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崩釉者。暴也。色釉五彩皆患之。

  瓷玉瓶件。模範式樣亦都規橅漢銅。不獨畫片然也。余所見白玉器皿。多輿西青古鑒所繪之罍缶斝卣。形狀相侔。每件價值千數百金不可。覼縷記述,類多純廟時物,物力良厚。西人亦頗以重價購之。余每覺玉器趣味,頗少減于古瓷。故亦略而不詳。其實周漢銅器。又皆淵源於有虞氏之陶工。由陶而銅。由銅而玉復由玉而瓷。更迭循環,終亦合而為一。不過精麤工拙。大有不同耳。

  釉里紅雖甚希罕。而人多知之。釉里藍。知者蓋尠。此種康窯大瓶。龍身夭矯。青雲繚之。

  磨底之物。證以細沙。定為雍正朝所造作。亦甚有特識矣。浮梁縣境土膏告竭。層累而降。益屬麤林。而不畫可憑也。此非後世亦有細沙底之謂也。有一種粉白小罐。口上蟠有胭脂紅凸螭。細沙磨底。蓋雍正小瓶之絕脰者。運以真坯假彩之法。脂紅粉白。悉系偽為。螭亦新坯黏合。沿口薄上釉汁。皆贗制也。物希為貴。而太不經見者。必有可疑。蓋匪獨罐也。瓶亦有之。

  近日雍正粉彩小罐。數見不鮮。脖有細項。似有蓋而遺失者。以巨德堂制四字藍款為較多。彩色畫工。亦似雍正時物。余以底足之沙眼甚麤。決為贗本也。

  仙女之杯。粉紅為衣。繞以彩雲。款系墨彩。如坦齊之類。杯陰或書富貴神仙杯字樣。大同小異。多系贗作。飄公持論主寬。特具極新極舊之職。宵民之作奸者多也。余惟刻苛峭深。日抱極舊極新之愳。奸人之作偽者盛也。

  近曰偽制風行。胭脂紅幾勝嘉道。但微閃黃色。渣滓未清。頗欠澄靜。究遠遜於雍正。望而知為新釉。其淺刷天青一種彌足奪真粉彩。最有揣摩。瓷地潔白質亦極薄。成沙甚細膩而碧色不鮮。頗似菜綠。語其茄黃。又皆黯寢不揚。能辨之者。微乎微矣。

  
【卷下匋雅五】

  康熙彩盤上繪山水人物。有似斬然未經人用者。殆一瓢所謂極新極舊者也。太陽一輪。金彩奪睛。決非近代所能仿製。盤系客貨。不得輒疑為禁品,豈真三晉舊家。藏庋至二百余年之久。而不一開箱龍者耶。

  玫瑰紫盤。直俓約五寸。表裡如一圈,足扶以芝麻醬。雖無蚯蚓走泥印。亦宋物也。以廣窯呼之枉矣。

  雍正官窯款之素瓷杯盌。較之未經上釉之明瓷瓶罐。尤為繁伙。一入精於偽制者之手。而素者彩矣。杯則現極精之花鳥。盌則一例過枝。最喜用紫墨淡頳,不甚習見之彩料。猝然相遇。難以辨別。若責以朱紅硬綠,則圓窮而匕首見矣。

  雍乾料款精品。多畫月季薔薇諸名卉。穠繊繁艷。鑒家寶之。書者自署印曰金成。然則瓷界中之作手。亦有偶傳其姓氏者矣。

  寶嗇主人。輿詩人李儒青(鍇)交頗密。故制瓷不俗。

  彩瓷冊頁。以康窯為最精。花樹幾榻。色色奇妙。顏料亦極為鮮明。其畫手之高,直有匪夷所思。至於不可思議著。嫌于褻瀆。紳先生難言之。(詳見世界瓷鑒)

  近時發現雍正款積紅瓶甚伙。皆玉壺春式。顏色斬新。經售者常悚然。不寗。不敢以視明眼人也。今亦十不存一矣。

  監守自盜者。以新換舊。以贗換真。雖有削瓜者之嚴明,而亦未從研詰者也。

  蘋綠花瓶。滿身苔點。泛泛于桃花春浪間,豈不美哉。惜大者下刻荷瓣。小者底足不穏耳。其略似油錘而哆口者。殊不經見。

  雍正天青大瓶。有能容五斗米者。狀似玉壺春。而口逾侈。腹逾皤。又有豆青小瓶。高不及尺。狀亦如之。而價相若也。

  
【卷下匋雅六】

  雍正官窯款茶葉未大扁瓶。有凸紋甚巨。系仿漢銅者。式既修飭,色尤殊艷。

  官窯款識之彩瓶,甚不經見。雍窯粉彩大瓶。雙圈六字。款高二尺。式樣絕美。頗似美人肩而略肥。上畫白桃花一枝。紅桃花兩枝。所謂碧桃者也。畫筆生動嬌麗無匹。使南田命筆。難以復過。惜不著畫者姓名。以視蝴蝶落英四字雍正款式。不啻海若之於河伯矣。(蝴蝶落英瓶自項至口每作竹節式)

