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匋雅》(清)陳瀏著

  《陶雅》(匋雅初名瓷學);書貴山房重刋;江埔寂園叟初稿

  ●匋雅原序一

  敘曰。重譯譯華瓷為支那。蓋既支那瓷之省文也。於是環球之人逐皆目支那為瓷國。吾華之瓷業近益凋瘵矣。其猶能以其瓷蜚聲于環球而為環球之人所稱道弗衰者則國初之舊瓷也。居中國之人不能使其國以堅船利炮稱雄于海上。其次又不能以其工業物品競爭于商場。其國初所出之瓷之聲譽以相與誇耀。至使環球之人目其國為瓷國者則有司者之辱也。居瓷國而不通瓷學又使環球之人嗤其生長於瓷國而並不知其國之瓷之所以顯名。則吾黨之恥也。京師者一國精華之所在也。寂園叟者江浦之鄙人也。叟居京師二十余年。若將終其身執胥吏之役而不敢逾越者。軍國之事宜非所留意。所宜留者仍吾黨之舊學而已。叟近年以來箸錄益多子京繪圖笠亭說器名稱不一。卷帙乃繁世有考吾華之絕業者。未嘗一窺斯編蓋亦不能輒讀叟所著之他書也。叟於是乎有瓷學之作

  光緒丙午十有一月二十三日。寂園叟自序

  ●匋雅原序二

  文之高尚者謀篇為要。畫家之千嚴萬壑。兵家之千乘萬騎。必也大山宮小山。大營包小營。未有不分門類。不序列前後。首尾。紛緰糅雜。落落而自成一家言者也。寂園叟之在都下也。竿牘填委日且僕僕于車塵馬足間。以餬其數十口之生。亦至雲憊矣。乃猶一二耆古之士。昌明絕學為剖析。毫芒以彰閳我國工藝之精美。物產之殷富。康雍干三朝製作之宏偉。都麗足以上掩朱明彈壓五洲。豈不有卓然可傅者。在歟叟窮感著書一日而得二萬言。析而為十有二種演之得十余萬言。皆說古器者瓷學其一也。其有一則而散見行各種者。詞氣則同而意趣各有屬也。是編綜其大凡不名一物乃空談名理之作。顧又以薄書鞅掌之故。思想所屆縱筆之所如初。未嘗釐訂體例。區別部分斞斠章法。一以質直簡率為主。而一切無所潤飾。蓋勞人草草憂心如搗。詩三百篇大氏煩怫牢抑不得於時者之所言。固與研都煉京多得著書歲月者迥不侔矣。嗟乎嗟乎。海鹽朱氏昔所著錄者今茲所存百不得一焉。叟所目覩而手記之者亦不能以多覯。則后之讀叟書者其感喟無聊又當何如也。吾宗劍潭孝亷見而訝日。子抑何言之不雅馴也。則笑應之日。吾宗著作等身。類多經濟為世用之書。鄙人硜硜說瓷乃自以為擇言尤雅。或且過於箋注唐律。校勘各國條約。修正法志之時也。若夫治絲冶金梭櫛化合比而附之各自為篇。此則後生小子積日累月之事。恐非叟之所能為役者矣。

  宣統庚成上已。寂園叟題于雄樹堂

  ●匋雅自序

  江浦寂園叟曰。有虞上匋器不苦窳。匋之堅緻者厥名日瓷。縹瓷酌酃。賦于潘岳。蓋在西晉初葉。青器所自始也。漁洋謂漢有瓷琖。殆非率爾之詞。隨唐以來。作者蓋伙。綠瓷紫瓷併入歌詠。柴趙雅制。至元而稍衰。永宣大振。遂重彩畫。終明之世。精光不泯。康雍官窯。窮極美麗。萬國周通。名益大顯。乃元汴繪圖。斷自勝國。朱琰撰說不及本朝自余諸子。語焉弗詳。三百年間闕而無征。其奈之何。又以山僻眊儒。劬考古制而物力既澀。開見亦窘。駔儈貴游。雖略知鑒別。意有所會。尠能筆之於書。則區區著錄。烏容已哉。起丙午二月。迄辛亥正月。都凡得書三卷。大氐樸實說理無取修飾。兒子輩刊而存之。以省鈔胥云爾。不曰瓶而曰匋者。從其朔也。命之曰雅。蓋有志而未逮也。是書體例蕪雜。初以迫於吏事。今更沈湎杯酒。尚不暇厘析。既已言之矣。

  匋雅之一
【卷上匋雅一】-
【卷上匋雅十】

  匋雅之二
【卷上匋雅十一】-
【卷上匋雅二十】

  匋雅之三
【卷上匋雅二十一】-
【卷上匋雅三十】

  匋雅之四
【卷上匋雅三十一】-
【卷上匋雅四十】

  匋雅之五
【卷上匋雅四十一】-
【卷上匋雅四十七】

  匋雅之六
【卷下匋雅一】-
【卷下匋雅十】

  匋雅之七
【卷下匋雅十一】-
【卷下匋雅二十】

  匋雅之八
【卷下匋雅二十一】-
【卷下匋雅三十】

  匋雅之九
【卷下匋雅三十一】-
【卷下匋雅四十】

  匋雅之十
【卷下匋雅四十一】-
【卷匋雅五十二】

  ●匋雅上卷

  
【卷上匋雅一】

  印合(通盒)謂之印池。(以盛印泥者也)

  水孟之小者。謂之水丞。(日水盛者誤)又謂之水中丞。大者日洗。

  康熙彩硬。雍正彩軟(沿用廠人通行之名稱)。

  軟彩者。粉彩也。彩之有粉者。紅為淡紅。綠為淡綠。故日軟也。惟藍黃亦然。

  康彩恢奇。雍彩佚麗。戈甲恢奇。花鳥佚麗。

  五彩華貴。青花幽靚。朱紅華貴。粉定幽靚。

  藍色之最淡者。曰天青。青色之較濃者曰天藍。

  青花也者。系以淺深數種之青色。交繪成文。而不難以他采。亦猶畫山水者之尃用墨筆也。

  天青也者。幽靚中之佚麗者也。胭脂紅也者。華貴中之佚麗者也。乾隆有一種金醬色之釉。其汁漿之薄。有以于胭脂水。而往往描以金彩。

  豆青。柬青。茶葉末。蟹甲青。數者又各有古雅之氣韻。而不能以相掩。

  若美人祭。蘋果綠。則又佚麗中之佚麗者也。蘋果綠。猶時或遇之。而所謂美人祭者。則真景星慶雲莫之能覯者也。

  五采能力最大。縱橫變化。層出而未有窮也。而所謂一道釉者。凡系高尚之品。又各各不相侔。並如一花之有一世界。莫之能名言者也。豈非不可思議之尤者乎。細入毫芒。苦心分別。久之又久。雖暗中摸索而亦能辨之。斯可以窮天地之精徽。泄造化之秘錀矣。粉定與建窯。均以肉紅色為貴。而閃黃者次之。閃黃者謂之牙色。宋瓷中。雨過天青一種。葸褃靚麗中。有蚯蚓走泥紋。回非康雍朝所能摹仿。去柴周近也。明窯一道釉之瓶罐。青色較濃。間有牛毛直紋。甚有類于道光窯。論其式楊。則又頗蠢劣。不及康雍之淡而雋也。

