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謂其事雖近,彼所不欲,莫強與之,將生恨怒也。教人當以所知,今反以人所不知教之,猶以暗除暗,豈為益哉。〕

  人之有好也,學而順之;人有惡也,避而諱之。故陰道而陽取之也。

〔學順人之所好,避諱人之所惡,但陰自為之,非彼所逆,彼必感悅,明言以報之,故曰:陰道而陽取之也。〕

  故去之者縱之,縱之者乘之。

〔將欲去之,必先聽縱。令極其過惡,過惡既極,便可以法乘之,故曰:縱之者,乘之也。〕

  貌者,不美又不惡,故至情托焉。

〔貌者,謂察人之貌,以知其情也。謂其人中和平淡,見善不美,見惡不非。如此者,可以至情托之,故曰:至情托焉。〕

  可知者,可用也;不可知者,謀者所不用也。

〔謂彼情寬密,可令知者,可為用謀,故曰:可知者,可用也。其不寬密,不可令知者,謀者不為用謀也。故曰:不可知者,謀者所不用也。〕故曰:事貴制人,而不貴見制於人。制人者,握權也;見制於人者,制命也。

〔制命者,言命為人所制也。〕

  故聖人之道陰,愚人之道陽。

〔聖人之道,內陽而外陰;愚人之道,內陰而外陽。〕

  智者事易,而不智者事難。以此觀之,亡不可以為存,而危不可以為安,然而無為而貴智矣。

〔智者寬恕故易事,愚者猜忌故難事。然而不智必有危亡之禍,以其難事,故賢者莫得申其計劃,則亡者遂亡,危者遂危,欲求安存,不亦難乎!今欲存其亡,安其危,則他莫能為,惟智者可矣。故曰:無為而貴智矣。〕

  智用於眾人之所不能知,而能用於眾人之所不能見。

〔眾人所不能知,眾人所不能見,智獨能用之,所以貴于智矣。〕

  既用見可否,擇事而為之,所以自為也;見不事,擇事而為之,所以為人也。

〔亦既用智,先己而後人。所見可否,擇事為之,將此自為;所不可見,擇事而為之,將此為人,亦猶伯樂教所親相駑駘,教所憎相千里也。〕

  故先王之道,陰言有之曰:天地之化,在高與深;聖人之制道,在隱與匿,非獨忠信仁義也,中正而已矣。

〔言先王之道,貴于陰密。尋古遺言,證有此理,曰:天地之化,唯在高深;聖人之制道,唯在隱匿。所隱者中正,自然合道,非專在仁義忠信也。故曰:非獨忠信仁義。〕

  道理達於此義之,則可與言。

〔言謀者曉達道理,能於此義達暢,則可與語至而言極矣。〕

  由能得此,則可與谷遠近之義。

〔谷,養也。若能得此道之義,則可與居大寶之位,養遠近之人,誘于仁壽之域也。〕〈決篇〉第十一

  為人凡決物,必托于疑者,善其用福,惡其有患,害至於誘也。

〔有疑然後決,故曰:必托于疑者。凡人之情,用福則善,有患則惡。福患之理未明,疑之所由生,故曰:善其用福,惡其有患。然善於決疑者,必誘得其情,乃能斷其可否也。〕

  終無惑偏有利焉,去其利則不受也。奇之所托。

〔懷疑曰惑,不正曰偏。決者能無惑,偏行者乃有通濟,然後福利生焉。若乃去其福利,則疑者不受其決;若有利於善者,隱托于惡,則不受矣。致疏遠,謂疑者本其利善而決者隱其利善之情,反托之於惡,則不受其決,更致疏遠矣。〕