  雍窯鼻煙壺,多渾圓而長。有青花。有夾紫。有開片人物戲劇。皆奕奕有神。

  道光窯鼻煙壼以蟈蟈著名。以有篾絲籠及葫蘆(冬月養蟈蟈之具)花草者為最佳。其彩畫二女各彈琵琶者。大氐一滿裝。一漢裝。雖未能免俗。而神采如生。

  元瓷大盤。中暈紫色一大片。殊為艷絕。不必其為魚也。邊牆淺而直。與今式迥異。其宋瓷無紫釉。紋片雅靚,光色幽沈。尤足傾倒輩流。蓋哥哥窯也。

  康熙棒錘式黑瓶。金彩山水。密林陡壑。甚似黃鶴山樵。

  均窯紫色與月白並重。後人則尤重紫色。其實紫釉之乾澀。而無蚯蚓走泥紋者。遠不及月白瑩潤者也。月白而能瑩潤則仿柴之雨過天青者也。

  蚯蚓走泥直下者。又謂之淚痕。蓋淚痕之潤者,亦可稱為蚓走泥。若非蚓走泥之乾枯者,不得概以淚痕目之也。

  
【卷下匋雅七】

  瓷器之別緻而殘缺者使人可惜。玉器之完全而惡劣者。使人可嫌。世之君子。寧使人可惜,毋使人可嫌。

  山魈未客。猙獰可怖者也。蜰蟲冀,齷齪可憎者也。余所見瓷畫標本多矣。有可怖之鬼怪而無可憎之蜰蛆。

  骨董家最重別緻。一變而為俶詭。再變而為華貴。華貴不已流於糜費。誤入歧趨。遂成惡劣,而不可救藥矣。雅鄭之辨,理本循環。清濁之殊,造于一念。差之毫釐,謬以千里矣。園蔬輿珍饈。瓦缶勝金玉。所謂別緻者也。披蘿帶荔。吞刀吐火。俶詭之謂也。金題玉躞。威鳳祥麟。華貴之說也。翠羽飾于屏幄,白玉鏤為楹聯,則糜費矣。珊人之面目皆紅。玉女之眉發盡白。則惡劣矣。大氐山川人物花鳥蟲魚。不寫生於畫師。而乞靈于珊玉。此惡劣所自也。臥遊代車馬之勞。尺幅有千里之勢。則寫生之妙也。綾絹之壽。不如紙幅。紙幅之壽。不如瓷品。瓷品太脆又嬌于紙絹。素紙紙絹。不如素瓷純色之釉。更僕難數。較之彩紙彩絹。其為優劣。何翅宵垠。且瓶可插花。爐可焚香,杯壺盡斟酌之歡。盂合佐書畫之興。又非若紙紙二者。僅能張之粉壁,裝潢卷冊而已也。然則騒人墨客。矜為畫師。而恥為瓷工。果何故耶。寄托在筆墨之表。傅神于阿堵之中。固非紙絹不足以發其奇也。紙絹之與瓷品。其能巍然並存。而不至偏廢者。其在斯乎。其在斯乎。中西書法迥異。故西人之重紙絹。初不逮于瓷品。晶玉之陋于瓷品。亦猶之錦繡之亞於紙絹也。以人物言之。紙絹瓷品而外。檀梨,木也。脂翠,玉也。淺雕者,添配陳設花木之類。即稍愈于透雕(鏤空者謂之透雕)。透雕者又頗遜於單個(即佛像一尊之謂)。單個者不乏華貴之姿。而鑲嵌(警如雕檀梨為山水而別以玉人銀嵌其上)者賓菇惡劣之毒。水晶羊脂。弗及檀梨紫銅之為雅馴也。銅壽最久。而數采設色。難比瓷絹。遂讓一籌。至以珊瑚翠王。雕為士女。則至惡極劣,莫之能醫者矣。彼以刻工為能事者。刻士女不若刻樵收。刻樵收不若刻佛像。刻佛像不若刻鳥獸。刻鳥獸不若刻雙龍。蓋雙龍頗仿古文。不棘于目也。蛟螭勝於龍鳳。錦紋勝於蛟螭。花木勝於山水。鱗介勝於人物。此檀梨雕刻之大凡也。就瓷品而論。青花則取其沈靜。五彩則喜其豪宕。士女之丈秀。莫如甲士之尚武。亦各有所取材。難以限於方隅者也。凡之四足。而琢為琴劍之式。樹之花葉。而綴以象具之珍。摹雅而愈形其俗。求華而逍以得窘。此之謂惡劣。今因說瓷而牽連及之。

  
【卷下匋雅八】

  康熙青花大瓶。西人亦甚重開片。若下半有牛毛紋者。不以開片論。蓋西人之所也。

  康窯青花人物。以身段較巨。詼詭尚武者為可喜。

  近代官窯。莫非景德鎮物產。而市人以彩瓶之綠裹綠底干紅(即抹紅)款識者。不論官窯客貨。輒其稱謂曰九江瓷。可哂孰甚焉。瓷之綠裹綠底及黑邊黃邊者。皆取人憎厭。未能免俗者也。喇嘛廟中所出之先朝供品。式樣花紋。亦頗嫌其俗。又多系綠裹綠底者。

  宋均之均通作鈞。以其出自鈞台也。惟均字沿用己久。是以今世新窯。款稱鈞窯均制。實不可通也。若書作宋鈞。人反不知謂矣。乾隆款小盌。畫墨彩喜鵲二十隻。妍麗無匹。又雜繪他色花木。較之慎德堂黃地羣鶴飯盌,有龍昭之別。

  土坯而發現金碧之光彩者。殆亦歲久使然。近出奇式甚伙。如盌有橫柄,非圓非方。杯有兩翼。既平且長。此外屋形塔形。並豬鴨狗馬肖生之像。均甚古拙,大氐家中物居多。

  一切器皿皆謂之陳設。

  
【卷下匋雅九】

  盌開圓光。各畫一歐羅巴人。且有盌外塗以胭脂水。盌內畫一西國裝東者。皆系乾隆客貨。畫筆較麤。殊不足珍也。

  乾隆官窯瓶件。有畫極精美之洋人。更有牽一洋狗。而狗臉塗粉,神采奕奕者。

  康窯抹紅地之彩瓶。往往開有圓光。紅既殘褪,彩亦黯淡。而大腹賈實之。

  唾沫星之所以異於水眼者。則以釉汁中所凝之水質。有無泡沫為別。

  唾沫星之起沫者。其泡質中空。水汁不勻。有似卵幕。(即蛋膜也)若水汁暈于四周。逼成無數圓形之小點,而星星不散者。則精華之所疑冱也。故水眼為曠代一遇之絕品。

  窯變仿均。青紫交匴。如殘燭之淚,涓涓下垂。

  茶葉末紋理之佳妙。有若干(音甘)泥團之疏散於水中者。且其漸漸暈開。匯于底足,圍繞周遭。直如鮮魚腹皮之姿態流動。又于窯變外得少佳趣。若廣窯釉汁。本系青灰質地。而有極艷之藍色。暈成紋片,亦足為蘋果色之款綠務者。助其後勁。

  茶葉末以滋潤鮮明活潑三者為貴矣。而泛于廣窯乎。泛于茶葉末乎。

  茶葉末黃雜綠色。嬌嬈(句)而不俗。艷于花。美如玉。笵為瓶。最養目。嘉慶窯小灑杯。抹紅六字款。至無足貴。而能備赤金茄紫粉紅抹紅天青蛋青鵝黃硬綠及赭墨諸色。畫筆亦甚有可喜者。(詳見杯堂禮記)

  
【卷下匋雅十】

  干窯瓷品。不但畫碧睛椶髪之人。其于樓台花木。亦頗參用界演算法命日洋彩。

  笵銅為質。嵌以銅絲,製為花紋。中填色釉。厥為景泰藍。范銅為質。不嵌銅絲。滿澆釉汁。加以彩繪。厥為洋瓷。質系華瓷。筆法迥異。參用西算。有類界畫,厥為洋彩。銅地而瓷畫者。洋瓷也。瓷地而界畫者,洋彩也。