  成化粉定夾彩一種。以小碟為最佳。定窯仿宋。碟形正圓而有底足。周圍並無邊牆。殆如一片厚瓷也者。制度之妙。乃不可方物。

  式樣絕矮。而口徑頗巨者。謂之奶子盌。以盛牛乳者也。奶子盌大氏凸雕者居多。以西湖水色。仿漢銅叟紋者為佳。

  定窯素碟中。有凹雕之陰文花紋。所謂划花者也。惟印合之上蓋亦然。

  宣德青花園印合。以六字三行款。花作一龍一。鱗羽細緻而生動者為上品。一風者亦難得。一龍則較為錄常矣草蟲人物又次之。山水為下。

  
【卷上匋雅二】

  盔。缽也。

  宣德康熙積紅器皿。紅中之有綠點者無綸已。其不化為綠者。則變為深色之紅癜。(紅瓷之中有紅癜亦猶天青中之有藍星也)然不足貴也。

  水丞。謂之水滴。又謂之蟾注。有蟾滴。有龜滴。皆水滴也。凡滴各有水管。安插於龜蟾等物之背上。用時以食指按其管。吸水而注之於硯。故日滴也。又而日注也。

  古之尊與壺皆酒器也。今人不之辨。而一切強名之日瓶

  古以瓶貯酒。今以瓶插花。

  水丞之高者。銳上而豐下。俗謂之田難簍。

  積紅小孟。而有天然之缺口。以擱水挑者。惟雍正官窯有之。是乃制坯時特別經營。故其缺處。亦塗有釉質。並非因損壞磨礪而致此缺也。

  
【卷上匋雅三】

  筆架。謂之筆格。

  鏷紙。謂之壓尺。銅與瓷玉皆有之。亦多肖生物者。

  臂擱。剖巨竹之半成之。亦有制以瓷品者。

  琖托。謂之茶船。

  明制如船。康雍小酒盞。則托作圓形。而不空其中。宋窯則空中矣略如今制而頗樸拙也。

  粔籹餦餭。(俗謂之糕點)謂之寒具。而星羅棋佈於瓷品之中。狀如七巧之版。則謂之盤格。(即俗所謂果盒者也)以干窯為最多。有洋瓷采繪花鳥者。筆意絕工。有通體瓷質豆青地。金繪叟龍者。篆書金欵。典重矞皇。

  官窯器皿。下以之貢獻于上。上以之賞賜于下。故同一顏色式樣之物。官窯必頗貴于客貨者半倍。或且倍蓗之。

  客貨有有欵者。官窯有無欵者。

  印合饅頭式。以扁如荸薺者為佳。其下層顏高。底足斂縮者。又謂之饅頭抓。

  缽式亦以渾圓而略扁者為貴。

  瓷以黃黑相間者。謂之茶葉末。其黑色較濃。而又有黃色碎點于底足內外圍繞一遭。瓷致活潑者。則謂之鱔魚發。以成化仿宋者為上。綠多而無碎點者。厥為蟹甲青。有垂沫星若水眼。或如棧眼者。命日新橘。其綠色亦較濃也。

  雍正積紅之最淡者。謂之粉紅。其尤艷者。謂之美人霽。有如牡丹花瓣之嬌嬈,極為難得。

  蘋菓綠也者。積紅之巧化(即窯變之謂)者也。豇豆紅也者。蘋綠之熏黦(即竄煙之謂)者也。

  
【卷上匋雅四】

  蘋果綠。亦謂之蘋果青。其不變為綠色者。則謂之美人霽。所謂美人霽者。穦紅之淡粉色最嬌艷者也。積紅即明之祭紅。積霽音通。故又謂之美人霽。

  明瓷青花龍小印合。以大如栗者為可愛。 小合而開大片者貴。大合而開小片者劣。

  宣德積紅盤。兩面皆作丹砂色。寶光逼人。而又滿帶濃艷之苔點綠。波碟甚偉。足與康熙蘋青。方轡而聊鏕也。

  胭脂雙螭水孟。爪握靈芝。沿口皆畫雲頭形。如荸蕨式之紅孟而稍大。瓷地白如雪。而紫釉凸起。若堆料者然。聲望甚偉。蓋雍正官窯之無欵者也。

  雲頭略似如意頭。其制嫌俗。而雍孟有之。

  雍正年代不多。而官窯欵式凡三變。初年大扺雙圈六字楷書款。中葉則不用款識。蓋以瓷器易緞。不願將一代年號。委諸糞土中(康熙初亦曾禁用款識)也。晚季仍覆著款。誠以國初瓷品之美。上掩朱明。闕而不書。後世何征。惟再變而用篆書。蓋駸駸乎入乾隆矣。乾隆篆書款十居六七。然亦有用楷書者。雍正之季。始改用篆書款而在康熙朝亦偶一見之。惟系雕款之罩釉者。則真絕無僅有者也。或曰是雍正之仿康熙者。

  胭脂紅亦粉彩之亞。粉彩以雍正朝為最美。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鮮妍奪目。工緻殊常。骨董家每矝言康熙硬彩。而薄雍正之粉彩為軟彩。實則娛同仍懷。粉彩正不多讓。聞明代有彩料存庫中。(世只知有蘇泥勃青及回青)康雍猶取以燒瓷。至乾隆朝。而已不可復得矣。

  
【卷上匋雅五】

  廠人昔輕粉彩。謂其易於殘蝕。不能耐久。其實硬彩性剛正。亦時虞剝落也。有鑒家。當不論彩之軟硬。但能完全無缺。則硬者固甚耐看。軟者亦殊美觀。

  東青小孟。亦有大如栗者。望望蔚然深秀。亦雍正之無款者也。

  若宣德款如栗之小孟。又有青花夾紫之三魚。紫釉中且現有苔點綠也。

  官窯畫片之與款識。其底面對徑。兩兩居中。不稍偏斜。取其正也。乃所以謹貢獻也。

  曷貴乎康熙之青花。其色艷也。曷取乎有明之青花。其畫工也。而西商重畫之心。不如其重色。是以康窯梅花罐。頗有聲價。

  宣德成化嘉靖隆慶青花之穠艷者。又非康熙所及。

  有明截筒之瓶。其式最蠢。(形如竹筒沿口微凹)而彩畫恢奇極矣。望而知為勝朝物也。

  乾隆窯變。半青紫。金彩雙獅。凝(去聲)于釉里。乃小水丞之美者。

  天青一種。以康雍官窯為最美。所謂卵色天者也。

  底足內之篆書雕款。先刻年號。后乃罩釉。以康雍天青為多。雕法有凸有凹。乾隆天青三足之爵。則系凸雕。蟹甲器皿之雕款。則皆雍正窯。亦有仿成化者。乃篆書黑款罩釉者也。雍正凹雕。又頗有細沙底不罩釉者。

