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試與梅花招斷魂

  花開莫奏傷心曲花落休矜稱面妝只憶夢為蝴蝶去

  香雲密處有春光

  老夫粥后惟耽睡灰暖香濃百念消不學朱門貴公司

  鴨爐煙里逞風標

  鼻根無奈重煙繞偏處春隨夜色勻眼裡狂花開底事

  依然看作一枝春

  漫道君家四壁空衣篝沉水晚朦朧詩情似被花相惱

  入我香奩境界中

     龍涎香          劉子暈

  瘴海驪龍供素沫蠻村花露浥清滋微參鼻觀猶疑似

  全在爐煙未發時

     焚香           邵康節

  安樂窩中一炷香凌晨焚意豈尋常禍如許免人須諂

  福若待求天可量且異止  廟貌又殊女裛衣裳

  非圖聞道于至缺金玉誰家不滿堂

     又            楊庭秀

  琢瓷作鼎碧于水削銀為葉輕似紙不文不武火力均

  閉閣下簾風不起詩人自炷古龍涎但令有香不見煙

  素馨欲開茉莉折底處龍涎和檀 平生飽食山林味

  不奈此香殊 媚呼兒急取蒸木犀卻作書生真富貴

     又            郝伯常

  花落深庭日正長蜂何撩亂燕何忙匡床不下凝塵滿

  消盡年光一炷香

     又            陳去非

  明窗延靜晝默坐消諸緣即將無限意寓此一炷煙當

  時戒定慧妙供均人天我豈不清友於今心醒然爐香

  裊孤碧雲縷霏數千悠然凌空去縹緲隨風還世事有

  過現熏性無變遷應是水中月波定還自圓

     覓香

  罄室從來一物無博山惟有一銅爐而今荀令真成癖

  秖久清芳裊坐隔

     又            顏博文

      王希深合和新禾煙氣清灑不類尋常可以為道人開筆端消息

  玉水沉沉影銅爐裊裊煙為思丹鳳髓不愛老龍涎皁

  帽真聞客黃衣小病仙定知雲屋下綉被有人眠

     香爐           古 詩

  四座且莫諠聽我歌一言請說銅香爐崔嵬象南山上

  枝似松柏下根據銅盤雕文各異類離婁自相連誰能

  為此器公輸與魯般朱火燃其中青煙檐其間順風入

  君懷四座莫不歡香風難久居空令蕙草殘

     博山香爐         劉 繪

  參差郁佳麗合沓紛可憐蔽虧千種樹出沒萬重山上

  鏤秦王子駕鶴乘紫煙下刻盤龍勢矯首半銜蓮旁為

  伊水麗芝蓋出岩間後有漢女游拾翠弄余妍榮色何

  雜糅褥綉更相鮮 麚或騰倚林薄草芊 掩華如不

  發含熏未肯然風生玉階樹靈湛曲池蓮寒蟲飛夜室

  秋雲漫曉天

     和劉雍州繪博山香爐詩   沉 約

  范金誠可則摛思必良工凝芳俟朱燎先鑄首山銅環

  奇信罍崿奇態實玲瓏峰磴互相拒岩岫杳無窮赤松

  游其上斂足御輕鴻蛟螭盤其下驤首盼層穹嶺側多

  奇樹或孤或復藂岩間有佚女垂袂似含風翚飛若未

  已虎視郁余雄登山起重障左右引絲桐百和清夜吐

  蘭煙四面充如彼崇朝氣觸石繞華嵩

     迷香洞          史 鳳宣城妓

  洞口飛瓊佩弱霓香風飄拂使人迷自從邂逅芙蓉帳

  不數桃花流水溪

     傅香枕

  韓壽香從何處傳枕邊芬馥戀嬋娟休疑粉黛加鋋刃

  玉女旃檀侍佛前

     十香詞出焚椒錄

  青絲七尺長挽出內家妝不知眠枕上倍覺綠雲香

  紅綃一幅強輕關白玉光試開 探取猶比顫酥香

  芙蓉失新艷蓮花落故妝兩般總堪比可似粉腮香

  蝤蠐那足並長須學鳳皇昨宵歡臂上應惹領邊香

  和羹好滋味送語出宮商定知郎口內含有暖甘香

