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徧游于一切白玉京中,

  徧游周曆一切世界大天宮白玉京也。

  普現于十方黃金闕內。

  普徧廣現于十方一切大天宮黃金闕也。

  定而能應,去來自在以無拘;

  大定而能順應。或去或來,妙用自然,得大自在,未嘗拘拘。去來伸屈,翕散始終皆然。

  合而可分,變化圓通而莫測。

  翕合而可殊分,神變妙化,圓活大通,活潑潑地,莫可測度,變化圓通。即佛雲信手拈來,無不是道,儒家雲左右逢源也。

  演清凈解脫之道,

  演說真清真浄,大解悟超脫之道。

  濟沉迷憂苦之徒。

  濟度沉淪迷惑憂悲業苦之徒。

  自然而然,非識可識。

  帝妙化自然,非人間識性可測識者。或以可識識字作志字看,非是。或作解識看,亦不是。

  大悲大願,大聖大慈,現清凈自然之身,玉皇大天尊。

  此號贊玉帝聖德之純。

  至心皈命禮

  昔為王嗣,苦見音現玄功。

  昔劫初為光嚴二嗣,苦見無量玄深功化。

  三千余劫之修行,有如一日;

  三千二百劫修真行道如一日。

  億萬生靈之拯度,廣及十方。

  拯拔濟度億萬生靈,廣及十方一切世界。

  雖法身由胎臟之胚腪,諒聖體由道原之變化。

  玉帝顯化,生自聖母,法身聖體,雖由胎胞臟神之胚基腪生。腪音運,形化之意。諒此聖體,寔大道宗原之變化生成也。

  不壞不滅,杳亡杳存。

  終不壞,永不滅。杳若亡,寔妙有;杳若存,卻虛無。

  大悲大願,大聖大慈,現神明堅固不壞,真空無上法身,玉皇大天尊。

  此號贊玉帝聖果至真常住也。

  長跪懺悔

  長跪,俯伏地上,按誠盡恭。或雲屈膝時久為長跪,非也。懺,自陳己過,願永滅此惡;悔,懊恨前非,願自改圖,即罪人自首也。

  臣等自從無始劫,

  臣等,看誦經者,率同善人而言。自從無始劫數以來,無始劫,世數無窮,不可知其本始也。

  無明煩惱復真心,

  人性本明,因事物動心,自己遮蔽,不能反觀內照,起了妄念,故曰無明煩惱。因無明心起,煩亂恨惱,傾喪善心,故曰復真心。真心常在,雖無喪失,因無明煩惱,遂昏暗蔽錮,如物被複蒙不見也。去了,自露本真。

  常行殺盜與邪淫,

  常行,不但專行殺生偷盜邪淫的事。凡有殺心、盜念、淫亂之思,不能斷盡意識,是常行惡事了。此身三惡業也。

  兩舌妄言並綺音倚語,

  或常搬說是非,兩頭弄舌;或無根造端,而妄說言辭;或萎菲售奸,文飾說詞,巧言亂聽,而為綺語,不據實論。

  誹謗大乘真正教,

  或不聞大道,謬言毀論,誹誦儒、道、釋大乘正教。

  斗亂親朋離間人。

  斗不是相毆,或妄言鼓人爭心,亂親朋情分,離間阻隔人家和氣。此上三句皆口四惡業也。

  貪嗔癡暗縱三心,

  或欲得無厭,貪求不已,忿怨懊惱,嗔恨不休。或迷惑泥執,癡滯不改。貪、嗔、癡暗縱三心,有以暗字作一病,過去、見在、未來言三心,皆非是。

  喜怒愛惡增七慢。

  劉朗然雲:遂意生歡喜,感觸生忿怒,投中生溺愛,違意而僧惡,連上三心共增為七慢。一慕浮華,不求大道,為狂慢;二恣肆惡念,不信罪福,為悖慢;三沉迷幻妄,不皈正法,為褻慢;四樂縱凡情,不親正人,為傲慢;五匿怨妬橫,不畏法典,為怠慢;六縱情恣欲,不保身體,為惰慢;七厭惡不輟,不登善地,不敬神明,為侮慢。或以喜、怒、哀、懼、愛、惡、欲七情為七慢,皆由喜怒愛惡而增貪嗔癡三心,不可入七慢中。此說不可從,依劉朗然說為是,觀者詳之。

