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國朝滇黔平西王吳三桂、粵平南王尚之孝、閩靖南王耿精忠,康熙十二年奉召入覲,當年十月,吳三桂抗命反,尚王亦反,耿王于次年三月二十四日叛于閩。

  耿逆叛,即起兵寇浙江,衢州所屬常山等縣失陷。時總督李之芳,力為捍圉。耿逆遣偽左軍都督曾養性,由福寧州而來,將士獻城,總兵吳萬福合家受戮。

  十三年四月間,曾養性率寇經溫州,平陽縣游擊司廷猷獻城,逼溫郡,總兵祖宏勛、城守副將羅萬里、副將楊春芳、游擊魏萬侯等戰賊敗績,溫郡接壤黃岩,黃鎮阿爾泰頻羽達督撫兩台,交移提督塞白理親援。

  五月二十二日,寧波提督塞白理率兵自寧抵台,赴溫進剿。塞體肥胖,憚于鞍馬。至臨海桑洲,淺瀨平灘,塞藉舟筏不備,希嗾巡撫劾台守高培不遂,不得已乃從寧海薄台。才千余騎,頗不馴服。所至索食,甚於索逋,民難於供應,恣其驕橫,群向塞愬。塞置不問,延緣多日方行。

  六月初九日,寇陷溫州,總兵祖宏勛、城守副將羅萬里開門降賊。城守副將楊春芳、游擊魏萬侯、溫處道陳丹赤、永嘉知縣馬琾皆死之。

  塞白理師援溫州,日行三十里,至則已踰五日之期。緣塞有幕掾,素與閩寇交密,早與寇訂約,勿犯寧波,俟事平傳檄可定,故爾後期。及塞詣溫之館頭地方,不渡而還。溫州遂陷。后掾冒軍功,即補官東粵,索塞厚贐,不予,掾持塞短,塞怒羈其家丁五人,手刃其三,腹將苦諫乃止。由是,塞之妄行無忌,聲遍浙東矣。塞於是月十八夜經台,即抵寧波。

  二十七日,金華山賊陷仙居,知縣鄭錄勛、副將汪國祥內外夾擊,賊寇李雲就擒斬之,餘黨潘、蔣等仍潛匿於山谷險峻之處。

  二十八日,杭州駐防都統周雲龍帶滿兵到台。

  七月,寇逼樂清縣,不戰而降。樂清乃溫郡北邑,至大荊七十里。大荊至黃岩亦七十里。八月初二日寇遂逼黃岩,屯紮南門外羽山。太平、黃岩鄉村,男女奔竄,已受脅制。

  八月初三日,總兵阿爾泰,盡部鎮標兵、城守兵並象山、新昌二營調至兵,於是日出戰南門外大敗。

  初,曾養性在溫,黃岩城守參將武灝陰已納款,陽修濠溝,假為備御。迄寇屯羽山,薄南門,城下旌旗蔽日,鎮標兵、城守營兵與象山、新昌援兵約五千,阿鎮欲決死戰。初三日,強灝同赴敵,賊勢披猖,莫敵遂敗,折卒一千五百餘人,諸將僅以身免。時灝主降,爾泰欲撤營奔台,為灝所制。黃人洶湧,乘文武官聚議于東門之祠山殿,士民沿街塞道,長跪乞命,求為保全計。爾泰不許降,遣蠟書馳報台道提督都統救援。周都統遣薩克蘇部滿兵三百至黃,爾泰恃心膂,撥守西門。阿堅意死守。

  八月初八日,城守參將武灝開東門,三門降賊。武灝早與賊通,因滿兵守西城,寇從西城殺入,滿兵即與巷戰俱死,僅留二人匿城內三清橋陳孟玉家,得脫。薩克蘇目刎。賊前軍都督李長春亦被滿兵擊死。是晚,爾泰左右皆離叛,尚宿南門較場,擁數騎將歸署,灝挾之偕降。養性待爾泰以甥舅禮,改名劉建中,為定遠將軍。黃岩知縣熊兆升,江西豐城縣人,不肯仕偽,以偽定遠將軍祖宏勛、豫吏仇維貞管縣事。城陷之後,人民流亡,市井邱墟,所有民居,俱賊佔住。富者勒其供應,貧者苦於力役,遭偽苛政,酷虐非常。

  偽都督曾養性統群寇屯紮黃岩南門外羽山,設大紅哆羅帳房十余座,稱為大營盤。中前後護衛皆嚴。每日率群寇在城東郭外二里許餓虎山腳操練陣圖。新降士民俱著割辮蓄髮,裹以網巾,使用銅錢,從閩省搬運。內鑄裕民進寶。有土嶼一鄉民,不肯要錢,即斬於市。

