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平平言  (清)方大湜 著

  ●目錄

  序

  凡例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跋

  ●序

  序

  嗚呼吏治之在今日不可言矣抑豈盡人之不仁蓋亦有由於不學者焉不學故不知萬物之與我為一體無精神氣脈以流貫于其閑而又識不足以察民之情術不足以衛民之命惛然貿然木偶而被冠裳而環伺其側者乃爭假竊神威以攫牲牢民生幾何而不蹙也然則士大夫飽食嬉遨廢書不觀之日即小民銜冤負痛救死不贍之時不學之禍何其甚哉何其甚哉吾邑方菊人都轉先生自為諸生即耆讀有用書及官知縣出所學以設施廣濟襄陽稱道吾父母不衰迄今二十余年矣而先生雖屢典大郡顧追念牧令所以及民者不能以須臾忘公餘之暇屑屑勤勤嘗上稽經史旁摭羣書近證時事條分而件系之發前人所未發洪纖巨細靡不畢具其謀吾民真如慈母之哺孩於懷而時其饑飽燥濕焉者既成若干卷題其編曰平平言平平言者猶言無甚高論蓋謙詞云爾雖然禹之治洪水也注諸海而已周公之治猛獸也放之菹而已順其性使復其所非有奇功異績也彼民亦平人耳雖情偽萬變不至若洪水猛獸之難治舍是平平者將操何術以馭之哉貴墀受而卒業亟復于先生曰今之百工技藝皆賴師以教之學也獨至為官則舉世中下之姿咸以生知自處豈真視為官易於百工技藝狃於積習恥于相下而臨其上者亦不克師道自居本諸躬行以訓厲而申儆之也今欲奪天下帖括之學使豫習夫民事其勢誠有不能無已則仕而學乎學焉而書浩以博義窈而深仕者不且望洋而嘆日不暇給乎吾欲刋是編萬本流行海內俾一開卷而知官之難為與其所以能為者一牧令學之則一州縣受其福十牧令學之則十州縣受其福視彼秘為治譜以利子孫者其公私相去何啻北胡之與南越耶生民之害亟矣有心者被發纓冠而往救之猶懼不及也是編之刻烏可一日緩哉光緒四年孟春杜貴墀謹序

  續序

  貴墀序菊人都轉先生所著平平言大旨謂古昔吏治之盛原本學術今既不能奪天下帖括之學豫習民事而及仕而學書浩以博又窘于力而迫於時意欲刋布是編俾仕者開卷得師庶幾民受其福先生讀竟謂貴墀子非知吾心者夫吾何暇言著書居官久習知所宜法戒嘗私述焉以示子弟口不勝述又易忘也隨其記憶所及而筆錄焉鱗次櫛比積若干卷藏以待吾家之士而欲官者令講習於平日幸無重得罪百姓墜吾中丞公累世之家聲云爾夫謂人不吾若而必待詔告既非所以處人稍有一二知識勇於自信而亟于示人又非所以自處子之為吾謀柰何若是貴墀曰然哉謹受教夫自科舉肇興父兄之誨子弟惟斤斤焉弊精疲神求符有司之尺寸猝膺民社所習與所用齟齬不合子羔尹何甚者禍其國以及其家記曰宵雅肄三官其始也言以居官之道望之入學之始也又曰良弓之子善為箕良冶之子善為裘言箕可漸進于弓裘可漸進于冶也今先生既知子弟所宜學而又以素所學者躬行而漸導之後嗣之繼軌循良不蓍蔡而可決雖然吾子弟之眾不若人各有其子弟之眾也吾教吾子弟而利民溥不若人各教其子弟之利民溥也世未有不可用以教人子弟而顧用以教吾子弟者即未有可用以教吾子弟而不可用以教人子弟者古人家訓家范諸書皆教子弟之私言也天下至今誦之然則是編也先生不欲其傳又烏能禁使不傳哉先生前曰子必思所以益吾書者愧無以應則仍申前序之請蓋非貴墀一人之私言而凡有心斯民者之公言也先生其謂之何

