賊。悉自退散。

  攷證:

  兵,兇器也。戟,危事也。衝鋒禦敵,矢石之交,兵刃既接,如虎之斗,勢不可解,存心默念此真經,不過心與道俱,如何惡賊便退?

  兵法雲:三軍可奪氣,將軍可奪心。默念真經,攝其神,裭其魄,妙典神功,敵人喪氣,無殺心,無鬥志,格惡從善,自然退而散去。

  軍陣,非言萬二千五百數為軍,軍勢成列為陣,止言戰而陣成,相攻之際。

  戈戰非重文,接與交,無大分別,不過順經文官兵刃相交耳。

  存心默念真經,不為苟免殺伐,專心致志,寧死而不畔于道耳。

  諸,眾也。

  惡賊,或言惡指惡人,賊為賊黨。如此分者,非也。不過言惡逆之賊耳。

  悉,皆也。

  退散,退而自回,散而各歸也。

  解疑:

  老君化胡,于闐國以兵圍之。

  天帝居天宮,天魔舉兵以爭衡。

  佛在合衛國,欹利等六王爭叛。

  孔子化天下,伐木于陳,削跡于宋。

  此皆大聖人。道身,法身。常轉真經,觀是若有賊害之者。其後老君布道光,于闐皈依。帝顯天光,天魔斂跡。佛運法光,六王歸化。孔子著德光,援琴三唱三和,匡人解甲。是自退散。

  當攷賊多有誓不殺害善人者。

  善人多有臨危不死者。

  或又疑宋徽、欽之好道,受辱漢北;粱武帝好佛,餓死台城;以為經功不效。然三主之好道釋,但有虛名,非真好也。情慾未絕,不能以道治天下,故有此難。若真體道,正信經力,匹夫匹婦,亦可免難。若疑死難節義,不信經言,則謬矣。吁,稱完節,所以勸世;述經功,所以鼓舞人為善也。要之,經旨不外吾身性道,遇六根之賊作亂,一心於道,則六賊斂跡。由是遇兵,天為解難。老君曰:甲兵不能害。觀音雲:刀尋段段壞,理之必然者。語豈欺我哉?

  功德品續二十一章

  若在牢獄枷鎖之中,凈心定慮,存念是經,冤枉自伸,即得解脫。

  此經利益,豈止令賊兵自退哉?若誤犯罪過,在牢獄枷鎖之中,清凈其心志,安定其念慮,存念是此真經,冤枉自然伸明,即得解脫。

  攷證:

  牢獄所以系罪人。福善禍淫,天道之常。既犯罪在獄,便不能遽出,如何雲存念是經即得解脫?夫所謂充枉自伸。其人平日,必定是善的,或宿世充愆,今生運限,或誤失過失,他人罣誤;或先亡連逮,救人被陷,一旦系獄,俱是冤枉。不怨天,不尤人,素患難,行乎患難,絕無意想,是凈心定慮,存想真經矣。天相吉人,冤抑自白,不必分辯,自然伸理。不必曠日持久,天下無久屈之理,即時便得解脫。

  牢獄,繫囚曰牢;待對曰獄。今之監倉鋪廠,輕重之獄不同,大率止以罪人之居者為言。二字非有兩樣分別。枷鎖拘孿罪人,罹之者為有罪,迺變故也。

  或雲,牢字從牛,獄子從犬。不食牛犬,牢獄永免。不過令人不殺生,勿縱口,而以味招禍也。此經外之意,附記之。

  經在利益,克枉自伸,即平日有過犯罪時,悔過自新,絕無怨望,經力拔濟,久而不怠,亦必解脫。

  文王,得道而聖者也。羑里之囚,脩《易經》而被宥免。

  公冶長,希道而賢者也。縲絏之拘,尋亦得出。

  徐神公、張紫陽,成道而仙者也。昌邑之囚,三配之苦,以其篤脩至道,妙傳《悟真》俱得解脫。不惟聖賢,愚人若能除去維念,永信真經,牢獄之厄自解脫。

  解疑:

  太古無罪人,無刑獄。

  軒轅捕蚩尤,制桎梏,劃地以禁,刑獄之義起,三代后,刑獄之制全。

  經在浩劫之先,元始說于天上。如何言牢獄?蓋劫劫處處,有善有惡,惡自有孽,獄之理已在。經包萬法,永利羣動,理無不具,預言拔罪之效耳。釋經雲:念彼觀音力,枷鎖早離身。儒書雲:君子懷刑。《大易》雲:無妄之災。何嘗不言獄?則知經非近世之言矣,迺無始玄章也。要之,一念理,則福堂;一念私,則業獄。欲妄滯而不除,一身業坑,牢獄在矣。孟子雲:人之異於禽獸幾希。牢從牛,獄從犬。制字者有深意焉。今人與未來世,著力永信此經,劫劫處處,牢獄俱免。