  紅郎窯。華而不俗。郎廷極之所仿製者也。色正朱。若黯敗似豬肝者。即不足寶貴矣。大盤以直徑過一尺者為佳。有正圓者。有六角圓者。粉定開片大盤。亦以徑尺許者為佳。

  康熙彩。畫手精妙。官窯人物。以耕織圓為最佳。其餘龍鳳番蓮之屬。規矩準繩。必恭敬止。或反不如客貨之奇詭者。蓋客貨所畫。多系怪獸老樹。用筆敢於恣肆。西人多喜購之。若康熙六旬萬壽節所制彩盤。邊系淡抹紅色之錦紋。中有萬壽無疆四篆字。花卉毛。畫法精絕。一空前古。

  
【卷上匋雅六】

  國初官窯之大瓶。多系一道釉之仿古者。今世所貴之大鳳尾瓶。大棒錘瓶。大顴音尊。皆客貨之施彩者。官窯以雅飭為貴。客貨彩畫。則不嫌其詼詭也。是以康雍五彩之官窯。以盤盌為多。而有款大瓶。甚不易見(康窯豆彩人物大瓶又多仿成化款也)

  古銅彩獨推乾隆朝。花紋皆凸雕。夔龍雲雷。青綠殊可珍玩。款皆篆書六字。或凸雕。或以金寫之。

  康熙客貨彩盌。有畫四五水鴉。或飛或起。一田父張兩手欲捕之者。神情生動。櫥石蒼秀。真傑構也。康熙朝。畫手佳矣。然客貨所畫類皆水滸西廂之故實為多。似此荒率野趣之筆。更不易購也。

  康熙畫龍。其眼較長。乾隆朝之龍眼。則正圓矣。西人之論中國貢物。均以雕繪龍形為至尊貴。而畸人逸士嗜瓷品者。又往往不喜龍也。

  人物之大纖細者。往往面貌模糊。無所可觀。新瓷釉汁較麤。尤易剝落。道光間。有一精於畫瓷之良工。能將名人書畫。摹入瓷茶杯之上。一方寸間。輒畫五六人。眉目如生。工筆殊絕。較之秋聲賦諸圖。彌復精妙。亦異寶也。杯底篆有作者別號。惜余忘之矣。今則不能輒見也。

  蘋果綠之品凡十種。曰大瓶。高尺許。下半截多有荷花瓣。曰小瓶。口亦如大瓶之微侈。高不及尺而甚瘦。底足小而深置諸幾上。患其不穩。唯應橫陳于綾匣之中以供賞玩。釉汁滋潤極矣。顏色亦淡雅可愛也。曰花盆。有圓有方。既高且深。曰蘋果尊。狀如蘋果。口與項縮。隱於其肩之下。或有巨口者。則亦不縮項矣。曰太白尊。口小不及寸。項長不及半寸。肩腹及足。愈趨下亦愈大。足之圍徑尺余矣。有平雕圍螭三面。以供折技梅。可以入畫。曰盤。有極厚而極巨者。日盌。以狀如草帽者為佳。即壓手大杯也。日盂。即荸薺扁也。腹較皤。口與足略殺。曰印合。當時殊不貴印合。蓋印合以宋之粉定。明之青花為最良。取其瓷頗舊。而不壞印泥也。未有新制印盒。以為珍秘者。是以蘋綠小合。既見輕於當時。亦遂不增重於來葉。余初入京時。水盂大白尊之價值。皆遠過於印合。余寧以四十金購青花龍鳳之印合。不以三十二金留蘋綠之印合。蓋有由也。自后西人發明蘋綠之說。而印合較少。閱時亦浸久。價乃比盂尊尤貴。且御窯只尚朱紅其化為綠者。窯官以為變成它色。即挑出斥去。不得入于貢箱。孰知西人之貴重。變化若此其甚哉。吳嬰公嘗誦洪兆江詠蘋果句曰。

  綠如春水初生日。紅似朝霞欲上時。

  以況瓷之蘋果綠。最為神妙。官窯只有朱紅一種。一變為蘋果綠。再變為豇豆紅。皆朱紅之化身。古無此名稱也。蘋果綠一合值千金。猶屢見之。而青花龍鳳合璧之印合。竟不能再見。亦一奇也。豇豆紅昉于明。而康熙末年。則往往有之。制小而色敗。俗所薄為乳鼠皮者是已。然亦頗有蒼潤可喜之品。其甚劣者。則黯敝似灰。大氐豇色瓷類。有綠則潤。無綠則枯。有綠則真。無綠則膺。綠而不潤。燕石居多。潤而不綠俗所謂美又霽者非歟。

  
【卷上匋雅七】

  真壞假彩。俗謂之後上彩。以過枝盤盌為最多。固也。若彩瓷之傷釉者。亦可用後上彩之法以補之。則謂之補彩。

  印合以方為貴。以大為貴。以白刃貴。以凸雕為貴。

  茶葉末中。有綠色一種。瓷質甚細。異於常品。而與新桔蟹甲鱉裙三者。又迫不相侔。

  明粉定印合。有形如戰鼓者。上蓋面平。面與下底又各皆微殺。是以頗貴于磨盤式也。磨盤之與戰鼓。毫釐之差。千里之謬。式樣之不可苟也如此夫。宣德祭紅。色勻而釉厚。光採動人。底足之釉。垂垂如漆。所謂大紅寶石釉者也。

  
【卷上匋雅八】

  瓷品最重畫工。綉品亦然。刻玉刻木。莫不皆然。明瓷畫手。皆奕奕有神。康熙青花五彩。亦頗仿明瓷。至雍正則畫益美。然以花卉為最工。人物則不及康熙遠甚。尤以畫美人之瓶罐。不能見重於後世。康熙彩畫。鉤勒面目。亦用藍筆。久而彌彰。雍正易以淡頳。于畫理則甚合矣。而易於模糊。往往鬙鬟高聳。衣裳如新。面目已不復可辨矣。其纒足作新月形者。社會惡狀。為外人所笑。且仕女文弱之態。千篇一律。無詼詭尚武之精神。是以其人物較遜於往代也。至如花卉之妙。巧奪造化。尤以秋海棠為獨步。鮮紅嫣潤。真絕代尤物。足以超前古越來今矣。

  豆青釉凈而色美。雍正官窯所制兩耳之瓶。若禮記投壺之壺式。底有兩眼。可以穿帶也。西人重豆青。不重東青。(柬窯所造之青色)以柬青多有牛毛紋。乃謂釉質之不均。由於瓷力之不稱。是以哥窯雖古。幾無過而問者。吾華重柬青。先亦不甚重豆青。重之則近年事也。始於目本人。而歐美做之。

