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天下有道章第四十六

  梁冀無才恃禁闈,不能知足贊成規。

  《德經》雲:禍莫大於不知足。今以梁冀為論,且無才恃寵,可謂不知足矣。

  方當炎漢顛危日,獨盛朱門跋扈時。

  後漢桓帝之時,國祚凌夷,人方澆薄。梁冀處貴極之位,而不能匡君以忠,律己以儉,乃更一門驕貴,成跋扈之臣,福過災生,成滅身之禍。悲夫。

  孫壽正迷矜綺綉,

  孫壽,梁冀之妻。迷盪正性,耽惑美容。

  張綱徒恥問狐狸。

  漢發八使,以探天下風俗。張綱埋輪不發,雲:豺狼當路,安問狐狸。遂奏梁冀之罪。

  禍盈復鍊殲三族,事污青編萬古悲。

  桓帝以粱冀奢借罪深,遂令單超等圍其宅,誅之。

  不出戶章第四十七

  不勞窺牖見天道,

  《德經》雲:不窺牖,見天道也。

  內鑒身明象外心。

  《德經》注云:聖人不出戶知天下者,以己身知人,以己家知人家。

  秦漢戰爭矜妙略,唐虞清靜朗宸襟。

  《德經》 注云:人君清靜,天氣自正,多欲則煩濁。

  九疇書出波瀾辟,萬歲聲高洞壑深。

  人君若能法道清靜,必至河出九疇,山呼萬歲。

  六國澆釀徒敵血,漫為盟誓互相侵。

  嗟乎,六國之王不尚清靜之化,但弘機智之風,徒成敵血之盟,互有相侵之志也。

  為學日益章第四十八

  負岌尋師貴藝成,詞鋒將淬敵青萍。

  格高自票江山秀,才贍何關筆硯靈。

  莫見愛昤矜白雪,豈知耽學聚飛螢。

  若能日損無情慾,方悟有為勞我形。

  《德經》雲:為學日益,為道日損。又注云:為學者日益見聞,為道者日損功行。益見聞為修學之漸,損功行為悟道之門。故因益積功,功忘而體道,可不休哉。

  聖人無常心章第四十九

  聖人出震無常心,

  《德經》雲:聖人無常心,以百姓心為心也。

  應物推恩煦嫗深。

  《德經》注云:聖人之心,物感而應。應在於感,故無常心。

  存撫嬰孩分帝德,

  《德經》注云:聖人念彼蒼生,猶如慈母。故凡視百姓,皆如嬰孩。

  指明善信顯君臨。

  《德經》 注云:欽善信者,吾因善信之。不善信者,吾亦善信教之,令百姓感吾德而善信。

  喜聞藥石還宗道,惡見笙竿恐嗜音。

  《德經》注云:聖人廣大,包荒納污,法道象天,自行善信,皆感德港化,暗合無為之功。人君若納諫去惑,自成善信。

  萬國悅隨歸洞鑒,靜如明月朗宸襟。

  《德經》注云:百姓皆注耳目。又注云:緬被百姓,化聖德為善,故傾耳目觀聖人也。

  出生入死章第五十

  達識迷根共一途,

  《德經》注云:了悟則出生,執迷則入死也。

  若論清濁理還殊。積功累德沖青漢,

  溺俗貪名歎白須。能想蓬瀛分了悟,

  不嫌情慾認凡愚。維山略住雲頭處,

  應笑紅塵蔽九衢。

  王子晉得道維山,乘彼白雲,舉袂謝時人而去。

  道生之章第五十-

  萬類皆因道始生,

  《德經》注云:道始生者,一也。一生陰與陽,陰陽生萬類,是知眾類非道不生也。

  聖人弘德法圓清。

