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縈纏世網猿糜鑠,了悟天機鶴出籠。

  《道經》 注云:執言滯教,無由了悟。又注云:體道者悟道,忘言即同於道。

  竟夕未聞延暴雨,終朝長不盛飄風。

  《道經》雲: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蓋言暴不能久。

  能嫌用壯持安靜,心比無雲月在空。

  《道經》注云:人為事當如道安靜,亦不當如飄風疾雨也。

  跛者不立章第二十四

  自賞光容露俊才,秪知揚己運梯媒。

  《道經》注云:人自見於形容以為好,自見所行為應道,殊不自知形之丑,操行鄙,露才揚己,動而見尤,故不明也。

  如能昧跡見真性,若惡貪名遠禍胎。

  《道經》 注云:貪權慕名,進趁功榮,則不可久立身行道也。

  須怯是非成怨府,

  《道經》注云:是己非人,乃為怨府。堪防矜伐清靈台。《道經》雲:自矜者不長。靈台,心也。

  莫教害物人還畏,免到巢由去不迥。

  《道經》注云:若自是自矜之人在位,動欲傷害,故物無有不畏惡之,乃有道之人不居其國。

  有物混成章第二十五

  蓬瀛難去海濤深,徐福狂疏妄擬尋,四大須知恢世法,

  《道經》雲: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蓋法地則天。

  三天非遠系人心。

  《道經》注云:妙用無方,強名不得,故自大而求之,則逝而往矣,自往而求之,則遠不及矣。若能了悟,則返在於身心而證之。

  秦皇用壯空尋葯,漢武勞神枉鍊金。

  要識真源安靜理,拂衣高謝入煙岑。

  《道經》注云:人當法地,安靜和柔。要窮安靜之理j 非絕俗遁跡之人莫能參預。

  蠶為輕根章第二十六

  道同輜重莫離身,持躁明知靜是君。

  《道經》注云:輜,車也。重者,兩載之物也。輕躁者貴重靜,亦由行者之守輜重。故失輜重則遭凍餒,好輕躁者則生禍亂。《道經》雲靜為躁君。

  多欲眾人愁似織,少私高士跡如雲。

  漢文儉素延宗社,殷紂荒淫污典墳。

  《道經》注云:宮闕,妃后所居,超然遠避而不處。漢文帝儉素,慎夫人衣不曳地。殷紂惑姐己之容,恣于淫蕩。

  須到無心齊萬物,不驚江上白鷗群。

  無心於物,物自歸之。古有人入島,無機,鷗不驚去。及有心取鷗,鷗飛不下。

  善間行章第二十七

  了悟玄機不下堂,須知心是白雲鄉。

  《道經》注云:善行道者,不下堂,不出門,于諸法中體了真性。

  燒金鍊葯世皆惑,涉水登山人自忙。

  不下堂,可了玄機。堪嗟昧理之人,烹鍊五石,周流四海,何契于道。

  五善若能韜密用,三天必得見虛皇。

  《道經》雲:善行者無轍跡,善言者無瑕譴,善計者不用籌算,善閉者無關鍵,善結者無繩約。是謂五善也。

  枉教漢武勞宸宸,風入茂陵搖夕陽。

  漢武帝雖有慕仙之志,且無出俗之心,費寶玉以妄求,想蓬瀛而不到。豈知心若了悟,不假外尋,竟為李少翁、樂大所惑,終成虛妄。茂陵則武帝所葬之陵也。

  知其雄章第二十八

  知雄雖易守雌難,

  《道經》雲:知其雄,守其雌。

  得似嬰兒浩氣安。

  《道經》雲:復歸於嬰兒。

  若悟昭明勞萬慮,爭如暗昧靜三丹。

  《道經》注云:人自知昭明,當復守之以暗昧,而無所見。

  不辭污濁潛丁鶴,須怯光榮陸漢壇。

  《道經》注云:知己之有榮貴,當復守之以污濁。

  治國治身弘大制,積功成日自膠鸞。

  《道經》注云:聖人用之,則以大道制御天下,無所傷割。治身則以大道制御情慾,不害精神。

  將欲取天下章第二十九

  神器來歸去有為,

  《道經》注云:欲以有為治民也。

  聖人因築太平基。始能無執終難失,

  《道經》雲:執者失之。

  若惡恃強還不贏。

  《道經》注云:有所強大,必有贏弱。

  漢帝宮闈嫌綺綉,

  漢文帝儉素,慎夫人衣不曳地。

  堯君堦砌惜茅茨。登臨大寶何兢畏,

  言出如綸萬國隨。

  《道經》 注云:上所行,下必隨之。

  以道佐人主章第三十二

  八賢臣輔相時,不窮兵勢惡危機。

  《道經》雲: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強於天下也。

  田疇先廢宜關慮,

  《道經》雲:師之所處,荊棘生焉。農事廢,田不修也。

  勝負未知須慎微。

  《道經》注云:勝負之數,未可量也。

  去伐無驕三令肅,安民和眾四方歸。

  《道經》注云:善輔相者,果於止敵。蓋在安民和眾,必不敢求勝取強。雖果於止敵,不為寇,慎勿矜功伐取,以自驕盈,驕則敗亡,故為深誡。

  謀深止敵裨元首,何必推功耀鐵衣。

  夫佳兵者章第三十-

  用武爭如靜勝謨,

  《道經》雲:夫佳兵者,不祥之器。

  陶唐明德握靈無。義高隱逸淳風遠,

  儉惜茅茨瑞氣敷。

  堯讓天下於許由。

  銷劍戟時恢帝道,垂衣裳處闡皇圖。

  望夷宮禍秦無祀,空築長城匝海隅。

  唐堯闡化,弘清靜之風。不佳兵以定四方,唯垂衣而臨萬匯,蒼生受福,鴻業益昌。諧不萬于茅茨,器盡銷于劍戟,萬古為則,豈不休哉?秦始皇背道任智,平一寰區,志不滿而禍胎萌生,識忽聞而長城遂築。殊不知嗣傳胡亥,政委趙高,劉項起于山東,章酆敗於河北。趙高懼罪,遂弒胡亥于望夷官。悲夫。

  道常無名章第三十二

  朴小雖知孰敢臣?

