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高上玉皇本行經集注

  經名:高上玉皇本行經集注。簡稱《皇經集注》。明全真道士周玄貞撰。彙集宋金元明諸家《玉皇經》注,並附《玉皇心印經注》。十捲。底本出處:《萬曆續道藏》。

  皇經註解卷之一

  皇經集注啟贊序

  天猷副元帥和應善天尊制

  原夫大道無刑,妙萬物而資始;至真罔象,攝群心而自歸。機若洪鐘,扣之立應。邈哉上聖,至誠遂通。恭惟《本行經》者,玄皇之秘言,穹昊之樞要。浮黎真境,紀談授道之初;紫微上宮,顯露緘藏之跡。實諸天之隱韻,乃大梵之仙章。八角垂亡,本由於宸翰;千真列衛,普度於人靈。年劫孰究,世數莫知。蓋大地眾生迷謬,喪失真諒,自壞刑體,耽惑情慾,不能洗滌,聖文遂隱。今日崑山玉顯,巨海珠分,獲睹瓊文,伏增驚歎。所謂幽囚重系,慕妙義以薦原;痼疾沉痾,仰德音而頓愈。昏衢惠炬,溟渤舟航,保國寧家,濟生度死。金編玉軸,浩渺難量。非慕真風,曷契斯理?聊敘大要,以化未萌雲耳。

  高上玉皇本行集經前序

  道本無言,諸經皆真聖唾跡,但因言顯道,文亦聖賢之所不廢。自三才分,名教立,理本一致,謬妄者或歧之,歧之非是也。元始坐照于諸劫之先,當時至運會,諸真問玉帝行因,遂說是經。迺法品最尊、靈文第一,自來經書無有及此者。真文隱奧,不事奇麗,梵對而旨自難窮,諸聖所不能言,思議所不能到,此經括盡明若掌。臣張仲事文中古,供職于周,柢承上帝,即聞此經,願終寶持。帝偶較人間功過,錄臣仲在忠孝之途,命掌化九天,編輯此經。經中玄蘊,益得飽味。惜世觀經者,不能體聖意,契玄旨,謬刊訛傳,言韻或誤,遂分洞玄、高上二名,各執私見以傳習,大悖說經之意,甚至膠柱。狂誕之徒,或不信此經,或以為因襲他典,或無知強解,皆不知是經之尊,而罪福報應不可逃也?其過何可言。臣仲不忍盛典之失傳,惜塵俗之愚謬,誤犯無知不聞大道。奏承帝命,使仙真解經說義,流傳凡世,作窮經之關鑰,為人道之梯階。庶聖經法航,可濟久溺之流;玄宗妙藥,易醫積沉之病。聞經悟道,永無妄議;應機識真,終免輪沉。三千大千,界界悉太和之域;從劫至劫,代代為樂利之場。求道必得,無願不成。是經功德,斯無負矣。謹序。九天開化文昌梓橦帝君臣張仲頓首百拜。

  原道

  南極遐齡老人臞仙撰

  臞仙曰:稽夫道教之源,昔在混茫始判,人道未備。天命我道祖軒轅黃帝,承九皇之運,秉六龍以御天,代天立極,以定三才。當是時也,天地尚未昭晰,無有文字,結繩以代政;無有房屋,巢居以穴處;無有衣裳,結草以蔽體;無有器用,汗尊而杯飲。我道祖軒轅黃帝,始創製文字,制衣服,作宮室,制器用,而人事始備。今九流之中,三教之內,所用之文字,所服之衣裳,所居之房屋,所用之器皿,皆黃帝之始制,是皆出於吾道家黃帝之教焉。且夫老子謂,生天、生地、生人、生萬物,必有所生者,曰吾不知其名,強名曰道,強字之曰大,故曰大道,其教曰道教,世方有道字之名。以是論之,凡言修道、學道者,是皆竊老子之言,以道為名也。豈非老氏之徒乎?又若老子所謂玄之又玄,為眾妙門。玄二字,又皆竊之為名,用之於經者,是皆用老子之言也。又若《莊子》書曰:有大覺而後知聖人。此大覺二字,乃莊子所立之名,徽宗取之而封金仙。其經皆用之,是皆出於吾道家之書,黃帝、老莊之教也。