  序

  州縣為親民之官為一州則一州之民生所屬為一縣則一縣之民生所屬事事裁決精當而後上之道府達于院司故州縣之權重於大吏其才由此見其學亦由此可行而今日之吏治不概見者出仕之先從事帖括未遑諳練民事一行作吏往往以奉行文法為賢以句稽條會為能甚者則又以趨走承順為勤勞職事於民生得失之故與夫人心風俗之本概非所措意宜其難也岳州方君菊人由州縣起家政績卓然初于楚北迭膺保薦屢典大郡其後洊至晉藩余久聞其循聲而猶未知其學之所至何若今杜仲丹孝廉極道方伯曩多善政清勤可法並出其所著平平言六卷皆為牧令時所身體而力行者余覽其言細而不苛慈而有斷而尤於民生之休戚民命之出入三致意焉杜君客于其幕久親見其政績非托于空言者比余維學與治非二事三代而下吏治以漢為最漢法初試為吏再遷為守令非徒通習法律而已為能精求天下之事下可為偱吏上可為名臣方伯為諸生即耆讀有用書故作州縣立言親切如此其謂經史外宜兼讀國朝先正書又曰作官本讀書人分內事旨哉是言願凡為牧令者味其言可也方伯自謂平平無甚高論實與劉公衡庸吏庸言同意居官能于平庸者實力行之漸漬人心蒸成風俗熙熙然皞皞然仰希三代不難書雲王道平平殆基此乎古人謂不朽有三立德立功立言方伯不以立言自許誠使后之牧令羣焉則而效之於地方隨事留心則民之受其賜者正復何限其功德且與言俱不朽也至鄉里閑義田義塾靡不慨然佽助以導善斯即教養之經端自近始亦可見其志矣爰樂綴數語于編與仲丹孝廉共質之光緒十三年秋七月真州卞寶第序

  序

  天下之治亂系乎民民之治亂系乎牧令蓋牧令者親民之官官不能治民則民之疾苦日甚天下所由多事也閑嘗就今之牧令言之其貪殘猥鄙者無論己即有擅能吏之譽者又或任氣而狃於偏或好名而習於詭偏則律人以就己詭則飾公以便私至問以民事之利害民訟之是非與民情之好惡仍貿然無所會於心幸而敷衍及瓜不以為過且以為才嗟嗟此豈朝廷設官治民之意哉實由入仕之初不過求溫飽博顯榮原未曾讀吏治書略存心於民莫一旦銅符在手如瞽人之行路茫然無怪乎假任氣好名之舉以自飾其闇陋也巴陵方菊人方伯以諸生佐胡文忠軍余得與共事相與談當世之務每慨然曰今天下不治民亂日興豈民心之好亂哉亦治民者之無道耳即如某事宜興某事宜革某事宜補救為笶令者果能各盡乃心以治民而民皆得所天下烏得而不治耶余心服其言及官吾鄂厯宰繁劇舉凡興利除弊與民休息之事厘然具舉余於是時知方伯之有以展素抱而踐前言后此之任監司陳臬事綰藩條無非以自為牧令之道責諸牧令而已今方作已歸道山其同邑杜仲丹先生出所譔平平言六捲來征序湘良受而讀之如當年抵掌戎幕時因恍然于治民之道不在奇能異術也如齊家然庸行必本諸身如用兵然勝算必操諸己民非難治特慮治民者之漫不加意耳治疾之醫探源而與為利導伐柯之匠觀則而即得準繩假使為牧令者能師方伯將見一省行之而一省之民治各省行之而各省之民治然則是書之有功于天下也豈真平平哉光緒十三年秋七月蒲圻但湘良謹序

  ●平平言凡例

  一是編專言吏治吏之為治不止州縣而州縣親民一州一縣得人則一州一縣治天下州縣得人則天下治督撫藩臬道府不過以整飭州縣之治為治而已故獨詳于州縣

  一是編所錄或述前人所已言或發前人所未發古事近事之可為法戒者隨手編載生平所親厯有與古語古事相印證者閑亦附錄如折韈線如鋸木屑如合五侯之鯖故件系條分繁雜瑣碎

  一是編但求其可行故所言平平無甚高論呂新吾先生所謂用三代以前見識就三代以下路數也

  一是編但求其易曉就平日所究心者書以代口故詞義淺顯不足為神明於治者道也

  一是編為訓子弟而作做官本讀書人分內事非奢望也故不嫌躐等次男朝榘舉京兆試長男朝槩三男朝棐猶子朝桓從孫榮燦均列弟子員巽日或有治民責亦未可知呂居仁先生童蒙訓多言居官之道童蒙尚可訓以居官何況舉人秀才我子弟如不自菲薄倖勿以吾言為伯魯之牘