  《道經》雲:朴雖小,天下不敢臣也。

  侯王守一撫需民。

  《道經》注云:侯王若能守一精道,無為而化,則萬物將自賓伏。

  德彰有道川歸海,

  《道經》注云:譬道之在天下與人相應和,如川穀之與江海相流通。

  政演無為物自賓。

  《道經》雲:侯王若能守之,萬物將自賓。

  澹盪薰風分煦嫗,涵濡甘露顯平均。

  《道經》注云:侯王若能抱守精一,則天成地平,交泰致和,故乃致甘露之降,蕭蘭俱澤,不煩教令而自均平。取譬侯王稱物平施,薰風之化。

  如何認得羲軒化,日月貞明萬國春。

  知人者智章第三十三

  能分善惡方為智,

  《道經》注云:能知人好惡為智。

  自別賢愚始是明。

  《道經》注云:人能自知賢不肖,是為返聽無聲,內視無形為明。

  街己勝人因勢盛,除情去欲見心清。

  《道經》注云:能勝人者,不過以威力。又注云:人能自勝,除去情慾,則天下無有與己爭者,故為強。

  袁安知足貧勝富,鍊廣忘機退愈榮。

  《道經》注云:知足者富。又注云:人能強力行善,則有志於道,道亦有志於人也。

  密用成功應不識,休天長在福群生。

  《道經》 注云:人能自節,養不失其所,受天之積氣,則可以長久也。

  大道汎兮章第三十四

  廣被生成均萬物,

  《道經》注云:萬物皆得道而生。

  莫將繩墨世機同。來歸造化不為主,

  《道經》雲:萬物歸之,而不為主也。

  直到蕃昌匪恃功。

  《道經》 注云:萬物恃頗沖用而生化,而道不辭以為勞,功用備成,不名己有。

  匿德藏名忘滿大,

  《道經》注云:聖人法道,匿德藏名,

  不為滿大。

  檢身宗道致穹崇。

  《道經》注云:是以聖人法道忘功,終不自為光大,故能成光大之業。

  有虞演政調琴后,草木咸蘇煦嫗風。

  執大象章第三十五

  人歸至道比朝宗,德契垂衣演大功。

  《道經》雲:執大象,天下往。

  象外觀時非彩繪,

  《道經》雲:視之不見。又注云:無形非若五色,有青黃赤白黑可得見。

  世間開處是絃桐。

  《道經》雲:聽之不足聞。又注云:道非若五音,有宮商角征羽可得而聞。

  潛將夢寐通三島,不降恩榮向六宮。

  國富民昌成寶祚,用之無既盪淳風。

  《道經》注云:用道治國則國富民昌,治身則壽延長,故無有盡時。又注云:以道鎮靜,初無言教,故視之不足見,聽之不足聞。而淳風大行,萬物殺阜。歲計有餘,故用不可既。

  將欲歙之章第三十六

  先極貪心要息心,微明垂教理還深。

  《道經》注云:故將歙斂眾生情慾,則先開張極其侈心,令自困於愛欲,則當歙然。

  須知柔弱無人競,直勝剛強有患侵。

  《道經》雲:柔弱勝剛強。

  名遂留侯能絕粒,

  漢留侯絕粒,從赤松子游。

  功成越相鑄黃金。

  越相范蠡功成遁去鑄其形,晨入朝之。后越王思之,金

  行權制物昌鴻業,美溢青編萬古尋。

  《道經》注云:巽順可以行權則能制物。行權

