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豆青三孔小瓶。乾隆六字款。口頗侈而大。釉汁粒粒如細珠。所謂唾沫星者也。別有東青牛毛紋一種。形式較巨。腹且愈扁而愈博。尤為可貴。

  雍正豆青各色花盆。面面作凸花。六字篆書藍款。頗落落大方。其花中微泛藍色者。又較遜也。

  豆青金彩。干窯瓶罐多有之。慎德堂此種花盆。即系金款。

  慎德堂為道光窯中無上上品。足以媲美雍正。質地之白。彩畫之精。正在伯仲間。然亦有劣下者。直不如道光尋常官窯本色也。

  有以瓷製為溲溺器。蓋酒具也。且皆繪畫猥褻。亦太傷雅哉。

  套環之瓶。奇巧能轉動。或於瓶上嵌列小兒。(乃揑成兒形黏諸瓶上非畫也)為內府所珍。價亦不貲。然不為吾黨所重。

  乾隆古銅彩筆筒。凸雕雙龍。塗以泥金。六字篆書金款。極為難得。近日宜均絕昂貴。大印合有渾圓者。有四方者。蓋內藍暈。有甚美麗者。

  
【卷上匋雅二十六】

  雍正粉彩小碟。直徑約二寸。各畫紅白秋海棠數枝。嬌潤欲滴。平底而周遭作壓手杯式。有有款者。有無款者。皆官窯也。

  抹紅瘦身之天球瓶。品格絕佳。乃雍正朝物。雖無款識。而所值不貲。乃逾于積紅也。

  凡所謂均窯筆洗者。皆盆連耳。

  雍正豆青色渾圓小缽。(亦謂之圓罐)平雕串枝蓮。而無款織。亦頗古雅。凡小罐口際稍一佚突。或線邊凸起。即無足觀者。而明祭往往犯此病。

  洋商喜購瓷佛。大小彩素。層出不窮。京內外廟宇。遂為之一空。

  器皿之佳者曰瓶。曰盂。曰罐。曰合。曰爐盎杯盤之屬。至於不可勝紀。而以瓶之種族為最多。瓶之佳者曰觀音尊。(以上均另有圖式)曰天球。曰餑餑凳。曰油錘。曰大鳳尾。曰瞻。曰美人肩。曰棒錘。曰投壺之壺。曰背壺之壺。曰荷包。曰如意尊。曰石榴尊。曰蘿蔔尊。曰牛頭尊。曰雞心。曰絡子尊。曰梅瓶。曰仿周秦罍缶。若玉壺春。若軟棒錘。抑其次也。凡諸名稱。皆沿用市俗之語。無足深論。此外爐罐等類。亦不一其式。蓋未可一二數也。古窯之存於今世者。在宋曰均。曰汝。曰定。曰官。曰哥。曰龍泉。曰建。曰元之紫釉。曰明之祭紅。積紅。雞油黃。青花五彩。鱔魚皮。六朝及唐瓷。猶偶一遇之。柴則無可征考。官哥雖甚古茂。而不甚見重於當世。蓋仿製較多。真者千不得一。上所臚列。釉質之潤。顏料之美。既已各擅勝場矣。本朝在康熙曰硬彩。曰青花。曰青花夾紫。曰豇豆紅。曰蘋果綠。曰雨過天青。曰茄皮紫。曰龍裙。曰葡萄水。曰朱紅。曰抹(讀如摩上聲)紅。(有柿紅棗紅之別)曰抹藍。曰瓜皮綠。曰魚子藍。曰秋葵綠。曰蛋黃。在雍正曰美人祭。曰胭脂水。曰西湖水。曰松花綠。曰東青。曰豆青。曰仿均。曰仿龍泉。曰茶葉末。曰魚肚白。曰蟹甲青。曰氈包青。曰鸚哥綠。曰新橘。曰各色豆瓣。曰金醬。曰芝麻醬。曰豆彩。曰墨彩。曰粉彩。曰鐵繡花。在干雍曰古月軒料彩。曰古銅彩。曰窯變。在道光曰慎德堂彩。若此之倫。更仆難罄。嘉咸兩朝。罕足稱述。手工之佳妙者。畫家寫生而外。曰平雕。曰凸雕。曰雕款。曰套環轉動之瓶罐。曰影青。曰釉里紅。亦皆以康雍為最精。

  
【卷上匋雅二十七】

  天家府庫尚矣。此外則熱河之避暑山荘。陪京殿座。實為仙都靈域。兩藏喇嘛。頒賜駢闃。氈裹殷富。頗入龍動。(譯音)曲阜孔門。囤擁亦厚。滿蒙藩邸。被賞無算。下此則琳宮紺宇。戚啘主第。窖藏繁阜。飄散何窮。發捻之亂。所至殘破。東南諸省。尤患其貧。比歲以來。輸出彌伙。晉秦舊舊邦。羅掘殆盡。毀屋發瓦。剖墓求珍。足使神荒其居。鬼泣其宅。於是屍腳漆燈。廁于宮熏之次。玉幾陳列。乃有黃腸之器。嘻足異矣。

  雍正白瓷水仙盆。(長方面作橫式者)六字篆款。凸雕花卉翎毛。亦有作松花綠者。若墨彩六方大花盆。花卉竹樹。雜以題跋。各占一面。乃書畫大家筆墨也。

  乾隆初年。積紅器皿。每多無款者。有一種圓缽。大如西瓜。又有美人肩大瓶。滿身牛毛紋。皆色鮮而釉潤。所可寶貴藏弄者也。

  康窯儲秀宮款之三采(淡黃大綠茄紫為三采,黑白綠及紅白綠之屬亦皆謂之三采,有畫果者有畫梅者變者)大盤。畫桃榴佛手三果。果各三枚。枝葉襯之。中畫香櫞亦三枚。直徑可四尺。堪庋西瓜十數枚。近出青花及粉桃大盤。與儲秀宮盤相埒者。又比比是也。皆宮內以盛各種鮮果者。

  雍窯大盤。厚及三四分。直徑不及二尺。六字雙圈楷書款。中畫滕王闍諸圖。雉堞風牆。交互若織。儼然一幅石谷畫也。又客貨面盆。中畫十六子。衣著如一。乃雍正最鮮之粉彩。蓋奩具也。

