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贊靈集

  經名:贊靈集。撰人不祥。四卷。底本出處《萬曆續道藏》。

  目錄

  卷一

  碑記

  靈濟宮記重    修靈濟宮記志銘

  重修靈濟宮記   靈濟真人序

  鰲峰神秀圖記

  卷二

  表劄

  賀真君褒封表   賀金闕瑞旦表

  賀玉闕瑞日一表  上元上真君表

  上真君祈安表   鄉民保真君奏劄

  卷三

  序疏跋文

  真君科式序    真君願序

  重修靈濟宮疏   徐仙翰藻跋二篇

  上靈濟宮勑額文  上親睦堂勑額文

  上燕喜堂勑額文  謝雨丹悃

  卷四詩

  詩

  上真君詩    謁靈濟宮十二首

  夜宿靈濟宮   寶殿十奇峰二十首

  真仙八詠圖四十首

  贊靈集卷之一

  碑記

  靈濟宮記二篇

  福郡之望邑曰閩,閩邑之望里曰積善。靈濟王祠,蓋一方之所仰焉,幬蔭而庇福者也。初年徼福丐靈之人,嘗有以鸞箕漬神者,一聯之詩,數語之讖,事跡靈驗,今猶記誦,而於文則未之聞也。至后鄉人聚首禱于祠下,顧瞻廟宇,瓦桶腐圯,像圖黯昧,因相謂曰:是可以致楬虔妥靈之意乎。謀一新之,而以箕卜神。於是剡剡揚靈,為文以示之,俾趣工焉。及工逸事遂,復有所謂神之告之,一言一話胥文也。嗣是而後,大篇短章,層見疊出。翼者肢熊,筆者腕脫,觀者瞳眩。而神之文浩乎,汪乎,如存碩靈黃而注,渤澥鄰之邑里,競相傳寫。且敬,且疏,且駁,且愕,是豈煙火食者所能道一語于其間哉。聞之向者,勑額之請,神之姓字莫,或前知父老,取姓枚之。既知姓徐,而詳則寶莫之聞。今也世美之源,靈跡之給,該且悉焉。神一而已,非固吝於前。是數年之請,而今焉為是,以震夫人也。毋乃斯文將興,神預有以發其祥,而闡其靈耶。抑神之意化,有所為而為之也。噫,是當有以諒神之心者,如湍逆流,喧虺澎湃,終不若中流滔之無聲。以文而示乎人,神蓋得已而不容已者也。三代無文人,六經無文法。上聖大賢,凡其著書以垂世者,非樂為是之衒齋也。君臣之分微,孔聖是以有春秋之筆。仁義之跡熄,孟氏是以有七篇之書。王道果行,蘭陵令之書,可不作也。禮樂且正,詩未亡,則文中子彭琹汾水之陽矣,元怪夫何有其化。今其傳后不寄之文,奚寄焉。神之心,前乎聖賢之心也。為之碑,而使之以知履歷。為之簽,而使之以知吉凶。山川之堙微也,為塞中之文以辟之。風俗之薄惡也,為《梁父吟》,以譏之。敬念消亡,士風頹靡,為《絕筆吟》,為《非神賦》以警之。以至《 獲麟》 之歌,自辯之文。變體之詩,雅正奇崛,千匯萬狀,如英章濩夏之迭奏於耳,如谷粟布帛之均適於用。文乎,文乎,篇章句讀云乎哉。夫使居是里之人,誦神之文,鑒神之心。一鄉之中,陶為道義。十室之邑,薰為忠信士焉。而學農焉,而畊工商焉,而役作貿遷辟爭也,而禮遜嚚訟也,而友助游閑也。而力本則神,於是時,固可以游于聖,不可知之天矣。何以文為神之署,碑陰曰:余雖倣柳侯之萬一,不得文公以記之,何以示來者。今觀韓記之中,自子嚴父詔,婦順夫指,與夫入慈孝,出友悌之外,無長語。是神所托於後之文公者,不過以扶世教為念也。歟,余襪線短能,何敢望文公之萬一,黿眼蜩螝,非敢嗚于雷霆之下。顧念神自石晉開運,以入于閩。余之始祖,亦于五季由,固始而來閩。先代以來,或營其地,以建神之祠。或請于朝,而尚神之徽號。奉神之祀,玆有年矣。鄉人復相同志,而成輸換之事。來晜仍雲冀神之庇,未有涯也。余欲無言,焉得而無諸。若夫神之姓氏之稱世,系之美靈驗之事與。夫廟宇創立,修葺之年月,備見於神自述之碑。非牛馬走,所得以容其喙,是不過著神作文之意而已。俾一方之民,食我桑檔,懷我好音。果胥而道藝,忠信之歸,則瑤漿蠹勺不必實,醢豚甘雞不必薦,溪毛燎水亦可荅神之心也。無教,則神之惠。人之貺也,亦無窮氣數,循環無往不復。神之文而發祥,闡靈于其前人,以文而蜚英,騰實于其後,將見天寵褒崇宣封,顯赫神之榮也。(廴十朔)紫凌青,施金斛椒,人之盛也。於是之時,必有大揮如椽之筆,以記之事者矣,余行當拭目以俟。罔俾文公,專美柳侯。

