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夫聖人者,勤于求賢,密于任使,故端拱無為,以待有德之士。士之至也,必敷奏以言,故曰:言察辭也。又明試以功,故曰:合於事也。〕

  兌者,知之也。損者,行之也。

〔用其心眼,故能知之;減損他慮,故能行之。〕

  損之說之,物有不可者,聖人不為辭也。

〔言減損之說,及其所說之物,理有不可,聖人不生辭以論。〕

  故智者不以言失人之言,故辭不煩而心不虛,志不亂而意不邪。

〔智者聽輿人之訟,采[艹芻]蕘之言,雖復辨周萬物,不自說也。故不以己能言而棄人之言,既有眾言,故辭當而不煩,還任眾心,故心誠而不偽,心誠言當,志意豈復亂哉!〕

  當其難易,而後為之謀,自然之道以為實。

〔失事而後謀生,改常而後計起,故心當其難易之際,然後為之謀。謀失自然之道,則事廢而功虧,故必因自然之道,以為用謀之實也。〕

  圓者不行,方者不止,是謂大功。益之損之,皆為之辭。

〔夫謀之妙者,必能轉禍為福,因敗成功,追彼而成我也。彼用圓者,謀令不行;彼用方者,謀令不止。然則圓行方止,理之常也。吾謀既發,彼不得其常,豈非大功哉!至於謀之損益,皆為生辭以論其得失也。〕

  用分威散勢之權,以見其兌威,其機危乃為之決。

〔夫所以能分威散勢者,心眼之由也。心眼既明,機危之威,可知之矣。既知之,然後能決之。〕

  故善損兌者,譬若決水于千仞之堤,轉圓石于萬仞之谿。

〔言善損慮以專心眼者,見事審,得理明,意決而不疑,志雄而不滯。其猶決水轉石,誰能當御哉!〕〈持樞〉

〔樞者,居中以運外,處近而制遠,主于轉動者也。故天之北辰,謂之天樞;門之運轉者,謂之戶樞。然則持樞者,動運之柄,以制物也。〕

  持樞謂春生夏長,秋收冬藏,天之正也。

〔言春夏秋冬,四時運行,不為而自然也。不為而自然,所以為正也。〕

  不可干而逆之。逆之者,雖成必敗。

〔言理所必有,物之自然者,靜而順之,則四時行焉、萬物生焉。若乃干其時令,逆其氣候,成者猶敗,況未成者?元亮曰含氣之類,順之必悅逆之必怒,況天為萬物之尊而逆之。〕

  故人君亦有天樞,生養成藏。

〔言人君法天以運動,故曰:亦有天樞。然其生養成藏,天道之行也。人事之正,亦復不別耳。〕

  亦復不別,干而逆之。逆之,雖盛必衰,此天道人君之大綱也。

〔言干天之行、逆人之正,所謂倒置之。曰:道非義而何?此持樞之術,恨太簡促,暢理不盡,或篇簡脫爛,本不能全也。〕〈中經〉

〔謂由中以經外,發於心本,以彌縫於物者也。故曰:中經。〕

  中經謂振窮趨急,施之能言厚德之人。救物執窮者,不忘恩也。

〔振,起也。趨,向也。物有窮急,當振起而向護之,乃其施之,必在能言之士,厚德之人,若能救彼拘執,則窮者懷終不忘恩也。〕

  能言者,儔善博惠。

〔儔,類也。謂能言之士,解紛救難,雖不失善人之類,而能博行恩惠也。〕

  施德者依道。

〔言施德之人,勤能修理,所為不失道也。〕

  而救拘執者,養使小人。

〔言小人在拘執,而能救養之,則小人可得而使也。〕

  蓋士當世異時,或當因免闐坑,或當伐害能言,或當破德為雄,或當抑拘成罪,或當戚戚自善,或當敗敗自立。

〔闐坑謂將有兵難,轉使溝壑,士或有所因,而能免斯禍者,伐害能言,謂小人之道,讒人罔極,故能言之士,多被戮害;破德為雄,謂毀文德、崇兵戰;抑拘成罪,謂人不章、橫被縲絏。戚善謂天下蕩蕩無復綱紀,而賢者守死善道,真心不踰,所謂歲寒然後知松柏后雕也。敗敗自立,謂天未悔禍,危敗相仍,君子窮而必通,終能自立,若管仲者也。〕

  故道貴制人,不貴制於人也。制人者握權,制於人者失命。

〔貴有術而制人,不貴無術而為人所制者也。〕

  是以見形為容,象體為貌,聞聲和音,解仇斗隙,綴去卻語,攝心守義。

〔此總其目,下別序之。〕

  本經記事者紀道數,其變要在持樞、中經。

〔此總言本經、持樞、中經之義。言本經紀事,但紀道數而已;至於權變之要,乃在持樞、中經也。〕

  見形為容、象體為貌者,謂爻為之生也。

〔見彼形,象其體,即知其容貌者,謂用爻卦占而知之也。〕

  可以影響形容象貌而得之也。

〔謂彼人之無守,故可以影響形容象貌,占而得之。〕

  有守之人,目不視非,耳不聽邪,言必詩書,行不僻淫,以道為形,以聽為容,貌庄色溫,不可象貌而得也。如是隱情塞隙而去之。

〔有守之人,動皆正直,舉無淫僻,厥后昌盛,暉光日新,雖有辯士之舌,無從而得發,故隱情塞隙,閉藏而去之。〕

  聞聲和音,謂聲氣不同,則恩受不接,故商角不二合,征羽不相配。

〔商金,角木,征火,羽水,遞相剋食,性氣不同,故不相配合也。〕

  能為四聲主者,其唯宮乎!