  功德品續二十二章

  若為邪精鬼賊眾苦所加,如法持念是此真經,眾邪遠避,自然安穩。

  玉經神功,豈但解牢獄厄哉?若為一切邪魔精怪鬼賊、眾苦所加,如法持念是此真經,眾邪精鬼賊,皆遠遁避去,自然安穩無事。

  攷證:

  若為,即雲如為也。

  邪精鬼賊,凡不正者,皆為邪,通靈而逞妖異者為精,陰之靈者為鬼,傷人害物曰賊。或雲,賊當作人之惡者。前段已雲,軍陣惡賊,悉自退散。如何此賊字,又作人看?大抵邪魔妖精鬼怪乘間伺隙,因人之不正以入。其來也,不知何從;其去也,不知何歸。暗施殘害,令人不測,故曰鬼賊。

  上自天魔,下至土精、山魍魎、水怪異、木魅金精、火妖草異、禽獸之精、冰炭之怪、魑孽鬼靈,邪屬甚眾。

  眾苦,拋磚擲瓦,驚雞弄狗要求祭祀,惱亂家宅。

  或令人顛倒,精神恍惚,狂亂無端,奔走哀號,迷頑不省,戲跳嘔惡,咆哮淫孽,醉痴損喪,寢食不安,日夜惶惶,生非平安,死有系滯,是為眾苦。

  加,以殃來加人也。

  如法持念是此真經。既雲邪精鬼賊、眾苦所加,焉能如法持念真經?此雲如法,非能易乃慮,一乃心,與道合真。誦此經,但依諷經之法,瞻拜禮誦,一切邪精鬼賊皆遠避去。一雲,如法持念真經,令道人替被苦者念經,皆除眾邪遠避去,自然安穩,不待符水驅縛,藥餌告逐,聞經遠避,受苦者自然得安穩,無眾苦。

  嘗聞祖天師以法伏諸魔。玄帝修真,滅諸精邪,治人鬼。薩真人闡道,除邪魔。老君伏天魔。佛梵咒降魔。先儒範文正公宿戰場,止聞小雞聲,鬼不為妖。程子伏大頭鬼,又任眾鬼移床,心如如不動,鬼皆濳伏。故雲,道高龍虎伏,德重鬼神欽。如法持念真經,秘密法典,至聖真言,了鬼神覷不破之機,邪精鬼賊有不遠避者乎。

  解疑:

  要之,人身三屍、五窮、七魄、七情、六欲,雜念妄想,種種陰趣,皆邪精鬼賊。若了悟虛明,慧劍誅妖,欲盡,而邪精鬼賊遠避矣。

  功德品續二十三章

  若人為求嗣息,如法尊重、持念此經,帝勑天曹,明檢丹籍,九品之內,四果仙人,運應數合,降謫下生,為其作子,才辯明慧,人中尊貴。

  經功,豈但能伏諸邪哉?若人因孤苦無子,為求嗣息,如經中尊重經典之法持念此經,上帝即勑天曹,明檢查丹書仙籍,九品之內,四果仙人,運應輪轉,數合臨世,降謫下生,為其作子。與無嗣誦經之人為子,多才善辯,聰明智慧,得人中尊貴之果。

  求,祈祝禱神以求也。或令人,或自求。有無子息,命繫於天,若不可求。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不可不求,況人資血氣以生,凡有血氣者,皆可生育。或虧損陰德,獲罪于天;或陽差陰錯,命犯孤寡;或胎中虛偏,或欲怒自傷,因而無子。人定回天,至誠感格,無不有子,故嗣息可求。

  嗣息,繼續曰嗣。或雲,嗣,系也,繼祖宗之統續,如系相接也。又雲,嗣,司也,司傳家之業,繼口鑽冊也。息子以繼先,如人之喘息呼吸,相繼不絕也。且人之真息,生死之根,息住不絕氣。有子不絕祀,故雲息。太抵息,自心也。有子萬事足,可以少息此心。故曰息。三教聖人皆有子。人何不知子息之重?