  康熙初年之太白尊。滿身多有牛毛紋。其式樣亦較晚年加大。晚年之大白尊。制小色劣。肩頗削垂。而不甚聳起也。

  青花畫片。以一鷹一熊為佳。瓶曰英雄瓶。罐曰英雄罐。亦有作三獸者。獸之佳者。噓氣為雲。毛縿欲動。又五采之所不能及也。

  
【卷上匋雅九】

  洗者。洗筆者也。敞口而巨者。謂之洗。而面盆近之。盆以洗手。且洗面者也。其口斂而加小者。謂之水丞。則盂之屬也。

  瓷品書畫。鑒家品評精審。往往逾越市人。至其收藏家魄力雄厚。亦遠勝於肆廛。一皿之小。一帙之傲。一為考究淵流。每津津其樂道之。是以徵求典籍必于耆舊之門。捜剔珍奇。頗笑暴富之子。

  蘋果綠小瓶。每枚只數寸。而在美洲之聖魯意斯會場。則值美金五千。今且倍之。圓印合亦值美金千圓也。

  美國賽會稅重。凡物價五分之二。故獲值亦昻。西人雖甚重吾華舊瓷。然以之赴賽,則嗤之以鼻。抱殘守缺,骨董家所謂賣一件即少一件。于工商新學。毫無進步思想。彼其賽勝宗旨。亦盲人騎馬而已。並不能如矮子觀場也。

  庚子后。所出五彩遇枝之盤盌甚伙。有桃實八枚綴于枝上者。索價亦甚鉅。過枝雲者。自此面以達于彼面。枝幹相連。花葉相屬之謂。皆雍正官窯也。桃實雖華腴。而究少風趣。較之癩葡萄之茗盌。抹紅纓桃之杯碟。(三者道光窯之過枝者也)又有霄垠之殊。持比紅梅鵪鷂雍正枝盌。則又自慚形穢矣。

  廠人所謂硬片雲者。蓋指瓷品而言。又目字畫為膠卷。猶之硬彩軟彩之別。皆市聲也。

  成化彩盌。表裡各畫葡萄果一枝。果凡五六朶。朶紫而基碧。光景常新。枝葉虯結處。裊裊欲動。最難得者。內外彩色花紋。不走一絲。映日光照之。不知其為兩面彩畫也。又有抹紅青花畫龍者。盌式有如押手杯。四角各有凹痕一道。此種式樣。有影青龍物薄如紙者。又于過枝夾彩兩種外。別樹一幭。真明窯也。以意揣之。仙葩珍卉。當時蓋無奇不有。決不止此數種。昔人每謂成化款。皆康雍所仿。而使今世之人。抱有生晚之悲者。非確論也。殆因嘉靖萬曆采畫太麤。遂謂成化之精美者。盡出自摹本。青勝於藍。而豈其然哉。康熙抹紅。其色正朱。鮮明奪眼。斷非雍干所能及。若官窯彩盌。尤為佳絕。

  
【卷上匋雅十】

  永樂影青脫胎盌。最為可貴。脫胎乃瓷質極薄之謂。若畫之沒骨者。盌形往往不能正圓。亦脫胎歲久所致。其所影之花。兩面瑩澈。可以互鑒。惟款識亦然。康熙且無從學步。足見勝朝盛時。工業精良。亦頗陵越奕禩也。

  草帽式之盌。狀似押手杯而大。以康熙三彩為最多。釉質畫片。均嫌麤糙。魚子藍表裡一色。要亦不甚可貴。其宣德六字款者。書法絕佳。豇豆苔綠。又多水眼。乃希世之珍。

  兩面蘋綠之果盤。有直徑七寸者。宣德以華貴勝。成化以幽靚勝。康熙在二者之間。雍正則望塵莫及矣。

  釉裹紅一種。以康熙朝為獨擅勝埸。雍正朝亦間有之。后此則廣陵散矣。蘆菔尊。蘋果尊。二者尺。寸頗小。幾與蘋綠爭價。大魚缸可容五斗。油葫蘆瓶。高不及尺。價相若也。器不論大小。小者之價。或且逾于大者數倍焉。

  彩瓷先上底釉。后畫花采。

  釉里紅之製法。系以花采融入底釉之中。白地紅龍者居多。亦有作雙螭及串枝蓮者。紅之中又往往有苔點綠。純廟以來。所不能仿也。

  
【卷上匋雅十一】

  蘆菔尊。似梅瓶而瘦。形如白蘆菔。梅瓶。小口寬肩長身短項足微斂而平底。

  歷代瓶式。不相沿襲。遞嬗遞變。可得而言。

  明之祭紅。廠人誤為郎窯者也。其瓶式有觀音尊。有油錘。有餑餑凳。而無大棒錘。康窯青花五采。略同明祭。而皆有大棒錘。其大棒錘一種。初年較巨。晚年較小。晚年之青花棒錘。又多有畫草蟲者。下逮雍正朝。五采則多軟棒錘。純釉則多仿古。至乾隆又一變。其花瓶式樣。則在觀音尊軟棒錘之間。望見其式樣。即可決為某朝之物。不必于彩色畫筆中求之。而況于款識也耶。