  《德經》 注云:天之於萬物也,生則不有,為則不恃,長則不宰,任其自然,是謂天之德也。亦同人君治世矣。

  無為闡化寰區靜,

  《德經》雲:道德本無為,豈有情于尊貴。但萬物自當尊貴之,是明自然之爵命。

  不宰推功日月明。

  《德經》雲:長而不宰。

  雨露恩深蘇草木,絲綸言出福黎陀。

  《德經》注云:道之於萬物,非但生畜之而已。乃復長育成熟,養之復之,全其性命。人君若能法此,治國治身,當符道尊德貴之位,亦同天然爵命,而自歸之。

  直綠被物皇風遠,四海傾心自太平。

  《德經》注云:道德之尊,非假爵命。但生成之功被物,而常自然貴爾。

  天下有始章第五十二

  密用修行挫六根,

  《德經》注云:不縱六根,自無禍患。

  竟無危殆保終身。

  《德經》注云:若開張六根,矜其視聽以濟其愛悅之事,則常有禍患,故終身不救。若挫其六根,則終身必無危殆之事。

  能嫌口爽熊繙美,須怯心迷鳳髻新。

  《德經》注云:江在人身,為患最大,是非生焉,滋味攻焉。又雲:眼耳鼻之門,若不為嗜欲所牽,則終身無動勞之息。熊蹯,味之珍者,所宜戒之。

  鍊氣永應塵不染,

  《德經》注云:常守沖和妙氣,不令離散,則修治其身,長無危殆之事。

  守柔長與道相親。

  《德經》雲:守柔日強。

  問他溫樹無言對,

  漢孔光處之崇貴,有人問溫室前樹,終無言答之。蓋慎密,不洩禁中事。

  方見韜光吉善人。

  《德經》注云:慎言節食,鍊氣韜光。使我介然章第五十三

  須信元為道甚夷,莫由邪徑失宏規。

  《德經》雲:道甚夷,而人好徑。注云:夷,平也。徑,邪道也。言非無為之道不平,而自入有為之邪徑。夫小徑險而難,大道安而易也。

  閑思峻宇雕牆事,爭似卑宮菲食時。

  《德經》注云:崇其宮殿,飾其廊宇,則百工並作,田畝焉得不荒?田既蕪,倉庫焉得不虛也?

  文德若修搖木鐸,武功還偃外征旗。

  《德經》注云:文德不修尚武備,即失無為之化。

  如能治國常居大,似日高明照海涯。

  《德經》注云:聖人之道,其明如日,不在天則無以照六合。聖人不居大,則無以濟天下。

  善建者不拔草第五十四

  鴻基不拔伺天在,

  《德經》注云:善以道德立身立國,不可引而拔之。

  匪輾蒸嘗社稷延。

  《德經》雲:子孫祭祀不輟。蓋社稷延洪不絕。

  君信臣忠豐至德,

  《德經》注云:修道於國,則君信臣忠,七義自生。

  重尊矜幼顯通賢。

  《德經》注云:修道于鄉,尊重長老,愛養幼少,教誨愚鄙,其德最長,為不可及也。

  水還滄海垂衣日,琴引薰風煦物年。

  《德經》注云:修道之國,觀不修道之國,故可以唐虞之德,鑒桀紂之罪,必能政理康時也。

  法道無為臨大寶,碧空長有壽星懸。

  若能法道清靜,以臨大寶,必有壽星之瑞。

  含德之厚章第五十五

  含德全真同赤子,

  《德經》注云:至人含懷道德之厚者,其行比于赤子也。

  始教三毒潰淳和。

  《德經》雲:毒蟲不螫,猛獸不據,攫烏不搏。注云:含德淳厚之人,萬應不干於心神,可以比赤子者,淳和全于外,至德懷于內。以毒蟲喻咦,猛獸喻癡,攫烏喻食。絕此三毒,故不為其所傷。