  
【卷上匋雅二十八】

  均窯壓手大杯。細腰豐趺。亭亭玉立。並有蚯蚓走印泥。內青而外紫。鮮妍罕匹。真宋物也。

  有雍款飯盌。上畫臘梅過枝。下繪牡丹之屬。蓋真肧而假彩者。余能于綠釉辨之。

  沖(北音讀去聲)口。一作銜口。

  宋土定壺盂。亦甚古雅。而色較黃。質較麤。下於粉定一等。

  干窯蘿蔔尊。式樣絕佳。高不及尺。上畫水仙天竹豆月季臘梅之屬。月季含苞吐蕚。秀美天成。底系乾隆年制四字。為堆料籃款。畫筆亦與古月軒無異。古月軒之小瓶。才二寸耳。花彩頗相若。價亦不貲。(詳見世界瓷鑒)

  款識字數之最多者。有粉彩小壇。雜畫羣卉。凹雕楷書道光某年定府行有恆堂珍賞十余字。外罩釉質。殊可把玩。定府又有扁豆紅之如意尊。抹紅寫款字數亦較多。士于豇豆紅一等。

  雍正仿均。紫釉散漫。雖不及真均之美麗。而顏色蒼渾。亦別有一種剛勁之氣。其所摹式樣。又皆古雅絕倫。

  雍正官窯小瓶。青花綠螭。二者之外。有豆彩花卉。上畫二鳥。一綠而一紫。瓶系鐙籠式。圓身而方口。不甚可貴也。

  驚紋多在盌之內層。而外層曾未穿透。細審盌邊。亦復無所覺察。又謂之冷紋。與衝口迥不相同。其曲折有致者。可以目為開片。

  粉彩及釉里紅。亦有串煙之病。

  明窒影青壓手杯。其薄如紙。即萬曆吳十九之卵冪杯也。

  
【卷上匋雅二十九】

  康熙青花酒盃。畫十二個月花卉。一杯一花。銖兩頗輕其施彩繪者。價尤昻貴。大抵以有黃兔者為殊尤。菊花荷花為較遜。余皆平等視之。余初入京時。十二杯若缺其一。即不易售出。已而成對。或得四枚六枚者。亦頗視為難得。近則一枚二枚。且不能輒遇之矣。汝窯小杯。堊澤雖不甚瑩潤。而下有瓷座。紋如蚯蚓走泥。亦堪寶重。

  雍正積紅花澆。牛毛紋酷似宣祭之佳品。篆款亦與小花盆相似。分列上下左右。若有眼之錢文也。

  明瓷仿哥之鮮艷者。廠人俗稱謂之綠郎窯。滬瀆謂之果綠。

  均窯盆連。大都圓式八角。邊牆坡陀。數見不鮮。身價轉巨。有一種均窯筆洗。長方六角。檐圍較深。稍稍直下。有似相人經所謂顴骨插天倉者。極為別緻。不得竟以盆連目之也。釉質青蔥紫蒨。若蠟淚之成堆。椶眼含水。底有陰文數目字之號碼糊以芝麻醬。真宋物也。古物之美者。以釉質手工時代三者為最要。三者畢精。約而彌珍。不必觥觥大器。始足驚心動魄也。均洗高約二寸許。寬不過三寸。長不及五寸。馬腳船唇。便於行匣。寂娛清秘。亦殊可貴。

  乾隆青花之提梁酒壺。畫片式樣。均尚有可取。

  乾隆豆青花鼓式之茶罐。雙耳作獸頭。亦尋常式樣也。六字篆款。價不甚貴。近亦不能多見。

  內平外凸之雕花豆青海盌。雍干皆有之。式樣絕巨。而甚為精緻。價亦甚廉。

  雍干積紅大碗。底足約高寸許。各有六字款。干窯鮮麗。雍窯渾厚。而有牛毛紋。一經庚子之變。價值乃驟加數倍。

  以刀刻畫花紋于未經糊釉之先。陽文為凸雕。陰文為平雕。隱於瓷質之內。而瓷質極薄者上釉之後內外皆平以手指按摩之故不能覺也。若向日光。或燈光照之。始見花紋。則謂之影青。大氐小盌隱龍者居多。而龍往往作青色。宣德康熙。又均尚白色。地薄于紙。雍正仿之。有楷畫方圓款。而外抹以燕支水者。

  
【卷上匋雅三十】

  輾石為粉。不易開片者。命曰瓷胎。泥醬之質。易於開片者。命曰漿胎。

  漿胎開片。開在肧胎。代遠年湮。堊澤亦因之迸開。

  有小開片。有大開片。開有先後。片有新舊。翳后開之新片。證歷年之久遠

  小片之細碎者。曰魚子紋。大片之稀疏者。曰牛毛紋。

  魚子紋最為劣下。不以廁諸作者之列。牛毛紋微帶黃色。若隱若現。毫釐未拆。其釉質也。

  積紅佳皿系屬瓷胎。而康雍兩朝之積紅多有牛毛紋也。雍窯窯綠。不如康窯遠甚。亦頗含有綠意也。

  紅中有綠。謂之苔點。其最佳者。暈成一片。則謂之蘋果綠。

  白中有黑。謂之塵星。苔點之中。亦雜塵星。

  彼積紅牛毛之紋。釉似坼而未坼。攬麈星其如墨。夐不可以拂拭。漿胎大片。年久龜坼。魚子細文。烘壞而拆。

  龜坼者。坼及肧胎。若魚子與牛毛。其坼也。于肧胎無涉也。

  哥窯瓷胎。大片入骨。出窯經風。隨時迸裂。其裂也。乃具有殊特之性質。肧胎與釉澤而俱坼。渺不關乎經年與累月。是以西人重其古而嫌其拙。

  哥窯之真者。光彩照人。式樣亦最古雅。今所以見輕於世人者。皆贗作也。

  
【卷上匋雅三十一】

  邇來青花大開片之瓶罐。所在多有。亦並不見其古舊。蓋作偽之技。晚近彌工。記者於此。可以觀世變矣。

  宣紅小盌。以兩面紅者為佳。若苔點枯黃。竟可僧矣。

  壓手杯。或作押手杯。于羲亦通。一音之轉也。

  印池之透油者。自內片以逹于外片。雖足為歷年久遠之確證。然直體已虧。不適於用。聲價亦為之稍貶

  印池漿胎者居多。開片之後。時或透油。且有底足透油者。

  大凡透油之印池。其印泥中所研之硃砂。往往隨油質以浸入釉質。時作肉紅色。故印池一種。無論宋瓷明瓷青花粉定均以大開片肉紅色。而又未至透油時代者。乃如初寫黃庭。恰到好處。