  乾隆九江瓷大瓶。多有形如竹筒。而特寬博。上下收縮。作圓式。若盤之一復一仰者。俗謂之蹬籠罩。亦尋常式樣耳。

  明瓷花觚。與康雍迥別。康雍觚式。腰際凸起。而明瓷直下。無波折也。

  乾隆柬青窯變各瓶。有勻配三羊頭于肩際者。有無羊賞者。形式又在餑餑凳玉壺春之間。其較小者。更有積紅積藍茶葉末諸色。

  康熙人物。衣褶最為生動。樹則老斡槎枒。花則風枝裊娜。而作者姓氏湮佚無聞。可喟也。

  永樂款之器血。有長方盂。橢圓盂。及瓶盌。順治款則甚不易見。

  舊瓷款識。有滿文。有洋文。有喇嘛文。

  款有邊者。有無邊者。有方圈者。有圓圈者。有長方圈者。而扁方圈線。甚不多見。

  雍正官窯彩盤。外層若系花卉。其內層之底。亦往往有彩花一二朶。或茉莉。或蘭。更有畫櫻桃數枚者。則三果盌也。康窯亦時一有之。

  
【卷上匋雅十二】

  慎德堂匙。以畫鶴二十四雙者為上。一二三四鶴者次之。一兒捧桃者又次之。荷花瓣為下。

  慎德堂。系道光官窯。而價侔雍干之高品。亦一時風尚使然。以三字直款者為貴。

  廣窯羹匙極別緻。惜柄太短耳。明建亦然。

  宋瓷水盌。高足細腰質如千年之王。

  豆彩人物大瓶。康熙之仿成化款者。畫稿甚美。而多錄華文于瓶上。西人遂不甚重之。

  羹匙絕少佳品。崩竹主人所制(在嘉慶道光間)每畫甚蠢之彩蝠。殊不足貴也。

  圴窯。獨花盆為多。秘色蔥蒨。雍正仿之。且猶不能逼肖。況其後耶。

  康熙彩繪人物。多用藍筆勾出面目。甚為耐久。美人兩頬。又往往暈以淡赭。亦頗嬌嬈。

  康窯最善畫松。茄色之干。墨色之鋮。渲以硬綠。濃翠欲滴。其壯彩老筆。又足令人驚嘆者。起石谷地下。作意為之。殆無以復過也。人物精妙詼詭。亦匪夷所思。

  補彩之法詭矣。五彩之涉繪事者易補。純色之上一道釉者。較為難補。

  康雍天青。淡而彌雋。且中有穠蒨之小點。殊可喜也。惟廣窯亦然。干雍窯變瓶罐。口際每有蟠螭一條。乃全身凸起者。

  太白尊。腹有團螭三個。系淺凹雕也。康窯而後。遂無仿製者。

  軟棒錘之式。口略撇。肩略垂。底足略斂而無脛。此其所以異於硬者。

  
【卷上匋雅十三】

  成化萬曆五彩。皆畫獻出之習戰鬥者。洋商所謂刀馬人者也。波矞雲詭。牛鬼蛇神。又似宋代法畫。一一有故事可指。

  青花又名淡描。同一色也。見深見淺。有一瓶一罐。而分至七色九色之多者。嬌翠欲滴。西人甚重梅花罐。畫筆雖基麤劣。而容光姣麗。一涉灰黯。則索然寡味矣。其畫獸也。毛細于發。竦然直立。有繪水繪聲之妙。雍正朝已欲步。而況于干嘉以後耶。

  康熙積紅大碗。厚有過二分者。雍正胭脂紅小碗。薄有如卵冪者。

  干雍大瓶。有以白粉塗地。而上繪九秋圖者。花枝生動。最有書卷氣。彩釉亦鮮艷異常。其豆青地而夾以彩繪者。又不如尋常白地之足珍也。

  粉地雖甚美觀。惟易於剝蝕。亦一病也。

  康窯大梅瓶。有豆青地。而暈以釉里紅龍者。

  康熙青花觀音尊。其有人物工細者。又皆官窯之仿成化款者也。瓶底可作小盂。碎瓷可作帶版。(其尤碎者以裝畫躞)

  大筆筒可作花盆。小筆筒可代酒盃。

  日本喜素潔之瓷。若豆青。若建窯。若廣窯。若茶葉末。皆謂之日本庄。法商則尚五采。雖極破碎。亦不甚計較。英商愛青花。近則價銳減。而上品者仍不減。美商則以紅色天青色官窯之有款者為上。俗謂之一道釉。尤重瓶罐。德人又喜氈包青之瓶罐也。

  豆青地而加以彩繪。以干窯為多。康熙朝亦時一見之。

  世界之瓷。以吾華為最。吾華之瓷。以康雍為最舊。世界之瓷。以質樸為貴。新世界之瓷。以彩畫為貴。學術不同。文章因之而變。今吾華瓷業。蓋甚凋瘵矣。工既弗良。質亦粗劣。此喪其本有者也。守常蹈故。銷路阻滯。此懵於今情者也。

  
【卷上匋雅十四】

  康窯有青花大盤。橢圓而長。長可二尺。寬及尺。蓋西餐所用。顏色美好。筆法工細。為國初教士所特製。或即南懷仁湯若望之流亞歟。盤中畫皇冕徽章。旁有兩翼之獅狗。分攀于其上。載有臘丁古文。陽曆年月。吾華業瓷者。宜知所取材焉。,(詳見世界瓷鑒)

  洋瓷種類亦不一。康乾以來。輸入良多。大氐為粵海關監督所定製精細絕倫。或謂近世洋瓷。亦頗退化。非讆言也。

  洋瓷亦分粗細兩種。其乾隆貢品。頗有華字年識。續于料欵。柬西人皆爭購之。尤以女神像之屬。為極珍秘。

  康窯有瓜皮綠一種。滿開小片。以大罐形如西瓜。蓋上有瓜藤者為佳。其它瓶類。轉無定貴也。

  道光窯。喜于茶杯。或鼻便壺上。畫極小之人物。樹木樓台。船隻旗幟。頗參用泰西畫法。人大如蚊。樹小於齊。纖毫畢現。亦夯品也。

  明瓷大采盒。底藇蓋表與里各畫故事一則。有若宋畫也。

  康窯青花耕織圖大盌。婦孺雞犬。神情宛。五彩尤奇美。中外珍之。

  雍正粉彩大盌。亦多畫西廂風景。盤制最淺。宜於張掛。大氐粉彩人物。每苦面目漫漶。若釉汁完美。無少缺蝕。而古妝女子。又不作社會惡態者。亦能于康畫之外。獨樹一幟。惟客貨多系錦邊。殊覺麤糙。

  圓印合之式樣。無論高矮。以上蓋作饅頭形者佳。磨盤式(圓形而平者謂底面皆之磨盤)為下。其上蓋為平面瓷片。而有子口(平面瓷片內有圈口關闌者謂一圈形如底足以作之子口)者。亦殊不見其佳也。

  或謂宋瓷有以香質入料。久則異香噴發。且香氣隨年代而改變。嗅而知辦某代之物。其說非也。蓋瓷胎凈細。閑歲浸久。自發古香。書籍亦然。非另有香料也。

  
【卷上匋雅十五】

  (附錄瓷香館記)

  (昔南田草衣有鷗香館居常不得其解說雲茶香者非也辛卯歲余家草帽衚衕得一蘋果綠之印合盛以愎匣襲以錦囊已而發異香非蘭非麝蓋瓷香也嘻異哉或日是檀匣之香其說非也余所藏檀匣伙矣有與斯合之匣同一檀材而別製為數匣者胡他匣之寂寂無聞也且檀梨之檀非沈檀之檀檀質不同臭味逈別其芬芳郁烈浮現于錦囊之際者悠然以清至為微妙異乎木質所發之香蓋可評量而得之也或日宋瓷胚胎原質往往雜以香料時或噴溢嗅而知為某代之物其說近是而亦非也瓷質之凈細而優美者積年既多乃吐幽馥亦如名書法帖古香醰醰自在流露並非別有葯料麝入土坯中而始有此異也蓋料屑微末離其本體漸即漫滅非若瓷質所發之香久而彌濃鼻觀參詳心知其故一經識著道破世文鈍根人猶莫不點首會意斯為無上上乘禪矣餘蓄古瓷日益富香各不同瓶盂尊罍往往而有而以此合為第一余二十年來所見蘋果綠印合以百十計均陳康熙六字三行橫款此合獨雙行直款定為仁廟初年物顏色妖麗當世殆無其比一若流露倒映白波中碧苔數十點容與其際西人所謂天然之三彩在康熙三彩中最為貴重洪北江詠蘋果句雲綠如春水初生日紅似朝霞欲上時足以形容其百一矣館三謚花木深秀以嘉名寵之復詮次其說而為之記)

  瓷器之畫龍者。雅不足為奇。惟釉里紅官窯。無論大小器皿。皆為絕品。且又雜有苔點也。其施諸彩畫者。亦略分兩種。譬如同一康窯。有拏空夭矯。狀態恢奇者。有呆板拙滯。無足掛眼者。有抹紅描金。典重名貴者。(其抹紅釉中亦雜泥金故釉帶黃光)有一紅(亦系抹紅但釉色深滯低取厭耳)一綠觸處多有者。大氐物稀為貴。而晝筆靈蠢之辨。又微乎其微。