  道光窯人物。喜畫無雙譜。甚不見佳。

  康窯無款小采瓶。作美人肩式。長不過三寸。雜畫草蟲。沙底螺紋十數道。雍正官窯小采瓶,式樣甚多。以馬蹄尊畫二綠螭者為較美。

  豇豆紅之黯敗如乳鼠皮者。(指康熙小瓶太白尊扁盂而言)積紅之黯敗似豬肝者。(指康雍干三朝盤盌瓶罐而言)雖有官窯六字款。而價亦甚低。若仿製之賓石釉。果其顏色鮮艶。雖斬新皿,物值又頗昂。公卿輿台。本無種子。人貴自立。豈不信哉。以道光彩畫之殊絕者。且與康彩比貴也。

  某一朝之玉器。其形式狀態。亦略與某一朝之瓷器相仿佛。有黃玉蓋盌。遙而望之。知為乾隆時代物。蓋於其式樣決定之也。

  乾隆墩子式之三果彩盌。語其式樣。則寬慱敦厚。衡其畫法。則整飭工緻。論其采色。則鮮腴停勻。亦普通之佳品也。道光仿製乃不差絫黍。非翻視款識。幾莫之能辨。嘉道之抹紅地十六子彩盌。直追康窯。是以價值。亦不甚相懸。

  新瓷式様。以仿舊為能事。而舊瓷式樣。又以翻新出奇。為畫態極妍。於是乎一代,有一代之制度。一朝有一朝之精神。

  雍窯東青缽缸。厥底渾圓。余所擬為不倒翁者是也。上有圓蓋,蓋內有雙圈六字楷款。其輿豆青瓷豆復相同。

  青花夾紫,盛于康窯。釉汁之最能耐久者也。或青雲而紫尤或青斡而紫花。或青爪而紫翎。或青字而紫印。(賢臣頌之筆筒是也)此種紫釉。多夾綠點。直與釉里紅無異。

  
【卷下匋雅十一】

  洋瓷以乾隆朝有款者為最精。盒則錦地開光。小瓶則黃地。花朶皆系妙品。然不如女神像之珍秘也。

  洋瓷款識,亦以胭脂紅為佳品。天青次之。

  乾隆堆料款。有天藍鐡線篆。筆意精美絕倫。惟所畫花卉。圃簇繁麗。略如古之錦灰堆。且多系黃地不如白地者之疏若纖秀也。白地花卉,以有翎毛或草蟲者為彌旨。而西人固又不重白地也

  一瓶之式樣。千變萬化。無有窮期。故瓶獨尊於他品。

  籞內瓶破,若溝中紅葉,流出人間。瓷片作淺青色。質厚而麤。蓋唐窯也。較之霜雪輕豎。扣如哀玉者。殊不侔矣。

  均窯方式坐礅紫色亦美。而坯質泥松同符朱說。

  宋紫最穠麗。至元世猶有魚釉之稱。然已婢學夫人。后此竟絕響矣。康紅最嫣。超軼有明。雍窯亦頗能嗣音。乾隆以來。江河日下。故好紫者必推宋元。怡紅者止於止於雍干。

  粉定至沈靜。而邊有三魔。一犯之則蹉跌矣。曰黑邊曰黃邊。所謂紫口者也。曰銅邊之三邊者。古之所重。今之所輕。

  墨釉狻猊。身如獅而角如羊。極有威猛。

  釉之剝落者。彩繪之釉。其釉易補。純色之釉。其釉難補。

  蘋果綠者。三百年物也。苔衣成片。雜以霞珠。寂坐叢台怪石間,淪茗焚香。眷言相對。較之明祭華貴,粉定幽嫻,益覺雋而彌旨。

  紅瓷奇彩舷眼。不能過視者。蓋明祭也。

  祭紅不始於郎廷極。廠人乃誤為郎世寗。且以雍正干雍間之歐羅巴人為明人。又況郎廷極所仿者。以成化彩為最多。何獨以祭紅屬之郎窯耶。明瓷紅碗。類多銅鑲其口。雍干時代。何嘗有此制度。或曰郎窯乃南窯之訛。譬彼綠色底裹者。曰九江瓷。也官窯品物。無論采繪與色釉。今孰不自景德鎮來者。而必于綠底綠里之瓷。乃區而別之曰九江耶。南之於郎。亦恐蹈望文生義之誚。今遇朱紫偉厚之器皿。若蘋果底。若米湯底者。倘不以朗窯之名名之。則市人皆弗詳所栺。且鮮不詫為倒綳孩兒者。呼馬呼牛。余惟從眾云爾。

  
【卷下匋雅十二】

  明祭之鮮紅而亮者。為玻璃釉。其黯晦者為桔皮釉。

  明祭之鮮紅而亮者。亦有厚釉薄釉之分。

  紅之中有綠。亦窯變耳。其細碎而凝結者。曰苔點緣。其飲散若煙霧者。曰蘋果緣。

  瓶高約二尺。口有雙邊。項較細而頗短。自肩及踵占七分之五。直若截筒圓徑二尺弱,曰硬棒錘。上殺下豐。口巨軀短。長約六七寸者。曰如意尊。二十余倍如意尊之大。而有兩鹿頭為耳。彩繪百鹿者。為百祿尊。

  似如意尊而肩長及項。項長及口。由瘦以入肥。而又苗條有姿致者。曰美人肩。似太白尊。而口大數寸。狀如馬蹄者。曰矮馬蹄。蓋水中丞也。

  狀似美人肩。而項短腹大。口頗侈者。曰玉壺春。

  狀似美人肩。而自口至項。均甚細瘦。並不以次遞加。直至腰腹而突然膨脝者。為油錘。

  形如油錘。而項甚肥。直下若截筒者。曰餑餑凳。

  瓶高二尺許。口侈項較短。肩圓寬博,下及於脛。以次稍稍遞減,自肩至脛占五分之三。脛與項相若也。口與底相若也。脛及於底。又稍稍加豐。則謂之觀音尊。

  
【卷下匋雅十三】

  器無論方圓。周遭量之。謂之圓徑。對直量之。謂之直徑。亦謂之對徑。

  康窯藍緣皆綠濃厚。故曰硬彩。雍窯則淺淡而美觀有粉故也。其無粉者。亦羼以他質之淡汁。在著色中。推為妙品。乾隆初年。去雍未遠。倡條冶葉,不乏奇麗之觀。中葉以後。深厚固不如康熙。美麗亦不及雍正。惟以不惜工本之故。猶足以容與中流。嘉道而降。畫工彩料。直愈趨越愈下。而極精之品。猶自有不可埋沒處。