  皇經注緒前序

  道之一字,三教同尊稱之。迺妄誕狂流,目道為二乘,是不知道也。玉帝,三同尊事之。盲徒或稱為天主,議其不尊,是不玫玉帝本行根由也。帝修德無量,功成不毀,位至尊,名最勝,統萬天,包三教。御三千大千,歷劫自如。儒家稱為上帝,佛家號曰燃燈,道號玄主,尊貴無倫。睹是經,則知帝妙行,可破千古之疑,萬種之惑。惜不知者,未契經文,猶有妄議,不能了悟,增罪愈深。豈識人生本于道,宰于上帝,明心於聖訓。若輕帝慢天,毀謗經文,皆不明大道,是背本忘親,不達生成之自也。臣嵓慨此已久,故序于經注之首以示戒。純陽警化孚佑帝君臣呂嵓頓首百拜序。

  皇經集注再緒前序

  道之有經,如天之有日月,國之有典章。睹日月而面牆之弊可免,遵先王之法而過者未之有也。則崇信真經,豈非入道之準的乎。況此經元始親傳,玉帝諸神承宣,三教最上品,大聖祕密言,在在宜尊,劫劫當重。但無言之道,此經已作文具,又何用註解哉?然經以文言,自得道者觀之耳。未得入門,正深借於此矣。不然渡河無筏,焉得到岸?嗟嗟,舍經求道,非也;執經為道,亦非也。以心觀經,以經驗心,心融神會,此天寶靈章,固在我性分中。真明,不至泥文矣,奚有二病哉。長春輔化明應真君臣丘處機頓首百拜。

  皇經集注前四序

  道之大,玉帝之尊,《皇經》聖玄奧,臣震知之已久。世多昧而興妄議,將以道可離,天可褻,聖經可輕耶?豈知道有經,即性有此身;天有帝,即身有天君耳。無幻身,則性無所附,而妙不彰;非天君,則身無主,而形為虛。身心不可無,則帝恩可不報,經功可不信哉?但信經非徒以文,惟神會以心耳,真得不忘,則妙果成矣。雷霆大元帥臣鄧天君頓首百拜恪序。

  三贊

  臣鄧天君稽首言:

  贊 大哉至道,無宗上真。

  道 卓爾三教,惟此獨尊。

  贊 皇矣玉帝,三教無倫。

  帝 沙界浩劫,永皈至尊。

  贊 皇經盛典,微妙甚深。

  經 三教括盡,法品最尊。

  皇經集注初纂前序

  宣聖不言神,而袛事上帝;儒者諱談玄,而敦尚心學。上帝固儒家之不敢慢矣,卒無觀道經,會玄旨,融三為一者。豈意專立門耶?抑行道而不暇耶?吁,亦隘矣。事不在於徇名,道惟貴于實益。玄經非矣,何以言道;是矣,又何殊于儒,而可拘拘哉?臣洪先幼習孔訓,嘗及玄典,恍若有得,未敢輒是。迨長捷龍頭,居金鸞坡,得備覽三教書,益知莫尊于道,莫深於玄。三教語莫勝於《皇經》,如菽粟布帛之不可少。奧意難規,諸仙注不可不傳。因寄跡方外。虔輯成卷。惜弱軀日贏,未及刊布。后遇山東濟南隱客,周雲清氏,講玄經,修《道藏》,遂托友人天拙子記愚言以付之。明萬曆十三年冬,前狀元方憶臣江西羅洪先叩序。

  皇經集注纂序

  道之難言久矣。臣玄貞。蒙爾蠢質,草莽下士,何足知道,而修玄藏,集《皇經編注》耶?以蚊負山,徒見其不勝任已。但大道不遺于卑陋,下學亦可以知言。玉經雖玄,諸仙明懈。適羅太史付愚,不匯入藏,是秘天寶;參入,又于見未安。懼劣質管見,不能聯仙旨,融注意,嚼飯旁付,令人嘔噦,使道味至趣,為某調亂,則罪益甚矣。嗚呼,述者之明,世亦希靚。臣愚陋而潛述者之事,宜無功而取罪也。然志在行道,罪我之議,孔子不辭。愚何人,斯敢避罪而不述已成之論耶?若重道英流,觀某管見而憐之,繼為發明,以宣此經之義,是編為不徒矣。謹序。明萬曆十五年,講修道經臣山東周玄貞百拜。

  皇經集注謄錄序

  行道揚名,以光先人。世所謂忠以成孝,古今相襲之道也。臣靜粹,幼業儒,雖知天帝之尊,行道不在功名,寔知所未逮矣。后從玄師周雲清修《道藏》,供書務,觀《皇經注》,迺知三教一理,性道無二。此經直指玄要,悟此則道盡。遂僭序卷首以自勉。明萬曆十六年夏京都奉道臣王靜粹叩書。