  印合之一龍一鳳者。以青花為絕品。惟宣德有之。成化尚避三舍。雍窯直是麤材。若盤盌之一龍一鳳者。雖日官窯。康彩亦適嫌其俗耳。明窯亦然。

  青紅瓶盌之口際。有白釉一線。狀如燈草。謂之燈草邊。

  瓶罐盤盌之類。皆有底。且有圈形之足。故廠人號稱之日底足。器皿之作方式者。其底足亦方。又底足著物之處。必有圈線一圍。亦謂為燈草邊。鑒家於此辨別土坯之精粗焉。

  
【卷上匋雅十六】

  瓷質有漿(泥漿也)胎磁(石粉也)胎之別。宋之粉定。明之青花印合。多系漿胎。其開片也較易。然致於漏油。(印泥之油促開片處漫出謂之漏油)則又患其敝矣。

  某朝某代。署款者。必于底足之內。足高者或且題字於垂跗內層之邊際。亦有在口上及腰腹者。年號堂名人名之外。大小罐頭多有在底足內。題一天字。盛行於康熙朝。昰為天字罐。康熙客貨。(非御窯所造謂御之客貨)有但畫雙圈者。于雙圈內但畫一葉者。命日秋葉底。雍正亦有天字小罐。凡罐以不失原。蓋為可貴也。

  粉定印合。都無款識。而合蓋之內。往往有焦黃似略痕者。亦頗有淡墨細點。望之若麃星然。

  雍正官窯。大小盤盌。白勝霜雪。既輕且堅。上畫彩花數朶。每一朶橫斜縈拂。裊娜多姿。筆法絕不板滯。花作茄紫蛋黃天青各色。皆非乾隆朝所能幾及。尤以粉紅秋海棠為絕艷。

  豆彩(豆青色之彩畫也)串枝蓮中盌。雜以抹紅之點畫。精彩逼人。章法工緻。亦絕代奇品也。小酒盌略作壓手式。尤為可愛。

  客貨有款。官窯無款。已甚奇矣。乃有明明官窯。而畫稿了無意味者。有的真客貨。而筆意工細絕倫者。瓷雖小道。亦微乎微矣。

  圓印合之最大者。對徑一尺弱。雙鉤懋勤殿三字。左右蟠二龍。金彩為貴。青花夾彩者次之。底有嘉慶六字藍篆款。

  康熙朝酒器多賣飲中八仙。類皆恢奇恣肆。惟賀知章騎馬落井一幅。最為可鄙。按少陵原詩語意諧妙。謂爾如眼花。必且落並。而眼于水中矣。畫手呆著跡相。輒于馬前畫一井。己不可通矣。又忌諱落井二字。特畫一極小之井于馬前。以示不至作溺鬼之意。尤堪齒冷。

  
【卷上匋雅十七】

  康雍蛋黃器皿。顏色俱極鮮明。康窯小酒盃。皆有雙耳。款字精細凹雕龍螭。亦有凸雕者。茶葉罐甚精。然頗罕見。

  雍窯青花盤盌。乃極能耐久之品。

  明之粉定押手大杯。槧有陰文暗花。若魚若蝶。類仿宋制漿胎。大開片質亦甚輕。若大筆洗。大水丞。又有凸雕花卉。或古紋者。印合所槧筆錠之屬。雖甚麤簡。而無傷大雅。

  早年軟彩一種。殊不足貴。近則雍正粉彩。聲價陡增。惟豆彩亦然。然均以畫筆之優劣為軒輕。

  雍正絡子罇。甚有名望。豆青色者。篆款六字甚精美。高不及尺。狀類紹興酒罈。而殊無底足。腹亦微皤。又似惠泉山所制之不倒翁也。肩花作本色繩圈。凸紋數道。具有條理。另有一種雪地彩絡者。較豆青大及數倍。有兩耳。有底足。其絡紋如帶。寬及半寸。墨綠相間。雜以他彩。若古錦所裁。有雙圈六字款。甚可寶也。

  胭脂水酒盃。有雍正御制款者。往往夾以花彩。或謂不若凈地之佳。然畫筆工整吾見亦罕。收藏家每視為珍品。

  胭脂水為康熙以前所未有。釉薄于蛋膜者。十分之一。勻凈明艷。殆無倫比。紫晶遜其鮮妨。玫瑰無其嬌麗。客貨雖系疙疸釉。而鮮妍古潤。聲價亦高。干嘉以後。每況愈下不堪入目。若乾隆初年御制之品。亦尚有追蹤雍窯者。然而僅矣。

  雍正套杯。有粉彩花卉或人物。有黃地而夾繪花蝶者。其夾彩一種官窯。客貨又不甚懸殊也。

  套杯小至大。一至十。

  瓶罐亦有漿胎者。仍以粉定與青花為多。彩繪則偶一遇之耳。

  漿胎青花。以畫獸者為最細。不僅以色勝也。

  
【卷上匋雅十八】

  青花之漿胎者。必開片。西人甚重之。

  青花開片之花瓶。尺寸每不甚高大。又俱無款識。朱明康雍。皆有之。亦有下逮干窯者。若雍窯鼻煙壺。形式雖劣。畫片殊佳。殆皆當時藥瓶耳。

  雍窯胭脂水夾彩之小盌。遜於御制小酒盃運甚。蓋畫筆麤也。干窯又多系綠里。嘉慶仿之。畫筆均劣。亦殊可憎。

  吾華瓷品尚矣。而今不古若者。原因甚繁複也。曰胚胎。昔之土質細膩。今則麤劣矣。曰手工。昔之模範精整。今則苦窳矣。曰釉質。昔之堊澤瑩潤。今則枯燥矣。曰彩色。昔之顏料鮮明。今則黯敗矣。曰式樣。昔之古意深厚。今則俗惡矣。曰畫手。昔之寫生雅緻。今則蠢謬矣。曰火侯。昔之出窯完美。今則薛暴矣。居今稽古。度越前修。要其大恉。厥有二端。康雍兩朝瓷業。空前絕後。乾隆雕綉最工。獨于瓷器退化。唐英著說。朱琰述文。或詳當時之制度。或考往代之流傅。彩繪弗彰。惟矜樸素。非其文字之不工。亦時世有以限之也。先乎康雍而生者。不知有康雍之昌明。后乎康雍而生者。不能臻康雍之絕詣。不先不后。而生於康雍之朝者。雖文美之可觀。而又無古雅之足言。瓷猶園也。富人潤屋。廣廈萬間。終不若舊家池館。衰柳殘荷之別饒野趣也。又況佳山勝水。岩壑萬千。異草奇皚。珍禽怪獸。如游艮岳。如入山陰。絕非經營拳石。拂拭盆松者。所能夢見也耶。積三百余載之菁華。一旦大暴於世。先朝美術。觸手如新。斯其難得者歟。華瓷冠絕全球。而華人初不知其可寶。殆真所謂聖不自聖。民無能名者也。列強交通。東西角騰。而吾華獨佔最優之名譽。于昰歐美斐澳。恐后爭先。一金之值。騰涌千百。茗甌酒盞。嘆為不世之珍。尺瓶寸孟。視為無上之品。且又為之辨別妍媸。區分色目。探賾索隱。造精詣微。豇紅蘋綠。則析及豪芒。御窯客貨。則嚴其等第。浣紗貧女。一入吳宮。射鉤賤士。遂為齊相。容光煥發。熏沐有加。吹噓判其莞枯。顧盼增其聲價。波斯碧眼。隔重澤而輸將。飯酸儒。擲重金而弗吝。椎理髮冢之子。虧玉盜庫之夫。鑿險縋幽。以真換贗。或豪奪虞劍。或巧賺蘭亭。教子升天之杯。實為禍苗。清明上河之圖。且興大獄。已亥丙午。輦致避暑山荘法物于都下。凡數十萬件。以每件三五百金計之。至謂可抵甲午庚子兩次大賠款。其較為蘊藉者。亦謂創設一大博物院。足以輝映五洲。萬口同聲。有由來矣。其難謂者又一也。嗟嗟寂翁。平生已矣。緇塵憔悴。雪刺盈顛。遠念故邱。百無可說。獨此區區眼福。在現在世界中。亦几几乎登峯造極。斯亦京華二十載之薄有所得也。偶憶宗伯船娘事。母亦啞然失笑也耶。