  道常無為章第三十七

  道常無為無不為,

  《道經》雲:道常無為,而無不為也。

  侯王師法眾心移。

  《道經》注云:萬物已化,效于已復,欲作巧偽者,侯王將身鎮撫以道德也。

  神州先廣朴淳后,下國盡同清靜時。

  《道經》注云:侯王若能守道無為,則萬物自化,君之無為淳樸矣。

  雨露報功清德水,茅茨彰儉秀靈芝。

  侯王若演無為之化,天必降河清芝秀之瑞也。

  寰區自正恢皇化,

  《道經》注云:如能無為,天下將自正。正,安定也。

  高築興隆萬代基。

  道經篇章玄頌卷上竟

  德經篇章玄頌卷下

  新授郢州防禦判官將仕郎試大理司直兼監察御史宋鸞

  上德不德章第三十八

  須知上德寧求報,求報還嫌量有涯。

  《德經》注云:上德之人施不求報,下德之人施必望報。

  應道持心常處厚,

  《德經》注云:應道之君有非常拯技生靈之功,功行圓備,感化潛通,是能處道德之淳厚,不處禮義之華薄。

  無為弘志不居華。

  《德經》注云:有為者,道之薄。禮義者,德之華。故聖人處無為之事,居其厚,不處其薄矣。退禮義之行,去其華,自居其實矣。

  三皇淳樸真堪慕,六國澆釀未足誇。

  《德經》注云:論禮于淳樸之代,非狂則勃。忘禮于澆醉之日,非愚則誣。若能解而更張者,當退禮而行義,退義而行仁,退仁而行德,忘德而合道。人返淳樸,則上德之無所為。

  治國陰功功最大,卻勝金鼎鍊丹砂。

  羲皇划卦以興文,軒后懸鏡以靜亂。陶堯垂衣,虞舜舞羽,大禹治水,成湯開網,咸有治世大功,政生民于化壽之域。豈鍊丹獨善,可齊其道德乎。

  昔之得-章第三十九

  侯王得一撫寰瀛,

  《德經》雲:侯王得不為天下正也。

  法道精靈萬物生。

  《德經》注云:萬物法道精靈,故能生成而不滅。

  顯諭無輿忘大號,因征不穀自為名。

  《德經》注云:輿者,車之別名。全而言之,即謂之輿,散謂數之,乃輪轅轄輻,其名各異,則無輿矣。亦如王侯自謂孤寡不穀,散其尊大之名,歸於以賤為本。是謂深得謙沖之道。

  高天虛靜群星朗,

  《德經》注云:天法道之清虛,故能尊高,不為萬物污濁。

  厚地安寧九野平。

  《德經》注云:地法道之柔順,故能安寧,久載萬類而不傾動也。

  功想軒皇弘濟活,維山輕舉獨修行。

  軒皇平蚩尤之難,濟活萬匯,蒼生受福,永播盛美。王子晉雖吹笙感鳳,度世乘龍,獨善其身,顧塵埃而不染,垂恩及物,實拯技而無施。

  返者道之動章第四十

  君扣玄關莫倦勞,出塵靈跡顯松喬。

  赤松子、王喬,並前古得道度世之人。

  安寧地軸生成廣,運動天機氣序調。

  《德經》 注云:譬如天之剛健,晝夜運動日月,四氣往返周行,常不休息。以諭修道之人,若能清心,運動身中之氣,日夜往返,常不休息,亦同天長。又注云:天地之物,乃萬物也。有即道也。道能生成萬物,是知天地之物生於有也。言萬物若得天地元和剛柔動用之道,則當長生速化。故雲天地之物生於有,有生於無也。