  偽將軍朱飛熊,閩人,系水軍都督,梟獍無比,每赤足不履,駕大(舟宗),聯絡大船,自海門排至黃城北門外浮橋。飛熊系聽曾養性節制,不時赴曾養性營盤,商酌機宜,至則有少年健兒五百人跪之,喚曰兒子,皆服大紅哆羅呢短甲,遍體照耀,寇容可畏。

  阮姑娘,閩人,乃系婺婦,性最兇殘,亦帶水師寇吾營。此婦威猛莫倫,舉步如飛,遇夜恐人行刺,獨宿桅斗之上。部下之寇,皆熬煎桐油,磨煉兩足。有赤腳者,有穿名鐵草鞵者,怒即殺人;水師時本婦,輒為先鋒。

  九月二十七日,偽都督部寇半從黃鄉西度,度城嶺、楢溪,駐劄郡城興門外江南章家溪等處地方。祖宏勛、阿爾泰部寇半從黃北鄉度黃土嶺,至郡與養性合兵,分三營盤。曾養性居中,祖弘勛居左,阿爾泰居右。養性營盤後有刀斧手五百,分佈左右,名曰后牆。

  十月初十日,都統伯穆赫林吉爾塔布、提督段應舉、塞白理等,率兵過浮橋,戰于長天洋,敗績。渠帥曾養性偵王師之將襲,夜半整眾以待。我師由浮橋登陸,甫衝鋒而滿兵接戰,賊兵兩路,一由紫沙嶴殺出,一從江岸殺來。我師急回,賊已將浮橋砍斷,且馬向不善渡津梁,負傷者十之一,墮溺者且十之四。惟台協中軍馬龍鼓絲旗趨雲峰山下,抄賊后尾,踴躍。移時,寇恐,空國而至,悉眾來援,戰可一更,逃歸數百人。龍徐自將所部,突圍踰護郭嶺,渡七里江,帶殘兵歸郡。時居民登高遠望,但見宵火燭天,哭聲震野,幾以是夕陷郡城,賊眾唱凱歌班師,金鼓歡呼,琅琅動勛。

  十四日,仙居又陷。先是,仙居為山賊李雲所破,知縣鄭錄勛、僉書汪國祥已經恢復。緣周都統援台時,帶滿兵才七百人,其半殲于黃岩,僅隨身三百餘人,閑身羈旅,樹立情濃,遂赴仙居,欲圖進取。不虞寇皆閩人,為魁首者朱福等,強悍十倍于周都統,在仙數失民心,竟有投牒渠帥數愬之。未幾,寇榜周罪狀通衢,即遁回郡,遂棄仙居,知縣鄭錄勛抱印趨杭。

  十五日,收陣亡屍,天洋之戰,本出有心,轉成挫衄,然悔無及。寇亦微有惻隱,不忍顛越屍傷。于十五日,在西岸各樹標,聽親屬識認載歸。一時郡內通衢僻巷,無不焚蘭熱桂,腥血風回,聞者欲嘔,薦死悼亡,悲號日甚。

  自郡南為賊所據,沿江六十七里,如章家溪、龍潭嶴等處,俱築土囤,與我師隔江而守。又水師賊將朱飛熊,將大(舟宗)戰艦一帶,沿江停泊于湧泉、新亭、后涇等處。至我師俱從西北陸路堅守,提督塞白理等領兵守東路蔡嶺、龍王山等處,堅築石城,安設炮位,以通寧波大路。都統周雲龍等領兵守白塔了、倭山、后嶺及西路松山,留賢等處,俱布置營盤,排築土囤,以通天台大路。

  布置各營盤,開掘深濠,暴露朽骨,過者太息。

  偽總兵朱福,既據仙居,遂領賊眾出天台大路,以斷糧草。仙之西北,接壤天台;若橫水、紫凝諸村,賊蹤游奕其間,時屯于天封寺,寺創于唐,制頗宏敞,遇官兵輒拒戰,我師竟為所敗,糧道遂絕。

  二十七日,都統周雲龍議屠台郡。台道楊應魁力爭而止。周都統以賊東西搭造浮梁,急圖攻城,城內驚惶,俱欲逃竄,且屢戰挫敗,滿兵全活無幾,綠旗逃回甚眾。疑台人與賊暗通,遂議屠台,以守新昌。賴楊應魁力主不可,以台為寧紹門戶,台失則浙東皆為寇有。周雲龍又以糧道既絕,賊勢猖獗,急不能守。應魁厲聲疾呼,指文武滿漢官兵,謂朝廷封疆,寸土難失,若見危輒棄,要我等何用。滿漢軍民,咸推為是。先,周都統棄仙居時,應魁爭之不能,備將仙居若棄,必致為賊所據,斷我糧道等情,已密啟大將軍康親王,暨寧海將軍固山貝子覽啟,深器重之,以將來計,全台者,必是人也。又應魁到台時,至紹之嵊縣,被山賊數萬所困,應魁竟以防卒數百人殺出重圍,人咸服其智勇兼備,無頡頏者。