  
【卷上匋雅十九】

  舊瓷疵颣百出。足為盛德之玷。駔儈奸商。譸張為幻。彌復出人意表。今者摘隱抉伏。幾於禹鼎鑄形。又考古者所宜知也。揣形劑色。詣苦心孤。羼贗迷真。抽新換舊。潤者而使之枯。整者而使之缺。熏百道。瘞浸三年。虛冒仿古之稱。陰陁作偽之技。此其較易然暁者也。純色(即所謂一道釉者是也)之皿案磨布擦。細紋如毛。或若枯臘。則所謂之傷釉。硬彩大綠。年久坼裂。粉墨亦然。厥價銳減。則謂之崩釉。崩釉者可施描補。傷釉者獨無挽救。瓶盂口徑。微有剝落。大醢小疵。不虧全體。則謂之毛邊。(亦謂之茅邊)瓶頸跌損。截之使齊。配以它蓋改而為罐。則謂之磨邊。毛邊者十折二三。磨邊者十折八九。沸漿注盌。潘不及半。底遂裂。狀如難爪。則謂之爪紋。沈滿其盌。口乃驚破。或觸或震。亦成直縫則謂之衝口(腹紋亦有沖裂者)爪紋者無足重輕。衝口者須分長短。嘉道之物。嫌于近代。或艱摹擬。偽去其款。則謂之磨底。破盌之底。嵌于新瓶。款真物假。天衣無縫。則謂之假底。磨底者有值鉅金。假底者一文不值。火候驟緊。斂釉露骨。既稀且微,若斷若續則謂之縮釉。隨意掛釉。不令到底。宋元器皿。往往有之。則謂之短釉。縮釉者苦心鍳別。短釉者一覽而知。坯質偶松。土漿不勻。火力折之。厥有短縫。則謂之窯縫。釉初離火。冷氣驟襲。鸞紋不透。止在一面。則謂之冷紋。冷紋者瓷質未傷。窯縫者不為虧缺。釉汁未乾。兩皿相併。黏而為一。擘之使開。則謂之黏釉。物相擎觸。幸未嘯裂。但損釉質。或及胎骨。則謂之磕碰。黏釉者病在先天。磕碰者不至瓦解。良釉經火。變為他色。濃煙熏翳。乃如潑墨。則謂之串煙。釉汁星星。光未發亮。火氣蒙罩。如餳和飴。則謂之麻癩。串煙者濃淡攸分。麻癩者精神頓減。其有素瓷真款。加繪彩釉。重複入窯。烘之使干。命曰真坯假彩。尤為翻空出奇。他若補耳補足配頸配嘴換梁換蓋義環(用義髻之例)義柄。則又百出不窮。莫之能究詰者已。

  
【卷上匋雅二十】

  近出雍正仙女小盌,樹葉為衣。眉目佼好。手攜鋤葯之鏟。魯之讒鼎也。

  雍正豆彩酒盃。仿明成化六字款。多畫極精緻之人物。每隻各有故事一則。若陶淵明林和靖米元章周茂叔之類。不可枚舉。以視道光無雙譜。有仙凡之別。精麤雅俗。蓋不可以道里計。且彩色式樣。無一相同者。款字神似隋碑。尤令人嘆為妙絕。

  明祭有榎眼厚釉。滿開小片而深紫者。有無眼無紋片之薄釉。而明如鏡赤如血者。則謂之亮釉。尤為希世之珍。

  明祭薄釉。又有赤色中微帶金黃色者。紋如牛毛。亦頗雅飭也。

  雍正小瓶。色似白非白。鑴有暗螭。燈下輒露異光。所謂影青(一作隱青)者也。

  均窯筆洗。紫蒨彌望中。作曲蟮走泥紋。底有數目號碼。糊以芝麻漿釉。其底上鑴有橫直字樣者。皆非人世間物也。

  胭脂紅盌碟。多系內層潔白。薄幾如紙。其小碟有作兩面脂紅者。四角凹圓。尤為難能可貴。

  脂紅小盌。以荷包式六字圓款者為佳。其盌口徽侈者。謂之栗子杯。時或槧有暗龍系四字方款。色亦較深。各有妙趣也。

  
【卷上匋雅二十一】

  蘋果綠瓶盂等件。有似老苔蕩漾積水中。徽放金色毫光者。洵為鳳毛麟角。不易經眼者也。

  雍正官窯葵綠小碗。亦系楷書方款。高二寸。口徑寸半。底徽弱。俗謂之筩子杯。

  筩子杯高。墩子杯矮。而上下分寸。相懸無幾。若口下斂縮至底足而頗小者。則謂之蓮子杯。

  蓮子杯以盛蓮子得名。亦猶之栗子杯。蓋果盌之小者。非謂其狀如蓮子也。蓮子杯也者。又即所謂荷包式小盌者也。以胭脂紅荷包式之小盌。廁諸葵綠筩子杯之列。則真秀美無倫矣。

  日本頗貴重廣窯。目為泥均。價或逾于真均。亦可詫也。

  干窯如來寶相。金碧荘嚴。窮工極巧。其素瓷觀音像。容色沉沉。亦能使人肅然起敬。大氐窯燒佛像。亦推雍干兩朝為絕詣。後有作者。蔑以復加。嘆觀止矣。

  康窯客貨瓷塊。亦多畫單個人物。大氐小說家言。

  今之螭虎。其古者夔龍之流亞歟。歐人重鷹狗。華人則重鷹熊。獨至於獅。中西兼重之。雕綉皆然。此不第畫之瓷品也。

  唐康熙無款豆青大盌。中現四魚。釉里紅之仿元瓷者也。雍正小碗。白地紅魚。又有四幅三果三菱者。皆釉里紅也。系官窯六字款。三果以畫桃子荔支石榴者為多。亦有雜以他果。不拘一格者。