  歷劫罪根難記憶,

  歷來劫數所造惡業罪根,難以考記憶想。

  多生業垢莫能量。

  多生世世愆業,歷垢污染,莫能稱量,不知多少。

  皈依上聖大慈悲,

  皈至誠,永久歸向也。依因依仰、賴仗上聖大慈悲心力,默佑永滅罪過。悲或作尊字,太拘了。

  發露真心伸懺悔。

  發露真實善心,仰伸懺罪悔過誠意。

  萬劫千生諸罪垢,

  萬劫千生,略舉數而言歷來諸罪業垢污之孽。

  願從懺悔悉消除。

  願從懺悔之後,永不造業,夙愆盡消散除去凈。

  將此身心奉上真,

  將此見具身心永皈奉祇承上聖至真。

  惟願罪根悉原宥。

  惟願歷來罪根,悉蒙聖真原無知情由,盡為赦宥。

  至心發願

  以至誠心發大誓願。

  願眼常睹玉毫相,

  願眼中常睹見聖真白玉毫光妙相,儼然如在。

  願耳常聞說法聲,

  願耳中常聞聖真說法妙聲,一誠之動有真聞。

  願鼻常嗅眾妙香,

  願鼻中常嗅聞聖真法身眾妙真香,得洽梵氣。

  願舌常贊無上道,

  願舌常贊無上妙道,非聖真之法言不敢言。

  願身不染邪淫穢,

  願生生身清,不染邪淫穢惡,非聖真之法行不敢行。

  願意常存正信心。

  願我心意常存至正誠信之念,永無邪妄欺覬之私。

  發願上報四重恩,

  天地蓋載,日月照臨,皇王水土,父母生身,為四重恩。

  發願下濟三塗苦,

  願濟色累天塗,愛累地塗,貪累水塗,心、神、形,三重苦。

  廣運慈悲憐一切,

  願廣運我本等慈悲,憐恤一切。一雲,願帝運慈悲。

  廣行方便度眾生。

  願作如是功德,廣行大方便,化度世間一切眾生。

  仰惟玉帝大慈悲,

  解見前。

  加護願心悉成就。

  玉帝加護,使我願心、一切皆得如意,悉能成就。

  發願已竟,

  完也。

  皈依三寶。

  道經師。

  玄蘊咒

  重玄秘蘊,大梵仙咒。

  大哉元始,

  大哉,大不可量。元始,解見后。

  無量度人。

  解見前。

  演清凈教,

  解見后。

  登引天真。

  登進接引天真。一雲升座接引,太拘。

  玄座說法,

  道身常住,光徹十方,座非凡座,凌虛御極。空浮轉法,是玄座說法。

  寂然無聲。

  玄玄漠漠,寂然無聲。

  玉帝放光,

  解見后。

  喜慶難言。

  喜慶難以言語形容。

  是為心傳,

  是此真經,迺教主至聖傳心要典。

  亦曰天根。

  此經為天道之玄根,非言地雷復也。

  大圓滿咒,

  解見后。

  瑤章洞文,

  碧瑤天章,大洞靈文。

  集以成書,

  集元始之秘言,諸真之請明,以成玉帝之經書。

  敷落神真。

  敷布落普神真,以流聖教,語落典章即此意。

  臣今東向誦,

  東向坐誦此經。

  願與天齊並,

  願齊天永遠真誦此經。

  存亡俱證果,

  存亡悉證道果。

  永度愛河津。

  永出愛河。眾生恩愛最難割,真苦惱之津,誦經令一切永度愛河。

  注想尊容,

  想玉帝尊容。

  稱揚寶號,

  稱玉帝寶號。

  至心皈命禮太上

  注見前。

  彌羅無上天,

  太虛最上玄沖,彌羅無極,至上之天。

  妙有玄真境,

  玉帝天宮,有玄象瑞光,非凡象幻假。永不壞,微難窮,雲妙有玄真境。

  渺渺紫金闕,

  渺渺紫金瑞光玄相之金闕。

  太微玉清宮。

  太微,非日月天太微垣,迺太上玄微玉清宮,玉帝所居之宮。玄瑞紫炁,金光四十億萬里,巍巍如如,永不毀淪,絕無塵染,諸天不能及,故雲太微玉清宮。

  無極無上聖,

  道高無極,位尊無上,至德大聖。

  廓落髮光明。

  恢廓無際,碧落重玄,發最大無量光明。

  寂寂浩無宗,

  雖著大光明,沖漠難窮,默默無聲,寂寂不可識,浩浩然無有根宗。

  玄范總十方。

  道體法身,巍巍蕩蕩,為神明之宗,萬天之主,浩劫聖祖,是玄范總統十方。

  湛寂真常道,

  湛然寂然,常清常定,真常不易之大道。

  恢漠大神通。

  恢恢無量,漠漠無朕,最大神通。

  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

  玉皇非一天之尊,萬天之主,三教之宗,最上無極大天尊,玄虛蒼穹高上帝。念此十句聖語,當一句一拜。如不能逐句拜,先一拜,將語全念。后九拜,只念玉皇大天尊玄穹高上帝亦可。禮完,端坐誦經。

  大元帥馬靈官雲:此經法中王,神人鬼物,無往不利。世間或男或女,不拘貧賤富貴、不識字者,但能敬此經,聞此經,女轉成男,人得福壽。或印造施捨,或勸人持誦,功德無量。但要至誠,不可希望疑怠。此經所在,諸神護之。人聽吾言,神亦永佑。勉之,勿負良緣。

  皇經集注卷之一竟

  皇經註解卷之二

  文昌開化帝君張校

  純陽警化帝君呂閱

  長春輔化真君丘編

  雷霆大元帥鄧天君訂証

  皇經集注目錄

  本經三卷 一萬二千三十六字。

  上卷  中卷  下卷

  五品

  清微天宮神通品第一 繫上卷。

  太上大光明圓滿大神咒品第二

  玉皇功德品第三 俱中卷。

  天真護持品第四

  報應神驗品第五 俱下卷。

  本經集注十捲 十萬餘言。

  首卷 諸真序、前序;附攷義、管見序。

  二卷 三卷 四卷 俱上卷注。

  五卷 六卷 七卷 俱中卷注。

  八卷 九卷 十捲 俱下卷注。

  高上玉皇本行集經卷上

  清微天宮神通品第一

  祖天師雲:清微天宮,超絕三界,塵染悉凈,虛玄明妙,微不可窮。居三清境,是大天宮,玉帝居也。元始演經,御此妙界,至聖妙用,運化無方,不可測識。經演此義,為最上品,非神智妙慧不能明了,故曰神通品第一。愚按古義雲:妙化不測之謂神,周貫無遺之謂通。迺五品之冠,三巷之宗。丹台契此,全經可曉。

  神通品一章

  爾時,元始天尊

  爾時,者,無極分景之初,太玄開化之始,萬聖良緣妙際,此經將演之時也。元,大也,首也。始,初也。萬聖闡化,肇端于元始。故曰元始天尊。

  在清微天中

  清微天,解見前。

  玉京金闕

  紫清白真人雲:玉帝所居,白玉為京,黃金為闕,非世金玉,神通妙化,碧天瓊琅,莊嚴官城。故曰玉京金闕。

  七寶玄苑

  白真人雲:七寶者,碧玉、瑤階、琉璃宮、虯文壁、白玉城、丹闕、金色徹照光,迺號七寶。一雲玻瓈、水晶、珍珠、瑪瑙、珊瑚、琥珀、碑磲。玄苑,重玄秘苑也。

  玉皇宮殿,升光明座,

  張子房雲:元始時臨御玉皇殿,升大光明玄聖之寶座。

  與無鞅數眾,宣說靈寶清凈真一不二法門。

  子房雲:元始登座,無量真聖來集,故曰與無鞅數眾,宣明玄靈妙寶,清凈無染,至真玄一秘妙,無間無雜,不二之法門。十方集說雲:人之元神,性命之宗。是大天尊,清微天界,身固有之。玉京金闕,七寶莊嚴,人人本具,而性命陰陽神氣精又身之七寶。則琅庭玄苑,天人一致。天君泰然,則玉皇光明之座可升,百體從令,凝神會道,即天尊御座,與無鞅真宣靈寶清凈真一不二之法門也。然道無形跡,了悟明徹,秘臻妙境,若大路然,入之有自矣。故曰法門。

