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以鱔魚皮色為較多。或曰雍正仿也。

  康熙末葉。彩畫盤碟。有中央藻繪。四圈空白者蓋巳浸入雍正矣。故驗其采色碓系康熙,而款識則雍正也。

  宋官窯絕不經見。鐵足鱔血紋之押手杯。則異寶也。世人罕能識之者。若廠村所謂哥輿龍泉。大氐明仿為多。

  
【卷下匋雅二十九】

  雍正之粉彩仿成化者。其盤碟之屬。類皆中央藻績。四周空白。且于空白內,雕有影青螭虎。

  康熙蘋綠小合。以盛荳蔻檳榔之屬。不必其為印泥池也,若屬之於匙著三件。則小劈沈檀。此其部聚。有瓶有合。何獨無小爐也耶。殆不然矣。

  印合重哥窯。若泥均亦可喜也。雍正之仿哥者。聱價不在東青下。宋龍泉之佳者。日本人謂之砧手(手者式樣之謂)

  磨盤式之印合。古所謂甘蔗段也。

  宋窯粉定圓印合。式樣極扁。殆如兩片厚瓷。周遭圂筍合縫。內容征凹。其底下一片。略有圈形之足而巳。

  綠者、謂之蘋果綠也。而廠人于竟體朱紅者。亦以蘋果綠呼之。粉紅者,謂之美人祭也。而滬商之於竟體變綠者。亦以美人祭呼之。綠點者。謂之苔點綠。其款若綠霧者。則謂之蘋果綠。廠人則不知有苔點也。而概以蘋果呼之。

  無款寶石釉之宣祭萬祭。輿宣康兩朝之積紅。其淺淡似桃花者。則皆謂之美人祭。西人又呼美人祭為桃花色也。牡丹芍藥。亦無非形容其粉紅而巳。

  九江瓷者。景德鎮窯之通稱也。官窯胥於是乎出。此外若越、若建、若廣、若均、若汝、若定。或幾乎息矣。

  康熙蘋果綠六字款之印合。初年兩行。行三字。中年三行。行二字。皆無圓方邊缐者也。

  慎德堂瓷器皆抹紅楷款。亦有金款者。

  宋之粉定凸雕者。翔鳯固不如魚藻也。其作桐油色者又不必皆為瑪瑙釉。

  
【卷下匋雅三十】

  俗以泥均為廣窯實則二物也有細紋者。宜輿砂居多

  廣窯有似景德鎮者。嘉道間十三行開辨。初築有阿芙蓉館,其所設茗盌。皆白地彩繢,精細無倫。且多用界畫法,能分深淺也。

  棒錘名稱俗惡已極。再有軟硬之別,可謂至蠢極鄙。然廠人象形相沿巳久。亦實無以易之也。

  瓜皮綠,有綠裹者其乾隆窯歟。

  宣祭中有葡萄水一種。外碧而內紫。(句)釉垂垂如漆,光亮而滿含唾星。其香尤烈

  康窯有以魚子藍為質地,而夾填釉裹紅三果者。

  古窯釉汁往往露其瓷骨。其露出質地之較小者,謂之縮釉。

  釉形相亦有長短麤細之不同。大抵明瓷較長,康窯較細,雍干官窯已絕少縮釉者矣。

  宋元釉汁。往往不到底足。其露出瓷骨處。皆大塊片段。且多半有釉半無者。

  抹紅之盤,厥色甚深。開以青花串枝番蓮,古雅名貴。真明瓷也。

  庚子后流出蛋黃果盤。觸眼若新,有弘治款,有雍正款,雍正又皆夾有青花也。

  有以細眼如塵。為瓷地之粟紋者。殆不然也。

  宣紅之有紋無款者,曰賓石釉。無紋有款者,曰美人祭。

  宋土定紋如魚子。然不害其佳。

  有一積正德款龍鳳印合。香味甚濃。非瓷質所發香也。藍當時以盛髪澤(即梳頭油也)者。曰油香也。

  有一種漿胎青花龍鳳之祭品。若豆登之屬。其底足露骨慮。往往有異香。若藏香也者。

  
【卷下匋雅三十一】

  紅花澆非用以致祭也。仿其色焉耳。

  別緻雲者。廠人語也。猶言逸趣也。此二字雖俗。故可以傅世。

  明代祭紅分兩種。寶石釉者,無款識,或紅或紫。俗所稱郎窯者也。其有款識者,以康雍干三朝言之,所謂公慚卿,卿慚長者也。若宣德精品。則又崔顥題詩矣。

  寶石釉之祭紅。乃有似於小開片。

  康彩飲中八仙酒盃。小者多系官窯。畫筆特為生動。彩亦精美,極為難得。其高數寸者。皆民窯也。

  日本人重泥均。而以有紋者為賤。細如魚子者為下。蓋紋片細碎。乃陽羡砂之上釉者。歐氏之所仿也。要不得以廣窯目之。

  西洋亦重東青輿天青。而皆以無紋片者為貴。

  嘉靖青花。有絕穠艷者。畫筆亦美。蓋官窯久藏內府。近始流出者也。若用之徑久。則光彩就晦矣。

  宣德有款之積紅大盤。有質厚而式巨者尋是以推。則大瓶大壺之屬。時必所在多有。

  近世亦偶見越窯小盌。其色微青。兩面透映。所謂越瓷如冰者也。其殆唐窯歟。盌有齗缐紋甚多。惟卷口不卷口。與古說有異耳。紋如襪缐。短細而屈曲者。謂之斷線紋。唐窯有之。堊澤垂垂直下者謂之淚痕。蟠屈麤拙者,曰蚯蚓走泥印。宋窯有之。若水眼。若棱眼,宣紅有之。