  諸義攷目

  道源攷

  道本無象無名,孰究其源,奚從而攷。自元始分化,太虛孕妙有,道之秘彰,名因以立。真一含三,三教峙焉。有無終始,不外五行。劫劫相生,聖聖相承,皆道也。縱有跳出三界,不在五行,亦不免為成道之人耳。固道之所由顯,道家之名,所自來矣。故尋經源先攷此。

  經源攷

  經以載道,度世慈航,諸經皆聖真法言,無非至理。但此經演自元始,化本玉帝。元始為三教之首,玉帝為萬法之宗。此經至玄極妙,獨冠三教;又為諸經之王,浩劫常存。演從無始,秘之玄天,韞在玉岌。字非凡品,廣長一丈,光徹無量。天真皇人,應時按筆,書傳世間。此經之所由宣布。故續道源以繼攷。

  玉帝萬法教主聖祖玄師出處世系攷

  師以度世,破迷拔苦,傳道授經,開來繼往。大道玄師,統三教,包萬法,居天中之天,為聖中之聖,無始無終,本莫窮其自,在萬象之先。但道妙分真,現生光嚴妙樂國中,迺往昔劫中化顯也。世人觀天道陽明,陽主施,其機常張,尊帝曰張大帝。迷徒不達此理,妄以今北直隸真定府行唐張氏族,為玉帝之後。豈知行唐張族,迺張果之支裔,張仙之後也。奚可混作一論哉?此姓氏世族之攷耳。若論世系,玉帝為大道之首分,浩劫之古祖,焉有死生姓名耶?若玉帝聖后、聖子、眷屬,皆化光嚴太子時宮眷。帝復登升,宮眷悉證道耳。要之,帝後宮眷非實女身,皆天至真。為度群生,顯化女身,經已言之。即佛成道,妻子證聖也。目玉帝為道祖,累劫眾生萬類,皆天地之生意,道脈之支分。孰非玉帝之眷屬統系?若大羅宮眷證道后,皆天真聖身。如文殊掌無垢世界,龍女成道而化男身,義同。今之僧道世人,不觀此理,妄以為玉帝有宮眷,有輪迴,為二乘果。豈知諸天可盡,三清境大羅天無盡;諸天帝輪迴,玉帝不輪迴。蓋玉帝迺道身,道無窮,玉帝豈有窮乎?信乎,玉帝最上一乘諸佛之師,萬天之王,宮眷皆道化之妙矣。玄系之略若此。學者勿妄論,請詳是攷。

  刊經功德攷

  太古經無紙筆,方策記之。蒙恬、蔡倫造紙筆。載經書後,高士刊板印記,功德又加倍。世之迷徒旁門,不知恬、倫受福于兜率天,以玆二人有地獄之報。二人之游冥府,從太乙救苦天尊、冥主地藏菩薩,執經入地府,化度邪說罪人耳。二人豈有地獄之苦哉?功德甚大,刊經演教之品也。

  持誦施經講注實益攷

  持誦講解,心要至誠,一無染眷貪妄,功德如經中語。印經施捨,功德又大,以其廣布法品。若輕經、謗經,污損經典,罪亦深重。勉之、戒之,勿負聖賢之教。

  玉帝聖號同異攷

  玉帝聖號,崇自浩劫前,中古復尊上,重稱讚耳。世主好道,感玄.恩,各就所見聞、所皈重。事與時會,功以世顯,隨其彰著,人人共睹聽者,敬上諸神之號,以定稱謂。玉帝有四:一太微玉帝,漢武帝上太薇垣星主號也;二梵天玉帝,漢宣帝上天市垣帝主號也;三焰華少微玉帝,漢哀帝上先天定位號也;四紫極玉帝,漢光武上後天乾號也。皆非此玉帝。此玉帝號昊天金闕無上至尊自然妙有,彌羅至真,玉皇上帝,又曰玄穹高上玉皇大帝。是帝宰諸天,永不毀淪,世不詳考,謬謂帝即帝釋,不知玉帝名號,各有不同。其四玉帝,俱屬高上玉帝統御。今言四帝天皇同列者,亦非是玉帝。達天者詳之。

  玉帝御蒞推極攷

  葛仙翕曰:世界之天,所見皆同。儒家言一天地,一上帝。道教言三十億萬大法界,界有三十六天,天各有帝,俱屬高上玉帝統攝。釋教言三千大千世界,界有三十二天,界各一玉帝。三教之論若殊。然言一天者,天外言太虛,稱其不可窮,言三十億萬。自是之外,亦言不可思議。言三千大千者,自此之外,亦言無盡量。故儒言順帝之則。又曰聖希天。天體無窮,至元會運世,此理亦在。是以上帝為不變遷也。道言高上虛無,真帝不毀;佛言真如自在,永不退轉。是俱言玉帝無毀淪也。故言一天者,非遺大也,舉總名而言之,與玄、釋不二矣。言三十億萬,三千大千,非謬說也。析分數而言,與儒者相同矣。至於釋言各一玉帝,一界各一極也。道言共此玉帝,眾界同一無極也。曰太虛,曰不思議,曰無盡量,皆知道不變,玉帝常在耳。苟以世界分而謂玉帝殊,豈以無極之理有二乎?或以元會遷而上帝段,豈無極之理有壞乎?知道不壞,則玉帝常在。信矣,毋持魔說以謗聖。