  釉質之厚者曰堆脂。(即寶石釉)曰疙疸釉。薄者曰胭脂水。曰抹紅抹藍。曰淡刷天青。

  疙疸釉之白者。較為可貴。惟雍正以前始有之。若胭脂水而疙疸者。則乾隆以後之劣品過。黃釉亦然。

  釉汁之美者曰水眼。甚次曰棱眼。曰橘眼。若垂沫星。又其次也。至若康熙天然之三彩。乃造化偶作遊戲。不可必得者也。其自在活潑之妙。直使後人無從摹仿。仙乎仙乎。

  魚子藍。(舊者惟康熙有之)小油錘(油錘似天球腹作渾圓形但口及項較細)形。開圓光三個。彩畫花卉蟲鳥。大棒錘瓶。則開長光。兩面彩畫人物。並皆精妙。

  淡描乃青花之疏簡者。簡其詞曰描青。

  鷓鴣斑。不能仿製。若犀塵與褐斑。猶時一遇之。白瓷釉汁中。滿含最細之墨點。而不凹下者。最為可貴。命曰犀麈。大氐雍正以前物。宋明粉定多有之。(其凹下者系釉質為火力所縮。黏有黑灰近於麻癩所在,多有逋足為累也)或點形較大。而於白汁中泛出老米色一簇。如牛脂之垜成碎末者。命曰褐斑。亦惟乾隆時物間或有此特色。其底釉里釉暈作圈線。似皴非皴。且有淡黃似烙痕者。則謂為炒米釉。亦多歷年所之一證也。偽為者須以明眼辨之。

  
【卷上匋雅三十二】

  干窯積紅小水丞。口斂底平。皤其腹。六字雙圈款。方之天然缺口之雍窯小紅盂。不啻婢見失人。而價值頗昂。

  郎窯無所謂之綠也。乃明瓷之蔥翠者耳。

  康熙客貨之彩瓶。大鳳尾式有梅鵲。棒錘式有十美圖。弓鞵高髻。分琴祺書畫。與笙管笛簫兩種。又有採蓮者。大氐俗不可耐。而每雙輒數千金。

  東青顏色幽靚。冰紋亦極古雅。非近代所能仿製。雖有官窯款識。而西人亦不知寶貴之也。

  敬畏堂所制器皿。俱系豆青。以視薢竹彩瓷。較為雅飭。

  雍窯有種藍瓶。較廣窯為勻細。而色比天青稍深。底足高半尺。六字篆款極精美。式方而分作兩截。若花盆垛于觚斗之上。亦異品也。

  塗以抹紅之釉。而虛其中。若為空白也者。又似乎陰文之花紋。謂之蓋雪。亦錦紋之亞。余亦甚不喜之。別有一種盤盌。以抹紅寫生,繪為細碎花枝者。猶為彼勝於此。

  近出雕藍雕丹之奶子小盌。內塗以金。大氐麤糙而質厚。亦無足述者。

  廣窯也者。仿均之淺藍者也。窯變也者。仿均之深紫者也。窯變往往有藍色。而廣窯不見紫釉。抑獨何歟。

  雞缸款識。為大清乾隆古六字。蓋篆書也。而字體特巨。

  雞缸小兒。淡紅衣。黃褲。左腳揚起。右手亦然。而手藏袖內。其袖復右手而下垂。乾隆仿製者。已稱為奇貨。成化故物。渺不可以一見。而何萬曆五彩之觸眼紛拏也耶。

  
【卷上匋雅三十三】

  紫黑之釉。滿現星點。燦然發亮。其光如鐵。則謂之鐵繡花。

  漢唐故物。出自邱墓。滿身土斑。瓷無釉汁。則謂之土花綉。

  鐵繡花大盂。高約六七寸。口徑三寸許。底徑不及尺。口蟠一螭。雍正物也。其官窯方圈耳之方式大瓶。高約二尺。亦均無款識也。

  雍款東青大方瓶。豐上而殺下。雙如意瓢帶耳。式極古雅。滿身牛毛紋。較之鐵繡花方瓶。不翅奴隸命騒。

  雍窯積紅瓶。細沙底。(惟乾隆以前始有之)蓋無款時代物。狀似天球。而項彌短。腹彌皤。顏色深厚而鮮明。

  或者謂均窯紅朱二色。以一三五七九單數為號碼。藍青二色。以二四六八十雙數為號碼。著之編章。視為秘訣。今以宋物證之。殊不必皆然。蓋六角花盆。往往如或者所言。自余均器。大都青其里而紫其外。及翻底足之號碼。則又單數雙數。無甚區別。廠人誤呼天青為月白。點金成鐵。沿而不改。無如之何。

  康窯彩畫。往往官窯不如客貨。亦一奇也。官窯力求工細。下筆不肯苟率。自其所長。客貨信手揮灑。老筆紛披。時或有獨到之天趣。令人不可方物。

  康窯青花。亦雖頗有天趣。而筆意老辣。終不如彩畫之奇。

  康窯彩畫。時亦工細絕倫。而獸毛毿動。口噴雲氣。又不如青花之妙。

  雍窯異地萬花中碗。光彩奪目。價值奇鉅。蓋雍正彩之最有精神者。

  宋均之紫。汗漫全體。元瓷之紫。聚于二魚。

  宋均之紫。汗漫全體。仿均(雍窯也)之紫。漫暈其豐。

  宋均之紫。多在外層。仿均之紫。內外各半。

  宋均之紫。汗漫全體。仿均之紫。自成片段。

  
【卷上匋雅三十四】

  龍泉官窯。代有仿製。坯質泥松。物多罅窳。

  雍窯有一種小瓶。式極修雅。上畫八卦太極。色亦幽褃。下畫海水則系釉里紅。苔點線。是為青花夾紫之特色。蓋雍正初年物也。

  雞缸為酒器中珍品。昉于成化。今惟有乾隆仿古之作。詳見朱笠亭所撰陶說。今缸有純廟御制七言古風一章。是其殊特之旌幟也。庚子以前。每對不過白金。今且二三倍矣。然猶不易見。收藏家所宜究心者也。偽品充斥。要亦煞費苦心。卒之摹儗艱辛。難逃鑒家之眼。正未知成化舊物。其生動頴妙。又當何如也。缸之真者。字跡亦分兩種。一派為簪花格。蠅頭小楷。筆筆韶秀而美致。一派較為古拙。至價值之高底。以小孩眉目之獰佼為斷。此則千夫之所易辨者也。