  光緒四年孟春月望日二庸堂主人自識

  ●平平言卷一

  巴陵方大湜菊人著

  造福莫如州縣

  造孽莫如州縣

  官不易做

  立志

  立志在候補時

  候補宜讀書

  候補宜擇交

  候補宜虛心

  官場換帖太容易

  候補宜謹言

  候補人員見上司

  君相不能造命

  小人枉為小人

  無恥

  候補當差

  候補出差請教首府縣

  出差勿計較供應程儀

  候補時宜訪求幕友

  候補宜儉用

  候補時同寅女眷不宜往來

  正五九月可上官

  四絕四離四不祥月忌不足信

  到任可進南門

  到任時借貸

  各房呈須知冊

  清查前任命盜各案

  工房呈輿圖

  新官到任須抖擻精神

  大利大弊須徐徐興革

  下馬風

  初任宜簡僻缺

  公罪私罪

  大計

  吏不可俗

  事不可入廟門者斷不可為

  官不可貪

  官不必貪

  貪吏惟恐民之不窮

  官不可與民爭利

  義利關乃人鬼界

  退一步想

  惷氣

  官民交財

  官價

  陋規

  革陋規非易事

  不儉用必貪贓

  不儉用必虧空

  優缺亦不可奢華

  儉非吝嗇

  清慎勤

  勤則少暇

  官不可不明

  曉事

  官不可過用其明

  精明渾厚

  緩

  勿喜事

  熱腸

  擔當

  淺露

  成見

  有條理

  學問閱厯

  立法求其可行

  法立弊生不可因噎廢食

  天不為荊棘靳雨露

  不必親身私訪

  不可派人私訪

  官不可好名

  官不可無名

  官聲卓著最省事

  惡居下流

  官不可不畏民

  畏民非畏葸之謂

  鄉愚見官箕踞無禮

  親民工夫

  懲治豪橫之後須隨時傳諭警戒

  告示

  咨訪風俗

  看本邑志書

  讀有用之書

  閱文稿

  拆公文

  ○造福莫如州縣

  士君子心存利濟不能為督撫即須作州縣以督撫近君州縣近民也然興利除弊不特藩臬道府能說不能行即督撫亦僅托空言惟州縣則實見諸行事故造福莫如州縣前明章楓山先生
【懋】 由翰林謫為臨武知縣未之任改南京大理寺丞嘗嘆曰吾恨不作臨武知縣蓋知縣正好做事正好救百姓豈得以官小為嫌也楓山本理學名儒尚且以不作知縣為恨事可見宰官一身眾生托命果能事事存心時時留意必能造大眾民汝曹如有命作州縣切不可妄自菲薄

  ○造孽莫如州縣

  造福莫如州縣造孽亦莫如州縣州縣不得其人則弊端百出不特本官貪酷罷軟貽害地方即奸胥蠹役土棍訟師以及官親幕友家丁人等內外句通亦無不為地方之害不特恣行秕政貽害地方即良法美意如社倉保甲等項行之不善亦無不為地方之害故曰滅門州縣汝曹如有命作州縣萬萬不可造孽

  ○官不易做

  五福不言貴可見官是苦人做官是苦事呂新吾先生
【坤】 曰世上沒個好做的官雖抱關之吏也須夜行早起方為稱職才說官好做便不是做好官的人職固有輕重事固有繁簡但才說好做便滿腔是玩易之心所以無一可耳王朗川先生
【之鈇】 曰居官不可作受用之想天之生我異乎眾與以治世之職是造福於世之人非享福之人也惟其不能享福所以謂之苦人惟其不好做所以謂之苦事汝曹如有命作州縣欲造福不造孽先須耐苦

  ○立志

  既可造福又易造孽且不好做何去何從必須立定志向乃不迷於所往夫志所能到之處未必即力所能到之處有志尚恐不逮何況無志無志則路途先錯矣一著錯滿盤輸故立志要緊

  ○立志在候補時

  士大夫未遇之先誰不想做好官何以一入仕途便變成兩截人則候補時為邪說所誤也故到省候補即須立定主意切不可惑于邪說

  ○候補宜讀書

  候補人員欲不惑于邪說
【如講吃講穿講排場講征逐講鑽營講做官全仗門丁之類皆邪說也】 非讀書不為功經史之外莫如讀吏治書莫如多讀本朝之吏治書茲將應讀之書開列目錄於左

  經史

  古人引經斷獄者不一而足一行作吏雖不能效經生家終日咿唔然偶爾翻閱總有益處蓋少時讀書全無體貼不過囫圇吞棗而已閱厯世事之後再讀舊書便覺親切有味史書無事不有更可增長見識

  厯代名臣言行錄
【戰國至五代十國 國朝朱桓拙存編輯宋藝祖至徽宗朱子原本朱桓節輯靖康至寧宗宋李幼武士英原本朱桓節輯理宗至帝昺及遼錄金錄元錄朱桓編輯明錄 國朝徐開任 原本朱桓節輯】