  十一月初四日,寧海大將軍固山貝子提師援台,百姓頂香,跪迎遮道,延袤六七裡外,俱告以荒亂慘傷情形。貝子惻然動念,慰以不必驚惶,自有平寇之策。貝子之蒞台也,公聽並觀,不徇偏見,功疑惟重,罪疑惟輕,于文員諏以土俗民情,于武職每察以樹功效力,揣測多方,徐施方略,井井有條,備言天封戰敗,非諸將之怯,乃三軍之飢。即下令慰諭,椎牛釃酒,大行犒賞,諭以務必堅壁固壘,慎毋輕舉。自是,諸軍皆按甲不動,軍容肅然,民亦賴以安堵,秋毫無犯,各得安業。

  先是,安設各營盤,東盡羊坶坦,西極留賢,毗連三十里,所有民間墳墓,俱被開掘濠溝,骸骨暴露。貝子蒞台,經過營盤,見之,不勝哀憫。留即傳諭諸軍,嗣後不許攤掘民瑩及砍伐松楸,違者按以軍法。又前殉陳之人,遠乃遼薊,近則京口、杭州等處,亦即諭下,給以運費,令子弟為其父兄,僕從為其家主,即將骨骸舁回,各遂首邱之望,仁哉!貝子真澤及枯骨也。

  會當風鶴時,人人自危,幸貝子到台,鎮靜調度,大慰士民,雲霓之望,亡魂得以安土,其恩更莫大焉。

  初十日,倍餉給山營諸軍,陸營諸軍依山戍守,漸偪冱寒,各有懷鄉之思。楊應魁察其意,啟于貝子,即下令諭倍月餉以給之,歡聲如雷。

  十二日,發台協官兵,交監司楊應魁推問,周都統以台兵與寇通,疑終不解,啟貝子, 以發問。台副將秦宏猷向框梗概,通賊並無實跡,應魁以誣啟。貝子素信應魁公忠,其疑頓釋。貝子令諭邑令王鑄鼎,按地召集鄉兵之首趨轅下,餉以酒食金幣,試有膂力者,給以練總劄,暇則互守御,有事則導官兵先行,既為杜奸之計,復得地利之宜;軍前竹木,動需千百,有司檄練總按戶分任,克期以交,時稱便焉。

  王師壓境,度支靡常,然非徑渡靈江,莫由陷敵。貝子檄同知祖進朝,即西門廂房為船廠,董造江津為上舟駕梁。

  續演水師于東湖,貝子恐水兵未諳,無以迎敵,遂令演習;檄有司募水手操舟,演于東湖,戰舟遂成陣勢。

  舟泊城南金雞岩,夜為江流暴漲所駛,失去一半。貝子惟邑令是問,令責管舟民戶,願覓舟贖罪。貝子笑許之,乃披蓑笠,偕水手沿江號哭,見舟所在,哭益慘。盜詰之,還以原船,亦賊心變為菩心也。

  二十七日,增白塔汛戍兵。白塔寺角枕靈江,與了倭山密邇,前撥守兵無多,恐為寇所據,北阻餉道。貝子允裨將議,晚引步卒五百協防,朝仍掣回所撥之兵,皆綠旗也。

  十二月,大雨雪,軍馬皆飢,軍中斗米三百錢,束草錢百文,重價無由購。自黃、天、仙三邑為寇所據,在地糧草已絕,大軍所需,俱從寧波,由桐岩嶺運至台城。

  貝子蒞台後,領滿漢大軍不下十萬,月支動輒三萬七千余,費苦不貲,諸將急欲議戰,貝子弗許。

  初二日,貝子以歲逼年飢,民不聊生,傳監司楊應魁、郡守高培、令王鑄鼎,轉傳縉紳,議法賑濟。貝子當發銀四百兩,諭台道守令酌量捐賑,並勸有力紳衿,亦行傾助。在天寧寺煮粥救濟,歲盡而止,饑民得以存活。

  二十四日,貝子令各練總鄉兵暫回卒歲,諭爾等俱系鄉人,屆在歲暮,父母妻子,倚間而望,每名給銀一兩、米三斗,即令回家。各鄉兵感恩無地,願效力弗去,貝子嘉憫之。

  乙卯康熙十四年春王正月朔,貝子率百官朝賀,禮成,命坐賜茶。

  新正,大雨連宵,軍皆苦之。

  十四日元夕,禁慶賞。貝子令守令可傳諭士民,大寇對壘,防範須嚴,雖值元宵,不得慶賞。

  十九日,沿江春草方綠,牧人驅群就食,賊誤為兵,駕船努力來御,飛報貝子,遣兵急迎,賊已退矣。

  都統周雲龍,自帶兵來台,貝子察其有建白,素不愜意。周亦自知無所樹立,殊苦岑寂,竟於別郡,覓美人,匿軍中,侍起居,後周知貝子風聞,即遣去。貝子查無實跡,又加嚴飭,周始悚然。

  周都統隕於七里崖下。是日清晨,煙霧迷離,寇疑有警,隔江發巨炮。周都統適單騎自松山回,經七里,地勢窄狹,飛彈擊岩石,回中周左耳,隨隕馬下而卒。天乎!寇乎!