  海鹽朱泣亭(琰)所撰陶說。援古證今。詳贍博治。雖亦有藍本。要于宋元以前。研究頗審。笠亭生長乾隆。彼時康雍瓷品尚未受發明。即明瓷亦多簡略。後有藍浦者。篡襲諸家之說。恩以惡札。輒易其名曰景德鎮陶錄。體例極為蕪謬。

  以皿入缸淘盪其汁。是為蘸釉。蘸油者厚若堆脂。截竹或角。噓氣勻之。昰為吹釉。吹釉者薄于卵冪。

  昔惟大器用吹釉之法。次數多至十余起。取其勻也。釉汁旋吹而旋添。其告成也緩。其程功也易。后則小器用吹釉之法。遍數亦有三四次。欲其勻且薄也。釉質但吹而不添。其運腕也速。其奏效也難。

  釉薄者。火候稍差。則有滲黃之患。釉厚者。手法一鈍。輒多乾枯之虞。乾枯之理由有三。火力過(平聲)則枯。手法鈍則枯。釉汁有渣滓則枯。

  
【卷上匋雅三十五】

  有漿胎。有瓷胎。

  漿胎質松。瓷胎音脆。雍干瓷胎之細膩者。謂之細沙底。頗不亞於漿胎也。而剛勁過之。

  有沙底。有鋼底。

  沙底貴白。鋼底貴亮。(光亮也)沙底貴細。鋼底貴響。(聲響也)

  今之雍正豆青。仿龍泉之最美麗者也。而乾隆以後。往往間以金。繪夔龍古文。價稱昻貴。

  釉質凸起。形如水泡。手法未勻。火力鼓之。此暴(與爆同見周禮)釉也。若在士女眉目之間。則幾乎毀矣。

  仁廟六旬萬壽。所制瓷品頗多。盤盌碟盞。花鳥蟲魚。幾於無美不備。迨純廟時代屢次舉行盛典。物力之厚。名匠之多。取材之宏。歷時之久。又不斤斤于瓷品一種求之。是以瓷品轉遜於往代也。

  廠肆通稱。嫌于俚謬。而相沿相襲。竟不能改也。口小腹大者謂之瓶。口腹相若者謂之尊。今則尊之於瓶。混合為一。呼馬呼牛。由來舊矣。其口大腹小者。謂之花觚。亦謂之花插。觚之小者曰渣斗。渣斗之小者。則潄具也。潄具亦分二種。一為似觚者。唾水于地。不分兩層。或者腹微皤耳。此中西之所通也。一為分兩層者。噙凈水于小盌。而唾其沫液于下層之小罐盌它安罐上。合而為一。推鑿(讀若楷)合縫乃成套之物。此則西人之所哂,皆漱具也。

  花澆也者。澆花之壺也。

  官窯痰合。惟嘉慶獨多。合式有二。一紫地彩花。一淡茄地金彩花。紫地者較大。分為兩屜。復以瓷蓋。中凹而置孔。淡茄色者。似面盆而小。盆有蓋。蓋有頂似罐蓋也。

  
【卷上匋雅三十六】

  魚缸。以距京不遠之長辛店。長和窯為最佳。缸面封徑二尺強。底微殺。沿邊四面有獸頭二。篆文壽字二。余則鼓釘十數個而已。

  瓷缸自數寸以至四五尺。式樣不一。有仿尋常水缸者。有狀類荸齊扁。而容水石余者。以釉里紅龍官窯為貴。釉里紅而雜青花水草者次之。廣窯又次之。然皆不若長和陶器之與魚相得也。(詳世界瓷鑒)

  飼鳥瓷品安於篾籠之內。如水罐。粟罐。皆小於銀杏。而有胭脂紅天青諸色。其穿篾糹處。各有圈形二。圈各有小眼。亦可借作水中丞也。大氐最精極細之佳皿。如豇紅胭脂水之類。亦只小品為多。無觵觵巨器者。

  桃形而有嘴與柄。無上蓋也。底足內有一圓孔。可以灌水于其中。則謂之醋壼。所以防蟲蝎之入也。以深綠及茄色者為佳。然不見有款識者。

  明瓷青花人物。以筆筒花觚為甚詼詭。

  料款分兩種。曰某某年制。曰某朝御制。康雍及乾隆初葉皆有之。料款某某年裝之盤盌。素地精繪往往勝於色釉夾彩者。不可不知。

  御裝款亦分雨種。日堆料。日描青。

  雍正料款之精品。遠在康熙之上。康窯色釉夾彩者。多系黃地。,或作番連四朶。甚且花朶中分嵌篆字。頗皆有可議。雍窯色釉夾彩若胭脂水秋葵綠之質地。皆美麗無倫。畫筆殊覺生動。

  康熙御制盌。有寶相花三朵大小不一。陰陽向背。偏反穠艷生香活色。純合乎西法。亦殊非後世所能幾及。若連枝帶干。律以惲派。或又不如雍窯耳。

  
【卷上匋雅三十七】

  料款至貴重。康雍精品。皆畫以粉彩。孰謂粉彩不足重耳。

  料款之盤盌有題句。上下有胭脂印章三。雍窯曰月古。曰香清。干窯曰金成。曰彤映皆方印也。在題句之下。其引首長方曰佳麗。在題句之上,則雍干之所同也。

  慎德堂款之器皿。若採花之旁。有墨彩題句者。其下必有小印。道光二字。多作橢圓形。

  康熙十二月花之灑杯。無論官窯客貨。皆于描青題句下。印一篆書賞字。殊不足賞也

  胭脂水夾彩之雍窯大盤。有仿康熙五採花籃者。奇麗無比。直可輿干雍鵪鶉盤。方軌而齊鑣也。

  宣德龍鳳之青花印合。名望甚偉。近今仿製者,畫筆工緻而生動。幾於突過雍干。王公貴人。頗亦飾為陳設。寂者年垂半百。老眼無花。要難逃鑒家之犀照也。

  都下有玻璃窯。專制黃緣磚瓦。以供殿座之用。螭頭鴟吻。麟鳳獅狗等物。大氐殿瓦邊脊皆有之。又偶造坐礅以餉朝貴。其尤為適用者。莫如冰桶。各色俱備。且甚美觀。冰桶制方。而蓋分兩半。各有錢竅五孔者二枝。木桶有銅箍兩道瓷桶亦摹仿箍式。橫現凸文。瓷價遇巨。抑亦不如窯瓦之悅目也。(詳見缽庵憶語及世界瓷鑒)