  萬曆五彩。草昧初開。往往顯其拙相。康窯畫筆老橫。雍正一出以峭麗。皆非尋常匠手所能幾及。乾隆惟以工緻擅場。殆少奇趣。此事難細。亦頗關氣數。不可強也。嘉道以後循規蹈矩。未嘗不勉學步。而出神入化之絕藝。或幾乎息矣。

  康雍彩盌。邊作古錦紋而開光三五。中繪花枝者。皆客貨也。式樣極淺。宜於張掛。論盤中之畫花卉。更劣於人物。而雜繪牡丹錦雞。此種康窯畫筆。尤為麤率。千篇一律。所在多有。且贗品至多。極為可憎。若雍窯之面盆,往往並無款譏。而作彩花數朶。疏密相問。美麗殊倫。其盆又皆細沙底也。

  康窯佳式之瓶。以顴音尊大捧錘為最多。然多系客貨。有雙圈底。有雙圈秋葉底。亦有無圈無葉者。偶過有款之瓶。大都仿題成化。或且于款之四周。彩繪龍物。要皆一例豆彩。無所謂硬彩也。其所謂硬彩者。蓋往往無款識也。豆彩成化款者。郎窯也。

  康彩小棒錘瓶。畫筆尤粗。若小観音尊。則不經見也。

  粉定盂洗。凸雕花卉。而以雙魚為名貴。其雙魚之中,雕有篆書富貴大吉祥。或宜子孫宜侯王等字者。彌復難得。若康熙以前之白瓷大開片。而又有雙魚者。亦足珍也。

  
【卷下匋雅十四】

  洗面者謂之洗(即面盆也)。其次洗手。其次洗筆。亦皆謂之洗。小至荸扁式之紅孟。乃水丞耳。而亦謂之洗。故洗之大者曰盆。洗之小者盂。

  乾隆積紅。略分三時代。初葉似康雍。末葉似嘉道。嘉道之積紅。已屬亡賴之尤。再后即無所謂積紅者也。

  何以謂之豆彩。豆者豆青也。謂釉色之青。如豆青者也。豆之青者。有深有淺。厥色亦至有不齊。大氏淡於康窯硬綠也。純色曰豆青。雜以他色曰豆彩。康窯之仿明人物,頗多繪畫豆彩者。大氏雜彩花紋獨以豆青一色,占其多數。故別其名曰豆彩。豆彩始於康熙,盛于雍正。而式微于乾隆。嘉道以後。殆未之見也。或謂豆彩聲價。遠遜粉彩。蓋又不盡然.豆彩花樣,如果與硬彩無異,誠不能及硬彩之昂貴。至於粉彩相較量。更當以畫手之工拙為論。斷非僅就彩色言之也。彼次等官窯之盤盌,往往點繪花紋。無所取義。近似攢湊觀者。視如劣品。遂有目豆彩為逼彩者。言其彩色碎點姘逗而成者也。亦名之曰鬬彩。言雜彩鱗比。若鬬者之爭競激烈也。古者瓷學迄少專書。遼村賈胡望文生義。洵可哂也。

  豆彩言人人殊.大氐市儈俗流,轉相附會。古書散佚,久而失傳。近代績學之士.又都有力者尠也。其稍有力者亦見不及此。鶩遠談高.罕有專家之考據。自笠亭傳本外。此調乃成絕響矣。至祭紅積紅。均以寶石為堊澤。笠亭猶不免自歧其說。矧其下焉者乎。塵星之暈成黃色。自為片段。若炒米釉者。或亦謂之鷓斑。不獨兔毫琖可與嫓美。近出建窯鳥泥變盌。類多有兔毫者。

  有釉里紅。有釉里藍。有紅藍相間者。有獨為藍色者。

  
【卷下匋雅十五】

  乾隆之釉里紅。亦偶有苔點綠。然退化甚銳。后此則真黯淡無聊者矣。

  苔點綠始於宣德。而迄于康熙.若雍窯之粉色積紅。偶難苔點。亦殊患有塵星也。

  塵星在白瓷中。為歷年久遠之證。若羼入苔點綠中。殊為減色。

  宣窯之苔點大而鮮。雍窯之苔點細而暗。

  若暈成一片之蘋果綠。惟有康窯有之。此其所以獨絕也。近世歐美所發明之新理。必非亡謂矣。

  雍窯之美人祭乃祭紅之淡而艷者。美人霽其俗稱也。康熙實只有蘋果綠。初無所謂美人霽。滬濱以美人祭屬之蘋果綠。不誤而誤也。祭紅之淡而艶者。有似牡丹之嫩蕊。熹微朝露。而又光採煥發。至為勻凈。絲毫不雜以他色。

  豇豆紅與茄皮紫之所以分別。辨色甚易。而名言甚難.豇豆在若鮮若黯之間。過鮮則為茄皮紫。稍黯又成乳鼠皮。語其難能可貴。至於不能形容。宜乎世之重蘋果綠者。相提而並論之也。

  登峯造極。各有獨到之處。而不能以相掩也。曰均紫。曰寶石紅。(即有明之祭紅國初之紅郎窯也)曰頻果綠。曰豇豆紅。曰美人祭。(皆積紅也)曰胭脂水。曰雨過天青。曰粉定。曰吳十九之卵幕杯。至於硬彩粉彩。則又爭妍競勝。各出其奇。不可執一端以為言者也。

  別緻而有特色者。曰粉定夾彩。曰胭脂水夾彩。曰凸雕粉定。曰葡萄水。

  若積紅、西湖水、秋葵綠、茄皮紫、新桔抹藍、生蛋黃、雞油黃、窯變仿均、抑其次也。若茶葉末、鱔魚黃、古銅彩、東青、豆青、影青、又其次也。下至積藍魚子藍抹紅建瓷之屬。又次之次也。惟青花一種。優劣相去萬萬。亦正與五彩同。

  
【卷下匋雅十六】

  有一種盤碟。表裡皆如濃深之積藍。而釉質發亮。亦名曰玻璃釉。康雍干三朝皆有之。略有似於氈包青也。

  料質煙壺。有倭瓜(即俗所渭北瓜也)瓤。西瓜水(紅色)各色。而瓷質曾不經見。(余不貴料質煙壺,而有時亦破蓄之者。則以瓷品瓶件所未備之色。不得不借料質煙壺,以彌其缺憾也)