  史傳三編
【 國朝朱軾可亭蔡世遠梁村同訂厯代名儒傳李清植  分纂厯代名臣傳漢至隋張江百川分纂唐至后五代藍鼎元君玉分纂宋至元李鍾僑世豳分纂厯代循吏傳強福旭 分纂】

  國朝先正事略
【 國朝李元度次青撰】

  以上各書所錄皆嘉言懿行豐功偉績讀之可以瀹心性鼓精神

  實政錄
【明呂坤叔簡撰】

  皇朝經世文編
【 國朝賀長齡耦庚編】

  五種遺規
【 國朝陳宏謀榕門撰】

  福惠全書
【 國朝黃六鴻思湖撰】

  圖民錄
【 國朝袁守定易齋撰】

  牧令書
【 國朝徐棟致初輯】

  佐治葯言
【 國朝汪輝祖龍庄撰】

  學治臆說
【 國朝汪輝祖龍庄撰】

  夢痕錄節鈔
【 國朝汪輝祖龍庄撰】

  庸吏庸言
【 國朝劉衡簾舫撰】

  蜀僚問答
【 國朝劉衡簾舫撰】

  農桑輯要
【元司農司撰】

  農政全書
【明徐光啟子先纂】

  授時通考
【乾隆二十二年   敕撰】

  康濟錄
【乾隆四年   御定】

  荒政輯要
【 國朝汪志伊稼門纂】

  捕蝗要訣

  讀史兵略
【 國朝胡林翼潤芝輯】

  金湯借箸
【 國朝李盤小有撰】

  鄉守輯要
【 國朝許乃釗恆甫撰】

  折獄龜鑒
【宋鄭克武子撰】

  鹿洲公案
【又名益智新書 國朝藍鼎元鹿洲撰】

  厯代河防類要
【 國朝徐璈六驤撰】

  治河方略
【 國朝靳輔  撰】

  以上各書所錄皆良法美意讀之可以知得失別
【是非】

  大清會典

  大清通禮

  學政全書

  以上各書所錄皆朝章國故孔子大聖一則曰吾從周再則曰吾學周禮今之會典通禮學政全書即孔子之周禮也

  大清律例

  洗冤錄

  辦案靠幕友審案則全靠自己非幕友所能代勞漢書薛宣傳雲吏以法令為師平日多記幾條律例審案時乃有把握檢驗傷痕毫釐千里洗冤錄剖辨最細平日須留心玩索

  刑案匯覽

  駁案新編續編

  成案情節不一多有律例所未賅載者昔歐陽公為夷陵令取積年案牘盈箱堆屋者盡閱之因此得究知人情物理后時深有裨于相業

  處分則例

  一部處分則例無非公私罪名公罪不能無私罪不可有讀之可以寡過

  邸鈔

  朝廷用人行政悉載邸鈔之內不閱邸鈔便不能通曉時務

  海國圖志
【 國朝魏源默深撰】

  各國通商條約

  海上用兵以後泰西各國互市者紛至沓來海國圖志所載以西人譚西事言較確實凡各國之沿革始末建置永促以及山川刑勢道途遠近風土人情物產技藝無不燦若星羅了如指掌其要旨則不外欲籌夷事必悉夷情以夷攻夷以夷款夷師夷長技以制夷命數語此留心邊務者必讀之書各國通商條約則玩行事例也遇有中外交涉事件必取決於
【條約】

  ○候補宜擇交

  候補時以擇交為第一義同寅濟濟不乏可師可友之人擇其品行端方公事練達者時相過從自然受益淫朋逸友萬不可交亦不必開罪敬而遠之可也否則比之匪人師師非度蘭芷變而不芳荃蕙化而為茅矣

  ○候補宜虛心

  地方情形須向資格較深之同官虛心訪問若如何撫綏如何整頓則必須向官聲卓著之同官虛心訪問始有遵循蓋資格深者情形熟趨避亦熟所言所行未必皆從百姓起見也

  ○官場換帖太容易

  君子之交淡如水官場換帖太覺容易其病在於過濃當換帖時飲食征逐喚弟呼兄何等情投意洽一旦臨小利害便若途人甚至途人之不若或因交代算帳較及錙銖以致相罵相打或因彼此爭缺各懷鬼蜮以致相軋相傾今日如冰如炭之人即昔日如膠如漆之人自問殊覺汗顏旁觀能無冷齒

  ○候補宜謹言

  衙參之期各同寅畢集官廳切不可高談闊論旁若無人

  ○候補人員見上司

  屬員見上司舉止要恭敬卻不可過於矜持應對要詳明卻不可過於繁瑣至上司談講泛話其意本不專註一人應讓首府首縣對答候補者不應多口

  ○君相不能造命

  古人立言義各有當君相造命之說乃就君相而言以君相大權在手可以為所欲為治亂安危不當諉之氣數也若貧賤之人命里不應富貴即君相亦不能造能改齋漫錄雲仁宗嘗御便殿有近侍二人爭辯聲聞御前仁宗問之甲言貴賤在命乙言貴賤在至尊帝默然即以二小金盒各書數字藏於中先到者保奏給事有勞推恩封秘甚嚴先命乙攜一往內東門司約及半道命甲攜一繼往無何內東門司保奏甲推恩問之乃乙至半道足跌傷甚莫能行甲遂先到朝野僉載元魏徵為僕射方寢二典事長候于窗下甲曰吾等官職總由此老翁乙曰總由天征聞之作書遣甲送至侍郎處雲與此一人好官其人不知出門心痛付乙送書明日引注甲被放而乙得留觀此二事可見富貴在天君相亦無如何也