  康熙御制款小飯碗。款系紅紫天青湖水各色。四字堆料。筆法整飭。古月軒款所由昉也。碗地各色俱備。而以粉紅淡黃天青深紫為最嬌美。盌上夾繪彩花。有四巨朶者。有整枝花朶者。價頗不貲。所謂夾彩者也。其花朶中嵌有萬壽長春等字者。價為之稍減。近亦不能多覯雲。

  
【卷上匋雅二十二】

  有一種采盤直徑不及尺。四圍絕寬展。高約二寸強。系淡色胭脂水。細膩熨貼。極平而極勻。在雍正朝。宜准為特色。每盤亦各畫鵪鶉梅竹之屬。紅碧鮮艷。望而決為憲廟時代物。余自覩眼力。百不失一。瓷界推為名宿者也。及翻梘款識。則天青堆料。干雍年制四字。書法工整。與雍正精繪之杏林春燕盌款字。正復相似。所謂古月軒料款者也。翻復端詳。不禁駭嘆。康熙有硬彩。無粉彩。有軟棒錘(此式惟雍正以後始有之)瓶。周身硬彩。僅于肩上畫雲氣一遭。鉤以粉彩。余定為雍正初年所制。間者嘆服。此種彩盤。當是世宗末年。造坯繪彩。迨純廟臨御。始填款耳。世宗御宇十三載。寫此款者。當即是康熙時人。惟康熙款似虞永興。此款略似伊闕佛龕。不知是否一人。若尋常官窯之楷款。康熙初年為一人。未葉主雍正為一人。雍正篆款。與乾隆初年。又為一人。余所見胭脂水佳者。皆雍正官窯。而乾隆以後。客貨居多。雖有款識。往往頹敗似肝。頗深厭其堆垜疙疸。了無意味。實則乾隆朝之胭脂水官窯。絕少經見者。豈顯晦不時。前此未嘗發現耶。抑過此以往。彩色全非。不謹一胭脂水耶。學問之道。至無窮盡。頎兒謂骨董家學。無所謂畢業。真有味乎其言之也。宮盤彩色奇麗不但脂水神肖雍正。即粉墨紅綠各彩。亦無一不肖者。惟畫手亦然。余定為乾隆元年所填款。豈虛語哉。有識者不當以乾隆朝物目之也。(許見世界瓷鑒)

  
【卷上匋雅二十三】

  蘋青尊盂。往往有綠片漫闊甚屬難得。而一串濃煙。則顏色黯敗。聲價為之敗損矣。

  康雍彩畫瓶件。以花鳥或野獸為最上。以人物論。則袍笏不如甲胄。若美女之纖纖玉筍。則品斯下矣。

  乾隆積紅水盂。有似康熙荸薺扁而頗巨者。但無款耳。

  雍正官窯。有一種天青小缽。顏色較深。直徑五寸弱。無底足而有六字篆款。釉質甚細。其絕佳處。正在不開紋片。

  豆青小石榴尊。雍正六字楷款。向來眾人遇之。今不然矣。但使項無殘缺。雖失去上蓋。猶為奇貨可居。

  雍正御制盌之抹紅夾彩者。亦殊精絕。

  康熙六字藍款。荸薺扁之水盂。有天青薄釉者。表裡一色。聲價一如蘋果綠。其天青小觀音尊。口內亦上色釉。康熙六字款。(狀色亦綠之如蘋果小瓶)價又相若也。康窯天青如意尊。並系內外薄釉。且有凹雕篆款。底上亦罩以天青色釉者。

  雍正橄欖罐。茶葉末之深綠者。上銳下豐。有凹線三道。系墨色篆款。其內外及底。三者皆一色。與天青如意尊。正復相同。

  郎窯仿成化之豆彩大瓶。有畫花鳥者。彩色筆法。皆有矩度。以視尋常人物。尤為可寶。

  像生器皿。色目非一。人物鳥獸。指不勝屈。

  干窯白兔。微現青色。雍窯洋狗。疙疸(釉也)較白。康窯之狗。有黑有紅。乾隆瓷佛。珍于范銅。

  
【卷上匋雅二十四】

  天青雍正款小花盆。另有盆底。表裡及底皆一色。較之積紅各盆。彌堪貴重。

  有一種豆青色之小豆。蓋祭品也。細腰豐跌。旁有小圓耳二。上有蓋。式樣殊特。雍正雙圈六字款。款在豆蓋之內。特比青花乾隆篆款者。又有上下床之別矣。

  茄紫色頗鮮艷。有一種小盤。表裡一色。外雕暗龍。雍正六字款。愜心悅目。良足欣賞。近已不多見矣。

  豆青凸螭圓洗。及小筆筒諸物。有嘉靖雍正各款。釉光刀法。併為後來所不及。

  均窯渣斗。亦分青紫二色。式巨而價亦不亷。

  康熙款之天青雲罍尊。雕紋精細。而古雅。惜其兩耳帶有銅環也。銅鑲盌口。宋明御用物始有之。粉定也。明之祭紅也。數見不怪。但去其銅片。直如磨口。為可惜耳。而順治官窯之淡描大茶盌。亦有磨口。似曾經銅鑲者。

  官窯客貨。界限絕嚴。其必嚴之故。所分在款識。而亦不盡在款識也。蓋官窯畫工雅緻。價亦大增。若一道釉者。蘋果綠胭脂水而外。不易區別。但貴品釉汁。又非客貨所能辨。譬如天青小瓶。客貨沿口多作黃黑色。則又顯分軒輊矣。

  康熙黑釉之大瓶。上畫梅花。筆意麤惡。西人目為三彩。每一隻動輒萬餘金。其硬綠鳳尾大瓶。或棒錘開光。(仿古錦紋中夾圓式長式扇面式別繪人物花卉于其中則謂之開光)亦往往一瓶五七千金。非必士夫之所嗜也。士夫亦尠有此種物力者。

  康熙朝之紅色尊盂。當時一有綠斑。即應貶損其價值。可見古昔不重窯變。市儈競趨西商。投其所好巧立名目。爭相諛媚久之又久。亦遂成為定評。是非好惡。貴賤美醜。而豈有真哉。然康雍以前客貨。無有朱紅者。是純色之釉。亦頗有精麤之不同。不獨彩畫然也。

  
【卷上匋雅二十五】

  宋哥茗具。盌上各有蓋。滿身皆褐色細斑。盌邊作老黃色。或即所謂紫口者歟。

  道光彩筆筒。畫秋聲賦。一翁燈下讀書。童子秉燭。開門側耳而聽雜樹環屋。筆意良美。雖不及雍窯豆彩人物之精。亦可賞也。其畫入鼻煙壺者。較遜一籌。篇幅太小故也。

  嘉慶窯畫手最俗。不如道光窯遠甚。

  康窯人物。恢詭似陳老蓮。道光畫手。則如改七薌之工緻矣。

  乾隆豆青凸花方杯。旁有兩耳。制甚古奧。款系墨彩。作寶嗇二字。筆意秀整。其抹紅杯碟。而描畫金龍者。殊不足觀也。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8: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