  非關兼酒氣不是口脂芳卻疑花解語風送過來香

  既摘上林蕊還親御苑桑歸來便攜手纖纖春 香

  咳唾千花釀肌膚百和裝元非噉沉水生得滿身香

  鳳 拋合縫羅襛解輕霜誰將暖白玉雕出軟鉤香

  解帶色已戰觸手心愈忙那識羅裙內消魂別有香

     焚香詩          高 啟

  艾納山中品都夷海外芬龍洲傳舊采燕室試初焚奩

  印灰縈字爐呈玉鏤文戶飄猶掩冉將斷更氤氳薄散

  春江霧輕飛曉峽雲銷遲憑宿火度遠托微熏著物元

  無跡游空忽有紋天絲垂裊裊地浪動沄沄異馥來千

  和祥霏卻眾葷嵐光風卷碎花氣日浮焄燈灺宵同歇

  茶煙午共紛褰惟嫌放早引匕記添勤梧影吟成見鳩

  聲夢覺聞方傳媚寢法靈著辟邪勛小閣清秋雨低簾

  薄冕矄情慚韓掾染恩記魏王分宴客雷鶴侶招仙降

  鶴群曾攜朝罷袖尚浥舞時群囊稱縫羅佩篝宜復錦

  熏盡堂空搗桂素壁漫塗芸本欲參童子何須學令君

  忘言深坐處端此謝塵氛

     焚香           文征明

  銀葉熒熒宿火明碧煙不動水沉清紙屏竹榻澄懷地

  細雨輕寒燕寢情妙境可能先鼻觀俗緣都盡洗心兵

  日長白展南華讀轉覺逍遙道味生

     香煙六首         徐 渭

  誰將金鴨銜儂息我只磁龜待爾灰軟度低窗領風影

  濃梳高髻綰雲堆絲游不解黏花落縷嗅如能若蝶來

  京賈疏包亦盡空餘紅印一梢梅

  午坐焚香枉連歲香煙妙賞始今朝龍挐雲霧終傷猛

  蜃起樓台不暇飄直上亭亭 佇立斜飛冉冉忽逍遙

  細思絕景雙難比除是錢塘八月潮

  霜沉檽竹更無他底事遊魂演百魔函谷迎關 紫氣

  雪山灌頂散青螺孤螢一點停灰冷古樹千藤寫影拖

  春夢婆今何處去憑誰舉此似東坡

  薝匐花香形不似菖蒲花似不如香揣摩蔚宗鼻何暇

  應接王郎眼倍忙滄海霧蒸神仗暖峨眉雪掛佛燈涼

  並儂三物如堪促促付孫娘刺繡床

  說與焚香知不知最憐描畫是煙時陽成罐口飛逃汞

  太古空中刷裊絲想見當初勞造化亦如此物辨恢奇

  道人不解供呼吸間香須臾變換嬉

  西窗影歇觀雖寂左柫籠穿息不遮懶學吳兒 銀杏

  且隨道士袖青蛇掃空煙火香嚴鼻琢盡玲瓏海象牙

  莫訝因風忽濃淡高空刻刻改雲霞

     香球           前 人

  香球不減橘團圓橘氣香球總可憐蟣虱窠窠逃熱瘴

  煙雲夜夜輥寒氈蘭消蕙歇東方白炷插針牢北斗旋

  一粒馬牙聯我輩萬金龍腦付嬋娟

     詩句

  百和裛衣香 金泥蘇合香 紅羅復斗帳四角垂香

  囊古詩盧家蘭室桂為梁中有鬱金蘇合香梁武帝合歡襦

  熏百和香陳後主彩墀散蘭麝風起自生香鮑照燈影照無

  寐清心聞妙香 朝罷香煙攜滿袖 衣冠身惹御爐

  香杜燕寢凝清香韋裊裊沉水煙 披書古芸馥 守

  帳然香著 沉香火暖茱萸煙義山豹尾香煙滅陸厥重熏

  異國香李廊多燒荀令香張正見煙斜霧橫焚椒蘭 然香

  氣散不飛煙陸踰羅衣亦罷熏胡增沉水熏衣白壁堂胡宿丙

  舍無人遺爐香溫庭筠夜燒沉水香 香煙橫碧縷東坡蛛

  絲凝篆香山谷焚香破今夕 燕坐獨焚香商齊焚香澄神

  慮韋群仙舞即香 向來一瓣香敬為曾南豐後山博山

  爐中百和香鬱金蘇合及都梁吳筠金爐絕沉燎 熏爐

  雞舌香 博山尚尚吐香霧古龍爐傳日香 爐煙添

  柳重 金爐蘭麝香沉佺期爐香暗徘徊 金爐細炷通

   睡鴨香爐換夕熏 荀令香爐可待熏義山博山吐香

  五雲散韋蓬萊宮繞玉爐香陳陶噴香瑞獸金三尺羅隱綉

  屏銀香蓊朦溫浥浥爐香初泛夜韋日烘荀令炷爐

