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非因忿怒展征旗。

  《德經》雲:善戰者不怒。

  羽干演化終無戰,帷喔用賢方出師。

  《德經》雲:善勝敵者不爭,善用人者為之下。虞舜舞干羽于兩階,三苗自格。周武尊太公于帷惺,全師始行。

  項籍不虞奔去夜,

  項籍兵敗垓下,聞楚聲四合,知楚兵悉為漢有。遂別美人于帳中,夜遁而去。當恃強肆志之時,豈知奔敗之夜乎?悲夫。

  符堅寧慮卻來時。

  符堅以百萬之眾伐東晉,拒王猛之諫,忘水影之災。及瀝水之敗,卻來之時,聞風聲鶴唳,以為晉軍至矣。寧不慎歟?

  須知軍旅難輕舉,四善還能靜九夷。

  《德經》雲:善為士者不武,善為戰者不怒,善勝敵者不爭,善用人者為之下。

  用兵有言章第六十九

  為客持謙常守退,

  《德經》雲:吾不敢為主而為客,不敢進寸而退尺也。

  攘能無臂慎兵符。

  《德經》注云:攘臂所以表怒,善戰不怒,故無臂。

  仁慈興慮是全策,輕侮萌心失遠圖。

  《德經》注云:以慈為主。又注云:禍莫大於輕侮敵人。

  空仗貌琳凌越國,豈知麋鹿走姑蘇。

  吳王自恃兵強,憑凌越國,不思勢窮國破,姑蘇台側麋鹿空游。

  莫教喪寶違深理,

  《德經》雲:侮敵幾喪五。寶。

  應物行機靜四隅。

  《德經》注云:彼曲主兵而攻之,直不先,執兵以應之,雖則執持其兵,本無害物之意。

  吾言悶甚易知章第七十

  上聖玄言理甚明,

  《德經》雲:吾言甚易知,甚易行。

  不能知又不能行。

  《德經》雲:天下莫能知,莫能行者。

  目盲傾國綺羅色,耳績迷人鄭衛聲。

  躁欲未銷形易濁,寵榮如縛志難清。

  《德經》注云:惑于躁欲,故莫能知也,迷於榮利,故莫能行也。

  被褐懷玉沉潛者,內鑒真常徇世情。

  《德經》注云:被褐者昧其外,懷玉者明其內,故知我者希也。

  知不知上章第七十-

  知似不知分上德,

  《德經》注云:道者內知于道,外若不知,乃德之上也。

  不知知者病虛言。

  《德經》注云:不知道而妄言知,乃是妄言之病也。

  眾人雖昧真常境,諸聖恆開利濟門。

  守得恬和全浩氣,憫方貪慾指迷根。

  隨機救拔群生意,還比高天廣復恩。

  《德經》注云:聖人無此強知之病者,以其常憫眾生皆有此病,是以自不能病也。

  人不畏威章第七十二

  人不畏威成憲網,

  《德經》雲:人不畏威即大威至。

  使心虛白即神居。

  《德經》注云:神所居者,心也。除情去欲,使虛而生白。

  是非自見身無咎,

  《德經》注云:聖人自知己之是非於內,不見其德美於外也。

  精氣常全道有餘。

  《德經》注云:自愛身中精神和氣。

  安寢既翻庄叟蝶,忘情還樂惠施魚。

  《德經》注云:自知其身,防可畏之事,自愛其身,無馱神之咎。夫如是,則庄蝶惠魚,遂出塵之樂。

  能嫌驕貴韜藏者,三逕雪深關弊廬。

  《德經》注云:不自驕貴榮名於世,袁安遇雪,閉戶高外,不干於人。