  輪隆古月軒料器。彩畫之工。曠世一遇。若瓷器之填料款者。亦只祗曰仿古月軒款耳。不必其軒中藏庋之品也。

  明祭之與郎制。后先暉映。桔釉不如亮釉。薄釉不如厚釉。

  宣紅桔釉近紫。雖甚黯晦。實頗高於郎制。

  紅瓷大顴音尊。及盤盌之屬。無論蘋果底。米湯底。皆有仿哥冰紋。大氐朱明故物。其白釉塗底。而並無冰紋者。或又郎製為多。雍正朝。年希堯所制青花小罐絕伙。彩瓶亦精緻。今世肆中惟一種積紅小瓶。目為年窯。他不之省也。

  雍正官窯大瓶。式樣略似如意尊。所畫紅梅水仙石草地。與雍窯過枝彩盌甚相似。有天竺豆而無翠竹。此其小異者也。水仙精妙絕倫。葳蕤墊角。盡態盡妍。梅樹下鵪鶉厥數有九。三隻在地覓食物。二隻交翅宛頸。兩吻相接。其一高張兩翼飛且行。又非脂水宮盤所能幾及其矣。

  後周雨過天青。不可得而見之矣。趙宋所仿之青瓷。即今所謂東青者也。宋哥弟窯之雅靚者。殊耐人咀味。

  日本絕重廣窯。謂其國某氏來華所制。聲價乃過於宋均。亦好事者欺人之語耳。

  積紅器皿紅釉中,雜現白花。微微凸起。乃本色之釉。命曰露骨。而以蝶形為雅飭。即博物要覽所載西紅寶石,燒出魚形者也。

  
【卷下匋雅十七】

  影青雙龍小杯。凹雕大明宣德年制楷款。而款上又頗罩有釉汁也。

  純廟御筆所鈴極小璽章。上圓而下方。圓者陽文(即朱文也)曰干。(用卦文三作畫)。方者陰文(即白文也)曰隆。亦多有施瓷器者。

  康熙彩瓷之畫人物。女不如男。文不如武。

  胭脂水兩面色釉之器皿。最為殊特。寶與夾彩珍品。同稱罕覲。雍窯海棠圓式小碟。直徑可四寸。六字雙圈楷款者。四角各有凹直線一道。鮮艷殊絕。

  凡所謂六字款者。皆大清某某年制六字。所謂雙圈款者。皆大字楷書。圈作圓形兩道。其方圈兩道皆小楷也。篆書六字方式者。俗謂之圖書款。

  萬厯小酒盃四字楷款。畫兩兒于上。一衣抹紅。一衣豆綠。綠彩尤鮮明。亦希罕之品。

  康窯影青雙龍懷。雖不如吳十九卵窠之精。亦頗稱難得。雍窯豆彩番蓮杯。嵌有喇嘛奇字者。式様尤極可愛。

  雍窯天青酒缸。高五六寸。口徑三寸,弱底徑二寸,強底系六字。篆畫凹雕。款上蒙色釉,亦貴品也。

  雍窯積紅酒懷。內作雞心窠(杯心圓而略深,以次邊銳謂之雞心)者。式樣絕美。六字雙圈款。沿口泛白色。在積紅釉中。亦最為鮮妍。式樣最小,宜斟汾醸。子在王城二十余年。特僅一遇耳。

  成化四字款酒懷。冰紋入骨。顏色蔥翠。俗之所謂綠郎窯者。紫口鐵足。世人乃不知實貴。

  六字款橫者三行。直者雙行。

  東青唾具。雍正六字篆款。高尺余。口徑半尺強。牛毛紋絕雅余。又神似甚矮之花觚也。

  
【卷下匋雅十八】

  雍正仿均花盆。狀如靈芝。大如掃帚折。而有四足。篆款極優美。

  雍正仿均。以淡色東青為質地,和以紫釉。散如雜星。亦頗夾灰墨小點。而青紫交暈。天然渾合。甚難覓也。

  釉質甚平。而內現麤紋。屈曲蝠折。若蚯蚓之走沙泥中。均窯汝窯皆有之。均窯之瑩潤而直下者。則謂之淚痕。鑒家辨乎此。恆決為真宋物也。

  雍窯扁瓶。腹之左右。兩端作圓形。口橫而方。較腹為小。底相若也。雙耳式若飄帶。柬青色。牛毛紋。古趣盎然。耐人尋味。

  圓錐之稍長者。高及尺。肩從博。左右各有半圓形。蓋凸雕而罩以釉汁者。俗謂之日月罐。以東青色乾隆篆款者為多。惟康窯始有積紅耳。

  深綠之有椽眼者。謂之新橘。(橘之未黃者也)近墨者為麗裙。近黃者為蟹甲。此三者為一類。

  瓜皮緣分二種。一小開片。一無片。而皆有光彩。

  雍窯新橘小缸。表裹一色。周身髪眼。細沙底。刻篆款其上。

  抹紅款甚不足貴。而慎德堂獨為穠艷。楷法亦不惡。

  廣窯凹棱小酒盃。中有籃暈。外有極淡色之硃砂斑。若指螺所印者。價值奇昻。

  乾隆積紅美人肩式花瓶。六字篆款。顏色微紫。而有金彩梅花。筆法良美。其特色也。

  綠瓷造端于青瓷。綠之濃厚者為瓜皮綠。為新橘。其微黃者為蟹甲青。稍黑者為龜裙。若鸚哥綠則近於淺藍。亦殊蔥翠。然不為時論所重。若葡萄水。若頻果綠則超超玄箸矣。秋葵綠,輿西湖水二者亦頗足珍也。此外茶葉末。又分深淺數種。且有鼻煙輿菜尾之殊。殆難可一二數也。惟豆青一門。宜以綠色當之。若東青魚肚白則漸遠漸淡。入于素瓷本色矣。頻果綠不在諸綠之中。而獨超然于諸綠之土。不亦奇耶。