  ○小人枉為小人

  窮通得失有命存焉世有鑽營而得者亦有不鑽營而得者且有鑽營而仍不得者可見人不能與命爭鑽營而得亦是命里應得並非鑽營之力何必多此一鑽多此一營故君子樂得為君子小人枉自為小人

  ○無恥

  人不可無恥嚴分宜之仆永年號鶴坡又號萼山先生張江陵之仆游七名守禮號楚濱招權納賄朝中多贈之詩文顧亭林先生
【炎武】 以為文章之辱今則愈趨愈下竟有與上司門丁換帖拜盟結為兄弟者人之無恥一至於此此而可為則吮廱餂痔何一不可為耶

  ○候補當差

  上司差遣無論緊要事尋常事均應盡心辦理若以尋常差事無關緊要即不盡心便失敬事之道湖北候補知縣某奉委赴外縣查辦事件來府稟辭余詢以事之原委則對曰札文繁瑣未曾細閱問何以不細閱則對曰自己身任地方應辦之事無不盡心竭力若代他人辦事便覺意懶心灰是以未曾細閱余告之曰自己應辦地方之事與他人應辦地方之事皆公事也為人謀私事尚應盡心何況公事且候補無專責候補所辦之事無非他人之事既奉上司委辦則他人之事即自己之事若似子之鄙夷不屑則候補時無事可辦無心可盡矣其人屢署縣事心地慈祥操守廉潔余素器其為人惟不屑當差是其短處此亦通人之一蔽也又元微之游三寺詩云會緣稽首地方佛無暇精心滿縣囚自序雲道出當陽奉命錄囚牽于遊行不暇詳究此真喪心病狂之語不可為訓

  ○候補出差請教首府縣

  候補時奉委出差事非素習請教首府縣自獲周行之示

  ○出差勿計較供應程儀

  候補人員出差不可挑飭供應不可爭論程儀本為公事而來不問公事而計較飲食其人品可想必為識者所鄙不僅開罪同寅已也在省候補本無進項若出差不受程儀則往返川資及犒賞等費均無所出故收受程儀尚在人情物理之中但不應爭多論寡耳

  ○候補時宜訪求幕友

  刑錢幕友最關緊要候補時即須留心訪求預先訂定庶免得缺時紛紛推轂無所適從

  ○候補宜儉用

  候補時債負太多將來得缺若不貪索民財必致虧挪公帑其弊總由於奢反其道而行之莫如儉用衣服車馬等項切勿華美骨董玉器等項切勿購買雖應用者不能不用然遇可省之處總須極力撙節即或入不敷出日用所需時有匱乏勢不能不投入債鄉然果能事事節儉即欠債亦必不多庶將來易於彌補

  ○候補時同寅女眷不宜往來

  同寅女眷不宜往來女眷在寓與居家一樣裙布釵荊未為不可若聽其出門拜客或結姊妹或拜乾親則見多識廣衣服必求華麗首飾必求精良燕會饋遺必事事求勝此亦耗財之一端不僅惹是非也

  ○正五九月可上官

  雲溪漫鈔曰釋氏智論雲天帝釋以大寶鏡照四大神洲每月一移察人善惡正五九月照南贍部洲唐高祖崇其教故正五九月不食葷百官不支羊錢
【武德二年詔自今正月五月九月不得行刑所在公私宜斷屠殺】 其後因此遂不上官菽園雜記謂新官上任應祭告神祇必須宰殺故忌之也顧亭林先生
【炎武】 曰正五九月不上任自是五行家言不緣屠宰其傳已久亦不始於唐時南齊書張融傳曰正月俗人所忌北齊書宋景業傳曰陰陽書五月不可入官犯之終於其位又考左傳鄭厲公復公父定叔之位使以十月入曰良月也就盈數焉而顏師古注漢書李廣數奇以為命只不耦是則以雙月為良月只月為忌月喜耦憎奇古人已有之矣余謂陰陽書最不可信正五九月不到任今之外官有此禁忌京官則否外官州縣有此禁忌督撫藩臬則否蓋京官近在輦轂之下假如正五九月初一日奉 旨補授某官上任之期斷不能遲至二月六月十月外官缺不可懸假如督撫藩臬丁憂病故適值正五九月則臬署藩篆藩署撫篆撫署督篆督署撫篆均不容少緩也陰陽家言不驗于京官而獨驗于外官不驗于督撫藩臬而獨驗于州縣此必不然之事余于光緒二年九月入都臘杪旋鄂署任者以九月接篆余以正月回任均忌月也均未見有甚不好處是其明證