  紅有百余種就抹紅一種而論有柿紅棗紅橘紅之別。就橘紅一種而論。又有廣橘福橘甌橘之殊。深淺顯晦細人毫芒。巧曆之所不能祘也。琴蹄生謂寂者曰。君輿北山癭公品評瓷器。爭妖鬬麗。細入毫芒,無非本其好色之天性。而益發揮之耳。曰然哉然哉天地之道。一生二。二生四。緃橫變化。無有窮竟。參伍錯綜,是成文理。文理之美者。宜莫畫若也。故一切形形色色。惟畫師為能狀其微妙。惟文人為能聞其精深。畫師而不通文學者。直命之曰匠而己矣。有道之士,所夷然不屑者也。癭公曰。豈獨吾土為然哉。歐美大畫家,亦多善屬文者。琴歸初不研究瓷學。近則造精詣微。為當代所希。

  
【卷上匋雅三十八】

  一切官窯等。諸秘色。上方珍品寳貴甚至。自非近籞侍從。貴戚巨邸。不能蒙被恩澤。賞賚頻仍。若彼窮縣酸儒。風塵騒客。雖或生逢並世。躬際埾明。岡覩靈威。莫窺禁臠。近則遠人弋篡,不惜重金。於是宵小生心。遂多竊履盜簪之土。故家中落,不少典琴賣劍之人。有此數因。郁之愈久。泄之愈奇。骯髒一翁。有此眼福,亦雲幸矣。有以唐詩贊圴窯者曰。夕陽紫翠忽成嵐。此可以知其釉汁之美矣。

  盤盌佳品不少概見。今世所存者。磨邊缺足之盆連而巳。奪我胭脂山。婦女無顏色。可為今世之盆連悲也。而今世磨邊缺足之盆連。且尤紛紛超越太平洋而西邁矣。

  康雍瓷品照耀四海而獨于紫均一種不能仿製。夫亦有所限於天者歟。有一種果盤五寸。其紫透骨。並無號碼及蚯蚓走泥之紋片。乃真正宋物。曰廣窯者非。唐英曾於景德縝仿製廣窯。是否烏泥為坯。未從考證。

  仿哥之麤糙者。片紋入骨。亦謂之冰紋。

  瓷有瓷骨。釉有釉骨。青花能入釉骨。而抹紅不能。

  青花能入釉骨。釉意里紅則更入釉骨。

  近出癩瓜遇枝小盌,皆道光官窯。亦殊不足貴。袛取憎耳。

  雍正仿明之壓手小杯。一邊采鳳。一邊翠竹。亦頗照過枝畫法。但略勝於過道光窯之癩瓜耳。非奇品也。

  
【卷上匋雅三十九】

  酒壺之佳者。歷代少有。亦不知其曷故。雍窯有篆款仿圴者。有提梁豆彩者。有蒸綠開光墨彩者。差堪入目。龍泉壺亦甚古雅。近日壹價翔貴。曰以東鄰之故。

  瓷器式樣,守常蹈故無可省覽。若力求新奇。又適形其俗。此中妙諦有匪可名言者也。

  范銅為質。嵌以銅絲。花紋空洞。雜填彩釉。昔謂之景泰籃。今謂之琺琅。(當作佛郎,一作法藍。蓋此種藍彩以巴黎為最美)大氐朱碧相輝。鏤金錯采。顏覺其富貴氣太重。若真系明器。亦殊古趣盤然。

  近日窯變甚貴。乾隆朝則頗有佳品。式樣亦較嘉道為優。

  蘋果尊有雨種。式樣相若。惟口徑不同。縮項者口徑不及寸。巨口者口徑可二寸。

  余所見成化彩之佳妙者。大都雍正朝所仿製。郎仿已不易得。近則真跡流傳者不少。若萬曆彩,若嘉靖青花,若宣德祭紅。輿積紅。眼福亦未為慳也。

  雍正仿均之品。紫色較褪而暈成一片。細若犀塵。瓷質清剛。雅非後來所能及。

  康熙有抹紅金彩十六子大盌。三兒在魚缸捉魚。一兒攜松鼠。尤有神致。而嘉道兩朝。俱能仿之。價亦不甚相遠也。

  五采三果礅式中盌。昉于乾隆而道光仿之。亦無甚區別。若雍正之三果大碗,則波峭有味矣。筩杯,酒盃。畫法極滯。亦殊尋常也。近乃價值昻貴。

  
【卷上匋雅四十】

  畫紙絹者,不屑於畫瓷也。而能畫瓷者。又往往不能畫紙絹。國初刻玉笵銅之儔。率皆姓氏流芳。表揚弈禩。而畫瓷者。多湮沒不彰。致可慨喟。畫者且不能傅。又況于制坯掌火者乎。其寶絕技通神。藝進于道。若明季陶人吳十九者。不可以其手工而少之也。成化彩瓷。吾見亦罕矣。證以康雍兩朝所臨仿者。筆意生動活潑,宜高出乎嘉靖萬曆之上。康熙彩之顏料。固非後世所常有。論其畫手高妙。不但窯器皿。髣髴王惲。即平常客貨。亦莫不出神入化,波瀾老成。應雍正花卉殊尤。又頗饒畫卷氣。干雍而後雖有縝票奇麗之品。而匠心所運。未能脫去町畦。近歲以來。海市交通,摹儗古畫。精誠團結。時或迷離撲朔。幾致亂真。洵可以凌轑咸同。抗衡嘉道。亦雲桀矣。康雍國家聞暇。乾隆不惜工本。其製作之精美豪宕。由於朝命專官。監督其任。百爾執事。媚茲一人。今則列雄富商。漲力旁魄。區區藏棄。不足以供無畫之取求。巧偽繁輿,並色揣稱殫竭工緻。矻矻窮年。非夫在上位者。有以宏獎而提倡之也。營利之心亟。因而考古也詣深也。嘉靖萬曆之五彩。麤枝大葉。畫筆草草。宣德官窯之青花印合。龍翔鳳翥。細意熨貽。較諸嘉靖雙螭。殊為穠纖絕特。自余朱明之無款。淡描人物。心細于髪。筆亦足以達之。所畫多故事,頗似宋人翰墨。直是突遇康熙。或曰是雍正之仿製者。殆不然矣。世傅明代青料。當時已不給於用。雍干兩朝之青花。蓋遠不連康窯。然則青花一類。康青雖不及明青之穠美者。亦可以獨步本朝矣。