  二十三日,賊水師都督朱飛熊弟朱光祖,帶兵一百餘人,戰船三隻,投降。將偽都督劄繳上貝子。貝子納其降,賞以功牌,安置蔡嶺營。

  二十四日早,各官啟見貝子出,獨留台道楊應魁、仙居令鄭錄勛,商酌機宜。

  二十五日,遂撥兵進剿。仙居鄭錄勛,密遣牌一面潛行,知會仙居大路居民,速即搬移,大兵不日按臨,恐殃及無辜。賊朱福、建必中等屯紮在城,知我師進剿,速報曾養性,又遣偽總兵蔡玉樹,領賊眾二千協守。

  二月初一日辰刻,鄭錄勛為鄉導,我師統滿漢兵克複仙居,攻敗之,余賊雜民處,黑白難辨,橫罹鋒鏑者,不知凡幾。先是,貝子以仙居要地,今為賊所據,游奕天台地界,不時阻我糧道,深為可患。故於二十四日,獨留楊應魁、鄭錄勛等共議恢復仙居,指畫甚善。

  初一日,一舉即報捷音。

  初四日,貝子諭台道楊應魁,查有賊踞城池,能預為投降者,免其誅戮。如有拒敵者,一概不留。婦女給軍。此本朝定例然也。但仙民因我兵撤回,被賊迫脅,實非甘心從賊,與他城失陷不同。原其初情,深有可憫。該道即諭知縣鄭錄勛,查明婦女,果有本夫及至親願領回者,該縣稟明都統,即許准贖,為此特諭。

  初五日,寇營小兩山。

  初十日,貝子令禁牧卒,不許擾害村間。

  清明,不禁民人出城祭掃。

  二十九日,水寇大(舟宗),陸續進泊小兩山,議者思效火攻,二、三兩月,歸燕不巢而去。是春,燕自南歸,暫泊梁間,終春之季,不復葺壘。哺雛豈畏兵乎!

  總兵阿爾泰,雖則降寇,志圖復讎,遣一技勇號周千斤者,持蠟丸三顆,泅江欲入城,啟貝子,致監司楊應魁與其隨征子誇藍大,被巡江寇兵夜于江面邏獲,解寇帥偽總兵崔,轉解曾養性發之,知其約于三月初七日決戰。養性當將爾泰拿解耿逆絞死。又如其字樣,另寫血書蠟三函,別遣腹心來投,改約以初十日出兵為期。爾泰謀為內應。養性隨將章家溪大營盤群寇添入小兩山營內,預為準備。貝子監司平素慎於行兵,動謀萬全,早信爾泰無從寇意。其子又在麾下,故一時莫察。先令水師提督常進功,舟師進發海門夾攻,竟於初十日夜調滿漢兵丁進攻小兩山,轉為寇所敗,計折滿兵三千余,漢兵亦如之。我師大挫,是日為立夏節。

  十七日,海戰大捷,我師未攻小兩山,時貝子先令提督常進功,帶滿漢水師進發海門。是日早,寇首朱飛熊輒以身與官兵御,膽悍異常。常進功所攜槍手三百名,素號諳練,迎敵時百發百中。戰日亭午,炎氣蒸人,飛熊岸幘,手持雙戟,躍入我舟,欲刺進功,被用鳥槍中額而斃。群寇遂敗。水軍功成奏捷,貝子大喜,于邸第開䜩行賞有差。

  十九日,貝子

  二十日,貝子由東門出,巡視各營盤,晚從西門入,見郊外田盡荒蕪,不勝扼腕。次日,傳台道楊應魁,面諭米價騰涌,轉輸又艱,食乃民天,可即示各鄉兵速回,及時播種毋荒農業。

  四月初旬,貝子移邸第于白雲山。初,貝子蒞台,駐城心葉宦宅,寇炮日從城外擊入,于貝子第內,更多震壘,故移至城北白雲山下楊園,攻擊如前,監司楊應魁,啟貝子, 言城中必有奸細隱匿,故賊炮因所居對發,遂嚴諭各文員,細加察訪,獲得奸人王從龍,搜出偽劄,系寇腹心,前已謀入貝子書記,並土宄邱文挺等數人戮之於市。內有生員葉大魁,系從龍主歇,實不知情,背綁視其行刑訖,旋即放回。嗣後軍機密不復洩,防範更嚴。