  又

  閩踰峽江而南,有山竦傑曰鰲峰。山之南,靈濟仙宮也。粵昔,叢祠陰跡顯著,國用其勳,民賴其庥,徽號褒加,祭式惟慎,至於今日,倚歟,盛哉。歷歲既久,廟之梁桶,侈剝不治,憑附丹青,漸已黯昧。時有鄉民詣祠下,枚卜乃事,見而相謂曰:是不足以揭虔妥靈也,完而新之,具尚一乃心力。神喜其不婉婉,未下為文,以勉之。於是裒誠鳩費,戒工度材,各肩其事,有而無怠。門之隘者,廣。池之涸者,聚。一木一瓦之壞者,易。彩以飾像,衣以章身。文曹武兵,亦加潤色。威狀赫赫,德揚明明。見者聞者,咸玆以恭。願樂其施,而工告成焉,時則秋八月也。功不自有,歸之於神薦。裸興俯具事以告,懷柔顯思,式告有相。載揚其靈,自序其所,出歷三代。至五季以來,啟烈壽后,所以委祉。今日廟食玆土者,有槩有詳,而為之記也。同事者愕然,視悚然,誦芒芒然。筆且曰:向者勑額之請,卜姓曰徐。是猶隱於聖,不可知之矣。今乃知出於偃王之裔,信有驗也。請神記之以石,昭冥冥而垂無窮。有是而後,文筆層現,易卦有簽,斷吉凶也。梁父有唫,亦勸戒也。非神有賦,昭冥漠也。塞井有入,辟禁忌也。若跋,若賦,若辨,若啟、若曲,若偈,千態萬狀,愈出愈奇。如倚空之岩,崒嵂巍峭。如怒風之濤,洶湧澎湃。噫,何其文也。夫文也者,在天為奎壁之精,在地為圖書之寶,在人為朝廷之瑞。今神也,恍惚之間,杳冥之際,影不可見,響不可聞,而乃顯之以文,何也。聰明正直,粹乎其嚴。威靈氣燄,赫乎其高。不可見,無所不見。不可聞,無所不聞。出干入坤,窮今(廴十朔)古。察來彰往,顯微闡幽。故能泄天精,裂地寶,發人瑞神之文,神之德,與天未喪。文地不愛文,使人得以展布斯文。神也,游于無聲無臭之天,可也。不屬之人,乃屬之神,可嘆也。夫鰲峰之精,龍首之英,必有瑰奇之士出焉。神其尚相斯文乎,不然何乃發其祥也。神之文曰:予所作,必有以為異日之驗,進身之階。神之詩曰:文章豈不貴,君子終豹蔚。豈我意哉。造化循環,無往不復,神而明之,存乎其人可也。其詞:

  鰲峰蜿蜓,靈濟之宮。昭哉先烈,孝思偃王。

  施祠洪綿,血食一方。四民地利,胥賴其慶。

  懷柔左右,赫赫耿光。大掖斯文,以發厥祥。

  顯相有嚴,報本孔臧。矢歌頌美。百世不忘。

  修靈齊宮志銘

  人之所事者,神。神之所依者。人。時值初吉景辰,神赫厥靈,剡剡為文,以任而任於同事者。祇栗厥戒,夙夜不敢忘怠。是以粧褁聖像,乃命司服,其飭衣裳。既就,神自作履歷,刻銘諸碑。灝灝乎,噩噩乎,似非世俗語所能道。赫然驚人,其誰不敢不進其所有以為答。同事者謀曰:東西池涸矣,誰不足以壯祠宮之瞻視。外附之壁壞矣,誠不足以聳人心之畏敬。龍首之井,誠為風土之害,既廢矣。今塞斯井,鑿斯池,划斯壁,以媚神意,亦將有利於人,其宜乎。同事曰:可。文章東合二序之神,捷蒙塵久矣,時尚武事,有欲去之,而為尚武之謀者。其同事嘗聞孔子有言曰:文章必有武備,武必有文備。夫文治武功,相資為用,此百世不易之道,其可闕乎。故上宰福祿三星之祠,下土輔國安民之像,先文后武,各得其制。同事又曰:可。外有門閭之故觀,內藩翰之森嚴。簷版之丹擭輝煌,掖庭之粉黛冠絕。至於補葺罅漏,靡不究心。獨二庫卑污,不修且壞。鄉民大懼,不任一日,復與同事謀諸神曰:從事於斯也,久矣,欲已之,而不能休,此意曉然,神其知之。告我以文曰:修廟難,惟義之歸,敢不喻所指。於是椽棟之腐黑者,蓋瓦之破缺者,垣牆之凸凹不齊者,俱治而新之。神於此時,再降之記,命庫之名曰:堂東有親睦,西為燕喜。俾憑附之質得以宣,其列美矣,茂矣,諸好備矣。雖曰同事者之所協力,是皆神之靈有以使其然而然也。及將次就諸,請其額于本路官總管張公鐸,復尊祠曰宮。筆椽字斗,照人耳目。凡道路觀者,車乘填塞參日,莫不張大稱譽,竦然而增敬。東街之碑,神之所自序也。西階之記,人之所以贊厥美也。神之文章者,諸宮曰碑、曰記、曰簽、曰贊、曰文、曰賦、曰啟、曰表、曰卞、曰議、曰序、曰頌、曰詩、曰曲、曰行、曰說,其有集行於世,煥然而可述也。靈濟之封旌,褒前朝真人之號,道宣天休,厥德章明,垂譽終古。此黃發耆艾野夫版尹之所願頌,非鄉人一詞之所能。既七日,復來與同事,謹以牲醑,用伸告成之禮。就位於庭,悚然深惟。三載考績,亦既勤止。惟神念厥功,必有以相之,使鄉人均蒙其福,世世承事,寧可不知所自耶。今欲刻諸石,以記其事。誠恐議者,以為專美之譏。姑志歲月于靈濟宮,敢銘之曰:

  受職九天,懼靈下土。神筆驚人,沛然莫御。

  飭以衣裳,為身之章。親睦燕喜,命名日堂。

  佣役征工,作新斯宮。四方雲集,至日訖功。

  三歲考績,各恭乃職。其難其慎,惟和帷一。

  神既安止,載人載喜。欽若玆教,是信是使。

  惟爾有神。福及吾民。天鑒厥德,錫號真人。

  圖像輝彩,洋洋如在。爾民報祀。萬世不怠。

  后之君子,無廢成美。刻志於壁,以贊攸始。

  重修靈濟宮記

  至元三十年十月,閩積善里,士交章君桂龍,以書奉靈濟王廟記來曰:此神筆也,里有古廟而無碑,屋且圯。夏五月,沈君建翁修而作之,桂龍與周仝等共謀而成其美。八月,工告訖功。神赫厥靈,載降之記,將刻石,命里林迪功延年書之,且屬予篆其額。春一不敢辭,署名惟謹。十二月,又奉古詩來曰:此神意之所記也,盍記諸。春一心已諾,而筆未暇。明年正月,親來征諾,又出神所賜古今詩一篇,凡六十五韻。春一何與斯文,乃褥神之勤如此。昔江神嘗揖王勃而告之曰:滕王閣將作序,子往賦之。時主人已宿構于其婿。勃之文迺出不意,豈當筆者固有數于其間耶。於是焚香叩齒,取記與詩,端誦數過,絕不類煙火食語,而作曰:異哉,夫以聰明正直為德者,神之分也。以威靈氣焰動人者,神之餘也。廟自石晉開運以來,厥惟舊哉,諸君精白承休者有年矣。今日之事,敢問其所以然。章君對曰:神之文,不但此記此詩而已,前乎數年,靈明尚閟,只聯片字,時而出之。今剡剡揚靈,燦然有文,與人相接。其所指歸,或勉以義,或誘以善,或勸以孝敬。至於遇事立言,則有《塞井》,文有《非神賦》,有《划士傳》有《壁像贊》有《梁甫》等吟,有《獲麟》等歌。若序,若跋,若啟,若辨,若行,若曲、若頌,若疏,千態萬狀,愈出愈奇。聞其風者,贏糧而景從。苟以是心至神,各隨其所。扣而告之,一話一言,胥文也。桂龍與建翁等陟降左右,靡不夙夜因事而謁文,因文而證事,得手應心,如契如券,故葉力於此,以對揚神之休命。予又作而嘆曰:斯文其庶幾乎,天降時雨。山川出雲,嗜欲將至。有開必先惟鬼神者,得兆朕之先而文章者,神明之律呂也。自唐而後,國朝以科目取士,士生斯世,爭以文嗚。蜀之神有梓潼者,闡靈一方,專宰科名。九十四化之文一唱,蜀士敬之愛之,不啻如事父母。凡擢危科躋顯仕,不敢曰己之能,必曰神之賜。由此它方之為士,在在屍而柷之。梓潼之香火,遂遍天下。徽號之加,莫尊焉。今日之靈濟,即前日之梓潼也。梓潼顯于蜀。靈濟顯于閩。九十四化之文殆不足過,將見神之香火,亦猶梓潼之遍天下,豈但劍惠于一方哉。然斯文與天地,並未嘗一日泯沒。暫晦者必明,暫否者必泰,故神有以發其祥也。神碑既立,里之人士歡欣鼓舞。時周君庄翕,實獻碑陰之文,其言曰:岳之神,必降而後生。申莘之神,必降而後生。尹今將生乎,抑將生尹乎。斯言也,蓋有以扶其手而擘其口者矣。地靈日彰,人傑日出,異時必將以文嗚。國家之盛,非惟為人士賀,尤當為神賀也。神姓徐,生為人,歿為神,功在國,德在民。世美之源流,廟封之次序,悉已見於神之所記。此但書修廟,降文,立碑之槩爾。章君又曰:向日敕額方請之時,神之氏諱莫能前知,父老取姓,枚卜之得姓曰徐,從而名之曰望。望者,言其德可配于四望,秩而祭之,宜也。今神自言吾為江王,諱知證。吾弟饒王,諱知諤。式克正名,而知本始。予嘗讀五代史,至吳之世家,于齊王系之以感慨。方其與劉威,陶雅等,佐行密起淮南,蓋一世之英雄也。及得政,如彼其專矣。然且奉楊氏諸孤而臣之,其視張文表之不事周保權,豈不相逕庭哉。宇宙無窮,往事塵土,而有子二王流芳百年,廟食萬世。嗚呼,齊王亦不死矣。時上元前二日甲子記。

  靈濟真人序

  神之氏諱爵里,載在五代史。晉開運之四年歲,真協洽皇靈,剡剡來降於玆,以羲歷策之,歷甲子二千之數有奇。嘉熙二年,蒙朝廷錫命,攷之祭法,宜在祀典。每遇三元、八節、甲子、庚申、斗降之日,人之有事于神,宿戒齋祭純素之道,惟神是守。守而勿失,與神為一。一其一,合乎自然而已。黃帝得之,以登雲天。西王母得之,以坐乎少廣。今神之精魄不爽其聰明,得之以與浮丘公王子,晉司馬子微、馮大和諸人,週遊乎無極之天。聽之,不聞其聲,其聲揮綽。視之,不見其名,其名高明。四時得節,萬物不傷,利澤施於天地,後世其孰能知之。昔南華先生舉太宗師之言曰:有真人,而後有真知。屬者恭遇三十八代天師,宣授太素凝神。廣道真人,以其知之所知,每知之是為師乎。特為補奏天京江王,充九天金闕明道達德大仙顯靈溥濟真人,夫人許氏特授順助仁惠仙妃。饒王充九天玉闕宣化扶教上仙昭靈博濟真人,夫人陶氏特授善助慈懿仙妃。徽稱赫奕,為龍為先,使在天之靈得以宣其烈。今日太平,物無違拒,肅雨又陽,咸若有答。鄉士庶民,莫不忻忻然而踴躍,相與北向蹈舞、拜手、稽首,上祝聖壽無疆,且壹神德。願垂表后,刻在金石,序之以詩曰:

  得一以靈兮,謂之神。神之為神兮,而能精。

  窈窈冥冥兮,無為無形。有性有情兮,與道合真。

  夫號真人兮,飛奏天京。特予功績兮,播於金石。

  大仙上仙兮,升入九天。雨暘不愆兮,掌造化之權。

  爾民得保全兮,喜躍踴驅。執我豆籩兮,孰敢不虔。

  靈德之淵淵兮,具頌是宣。刻石永堅兮,何千萬年。

  明遠完教之玄法師福州路道錄劉景福撰。

  鰲峰神秀圖記

  閩城南,大江自西而東,曰峽江、度江。又二十里許,有山曰鰲峰。擅群山之勝,逮諸水之會,而祠在焉。其旁屋宇,星聚棋布。神依人之居,而歲時伏。臈牲餚粢盛,獲食其土。人賴神之休,而長幼樹畜,率無水旱災殄之虞,獲安其生。此神人,並立實陰陽至理,世不能廢也。鰲峰二神,相傳徐姓,南唐知誥諸弟,長知證,稱金闕真人。次知誇,稱玉闕真人。謂在唐世,嘗將兵入閩過漳討賊,次鰲峰,有功。仙在芝嶼,天燈、天樂降其地,遂祠之。按史,知證,溫弟五子也,封江王,改封魏。知誇,溫弟六子也,封饒王,改封梁。閩國王延政、延曦弟兄不協,國日亂。唐遣其將查文逐之,乘勝克泉漳諸郡。不書王在行。御史失之歟?以鰲峰秀拔奇偉,山川融結,宜神所憑托。神擁山川,明豐而禳祈,祝禱,若神所荅譬。玉在山,而木潤。珠在淵,而水輝。厥理有繇,矧生功德。其鄉歿,而祠之禮也。翰林待詔長樂高廷禮氏,其子熊,走禱祠下,肹響相通,如承面諭,(言十亢)征諸事,豪發弗爽。特詔因寫鰲峰神秀圖,以報靈貺,第征子記之,並述其槩,以告于鄉人。