  票紋。蓋即橘眼棱眼之類。曰如灰如面者。殆非也。

  歙縣程啠。字埾跂者,所著窯說,類輿朱琰陶說相同。而不及朱說之富。朱說亦有藍本。政不知其孰先孰后也。惟程說內。有宣青為麻葉青二語。乃朱說所無。余皆輿朱說無少區別。練川唐氏。窯器肆考。于朱說互相出入。較朱說尤多。

  
【卷下匋雅三十二】

  項子京瓷器圖說。為西人所重。繪有英國文字。其稱祭紅為積紅。自后乃有鮮紅寶石紅之別。南村隨筆。以祭紅為祭品所用。理故可通。當有所本。項說或仍音之轉耳。

  隆慶順治瓷品絕少。隆慶青色穠艷。畫筆幽靚。順治淡描美人。其衣帶裙褶。飄飄然有凌雲之氣。

  坯之坦口拆腰者。古謂之壓手懷。今之所謂馬鈴式(俗謂之鈴鐺杯)者也。後人以壓手杯專屬之於甓盌。正必其折腰也。

  南村隨筆。謂正德弘治隆慶三朝。皆有寶石釉之祭紅。而滬人專以屬之宣德萬曆。其于郎紫坦之所仿者。正復相思。笠亭陶說亦不詳祭紅輿積紅之區別。至祭紅何以無款。朱氏更未敘及。

  朱說所載隆慶藏器。美不勝收。今則青花琖托一枚。好事者亦珍同拱璧。

  兔毫琖即鷓鴣斑。第鷓斑痕寬。兔毫針瘦。亦微有不同。或稱近有閩人掘地所得古琖頗多。質厚色紫黑。茶盌較大。山谷詩以之斗茶者也。酒盃較小。東坡詩以之盛酒者也。證以蔡襄茶餯。其為宋器無疑。曰甌寗產。曰建安所造,皆閩窯也。底上偶刻有陰文。供御楷畫二字。格古要論。謂琖多瓷口。則不折腰之壓手杯也。

  慱物要覽。謂宣盌紅魚。系寳石為未。宜即今之釉里紅也。釉襄紅也。釉里紅又輿項說之積紅無異。然則子京所說之積紅。輿南村所說之祭紅。自是一物。但造法輿胎骨不同耳。若事物紺珠。所稱鮮紅土絕一語。寶石果得以土視之耶。

  有明祭紅之胎骨。(瓷之本質曰胎骨)最為堅緻而潔白。

  西琺音同。西紅寶石。或即碧霞琺耳。

  
【卷下匋雅三十三】

  宋均之無紫而有異光發現者。蓋仿柴天青之佳品也。何必玫瑰紫始為悅哉。今以月白俗名污之。謲妄甚矣。蓋世人俚語。不知世有紫窯者也。

  私家製作。以堂名人名為佳。不宜用公司字樣。

  粉彩有天然生成之淡紅石質。不必皆以白粉料犀入紅釉之內。大紅鮮紅。皆寶石釉也。(今則專以寳石釉屬之明祭)一道釉之器皿。最為珍貴。康窯非御制飯盌,不肯輕以寳石釉施諸彩畫。其明微也。御制盌上之脂水顏色。或即碧霞琺之類。康之硬彩。雍之粉彩。其紅綠藍黃茄紫各品。大氐寳石釉為多。寳石無美不備。不專屬之於大紅也。或曰。彼時民窯之所以能發異采者。亦盜用官料攙入石汁中也。國初庫存顏料。多系勝朝留貽。雖不必畫為寳石。亦斷非後來所能有。重以土膏穠膩。工作堅緻。畫法精妙。歷年久遠。安得不馳譽寰球,為我曹著作生色耶。

  成廟喜鴿,而貴嬪喜小狗。故當時瓷盌多畫此二物。

  瓶盌之黑邊黃邊者。祗取人憎耳。而宋瓷紫口鐵足。又頗異常名貴。

  干窯有以胭脂紅。製成荷花瓣九片。外紅而內白。偏反掩映。姿態橫生。莖作葵綠色。迎面另有一瓣,作為上蓋。子口胎質極細膩。乃畫碟也。

  胭脂紅一種。在乾隆初葉。亦神似雍窯之細膩鮮艷。蓋仍雍正朝制胚罩釉。迨乾隆御極。始填款耳。末葉漸入嘉慶。其官窯脂水品物。類皆邊圍閃黃。堊澤粗黯,滿雕陰文。細花繪以雜彩。中間相隔五十年。直不可以道里計。嘉慶尚有此種小瓶。綠底綠裹。抹紅篆款。而聲價不少眨損。

  
【卷下匋雅三十四】

  康窯雙耳黃酒盃。雙龍耳固不易得。其尋常雙耳。以小如豇豆仁者為佳。款字以如蠅頭者為貴。

  柴窯所謂青如天,明如鏡,薄如紙三者,均指釉汁而言。不指胎骨而言。元以前之瓷皿。雖亦偶有薄胎者。要亦不能如明瓷脫胎之薄也。此言薄如紙者。藍謂所上之釉。其薄如紙也。清袐藏所述絛環一片。竟以紙薄屬之於胎骨。殆不其然。

  項子京(元汴)瓷器圖說。所載瓷燈甚多。大氐摹仿兩漢銅器。

  西人以康熙黃茄綠三色之瓷品為素三采。聲價極高。寳則中才以下之麤材也。特波磜老到,顏料渾樸耳。非精品也。所畫花卉。亦尋常式樣。絕少恢奇飛動之趣。西商又以此種素三彩為明彩。明明康熙款識。而謂之為勝朝物。嘻其異矣。