  ○四絕四離四不祥月忌不足信

  俗以立春立夏立秋立冬之前一日為四絕日春分秋分夏至冬至之前一日為四離日每月初四初七十六十九二十八日為四不祥日初五十四二十三為月忌日諸事不宜上官尤忌殊不可信余篆襄陽縣事系同治二年三月初五日到任尚未卸篆即擢知府何忌之有又余自筮仕以來接印者凡九次心想何日接印即定何日從不倩人選擇后此之升沉顯晦雖難逆料然以前八次則固平安無恙也

  ○到任可進南門

  俗說地方官到任進南門主地方亢旱以離屬火也此說不足信余到襄陽荊州任均由南門進城地方並未亢旱

  ○到任時借貸

  由省赴任時資斧不繼向人借貸事所恆有但不可向家丁借貸不可向書差借貸不可向部民中之紳士商賈在省居住者借貸恐到任后被其要挾也不從則薄情從之則害義

  ○各房呈須知冊

  新官到任各房書辦例送須知冊但錯漏居多耳須將各冊仍發各房細查如有遺漏准其添載如有舛錯准其更正添載之後不準再漏更正之後不準再錯

  ○清查前任命盜各案

  到任之初須令刑房將前任內命盜各案逐細清查某案系某月某日報發某案已經獲犯詳報扣至何時審限屆滿某案已經獲犯尚未審定詳報某案尚未獲犯扣至何時參限屆滿或已滿參限尚未開參一一開折送閱未獲犯者趕緊飭差緝拏已獲未報者趕緊審明通報已獲已報者趕緊招解已屆參限者趕緊詳參

  ○工房呈輿圖

  州縣到任工房書辦例繪輿圖呈核所呈之圖類多不全不備甚至南境山川列入東西東境山川列入南北此等輿圖全無用處須仿開方計里之法另繪確圖以備查核假如本邑疆域自東至西橫寬一百里即于紙上橫分十格自南至北直長一百里即于紙上直分十格四方八面總共一百格每格長寬各十里
【每格長寬不必定是十里即以一格破為兩格每格長寬各五里亦可】 其不止百里或不及百里者各隨幅■〈巾員〉之長狹以定格眼之多寡先將縣城坐落何處用墨筆填入格內再將境內山川方向塘汛遠近圖甲名目村落大小市鎮繁盛僻偏以及關隘橋樑廟宇等項並四至四隅界抵何處一一按方按里用墨筆填入格內然後按東西南北四鄉界址用硃筆劃分四段
【不必定是四段只看本境向來分作幾鄉即划作幾段如向分圖甲者即隨圖甲之多少而划之】 庶本境形勢或長或方或尖斜均可一目瞭然而山川村鎮道路等項之方向遠近亦無不了如指掌至圖所不能盡載者如煙戶多寡錢糧數目保甲姓名及某處肥饒某處瘠苦某處怕水某處怕旱某處是何風俗某處出何土產某處有紳士某某某處有富戶某某某處有正人某某惡人某某之類另載一冊以輔圖之不逮仍隨時留心考查如圖冊有舛錯處即隨時改正平日肯如此費心臨事可不下堂而理矣

  ○新官到任須抖擻精神

  作文爭入手入手不佳便不耐觀作吏亦然新官到任之初奸胥猾吏刁生劣監土棍訟師以及良善紳民無人不有一新官在其目中必須抖擻精神事事整飭以慰良善之望而懾宵小之心

  ○大利大弊須徐徐興革

  新官大段規模與庸俗不同即足以新人耳目若夫大利大弊關係匪輕則必俟訪察明確徐徐興革切不可孟浪更張致貽后累

  ○下馬風

  袁易齋儀部
【守定】 曰俗吏初到官每事敲撲以立威稜謂之下馬風此大謬也使其後由之而不改則為暴虐使其後倦而漸反其所為則為縱弛吏民有以窺吾之深淺而作奸不可止矣

  ○初任宜簡僻缺

  地當孔道曰沖政務紛紜曰繁賦多逋欠曰疲民刁俗悍命盜案多曰難沖繁疲難四字兼全曰最要缺兼三字曰要缺兩字曰中缺一字曰簡缺四字俱無曰無字簡缺要與最要皆曰繁缺中與簡皆曰簡缺繁缺事多難於稱職繁而兼沖稱職尤難簡缺事少易於圖功簡而兼僻圖功尤易一則終日精神半消磨于酬應一則六時功課可專註于生民也故初試為吏者沖不如繁繁不如簡簡不如僻