  如法尊重,是重經。或雲,自己尊重者,非也。

  天曹,造命掌仙籍者也。

  九品,上三乘、中三、下三,共九品也。釋經雲:九品蓮花為父母。佛、菩薩、圓覺、聲聞、阿羅漢、四禪、亦是九品。

  四果仙人,須陀洹、斯陀含、阿羅漢、阿那含,降謫下生,仙佛以生人間為下凡,故曰降謫。

  才,才藝出眾。

  辯,口辯超羣。

  明無不照。

  慧無不悟。

  人中尊貴,非即為君、為相、為師,有德有道,為完人肖子,則尊莫尊乎道,貴莫貴乎德,天子不得而臣,諸侯不得而友,參贊位育,裁成輔相,萬代贍仰,三界推尊。故曰人中尊貴。

  如法尊重,持誦此經,或自己、或令人求嗣,雖有明效,不可計日指望,惟知尊經,首罪謝過,終始如一,對此經如見玉帝,至誠敬此法寶,則靈章神功,默運造化,回天易命,嗣息自有。世間功臣,猶得廕子。太善人信真經、轉法輪,為天地之功臣,寧不克昌厥后乎?若尊重此經,而嗣息不建,必其誠有未至,終始不能如法耳。世人勉之、慎之,自驗經之神效。

  功德品續二十四章

  若婦人臨難之月,如法持念是此真經,即得母子平安,生福德男女,人所愛敬。

  經法神功,豈但可以廣嗣續哉。若婦人生產臨難之月,如法持念是此真經,即得母子早分,平安無事,生福相有德之男女,人所愛親而敬重。

  女子已嫁夫家,則稱婦人。

  臨難之月,當生產之際,性命所關,與死為鄰,故曰臨難。

  如法持念真經。或未生產時,自己齋虔念經,或生產令人念經,即得母子平安,該生產之侯,無有留難,即時降生,母無損傷,子亦順利,平坦安康,兩有所益。

  福,富貴康壽吉相之人。

  德,聖賢忠義、孝友、有德之人。

  男女,或男或女,皆有福德。

  人所愛敬,可親而不可狎,可近而不可玩,人樂就之、稱之、羨之,如是曰愛。然望之而畏心生,即之而怠心息,不言而信,不動而敬,是曰敬。

  解疑:

  男為人所愛敬,可也。女如何為人愛敬?若福相全,德行好,不啼不戲,端重寡言,少動不嬉笑,少而老成,長而嚴潔,老死不變,人皆愛之如親戚,敬之如尊長。愛非有狎心,羨其福德,世之罕有也。

  攷證:

  母子平安。《詩經生民之章》贊姜嫄生后稷曰:首生如撻,無災無害。姜嫄有德,故首生如羊子之易,不災害,母安子亦安。

  釋經雲:母子早離身。

  道經雲:臨盆有慶,坐草無虞。

  誦經功德,其應如響。

  今《皇經》盛行世間,誦者亦有。婦人生產,或半產不及月,或災害,或危亡,或鬼胎,或妖異,或刑克,母子平安者固多,不能兩全;或兩不利者亦有。或以為誦經未必有益,不知正法難遇。世人或不知此經尊重、此經利益,不聞其名者有之;聞名不知重者有之。或虛敬而不持誦,或持誦而始動終怠;或脫落混淆,或怠污顛倒,字誤句差,解會失當,雖有懺謝之文,難得全經之利。皆人自誤,不遇經功,遂以為誦經無益,是為謗法。嗚呼,正法宜行,親恩難報。救難利生,學道者之急務也。若教化世人,敬誦此經,則母子安、產難免,生善男善女,世間皆福德相,正道永流傳矣。功德最大。觀經者勉之。

  皇經集注卷之六竟

  皇經集注卷七

  嗣漢五十代天師大真人張國祥校

  狀元方外隱江西吉水羅洪先閱

  山東濟南小兆臣周玄貞集

  功德品續二十五章

  若為求官進職,爵祿亨達,貴遇人君,如法持念是此真經,即得職務遷轉,子孫榮貴,世世不絕。

  玉經之利,豈但有益生產哉?若為求官進職,使爵祿亨達,貴遇人君,如法持念是此真經,即得職司事務,升遷轉進,子孫榮貴,世世不絕。

  求官,無官而求得官。

  進職。進,升進也。職位微小,營求遷轉升進高位美職。

  爵,命官為爵。

  祿,俸給曰祿。

  亨,亨嘉逸樂,貞吉悅利。

  達,稱意遂心,謀望通達。

  貴遇人君。出常曰貴,爵祿亨達,且得君行政,受人主之知遇。君臣相遇,自古為難。貴而遇人君,則臣不虛貴,方為可達。一雲,遇明君智主也。

  是此,文非重,句法宜云爾。

  職務,職有官守、職事,各有所司,故曰職。務,政務也。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1 23:3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