  綠色瓶罐。西商亦以明瓷為貴。實則乾隆無款者居多。

  嘉靖款字似嚴分宣。萬曆櫥葉似沈石田。皆一時風尚使然。

  成化亦有描金瓷品。康雍仍之。乾隆亦尚名貴。嘉道以後,雖尋常器皿。殆無不描金者。殊使人可憎。

  雍窯有一種菊瓣小盤。各彩具備,邊若鋸歯。余雅不喜之。

  天生之淡紅石質。非攙以粉質者。黏合力較足。固不易於殘褪也。若粉紅色寳石為末。又非淡紅石質所可比擬者矣。青綠亦然。

  事物紺珠。謂嘉靖間鮮紅土斷絕。蓋寳料之鮮紅者。焉得以尋常紅土視之。

  盌有外綠內紅。綠如湖水紅如火者。蓋宣祭窯變之怪偉者。非秘色也。吳越秘色。當屬之青器。仍柴周遺風也。朱說疏證甚詳。

  滬商呼雍正仿龍泉之品曰哥綠。以弟為兄。以章生一為章生二也。或又謂之果綠。乃哥音之轉。非蘋綠之省文。窘陋殊甚。或又曰哥綠者。鸚哥綠也。于義亦通。

  
【卷下匋雅三十五】

  嘉靖黃釉。不如成化之尤為濃厚。康雍只淺黃為超妙耳。

  萬曆彩畫。自不如成化之工。要其顏色深厚。畫筆雄邁。亦迥非後世所及。

  美人霽之名。羌無故寳。市俗同音相呼。以訛傅謬。亦殊不易改變。近人所指目者。約分三種。曰寳石釉(俗所謂之郎寶)之粉紅者。曰豇豆紅之鮮艷者。(綠多及紅色艷者廠人皆謂之蘋綠)曰胭脂水之淺淡者。其寳非也。當時呼粉紅為娃娃臉一擬人比之牡丹芍藥。西人所謂桃花片海棠紅者也娃娃臉一變而為美人臉。(作俗又謂之楊妃色)再變而為美人祭。霄者祭之轉音。而又祭之訛字。言如美人之開笑臉者也。此種美人臉之祭紅瓷品。只有雍正官窯。無款時代。曾特製天球式小瓶一次。高約一尺以內。其嬌艷不可形容。式様亦極優美。蓋於明祭紅蘋果綠胭脂水二者之外。獨樹一幟。以瓶之式様論。脂水近似橄攪尊。蘋綠則為小顴音尊。及下半凸雕荷瓣者。明祭紅則大顴音尊及油錘等件。以顏色論。明祭紅有紅瘯,豇豆蘋綠。皆雜以綠色斑點。其無綠色者。窯之名稱。亦不能以有無綠色為區別。胭脂水則色近於紫。且均系至薄之吹釉。惟然而美人祭之顏色。其即項氏所謂積紅者耳。積紅之淺淡美麗者耳。至其容光煥發。自非屑淺紅寳石(如碧霞弘之類)為。亦何得驚心動魄至於此極。今未見廬山真面。輒以豇紅蘋綠之屬當之。正不能日呼逢人。而一一告語之也。時方以宣康有款之粉紅。為美人臉祭紅。而焉知豇蘋佳皿。皆朱紅之化身耶。

  
【卷下匋雅三十六】

  永樂款蓋盌。有青花夾彩。表裡繪龍者。形式絕巨。庾子前一見也。廠人初不知其可寳貴也。

  子口二字。今以閹筍合縫者為子口。乃紫口之訛音蓋紫口鐵足。宋瓷所艷稱者也。

  宋均滿塗紫釉。元則于青釉中夾以紫色一二片。以成魚形者為佳。

  傅聞漢口人家藏有一柴窯器皿。或即冰玉主人之天青盌。盌為湖北人買去或即萬(航)歟。盌為怡賢親王故物。仍宋器之精美者。未必即為柴窯也。怡邸自號冰王。豈藏有越州窯歟。

  宋龍泉青器。亦濃淡不一其色。

  今之堆花。以手工做成人物。粘于瓶罐之上。與以筆蘸粉堆坯者不同。划花則凹雕也。印花凹凸皆有。往往于宋定得之。鏤花鏤空玲瓏。殊乏天然之趣。蓋魔道也。錐花以錐尖戳成花紋。繡花針工加細。此種古法近世巳不甚踵用。

  粉定凹雕者多。凸雕者少。有一種小合。底蓋均凸雕。牡丹式様。渾圓而略扁。滿身大開片。亦足藏也。

  近世所稱果綠。其色蔥翠。有碎冰紋片。而無款識。以小壇為多。在當時並非精品。近則聲價頗昂。

  歐羅巴人之於瓶件。頗喜彩地夾彩者。是以黑地獨尊。黃地次之。若素地五釆。則巳不甚重視。英商之言如此。

  古者蘸釉之法。以器皿置諸釉之汁中。一浸而捉起。是以厚若堆脂。而短釉處甚多。不似後世塗釉必勻。且有截竹豢沙。細細吹勻者。補彩者易。補釉(純色之釉所謂一道釉者是也)者難。

  黃茄紫三彩之盤盌。式様尋常。畫筆亦較粗。略似諸秀宮之庋果大盤。庚子后流出最伙。幾於坑谷皆滿。每封尺索四金。近則漲至百余倍。實則中下之官窯耳。有一種黃地六方瓶高不及二尺。式樣惡劣。每方所繪之人物故事。若孤山放鶴。又頗形其鄙。雖亦有康熙款識。只取憎耳。乃至落釉缺口。聲價猶及數千金。西國嗜好之不可思議。顧如是耶。蓋儲秀大盤,至為偉大。一二貴人爭藏之。久乃不復可得。而尋常大盤聱價十倍矣。又久而尋常小盌。亦增利市。市僧忽見破瓶。自必異常居奇。殊堪齒冷。