  瓷畫之結。作團彩者。最無風趣。豆彩圜花。固非佳品。若釉里紅之團鶴。亦甚惡劣。轉不若串技蓮之為愈也。五彩團龍亦末能免俗。惟團螭較為生動。或者彼善於此耳。

  木之有肌理者。尖峰重迭頗似浪紋。名為野雞翅。略分黃黑赤三色。有明祭紅。釉汁較厚。其火力煙氣。參差覯會。往往有雞翅木之紋理。望之蔚然而深。此亦如遲之有星。玉之有颣。樹之有癭。而西商重之。

  
【卷上匋雅四十一】

  祭紅瓶盌之底。略分二色。微緣者。頻果底。曰宣德也。混白者。米湯底。曰萬塺也。又有開片不開片之別。大氐蘋果底。罕有不開片者。惟皆無款識,郎仿亦然。

  康熙白瓷酒盞。口徑二寸弱,沿口畫紅蝠百隻。曰洪福齊天。盤碟亦有作此式者。中央凸雕四字。乃篆畫也。而雙圈六字款。特為精美。

  瓷有瓷學,父不得傅之子。廠肆徒伙。有終身由之。而不得其道者。彼顗悟之學者。亦必先見真跡。始能辨別臀贗器。一貴人以販瓷起家。至圭頓之富。因緣奸利。匪可窮詰。其子亦掌管花月。於此道蓋茫然也。

  黃地青花。雍正窯之所重視者。匪獨盤盌然也。大瓶亦有之。

  熱河藏瓷之所。有御題曰梨花伴月。曾刻有界畫山荘之圖。精美絕倫。厥中佳皿充斤。以盤碟一宗而言。最下層之盤。直徑四尺許。五彩璀璨。以次遞小。垜至殿春。有如瓷塔。它物稱是。皆康雍窯也。乾隆以後之貢品。大都未嘗開箱。堆積廡下。余友守承德時。尚未輦運入都。賈胡之遊歷至境者。時或華商興俱。故官吏防之甚嚴。而軟紅窟中。往往于無意中見奇品。蓋郎第所自出也。其進溢口岸者。則又不可勝記矣。

  茄紫甚難摹擬。往往不能仿製。

  康窯大盤直徑三尺強。彩畫左傅五覇戦爭之事。兩陣有多至二百餘人者。光華眩睛,亦殊怪積特。

  
【卷上匋雅四十二】

  唐瓷縹青小瓶。高才及尺。顏色幽蒨。形式甚佳。在馬蹄尊餑凳二者間。而瓷質彌復堅厚。殊可寶也

  明祭大瓶。有鮮紅如雞血者。或即雞紅之稱之所由來歟。新瓷之不甚細者。亦間有疙疸釉。但釉質發青。不難辨也。

  釉汁中有小沫。起泡如碎珠者。謂之唾沫星。邊圈不起泡沫。而若含淚盈眶者。謂之水眼。凹而縮者曰櫌眼。淺土而滋潤者日橘眼。康窯青花三獸瓶罐。有渾寫大意者。周身但作雲片。並不以毛細如發為工緻。語其嬌翠,雖蔚藍灑雨,無其麗也。

  康窯客貨大彩盤。所畫人物。每詼詭可怖。怪怪奇奇。千態萬狀。余不諳戲曲。不能名其妙。

  百祿尊上畫百鹿。又名百鹿尊。

  雍正仿均大瓶,有掌大秘色釉數塊。殊為奇特,惜滿身小片耳。百鹿罅以抹紅鹿頭為兩耳。畫鹿百尾。雜以樹石。蓋無足紀者。且新制甚伙,幾不掛鑒家之眼。

  淡黃色之釉。微微發綠者。謂之秋葵綠。

  乾隆以後之胭脂紅,往往釉質粗厚,顏色黯晦。明窯無所謂胭脂水。康窯亦然。惟康熙御制飯盌。有脂水寫款,或有粉紅為地。雜以采繪者。其尋常康瓷,無粉彩之說也。

  脂水之雜以粉料者。是為粉紅。命曰粉彩,若淡紅寶石為末。則又不雜粉料矣。

  墨彩之濃厚而發亮者。廠伙異其名日黑彩。黑彩之淡。薄而無光者。又區而別之墨彩。其寳一物而已。曰墨曰黑。雖分猶之不分也。

  墨彩專指畫筆而言。黑彩則兼及質地矣。

  
【卷上匋雅四十三】

  先掛紺色厚釉。再掛微黃淡墨子綠釉則為虌

  康熙十二月花卉酒盃。一杯一花。有青花。有五采。質地甚薄。銖兩自輕。採花以有黃色小兔者為最美,菊與荷鴛者為下。昔者十二杯不不過十數金。所在多有。今則黃兔者一隻。巳過十笏矣。若欲湊合十二月之花。諴戛戛乎其難。青花價值。且亦不甚相懸也。

  定窯子牙色者。魚藻紋。有似漿胎也。其白色者。質地較脆。大開片乃瓷胎也。

  蛇蝎蜈蚣癩蝦蟆守宮謂之五毒。萬曆道光。頗雜發以人物。康窯但有花草。畫法尤恢詭。

  雍窯白瓷大尊。凸雕仿漢六字楷款。甚精美。

  秋葵綠小瓶。乃無康雍窯者。今世所覲。大氐道光密耳。葵綠至道光。雖官窯小盌亦殊不覺其可喜。

  點作米形而放大者。攢湊成圈。在豆彩中殊為低劣。其有凹雕影青。仿作此等花様者。填以淡碧。亦下駰也。

  康熙官窯彩盌。上畫過海八仙。而並無海水。面目秀異。身紋靈活。乃嘆康窯畫手。非後世所及。呂岩有一第子。捧畫立呂

  旁。俗呼柳樹精。頂上生柳枝。殊怪特也。又有一鶴一鹿。鹿旁立一畫子。鹿前一女。當是麻姑。后一翁腦絕巨。當是南極老人。壽星輿麻姑。何時成一家眷屬。世俗祝嘏者。輒為子撮合。使人啞然。此則六旬埾壽貢品也。衣褶皆系淡色抹紅。

  亦頗不惡。此後畫筆益工。而殊嫌板滯。且一蟹不如一蟹。

  釉汁忌攙粉,亦忌礬質二者黏合力不足。時或徑行蛻落。如泥金然。非磨擦之病也。粉質太厚。久而剝蝕。礬質遇薄,自然飄散。圴于手工火力不相干涉。

  塗粉為地。上繪雜花。粉固易於殘褪。花亦因之不牢。若將粉質羼於它色釉汁之中。則為粉彩。且或較本質尤形嬌艷而露冷蓮房。亦殊可惜也。

  
【卷上匋雅四十四】

  礬質少而他汁多者。又或上釉較厚。尚不至有此蛻之虞。

  康窯彩畫紅。為深色之抹紅。不知何故。且與它色釉質。有平凸之殊容易褪落。直如泥金。雍正以後紅釉凸起而又皆系粉彩。輿明祭之大紅寶石釉。積紅之鮮紅釉。又圴不相侔。豈大紅鮮紅二種。迄不能施之於彩畫耶。今無謂大紅鮮紅者矣。恨不得古人而問之。