  水樂九年九月望日漢府紀善翰林院脩撰儒林郎閩人王褒記。翰林院待韶長樂高廷禮划並書。

  贊靈集卷之一竟

  贊靈集卷之二

  表劄

  賀真君褒封表

  伏呂天之文,曰鳳篆龍章,其命有德神之名。在丹台玉室,何憂不仙。妙用不可以思議,舞蹈自形於手足。某申賀,恭惟九天靈濟真人,好是正直,亶此聰明。默推生生化化之仁,尤得杳杳冥冥之道。克厥威,克厥愛,常懷儆戒之憂。惟其能,惟其人,果沐褒封之寵,眾皆曰可。時懋廼功,誰無折屐之歡,敢效執鞭之賀。伏念某葦苕寄跡,草芥微生,惟適之安。仰聖庥之是,荷卷言所自,豈童子之不知。進表陳情,銘心知愧。伏乞俯垂高聽,遠察卑誠。爰剡剡以揚靈,廼禳禳而降福。其養民也惠,如雨露之所沾濡。誕我祝如何,與天地相為悠久。

  賀金闕瑞旦表

  伏呂一封九重天,榮授南昌之上宰。九月十七日,喜逢嵩岳之降神,里社交歡,人民胥慶。恭惟九天金闕明道達德大仙顯靈溥濟真人,好是正直,大以神通。與日月而並明,參天地之化育。五十五願,發誓度人。四百餘年,積功累行。惟德是輔,與道合真。施之萬物得其宜,措之四時得其序。舉皆蒙福,孰敢忘恩。同伸虎拜之誠,恭祝兕觥之壽。更冀積善鄉一千余戶口,俱托帡蒙。大聖朝億萬載,基圖相為長久。臣下情無任瞻戀之至。

  又

  伏呂嵩岳儲祥毓英才,而出將入相,風雲慶會。為明神而輔國庇民,瑞旦屆值于九秋事業,有光于五代。恭惟九天金闕真君,系出偃王,世封齊邑,廟食五百餘年之盛,褒封三十二字之榮。靈貺孔彰,殊恩屢降。惟此鰲峰之地傑,薦臻虹渚之星流,庸舉兕觥,用伸燕賀。伏念泰登仙版,職奉靈祠。凡居復燾之間,莫匪帡幪之庇。良以感恩之有日,將何報祀於今時。晨香夕燈,常瞻烜赫。朝鐘暮鼓,少備

  勤渠。不辭演潦之可羞,惟冀神明之來格。伏願聖人在位,撫華夏于萬年。神德彰靈,亨褒崇于千載。宮門肅靜,閭里康寧。

  賀玉闕瑞旦表

  伏以雝雝在宮,肅肅在廟。主爾百神赫赫,厥聲濯濯。厥靈相予肆祀,時則歷多年,所式克至今日休。臣惶恐惶恐,頓首頓首。恭聞大而聖,聖而神。誠則形,形則著。來也無涯,去也無跡。視之弗見,聽之弗聞。聰明正直,依人而行。遠近幽深,知物之故。天地合其德,四時合其序。名聲昭於時,利澤加於民。維桑梓則必恭,雖蘋系而可薦。伏念醮首某等,與鄉人處,忝儒者流,惟神其依,不言所利。雨暘時,若天且不違,況於人。老安少懷,民到於今,受其賜。士悅朝,農悅野,工歌肆,商歌塵。巍乎成功,何以報德。玆蓋伏遇九天玉闕宣化扶教上仙昭靈博濟真人慶流瑞旦,節應中元式月,斯生與天齊壽,讓萊相獨先於一日,踵康王猶後於八朝。其命維新,而民階樂,聿慶崧岳。降神之日,同伸華封,請祝之誠。桂魄初員,輝瑛東方之日。蓬仙不老,光聯南極之星。豈若身親見之,不知乎舞之也。伏願在其左,在其右,在其上,不顯亦臨。俾以富,俾以壽,俾以昌,自今以始。臣下情無任瞻戀之至。

  又

  切以聖不可知,之謂神,感而則應。民到於今,受其賜,靡也可忘。式克至今日休,不敢啟上帝命。臣誠惶誠恐,頓首頓首。恭聞無形之表,至道之精。軒轅皇帝,啟鑰抽關,太上老君,傳燈續印。德而不德,清虛怪,寂寂之無宗。玄之又玄,廓落達,生生之有妙。周流六虛而無息,主宰萬物而不遺。巍乎,其有成功,無以稱其威德。伏念臣志求諸道,材下於人。敷奏以言:方寸地之階,願借恪恭乃職,咫尺天之威不違。重念醮首某等,致力於神綏,我以福祠稱靈濟,名被顯封赫厥,聲濯濯厥靈,雝雝在宮,肅肅在廟,雖桑梓必敬,止維蘋蘩可薦之。玆遇中元集福之晨,是乃上相誕生之旦。乾坤為瑞,閭里稱歡。是月在中,式播崧岳生申之詠。與天齊壽,同伸華封,祝壽之誠。玆蓋伏遇昊天玉皇上帝玉陛下,總元范于十方,建大功于億劫,無有遠邇,均屬照臨。凡有血氣,莫不尊用,敷腎腸歷以告。臣塵凡濁質,夙夜小心,自慚蠢蠢無知,敢曰高高在上,齋戒沐浴以事帝。對越在天,聰明正直之謂神。虔恭在位,幸披雲而睹日,如臨淵而履冰。伏願不聞,亦式不顯,亦臨有相之道。俾富而昌,俾耆而艾,用錫厥民。臣無任瞻天望聖。激切之至。