〔宮則土也。土主四季,四者由之以生,故為四聲主也。〕

  故音不和,則不悲不是,以聲散傷丑害者,言必逆于耳也。

〔散傷丑害,不和之音,音氣不和,必與彼乖,故言其必逆于耳。〕

  雖有美行盛譽,不可比目合翼相須也。此乃氣不合,音不調者也。

〔言若音氣乖彼,雖行譽美盛,非彼所好,則不可如比目之魚、合翼之鳥,兩相須也。其有能令兩相求應,不與同氣者乎。〕解仇斗隙,謂解羸微之仇。斗隙者,斗強也。

〔辨說之道,其猶張弓:高者抑之,下者舉之。故羸微為仇,從而解之;強者為隙,從而斗之也。〕

  強隙既斗,稱勝者高其功、盛其勢;

〔斗而者盛,從而高其功、盛其勢也。〕

  弱者衰其負、傷其卑、行其名、恥其宗。

〔斗而弱者,從而衰其負劣,傷其卑小,污下其名,恥辱其宗也。〕

  故勝者,斗其功勢,苟進而不知退。

〔知進而不知退,必有亢龍之悔。〕

  弱者聞哀其負,見其傷,則強大力倍,死而是也。

〔弱者聞我哀傷,則勉強其力,倍意致死,為我為是也。〕

  隙無極大,御無強大,則皆可脅而並。

〔言雖為隙,非能強大,其于扞禦,亦非強大。如是者,則以兵威脅,令從己,而並其國也。〕

  綴去者,謂綴己之系,言使有餘思也。

〔系,屬也。謂已令去,而欲綴其所屬之言,令后思而同也。〕

  故接貞信者,稱其行、厲其志,言可為可復,會之期喜。

〔欲令去後有思,故接貞信人之稱其行之盛美,厲其志令不怠,謂此美行,必可常為,必可報復,會通其人,必令至於喜悅者也。〕

  以他人之庶,引驗以結往,明疑疑而去之。

〔言既稱行厲志,令其喜悅,然後以他人庶幾於此者,引之以為成驗,以結已往之心,又明已疑疑至誠。如是而去之,必思而不。〕

  卻語者,察伺短也。

〔言卻語之道,必察伺彼短也。〕

  故多必有數短之處,識其短驗之。

〔言多不能無短,既察知其短,必記識之,以取驗之相也。〕

  動以忌諱,示以時禁。

〔既有其短,則以忌諱動之,時禁示之,其人因以懷懼。〕

  然後結以安其心,收語蓋藏而卻之。

〔其人既以懷懼,必有求服之情,然後結以誠信,以安其懼心,其向語蓋利而卻之,則其人之恩威,固以深矣。〕

  無見己之所不能于多方之人。

〔既藏向語,又戒之曰:勿于多方人前,見其所不能也。〕

  攝心者,謂逢好學伎術者,則為之稱遠。

〔欲將攝取彼心,見其好學伎術,則為作聲譽、合遠近知之也。〕

  方驗之,驚以奇怪,人系其心於己。

〔既為作聲譽,方且以道驗其伎術,又以奇怪從而驚動之,如此則彼人,心繫於己也。〕

  效之於驗,驗去亂其前,吾歸誠於己。

〔人既繫心於己,又效之於時人,驗之於往賢。然後更理其前所為謂之曰:吾所以然者,歸誠于彼人之已如此,則賢人之心,可得而攝。亂者,理也。〕

  遭淫色酒者,為之術音樂,動之以為必死,生日少之憂。

〔言將欲攝愚人之心,見淫酒色者,為之術音樂之可說,又以過於酒色,必之死地,生日減少,以此可憂之事,以感動之也。〕

  喜以自所不見之事,終可以觀漫瀾之命,使有後會。

〔又以音樂之事,彼所不見者,以喜悅之,言終以可觀,何必淫于酒色。若能好此,則性命漫瀾而無極,終會於永年。愚人非可以道勝說,故推音樂,可以攝其心。〕

  守義者,謂守以人義,探心在內以合也。

〔義,宜也。宜探其內心,隨其人所宜,遂人所欲以合之也。〕

  探心深得其主也。從外製內,事有系由而隨也。

〔既探知其心,所以得主深也。得心既深,故能從外製內,內由我制,則可何事不行,故事有所屬,莫不由隨之也。〕

  故小人比人,則左道而用之,至能敗家奪國。

〔小心以探心之術,來比于君子,必以左道用權。凡事非公正者,皆曰小人,反道亂常,害賢伐善,所用者左,所違者公,百慶昏亡,萬機曠紊,家破國奪,不亦宜乎!〕

  非賢智,不能守家以義,不能守國以道。聖人所貴道微妙者,誠以其可以轉危為安,救亡使存也。

〔道謂中經之道也。〕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7:2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