  釉里紅。即是鮮紅釉。而顏色略淡。豈鮮紅之釉。僅能施之釉襄耶。

  近世紅釉之劣。殆無輿倫比。

  粉彩雲者。不專指紅色而言。黃綠茄紫。亦皆有粉也。

  攙粉之釉。不獨彩繪為然。所謂一道釉者。亦莫不有粉也。

  有濃深之釉。有淺淡之釉。有和以粉質。而成淺淡者。有不和粉質。而自來淺淡者。有和以他汁。而成淺淡者。

  同一手也。用之此釉則鮮明,用之彼釉則黯敗。則釉質之有美惡也。同一釉也。此人畫之則鮮明,彼人畫之則黯敗。則畫手之有優劣也。畫瓷者之用釉。猶之畫家之用墨,綉工之用鋱。此就絨光墨采言之。尚未及美術之作用也。

  優劣相去萬里。其發端甚微。此人之結構。巧亦恢奇也。拙亦恢奇也。彼人則無巧無拙。圴墮入惡劣一派。一則顰笑皆工。一則笑皆罪。東施捧心。未免唐突。夷光矣。畫家之輿瓷品,大氐不甚遠耳。

  宋元器皿。不厭古拙。近世官窯胎骨。以薄為貴。(宋元亦甚簿者)以輕為貴。釉汁以勻為貴。以潤為貴。

  
【卷上匋雅四十五】

  先掛紺色厚釉。再掛微黃淡墨之綠釉為虌裙。

  罩釉一次者命曰純色。所謂一道釉者是也。而虌裙一種系以此一色之釉,蒙而罩之。彼一色之釉。則仍謂子純色也。

  紅黃藍黑綠。是分五色。得其一色者。謂之色釉。參伍而錯綜之。則成彩矣。凡掛一色之釉者。皆謂之純色釉。

  白釉謂之本色。若茄色。葵色。皆間色也

  先畫彩花。后填色釉。則謂之夾彩。

  先施圈闌。內繪花彩。外填色釉則謂之開光。

  開光器皿。亦有不填色釉而於界闌之外滿畫各色錦紋者。錦紋類仿宋制。色目繁多。名稱不一。而以卍字輿串枝蓮為較多。

  釉汁中含有水星。如小珠歷歷可數曰水眼。若起泡沫輿膜質。則不得冒此名稱矣。棱眼較巨縮而凹。亦謂之發眼。

  豇豆紅與淡茄不甚相遠。而較之淡茄。尤覺雅馴。以滿含水眼者,為最難得。若稍涉厭貶則命之曰鼠臘。俗謂之耗子皮。斯其劣下者矣。

  宣德以紅勝。有似康熙成化以彩畫勝。有似雍正。成采固不易多見。近則宣紅之佳者。亦寥寥如晨星矣。

  明瓷青花筆筒,往往凹雕一圍填以影青。畫筆工緻無款識,瓶觚亦然。而官窯之有款者。筆意轉麤。抑何也。

  瓶中之觀音尊一種。高二尺以外。三尺以內,式樣佳妙。羣相推重。以青花五彩而最多。其較小者。高不過一尺。青花猶時一遇之。五采則罕覯矣。紅色厥誇明祭。大小畢備。再小者不過數寸。頎瘦而織趺。所謂豇紅蘋綠者也。棒錘為通常格式。青花五彩。與觀音尊略同。惟盈尺小瓶。亦頗多彩畫耳。

  
【卷上匋雅四十六】

  粉定種類不一。胎有厚薄。色有牙黃粉白二種。花紋分凸雕平雕彩畫三種。有開片有不開片。宋為上。明次之。至乾隆而止

  永欒窯有一種素盌。假露瓷骨。(瓷骨雲者未上釉之白瓷也)以質簿如紙。而內有影青雕花者為上品。

  有一種積紅瓶。高才及尺。色頗鮮艷。尋常白釉。底而有青花一天字。然又甚小。不得以康熙朝之天字罐為比例。其式樣蓋左餑餑凳玉壺春之間。乾隆東青茶葉末兩種。多有作此式者。則仍乾隆時物也。

  雍正窯變遠摩像。高尺余。袈裟寬慱兜風尤巨。似步行江風中。飄飄欲動。赤腳草履。頭上戴有軟兜。面貌秀野。無猙獰之態。面及手足未上釉。刻工精妙。一物隱肩后。系以蘆干絡草帽。而扛之肩上者。

  干窯如來趺坐像。亦高尺余,金身藍髻。座涌蓮花。袒一臂,披袈裟。系乾隆初年之胭脂水。亦頗鮮艷也。

  協理窯務筆帖式六十四。(人名也)所塑神像。奕奕有精彩,軓用青色題名于神之背後。蓋雍正以前之官窯也。六十四。乃窯官之監塑者。非工人也。

  郎世寗。系法國人。康熙年間所制之郎窯。乃江西巡撫郎廷極所仿。亦不止祭紅一種。非世寗也。世寗游雍干間。善用中國筆作畫。嘗為純廟造像。亦頗參用泰西界畫法。今之廠人。以明祭為郎窯荒矣。又以郎廷極為郎世寗。尤為可哂。

  
【卷上匋雅四十七】

  近日官窯之劣。不如摹古假偽者遠甚。通常器皿。大小二千余件。銷價至六萬金。尚屬減之又減。核實開報。亦雲巨矣。

  日本甚重廣窯。大氐盂罐瓶壚。頗稱珍秘。而以灰地之暈藍色者為貴。若紫黑之大魚缸狀如荸薺。灰白之大瓶狀又如方式之魚缸。皆容水數石。頗饒古趣。及無通而問者。

  瓶之絕大者高與人齊。西人置謂樓梯之側以為陳設。其二尺上下者。雲以安頓電燈于几案之間。若五六寸者。視為最合格之珍品。以多為貴。既供玩賞。且播花也。

  ●匋雅下卷

  江浦寂園叟初稿

  
【卷下匋雅一】

  明永樂有凹雕款。青花楷款兩種。成化楷法峭勁。姿態飛動。嘉靖萬曆款字蒼拙。惟官窯有之。宣德款如宋槧晝。最有意昧其客貨署年者。又頗瘦硬倜儻也。宋盌有政和款字。亦未窮其究竟。