  上元上真君表

  三陽開泰,適人事之肇。興兩闕如臨,諒天心之可格。敷陳素願,益茂洪禧。臣誠惶誠恐,蝢首頓首。恭惟九天二位真君,裔出偃王,世封齊邑。丕哉靈德,等乾坤復載之功。用以濟民,推雨露沾濡之澤。神通自在,正直無私。廟食今四百年,天封凡十六字。人所見恩,誰敢不敬。伏願降爾遐福,載歌禳禳簡簡之詩。保我後生,爰詠蟄蟄繩繩之德。

  上真君祈安表

  咨寒怨暑,特小人見淺之謀。居安慮危,惟君子知幾而作。雖自禱之久矣,賴有陰以相之。某申謝:恭惟九天靈濟真君,德配乾坤,澤垂雨露,以顯靈昭靈之德,推溥濟博濟之心。伏念某等,受廛為氓,聚廬托處。久席雲天之庇,敢傾葵日之誠。弗克修持,未知慚愧。念震鄰之警義,貴在於恤鄰。然同井之安救,當防于入井必也先。事而能懼,庶其後患以無憂。更冀雨及我私,實穎,實栗,實堅。好錫用民福,曰壽,曰富,曰康寧。

  又

  神非類而不祀,以其能于捍災御難。天作孽猶可違,寧敢稽于修齋執戒,拳拳唯謹,戰戰若驚。仰瞻靈德之在天,俯拜皇恩而感地。伏念某等,枌榆同社,桑梓連陰。自慚坐井以無聞,敬率居鄰而有請,謂民情可見。昔曾聞己過之衍,何帝怒不回。今未免童蒙之瀆,豈葯大夫怪迂之方未盡。抑濮上人計筭之私已萌,或饕餮如曹劇之無謀,或蹤臾如子腸之尊大,誰敢執其咎,亦盍及而求征日咎征曰休。固當禱之久矣,靈之來,靈之至,毋廼亶其然乎。勉力而行,欲言恐僭。未能姚斌,當真之罪。天書譯符,篆之文台。駘實沈是,謂之妖。神筆按春秋之法,氛授必去,邪妄必除。毋縱滔淫,恣生荼毒,吾所願也,神其鑒之。玆蓋伏遇九天金闕、王闕真君幾前,乃聖乃神,允文允武。斂之,則有顯靈昭靈之相。散之,則為溥濟博濟之仁。千百年之祀典森嚴,十六字之褒封侈大。威震雷霆之怒,五嶽塵埃。功叅日月之光,四方耳目。驅癘鬼于山之左,植保障于紅之南。海宇澄清,里閈寧靜。下救群生之疾苦,上休太上之慈悲好生之德。雖洽於民心,擊壤之童,何有于帝力。伏願息點捕劓,終終始始。各保安全,藏疾納污。是是非非,更為復護。莫效薦芹之敬,敢言結草之勞。

  鄉民保真君奏劄

  臣聞功謂道,在無極之始,冥冥窈窈,不識不知,非心思計度之所能也。自太真皇人紫筆定書,然後學道者得以探其源洩其流,撰成科典靈文、耳目斯世。今有神焉,以修齋執戒為功,以濟生度死為誓,發為文辭,合於科典。凡曰長材秀民者,莫不口交誦之,其可稽于徹聞乎。切見九天金闕真人徐,九天玉闕真人徐,聲名冠世,功德在民。內察其行,外觀其跡。委是骨像合仙,有心積善建功,篤好三寶之士。若非宿幸緣會窮神而知化者,孰能與此。所著九真妙戒化文、九獄神燈科、格醮三界科、保馬科,並出於太上玄言。究征摘實,自然成章。靈音嘯泳,可以為活劫津梁。所謂閉門坐車者不計其歲月矣。外有靈濟特醮科、本願儀文七政燈科,非敢以為己,功,從民請也。臣性識疏愚,為言輕賤。考事察能,在臣識所當。申請敬加丹鈆,去取編成一集,謄進在先。已蒙聖恩,將臣徐等詮補職任,躋進仙階。今慾望聖慈允俞所請,再將臣徐等所撰科典,翻行三界,合屬去處,各取遵稟,照驗施行。不惟顯靈濟濟度之功,亦可以張吾軍而感慰東南民心之所望也。伏取指揮。

  贊靈集卷之二竟

  贊靈集卷之三

  序疏跋文

  真君科式序

  予嘗以為,老子之道,五千言盡矣,后之學者,不以未能遍觀而盡識也。惟漢天師之傳得其宗,迄今一千二百余載,馳聲耀譽聞諸四方。上而公卿,下而垊隸,欲壽考康寧者,莫不皈心而稽首。今明而為神,曰靈濟真人,以憑附之質,用宣其靈,豈非夙幸得天師所授鈆汞法,何一點之珠光耿耿不滅。回平作字,一言一話,煥乎其有文章。予始聞之若駭,且信旦疑。一日袖香而來,瞻仰祠下,載睹所作碑記、讚頌,仰非世俗語,疑乃信。獨此書一帙,鄉之士夫藏之甚慎,不輕示人。予索之久,始得之。焚香誦之數過,其為旨義,皆本于太上經典中抽繹出來,幽深明溥,與道合真。諸天隱梵,迭奏和嗚。濟度之功,誓弘海岳。神機玄妙,或隱或顯,是豈淺學近智者所能議哉。雖然神而明之,存乎真人,予累欲序而跋之,誠恐識者有餘食贅行之譏。若乎真人之德,揭若日月,后必有至人為之序,予略言其大槩雲。正元三十年,上元將仕佐郎路學教授歐陽公柱芳跋。