  玉帝清微天界攷

  王重陽曰:清微,天之最上玄微處,即道家所謂種民天,儒家所謂沖漠之表,蒼蒼不毀,釋教所謂不退轉之地。今禪之雜文內,誤言玉帝在須彌山頂,迺日月天四王天,或有毀壞,惟彌勒內院為不退處。又言彌羅垣,又言彌來園,此三箇異名,是道經無上元君分出,即彌羅玄真境玉帝所居清微天也。其日月四王天,蓋太微玉帝之居,非此大天尊高上玉帝也。故道經言:玄谷山頂有帝君,上禮玉皇大天尊。玄谷山,即禪家須彌山,日月天主,管理此天之神。即今帝都京兆尹也。是以釋經言如來說法,帝釋張蓋,即此時狀元及第。金殿傳臚,禮部舉觴,京兆尹張蓋,以示朝廷旌賢之意。邪流遂以張蓋之帝釋為高上玉皇,是以張蓋京兆尹為皇帝也。其謬甚矣,惟訛謬若此。斯雜文中,言昆崙山有八處。不知方向雖有八極,八極總有一西北,西北干首昆崙,儒家所謂天柱地維,即道之玄谷山、釋之須彌山,豈有八箇之理?世人訛言己久,故因攷清微天界,並言而戒誤論者。

  玉帝尊次攷

  劉海蟾雲:玉帝,在道教即三清之化。道家先三清者,先虛無而後妙有,所謂無極、太極,非有尊卑之殊。在釋教即燃燈古佛,顯化釋迦佛身。禪家先佛而後玉帝,即外國尊其主而後中國皇帝之義也。若攷道之尊處,《金輪經》雲:玉斗玄命駕,神遊上極,前行五星為使者,后以釋梵作威儀。釋梵,仙佛菩薩也。帝信三清與佛者,顯身度眾生使皈道也。世流妄分乘位,不攷源流,以玉帝為次尊,是世人有大於帝王者矣。甚至以三清、佛尊比太上皇,又悖玉帝先後顯化之意。而以異姓異號擬父子,其罪尤甚。噫,世不能無玉帝,猶生必有宗祖、父母也。謗上帝而別立門戶,是舍宗祖、父母而自尊也。奚可哉?

  玉帝號稱利益攷

  藍釆和雲:人知尊上帝,不稱玉帝寶號。儒者或言誦之非是,不知大孝終身慕父母,非孟子之言乎?慕父母而心誠,則為孝子;稱帝號而心誠,永無過行,豈不為乾坤肖子哉?踐形惟肖,則天地皆歸,利益豈不大乎?