  十二日,水師常提督,自海門領師回營,藉賽願為名,日演戲營中。貝子聞知,傳諭責其放佚,以肅軍心。

  十六日,貝子親臨教場看兵。先是,貝子因春雨連綿,甲胄霉爛,器械銹濕,令各營將主將滿漢弁兵挨次調撥入城看驗。自十六日至二十七日止,每日親下教場,細加點閱,隊伍整齊,軍容肅然可觀。

  五月五日,貝子令聽軍中酬酢。

  二十八日,諭監司楊應魁、副將秦宏猷,遍視各營盤。凡屯紮卑濕之地,俱著就近移入塽塏處,以免霉氣薰蒸。

  六月初四日,貝子令傳滿漢文武各員,凡有割辮民人,聽其往來入城貿易,不許盤詰。先是,貝子商之監司楊應魁曰:自統軍以來,所有市貿以供軍需者,已嚴諭滿漢兵丁,不許短價強買;一粒不取,寸草莫拾。今訪得軍中需用物料,騰貴非常,其中必有阻礙。楊應魁即啟雲:郡中需用百物,半產自天仙及黃岩沿海地方。今居民俱被寇脅割辮,仙、天雖已半復,民人尚不敢入郡,故貿易無多,需用不給。自貝子諭后,其遠近逃竄者,相率來歸,不絕於道。斗米尺布,俱負戴入市,城中大有起色。

  仙居,天台二縣,自寇曾養性逼台郡以後,山賊蜂起,俱假大寇旗號,遍滿天、仙鄉村。幸貝子恢復仙居,山賊懼戰星散。有洋梵地方居民七十餘人,被地方出首,誣為真賊。貝子發滿帥與楊道研訊,以無器械為據,難以懸坐,啟貝子,概行省釋。

  又沿江海東路大芬、泗淋數十里地方,時有寇船挨岸停泊,在地居民,為賊所制,逼勒糧餉,居民無奈供應。有啟貝子請屠之者。貝子以事出威脅,非其得已,令監司楊應魁訪實,如果情真,拿為首者正法。后楊應魁以地民居近沿海,與賊密邇,且官兵遙遠,救援不及,民又以自保身家計,首從無可區別。貝子雲:通寇法雖難貸,然則將如之?何應魁啟以大寇在境未除,居民多乃無辜,概得誅之,似覺不忍。貝子大然其言。雲:爾先得我心。今爾以片語全活數萬生靈,其功德可與爾均之矣。即遍令滿漢各官,此後如有不軌之徒,自能廉訪得實,無許爾輩妄啟,以致反多滋累。

  六月間因仙居已復、賊寇已遁,路無阻隔,糧草轉運甚便,俱已充足。滿帥啟議進兵,貝子以時當酷暑,難以興師,不許。

  七月初旬,貝子傳諭台道,以天氣漸涼,兵屯已久,所屬將領,以師老紛紛議戰。今何法可謀全勝?前據仙令鄭錄勛啟稱:仙有別徑,可通黃岩,以抄賊后。但事乃走險,雖曾密差鄉導,將地圖繪來,瞭然在目。又經斟酌再四,惟應否可行,必預謀出萬全,該道可托奉令以巡視各營盤為名,將圖帶去,與鄭錄勛備相妥議,並親至該縣前所啟別徑地方,度其形勢,于地若利,即啟明候奪。

  初十日,監司楊應魁奉貝子令,從仙居看各營盤迴,遂傳滿漢將帥議戰,自早晨入見,至夜半方出。

  十五日,遣滿帥穆都統等統大隊大兵密從仙居至茅坪嶺。于二十八日,抵黃岩地界,經涼篷、寧溪、烏岩,尾賊之後。賊和,大恐,計無所出,于八月初七夜盡行拔營往溫州。其半從海開駕船而去,其半從陸路而去,皆罄壘夜奔,而自相蹂殺,過黃在縣經宿一夜即行。

  初八日,貝子盡提台郡滿漢兵馬追至拗嶺,駐紮至十四日,至黃岩又追至樂清、溫州,台州圍解。自寇曾養性暨水軍朱飛熊部眾寇逼台郡以來,號稱十萬,黃、天、仙相繼淪陷,兼之遇歲荒歉,土寇蠭起,人則蠢蠢,勢則洶洶,若有不可終日者。今一旦蕩平,固我台人之幸,實賴聖天子之福也。