  神通品二章

  是時

  是元始升座之時。

  玉皇尊帝

  尊帝,其崇無比,故云然。

  與諸天真、飛天大聖、無極神王、靈童玉女九千萬人清齋建節,侍在側焉。

  子房雲:與,同也。諸,眾也。玉帝同眾天仙真人妙運助化,升度神通,飛天之大聖、三千大界、無量之外諸天地無極方之神王,少陽梵氣、應感侍啟之靈童,少陰梵氣、宣化傳奏之玉女,大計九千萬之神人。不露神光,歸真元始,清齋持建寶節,侍列于元始光明座之傍。天猷副元帥雲:人身有真主元神,靈通不拘。亦有飛天大聖,神氣扶衛一身。無間隙處,亦有無極神王,少陽之玄光,少陰之靈運,亦有靈童玉女。心同於道,則陽剛大數,亦雲九千萬,身神朝元。清齋,無貳爾心;建節,身無惰儀。管見雲:人與天地一般,當清明不雜。元神御極之時,果如顏子之心齋,如法家之持幢,唱恭無二,則從令天君而道得矣。

  神通品三章

  於是

  於是,就此際會也。

  玉帝知時欲至,即于會前,舉六通力,放大光明,遍照諸天無極梵剎,一切境界皆大震動,十方無極一切世界,俱同瑠璃玻瓈,無有隔礙。

  梓童雲:玉帝知道開玄光,文明將啟,演法傳經之時欲至,即于盛會前,彰舉六通之法力,放普照最大之光明,遍照無量天,無窮極諸天帝神真所居之玄梵官剎、一切神御之境界,皆大震驚而竦動。盡十方無極量一切仙佛之世界,俱同瑠璃玻瓈之寶,光明瑩徹,盡照畢見,無有間隔滯礙不見之處。張紫陽雲:六通,視通、聽通、神觸通、神會通、夙神通、預照通,即佛家所謂天眼等六通也。梵剎,仙帝神居,妙麗天上,不依階塵,未嘗毀壞,巍然不拔,凡目難見,故曰梵剎。一切境界,各神所居之境。其境之界,一切世界,不止人間諸界,天境亦謂之世。瑠璃雖有形光,而乘物畢見;玻瓈之寶,無有漏脫,而物無不見。玉帝光明,射盡諸界,幽合悉輝,豈有隔礙。以如字言者,恐人不省,故比喻而論耳。管見雲:人性光明,本無不通,以元神失主,故有隔礙。或聞不見,或見不聞,或知不言,或言不知,或蔽人己,或惑先後,玆不能六通也。若了徹性命,元神時御,則普照天人,表裡洞觸。紫府丹台,黃庭玄界,身神故址,本有天垣,皆光耀見輝,無有遮滯,盡被光明,豈非玻瓈瑠璃之載物無隱障耶?雖然,道固本明,明之非易,未知不可強,已知不可惑。不先不后,了悟實難。人能如玉帝,觀時至而顯光,復日新而常泰,則大光明終不晦,道其永彰矣。

  神通品四章

  十方聖眾,並乘五色瓊輪、琅輿碧輦九色玄龍、十絕羽蓋。

  雷祖雲:十方,四正四隅及上下也。聖眾,十方真聖神眾也。睹玉帝所放光明,並皆乘駕五釆文色瓊玉之輪,琅秀華輿,蒼碧寶筆,九色華光玄龍,十絕無倫之羽蓋。白玉蟾雲:五色,青黃赤白黑也。輪,車之兩輪。輿,車也。筆,帝王車駕之總名。九色,青色、赤色、黃色、白色、黑色、紫色、碧色、太玄色、金光明色。玄龍,有龍光象,不見形骸。十絕,十極所無,神奇絕倫,靈鳳祥鸞之羽蓋。道經雲:羽蓋,即高柄羽扇。一雲神仙帝真輦行時,有瑞羽法節以為之蓋。后說尤妙。管見雲:人秉五行金木水火土之元靈,各有法寶,仙真道成,諸寶擁隨法駕。人能默朝上帝,效法于天,身中神集,正氣呈秀。瓊玉輪、琅玗真、碧寶筆、九氣靈色玄化之神龍、十絕無儔之羽蓋,昔在一身中矣,豈獨天地神聖有哉?噫,惟真得者知之。

  神通品五章

  麟舞鳳唱,肅歌噹噹,靈妃散花,金童揚煙,贊詠洞章,浮空而來。

  虛靜天師雲:聖眾駕行,有麒麟導舞,鳴鳳和唱,嘯聲和雅,其歌嗈嗈。天靈妃御,散布瓊花;隨侍金童,輝揚祥煙,贊唱歌詠玄洞寶章,同護神駕,浮凌虛空,而來帝京。十方人雲:神帝行駕,有靈童、釆女歌隨,麟舞鳳唱,侍衛童女舞唱,效麟法鳳也。故曰:嘯歌嗈嗈。此說太鑿。神駕行有麟鳳,即今帝乘御看馬之類。況道經有雲:天帝行時,龍翔鳳舞。蓋天上太和仙景,自有此意。又雲,龍豹長嘯于山林,則嗈嗈嘯歌。為真麟鳳無疑。不然,舜帝作樂於岐山,何為鳳凰儀而百獸舞耶?觀經味此,當從前說。管見雲:人能修道,默順帝則,禮元皇,身中太和,天籟鳴唱,玄脈安適,雅如麒麟之舞,鸞鳳之鳴,嗈嗈可樂。陽精煥彩,陰華呈露,恍見靈妃散花,金童揚煙,秘樂玄韻,即天人贊詠洞章,對越元神。如憑虛御風,是亦聖眾浮空來帝闕也。此人人之同具,惟有志者驗焉。