  真君願序

  願者,真人之願也,亦人之所願也。一跪一拜,心之專也。心之專,善之至也。人性之善,猶水就下也。不善不改,是吾憂也;吾是憂也,此願所以為善者。設是,豈徒願文乎哉。仰觀于天,得數二十五。俯法于地,得數三十。合而言,得數五十五。蓋因此數,得以成其願。若非與天地同功,安能至此。善,人天地之紀也,苟有一毫矯偽慢怠之意,非吾之所謂願也,其可與善者同日語耶。《傳》曰:善無常主,協于克一,此無他。始於是,終於是,不以半途而自划,斯為盡善而盡美矣。善者福之基,福者善之積。唐高郢有言:積善以致福,不費財以求福。福既可以不費財而求,則為善者可曰費財乎。見善以相示,聞善以相告,凡吾同志,當以此自相勉勵,庶無愧於天地,亦無愧於真人,此又真人所大願也。

  重修靈濟宮疏

  按五代史淮南世家,齊王徐,有子江王、余王,即今金闕,玉闕二真人也。真人素善文詞,靈感響應。東南之民,賴神之庇,何止曹龜。永樂庚寅歲大旱,方岳大臣,深以為憂。惟真人尅期日降甘澎,獨著靈驗。達官士庶,僉以廟貌傾頹,不可不葺,于以苔神靈之景貺,敬裁短疏,遍扣高門,椽筆大揮,福有攸歸者。

  伏以棄職歸仙,千古文章光玉牒。駐兵除寇,萬年香火奠金鰲。甘棠追召伯之思,芝草毓祖庭之秀。高其門,廣其宅,依稀綉嶺。宮前穆如在,赫如臨。恍惚錦官城外雲霞閑繞,玉窗深,日月平。臨金闕,迥善祥,所萃長年生意。津津福祿攸絳,積善公候衰衰。為大方之柱石,作遐邇之權衡。趨吉避凶,寶笈瓊書天上閱。彰善痺惡,金昆玉季世間游。歲時長是過庭趨,霜露劫憐仙嶼近。天朝中貴靈方,藥餌已先嘗。海國居民得雨,枯苗還早熟。苔痕又見入簾青草色,半侵行履跡,風飄碧瓦。補天手重構新甍,雨洗頹垣度地基。仍乎舊貫,弗克奮無前之勇,曷繇成不世之功。如椽大筆不已書之,數仞宮牆俄頃成矣。左倍溪,右瀨水,紫台咫尺列仙源。前玉幾,后蜚蓬,文筆高撐牛女宿。一人有慶,萬國咸亨。謹疏。博陵林漢孟撰。

  徐仙翰藻跋二篇

  君子遭世之理作為文章,用奮厥志,得以行其道,非幸也,宜也。世固可以智力而致理,欲志於道者,以文章而求效于當世,所必齊門。抱璞荊山,非不幸也,亦宜也。夫神之於昏默香冥之際,亦可庸乎。文章以驚動於人吁,豈不怪哉。《徐仙翰藻》之集記、贊、賦、頌,一編甚巨,斟酌其辭不濫,皆矯世激時之論。幽明隔涉,而僅有負俗累,不能無惑焉。愚意是鄉之君子,有志於道,而遭夫理之世,其道宜,行而志不獲奪,故假以文章神其說,執筆之頃,果無容力于其間。人也,神也,予不敢知否。則《河圖》、《洛書》,將為羲姒出耳。用是得不系其說,而廁諸公之跋后雲。

  又

  神非人不因,人非神不成。今人神之所交接,一言一話胥文也。文其神乎,神其人乎。《河圖》、《洛書》似涉詭異,雖羲姒大聖人,以此征而信之,千百世而下,愚庸之性,其有為之疑且惑乎。以神之交讀之,考其辭,靡不以聖賢之心為心,禮、法、刑、政,如視諸掌,何乃汲汲焉而為憂民也深。神乎,人乎,能不為之疑且惑也。寄魚龍而助風雨,物情之論,蓋亦有矣。愚故曰誠以明之,雖存乎神明,而誠之亦在乎人。苟一事之莫決,一辭之莫措,雖欲假其聲於人,吾固不知其可也。執筆之頃,于予不得以遜其責,使黃鐘大呂之不奏,瓦釜爭嗚,滔滔皆是,豈不為神之羞耶。《徐仙翰藻》乃,神之文集,既盛傳于眾,予豈得不玉輥而藏諸。

  上靈濟宮勑額文

  伏以龍首軒昂,鰲峰竦傑。紅塵化錦,好布壇場。青布成羅,果符讖瑞。一簇人煙,寰會千年。祠宇森嚴,綵划新,規模壯麗。恭惟靈濟真人,神通廣大,正直聰明。香火興隆,事跡靈驗。邇來化筆,煥乎其有文章。托此寓言,勸之必以禮義。碑銘建立,功德昭彰。昔膺勑額之榮,今拜天封之侈。名登仙籍,位列仙班。褒獎殊常,恩光甚寵。玆者伏遇總管相官高四品,福蔭三山。有周公事鬼神之能,得孔子明郊社之義。考之祀典,錫以宮名。大筆如椽,大字如斗,使山川而改觀,與日月以爭光。里社煇煌,士民歡悅。詩曰:天封靈濟位真仙,福我生靈感二天。榜額煇煌字如斗,宮門壯觀萬千年。伏願金榜掛名之後,風俗康淳,鄉閭忠美。士農工商均其福,雨暘寒暑協其時。歲歲豐登,人人富貴。更冀王封八字勑額,金書香火萬年。年年上祝皇帝萬歲,萬歲,萬萬歲。

  上親睦堂勑額文

  伏以教序人倫親睦堂,大書榜額字煇煌。而今風俗歸淳化,萬古名為積善鄉。恭惟靈濟真君,正直聰明。雝雝在宮,肅肅在廟。森嚴左右,赫赫厥聲,濯濯厥靈。八字宣封,千年聖跡。既新斯手,乃建斯堂。民具爾瞻,貌威而重。風俗之淳,自今以始。孝悌之心,油然而生。伏願掛額之後,上下和仝,幼有倫,長有序。里閭康寧,老者安,少者懷。詩曰:天理三綱及五常,教民親陸建斯堂。爾民報事能如此,異日門旌孝弟坊。