  初貝子蒞台,值太寇逼城,乃不動聲色,惟急以撫恤殘黎為先務,且深知監司楊公才識超邁,可任器使,凡鉅細機宜,無不相籌畫,而楊公又宏毅練達,兼以公忠平恕,無一念一事不切民生。貝子內則寄以心膂,外則視為手足,遂能贊立奇勛,解我台民倒懸,出水火而登之衽席。貝子誠為福曜,而楊公亦實福星也。

  康熙十四年八月日紀。

  貝子戰績紀略

  康熙甲寅閩變,四月至平陽,游擊司廷猷縛主以獻,引偽都督曾養性、副都督吳長春、偽將軍朱飛熊盤踞平陽,潛師渡飛雲江,逾桐嶺,溫鎮祖宏勛已私通之,佯遣副將楊春芳、游擊魏萬侯與其子棟俱戰沒。春芳得脫歸,賊遂進屯郡西山。

  六月初一日,宏勛集文武于大觀亭議降,巡道陳丹赤抗聲不屈,與知縣馬琾俱被害。宏勛令其黨高陞、李國才等開門迎賊,遂入城,脅民翦辮。加宏勛為安遠將軍,添轄伍營總兵;以平陽副將李宮牆改授參政,兼攝督學事。聚眾十萬。

  八月往攻台郡,樂清城守蘇木代死之。時,貝子振師救護台州鎮,扼沿海諸逆,紀律嚴肅,指揮攻賊,殲吳長春于黃岩;朱飛熊水戰,彈中胸亦斃,賊勢遂阻。賊屯城外,犄角一載,會賊軍需不繼,又數戰不利。十四年八月初八日,遁回溫州。貝子統滿漢官兵追躡其後。十九日,至樂清。先是,樂民驚避,邑中無人。又值霖雨旬日,海上皆為寇船,大兵無由到府。於是,用鄉導夏君周,從楠溪沿山出青田,渡江抵溫州。賊由上塘抵禦,貝子預令伏兵三百余名,藏之寶勝寺內,大兵佯道至綠嶂地方,賊尾追近寶勝寺,號炮響處,伏兵奮擊,殺出截往,石甲灣賊首尾不能相顧。時,九月初三日,大潮汐候,賊披靡溺死石甲灣及死傷者,不可勝計。貝子率師越和嶺,至威寧淺灘,扎排過岸。時賊艘自郡港起,麟次至青田港下,我師用明攻暗度之法,命喬千總帶數百兵騎在下馮山上鳴金不絕,若有安營不前之狀。賊瞭望信為不復進攻,不知大軍已潛入溪口、白括一帶,直屯郡西山,勢已扼其項而拊其背。賊驚恐,退據郡城,偵有內變,磔春芳並江心寺僧三人,置偽戶曹、員外郎、司務等官,鑄裕民通寶錢。晉宏勛定東伯,擢孫可德等為親軍都尉,協守屯郡邑。我師撫剿並用,遣諸生侯醇招撫。死之(?)。賊晝夜修砌城垣,開浚濠溝,外築木城,每日炮彈雨下。

  十五年二月十六夜,曾養性、祖宏勛發兵數萬,水陸齊犯。貝子授官兵與誇蘭大丹母布等,殺敗賊兵,炮打沉賊船七隻,殺賊七百有奇,溺死不計其數。于二更時,賊用火逼攻西山,貝子親督大兵,酣戰至天明。滿漢官兵,奮力追殺,賊眾大敗奔逃,我師追扼將軍橋,賊眾爭不能渡,盡墮水中,水為不流,殺賊二萬有餘,得軍資、器械無算。曾養性幾被擒獲,墜馬浮水,爭命入城死守,再不敢出。

  夏五月,天氣炎熱,餉運維艱。貝子令暫回師處州養馬,俟秋高再舉,拔寨起行,沿途步步為營,斬賊于毛羊渡,擊賊于臨福山孤溪口,更束草為人,衣執如生,排立空營內,將數壞炮填葯安線丈余,線未燃火,則搖旗以疑之,約軍行數里,線已燃火,則雷發以驚之。賊疑有伏,遂退回十余里,我師按轡全歸。

  六月,至處州休養士卒。

  至八月,貝子命師進戰。八月十八日,自處州起程,時有以先取松陽乘得勝之師再攻石塘為請者,貝子獨采溫鎮陳世凱之言,謂石塘當四達之沖,為入閩便道,破之不僅為東甌之利,乃進攻石塘。