  香山谷午夢不知緣底事篆煙燒盡一盤香屏山微風不動

  金猊香放

     冷香拈句

  蘇老泉一日家集舉香冷二字一聯為令首唱雲水向

  石邊流出冷風從花里過來香東坡雲拂石坐來衣帶

  冷踏花歸去馬蹄香潁濱雲欽     冷梅花彈

  遍指頭香小妹雲叫月杜鵑喉舌冷宿花蝴蝶夢魂香

   謝庭詠雪於此兩見之

     木犀鷓鴣天          元裕之

  桂子紛翻浥露黃桂花高靜愛年芳薔薇水潤宮衣軟

  婆律膏清月殿涼 雲岫句海仙方情緣心事兩難忘

  襄蓮枉誤秋風客可是無塵袖裡香

     龍涎香天香         王沂孫

  孫嶠盤煙層濤蛻月驪宮夜采鉛水訊遠槎風夢深薇

  露化作斷魂心字紅瓷候火還乍識冰環玉指一縷縈

  簾翠影依稀海風雲氣 幾回嬌半醉翁青燈夜寒花

  碎更好故溪風飛雪小窗深閉荀令如今頓老總忘卻

  尊前舊風味慢惜余熏空篝素

     軟香慶清朝謾         詹大游

  熊訥齋賦且曰賦者不少願掃陳言

  紅雨爭飛香塵生潤將春都揉成泥分明惠風微露花

  氣遲遲無奈汗酥浥透溫柔香里濕雲痴偏廝稱霓裳

  霞佩玉骨冰肌難品處難詠處驀然地不在著意聞時

   款款生綃扇底嫩涼動 些兒似醉渾無氣力海棠

  一色睡胭脂甚奇絕言般風韻韓壽爭知

     詞句

  玉帳鴛鴦噴蘭麝太白沉檀煙起盤紅霧徐昌國寂莫綉屏

  春一縷韋衣惹御爐香薛昭蘊博山香炷融 爐香煙冷

  自亭亭李中主香草續歹爐謝希深爐香靜逐遊絲轉 四

  和裊金  盡日沉香水一縷 玉盤香轉看徘徊

  金鴨香凝袖謝無逸衣潤費爐煙周美成朱射掌中香 長

  日篆煙消 香滿雲窗月戶爐熏熟水 看 綉被熏

  香透

   香乘卷二十七

  欽定四庫全書

  香乘卷二十八

  明 周嘉冑 撰

    香文匯

     天香傳          丁謂

  香之為用從上古矣所以奉神明可以達蠲潔三代禋

  享首惟馨之薦而沉水熏陸無聞焉百家傳記萃眾芳

  之美而蕭薌郁鬯不尊焉禮雲至敬不享味貴氣臭也

  是知其用至重採制粗略其名實繁而品類叢脞矣觀

  乎上古帝王之書釋道經典之說則記錄綿遠讚頌嚴

  重色目至眾法度殊絕西方聖人曰大小世界上下內

  外種種諸香又曰千萬種和香若香若丸若末若塗以

  香花香果香樹天合和之香又曰天上諸天之香又佛

  土國名眾香其香比于十方人天之香最為第一道書

  曰上聖焚百寶香天真皇人焚千和香黃帝以沉榆蓂

  莢為香又曰真仙所焚之香皆聞百里有積煙成雲積

  雲成雨然則與人間共所貴者沉香熏陸也故經雲沉

  香堅株又曰沉水香堅降真之夕傍尊位而捧爐香者煙高

  丈余其色正紅得非天上諸天之香耶三皇寶齊香珠

  法其法雜而末之色色至細然後叢聚杵之三萬緘以

  銀器載蒸載和豆分而丸之珠貫而曝之旦日此香焚

  之上徹諸天蓋以沉香為宗熏陸副之也是知古聖欽

  崇之至厚所以備物實妙之無極謂變世寅奉香火之

  薦鮮有廢者然蕭茅之類隨其所備不足觀也祥符初

  奉詔充天書狀持使道場科蘸無虛日永晝達夕寶香

  不絕乘輿肅謁則五上為禮真宗每至玉皇真聖聖祖位前皆五上香馥烈

  之異非世所聞大約以沉香乳香為本龍腦和劑之此

  法實稟之聖祖中禁少知者況外司耶八年掌國計而

  鎮旄鉞四領樞軸俸給頒 隨日而隆故苾芬之羞特

  與昔異襲慶奉祀日賜供內乳香一百二十觔入 副都知張

  繼能為使在宮觀密賜新香動以百數沉乳降真黃香由是私門之

  內沉乳足用有唐雜記言明皇時異人雲蘸席中每爇