  
【卷下匋雅三十七】

  古月軒所藏之套料鼻煌瓶。款皆乾隆年制字樣。其直題古月軒款者。雁鼎也。料款之瓷皿亦然。

  翻紅乃鬈紅之訛。瓷無專畫。市儈以音相呼而巳。

  建窯原系建寧。乃黑色兔毫琖也。后以屬之德化。則皆白瓷矣。

  有硬棒錘。有軟棒錘。市儈多稱。至為劣惡。

  肩聳擁腫。身如截筒。口有凸邊一道者。為硬棒錘。肩嚲口哆足稍飲者。為軟棒錘。

  蘋綠荷花瓣之瓶。皆凸雕也。宋龍泉撇口盌,亦有此式者。

  蘋果尊于蘋果綠之外又有天青,釉里紅兩種。皆珍玩也。

  蘋果尊以形式言。厥分兩種。有縮項者。有巨口而無項可縮者。

  康采水中丞有二種。一則口小而腹皤。釉裹紅花數朶。枝葉亦羅羅清疏者。曰小酒罈。一則巨口豐下。高約二寸。花葉亦如之。曰矮馬蹄。

  物希為貴。固也。然孤高之品。舉世無其儔匹。悠悠者轉莫名其妙。此硬彩軟彩黑彩素三彩之所以轟動一時。而葡萄水一種。世人迄無有知其名者。而況于唐之白器。宋之青器耶。

  明人歐子明所制宜輿花盆之屬。每有陽文子明仿古字樣。是曰歐瓷。亦猶之葛明祥也。葛乃干嘉時人。歐葛瓷釉略相似。在灰墨藍綠之間。廠人鄙之。以為溺壺色。日本人美之。以為海鼠色。且謂四時花光。皆輿之相宜。

  
【卷下匋雅三十八】

  時大彬所制砂壺。紫泥中有白點。若花生果也。陳曼生壺。式樣較為小巧。所刻書畫亦精。壺嘴不淋茶汁。一美也。壺蓋轉之而緊閉,拈蓋而壺不脫落。二美也。

  明瓷釉汁滋潤者。謂之蜜淋釉。

  香瓷種類不一。凡泥漿胎骨者發香較多。瓷胎亦偶一有之。要必略磨底足。露出胎骨。而後香氣歆溢。鑒家又安肯一一試之耶。

  香瓷最不易得。有土胎香者。有泥漿胎香者。有瓷胎香者。此自然之古香也。有藏香胎者。有沈香胎者,有各種胎香者。此人工之香也。然亦希世之珍有梳頭油香者。古宮奩具。雖頗傷大雅。卻別有一種風流佳活。

  太白尊惟康窯有之。各色俱備。惟紅獨多。

  乾隆有五福堂。堂中飯盌。內畫紅蝠五隻。外系萬花攢密。若錦灰堆也。款為堆料鐵缐篆。

  乾隆未葉。款始改用抹紅。初惟綠底者紅款。繼乃白地者亦寫紅款。遂開嘉道先聲。殊不見其佳。此種白地抹紅。乾隆款有小酒盃。外畫綠色海水內畫紅魚十數頭。亦尚別緻。

  李唐越器人間無。趙宋官窯晨星看。殷周鼎彝世頗多。堅脆之質于馬辨。堅構脆巧久度蹔分。立德琖行義可玩。朱明去此弗甚遙。宣成雅具時猶見。寒芒秀釆總稱珍。就中雞缸最為冠。牡丹麗日春風和。雌雞逐隧雄雞絢。全尾鐵巨首昻藏。怒勢如聽賈昌喚。良工物態肖無遺。趨華風氣隨時變我獨警心在齋詩。不最眈安輿以晏。此乾隆丙申御題仿古雞缸詩也。缸有大有小。小者尤尠。

  
【卷下匋雅三十九】

  揠苗鄙宋人。抱瓮慚豪荘。何如街尾鴉。倒流竭池塘。欏稏舞翠浪。遽蔭生晨涼。斜陽耿疏柳。笑歌問女郎。此康窯耕織圖灌溉詩也。圖凡多幅。有青花。有五彩。以康彩為最精。官窯盤面。有泥金篆款。或者以西商不喜華字。輒將各圖詩字。磨刷而去之。殊不知近數年來。西人頗研考華文。見有御制原詩者。矜為完壁。往者彩盤彩盌觸眼而有。今則青花亦如星鳳矣。海上畫箱益尠。求一刻本圖詩而亦不易得。況盤盌也耶。

  器弇口謂之雅。明粉定盂多肖之。朱說有所謂磬口者。磬亦曲折之義也。

  余初著畫時。宋均且不見重於西商。今則宋元瓷品。聲價陡增。然猶必沾沾于紫釉。猶未得天青之三眯也。

  乾隆有五福堂。御制文以記之。堂內所藏盌,萬花攢繞。所畫皆外國奇卉。天青堆料四字篆款盌,系黃地內畫紅蝙蝠五尾。猶五福之義也。

  青器有于粉青上。雜繪深青色之古篆。參差錯落。若壽字者。然其元明間物。而即青花之所自輿。

  宋汝有甚薄者。宋定多印花者。

  瓷釘有二種。有垂垂如足者。所謂爪者是也。又有以竹籤支撐皿底而入窯者。迨火候圓滿。撒去竹籤。則亦有釉如釘形。(即掙釘也)

  陽文花紋凡數種。有凸雕者。有印花者。有填白者。以粉料堆填瓷上。再罩釉汁。則謂之填白。

  刻花用刀。銹花用針。印花用版。堆花用筆。堆花者填白也。

  鏤花則兩面洞透。所謂玲瓏瓷者也。

  划花紋凹。印花紋凸。雕花有凹有凸。

  
【卷下匋雅四十】

  客貨者。民窯也。

  官窯別於民窯。御窯別于官窯。

  章氏兄弟窯。近世皆謂哥窯。色白而有冰裂紋。實則贗本甚多。哥窯有粉青一種。較弟窯更為幽靘。弟窯色綠即龍泉窯也。東西商人以無紋者為貴。雍正所仿龍泉。皆無紋者也。制佳而款精,後起者勝。豈不然歟。