  勇於敢章第七十三

  勇於敢殺逆神明,

  《德經》注云:勇於果敢,有所作為者,豈同自殺其身。何也?夫不仁之人,不懼神理應報之禍,始能賈勇果敢,以殺於物。既殺必報,故知當同自殺其身,明矣。

  常抑剛強是保身。

  《德經》雲:勇於不敢則活。

  畏害若能心去惑,

  《德經》注云:敢與不敢,自活其身為利,自害其身為害。

  不言還有善來親。

  《德經》雲:不言而善應。

  世情尚惜持謙士,天網寧矜用壯人。

  《德經》注云:天之網羅雖恢恢疏遠,刑淫福善,毫分不失。

  看取烏江臨岸處,拔山威力謝埃塵。

  項籍有技山之勢,盡刎頸于烏江。

  人常不畏章第七十四

  恩深祝網獨殷湯,好殺終難定紀綱。

  《德經》雲:人常不畏死,奈何以死懼。注云:縱于情慾,動之死地,習以為常,嘗無畏者。人君當以清靜化之。奈何更立刑法,以誅殺常恐懼也。

  文帝惡刑循五聽,

  漢文帝之時,以黃老治國,幾至刑措,可謂循于五聽。

  高皇寬法約三章。

  漢高祖先入關,與父老約法三章耳。殺人者死,傷人及盜抵罪,余悉除去秦法。諸史民皆安堵。

  順天治物人從化,

  《德經》注云:若人君導以寡慾,靜 以無為,則人懷其生,咸皆畏死。

  代匠掄材手自傷。

  《德經》注云:人君代天理物,若行刑罪不中,亦猶拙夫代匠新木,豈唯方圓不得其法,希有不傷其手矣,可不慎之?

  鑄鼎成功分道德,攀龍髯去白雲鄉。

  軒皇治世,弘濟活之心,非惟四方清靜從化,抑以鼎成功就,天垂龍髯,乘彼白雲,至於帝鄉。

  民之飢章第七十五

  人君奢侈即民飢,

  《德經》注云:天下之人所以飢乏不足,以其君上食用,賦之太多。

  難治還綠政有為。

  《德經》雲:人之難治,以其上之有為,是以難治也。

  居位厚生求富盛,窮途輕死轉疲羸。

  《德經》注云:居位者不能抑損有為,因之損下益上,百姓窮竭,無以供輸,既不重生,使成輕死。

  逼身爵祿無心后,

  《德經》注云:夫獨無以生為務者,爵祿不在意,財利不入心,任運虛懷。

  滿院蓬蒿養性時。

  《德經》注云:雖貧賤,不可以利害生。張仲蔚所居,蓬蒿滿院。

  直到垂衣分至化,自然難拔太平基。

  若人君垂衣闡化,需民自足,鈴固太 平之基矣。

  人之生章第七十六

  草木敷榮展厚陰,

  《德經》雲:萬物草木生也柔脆,和 氣存。

  因知枯槁雪霜侵。

  《德經》雲:其死也枯槁,和氣去。

  直如合抱藏幽澗,卻被纖枝出眾林。

  《德經》注云:根本強盛,故處於下;枝條柔弱,故生於上。蓋取其柔弱在上,強梁在下。

  柔弱全生堪用意,強梁失性可驚心。

  《德經》注云:生之柔弱和氣全,死之堅強和氣散。欲明守柔弱者全生保年,為強梁者亡身失性也。

  符堅輕敵亡師旅,氾水不流冤氣深。

  符堅恃富盛之勢,恣強梁之性,敗於淝水,瀝水為之不流,終喪其身。

  天之道章第七十七

  須知天道諭張弓,

  《德經》雲:天之道,其猶張弓乎?