  二十日,至石塘嶺地方,仿陰平襲蜀故事,攻其無備,出其不意。

  二十一日,貝子命陳世凱即刻進兵,自統步騎繼發,約五鼓共抵賊寨。是日二更,于雙嶺張村口伐木取路,歷級而上,天明抵賊寨,奪賊龍幟,斬寨大進,連破九寨。貝子駐馬于高山之嶺,指揮調度。於時石塘老巢雖破,其眾猶自力戰,兩軍迎合,更迭六陣,始及嶺下,乘勝連夜渡河,賊營放炮不停,火光燭天,我師奮勇馳擊,竭一日夜之力,破數年堅守之寨,燒營七座,砍柵二十有八,斬首六千有奇,獲炮十五位,衣甲器械累萬;偽都尉連登雲等數萬之眾,剿滅已盡。從此耿逆束手乞命,東甌全復,兩浙疆宇,尺寸盡為朝廷之完土者,實貝子之偉功豐烈,直與日月爭光,以垂史冊,而無耀窮雲。

  貝子撫嵊功績事實

  康熙十三年,閩逆倡亂,賊寇金國蘭、胡雙奇、邢其古、楊肆、王茂公、趙沛卿等,乘機竊發,而巨魁惟邱恩章、俞鼎臣為最,分佈偽劄,集凶黨,將肆毒于嵊邑。時,貝子寧海將軍奉命提兵赴台,道經嵊邑,備聞賊寇聯絡情形,相度山川險要處所,示參將滿進貴曰:流賊之敢於聚嵊猖獗者,以天兵奉討閩逆巨罪,無暇為草寇計。今留勁卒一千,爾與知府許洪勛協力勛除,殲厥巨魁,以安茲土。其有無知誤入賊黨而脅從者,宜予招撫。冬十一月,草寇邢其古、流賊趙沛卿,以趙亦賢為內應,突入嵊城,焚毀堂署倉庫,已幾莫保,肆行剽掠,男婦倉皇逃難,而流賊楊肆、王茂公更統黨接踵逞虐。知縣張逢歡,飛報貝子寧海將軍軍前,隨檄參將滿進貴,遵照指訓方略,攻擊殺賊一百餘人。賊首俱各四散奔逃,城池得以無恙。給把總兵二百防禦之。又冬十一月,草寇偽總兵胡雙奇、流賊偽都督金國蘭,分扎嵊邑北鄉,剽掠諸村堡,而石山、豆官莊、溪頭、並上王蔣岸橋、長橋等處,毒害甚慘。士女潛入山谷中。貝子將軍聞報,飛檄知府許洪勛,同參將滿進貴、都司王德輔,密約分道攻擊,賊奔蔡山彎九里泉扎住。三日,官兵追逐之,又奔逐至崇仁、富潤分扎住。五日,長樂、太平、開元等處又扎數日。貝子將軍聞賊潰而復聚,乃下令嚴督。於是參將滿進貴、知府許洪勛,踴躍用命,復統兵分擊,執賊金國蘭,梟首東郊;胡雙奇、邢其古投誠,宥其死,令軍前出力贖罪,奪還所擄掠婦女,諭令領回。又冬十二月,流賊偽總兵俞鼎臣,帶賊兵數千人,沿江擄掠,被害多人,參將滿進貴奉貝子寧海將軍指訓,同守備周鳳,帶領馬步兵七百名,會同嵊縣知縣張逢歡、把總馬國常,從仙岩攻入;知府許洪勛,同守備滿明侯,帶領兵二百,並鳥槍人等,進大洋嶺,密約會合。奮擊,流賊大敗,殺偽副將楊肆、偽參將金光大、偽游擊任大全、偽把總蔣聲生、擒偽副將董文昌、董茂留為招安,共殺賊約七百餘人,餘黨皆降。所獲刀槍器械無算。賊勢稍弱。知府許洪勛,申報貝子將軍,傳諭知縣張逢歡,安集難民。又冬十二月,偽都督邱恩章,統賊數千人,扎列貴門山嶺,趙亦賢、王茂公、趙沛卿賊首,又與之合營。貝子將軍,探知賊勢復振,謂彼眾我寡,當以計取。於是,密授方略,檄命參將滿進貴、知府許洪勛,以北路之賊勢既平,佯令班師歸城,賊扎貴門,若為不知,故設宴演戲,且邀知縣張逢歡及標下屬員飲酒作樂,賊使窺探,遂不設備,飲至二更,參將滿進貴統兵三路銜枚襲擊,生擒偽總兵王稅、偽軍師張先知、偽副將馮保、偽監軍郭崇義、王志大、偽總兵何肆乘、偽參將郭榮、偽游擊全德、祁可能、偽都司章必顯、賊首邱恩章、王稅、趙沛卿等九十一人,刑諸市。王茂公遁去,其餘黨周明良等二百餘人,憫其無知,釋使自新。自是,而西路之賊始平。