  乳香靈祇皆去人至於今傳之夏宗時新稟聖訓沉乳

  二香所以奉高天上聖百靈不敢當也無他言上聖即

  政之六月授詔罷相分務西雒尋遷海南憂患之中一

  無塵慮越惟永晝晴天長霄垂象爐香之趣益增其勤

  素聞海南出香至多始命市之於閭裡間十無一有假

  板官裴鴞者唐宰相晉公中令之裔孫也土地所宜悉

  究本末且曰瓊管之地黎母山奠之四部境域皆枕山

  麓香多出此山甲于天下然取之有時售之有主益黎

  人皆力耕治業不以采香專利閩越海賈惟以餘杭船

  即香市每歲冬季黎峒待此船至方入山尋采州入役

  而賈販盡歸船商故非時不有也香之類有四曰沉曰

   曰生結曰黃熟其為狀也十有二沉香得其八焉曰

  烏文格土人以木之格其沉香如烏文木之色而澤更

  取其堅格是美之至也曰黃蠟其表如蠟少刮削之黳

  紫相半烏文格之次也牛目與角及蹄曰雉頭洎髀若

  骨此沉香之狀土人則曰牛目牛角雞頭雞腿雞骨曰

  昆崙梅格 香也此梅樹也黃黑相半而稍堅土人以

  此比 香也曰蟲鏤凡曰蟲鏤其香尤佳益香兼黃熟

  蟲蛀及攻腐朽盡去菁英獨存香也曰傘竹格黃熟香

  也如竹色黃白而帶黑有似 也曰茅葉有似茅葉至

  經有入水而沉者得沉香之餘氣也然之至佳土人以

  其非堅實抑之為黃熟也曰鷓鴣斑色駁雜如鷓鴣羽

  也生結香者 香未成沉者有之黃熟未成 者有之

  凡四名十二狀皆出一本樹體如白楊葉如冬青而小

  膚表也標末也質輕而散理疏以粗曰黃熟黃熟之中

  黑色堅勁者曰 香 香之名相傳甚遠即未知其旨

  惟沉水為狀也骨肉穎脫芒角銳利無大小無厚薄掌

  握之有金玉之重切磋之有犀角之勁縱分斷瑣碎而

  氣 滋益用之與臬塊者等鴞雲香不欲大圍尺以上

  慮有水病若觔以上者中含兩孔以下浮水即不沉矣

  又曰或有附於柏 隱於曲枝蟄藏深根或抱真木本

  或捉然結實混然成形嵌如穴谷屹若歸雲如矯首龍

  如峨冠鳳如麟植趾如鴻餟翮如曲肱如駢指但文彩

  緻密光彩射人斤斧之跡一無所及置器以驗如石投

  水此寶香也千百一而已矣夫如是自非一氣粹和之

  凝結百神祥異之含育則何以群木之中獨稟靈氣首

  出庶物得奉高天也占城所產 沉至多彼方貿遷或

  入方禺或入大食貴重沉 香與黃金同價鄉耆雲比

  歲有大食番舶為颶所逆寓此屬邑首領以富有自大

  肆筵設席極其誇詫州人私相顧曰以貲較勝誠不敵

  矣然視其爐煙蓊鬱不舉干而輕瘠而焦非妙也遂以

  海北岸者即席而焚之其煙杳杳若引東溟濃腴湒湒

  如練凝淹芳馨之氣特久益佳大舶之徒由是披靡生

  結香者取不候其成非自然者也生結沉香與 香等

  生結 香品與黃熟等生結黃熟品之下也色澤浮虛

  而肌質散緩然之辛烈少和氣久則潰敗速用之即佳

  若沉 成香則永無朽腐矣雷化高竇亦中國出香之

  地比海南者優劣不侔甚矣既所稟不同而售者多故

  取者速也是黃熟不待其成  不待其成沉益取利

  者戕賊之也非如瓊管皆深峒黎人非時不妄翦伐故

  樹無夭折之患得必皆異香曰熟香曰脫落香皆是自

  然成者餘杭市香之家有萬觔黃熟者得真 百觔則

  為稀矣百觔真 得上等沉香數十觔亦為雞矣熏陸

  乳香長大而明瑩者出大食國彼國香樹連山野路如

  桃膠松脂委于石地聚而斂之若京坻香山多石而少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8:0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