  皇經利益攷

  張紫陽雲:有帝王之興,必有帝王之制,守王制而過者,未之有也。況《皇經》心印,迺道要心宗,體之則為至聖,豈止免過哉?今人不信利益,惟體會誦持未誠耳。智者思之。

  帝經校錄功過攷

  鍾離子曰:人物之生本于道,皆自天帝而分真。故善則德動天,福自至,即貧賤,而安樂勝於他人,是真福堂。惡則自作孽,天降殃,即富貴而凶咎,是活地獄。禍福有定,隨人善惡;天人交應,捷于影響。迷徒不信,故功格言:真誦《皇經》一部,為千種功德,即升天堂。真誦者,內外總一,言行合道,不在口上念經,惟在心心實善。善乎。王靈官曰:何勞妙手圖吾像,但願君心合我心。能心合上帝,則德福並懋,迺真誦善功。其餘持誦經文,戒口制心。尊信論歲月,雖有福德,因其善之大小而應,是又次矣。過格言:不信此經,墮入邪道,以心不合道,遂作邪人也。又言:毀謗真文,身墮地獄。不信者惟聞經中功德,信之不及,尚為小過;毀謗則廢天章。心作大業,凶咎無邊,淪于陰惡,罪不可活,故墮地獄途。又言:詆帝毀聖,廢神居,裂真經,頑惡無忌,永受業禁,禍及七祖。毀謗則口訕靈章,言冒天威,故罪在自己。詆帝裂經,縱惡不悛,身為不善,遺臭無窮,虧體辱親,雖孝子慈孫,百世不能改;己身罪業,豈有出期;祖親之咎,又何能赦?不然,國家設法,禁罪人可矣,有夷三族、滅九族者,何也?以罪犯過重,故延及親族。惟若此,則為法網雖延,其餘或邪視經典,或誦置不虔,或持念訛慢,或妄意裁度,或是此非彼,或優彼劣此,隨其過之大小,又有一定之報在矣。嗚呼,帝之經當今之法也。不信王法,律有明章;不遵盛典,豈無天條。惜人身難得,至道難聞,父母生我,其勞苦同。有德者福祖親,即今世登甲科,封贈顯親也。有過者禍祖親,即今世子弟犯事,罪坐家長也。人身同而善惡異,親恩同而福業殊,人何不為善而甘作惡,徒遺累親宗哉?經功過格言此,見真經在人心上,純善則經功自有。上智行自合經,不在口誦。中智者因經見道,下愚則語之弗信。上智不常有,下愚亦不多,中人既廣,則教化之功,信不可缺。觀是經者,豈可不體玉帝慈悲度世之意,而視為泛常耶?

  皇經集注義略攷

  石杏林雲:《皇經》言道之真,吾性分固有之,宜不須解。世人多慮,資有高下,偏見者廣,諸仙解是,非能盡說玄旨。姑備後人之折衷耳。

  皇經同異攷

  張子房雲:此經本無二名、高上靈寶之分,後人穿鑒,隨意增減字句,牽合文,殊失本旨。今攷高上靈寶,出自各仙真稱揚語,後人誤執為二。玆據玄都定論,錄傳世間。後學鑒此,定志默體,或遇刊寫傳講差處,從公考校。其外添文句字畫,皆訛誤也。達者勿泥執焉。

  皇經集注刊傳疏文

  大明講道經修玄箴嗣全真弟子山東小兆臣周玄貞,誠惶誠恐,稽首頓首,齋沐百拜,奏:

  伏以道妙無為,每因時而著見;人心有覺,宜隨地以積功。臣玄貞一介微質,三才末品,慕妙法以皈玄,本儒行而會道。一睹帝經,勝獲珍異,即逐字以精研,冀因文而了悟。但聖典無注,體認惟難。臣貞用發衷虔,博方解義。緒纂仙聖格言,匯入道藏函部。緣三卷之真文,用集序次;敷五品之祕論,以列篇名。卷編為十,幅計六百,總列一百八章,大略十余萬言。千聖心法,睹冊昭然,浩劫玄宗,舉目如在。雖未能獨窺上聖之蘊奧,亦庶使眾觀最盛之真文。寸勞既效,良緣若存。涓吉朝而虔刻,資善信以協成。預奏疏詞,上干玄鑒,增君民清浄之

  福,赦小兆僭妄之罪。使諸界多方,盡為十七光明之照徹;絕今傾古,悉被三十大願之陶鎔。人物俱登重玄,冥陽永霑法利。庶臣玄貞之誠,少伸萬一矣。謹奏。

  經注名義序次攷

  經本文有作一卷者,從本傳,象太極也。分三卷者,象三才耳。今注作十捲,象十極之義,道數成於十也。分五品以象五行,合五行、四象、八卦,則得十七。皆太極之分。故帝于十七光明,天以生,地以成。玉帝此經,即地之曲成萬物。地數三十,故帝示三十種功德。帝德超出十極,故具十號。修億萬劫,故周萬德。今注六百幅,象火記六百篇。一百八章,從帝千八百戒。十萬餘言,象帝十萬妙行玄光也。至於所謂《皇經纂》,恐下愚不能全契聖文,舉大要以詔入耳。知此義,又何有不同之旨?

  觀誦講授經典戒義

  凡觀誦諸經,或講明授受,先齋明整衣,肅容請經置凈幾上。端坐定志,善惡兩忘,一乘不立,沖妙虛明。然後從容展卷,或默觀,或持誦,或發明,或教習,與帝終對越,至誠無息,方為守戒。