  
【卷下匋雅十九】

  積藍玻璃藍(即亮釉之鹽)最深。有芝麻星者為子藍。天青乃藍色之甚淺者。東青色頗淡。而可入于藍可入于綠。

  積紅夾彩一種。宣窯時一見之。較勝於祭紅之夾彩者。何也。一開片一不開片耳。

  明祭有玻璃釉。種藍有玻璃釉。窯變亦玻璃釉。

  有一種小罐。釉質略似芝麻醬,底系螺紋十余道。中微凹而有光線一道。閃皪活潑。在若隱若現之間,名日指南針。無綸如何擺動。光缐所指方位不移。特晃漾如空際金蛇,不可捉摸耳。此等絕藝。雲只一人能為之。蓋在雍正年間雲。余曾於某先生座上。一覘其異。

  雍窯粉彩盤碟于牡丹門。無美不備。徑寸者。三寸者。五寸者。七寸者。三寸又分二種。或平底。或凹底。各極其妙不相掩也。

  有一種小蟲。翠羽紅襟,織麗波峭。頭尖如舵尾。兩眼微細。生於銳額之頂上。雙須較短。能飛而不能嗚也。余兒時。軓聞塾童呼其名曰桂花賁胭脂。蓋隨俗沿傅無開典要者也。此蟲入畫絕少。絹綉頗不經見。道光淺藍款之中盌。繪有此蟲。又雜以豆花蟈蟈之屬,光採甚都。

  鸚哥綠。甚不似鸚哥也。色微近於淺藍。宜正名日翠羽。然較其穠艷。又弗若真翠。具新制奪古。無足貴也。

  有一種翠地紫紋之堊質。細碎若魚子。或若雞翅木之紋理。市儈強名之日均釉。殊可憎也。

  宜興砂皿。上罩釉汁。多甜白淡青二色。乃歐氏所仿。曰宜均也。或以屬之甌越誤矣。歐氏原制。尚有可觀者。後人轉相摹擬。紋片日益瑣細。亦殊可厭。

  
【卷下匋雅二十】

  廣窯謂之泥均。其藍色甚似灰也。日本以為其古先國人。來至吾華。手所創製。特寶貴之。寶無根之談。近則方寸小品。幾於媲價蘋青。亦自有說以處此也。于灰釉之中。旋渦周遭。頗露異采。較之雨過天青。尤極穠艷。目為雲斑霞片。不足以方厥體態。視彼窯變淚痕。若零雨之直下者。匪可相提並論。洛神賦曰。神光離合乍陰乍陽。彼其瀠洄。繚繞之姿致。以蘋青之珠暈例之。斯其流亞者歟。又有時于灰釉中露出深藍色之星點。亦足玩也。

  以綠里瓷(即俗所別為九江瓷者也)偽具.作為酒器.至猥極褻.萬于鞵杯.而西人嗜之,蔑矣。

  葡萄水甚似西湖水。而市俗所名為西湖水者。色又近於松花石。並不似西湖水也。且有略泛藍色者。

  藍與紫相和。而藍色濃厚者。謂之氈包青。德人嗜之。

  余他書所載青范花。不注時代。皆康熙之無款者。大氐雙圈。或圈內有秋葉者。

  乾隆大字篆款天球瓶。青花夾紫。桃實嫣然。

  雍彩花卉。干作墨彩。久而褪落。面盆畫有絡律娘。意態生動。不減康窯之蟈蟈也。盆底有指螺印數頁。是其特色。

  康窯七寸碟。四圍淡赭錦紋。分嵌萬壽無強篆字。蓋六旬慶典所制。以賜大小臣工者也。畫筆各體皆工。人物烏獸山水博古。乃無一不備。而以花卉草蟲為絕生動。且賢于雍窯彩盒也。

  康窯青花粥罐。左右各有雨眼。以穿銅環,故不甚可貴。而畫筆生動,顏色鮮艷者。亦頗為鑒家所珍。

  
【卷下匋雅二十一】

  雍窯天青渣斗輿圓盂。皆堪實貴。供盤細腰豐躍躍之內層。六字橫楷款。筆法整飭。近出天青中盌。表裡一色。質薄而色麗故可藏也。

  供盌作魚肚白者。裹外凸雕古紋。精美無倫。亦雍窯也。

  雍窯天青高酒缸。質絕厚而色殊淺淡。高半尺許直徑三寸弱。底徑二寸弱。外容輿底一色。底有陰紋雕篆六字。罩以釉汁。亦有作魚肚白者。

  小花澆之似爵者。可用為酒器也。

  道光窯墨床。每畫一人牽懶驢過橋。極有種態。若茗盌所畫騎驢少年。頻拖辨髪。則康雍所未有也。康雍所畫風雪尋梅之一翁一僮。又非道光窯所能幾及者矣。

  蟹甲青以雍窯為最美。有瓶壚盆罐之屬。

  古瓶何以無底。晉人賽會。以媚偶像。壯夫義手于腰。短衣健步。用示威猛。復以鐵縆圍于腰際。繞臂膊而出諸肩上。肩有瓶。鐵縆從瓶底上出瓶口。則敲碎瓶底。以貫穿之。更飾彩衣小兒立瓶上。大抵裝點戲曲。命之曰台閣。鐵縆至末漸細瘦。又縛于兒之腰際。兒賴以不墜。於是以台閣媚神者,崴必壤多瓶。不問其為康窯,為雍窯也。嘻其僿矣。

  康熙硬彩蟋蜶罐。每畫故事一則。山水樹木。俱有精神。蓋上亦畫人物。內容沙痕細膩。底則隱隱現有螺紋。皆康窯磪證。題識系青色楷畫紹聞堂三字橫款。筆法渾成。最有別趣。倘用作印泥巨合。亦殊奇特。

  
【卷下匋雅二十二】

  硬彩草蟲大盤。青花窄邊。拙存齋三字直款。康窯也。

  靜鏡堂三字直款子天青小酒盌。乾隆窯也。內有青花番蓬。畫筆亦甚古雅。

  豇豆紅之於茄皮紫。差別在幾希微忽之問。茄皮紫之於氈包青也亦然。

  玉仿銅。錦仿玉。瓷仿錦。四者迭互為用。而銅器之式樣。又出於陶。乾隆六字脂紅大篆款之洋瓷巨盤。封徑幾二尺。四周黃地碎錦紋。約及四寸。工細殊絕。背面亦然。盤心畫海屋添壽之屬。仙山樓閣縹緲凌虛。蓋參用泰西界畫法也。敷彩之精。用筆之奇。有匪夷所思者。吾恐孟俯十洲。均當望風低首。惜當時不著作者姓名耳。粉定夾彩小罐。漿胎極輕色又潔白。蓋干窯未開片者。仿成化四字款。墨彩殊艷。蓋上亦有彩花一圈也。