  張良絕粒遺軒冕,許邁修身隱薜蘿。

  漢張良絕粒,從赤松子道。晉許邁修道,週遊山水之勝境,不遠萬里。

  了悟真常宗道少,縈貪爵祿益生多。

  《德經》注云:人能知和氣柔弱有益於人,則為深知道德真常之用。又雲:眾人以爭競爵祿,榮達日增,不知守常而求道,益生過分,動之死地。

  莫矜物壯強粱志,衰老相隨事若何。

  《德經》注云:物壯極則衰老,故戒之矜壯。恃強之人,是謂不合於道也。

  知者不言章第五十六

  知者不言綠了悟,碧雞強辯豈能知。

  《德經》注云:道無形象,蓋非言說所及,唯證悟者知之。

  親疏匪得垂蕾買鶴,

  《德經》注云:玄同無私,故不可得而親。又注云:泛然和眾,故不可得而疏。

  利害難侵曳尾龜。

  《德經》雲:不可得而利,不可得而害也。

  箕岫堅辭神器處,桐江還應客星時。

  《德經》注云:體道自然,故不可得而貴。許由隱於箕山,堯讓天下於由,堅辭不受。嚴陵與漢光武有舊,素不樂客星之貴,卻還釣渚之時,蓋不可得而貴。

  銷除愛染清襟素,

  《德經》注云:既無愛染,則嗜欲之門閉矣。

  道德尊高出世姿。

  《德經》注云:既不可得親疏,又不可得利害。不可得貴,不可得賤,是為天下貴,道德自更尊高也。

  以政理國章第五十七

  垂衣治國固元事,

  《德經》雲:以無事取天下。

  哲后忘情化自清。

  《德經》注云:聖人之道,嗜欲不干於心,則奢溢綺靡之物安所用之?以此化人,自朴淳矣。

  去盜不因刑網密,

  《德經》雲:法令滋章,盜賊多有也。

  安時須是賦輿輕。

  《德經》雲:天下多忌諱,而民彌貧。注云:謂禁令多端,山澤所資有無,皆禁止之,悉加繁稅,而焉得不至彌貧也。

  淳如堯酒皇風遠,

  《德經》注云:政教無為寬大,則民應之淳樸也。

  靜似昊江素月明。

  《德經》雲:我好靜而民自正。

  何必使民成缺缺,萬機寬大慰蒼生。

  《德經》雲:其政察察,其民缺缺。

  又注云:若政寬大,則人淳然樸素也。

  其政悶悶章第五十八

  禍福同途分倚伏,

  《德經》雲: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也。

  聖人明德內含光。

  《德經》雲:光而不耀。又注云:聖人雖有獨見之明,常自晦昧,不以耀亂於人。

  山棲一旅翻強盛,台築九層俄敗亡。

  越王為吳王所敗,勢窮,以余兵棲於會稽山,用范蠡計釋越而還。吳王既勝越,築九層之台,悅西施之貌,況伍員之屍,會趙鞅之盟,仁德不修,尋為越報仇。一旦敗亡,俄成丘墟也。

  謫去長沙甘退跡,

  漢賈誼,文帝叔用,為絳灌所不容,出為長沙王傅。

  詔歸宣室出殊鄉。

  後文帝征誼于長沙,對於宣室。

  因尋 賦深微理,天地為鑪不可量。

  賈誼初謫長沙之時,以失志之際,湘

  中地多卑濕,方有疑懼,而有 集合。鶴乃南中怪烏,人皆深忌。誼以勢窮道塞,遂制《 賦》,定以生死之分,達于窮通之理。賦中有天地為鑪之句。蓋欲明委心於天,莫測倚伏之理。後果出殊邦,卻還丹闕也。

  治人事天章第五十九

  治世莫如宗嗇愛,

  《德經》雲:治人事天莫若嗇。注云:音,愛也。人君將欲治人事天,莫若愛費,使倉康實,人知禮節,三時不害,則天降之嘉祥。

  德弘卑服保皇居。

  《德經》注云:聖主賢臣,常以卑服,悉從音愛之道也。

  惜狐裘處身元玷,

  《德經》注云:晏子狐裘三十年,此明賢臣音愛之道。

  罷露台時儉有餘。

  漢文帝檢德,聞築露台,帝曰:可比十家之產。尋令罷之。

  損己敷恩人景附,

  《德經》注云:聖人損己有餘,以奉人之不足也。

  窮奢黜武國空虛。

  恃四海一家,兵力強富,遂窮軍勢于雲中,繼訪神仙于海上,帑藏空虛,生民疲療也。

  探根固蒂長生理,

  《德經》注云:音愛克己之行,以成治人事天之德。帝王流而行之,非惟深根固蒂以有其國,亦乃長生久視,乘彼白雲,至於帝鄉。黃帝其人也。

  不假文成自獻書。

  漢武之時,有李少黃自上書言有神仙之衍。遂拜文成將軍。后以飾書于牛腹,詐令剖出,驗其偽跡,因乃誅之矣。

  治大國章第六十

  道蒞寰區絕妄求,鬼神無害服皇猷。

  《德經》注云:以道蒞天下,不求無妄之福。故鬼元以見其神明。

  秦矜虎視廳三輔,禹鑿龍門護九州。

  《德經》注云:《周書》曰:至治馨香,感於神明。黍稷非馨,明德惟馨。所謂聖人至治之德,莫急於拯救生靈。明德之馨香感動神明天地,非惟富壽不極,抑亦景祚無疆。秦虎視關東,不修文德,終為劉項所滅。禹鑿龍門,導百川歸海,活九州生民,可謂契拯救之旨。

  月助嗚琴調永夜,雨籠圓沼湛高秋。

  《德經》注云:此章立意,當以至治靜正為宗。今以琴諭守正,秋諭澄靜,取事證理。

  化成兩不相傷后,自有卿雲瑞氣浮。

  《德經》雲:非其神不傷民,聖人亦不傷民也。

  大國者下流章第六十一

  東瞑善下百川歸,

  《德經》注云:大海卑下,百川自歸。大國謙下,萬邦自附。

  柔靜心持出世機。

  《德經》注云:工人君守于柔靜,則天下交歡而歸之。

  大國謙卑昌帝道,諸侯傾矚向皇闈。

  《德經》雲:大國執謙德而下小國者,不過兼畜小國為臣妾。小國取大國,為勢援也。

  晉文報楚終成霸,鄭忽辭齊自失機。

  晉文公未入國,嘗游于楚。楚禮之,楚王問文公,他日將何報不穀。文公曰:若遇楚師,請避三舍。后歸國,遇楚師,不失其信,終為盟主。鄭太子忽有功于齊,齊欲妻之。忽辭以小國不伴大國,拒而不受。後為蔡仲所逐,無諸侯之援,蓋失機也。