  神通品六章

  是時梵天一切金仙、大乘菩薩、四眾八部,承斯光照,皆乘金碧飛雲玉輿,九霞流景,慶霄四會,三辰吐芳,飛香八湊,旋繞道前。雨眾妙花,如雲而下,遍復會前。

  子房雲:此時諸梵天,一切大覺金仙、了悟大乘正道之大士、天神魔鬼之四眾、天龍八部,承此光明之照,皆乘金光碧色飛雲寶玉輦輿,所被九霞之服,流散妙景,以慶吉之霄。四眾集會,日月星三辰為之吐芳秀,散飛異香,八埏環奏,眾聖呈此秘妙,旋繞周折于大道之前,雨降奇妙天花,如眾雲之垂下,遍覆蓋盛會之前。麻姑雲:梵天,最上寶林瓊宮,凡世未見,隱妙莫窮。故曰梵天。金仙,金剛不壞之仙。大乘菩薩,若觀音大士等。四眾,仙眾、將眾、男神、女神也。或亦分天神魔鬼,俱通。若雲道俗僧尼,非也。蓋天上凡身難至,故不言此四眾。八部,神部、將部、天人天丁部、金剛部、龍王部、夜光女使部、修羅部、夜叉部也。九霞,碧霞、彩霞、紫霞、丹霞、雲霞、煙霞、瑞光霞、景輝霞、普運寶霞。九色玄光,流此異景,蓋衣之光。亦雲神之隨形妙好,不專在衣被也。慶霄,雲佳辰,亦雲慶覲神霄也。四會,天良會、神吉會、時際會、緣湊會也。不專言四眾之會也。旋繞道前,飛香八湊之旋繞,亦雲聖眾旋繞也。如雲而下,遍復會前,妙花如雲之下,盡復會前。或專言聖眾如雲而下,太鑿。管見雲:人身之神甚多,元神弗御則眾神不呈靈。惟修真之士,默朝真主,萬神恭謁,靈府玄光,諸奇百妙,一一湊顯。元神會前,諸禎列瑞,如祥雲遍復,我與天上不二矣。

  神通品七章

  是時帝光遍照諸天,下燭十方無極世界,同玄都境。凡彼人間,上近九天,通接交連,至親至邇。凡彼下方無極世界,山陵坡坂,溝澗溪谷,緬平如掌。六合至邇,三境非遼。天寶台殿,星羅人間。瓊瑰羅列,朗耀雲衢。七寶欄循,以界道路。玉樹仙花,蒨燦珠寶,景秀丹田,芝草綿復。

  天真皇人雲:是時玉帝之光,自此世界三十六天遍照及三千大界之諸天,下照燭盡十方無極量之世界,俱皆光明,同於玉帝所居玄都境界。凡彼各法界人世間,承此光照,無有隔礙,上近於九陽妙化之天。天地人間,通明相接,交互合連,極其親近。凡彼各下方無極世界,高大山陵,崎嶇坡坂,污下之溝澗溪谷,緬然平正,如人手掌。盡上下四方之六合,聯屬至近,三清境界,亦非遼遠。天上珍寶之台閣殿宇,如星辰明密,羅佈於人間,瓊瑤瑰玉,張羅陳列,朗然光耀于雲空衢路。七寶妙成之欄循,以分界道路。玉枝寶樹,仙瑞奇花,蒨燦珠珍之寶,妙景秀輝。丹田瑞芝靈草,綿結復蔭。石杏林考義雲:人王之居曰京都,玉帝之居,妙冠諸天,世所難見,故曰玄都。平時天清地濁,神靈人愚,若不連接,非親邇也。帝光照徹,神機妙聯,故上下連,神人親近也。九天,九上界三十六天,非止九也。山舉高大者而言。陵,丘大阜也。坡,地之失平者。坂,山嶺之崎嶇者也。深長曰溝。山夾水曰澗。水之流注處曰溪。山之大虛曰谷。緬,坦平也。地有山水谷澗,本不平也。帝光復照,妙意融溢,故盡各世界之地皆平。瓊,美石。瑰,玉類也。紛然並陳曰羅列。雲衢,天端之路。橫曰欄,豎曰楯,即世之排攔也。蒨,華光之顯輝者。珠寶,珠寶之實。丹田,玄都丹陛之田耳。管見雲:人身有天地,陰陽之元秘不交,則上下間隔遼異。若元神御光,天輝煥發,則地天泰、上下融,高下曲轉,並親邇妙合矣。身中本有之寶,妙顯神映,與天上何殊?丹田御神之地,奇景秀見,靈孕神芝,綿復呈瑞已,欄楯仙花,何待遠求。

  神通品八章

  時彼下方,皆見諸天鈞天妙樂,隨光旋轉,自然振響。又復皆見鸞嘯鳳唱,飛嗚應節,龍戲麟盤,翔舞天端,諸天寶花,零亂散落,徧滿道路。是時凡聖駭異,幽暗開光,天人悅慶,踴躍懽忻。凡夫學士,盡得飛升,仰觀劫仞寶台,俯眄紫雲彌羅。是諸世界,一切人民,成臻道炁;白首面皺,皆得化度;紺發朱顏,少壯幼稚,轉增形容,光澤美好,苦惱痊平,普蒙解脫,安樂快然。天下歌謠,欣國太平。

  長生大帝雲:當彼帝光遍照之時,各世界下方人民,皆見各天鈞天上秘之妙樂,隨帝光旋轉繞動,自然聲振而音響。又復盡見瑞鸞歌嘯,靈鳳和唱,飛動聲嗚,悉應節奏,玄龍舞戲,祥麟旋盤,翱翔舞動于天端。諸天上珍寶之花,紛零飄亂,布散降落,周遍充滿於諸界道路。此時凡夫聖人,皆震駭驚異,幽隱黑暗,盡開光明。天神民人,並皆豫悅喜慶,踴躍鼓舞,懽暢忻樂。無知凡夫、學道士人,皆得神遊玉京,飛升天上,仰觀劫仞高隆諸寶之台,俯眄紫雲復映彌羅之界。是諸世界,一切諸人兆民,咸皆臻於道炁妙化之域。白頭皺面之老,盡得化度為紺黑之發,紅朱之顏。少年壯夫,幼小童稚,轉增加華麗,形容光輝,潤澤粹美奇好。眾苦諸惱,痊泰安平。普三千大界老幼,盡蒙悟解超脫,安逸喜樂,心意快然。各天下皆謳歌誦謠,欣樂國運之太平。雷門使者雲:鈞天妙樂,金為八音之首。上梵玄韻,不毀之金元。諸韻諧和,無亂無毀,聲律之宗。一雲,不調自勻,世所希聞,故曰鈞天。又雲,大造為洪鈞,道化妙運,自然太和,天樂之妙,是大造之化,故曰鈞天。踴躍懽忻,手舞足蹈而喜也。八尺曰仞。天之寶台,歷眾劫難毀,非可磨消者,故曰劫仞。仰觀,舉目觀。俯眄,低首顧視也。紫雲彌羅,黃老寶境,非俯視者對寶台言,若有俯仰之義。紺,深青揚赤色。紺發,即今言綠鬢。管見雲:人有陰陽,身分上下,上炁常清,下氣常濁。惟氣問而不和,則上、妙不見不聞,而衰損弱虛,遂乘以息。人既符大道,會元秘,輝妙景,則真聞秘音,真見玄化,鈞天雅奏、麟鳳龍鸞,悉顯奇矣。瓊花飄瑞,周徹美觀,陰陽氣承佳郁,神若驚駭。一切幽合光明,上下和暢,即天人之踴躍懽忻矣。陰消復,妙意升玄,是凡夫學士盡升也。上瞻碧寶之台,俯顧通玄之境,國富民安,氣和神泰,衰者壯,平者泰,不足者有餘,易筋換髓,終保太和,周身順熙,快此妙化。非老者返少,少壯增好,天下歌謠,欣國太平之義哉。吁,此實理也。達者味焉。