  雍窯積紅大小花盆皆系圓式四字款。其有三足小盆座。(句)底系色釉六字款。尤為纖穠可喜。

  西人于青花。篤啫番蓮。康窯則有小渣斗。小觀音尊。流光正碧。獨稱妖冶小觀音尊高及尺。其細頸而博肩者。尤為奇特。

  康熙無款采盤。有畫后赤壁賊者。筆意蒼雅。又非武裝人馬所能雁行聱價者矣。

  盌有作仰鍾式者。謂如鍾之倒置幾上者也。

  祭紅夾彩。振古所希。惟寶石釉之開小片者。尤不宜於人物。

  均窯洗外紫內青。蚓紋呈露。底抹芝麻醤。有橫鐫永安寺。直鐫悅生殿用七字者。殆圓明之役。流出人間者歟。

  海王村舊名燕下鄉。遼御史大夫李內貞之墓在焉。

  甌窯之冰紋古靚者。又非歐氏陽羡砂所能摹擬。

  
【卷下匋雅二十三】

  胭脂水有款小瓶。絕不俓見。其有似如意尊而稍大者。高及尺。雨耳頗肥如象鼻。然彩釉汁不甚鮮美。且略有疙疸。蓋雍正客貨也。脂水只有小盌碟。偶遏遇水丞。詫為異寶。可見此種彩料之難得。

  奶子盌之青花無款者。蓋卑之無高論。

  宋瓷亦有奶子盌。檐矮而質厚。當時不必以盛牛乳也。而滿現紫黑色之淡斑。且有細碎紋片。或曰安南瓷也。

  積紅即祭紅。同為祭品中貴重之器皿也。祭藍亦然。(今惟以積藍稱之)自項子京古瓷圖說出。遂以有紋無款之寶石紅為祭紅。而以無紋有款之鮮紅為積紅.俗亦有以積紅作醉紅者。又謂之雞紅。不知語其血其冠其羽也。大氐隨其品色以定名稱。望文生義。通人嘲之。

  乾隆初葉款系楷畫。中年以後。始用篆晝。

  雍正初葉。款系圓圈。季葉乃改用方圈。

  康熙小紅合。非用以感印泥也。私家仿製。每輿官窯無別。亦以盛荳蔻砂仁之屬。

  茶葉末一種。雍正乾隆皆凹雕篆款。新橘則系細沙底。而雕款不罩以釉汁。

  茶葉未一種。本合黃黑祿三色而成。以雍正仿成化者為貴。然則成化之有茶葉末也明矣。仿明者略偏於黑。雍正官窯則仿于黃矣。而尤以綠色獨多者。最稱希罕。蓋乾隆窯也。嘉道以俊。取人憎厭。亦莫名其所以然。大氐色黯敗而扳滯。釉汁不潤。質又頗麤。顧康熙一代。不見有茶葉末之瓷品。抑獨何歟。

  瓶之碎者。瓶底可作小盂。瓶身可改帶版。其尤碎者。以裝畫也。盤盌之屬亦然。

  
【卷下匋雅二十四】

  筆筒之大者。宜作花盆。其小而矮者。亦可代酒盃也。雍正小酒盃。口侈底斂。式樣極美。六字楷畫款。以素他無花著為真品。然不甚可貴。其有彩畫鵪鶉蘆葦者。景色甚佳。僅墨粉淡赭數色。不可多得。惟慮有後上彩者。(所謂真坯假彩者也)

  雍干青花官窯。多作串枝蓮者。顏色較濃。畫亦少味。故聲價亦為之不掦。

  雍正官窯紅梅過枝盌。雙圈六字天青款。斜枝遠出。亦畫有鵪鶉二雙。雜以草石。輿脂水吏夾彩官盤。蓋出自一人之手。益足信官盤之為雍坯干款矣。(詳見缽庵憶語)

  康窯大筆筒。乃有淡描媟嬻之畫。可以為褻矣。

  康窯白罐蓋有頂如桃。周身疙疸釉。頗稱雅靚。蓋德化(建窯也)之舊者。今德化所出白瓷花盆。瓷質雪白。價亷而式様不俗。

  康窯無粉彩。而御制料款之盌。則有粉彩。而又渾成耐久。不似雍干之易於褪落。且有粉紅為地。夾繪他彩卉者。尤為難得。蓋脂水之醲醨者也。孰謂康熙朝無粉紅並無脂水耶。亦惟見之於御制飯盌而巳。

  萬曆朝多彩瓷筆管。上畫雲氣。且有藍款。而康雍無之。惜其笨重也。至若五色龍之筆格。則又詆為麤材矣。

  雍正凸螭豆青大盤雙圈六字款。近出最穆。皆官窯之仿龍泉者也。

  康熙彩畫。其紅為深色之抹紅易於磨擦。乃反謂之硬彩。蓋指藍綠各色不雜以粉質也。其藍綠二彩,堆起甚厚。時亦有暴(輿凸池爆釉略有不同)裂之患。若龜拆者然。是又釉汁太凈。黏力減少故也。

  
【卷下匋雅二十五】

  素瓷有四種。一為粉定。以漿胎為正宗。瓷胎者次之。一為白釉。而內有影青雕花者。(亦有刻花者)一為白釉,而內無影青雕花者。而吳十九之卵摹杯,犀塵肉色。(略有紅意)薄無可薄。則又貴于粉定。一則顯露胎骨未上釉汁者也。其于卵幕各有影青不影青之別。大氐影青者質必加薄。粵若填白。(蓋堆花之屬作甜白者非)則凸雕(印花繡花之類是也)之亞也。

  干窯背壺式之瓶。多畫串枝蓮。及花鳥果品。亦殊可賞也。

  有一種泥金釉之瓷品。厥狀類鍾。而無追蠡。且頂上有孔。又一物形如巨缽。而渾圓其底。並無圈足。仰而置諸幾上。則東西搖曳。乃真個不倒翁也。上繪雜彩。釉汁甚美。皆純廟時物。然不知其何用。以意揣之。金釉者當系漿糊之蓋碟。碟已失而蓋尚存。其似缽者。或系墨罩菜罩之流亞矣。然不透空氣。甚不宜於夏也。蓋雍正東青缽。多有作此式者。上有蓋。蓋內有款。可以盛棋子。錦座或檀架宜可以承之。不必其有底足也。此則狀式過巨。必非盛棋子之用。乾隆款紅中盌,以有雞心窩者為貴。小酒盃之有窩者為尤貴。宋定明祭。及仿哥。皆有紋片。而夾以彩畫。甚無謂也。紋片而施於觀世音之面部。則彌為無理。