  無怠無荒弘至德,納隍心不忘宵衣。

  《德經》注云:大國者常戒滿盈。

  道者萬物之奧章第六十二

  能依玄域窮深奧,須認襟虛己出塵。

  《德經》雲:道者,萬物之奧也。

  弘有道心分達士,佐無為主是賢臣。

  《德經》注云:若非至道大善之人,豈能重寶深奧,救人之志也。又經雲:故立天子置三公,共教不善之人也。

  要均救物甘言教,曲誘迷根不善人。

  《德經》注云:聖人以甘美法味之言,尊高清靜之行,以化不善之人。

  罪累永銷港體悟,玉京丹鶴自相親。

  《德經》注云:道在於悟,不在於求。既悟則自無罪累,必契沖虛也。

  為無為章第六十三

  至人因事自塵機,

  《德經》注云:眾人因事以生事,道者因事以息事。

  道味無貪靜所思。

  《德經》注云:道之味非俗問滋味,且道之味尚不可貪,何況俗間之味?

  但固謙心敦信諾,

  《德經》雲:輕諾又寡信也。

  未嘗閑恨記瑕疵。

  《德經》雲:大小劣少,報怨以德也。

  要蘇萬匯調風處,永格三苗舞羽時。

  《德經》注云:聖人製作有為,而使無為。有虞雖調薰風,舞干羽,因有為成無為之化也。

  負宸凝旎弘大化,穆王何必會瑤池。

  虞舜凝蔬,自臻至道。何叉周穆王會於瑤池,車輪馬跡將周四海,徒有虛妄之求,且非清靜也。

  其安易持章第六十四

  安靜修身易守持,

  《德經》注云:治身治國,安靜者易守持。

  始分情慾要崩瞋。

  《德經》注云:情慾禍患,未有形兆之時,則易謀止也。

  木成干霧萌芽處,台築參雲復簣時。

  《德經》雲:合抱之木,生於毫末。又雲:九層之台,起于累土。

  趙主不能輕國寶,董生須至重文辭。

  《德經》雲:不貴難得之貨。又注云:眾人乃學俗學,所謂攻乎異端。聖人法道元為,故學于不學。豈非備復眾人異端之所過患歟?趙王令蘭相如送璧于秦,求其連城之價,是貴于難得之貨,昧於道旨。安可使董仲舒不下帷讀書,以求世利,斷可知矣。

  慎終如始還無敗,愛惜精神忌有為。

  《德經》雲:慎終如始,則無敗事。又注云:有為于欲,廢于精神。

  古之善為道章第六十五

  善誘時人盡守愚,總銷情慾似枯株。

  《德經》注云:古之善為道者,非以明民,將以愚之。

  不環智水瞋三惑,唯盪真風靜四隅。

  《德經》注云:上人賢君,善以元為之道化人,常任質樸。愚古之士,不使功智點慧之徒,惑人真性。又經雲:民之難治,以多智。

  負宸有心宗大道,凝旎無事闡丕圖。

  軒皇治國能如此,功就乘雲出鼎湖。

  《德經》雲:不以智治國,國之福。軒皇宗道無事,濟治四隅,後於鼎湖乘彼白雲,至於帝鄉。

  江海為百谷王章第六十六

  江海尊為百谷王,下流無逆水茫茫。

  征帆乍展搖風勢,杲日初升蘸曉光。

  搓犯星辰仙浪闊,路通昊越碧波揚。

  人君能法謙卑德,萬國樂推興運長。

  《德經》雲:江海所以能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為百谷王。是以聖人慾上人,以其言下之。欲先人,以其身後之。是以處上而人不重,處前而人不害。是以天下樂推無馱。以其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天下皆謂章第六十七

  非智非愚如不肖,

  《德經》雲:天下皆謂我道大,似不肖。注云:不似於智,不似愚,與物不同,故言不肖也。

  常持三寶盪真風。

  《德經》雲:我有三寶,保而持之。一日慈,二日儉,三日不敢為天下先也。

  儉成濟物無多費,慈救群生有大功。

  已在上注中。

  仁德既均中土洽,道情還與上玄同。

  《德經》注云:夫慈仁者,百姓親附。又注云:人君能行此三寶,則天地神祇固合為助護也。

  強秦舍此平區字,才築興基一旦空。

  《德經》雲:今拾其慈且勇,拾其儉且廣,拾其後且先,死矣。秦始皇拾三寶,任智力,社稷不延永。悲夫。

  善為士者章第六十八

  弘道何嘗恃武威,

  《德經》注云:貴其道德,不尚武力,但用虛柔化物,不以剛武伏人也。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1 23: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