  明仿弟窯有一種色極蔥精。廠人妄呼為綠郎窯。則又滿身紋片。且甚細碎。價乃奇貴。即雍干所仿。亦珍同拱壁。其實皆粗材也。

  口絕奓而無肩。亭亭玉立。腰斂縮直下。及於足者謂之觚。此明制也。康雍則腰際凸起。較有不同。

  永欒長式橫盂。有青花而方者。有仿哥而橢圓者。

  康窯御制彩盌。有一種薄釉,甚似雍正之胭脂水。惟微作金醬色。若謂康窯無粉紅。亦無脂水。何以御制彩盌中。有脂水料款粉紅花蕊。且釉汁極腴潤。其故何哉。自御制彩盌外。雖康熙官窯。亦不見有粉紅脂水二色。其所謂硬彩者。抹紅而已矣。

  西獅得其真相。華獅出於理想。此為可鄙耳。然較諸四爪雙角之龍。猶為此勝於彼。亦瓷畫刻綉之魔也。

  康雍干三朝料款。初似永輿。繼似宋槧。后乃作鐡缐篆。

  太白尊即魚捕尊。蓋漁父罾也。小而瘦者。曰田雞簍。

  雍正窯極精之脫胎瓷畫。有四絕焉。質地之白。白如雪也。一絕也。薄如卵幕。口噓之而欲飛。映日或燈光照之。背面能辨正面之筆畫彩色。二絕也。以極精之顯微鏡窺之。花有露光。鮮艷繊細。蜨有聳毛。且莖莖豎起。三絕也。小品而題極精之楷篆,各款細如蠅頭。四絕也。

  
【卷下匋雅四十一】

  深紅淺紅。參差相間。而異采發越。若斷若續。曰桃花浪。雍正窯為多。亦桃花片。英人祭之亞匹也。

  紋片滋潤活潑。其紋之兩旁。閃閃有光者。曰蜻蜓翅。

  宣德漿胎小盌。內外大開片。有外畫有花三圜龍者。有內作釉襄紅石榴一枚者。且帶有貴花枝業也。

  抹紅釉質薄如脂水。其微黃者。曰珊蝴釉。

  脂水影青票子杯。猶偶一遏之。若蓮子杯。則不易見也。

  厭勝瓷畫至猥也。以康彩為最活潑。雍窯次之。道光以後駿蠢不可名。

  以抹紅精畫串枝連之盤盌。皆雍正官窯也。論其品格。在才不才之間。

  抹紅為地。內外夾以青花古紋。若串枝蓮之屬。每題為宣德款。此輿蛋黃地夾。以青花之雍正款者。正復不甚相遠。若黃地大小盤盌。成化甚濃。嘉靖次之。弘治又次之。似均在康雍之上。康雍以淡勝。明瓷以濃勝。