  抄寫經戒

  凡抄寫諸經,規儀與觀誦同,心正筆正,非欲字好,即此是道。

  經名同異辨

  謹按抱朴子雲:高上者,種民之上,盡天之極,其高無對,即佛家所謂不退轉之地也。玉皇者,聖中最尊,神中最貴,諸佛聖師,萬天帝主,故尊稱曰玉皇。呂純陽雲:道高無倫曰皇。上帝仁孚浩劫,功超列聖,盡善盡美,稱讚難窮。位乎玉清,宣元始之化,迺號玉皇。韓湘雲:本行者,述玉帝成聖根本,歷修妙行。集經,集元始五品之妙言合為一經,示後人修行之正路耳。管見雲:惟天蓋高,玉帝所居之天,位接玉清,又超諸天,故曰高上。人見玉帝之尊,以為絕德,人終不能及,不知聖道無二,我與至聖齊肩。帝之尊,帝之妙,行成之也。故天樞張上相傳集是經,欲人希聖成真。故明旨雲:《玉皇本行集經》欲人觀經了悟,歷考良因,追蹤至聖,以成上真也。其後又稱曰:《太上洞玄靈寶經》蓋言大不可量,高不可極,故曰太上。闡先天道德之秘,為萬世文字之宗,洞明三景,顯露玄機,故曰洞玄。玄靈之蘊,為天人億代法寶,故曰靈寶。要之,經以明道,道屬我身。人能盡性至命,了悟此道,探本躬行,可以入聖矣。

  信經論升沉德業辨

  人自太極生化,天堂地獄,經詳言之,世固未信,豈虛語耶?死雖歸空,趣不盡者,魂有執業。伯有為厲,子產信之,夫子不以為非。地獄豈無?清浄還造化舊物,天堂亦有。但福不可徼得,業不可倖免。天堂地獄,惟人心造。若信二說之名而不修德,是自求禍也,雖日言果報,亦何益之有?

  凡誦經者,有凈心等諸咒,今不錄。因前已教人心同於道,是誦真咒矣,故不載其文。

  《皇經》原本首載三十六聖號,從天上三十六之義。今經止載十誥,何也?十號十極,從帝稱用之耳,寔不以繁簡而為去取也。觀者詳之。

  高上玉皇本行集經註解

  此義迺洞玄靈寶對注者,後人勿疑。

  長跪禮奉

  此經系元始闡玉帝妙行之義,故誦經者長跪,虔誠禮奉。

  仰啟三清境,無上三境尊。

  知大道之高,三清之尊,按誠企慕,皈身、皈神、皈命,上達真心。仰瞻

  啟告于玉清、上清、太清。三清境界,至尊無上。玉清聖境元始,上清真境靈寶,太清仙境道德,三境道祖大天尊。

  仰啟大羅天,無上玄穹生。

  呂純陽曰:玉帝所居,為三千大千世界天宗,永無退轉。至高無比,故雲大羅。玄穹主,穹窿蒼穆,諸天都教主。

  仰啟三清界,侍宸諸真眾。

  張紫陽曰:侍,旁列也。宸,高玄不可窺見聽聞之界。諸,眾也。諸真眾,先天九宸、後天仙聖,一切神佛、菩薩、阿羅漢、金剛,皆在焉。

  妙道難思議,

  至妙大道,最上一乘,不可以心思,不可以言議,難以思議而得。

  造入資玄門。

  張子房雲:造入,由真知力行進入也。資玄門,道義之門。眾妙玄玄難入,漸進悟入資玄。即孟子所謂居之安則資之深,釋經所謂徒聞思修,流入亡所也。

  妙經抉音訣玄蘊,

  抉,決也,挑出之意。玄蘊,玄奧難測。此妙經自真界中挑出神機,是抉玄蘊。

  導引塵迷趣。

  元始說妙經,抉玄蘊,導引塵俗迷人,使出苦海,脫其業趣。

  臣今浄三業,

  臣,看誦經者自稱也。三業,身業、口業,心業也。浄,虔誠,永絕此業也。

  口誦及心持。

  誦經者自言誦此經真誠。口中詠誦,真心持受也。

  惟願大慈悲,開受臣所請。

  悲,一本作尊字。悲字為是。誦持此經,惟願元始玉帝諸真垂大慈悲,開慈顏,受臣所祈請。若作尊字,不能承前三啟意。

  慈光燭卑賤,聰聽聆音聲。

  諸聖大慈光,燭照臣卑賤誠心。神聰聽聆祀誦音聲,

  願臣諷誦時,響徹十方界。

  願臣諷誦經時,法音響徹十方界,十方聽信大法,即響徹也。

  成就一切願,如經所稱述。

  願臣悟經修真,成就一切善願。如此經中所稱述玉帝歷劫妙行。

  從此漸進修,成道事諸聖。

  從此漸次進修,成大道,事諸仙聖人。

  至心皈命禮

  誠有未至,不為至心,少有追悔,不為皈命。諷此經,永誠不改而參持,故雲至心皈命禮。

  玉清聖境,

  元始尊大無比,天中法王,位冠仙佛,其居永不毀壞,雲玉清聖境。

  清微天宮。

  解見后。

  欝羅蕭台之中,

  景上之極,天中之天,神光芳郁,蕭然真清。故言郁羅蕭台之中。

  森羅凈泓音弘,玄深不可窮也之上。

  天有萬象羅列,深奧難窮,玉清在諸天上。故言森羅凈泓之上。

  現有為之梵相,

  元始天尊為三教宗,顯化教人,其妙難窮,是現有為億梵妙相。

  具無極之神通。

  具無極量大神通。一雲,元始迺無極大道,故云然。前說為是。

  敷演真玄,破無有色空之礙;