  上燕喜堂勑額文

  伏以閟宮赫赫有神明,左右森嚴綵划新。保彼東方壽而富,魯侯燕喜作宮名。恭惟靈濟真人,清廟肅雝,維神顯相。勑額金書八字,後宮粉黛三千。有翼有嚴,隨禱隨應,諸福畢至。少陳祀事之勤,吉夢追隨,果獲男見之願。門閭壯麗,榜額煇煌。伏願掛額之後,宜爾子孫,載命螽斯之德。永錫祚胤,妥歌既醉之詩。詩曰:鰲峰竦傑泄英靈,青布成羅識可憑。孔氏此時親抱送,崇嵩神降果主申。

  謝雨丹悃

  鄉民黃垣等,切念夏逢不雨,宜禳旱魃以潛消,靈降自天祇。伏□真仙而控愬,三薰三沐,載謝載祈,涓取五月十八日,敬發誠心,虔邀道眾,拜請洪恩靈濟真君,詣鰲峰龍漱潭,攀迎聖水。午時至宮安奉,遂蒙感應,西南騰雲,未刻下雨。是夜開啟道場,依科修奉,特設龍王浄醮,百拜朝天懺文。當夜甘澎祁祁,至二十日,大霶(雨十沱),田疇滿足,特伸荅謝。延奉諸真,仍設龍王,田祖諸品浄醮,關祝南辰北斗,列曜星燈,寅修醮禮,仰荅真君。貢奉菲儀,大伸圓滿,設醮謝恩。伏祈景貺,惟冀曰暘、曰雨,協二儀大順之期。如茨,如梁,降百谷用成之瑞。亶估九重之至德,流入八表'之有秋。懼聲沸擊壤之歌,千千惟耦。聖壽享齊天之筭,萬萬斯年。綏和動植之滋生,永樂雍熙之化恆。下情無任,不勝激切之至,敬意。

  贊靈集卷之三竟

  贊靈集卷之四

  詩

  上真君

  白湖趙迪

  方山之陽,有古神祠焉,世傳以為五代徐知語弟兄,號金闕玉闕、二真人也。真人乃神明之冑,歿幾五百載矣。其神之在天,猶不棄于吾民也,民之雨暘疾疫,咸禱輒應。迪不敏,欲拜祠下有禱焉,遂賦步虛辭以獻之。

  聖人神明冑,神恓太羅表。絳節凌紫雲,翠蓋連碧蓧。靈景無晦明,清虛何皎皎。瑞氣玉洞浮,霞容絳林表。玆晨儼欲、臨,鸞旌何縹緲。務我區中人,時為釋紛擾。

  其二

  琳宮何苕蕘,高挹翠微頂。英風百代靈,神光四時耿。備容更尊嚴,廟貌肅路寑。碧殿爐煙寒,白日棟、雲冷。藐爾塵俗軀,何由達靈景。

  其三

  羽蓋何翩翩,靈氛降丹闕。縹緲鸞鳳音,涼秋散林樾。玉津流紫雲,神霄飄絳節。羽衣星外沉,仙樂空中歇。太虛一寥寥,焂爾采霞沒。惟聽步虛聲,空餘碧桃月。

  其四

  棣華玉連枝,帝勑司我土。獎爾陰風來,颯爽降靈雨。疾疫賴神休,凶荒託靈御。機絨杳冥冥,翊運昭昭著。高寒太羅天,陰瑩清虛府。王珮清霞裳,羽蓋肜雲路。冷然馭長風,將朝紫霞去。

  謁,濟宮十二首

  左參政永喜楊景衡上清張真人奉命建延禧之醮于靈濟宮,賦此以紀勝集。

  川岳揚靈泰運開,上清仙客降香來。

  天壇醮啟雲旗下,羽珮朝趨月殿回。

  勝會已欣登寶地,弱流未信隔蓬萊。

  臨風願借瑤台鶴,飛挫繁禧遍九垓。

  又          前人

  三山飛翠接鱉峰,紫府高寒遍太空。

  丹鼎光騰千嶂月,瑤台香度百花風。

  神功烜赫昭靈貺,帝德優崇錫口封。

  宮觀何年兼,賜真時過白雲中。

  又     右參政姑蘇彭眘

  花簇香輿控紫鸞,洞簫吹下綵雲端。

  九天星鬥浮山殿,五夜風雷繞石壇。

  仙菜壓枝丹荔熟,清陰滿院碧梧寒。

  神功赫赫多靈貺,永贊皇圖萬世安。

  又       右參政李燁

  停膠偷暇謁神宮,石逕演溪靄冥中。

  雙烏隔窗啼晝白,群芳聯砌吐春紅。

  剖符當代膺王爵,捍患他時紀武功。

  靈闡一方垂惠澤,大昭世享固無窮。

  又       僉事鳳陽周常

  一年兩度到仙宮,種杏心誠在報功。

  妙藥氣看痊痼疾,靈符常見振疲癃。

  花銜洞口尋真鹿,雨暗峰腰聽法龍。

  勒石頒衣綿血食,加封褒錫聖恩隆。

  又       左參政紹興錢述

  暫停徵騎陟鰲峰,再拜頻思伯仲功。

  昔日干戈平禍亂,千年廟食享秋冬。

  詞章應禱點奇驗,靈濟褒榮錫大封。

  護國庇民神力大,雨暘時若澤時中。

  又     兵科給事中三山曾記

  曾統天兵渡峽江,貔貅百萬望風降。

  金鰲血食真無恭,玉闕丹書卻有雙。

  劍珮森嚴雲緲緲,樓台矗沓石崆崗。

  英名不歇留今古,況復雄文冠海邦。

  又     戶部員外綉江楊寧遠

  山青水秀應玄機,天賜賢良鎮渚磯。

  昏曉能明災與福,毫釐判斷是和非。

  祠堂古在三山外,靈貺分傳四海知。

  王裔飄然入仙籍,流芳端的世間稀。

  又     刑科給事中山陰朱純

  恭持玉節,遍歷南閩。因過鰲峰洪恩靈濟宮,載瞻載拜。禮竣惟時,廟官方率三五童子,羽衣鶴氅,乃邀至菊軒。飲茶清話間,因索詩以識敬謁之誠,遂辭,率成數體一律,以彰聖朝神靈之萬一雲耳。後者郢正,幸甚。