  純色之釉盤盌絕伙。有紅有藍。(分天青深藍兩種)有黃有白,惜綠為較少。黑者更不易見。見之亦不足珍也。

  道光窯小盌。有淺雕海水夾繪雜彩人物者。亦魔道也。

  康窯御制盌。以畫紅黃寶相花者。為最精寳。相似月季。而蕊片較巨。往往反卷若錦紋。

  串枝蓮者。西番蓮也。

  近有抹紅地青花盤。宣德六字款。紅色頗深。

  顴世音有彩畫者。有建窯坐像立像者。有素衣而藍風兜(風兜者巾帽之屬兜風者俗謂之斗篷)者。像以似美女者為劣。似美男者為貴。

  
【卷下匋雅四十二】

  青花瓷畫絕幽蒨。償以籃筆臨摹之矜。為稿本。亦雅人深致也。

  雍干茶葉末之花澆。高可及尺。而無上蓋。脛肥腰細。無異雍紅。口小柄圓。尤為波峭。雍窯閃黃。干窯慘綠。閃黃者賤。慘綠者貴。

  有一種黃釉小罐。亦有仿哥紋片。曰黃郎窯也。其說亦不經。蓋明制也。當於色式二者辨之。

  采盌之奇者。曰彩夾彩。曰兩面彩。曰料款之古月軒彩。

  兩面彩亦分二種。有各繪各彩者。以一面青花為稍尋常。若兩面同一花紋。映日光照之不走一綠者。真絕品也。

  彩瓷之最薄者。一面本色一面花彩。映日光照之。在本色之一面。能分出背面之五色。又輿兩面彩有別。蓋卵冪之精者也。

  瓷之白且薄者。有二語贊之曰。只恐風吹去。還愁日炙銷。花耶人耶。不可得而名言之矣。

  軒中藏弆之煙壺料款。亦分年號。大氐皆乾隆年制也。初不直題為古月軒制。其直題為古月軒者贗也。

  西湖水。又輿松花綠。不甚相遠。

  洪福齊天。茶盌亦有彩繪人物者。

  弘治有硬彩花鳥七寸。盤凹雕款。蓋郎制也。賢于黃瓷遠矣。

  楷款之似虞永輿者。永欒也。宣德也。康熙之初葉也。

  官盤者果盤也。其數只雙。非若菜盤之有四季花果也。於何驗之。以每盤二鳥。而具有飛鳴食宿之態也。

  脂水之黯淡者。有豇豆紅輿雲豆紅之別。雲豆者扁豆也。

  蘋果尊之巨口者。無項頸之可縮也。

  乳鼠色淺,窯豆色深。豇紅色潤。淡茄色鮮。四者相似而不相似。區而別之微之微矣。

  
【卷下匋雅四十三】

  名為矮馬蹄。而有釉裹紅花朶者。滌去長項粗劣之狀態。堪輿小酒罈式之水盂並重。

  宣德紅中多苔點。而成化則款若綠霧。康熙兼之。

  宣祭萬祭。廠人所謂郎窯者也。祭紅多有橘眼者。其無橘眼之有款。官窯則據項氏之說。以積紅別之。

  明祭皆無款識。議郎窯亦然。

  雞缸式樣有二。其一種較小者。彌為尠見。

  某貴人之朴者。振雅大獄也。貴人死輿一大府。矑大府為。頓置之戚。而振雅乃蹶。

  康窯雞杯不仿古。有深如斗者。有高二寸弱。封徑三寸弱者。有高寸弱徑寸強者。雍窯粉彩大盌。有如馬鈴式。而畫筆甚細者。

  盌之綠其外而赤其內者。其赤如火。蓋上釉法。如抹盤而兼之窯變者也。

  孰非開閩以來之土輿石哉。是故質地之無異。于尋常者。其瓷雖頗舊,而價值甚卑。

  清都秘府藏之千百年。一旦驟入人世。其激賞可知。所謂會也。可以遇而不可以求。

  李薦青為乾隆時人。謂宣德朝,有三佛齊之紫。琉球之安潤砂。渤泥之紫礦胭脂石。皆非後世所有。

  曰豇豆紅。曰蘋果青。曰蘋果綠。曰紅郎窯。曰美人霽。曰朱紅。曰雞紅。曰醉紅(二說尤無根乃者轉也)曰大紅。曰鮮紅曰寶石紅。曰積紅。茲十有二者。皆南村隨筆所謂。宣德祭紅。系以西紅寳石。來入釉者也。自項氏天籟閣。瓷器圖說。有積紅名稱。遂乃輿祭紅區而為二。今人以寳石釉之無款者為祭紅。其汁較厚,俗所概稱為郎窯者也。其鮮紅朱紅粉紅。或變為青綠之有款者。紋片不少慨見。則皆謂之為積紅。於是乎同一紅寶石。而有祭紅輿積紅之判矣。既決其皆為寳石未。而事物紺珠。又以鮮紅為土質。笠亭仍之。不其繆歟。

  
【卷下匋雅四十四】

  廠人以明祭為郎窯。一誤也。以郎廷極之窯屬之郎世寗。二誤也。郎窯不僅仿宣祭寳石釉一種。五彩青花之仿明款者。郎窯實居多數。尤以仿成化之粉彩豆彩為絕精。亦有硬彩題紅治款者。蓋郎廷極字紫垣(一作紫衡)者之所制也。見劉廷璣。在園雜誌。及阮葵生茶餘客話。紫垣以康熙四十四年巡撫江西。至五十一年調漕運緦督。世知有世寗而不知有紫垣者。世寗界畫盛行於時也。世寗乃雍正時代之西洋人。乾隆初猶供奉內廷。昔有以景德鎮為南窯者。所以別于定汝也。今廠人猶呼綠底者為九江瓷。亦可笑也。瓷少專畫廠人。同音相說。要不足為異。

  以箸叩瓷盌。其音悠然無畫者謂之韻。輿聲音響三者各有不同。宋以前之瓷泥土為胎。然頗多有韻者。大邑瓷扣如哀玉。柴窯聲如磬皆是也。明以後之瓷皆系瓷胎。敲之亦有韻,但不能如古韻之悠長之尤可貴耳。

  陶製為鈴其大如票。含丸如豆。振之則響動九幽。數百年物也。

  嘉道間鴉片煙館始設於廣東館中。所用茗具。皆畫以洋彩。工細殊絕。並於盌上題字曰粵東省城十三行。門曰靖遠。曰荳欄。又題字曰粵東海珠。凡十有五字。其盌蓋之上。別題句曰美味偏招雲外客。清香可引洞中仙。或曰廣窯也,非景德鎮所制。

  礬紅不詳厥用。亦未究其所自出。或曰即抹紅也。又曰胭脂水也二說無所依據。大抵鮮紅既絕。而明代有紋無款之祭紅。或郎所謂礬紅者歟。弟弗省胭脂紅。是否即胭脂石耳。且礬紅非料也。以青翠之顏料入窯。迨出窯則為礬紅色。或謂雍正朝胭脂水之吹釉者。(輿厚勝之疙逗釉不同)乃系茜草汁。真理想語諳耳。今亦不能再有雍正朝之胭脂水矣。

  瓷撇通喻其淺也。

  
【卷下匋雅四十五】

  廣窯也。宜均也泥均也。今所或行者。朱明之器也。有小片可憎者有厚釉無片者。有紋片疏密古雅者。有薄釉灰黯而舊者。惟有款識者較少。此種器皿。似非宮府所藏。其新若未觸手者。大抵舊家祠廟。什襲珍秘者也。

  朱笠亭于本朝瓷品。未詳厥說。其于宋明各器。要亦語焉。弗詳陶說初無所謂廣窯也。老於廠甸者。相傅以烏泥胎骨。蒙罩灰藍淡色之釉者厥為廣窯。自日本人予以重價。遂群目之為泥均。蓋此種胎骨。系以烏泥摶成,而仿用宋均青色之釉汁。故曰泥均,或謂系陽羡砂所制。泥宣音本相近。乃宜輿所仿之均窯。其說近似有理,或又謂嘉道間廣窯瓷地白色。略似景德鎮所制。廠人所指之廣窯。蓋官(宋之官窯也)窯之轉音。斯說也浩無津涯。廣窯亦必有烏胎,當不止白色一種。宋官冰裂鮮鱔血。慱物要覽,謂青色分青白。格古要論。又謂宋官窯黑色。朱竹坨又謂其頳如余霞,潤如海棠,似宋官已有紅器。今以灰藍一種之色當之,必不其然。藍浦陶錄謂廣東之陽江瓷有青點釉一種。亦輿今所盛行之灰藍色不同。以胎骨言之,宜輿砂紫有似烏泥。廣窯未經實驗,殊難臆斷。且各地窯制。古存今廢者。何可勝數。無從得明窯之真相。笠亭說古有功于瓷學者甚偉。其所謂明時宜輿歐氏。仿造官哥均窯采色甚多。是曰歐窯。是宜砂亦不止仿均一種,更不止灰藍一色。時人又訛歐為甌。則竟以陽羡為甌越矣。會稽大郡,邑縣要自不同。東甌色青故曰東青。此種灰藍色之瓷品,頗有觥觥大器。瓶盂尊爐。各種俱備。要自輿時為變遠。總之市人名稱。亦都無掌。故可言宜砂廣窯不一其制。轉相摹仿。各能亂真。即無専家之畫,難以十分穿鑒。廠人師承相傅。其相指為廣窯者。亦必有說以處此也。若果以有紋片者為廣制,殊非愜心貴當之語陽羡陽江。彼此互仿。唐英又在景德鎮兼仿陽江陽羡兩窯之器。參伍錯綜,益復不易辨析。今茲所風行海外者。或者其唐仿乎。