  ○公罪私罪

  官員應得罪名不越公私兩端凡不系己私因公得罪及過失錯誤出於無心者皆為公罪罪由己造非因公錯及雖屬公事意出己私者皆為私罪公罪准以級紀抵銷私罪雖有級紀不準抵銷故公罪雖不能無私罪必不可有茲將公私罪名及抵銷則例摘錄於左

  公罪 該笞者一十罰俸一個月二十罰兩個月三十罰三月四十罰六月五十罰九月該杖者六十罰一年七十降一級八十降二級九十降三級俱留任一百降四級調用

  私罪 該笞者一十罰俸兩個月二十罰三月三十罰六月四十罰九月五十罰一年該杖者六十降一級七十降二級八十降三級九十降四級俱調用一百革職離任
【犯贓者不在此限】

  級紀抵銷 尋常加一級抵降一級紀錄四次亦抵降一級紀錄二次抵罰俸一年紀錄一次抵罰俸半年軍功加一級抵降二級
【如遇降一級之案將軍功加一級註銷抵免降一級外仍給還軍功紀錄二次】 紀錄二次抵降一級紀錄一次抵罰俸一年
【加遇罰俸半年之案將軍功紀錄一次註銷抵免罰俸半年外仍給還尋常紀錄一次】

  抵銷次第 遇有處分先將捐納加級抵銷再將 恩詔加級議敘加級隨帶加級及錢糧軍功加級挨次查抵若級不敷抵方以不論俸滿即升一次或俸滿即升一次或卓異保題一次或俸滿保薦一次議抵降一級加級改為紀錄升選升補應行引 見人員照例以引 見之日將加級改為紀錄其 特旨升用人員應以奉 旨后五日行文按該省照限減半計算以接到部文之日加級改為紀錄
【吏部章程】

  ○大計

  三年 大計舉以卓異劾以六法不入舉劾者為平等

  卓異 道府以下州縣以上各員核計本省厯俸巳滿三年任內並無正項錢糧未完其平日循聲政績該上司實系灼見深知准其薦舉卓異如任內有正項錢糧未完果系居官清廉能幹或現蒞兼三兼四繁缺在本省厯俸已滿三年或並非兼三兼四繁缺本省厯俸已滿五年均准一體保薦俟引 見后將准其卓異者以加一級註冊回任候升

  六法 向來大計本系糾以八法曰貪曰酷曰不謹曰罷軟無為曰年老曰有疾曰才力不及曰浮躁后將貪酷官員改歸隨時題參革審不入 計典其入于 計典有干六法者不謹罷軟俱革職年老有疾俱休致才力不及降二級調用浮躁降三級調用加級紀錄不準抵銷

  平等 不入舉劾人員以守政才年四格注考俱照舊供職

  ○吏不可俗

  呂叔簡先生
【坤】 曰用三代以前見識而不迂就三代以後家數而不俗可以當國矣可見三代以後家數並非必不可就但不可俗耳

  ○事不可入廟門者斷不可為

  汪龍庄明府
【輝祖】 曰為吏者欲求不愧不怍衾影無慚萬萬不能勢會所乘容有不能不為不得不為之事但其所以必為之故尚近於公要可告之神明如戀棧虐民或逢迎希進法紀不顧甘為罪首發念之端不可以入廟門者斷不可為龍庄此說極平正不求不愧衾影但求可入廟門並非強人以所難

  ○官不可貪

  官不可貪所以不可貪之故大略有六

  一曰壞心術事之是非本有一定官果心地光明一塵不染是者是非者非何等直截了當若不知有民祇知有利則未訟之先惟恐富者之不訟既訟之後又恐訟者之不富且恐訟而富者之不窮勢必瞞心昧己顛倒是非即是非難於顛倒亦必曲意庇護于萬無一是之中力求其是故意周內于萬無可非之中力求其非堂上萬語千言堂下敲骨吸髓總不外顧照一賄字如此用心苦乎不苦如此存心壞乎不壞

  一曰敗風俗富民者地方之元氣劉簾舫觀察
【衡】 蜀僚問答所載以保富為圖治第一義以禁制棍蠹誣擾富民為保富第一義余謂欲制誣擾必自官不要錢始官要錢則棍蠹明目張膽有所恃而不恐矣任杏農學博
【哲】 曰官如要錢不特擾害富民而且敗壞風俗昔之貪吏有錢者生無錢者死今之貪吏無錢者生有錢者死一切詞訟惟知索賄猶其小者甚至人命重案亦不問正凶但訪其族之衣食稍足者巧為羅織株連不使破家盪產不止遂致鄉間惡少僉謂殺人不怕抵命自有富戶用錢富戶雖惜錢卻不能不欲息事我輩殺人不怕富戶不出頭任事用是放膽肆行動輒聚集多人持刀握銃逞凶廝殺即其父兄族長亦不能禁止似此人心風俗必致釀成大患杏農所言確有所指非臆說也