  康熙小盆孟。皆青花六字款。不加變圓圈,筆意渾成絕似宣德青花印合款也。若盤盌則皆加雙圈,亦仿宣窯。但楷法清剛耳。雍窯大楷。時復瘦硬通神。論其工整有姿骨。或且過於康熙時。其康雍之仿成化者。康極飛動,雍極雅雋。

  康熙方圓楷款。則未之見也。仿明之外。又有開元年號。殆仿唐時銅器而題此款耳。

  雍正各款自以變圓圈六字台畫為最多。亦有作方圈小指者。皆藍款也。其凹雕篆款。而罩以釉汁者。甚為名貴。

  乾隆款識。多系青花六字篆畫。初年亦多雙圈楷畫者。若堆料楷款凸雕篆款。彌足珍貴。其綠底抹紅之篆款。亦官窯也。乾隆又有抹紅款而非綠底者。較為希罕。

  慎德堂制四字楷款。款外不畫方圓之圈。筆法工穏。以抹紅為最多。亦有泥金者。

  嘉慶以後。官窯亦系抹紅篆書款。殊不足貴。

  康雍青花彩瓶客貨無款者居多。而盤盌之采畫者。又頻皆官窯。若官窯有款之瓶件。以一道釉為最伙。

  嘉靖壇供盌。黃地紅龍,細腰高足。盌內青花篆畫一壽字。筆意飄瞥。

  康窯之粗者。儀黃綠茄三色為素三采。近出蓮實三采吸杯(蓮實蓮葉各居其半數。于蓮葉蓮實之外別有蓮莖。莖細而中空。以口就莖而吸灑以飲謂之吸杯)甚多。既非官窯。又未經人用。不知所自來。惟一種不帶蓮實。但作蓮葉式。底綴三小螺,中蹲一小蟆者,亦別有蓮莖儀通吸飲。較為細潤(近又出鴨子吸杯頗多)

  
【卷下匋雅二】

  圴窯有紫青兩種。青者俗謂之月白。實淵源於柴周之雨過天青。康雍兩窯。青色益淡。再淡則為魚肚白矣。其較深者。厥稱東青。至干窯而有紋片,實月白天青子化身也。后此則絕響矣。新制崛起。頗有可觀,亦僅能仿天青而巳。月白一種演為兩派,天青東青雙標聲峙。東青一派又分而為二。近於綠色者曰豆青。近於藍色者日積藍。綠之種類益繁。枝條百萬輩作朋生。而鎖錀于雍干之窯變。藍紫交匯而成章。紫之黯晦者為墨彩。為黑彩稍稍鮮明者。為祭紅。為積紅。自白而黑。輿自紅而白。相距徑庭。循環合軌,塗轍四齣,五采混同,理有固然,無足怪者。

  慎德堂十六子中盌。筆法甚俗,彩色亦劣。

  成豐官窯款之中盌,有大有小,各畫十八羅漢。雖未能免俗。亦殊為精緻。多系恩侯家故物。揣其年戚,當在洪楊倡亂以前。維時距道光甚近。瓷地雪白。乃與慎德堂不相上下。

  瓷品之畫花鳥者。鳥不甚可大,花不可甚小。反是則于畫理欠合。又畫龍不宜於寫正面。蟲魚鳥獸。又莫不然也。

  海鹽朱氏陶說。謂呂愛山冶金。朱碧山冶銀。蔣抱雲冶銅。趙良璧冶錫。今則銅器且不得一見。所謂金銀器錫器,更屬無徙寓目。大低金銀各器,典守頗嚴,不至遺失。其流落人間者,又必鎔化兌用,銷歸烏有。此金銀不如瓷銅之證也。

  市肆之頗巨者。以薩閣學子尚古齋為最早。國老子尚德堂為最久。若顧少洲之永珍齊。穆老(恩祿)之瑞珍齊。亦其次也。亂后賈氏兄弟。瓷品尚多。而海王村則日益蕭瑟。自延清堂外。或幾乎息矣。大吉祥齊,弢光匿景。西商猶頗從跡之。

  
【卷下匋雅三】

  西人販古瓷者。美曰陸安格。即紅客也。英曰大巴。法曰小郎。猶太曰討飯鬼。皆商販耳。若法之樊國棎。美之皋德格。則一為教士。一為舌人。庚子后。日本商漸多。亦滬客之流亞耳。

  古之瓷學家。吾不得而見之矣。紹興倪小舫暑正。與大宗伯延煦同時。一則貯儲較儉。一則散亡略畫。此後則胡葵甫方伯(湘林)暨張樵野尚畫。並有聲於時。吏人史某。謠伶余紫雲,亦薄有藏棄。粵東通商最久,湔染歐風。一時研究瓷學者,時或多於他省。張故粵人,風流遞衍。於是黎顏兩君。涉猟藩籬。窺見奧密。小車入雒,各擅勝場。若香山尚書。新會中丞。皆鑒別精審,擺脫凡近。以視某相其大臣某侍郎兄弟出身秘苑。殆尤過之。鄭部郎識力亦佳。第微近市道。市道之極者。莫如某卿矣。某大臣以監守自盜起家。貴后,不肯居其名。某卿彰明較著。惟利是視。而風騒衰歇矣。市儈習輿西人居。乃為效顰之態。殆不可以一二數。潯有兩太史。又頗知描意斯道。惜愧力稍弱。復不能專精一致耳。陶氏附庸風雅。近更稍稍蓄瓷。嬰公比部。昔唯以石雄於世。藏瓷甚不多,而品格殊妙。琴歸端居研究。所詣頗深。渭南眼界如何,雖不得而知。本其素蘊以發為詩歌。自是雅人深致。老夫閱歷三十年。當代瓷學家。蓋無一不知名者。倦遊人海。著述自娛,可喟也已。

  美術尊重畫工。古人錦玉瓷銅四者迭互臨摹。此錦紋開光之瓶罐之所自也。踵事增華。精仿宋元絹畫人物故事。幾於筆有來厯。后之客貨推波助灁。圓繪小說演義。泛濫及於戲劇。雖曰荒唐不徑。要其熊度俶詭。足以發揚蹈厲。使人忘倦。蓋自朱明以來。而已然矣。

  
【卷下匋雅四】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8:0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