  舉下抑高分至公。

  《德經》雲:高者抑之,下者舉之也。

  自損有餘嫌屋潤,常嗟不足見途窮。

  《德經》雲:損有餘而補不足。

  雖恢皇業猶藏德,

  《德經》注云:聖人不欲天下知己之賢,是匿其功德之名,畏天之道,以損有餘。

  廣福蒼生匪恃功。

  《德經》雲:功成而不處。

  涿鹿罷兵真氣在,便回鑾轄訪崆峒。

  黃帝罷戰泳鹿,訪道崆峒,見廣成子也。

  天下柔弱章第七十八

  方圓似水分柔弱,

  《德經》雲:柔弱莫過於水也。

  能勝剛強理甚明。

  《德經》雲:柔勝剛。

  受垢推恩同渤懈,責躬成化服寰瀛。

  《德經》注云:人君若能象水之德,納污受垢,無所忌諱,置誹謗之木、敢練之鼓,是謂社稷明主,得道賢君也。

  縱知深旨誰宗信,各蔽常情孰肯行。

  《德經》注云:柔弱之道勝於剛強,天下之人莫不知者,知有此道而不能行。

  干木德風難繼踵,杜門高卧息秦兵。

  段干木居魏高外,秦不敢加兵于魏也。

  和大怨章第七十九

  天道無親福善人,

  《德經》雲:天道無親,常與善人也。

  若持左契即全真。

  《德經》雲:是以聖人執左契而不責於人。

  既無公正徒施惠,不慮仇偉欲害身。

  《德經》注云:居位者不能持執契信,致令過有所生,且奢侈在己,常檢於人,邪枉在內,求正於外,患禍生我,要福于天,過不責躬,施刑於物。是與人子居而殺其父,與人兄居而戮其弟,方欲厚與玉帛,廣酬爵位,擬求解釋,其可得乎?

  忍見陳君忘大寶,信知江總匪忠臣。

  后庭基跡分明在,玉樹翻生野草春。

  陳後主不能執信臨人,唯恣奢侈,植后庭玉樹,為天下勝游。江總乃最奉恩榮,不能匡救,復于三閣以預狎客。飛棧走筆,搜物象于八絃,鐵翁金甌,恃堅牢于一水。殊不知隋君演德,陳主迷心,俄至敗亡,為千古悲欺。豈非江總負于平昔恩寵?悲夫。

  小國寡民章第八十

  舟車雖有未嘗乘,

  《德經》雲:雖有舟車,無所乘之。

  顏子簞瓢道德弘。

  《德經》注云:道在身,雖顏子草瓢,適足為甘也。

  喜見生民歸壽域,

  《德經》注云:寰宇廓清之朝,致蒼生於仁壽之域也。

  笑將兵甲護金陵。

  《德經》雲:雖有甲兵,無所陳之。江南六朝皆都金陵,但將兵甲以固江濱,且非蕩蕩巍巍之德。

  無心固是安殊俗,

  《德經》注云:道在身,雖子欲居九夷,亦足為樂也。

  返樸終還用結繩。

  《德經》注云:國政還淳,人皆返樸,結繩而用之,固合元為。

  知有永嘉懷愍禍,不詢良策向何曾。

  西晉武帝初以勤檢之德,平定寰區。滅蜀之後,唯余吳國。允羊祐、張華、杜預之策,尋滅于吳。六合既清,萬邦傾向,固可弘清靜之化,復淳樸之風。而乃惑孫皓之美人,愛惠帝之弱質,迷於目前,不思遠大。何曾謂其子曰:吾荷國重恩,常思獻替,每見帝不詢經久遠圖,但說平生常語。指其孫曰:汝后必罹其禍。及永嘉之際,劉聰、劉曜為逆, 並陷懷愍二帝。悲夫。

  信一實不美章第八十一

  莫愛美言終不信,信言不美益人多。

  《德經》雲:信言不美,美言不信。

  善心匿耀真修習,辯口矜能詐唯阿。

  《德經》雲:善者不辮,辮者不善。唯阿者,諂徇之辭。

  樸質忘機齊抱瓷,縱橫違性薄懸河。

  抱翁無機勝懸河有辮。

  聖人利濟民歸德,

  《德經》雲:聖人之道,為而不爭。

  玉燭須調物象和。

  德經篇章玄頌卷下竟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1 23: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