  
【卷下匋雅四十六】

  近今山莊溢出之名瓷。往往走入西人之台。其康窯而明款者。郎廷極之所進也。匪獨民窯有之。

  歷代瓷器譜。乃嘉間廠人所述。不著作者姓名。文理譾陋。殊不足觀。其所列各種古窯。自謂出於景德鎮陶錄藍浦。本輿同時是譜剿襲藍說。而於明代祭紅並屬之於郎世寧。則非藍說之所有。此實近世傅訛所由來。嘉慶去古未遠。郎世寧雖確為雍干時代人,其入中國或較早。郎廷極雖確為康熙朝之江西巡撫。安知雍干時代,不尚存於世耶。郎窯雖確在撫贛時,又安下逮雍干郎遂不再摹仿耶。朱瑛生長乾隆。藍浦亦在干嘉間,均于本朝瓷品未考證。此郎廷極之所以不顯於世也。譜載郎世寧所造紅瓷以綠底冰紋為貴,米湯底次之,白底又次之。豈三底兼仿之耶。抑兩郎俱仿之耶,考古之難如此。

  郎世寧仿製寳石釉之祭紅。是說也。可以輿紫垣之郎窯並存。惟歷代瓷器譜,初未述明郎世寧所仿之紅器。即系有明寶燒之祭紅。則歷代瓷譜之略也。或曰蘋果底者,宣德祭紅也。米湯底者,萬曆祭紅也。其尋常白底。則郎世寧所仿者也。然耶,否耶。滬商以蘋果米湯兩底屬之明代。學識似頗優於廠肆。第明代祭紅。亦不止宣德輿萬曆兩朝。其正德成化宏治隆慶。皆有此等寳石釉之祭紅。當於何辨之。或謂滬人妄以郎窯之綠底者為宣德。米湯底者為萬曆。此種寳石釉之祭紅。寳只郎窯而已。明代無此制也。亦未免太武斷矣。銅鑲盌口,豈本朝物哉。孰為明制,孰為郎仿,要在鑒者自辨之耳。

  
【卷下匋雅四十七】

  米湯底齗為萬祭。亦苦別無考證。則以近代瓷學之無専畫也。郎造紅瓶。以觀音尊式為最多。固明明輿康窯之青花相似矣。觀音尊非明代式樣。餑餑凳輿油錘。則亦皆為康制矣。或謂此種青花瓶式。乃仿有明之祭紅而為之者。是又一說也。郎世寧在雍干間。猶供奉內遷。豈所仿紅器。僅在初入中國時。后此遂絕筆耶。而亦無人馬以轉相摹效做耶。是在雅善鑒別者矣。

  豇紅大筆筒。實為康熙朝有數之品。

  太白尊又名雞爪尊。

  永樂款之盌。有青花。有五采,有仿哥,有脫胎暗龍。

  黑色瓷皿較少。有烏金釉馬鈐盌,差堪鑒錄。惟瓶亦有之

  陽羡壺。以時大彬(監浦誤作寳)李仲芳,徐友泉,陳仲美,陳俊卿。為最著。若陳曼生者。本朝一人而巳。

  積紅者。鮮紅也。有款無紋者也。寳石紅者,祭紅也。無款有紋者也。四者其本一也。自項氐積紅之名筆之於畫。而後分而為二。

  吸杯者。鼻飲杯也。

  建瓷于盌內作人立形。其陸鴻漸耶。下有小孔。酒滿則漏去,曰平心盌也。

  磬口者。弇口也。磬者折也。弇者內向也。

  褐色種類甚多。有黑褐。有綠褐。有黃褐。有粉青褐。

  
【卷下匋雅四十八】

  陶人若晉趙叔明。唐之陶玉霍仲。初宋之章生一、章生二。元之彭均寳。明之周丹泉、毆子明、翟志高、吳十九、陳仲英。吳明官、數子者。得傅其姓名。若唐之盛姓。明之崔公舒,翁舒嬌者。則僅傳其姓。或並姓而不傳焉。亦有幸有不幸矣。成嘉康雍之畫瓷者。佚而不彰,則大憾事也雍干間之書墨彩者紅印。曰陶其姓耶。(或曰陶鈞乃人名也)乾隆朝畫古月軒彩之金成字彤映者。亦人名耶。有脂水小篆印文在。