  恭持使節到南閩,得駐征車竭二真。

  翼翼廟庭千仞起,煌煌袍錦四時新。

  瓊碑紀績來天上,玉動騰光照海濱。

  祀典聿隆當盛世,擬同社稷萬年春。

  又     戶部主事沛邑孟式

  宣德壬子仲冬,欽承朝命,蒞事閩藩,道經金鰲峰,願瞻靈濟宮祠赫然一新。良由二真克忠克孝,功施社稷,澤被生民。又能斡運化機,大闡靈貺,翊衛聖躬,是宜加以徽號,享祀無窮,以峇神庥。此皆聖天子仁德之至,春愛之隆與。天地相為悠久,豈偶然哉。廼拜手稽首,而賦詩曰:

  曾於青史見英雄, 兄弟同心樹大功。

  已向生前偕盡孝,要知歿后復輸忠。

  清宵好夢孚昭代,赤石奇方愈聖躬。

  廟貌尊嚴崇祀事,生靈千古仰高風。

  又     監察御史吉水楊政

  伯仲聯翩葆大真,生膺王爵死為神。

  遠馳玄翰傳丹訣,大著殊勳動紫宸。

  仙籍崇階褒錫重,鰲峰嚴祀禮儀新。

  香雲飛出榕陰外,俎豆年年秋繼春。

  又  奉使扶桑等國中貴官柴山

  承命統兵懷來,荒服上欽一人,下盡廼職,留止三山。久荷靈異玆者,敬捧華旛,讚揚聖號,以為淮海往回之祈。冀神鑒納,尤肅禮儀。止於齋所勝境,有感於懷,遂聯所搜,以揚神德。后之睹者,幸見郢於斯文。

  南閩之地多奇山,洞庭太華相回還。

  真龍隱處毓聖跡,浮光積翠盈林巒。

  真仙幽顯不可測,默運天機播神德。

  上以靈丹衛聖躬,下施洪恩庇民厄。

  曾聞兄弟同孝恭,竭忠五代邁英雄。

  生為名臣死廟食,揚庥顯跡當無窮。

  威靈廟貌世莫比,坐擁江南八千里。

  五雲散盡露金鰲,瀉下龍泉一泓水。

  予時領命懷外方,竭誠至此永靈章。

  但見幽禽對語苔,花滑風吹澗谷多。

  奇香君不見武陵,樊口清絕處江山。

  一見消塵慮何似,今朝咫尺間分明。

  得入神仙路華旛,一堅突名峰上迎。

  車馬來長空有時,環珮九霄響一雙。

  青烏嗚天風噫職,斯境清不再有。

  顧罄衷誠莫杯酒,更冀爐煙永不磨,

  須等天長與地久。

  夜宿靈濟宮

  白湖郭敬夫

  共到真仙境,清齋外竹房。夢回孤島月,寒入一襟霜。

  夜氣神鰲起,秋聲瑞鶴翔。披衣不重寐,杳靄識天香。

  寶殿十奇峰二+首

  金鰲峰白湖郭廙

  金驁海上來,秀色鍾靈異。髣髴蒼龍蟠,飛騰彩雲氣。

  桂宇浮丹光,芝房隱仙秘。時瞻鶴馭回,天香靄空翠。

  又       隴西李叔義

  海上浮來一點金,擁成丹窟出雲林。

  神棲占斷鍾靈地,能使真風播古今。

  白鹿峰     曰湖郭廙

  白鹿名山翠若堆,鹿隨雲去不知回。

  抵今亂石溪頭路,猶想行蹤寄綠苔。

  又      隴西李叔義

  仙鹿啣花此地過,因開禪剎絕岩阿。

  青山不改名猶在,長入林僧笑詠哦。

  文筆峰     白湖郭廙

  玆山凌空蒼,削立三神峙。飛翠瀉龍湫,猶涵墨池水。

  雲迎筆陣回,星繞雲光起。神機應發揮,長以獻明主。

  又       隴西李叔義

  動勢孤高聳翠華,望中渾訝寫煙霞。

  謫仙夢斷春風后,不識峰頭幾度花。

  蓮花峰     白湖郭廙

  南望蓮峰萬仞秋,清沉玉井瑞光浮。

  懸知夜夜飄香處,散入瓊仙十二樓。

  又       隴西李叔義

  玉井移根上翠巒,亭亭孤植出雲端。

  真仙欲采瓊芳日,渾作瑤池醉后看。

  飛蓬峰    白湖郭廙

  蓬壺世外峰,秀拔皆瑤草。飛出三神來,際此十奇好。

  天開白玉壺,夜照丹砂火。仙人如可期,披雲事幽杳。

  又      隴西李叔義

  瀛海飛來第幾峰,峰頭晴削玉芙蓉。

  朝元仙客躭清賞,長上丹梯訪鶴蹤。

  貪狼峰     白湖郭廙

  斗際清輝不可攀,何年聳翠峙人間。

  金鰲一上遙相望,猶似蓬壺若箇山。

  又       隴西李叔義

  四面攢峰列划屏,危標直上倚青冥。

  有時靜夜紅光煥,一道煌煌貫斗星。

  方岩峰     白湖郭廙

  方岩並崆峒,神秀端可挹。望若玄豹蹲,影倒澄江碧。

  上有茹芝翁,長歌坐苔石。子將拂塵衣,日與白雲適。

  又       隴西李叔義

  絕頂浚空勢若摧,鶴飛仙路凈無苔。

  天風吹落懸崖瀑,散作岩頭半夜雷。

  紫台峰    白湖郭廙

  翠壁丹崖接上台,春深縹緲紫雲堆。

  玉簫誰弄台前月,應候鱉峰鶴駕回。

  又       隴西李叔義

  紫氣蒙蒙掃不開,危基突出自天裁。

  珮環響落台前月,知是神仙跨鶴來。

  古城峰     白湖郭廙

  古城今幾家,山空少陳跡。苔逕

  絕香塵,煙崖歛寒色。風玲松桂潭,月

  上藤蘿石。莫聽烏夜蹄,令人感疇昔。

  又       隴西李叔義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1 23:2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