  神通品九章

  當爾之時,神風遐著,萬炁揚津,天震地裂,枯骨更生,沉屍飛魄,皆得復形。酆都鐵圍,長夜九幽,即時破壞,地獄苦魂,化生諸天,三惡道苦,一時解脫。時諸罪眾,以斯光力,得生十方諸大天宮。

  魏伯陽雲:當天下歌欣太平時,帝德神風,遐遠鼓著,妙有萬炁,揚太和津。干發生機,陽剛行健,天震玄輿;坤開成運,陰柔效順,地裂靈幽。已枯之骨,更復回生,沉滯之屍,渙飛之魄,皆得復形,無拘無散。冥府酆都,大鐵圍山,大鐵圍城,冥冥長復,九幽黑獄,即時破壞,無復暗蔽獄禁。諸地獄中,受苦幽魂,俱化生諸天。地獄、餓鬼、畜生,三惡道苦,一時解脫,業冤永除。時諸亡獄,受苦罪眾,以斯玉帝玄瑞,道光燭照之力,得生十方世界,玄霄之上,沖漠之表,諸大天官。愚按:鼓萬物者,莫疾乎風。帝化玄通,神神無盡,遍徹法界。蒙受者,不識不知,故曰神風。一氣有景色,無實形,奚雲揚津?炁之所通,帝德默運,太和洋溢,浹洽津濡,故曰揚津。一天震,非言雷,陽德亨也。出乎震以施生。一地裂,非崩裂,地道卑而上行,陰定陽復,露成育之妙,不閉塞,而地藏發泄,故雲裂。一桔骨更生,非杇骨再起,心死形稿者。悟道知真,回陽換骨,人中之仙,枯骨再生也。一魄在人身,樂人死,享祭祀,生不明道,塵識染累,神離形死,魂消魄散。或自執,或墮罪獄,渙飛魄精,幻變漂淪,惡孽飛魄。復形,魂靈魄聚,不致漂沉,驚禁罪苦、一切冥業。一酆都鐵圍,嚴固難開,悉由罪魂自障蔽。帝光玄照,一燭罪滅。不見天日,長夜九幽之獄,悉開光明;酆都鐵圍,即時摧壞破盡,獄苦罪眾,得生天上。三惡道苦,亦即解脫。彼時承光罪眾,仗此道力,生十方大天官。夫人之生,神具形全,肖形天地;陰陽五行,性無不備。本太和貫徹,清浄無染,至知誘物化,認假為真,塵勞染著,攀援妄想,一有執恃,牢不可破,欺蔽日久,無復開明,喜怒憂思悲恐驚情,倏臨驟懼,心無定見,忙忙不止,私慾苦心累身,語之不省,即沉屍飛魄,酆都鐵圍,黑獄幽閉也。若絕欲忘私,使天君泰然,沖和澄徹,鼓巽風,周太和,全浩然,洽道脈,即神風遐著,萬炁揚津,陽施陰受,交泰回陽,消無量之苦,除不盡之塵,破歷劫之迷執,脫暗昧之業趣。即天震地裂,枯骨更生,沉屍飛魄復形,酆都鐵圍九幽即時破壞也。陰消陽長,欲盡理還,易濁為清,精氣化神。脫五苦而融五氣,默朝元官;浄三業而證三元,上登紫府。即地獄苦魂,化生諸天,三惡道苦,一時解脫,罪眾時承光力,得生諸天宮也。生世間者,思之寶之。

  神通品十章

  爾時,玉帝即分其身,徧于諸大天宮,令諸天宮自然化現,白玉為京,黃金為闕,七寶玄苑大光明殿具光明座,幢節旛蓋,異寶奇花,徧布是處。爾時,玉帝即以所分之身,徧於是處,白玉京中、黃金闕內,七寶玄苑大光明殿光明座上,普為十方演說清凈解脫之道。

  鍾離帝君雲:彼放大光明時,玉帝即分化法身,遍及於眾大天宮,令各天宮自然化現。白玉京城,黃金闕庭,七寶莊嚴玄苑,皆如玉帝所居。大光明玄殿,備具大光明寶座,玄揮法幢,節旛華蓋,珍異妙寶,奇麗天花,遍布滿各大天宮之處。爾時,玉帝即以妙分之身遍在各大天宮,神化玉京金闕玄苑之中,御大光明殿,升光明座上,諸神座俱有光。元始玉帝演法寶座,其光尤妙,至大莫量,最神難言,妙勝佛家法王座。故帝化身升此座上,遍為十方世界演說其真清真凈、悟解超脫之道。演,演明、陳其義也。管見雲:人之元神,靈通不拘,無所不到,本同玉帝之妙化;紫府丹台,本同天上之神宮;瑞芝靈藥,本同天上之寶花。人惟牽於世利,元神失主,遂不能周流徹貫,觸處呈靈,喪我清靜之真,不得解脫之道。若保真合道,默禮神王,則靈運普通,周身遍滿,即玉帝分身遍諸天宮。凡身達妙,至寶呈奇,珠樓、寶殿、瓊宮、瑤台,即天上金玉京闕七寶玄苑也。神宮丹台,即光明殿光明座也。氣和脈暢,光動霞揚,即幢節旛蓋。神芝之秀,又同天上奇花也。元神御,宰丹台,敷靈顯秘,即玉帝以分身遍各天宮,同時登座說法也。吾之真性,歷劫不壞,無二無雜,無拘無間,本清靜不染,脫落自然,大明不昧也。能神御敷靈,則遍一身皆玄化。周三千無拘我,明了因緣,不昧實際,表裡瑩徹,窮神達化,即玉帝演解講明清靜解脫之道,教化各世界也。達者味之,自識此義。