  故其有使失利,其有使離害者,此事之失。

〔言上之二者,或去利托于惡,疑者既不受其決,則所行罔能通濟,故有失利罹害之敗,凡此皆決事之失也。〕

  聖人所以能成其事者有五,有以陽德之者,有以陰賊之者,有以信誠之者,有以蔽匿之者,有以平素之者。

〔聖人善變通,窮物理,凡所決事,期于必成。事成理著者,以陽德決之;情隱言偽者,以陰賊決之。道成志直者,以信誠決之;奸小禍微者,以蔽匿決之。循常守故者,以平素決之。〕

  陽勵于一言,陰勵于二言,平素樞機,以用四者,微而施之。

〔勵,勉也。陽為君道,故所言必勵于一,一無為也。陰為臣道,故所言必勵于二,二有為也。君道無為,故以平素為主;臣道有為,故以樞機為用,言一也,二也。平素也,樞機也。四者其所施為,必精微而契妙,然後事行而理不難。〕

  於是度以往事,驗之來事,參之平素,可則決之。

〔君臣既有定分,然後度往驗來,參以平素,計其是非,于理既可,則為之決也。〕

  公王大人之事也。危而美名者,可則決之。

〔危由高也。事高而名美者,則為決之。〕

  不用費力而易成者,可則決之。

〔所謂惠而不費,故為決之。〕

  用力犯勤苦,然而不得已而為之者,則可決之。

〔所謂知之所無奈何,安之若命,故為之決。〕

  去患者,可則決之;從福者,可則決之。

〔去患從福之人,理之大順,故為決之也。〕

  故夫決情定疑,萬事之機。以正亂治,決成敗,難為者。

〔治亂以之正,成敗之決,失之亮厘,差之千里。樞機之發,榮辱之主,故曰:難為。〕

  故先王乃用蓍龜者,以自決也。

〔夫以先王之聖智無所不通,猶用蓍龜以自決,況自斯已下,而可以專己自信,不博謀于通識者哉!〕〈符言〉第十二

〔發言必驗,有若符契。故曰:符言。〕

  安徐正靜,其被節無不肉。

〔被,及也。肉,肥也。謂饒裕也。言人若居位能安徐正靜,則所及人節度,無不饒裕。〕

  善與而不靜,虛心平意,以待傾損。

〔言人君善與事結,而不安靜者,但虛心平意以待之,傾損之期必至矣。〕

  有主位。

〔主于位者,安徐正靜而已。〕

  目貴明,耳貴聰,心貴智。

〔目明則視無不見,耳聰則聽無不聞,心智則思無不通。是三者無擁,則何措而非當也。〕

  以天下之目視者,則無不見;以天下之耳聽者,則無不聞;以天下之心慮者,則無不知。

〔昔在帝堯,聰明文思,光宅天下,蓋用此道也。〕

  輻湊並進,則明不可塞。

〔夫聖人不自用其聰明思慮,而任之天下,故明者為之視,聰者為之聽,智者為之謀。若雲從龍,風從虎,霈然而莫之御,輻湊並進,不亦宜乎!若日月照臨,其可塞哉!故曰:明不可塞也。〕

  有主明。

〔主于明者,以天下之目視也。〕

  德之術,曰:勿堅而拒之。

〔崇德之術,在於恢弘博納。山不讓塵,故能成其高;海不辭流,故能成其深;聖人不拒眾,故能成其大。故曰:勿堅而拒之也。〕

  許之則防守,拒之則閉塞。

〔言許而容之,眾必歸而防守;拒而逆之,眾必違而閉塞。歸而防守,則危可安;違而閉塞,則通更壅。夫崇德者,安可以不弘納哉!〕

  高山仰之可極,深淵度之可測。神明之位術正靜,其莫之極歟!