  彩地彩花。謂之夾彩。要貴于相因相避。如粉紅地者。花必天青。天青地者。花必茄紫

  康熙馬蹄尊式之尺許小瓶。長項巨足。兩面各畫巨蝠。厥狀極蠢。蝠色有似釉裹紅。亦雜現綠點。雖有官窯六字款而聱價不高。其有釉裹紅花朶。而名為矮馬蹄者。滌去長項粗劣之狀態。堪輿小酒罈式之水盂並重。

  康熙官窯六字款之小罐短項小口。只綠葉數片。釉裹紅花一兩朶。厥名曰小酒罈。價稍遜於矮馬蹄。狀則罐也。用則盂也。

  馬蹄尊有二種。一為瓶一為盂。盂口巨,瓶項長。瓶價低。盂價昂瓶。有項。盂無項盂之畫似小壇。別其名曰矮馬蹄。紅花碧葉固優於兩蠢蝠也。

  
【卷下匋雅二十六】

  歴朝瓷畫人物。其面目神采。大氐相同。緣當時畫手不過一二人。惜姓氏不傳耳。至運筆不同。代有宗派。不獨石樹花鳥。頗分王惲也。

  北人呼龜為忘八。色釉之有龜裙。俗乃謂之忘八綠(北音謂綠若慮)宜乎。吾宗劍潭之嘲為不雅馴也。

  康窯御制飯盌。有淡紅作粉色者。非客貨所能有也。廠伙皆知康熙無粉彩。焉知康熙之粉彩,絕無暴裂褪落之虞。以視雍正官窯尤為難能可貴。第尋常康熙官窯,已不見有粉紅之影響。況客貨耶,志之以窮其變。

  窯變器皿。有碧色玻璃釉。堆厚若綠晶者。殊可寶也。近雖偽制絕伙。而能仿雍干之窯變者。則未之一見。

  宣祭之變綠者。惟盂獨多。丑其詞曰翻江。要亦大有不同。譬如盂綠而沿口泛紅若缐一圈者。邊檐寬博。口徑甚小。質多麤劣。蓋嘉道以後所制之劣品。若盂綠而中心泛紅。乃窯變之奇特者。式如康窯之荸薺扁。釉汁精美而滋潤。國初佳皿。僅一見之。未宜漫加菲薄。其有芳烈拂拂。發為古香者。尤足輿頻香館之康窯紅合。並傅不朽。皆絕品也。近日贗鼎紛陳。被欺者眾。又非嘉道以後之劣品。所可同語者也。或曰翻紅乃礬紅之轉音。解人不在茲乎。

  宣祭小孟。蘋果底而底有紅釉一片者。亦希世珍也。

  康熙仿明款之豆彩。大抵郎製為多。往往綠色含有渣滓。蓋余膜會等之料也。雍正官窯則不然。特用甚佳之釉質。以供其揮灑。故精粗美惡。萬有不同。所謂斗勝者非歟。至其餘用之料汁。或時作次等器皿之用。亦不畫繫上品。所謂姘逗之彩點者也。以斗釋豆。以逗解豆。均之一音之轉而巳。

  
【卷下匋雅二十七】

  青花大筆筒。或者用以種花。可謂善於作用。康窯四體畫筆筒。多寫王鐵簫聖主得賢臣頌。款系釉裹紅篆畫。作熙朝傅古四字。頗雜綠點。行楷又有多作聖教序者。

  乾隆胭脂水酒盃。系海棠方式。內外輿底皆一色。四角各有深凹缐一道。質地甚平。而釉汁深紫。沿口燈草邊。底沙絕細膩。亦可貴也。置諸海裳式小碟中。直是一家眷屬。

  海棠式成窯壓手大杯。有紫垣仿製,有真成化窯。但真者絕少。

  有寶石紅[即祭紅也]。有朱紅[又曰鮮紅即積紅也]。有美人祭[即粉紅也],有豇豆紅[近於茄紫也]。有胭脂水,有抹紅[即珊瑚釉也],抹紅亦分兩種。其帶黃色者。直同於杏子衫矣。若頻果綠。則鮮紅之化身。不可方物者也。

  康窯山水似王石谷。玄雍窯花卉似惲南田。康窯人物似陳老。道光窯人物似改七薌。

  菜盤有四季花果。而果盤則數止一雙。果盤之畫鳥盤各二尾者。乃具有飛鳴食宿之態。此其明徽也。

  有紫建。有鳥泥建。有白建。

  明建窯之白地者。瓷質頗厚而映日照之。能見指影在外閃動者。非雁鼎也。

  近世有以真正粉定。用後上彩之法者。其彩必不鮮。非不能鮮也。不敢鮮也。不敢鮮也。鮮則露其為雁矣。

  青花印合。以宣德為上。成化次之。正德嘉靖之畫法。皆不能及也。若雍干官窯,膛乎后矣。

  粉定而描以青花者。印合為獨多。他器亦有之。亦夾彩之遺意也。而惜乎粉定印合之,絕無夾彩者也。

  
【卷下匋雅二十八】

  宋定圓斗式之小孟。紋亦凸凹如藤斗。

  民間所賣之瓷器。廠人則謂之曰客貨。凡所以別于官窯也。官窯之尤精者命曰御窯。御窯也者,至尊之所。御也窯也者妃嬪以下之所得用者也。

  曰饅頭。曰餑餑(北音讀勃曰波)皆廠人象形語也。即餺面之類

  梵音謂脂益為多羅。疑即缽也。

  宣紅之有款者。廠人亦沿項子京之說。呼之曰積紅。其無款而寶石釉者,則誤呼之曰郎窯。

  萬塺有所謂寶石紅,而無所謂積紅者。康熙有所謂積紅,而無所謂寶石紅者。惟宣德兼之。

  廠者琉璃廠也。京師骨董市場也。是曰遼村,遼之海王村也。亦曰燕鄉,燕下鄉之海王村也。

  西鄉青花重仿古。而五彩則重武裝。

  明彩之不如康彩者。瓶式劣也。

  宣萬無款寶石釉。亦有嬌嬈如娃娃臉者,又皆謂之美人祭也。

  雍正蟹甲青之器皿,有黑色篆款者。

  廠人所稱廣窯以沙泥為胎,故謬曰泥均。其產于宜輿者,又曰宜均。泥宜者相近,而陽羡砂遂輿廣窯混合矣。

  成化而有篆款,乃凹雕上釉者也。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8:04: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