  神通品十一章

  時化玉帝,各以無量天真大聖、妙行真人、靈妃玉女侍列左右。是諸玉女,顏容妹妙,端麗奇特。天珍異寶,莊嚴身相,言音清徹,眾所樂聞。是諸玉女,其身復出微妙解脫自然之香,是香芬馥,周徧諸天極妙樂土及諸大地一切福處。

  王母雲:爾時,遍諸天宮化身玉帝,各以無盡量天上諸真神通大聖、靈運變化、妙行莊嚴之真人、靈通仙妃、護聖玉女,侍立分列於左右。此眾玉女,顏面形容,姝美奇妙,端正華麗,神奇特邁,天珍神異之寶,莊嚴身之形相,言語音聲,清明通徹,大眾所樂聽聞。是眾玉女,其身邊複發出玄微神妙、大解脫自然之馨香,此香芬芳郁馥,周遍充滿於眾天宮、極神妙快樂之凈土,並遍及眾大地世界一切福會之處。考義雲:妙行者,人有諸善,不假強為,功德不窮,本于自然而成真人,則神通莫量,故曰妙行。靈妃玉女,陰梵妙氣變化之神,拱衛帝真,凡天上神女皆如是稱。無欲無累,與魔女不同。德功俱備,貴美尊靈,純潔永無間雜,故曰靈妃玉女。非專言帝后。是諸玉女,是此也。顏容姝妙,姝,美也。端,庄正也。麗,華澤也。奇,神妙罕見。特,超絕眾美,世無比倫也。天寶莊嚴身相,天上妃女,玄光神化,妙寶莊嚴,其體其容,世所未見。言音清徹,言,言語。音,音聲。清,聲語分明。徹,通遍周聞也。微妙解脫自然之香:妃女了悟,得大解脫,玄機難窮,神妙莫量,不待造作,自然馨香。且不知其香從何而生,故曰微妙。是香芬馥,芬,香美氣布揚也。馥,郁然馨香盛著也。周遍諸天極妙樂土,周,悉及也。遍,廣被也。極,甚也。各大天宮,侍衛玉帝化身之玉女,香不止及一處,皆遍及各世界諸天,甚妙無苦樂土。大地,盡山河世界而言。福處,有世界則有生成,故曰福處。或雲恭敬精信,然後得聞異香,各世界承玉帝光,皆生信心,得遇靈妃玉女妙香,故曰福處。此亦通。

  六道一切眾生,聞是香者,普蒙開度。所謂天道、人道、魔道、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若諸天道,ㄧ切天人,或有能聞是此香者,五衰四相,永得消除,轉增天福。若諸人道,王臣、兆庶,或有能聞是此香者,即得人天長壽之樂,身或滅度,乃得脫殼屍解之道。若諸魔道,一切諸魔,或有能聞是此香者,安處天宮,斗戰之苦,各得休息。若諸地獄道,一切罪魂,或有能聞是此香者,離地獄苦,得凈土樂。若諸餓鬼道,一切餓鬼,或有能聞是此香者,即得飽滿,無饑渴惱。若諸畜生道,一切畜生,或有能聞是此香者,脫畜生苦,得智慧樂。

  救苦天尊雲:六道中一切眾生,聞是靈妃玉女自然之香者,普皆蒙受開化拔度之惠。六道眾生,所謂各天上人道、世界人天道、諸魔道、冥府地獄道、窮魂餓鬼道、業報畜生道,四種民天下一切諸天界之天人,或有能聞是靈妃玉女自然之香者,五衰四相之苦永得消滅除去,轉增益天福之樂。若大地一切世界諸人道中,帝王臣宰、兆民眾庶,或有能聞是此自然之香者,即得留形住世,享人天長壽之樂。身或入滅超度,即得脫殼無拘、屍解仙化之道。若諸世界各天、諸魔道中,一切魔王、魔民、魔女、諸魔精類,或有得聞是此自然香者,安然附處天界別宮,爭鬥戰伐之苦,各得止休寧息。若諸世界冥途、地獄道中,一切有罪之魂,或有能聞是此自然香者,即能脫離地獄之苦,得生凈土樂地。若諸窮魂餓鬼道中一切餓鬼,或有能聞是此自然香者,即得飽味滿腹,無有饑渴惱恨。若諸畜生道中一切業報畜生,或有能聞是此自然香者,即能脫離畜生之苦,得生智慧聰明之樂。薩真人雲:六道,道猶路也,在六般途路中受輪轉,故曰六道。首言天道者,天有三十六稱,最上四天,號曰種民,七寶九宸諸天仙所居,佛家雲不退轉之地。種民之下,有四崇秘天,佛家雲四梵天也。崇秘天下,有四忘象天,佛家雲四禪天,即無色界也。忘象天下,有色界十八天。色界十八天下,有欲界六天。一世界有三十六天,各世界俱同。四種民天,虛無妙有,妙化玄神,永無毀淪,止有上聖真仙御居,並無天人,不在天人道數。四崇秘天,塵染方凈,略化未神,未臻大乘。雖冠人道,大劫亦不能免。無色界、色界、欲界。諸天人,天身高大,形如白銀,不依日月之照,自有光明。日月天天人身高五里,其上漸加,至於百數,由旬之高,由旬四十里。道經雲:踰舍也,衣六銖二錢五分重之天衣,頭有自然珠冠,目不舜,頭不俯,立不倚,眼無淚,身無困憊。若不悟大乘,天福受盡之日,珠冠碎,目瞬雨淚,身屈形憊,五般衰弱,四不美相見矣。若承自然之香,精信恭敬,悟其妙香之由,頓契大道,不從外聞此香,遂得了悟,是曰能聞。五衰四相,永得消除。永,終也。終免衰相之苦,轉增天福。轉轉進益,天福無窮,不退盡也。人道不同,有陰陽老少,有貴賤貧富,有聖賢智愚。不得大道,壽算不長,死之甚難,屍不能化。若各世界,帝王宰臣、大小臣僚及兆庶諸民。千萬曰兆。庶,眾也。兆庶盡人民而言,極語其多也。若能承自然香,了悟大道,亦能善聞馨妙,即得人天道無拘礙長壽之樂,縱或滅度,亦祕妙脫軀殼,屍解仙化矣。脫殼,或坐脫立亡,或投胎奪舍。屍解,或此已死、又顯身於世間,屍魂並去;或假死而上升。若諸魔道,魔類不同。若唃嘶囉與天帝爭衡,斗亂天官。修羅宄逆等。一切魔途,或好戰爭,或作幻厲,居處不安,常無休息。此魔等若聞自然妙香,能悟道真,則改邪從正,居處安然,守其素位,在天別官,不樂紛爭,斗亂戰伐之苦,各得罷休止息。斗戰苦者,斗亂必傷,戰伐必殺,互勝互敗,交為寇讎,所以雲苦。各得休息,神雖不侵魔,為魔所亂,亦必應變伏魔。今魔聞香悟妙,安處不爭,神亦無事,神魔悉安,故言各得休息。諸世界地獄,不止一名,曰酆都,曰血湖,曰血峽,曰寒冰,曰火車,曰刀山,曰劍樹,曰愛河,曰制心,曰鐵床,曰風刀,曰鐵狗,曰銅蛇,曰鑊湯,曰鋸解,曰磨,曰剝剔,曰泥犁,曰拔舌,以及三十六獄。一切受罪之魂,本難離地獄囚刑之苦。若聞此自然之香,即能了悟,遂得超脫,出離地獄諸苦,得生清凈樂土。諸餓鬼、歷劫窮魂久系鬼籍,或細頸大腹,或首大腹獈,或咽喉蔽塞,或食炭吞煙,或餐鎔銅,或啖鐵丸,累世不聞漿水,不遇飲食,餓餒渴痛,雖常憂懊。若諸世界,如是餓鬼道中一切餓鬼。聞此自然之香,即能悟道,則道味充腹,即得飽滿,消除饑渴,開明喉咽,永無餓惱。諸畜生道,卯化濕耎蠢動皆是,不專言禽獸也。畜生者,雖畜養于天地之問,無有智慧,業報多苦,雖苦難脫。各世界一切畜生,若聞自然妙香,即能悟道,則得此解脫,業報即盡,脫離畜生之苦,得聰明智慧之樂。畜生非無知,不能言道,不能體道,形異神殊。或豢養乘御,或漁獵殺食,投陷阱,充庖廚,茹毛飲血,皮骨悉盡,最苦難言。聞香即得智慧,皆帝光法力也。管見雲:上兩節俱一意。人身元神,總御陰陽,真聖妙行,靈妃王女,皆所有也。神氣精血,太和之中,本有妙香,解脫自然,微妙難窮也。氣之偏正,非狂愚自分,亦有六道,惟天君不泰,則為五行所拘;念頭不斷,紛紛擾擾,為陰陽所制。是亦受六道輪轉者也。睹己身六丁玉女之美,聞太和解脫自然之香,明徹大道,使元神常煥,即睹帝光而仙化者也,永脫塵凡,不為身拘,是亦永脫六道之苦矣。達者味焉,自識兩節之意。