〔高莫過山猶可極,深莫過淵猶可測,若乃神明之位,德術正靜,迎之不見其前,隨之不見其後,其可測量乎哉。〕

  有主德。

〔主于德者,在於含弘而勿距也。〕

  用賞貴信,用刑貴正。

〔賞信則立功之士,致命捐生;刑正則受戮之人,沒齒無怨也。〕

  賞賜貴信,必驗耳目之所見聞;其所不見聞者,莫不闇化矣。

〔言施恩行賞,耳目所見聞,則能驗察不謬,動必當功,如此則信在言前,雖不見聞者,莫不闇化也。〕

  誠,暢于天下神明,而況奸者干君。

〔言每賞從信,則至誠暢于天下。神明保之,如赤子天祿,不傾如泰山,又況不逞之徒,欲奮其奸謀,干于君位者哉!此猶腐肉之齒,利劍鋒接,必無事矣。〕

  有主賞。

〔主于賞者,貴于信也。〕

  一曰天之,二曰地之,三曰人之。

〔天有逆順之紀,地有孤虛之理,人有通塞之分。有天下者,宜皆知之。〕

  四方上下,左右前後,熒[火惑]之處安在!

〔夫四方上下,左右前後,有陰陽向背之宜,有國從事者,不可不知,又螢[火惑],天之法星,所居災眚,吉凶尤著。故曰:雖有明天子,必察熒[火惑]之所在,故亦須知也。〕

  有主問。

〔主于問者,須辨三才之道。〕

  心為九竅之治,君為五官之長。

〔九竅運為,心之所使;五官動作,君之所命。〕

  為善者,君與之賞;為非者,君與之罰。

〔賞善罪非,為政之大經也。〕

  君因其政之所以求因與之,則不勞。

〔與者應彼所求,求者應而無得,應求則取施不妄得應,則行之無怠。循性而動,何勞之有?〕

  聖人用之,故能賞之;因之循理,固能久長。

〔因求而與,悅莫大焉!雖無玉帛,勸同賞矣!然因逆理,禍莫速焉!因之循理,固能長久者也。〕

  有主因。

〔主于因者,貴于循理。〕

  人主不可不周,人主不周,則群臣生亂。

〔周謂遍知物理,于理不周,故群臣亂也。〕

  家于其無常也。內外不通,安知所開。

〔家,猶業也。群臣既亂,故所業者無常,而內外閉塞,觸途多礙,何如知所開乎!〕

  開閉不善,不見原也。

〔開閉,即捭闔也。既不用捭闔之理,不見為善之源也。〕

  有主周。

〔主于周者,在於遍知物理。〕

  一曰長目,二曰飛耳,三曰樹明。

〔用天下之目視,故曰:長視。用天下之耳聽,故曰:飛耳。用天下之心慮,故曰:樹明者也。〕

  千里之外,隱微之中,是謂洞天下。奸莫不闇變更。

〔言用天下之心慮,則無不知。故千里之外,隱微之中,莫不玄覽。既察隱微,故為奸之徒,絕邪於心胸,故曰:莫不闇變更也。〕

  有主恭。

〔主于恭者,在於聰明文思。〕

  循名而為,實安而完。

〔實既副名,所以安全。〕

  名實相生,反相為情。

〔循名而為實,因實而生名,名實不虧,則情在其中。〕

  故曰:名當則生於實,實立自生於理。

〔名當自生於實,實立自生於理。〕

  理生於名實之德,

〔無理不當,則名實之德自生也。〕

  德生於和,和生於當。

〔有德必和,能和自當。〕

  有主名。

〔主于名者,在於稱實。〕

  〈轉丸〉、〈胠亂〉二篇皆亡。

〔或有〈莊周.胠篋〉而充次第者。按鬼谷之書,崇尚計謀,祖述聖智,而〈莊周.胠篋〉乃以聖人為大盜之資,聖法為桀跖之失,亂天下者,聖人之由也。蓋欲縱聖棄智,驅一代于混茫之中,殊非此書之意,蓋無取焉。或曰:〈轉丸〉、〈胠篋〉者,本經〈中經〉是也。〕