  一曰損聲名六計廉為本官如不廉未有不聲名狼藉者彼事事貪賄人人唾罵無論矣即不事事貪賄而既己貪賄於前丁役訟師必號于眾曰是官也非賄不行訟有勝亦有負負者又號于眾曰官受賄我焉得不負一行失足百行盡屬可疑貪墨之名喧傳道路安能執途人而一一剖辨耶

  一曰干 國法官員事前受財不按本法判斷者謂之枉法贓仍按本法斷理者謂之不枉法贓均應計贓□罪犯私罪者杖一百方罷職不敘受贓一兩以下雖杖不及百亦罷職事後受財者事前雖並未許送而與非無故受亦有因故事枉者仍准枉法論不枉者仍准不枉法論惟至死乃減一等事前聽許財物並未接受然雖無受財之實己有得財之心故枉法不枉法僅減受財一等至死乃再減一等定例森嚴所以懲貪墨肅官常也彼昏不知直視考成性命如兒戲矣茲將受贓罪名開列於後以為觸目警心之助○有祿人枉法贓各主者通算全科一兩以下杖七十每五兩加一等一兩至五兩杖八十一十兩杖九十十五兩杖一百二十兩徒一年二十五兩徒年半三十兩徒二年三十五兩徒二年半四十兩徒三年四十五兩流二千里五十兩流二千五百里五十五兩流三千里八十兩絞監候無祿人減有祿一等至一百二十兩亦絞有祿人不枉法贓各主者通算折半科罪一兩以下杖六十每十兩加一等一兩之上至一十兩杖七十二十兩杖八十三十兩杖九十四十兩杖一百五十兩徒一年六十兩徒年半七十兩徒二年八十兩徒二年半九十兩徒三年一百兩流二千里一百一十兩流二千五百里一百二十兩流三千里一百二十兩以上絞監候無祿人減有祿一等至一百二十兩以上罪止流三千里

  一曰辱祖宗命婦再嫁追奪誥敕命官貪贓亦追奪誥敕是官員之貪污無異於命婦之失節也命婦再嫁僅奪己身之誥敕命官貪贓則並父祖之誥敕而奪之是官員之貪污更甚於婦女之失節也祖宗累世積德子孫始幸博一官恭逢 朝廷錫類之仁推恩先代存者封歿者贈一品逮其曾祖父母二三品逮其祖父母四五六七品逮其父母八九品□以其身之階雖不封父母而請以本身應得封典貤封父母者聽無非曲體人情遂其顯揚之志乃因簠簋不飭辱及先人清夜自思不知將來死後有何面目見祖宗于地下

  一曰毒子孫賢而多財則損其志愚而多財則益其過多財之無益於子孫也明矣夫二疏之金出自上賜尚恐為子孫之累何況貪贓是即幸逃 國法亦必難免冥誅吾恐貪贓者之子孫求損志益過而不得矣為子孫作馬牛識者猶或非之奈何為子孫作蛇蝎耶

  ○官不必貪

  官不必貪所以不必貪之故大略有六

  一曰眾人分肥官貪賄賂不能與百姓當面講價百姓亦不能將賄賂親交本官暮夜之投大約家丁書差經手者居多無論花銀若干經手之家丁書差以及串通家丁書差之訟師土棍明分暗扣去其大半本官所得尚不能及小半眾人發財一人作惡此何為者

  一曰家丁挾制所納之賄經手之家丁知之即未經手之家丁亦無不知之人人知其貪污即人人可以挾制堂堂州縣為區區阿堵物便俯首帖耳受挾制於家丁殊不合算

  一曰書差恥笑官如貓書差如鼠貓鼠既已同眠本難加以約束然堂皇之上卻不能不強作約束語消阻閉藏肺肝如見兩旁書差惟有當面答應背面恥笑而已小人為不善見君子而後厭然貪吏為不善見書差亦復厭然是亦不可以已乎

  一曰畏百姓上控受原告之賄則冤屈被告受被告之賄則冤屈原告被屈者未必不控訴上官索原告之賄而原告不肯則勒詐原告索被告之賄而被告不肯則勒詐被告被勒者亦未必不控訴上官據實上控已覺傷我顏面萬一張大其辭虛增其數更覺駭人聽聞故未經上控之先惟恐其上控已經上控之後又惟恐其不了勢必輾轉托人向被屈者婉言勸解向被勒者退給原贓甚至贓已退給而被勒之人恨入骨膸仍不肯甘心丟手砌詞續控即以今日所退之贓為從前受贓之據思前想後夢寐不安何自苦乃爾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20:1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