  神通品十二章

  爾時,諸生天罪眾,既得生是勝天宮已,緣承慈光攝受之故,便得覺悟,各各明了罪福因緣,與諸眷屬,作天伎音計,其倚切。藝也。一本作伎字。之豉切、渠紀切,與也。伎字當從。樂,來詣帝前。是諸眾等,各各含悲,俱發聲言:臣等前後經千劫萬劫,不見三光,常處黑暗,三惡道中,多受苦惱。伏蒙上帝方便放光,愍救我等,皆生天上。是諸惡業,悉皆滅盡,無諸系滯,皆得往生,仰朝上帝,各到道前。是諸生天一切罪眾說是語已,稽首複位。

  葛仙翁雲:爾聞香脫化時侯,諸地獄餓鬼等途、一切生天罪眾,既蒙自然妙香,得生是最勝天已,因承玉帝大慈光明攝受之故。攝,接引保持也。受,接引魂神,召之皈真也。帝放慈光,妙化真香,攝受諸罪眾,即便得覺悟大道。覺,知其所以然也。悟,徹通也。罪眾覺悟,脫其三惡道趣,各各明通了徹,深知罪福因緣。風根曰因。有因則有果。由來曰緣。有緣則有業。罪眾既明罪業福德因果緣故,與諸親春屬類。與,同也。罪眾,或魔或鬼,或業畜,各有親黨統屬。既生天明道,與春屬舉作天上伎藝妙樂。天伎,以藝字解者,言其妙無不通耳。來詣帝前,詣,至也。是諸生天罪眾等,各各包含著悲的意思。俱發聲音言說:臣等前前後后經歷大劫小劫,千千萬萬,不見日月星之三光,常處陰黑幽暗之地,墮于地獄、餓鬼、畜生三惡道之中,多受罪苦悲惱。伏蒙上帝,伏,鞠身俯伏地下也。蒙,承受仰被之意。言伏蒙『,以卑承尊,當作是言耳。后凡言伏蒙,倣此。蒙上帝普行方便,放大光明。方便者,普著道妙,令人得便益,故曰方便。慈光既放,憐愍救拔我等,皆得生於天上。是諸惡苦業報,悉皆除滅了盡,無諸牽繫滯絆,皆得往生諸天,仰朝玉皇上帝。各得到元始至尊大道之前。是諸生天一切罪眾說是言語已畢,稽首復歸原侍立的地位。愚按:人秉陰陽,與天地本來相同,溺於利慾,污陷真心,長惡不悛,以報應轉輪之事為無,是不知罪福因緣。故妙和真意無有,蔽于塵俗之綱,貪嗔癡妬,狂亂悲喜,嗜欲求名,不見了期,是常處黑暗,如地獄、餓鬼、畜生之在三惡道中也。晝夜熬煎,亦與諸罪眾多受苦惱一般。是即惡業不盡,有系滯不得生天之罪眾也。元神御,天光發,則一身陰氣、雜意惡趣皆復正氣,而升九陽境界。知善惡凡聖之關,捷于影響,報應昭然。即泄太和之韻,呈靈秘,禮元皇,是即生天罪眾承帝慈光攝受,各明罪福因緣,與諸眷屬作天伎樂,來詣帝前也。陰氣消,雜念忘,惡趣凈,易惡為善,皈神皈命,悔悟懲創,自知作惡不祥。不悟大道,如同面牆坐井,寔無所見。蔽于參三貳二之途,遂多憂懼。惟元神御瓊台,降真引靈,妙發玄輝,化陰全場,了脫塵凡,永無牽累,心同於道,默朝上帝。是即罪眾含悲,自言累劫憂暗之苦,伏蒙帝光愍救,免惡業,無系滯,往生朝上帝而到道前也。此本天上至神妙化。近取諸身者,以道本在身,欲人反觀實踐耳。故稽首複位以上四句,不復贅言。達者詳焉。

  皇經註解卷之二竟

  皇經註解卷三

  嗣漢五十代天師大真人張國祥校

  狀元方外隱江西吉水羅洪先閱

  山東濟南小兆臣周玄貞集

  神通品十三章

  爾時,玉帝出大妙音,普告十方諸天聖眾:汝等諦聽,此諸罪眾,曠劫以來,縱無明性,造十惡業,六塵徧染,三業縈纏,肆意任心,曾無覺悟,陰罪陽過,日積月深。背道違真,順邪棄正,舉心運念,動結愆尤。遂使命過之後,身落三塗,不得解脫。若非今日,遇是法筵,何由出離?