  或謂明祭之有紋無款者為礬紅。然則無紋有款為鮮紅耶。豈嘉靖以後。鮮紅己絕。至康雍而復現耶。康雍而降,又益不鮮耶。

  六朝瓶往往似葬器。高二尺許。口起厚棱。項頸細長。附項每作人物形。別黏于瓶上。刀法甚麤。釉作青白色。近於贗本紛陳矣。

  瓶有刻隸畫雲麓等字者。蓋廟名也。六朝瓶盌每有刻字者。其字往往在正面。不在底足也。

  陶為胎骨。略有灰質之釉質盌。似甆制有刀紋如魚筆法。若武梁刻石曰漢之葬器也。

  元以前之瓷。無碹坯之器。但以竹刀旋之而已。

  守宋瓷天青色之滋潤者。不獨淚痕可愛也。青光中閃有紫光。若隱若現。則謂之異采。蓋異寳也。

  脫胎之最薄者。可以映出指尖之螺蚊。

  嘉靖官窯素彩之盌,表裹皆大綠(即硬綠也)為地。滿畫圓圈。螺蚊,若鳳眼。墨有彩,筆有力。(贗者墨鳳無筆力無意致)渭之海濤。表裡各有怪獸二尾,歕散若扇,頭有須,如猛獅也。又有海馬二盌。心龍有翼。凡四獸。四馬一龍。尾須蹄爪皆黑色。身則或深紫若墨。或(音診上聱)綠。(綠中略泛黃色若蟹甲也。非官窯不能有此綠,蓋寳料也)或碧綠。(較硬綠淡翠,俗謂之三綠)或蜜蠟黃綠。濤中浪頭皆白,為玻璃白。沿盌底一圖綠中。有梅花八朶。白質黃心。浪花中又皆有梅花也。此盌有十異馬焉。曰素三彩(實則素七彩也)曰彩夾彩。曰兩面彩。曰綠地。曰綠套綠。曰海馬。曰嘉靖六字官窯款。曰真明瓷。曰恢奇。曰硬札。(兼彩色筆力二者而言)

  
【卷下匋雅四十九】

  正德嘉靖萬曆青花印合。每畫一龍一鳳。均不及宣德也。

  均盎不如盆盎者盆連也。即盆座也。

  萬曆有海馬盌,畫四馬。雜以海水。有五彩。有青花狀。似奶子盌

  天青貴于均紫。而均紫貴于鼻涕釉。今之宋均盆盎。其顏色劣者。皆鼻涕釉也,非天青也。是以有月白之詭稱。

  元代紫魚紫薑釉之器皿。其質地顏色。亦只能于月白分優劣。而不能如宋均之追摹天青矣。去柴周遠也。

  廠人不知宋以前之窯。亦不知明有幾帝。其遇晉唐五代器。則以宋窯賅之。遇永欒正德弘治隆慶諸器。則以明窯賅之。而不知其希貴。

  古瓷猶古錢也。不徒論年代久遠。而又頗珍。惜夫享暦短少之帝者之年號也。

  元代之胭脂石寶料。存者蓋寡,珍惜倍至。昰以僅僅作魚形。其劣者作姜形。不能如宋器之滿紫矣。

  元瓷之紫釉雙魚。即釉裹紅之所始也。

  釉之薄者曰脫胎。曰吹釉。曰卵幕。其厚者曰垂漆。曰堆胎。曰寳石釉之絕佳者。南人曰肥。北人曰滋潤。東人曰蜜淋。西人曰寳光。皆吾黨所謂古色者也。

  綠釉黑釉之有異采者。映天光視之。閃有紫片金銀片。

  吳音讀雍如熊,遂曰粉彩為熊窯。熊何人哉。亡是公矣。

  
【卷下匋雅五十】

  郎窯之仿成化者。有硬彩。有豆彩。而無粉彩。粉彩者雁也。

  歷代瓷器譜。謂晉州王衡以造祭器著名。又謂朱元佐者。成化朝之制瓷者也。

  宋以前瓷器有渾身縮釉如蟲畫者。然蟲畫雲者。蟲蠧之謂也。

  歷代瓷器譜謂郎世寧所制器皿。有青藍墨繪各種。蓋不僅寳石紅也。又謂永欒時已繪五彩。亦不僅有鮮紅也。

  以茄黃綠三色暈成雜斑。曰虎皮班也。法國人初頗嗜之。此素三彩之權輿也。近日素三彩騰踴百倍。以怪獸為上。人物次之。花卉又次之。而所謂虎皮斑者。轉致無人問津。

  素三彩亦以大瓶大罐為上。大盤大盌次之。若肖生之單個人物。較遜一籌。

  洪武酒缸,有老僧衣一種,亦茶葉末之亞流也。

  兔毫琖有一種絕小者。口徑寸許。殊可翫也。或謂此種宋器。乃閩人掘地所得。亦躗說也。

  宋元紫器。明官窯。大抵流出櫱溝,歕溢海國。豈有世家喬木。能曆數朝者耶。虯髯碧眼,重譯來寳,一擲萬金。昌言罔諱。守者蓋藏。不謹很者亡命。以求偶一拜章輒報聞罷。蓋難言之矣。所從來遠矣。

  建瓷以無字無花紋者為貴。以正圓者為貴。壇罐有仿武梁畫象者。或黑質白章。或丹質白章。曰附近中國之小國之沙胎器也。以年考之。殆已在康雍上矣。

  中和堂拙存齋。皆在康熙朝。值本堂之茶葉末,蓋在嘉道間。又與彩華堂同時也。

  
【卷下匋雅五十一】

  卵冪俗名雞蛋殼。兔毫即是鷓鴣斑。

  漿胎者。煨瓷也。漿胎所開之片為細片。仿哥所開之片為麤片。

  葡萄水之外綠而內紅者。麤片垂釉。雁制風行。被賺者伙。某館西人懲羹吹。雖遇有明真本。而亦目為燕石。不足怪也。若康熙初葉之太白尊。式樣既巨。款字仿明。尤不甚經見。亦竟以藉為茄。則試有目無珠者矣。又奚詫其于新造之素三彩。愛不忍釋手耶。某館頗以貶瓷獲利。或者輾轉售偽。匪伊朝夕。彼都貴族。爭相貢諛。蓋直道不行久矣。區區陳列品。其一端焉耳。

  瓮托者。琖托也。宋官窯之仿剔紅者也。剔紅漆托始於宋。

  柴窯出河南鄭州。七頌堂識小錄。稱其光色黝然。又謂馬布奄目之為絳霽。曰黝曰絳。又不僅一雨過天青矣。

  縮釉之蟲畫者。又如蛇者灰。海南人以蛇骨研未,和入綠香中焚之,則香灰不落。且屈曲蟠繞,若蛇形。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8:0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