  敷宣廣布,演說發明至真玄宗。破世間無有色空等陣礙。無者,以無為宗;有者徇生;色者執有;空者,不脫無趣。元始說此經,明示真玄,不屬三觀,不落兩際。明言直指,如如見成。故破無有色空之滯礙,使皈道妙。

  拯提趣類,絕智愚高下之分。

  拯救提拔一切情識業趣諸類出塵,不拘古今聖愚,皆可修道。是絕無智愚高下一切分別,真一不二妙法。

  妙用難窺,靈機罔測。

  至聖妙用無方,難以窺視,玄靈道機,不可測度。

  大悲大願,大聖大慈,無量度人,元始天尊。

  大悲,憐世心切;大願,願化無窮;大聖,聖中至聖;大慈,濟度無盡。無量度人,無限量也。元始句,解見后。

  至心皈命禮

  此是言誦看經者,真心頂禮至尊,今人口念此句者,非也。

  上清真境,

  景上玄清,至真妙境。

  禹余天宮。

  自始青而太白,玄光神化妙界,永不毀,高大無比,神運無疆。經言元白禹余天宮。

  紫微瓊台之中,

  妙境難測,永不動毀,故言紫微。非北辰紫微垣。瓊台上清宮光,萬寶莊嚴,雲瓊台中。

  玄都玉京之上。

  上清,在太玄都白玉京之上。一言在高天玉京山之上,亦通。

  接元始虛皇之統系,

  系,下記切。系也,繼也。靈寶體元行化,故上接元始虛皇道統世系。

  超西那玉國之根苗。

  經攷西那玉國在陝西,西方白帝生處,靈寶在諸聖生化之先,故言超出西那玉國根苗。不可以元白作白帝也。一雲,超當作紹,言天尊為西那玉國根苗,非也。

  入黍米珠,盡挹真玄之精粹;

  天尊入黍米玄珠中。即儒家所謂九弄太極、佛悟正法眼藏也。挹,獨徹此道,如世人握奇珍。飽至味也,故雲。盡挹真玄精切華粹。

  在香林苑,屢談秘要之筌蹄。

  天尊在上清妙香寶林玄苑中,屢次談說玄祕真要之筌蹄。道本無說,經為修行徑路。即取魚之筌、捕兔之蹄,不可終執,故說經為筌蹄。

  妙德難思,神通莫擬。

  天尊妙德難以思政,神通莫可比擬。

  大悲大願,大聖大慈,無量度人,

  解見前。

  靈寶天尊。

  始青至太白,元始再彰妙化。居上清,靈運無方,大道法寶,傳之不窮。為靈寶天尊。

  至心皈命禮

  太清仙境,大赤天宮。

  三清境天宮本一,以玄光大著,妙無窮盡,故言太清仙境。元白散霞,赤祥遍復,永無毀淪,故曰大赤天宮。非專言色之赤紅也。

  巍巍金闕之高,渺渺重霄之上。

  太上所居巍巍不動,最上至大。無比倫,金光不毀。玄闕之高,渺渺難窮。永居九宸九重九霄上。一雲,冠三十六天重霄上。

  降生於無量數劫,

  太上歷劫行化,無有量數,不可窮探,大道玄宗,是降生於無量數劫。

  說法于萬二千天。

  太上歷來化遍三千大千。此言說法萬二千天,太上說法官有萬二千天界也。

  五千祕言,融三才之妙道;

  道有五千余祕言,融貫天地人三才妙道。

  八十余度,接六趣之眾生。

  八十一化,接引天人魔鬼獄畜六等趣眾生。或雲,接六欲中滯眼、耳、鼻、舌、身、意六趣眾生。又雲接有、無、色、空、能、所六趣。或從拯字,拯救悟道成真,意亦是。六趣難脫,太上垂慈教化,技濟神人鬼物出塵,故亦作拯。