  平閩功績聞見錄

  康熙甲寅年三月十五日,耿精忠執總督范承謨于藩邸,而閩變起矣。頃刻間,馬兵四齣,即閉城門,傳令箭,上書總統大將軍靖南王,為伐暴吊民事,百姓俱令翦辮,包網巾,從明朝制度,有不從者斬。司道各官,見撫院劉秉政業已從逆,眾皆唯唯。獨知府王之儀、知縣劉嘉猷,因出迎總督,俱被戮,合家二十口,俱自刎。彼時,布政司何中魁進京陛見,按司席式、兵道呂應斗、糧道李學詩等俱從逆。本日封府庫,次日遣偽都尉王老虎出城發號施令,百姓奔竄,四方搶掠無算。

  十六日,遣都督曾養性、都尉徐宏弼等,領兵由延建往攻江山縣,遲數月,江山縣報捷。耿精忠大喜,行賞有差,后耿逆以糧草不資,逼民間助餉,或數千金及數百金不等。凡紳衿富戶,俱被抄沒數次,拷打不休。

  地下錢糧,每兩加耗五錢,屯糧倍之,又加派本色以給兵食,又加派草料以養馬匹。又按丁口派丁糧,上丁每丁八兩,中丁六兩,下丁四兩不等。又高抬鹽價,按口銷鹽,每日每人要食鹽二兩,即要納價二錢。又派長夫每名二兩、三兩不等,計路途遠近,以備挑運糧草及火藥戰具等項,每鋪五名、十名不等。

  又逼民間輸銅鑄錢,文曰「裕民通寶」,每一文小者算銀一分,大者算一錢,再大者算一兩,以至二兩。不用者,以軍法從事。有小民林捷使,不用裕民錢,立即棄市。是時,百姓受耿逆荼毒,生不如死,大兵至,不啻大旱之望雲霓。

  后聞曾養性陷黃岩縣,參將武灝納款,城守祖宏勛集文武于觀亭議降,巡道陳丹赤、永嘉縣馬琾皆殉難,民益惶恐。

  逆又招集土兵,令百姓供養,又大索民間鉛錫,鑄鳥槍炮子,百姓不得收租,鄉間山寇蜂起,而錢糧又急如星火,民困極矣。望大兵至,不啻日以為歲雲。

  乙卯春,聞大兵至杭,與總督李之芳統兵會剿等語。至秋末,聞貝子破嵊縣,繼又聞破天濱,而逆索餉愈急,百物涌貴。蓋閩地濱海,全賴海物接濟民食,此時海禁甚嚴,鹹魚蝦蚌之類,一無所出,餓死者遮道。

  丙辰春,聞康親王同貝子破溫州,又攻處州甚急,逆貽書伊叔耿繼美,由江西統兵同都督易明等襲抄大兵之後,抵五顯、仙霞二關,堅守不許大兵入閩。

  后聞耿繼美不從,將書獻與康親王、貝子看,貝子喜極,即計誘曾養性,導康親王入五顯嶺。貝子由慶元間道取路松溪,跋涉險阻,墜崖折齒,牽所乘馬以鞭作杖,飧風飲露,于炎蒸草澤中,仍由仙霞抵建寧府,與康親王會合,滿州兵破延平,封府庫,籍戶口,于九月十八日抵福州,適「海寇」鄭錦作亂,有賊兵三萬餘,設營十四座于小門鎮鳳山嶺上,欲攻福省,貝子見事勢危急,與康親王議,立遣賴將軍帶滿洲兵大破賊營一十四座,斬首數千,一面傳檄興、泉、汀、漳四郡,而福省平。貝子進光祿邸第,康親王駐西門邸第。貝子見百姓紳衿遭耿逆荼毒,觸目傷慘,即傳令各旗兵丁,不許難為百姓,寬緩錢糧,平買平糴,毋得刻剝。民間於是化鋒鏑為衽席,民皆安堵,如故貝子之盛德愛民如此,宜百姓之朝夕焚香禱祝貝子于億萬斯年。詎知貝子以賢勞過度,自落齒后,且冒寒暑,陡患痢疾,醫藥罔效,竟於丙辰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辰時薨于光祿邸第。聞訃之日,百姓哭聲震天,焚香奔叩靈前,甚至有嘔血昏倒于地者十數人。嗟乎!非貝子之德入人深,感人至,何以有此?蓋貝子之功在浙,而德在閩;宜閩之人所以謳思不置。至十二月出殯西郊,百姓猶頂香遮道跪哭。僉曰:何天奪我貝子之速也;貝子若常在吾閩,則吾閩之人,日受其庇,豈不甚辛!而今已矣。惟有崇祀特詞,以報功德于不朽云爾。

  貝子靈櫬于丁巳年冬,各官護送進京。

  康親王至己未年方班師進京。

  自甲寅春,耿逆變后,士有絕筆焚書之慘,窗下無事,將耳目所聞見者,筆之於書,適王師入閩,將平閩功績附記于末,以備參考,未必無少補雲。

  時康熙己未九秋雲飛金泳記于道山草堂。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8:1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