  紫微大帝雲:當光明攝受之時,玉帝發出大妙音聲。大妙音者,清徹響明,遍及三千大界,一切皆聞,至妙絕倫。故曰妙音。普告諭十方各世界諸天帝、聖真神眾雲:汝等諦聽。汝,爾也。諦,詳審真聽也。玉帝教諸聖眾諦聽己之訓,遂言此諸三惡罪眾曠劫以來。曠,廣遠也。罪眾從歷劫以至此時,縱放無明之性。性本靈明,縱情恣欲,狂惑悖亂,任意想為,不複本然靈覺妙體,故曰無明性。造十惡業障。十惡者,身三惡業,殺生、偷盜、邪淫;心三惡業,貪、嗔、癡;口四惡業,兩舌、惡罵、綺語、妄言。十惡積愆,遂政業報,故曰惡業。六塵遍染。六塵者,眼、耳、鼻、舌、身、意六根不凈,謂之六塵。或雲,財、色、名、食、睡、自便私心,共為六塵,亦通。身之內外,皆受塵污,無些清浄,故言遍染。三業縈纏。三業者,身、口、心之三毒惡業。或雲,往因夙業、見在愆業、未來充業,亦通。縈,旋也。纏,約縛之意。積業重累,若繩鎖縛人,不得脫身者,故曰縈纏。肆放意思,不知收斂,任從心志,不知點檢,縱情為惡,曾無知覺悔悟之期。人不見聞,自己獨知,幽隱過惡之陰罪。眾所聞見,不能掩飾,錯誤不改之陽過。日日漸積,月月益深,背了大道,違逆不從真理,順從邪途,棄捨正道。舉起心意,運發念頭,無誠正之功。隨妄動之機,結成僭愆過尤,遂使命終亡過之後,身落地獄、餓鬼、畜生之三塗,不得解悟超脫。若非今日遇此妙法會筵,何因由得出離業苦哉?愚按:人身神氣,分陰陽清濁。任陰趣,縱濁惡,順邪念,棄真意,故釀成愆惡,難脫業苦。積惡之久,不知其業報由來,所以不覺悟也。元神定居,妙意震敷,周身承靈,默契重玄,陽長陰消,謝愆滅罪,與道合真,皆由妙覺大悟,識愆罪之緣因耳。古人以致知為入門,良有見矣。況人性無二說,善惡皆由心。無明性即法性也。故遮蔽為凡,了悟為聖;聖狂之分,間不容髮。人能攝情歸性,命定神靈,達理欲之幾,知塵惡之自,頓脫業苦,默契重玄,即玉帝出妙音告十方縱性造惡之因,業類遇法筵而出離三惡道也。若以無明性為累,離此求真,是分二途,則不得會一達妙矣。學者玩之,自知超凡之要。

  神通品十四章

  爾時,諸天化身玉帝即以神通,不動其所,移接天人,皆令得至清微天宮玉清聖境元始會下。是諸眾等,不覺不知。是時天尊及會眾等,見是十方玉帝化身,普皆來集天尊會前,如無邊明鏡,照諸影像,互相容入。時諸大眾,稽首瞻仰玉帝化身,聖中最尊,增長清信,益加志樂。心無退轉,起大堅固。

  天皇上帝雲:爾大慈光明遍攝受之時,各大天宮化身之玉帝即以大神通,巍巍不動。其所攝受神光妙移接引諸天諸人,皆令其得至清微天宮、最上玉清之聖境、元始道祖會下。玉清者,尊貴無比,大清靜虛秘之天。聖□ 境者,至真所御,虛無妙有,諸神未易至,不退轉之地也。元始會下,非大神聖、際良緣者,不得覲承瞻仰。當演經時,諸天人俱至,迺玉帝神移慈接,使令得至耳。是諸天人大眾等,不覺不知其因何自,而幸至元始會下也。是時天尊,乃元始天尊。或以為各天帝,非也。元始當此時,及會下大眾等,見盡十方玉帝化身,普遍皆來集會,在元始盛會之前,顯列不礙,如無邊量眾大明鏡,照諸眾等形影體像,互相含容無礙,攝入無遺。此時諸大眾五體投地,頓顆稽首,瞻視快仰玉帝神化之身,聖真中最尊崇者。玉帝為諸佛聖師,萬天帝主,故曰最尊。增長清潔誠信之心,更益加篤志慕樂,重道皈真,必志不改而後為誠,必真喜樂大道而後為皈奉也。大眾快睹玉帝之妙化,心悅誠服,故曰益加志樂,傾心皈依。無退毀轉移之意,起大堅固服膺之誠。心有退則不堅,心有移則不固,不堅固,非清信志樂矣。惟瞻仰玉帝,心無退轉,則是發起最大堅固不改毀之真志,永皈大道者。愚按:人之神氣,清濁同源,妙化無二。心不同道,雖導引搬轉,終非正途。故神不凝,靈不見,不能秘化呈奇耳。若元神凝真,妙攝眾有,俾默朝真帝,會神玄宮,真如自在,不假作為,即眾化身玉帝神通不動,移接天人,至清微天元始會下也。氣精玄會,默順帝則,不識不知,元神運靈,照身眾妙,不拘不漏,即大眾不知覺,神升上界。元始及眾見帝化身咸集,如大明鏡,眾光彰照,諸像互相容入也。氣精投神,會秘皈真,無染無偽,快樂自如。一得永得,不毀不淪,即大眾瞻玉帝化身,知其最尊,增清信,加志樂,無退轉心,起大堅固也。學者密體之,自見其妙。

  神通品十五章

  時,諸天人邇得生天,忽睹天尊勝會道場,清凈第一,無為功德之所莊嚴,踴躍歡喜,一時作禮,歎未曾有。爾時,十方諸化玉帝俱復一體,坐法座中,法筵清眾俱願欲聞玉帝本行修證,未敢議問。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1 23:3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