  賢相謀猷方濟治,

  《德經》注云:行權者貴返于實,用有者必資于無。若能兩忘權實,雙泯有無,即輔相濟治之理也。

  至人修習正逍遙。

  修身之人黜去聰明,韜光修習,潛樂逍遙,固不知輔相匡濟之道。

  治身治國陰功足,自有途程絳闕朝。

  若治身全氣,治國成功,必繼赤松王喬,同朝絳闕。

  上士聞道章第四十-

  上中下士皆聞道,取捨萌心即不同。

  刻志勤行分了悟,迷心大笑是愚蒙。

  《德經》雲:上士聞道,動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也。

  進如舉步臨深谷,

  《德經》雲:進道若退也。

  明似浮雲映遠空。

  《德經》注云:明於道者,蒙昧其跡,以養于正,乃聖功也。

  修德若偷功行足,姓名潛紀玉皇宮。

  《德經》注云:德行內修,外若偷竊,不欲人知,立功而不街也。

  道生一章第四十二

  教人柔弱貴身全,

  《德經》注云:人君所欲教人者,當以柔弱謙虛之義教之也。

  須信強梁失自然。

  《德經》雲:強梁者不得其死也。

  損志持謙高德岳,

  《德經》注云:王侯能以孤寡為名,卑以自牧,豈非損之而益乎?

  益情多欲亂心田。

  《德經》注云:愚者貴冒以求進,財復苟得,豈非益之而損乎?

  月懸秋色澄千里,江沸濤聲動百川。

  越相芳塵輕世事,清風明月五湖船。

  范蠡辭榮遁越,遂性五湖,可謂道符先覺也。

  天下之至柔章第四十三

  至柔馳騁至堅時,

  《德經》注云:天下至柔者,正性也。若馳騁世務,染雜塵境,情慾充塞,則為天下至堅,是時至柔馳騁至堅之問,即顯彰至堅不及至柔之性。

  塵境難迷獨守夷。

  《德經》注云:無有者不染塵境,令心中一無所有,獨守希夷清靜,妙體混成,一無間阻,不為可欲所亂也。

  須信不言非杜口,

  《德經》注云:所謂不言非關杜口,在理既即有即無,在教亦即言即默。亦如言滿天下,無口過之教也。

  始明有益自元為。

  《德經》注云:吾是知元之有益。

  霜前唳鶴聞天韻,雪際貞松出俗姿。

  《德經》注云:吾身心清靜,則能合道。

  身靜心清忘嗜欲,玉京存想是前期。

  若能宗道,必見玉京之岐路也。

  名與身孰親章第四十四

  最痛多藏必厚亡,

  《德經》雲:多藏必厚亡。

  若能知止即賢良。

  《德經》注云:知止不殆。

  貪名觸患身如喪,潤屋豐財事可傷。

  《德經》注云:徇貨者將以求財,財得身亡,身貨孰多?故令擲玉毀珠以全其和也。嗟乎,苟食財身喪,縱積玉於家,又何貴乎?

  風過未央搖茂草,

  未央官,蕭何所修,千門萬戶,為天下壯麗。今則鞠為茂草,基址空存,睹此廢興,足誡貪慾。

  水流金谷帶斜陽。

  金谷園,昔之貴盛,備載簡書。今則野水穿流,倏為廢塢,斜陽一照,能不悲乎?

  全真法道心無欲,應笑隋侯寶夜光。

  《德經》注云:名者實之賓,而代人徇名以亡身。欲令去功而全其真也。

  大成若缺章第四十五

  躁靜不關懷抱者,須弘齊物出塵心。

  《德經》雲:躁勝寒,靜勝熱。又注云:唯有清靜無為之人,心安志定,方能躁勝不寒,靜勝不熱,泯其躁靜,乃為天下正。

  直思汲黯無人繼,

  《德經》注云:大直若屈。汲黯,漢之真素亮直之臣,發論匡正,無避忌諱,孰能繼之,

  辯想蘇秦有患侵。

  《德經》雲:大辮若訥。蘇秦,六國遊說之士。興智巧,尚浮偽,后至齊國遇刺客而頂,徒愛佩六國印,且不懼一朝禍,矜辮任智,可不畏乎?

  白玉潔身如玷缺,

  《德經》注云:學行大成,常如玷缺也。

  清江同志昧深沉。

  《德經》注云:沖虛其懷,乃持滿之道。滿而不溢,則長守富貴,用不窮矣。

  唐虞退讓英風遠,信史編芳好重尋。

  《德經》注云:人君政化大成,而更謙虛退讓,若有虧缺。日新其德,用之不弊矣。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1 23: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