  聖德崇高,玄功廣博。

  太上聖德,尊崇隆高,玄功普廣博大,深厚莫窮。故言玄功。

  大悲大願,大聖大慈,無量度人,

  解見前。

  降生天尊。

  太上顯化無量,慈恩莫窮,生生不已,故雲降生天尊。

  至心皈命禮

  妙有真境,彌羅上宮。

  上宮,玉帝聖父宮名。

  曩音向示現國王之身,

  曩,昔時往劫也。昔顯示化現光嚴妙樂國王身。

  即根本帝尊之質。

  即根本萬天聖帝慈尊之體質。

  始相湛寂,

  聖父,道化宗始,妙相湛然常清,寂然不動。

  實至玄至妙以難言

  湛寂始相,實至玄遠,至神妙,而難以言議。

  嗣位繼傳,妙無等無倫而相踵。

  嗣光嚴國君位,繼國王宗傳,其德無與同等而相倫類者。踵繼先業,德福彌昌,故雲妙無等無倫而相踵。

  聖父之慈悲父,至尊之最上尊。

  玉帝號眾生慈父,位至尊。聖父尊,指玉帝言。光嚴國王生玉帝言聖父之慈悲父,至尊之最上尊。

  稱讚難窮,皈依莫盡。

  王生玉帝,功德永著,故稱讚難窮,皈依無盡耳。

  大悲大願父天尊。大聖大慈,光嚴妙樂國王聖父天尊。

  此聖父指光嚴國王,以其生至聖也。

  至心皈命禮

  妙有真境,彌羅內宮。

  內宮,玉帝宮深邃處,聖母居之。故曰內宮。

  慈顏烜春日之和,

  聖母慈善容顏,烜著光明,如春天日色之太和。

  懿範凜秋霜之肅。

  懿淑恭美,身范凜烈,似秋日嚴霜之威肅。

  純全梵炁,先天地以素存;

  全備虛無梵氣,妙體預存于天地先。

  化現妙身,歷后妃而示應。

  化現聖母妙身,歷光嚴國君后妃,應生帝。

  具一炁胚胎之始,

  具真一梵氣。顯化胚胎之始,胚,形氣初立;胎,形氣稍著也。

  寓帝身生化之殊。

  寓寄玉帝道身,生化祥瑞殊異。

  萬化祖根,眾生慈母。

  聖母誕玉帝,分萬化,統眾生,誠萬化祖根,眾生慈母。

  大悲大願,大聖大慈,寶月光皇后,聖母元君。

  至心皈命禮

  紫金金闕,白玉玉京。

  紫金闕與黃金,非二說。玉帝京闕,神光妙寶無二,常御者凈土。色尊為黃金,宴息之所。紫金闕也。金玉重文者,贊文自當若此說。

  住妙有之境中,〔處玄真之天上〕。

  常住妙有無跡真境中,永處太玄至真上天之上。

  功成道備,故妙相卓冠于諸天;

  普度功成,至真道備,故妙好光相,卓然冠出於三千大界一切諸天。加冠于首曰冠。玉皇萬天教主,故冠諸天。

  心廣體胖,故慈光徧燭于三界。

  性天廣大,妙體如如,心本廣、體本胖也。人不能,故無光明。玉帝成道,心如太虛之廣,道身自然,斯慈光照諸三界。

  位尊而上極無上,

  位尊無比,故雲上極無上。

  道妙而玄之又玄。

  玉帝之道,高妙難窮,是玄之又玄。

  真聖宗師,天人依仗。大悲大願,大聖大慈,

  解見別章。

  穹蒼聖王,玉皇大天尊。

  穹蒼聖主,諸天宗王也。此號贊玉帝之尊。

  至心皈命禮

  光嚴國內,妙樂土中。

  解見后注。

  聖母凝神夢于虛無,

  聖母夢道君抱嬰兒付已,遂生玉帝。是凝會神異之夢于虛無中。夢本幻中之幻,故雲虛無。然祥異特著,故雲神夢。

  道君授玉質于恍惚。

  道君降授玉帝寶玉質付聖母于恍惚渺冥中。

  慈愛和遜,

  仁感惠愛,溫和謙遜。

  弗貪萬乘之尊榮;

  萬乘,大國出車萬乘者也。玉帝舍王位,是不貪萬乘君位之尊重榮華。

  忍辱仁柔,不憚億劫之修累。

  大忍恥辱,仁愛柔弱,不憚億劫之修德累行。憚,畏難也。十萬曰億。

  劫解見后。

  功高無比,德重難踰。

  功行超倫,故高無比;恩德邁種,故重大難踰過。

  大悲大願,大聖大慈,現無量功德之身,玉皇大天尊。

  此號贊玉帝功德之大。

  至心皈命禮

  尊居帝位,高處天宮。

  尊居玉帝位,高處清微大天宮。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1 23:3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