〔《鬼穀子》卷下〕

〔本經陰符〕七篇

〔陰符者,私志於內,物應于外,若合符契,故曰:陰符。由本以經末,故曰:本經。〕〈盛神法五龍〉

〔五龍,五行之龍也。龍則變化無窮,神則陰陽不測,故盛神之道,法五龍也。〕

  盛神中有五氣,神為之長,心為之舍,德為之人,養神之所歸諸道。

〔五氣,五藏之氣也,謂神魂魄精志也。神居四者之中,故為之長;心能舍容,故為之舍;德能制邪,故為之人。然養事之宜,歸之於道。〕

  道者,天地之始,一其紀也。物之所造,天之所生,包宏無形,化氣先天地而成,莫見其形,莫知其名,謂之神靈。

〔無名,天地之始。故曰:道者,天地之始也。道始所生者一,故曰:一其紀也。言天道混成,陰陽陶鑄,萬物以之造化,天地以生成,包容弘厚,莫見其形,至於化育之氣,乃先天地而成,不可以狀貌詰,不可以名字尋。妙萬物而為言者也,是以謂之神靈。〕

  故道者,神明之源,一其化端。是以德養五氣,心能得一,乃有其術。

〔神明稟道而生,故曰:道者,神明之源也。化端不一,有時不化,故曰:一其化端也。循理有成謂之德,五氣各能循理,則成功可致,故曰:德養五氣也。一者,無為而自然者也。心能無為,其術自生,故曰:心能得一,乃有其術也。〕

  術者,心氣之道。所由舍者,神乃為之化

〔心氣合自然之道,乃能生術,術之有道由舍,則神乃為之使。〕

  九竅十二舍者,氣之門戶,心之總攝也。生受之天,謂之真人;真人者,與天為一。

〔十二者,謂目見色,耳聞聲,鼻受香,口知味,身覺觸,意思事,根境互相停舍。故曰:十二舍也。氣候由之出入,故曰:氣之門戶也。唯心之所操秉,故曰:心之總攝也。凡此皆受之於天,不虧其素,故曰:真人。真人者,體同於天,故曰:與天為一也。〕

  而知之者,內修鏈而知之,謂之聖人。聖人者,以類知之。

〔內修鏈,謂假學而知之者也。然聖人雖聖,猶假學而知,假學即非自然,故曰:以類知之也。〕

  故人與生一,出於化物。

〔言人相與生在天地之間,其得一耳!既出之後,隨物而化,故有不同也。〕

  知類在竅,有所疑惑,通於心術,術必有不通。

〔竅謂孔竅也。言之事類,在於九竅,然竅之所疑,必與術相通,若乃心無其術,術必不通也。〕

  其通也,五氣得養,務在舍神,此之謂化。

〔心術能通,五氣自養。然養五氣者,務令來歸舍,神既來舍,自然隨理而化也。〕

  化有五氣者,志也,思也,神也,德也。神其一長也。靜和者養氣,養氣得其和。四者不衰,四邊威勢,無不為存而舍之,是謂神化,歸於身謂之真人。

〔言能化者,在於全五氣。神其一長者,言能齊一志思而君長之,神既一長,故能靜和而養氣,氣既養,德必和焉。四者,志、思、神、德也。四者能不衰,則四邊威勢,無有不為常存而舍之,則神道變化,自歸於身,神化歸身,可謂真人。〕

  真人者,同天而合道,執一而養產萬類,懷天心,施德養,無為以包志慮思意,而行威勢者也。士者通達之,神盛乃能養志。

〔一者,無為也。言真人養產萬類,懷抱天心,施德養育,皆以無為為之,故曰:執一而產養萬類。至於志意思慮,運行威勢,莫非自然,循理而動,故曰:無為以包也。然通達此道,其唯善為士乎!既能盛神,然後乃可養志者也。〕〈養志法靈龜〉

〔志者察是非,龜者知吉凶,故曰:養志法靈龜。〕

  養志者,心氣之思不達也。

〔言以心氣不達,故須養志以求通也。〕

  有所欲志,存而思之。志者,欲之使也。欲多志則心散,心散則志衰,志衰則思不達也。

〔此明縱慾者,不能養氣志,故所思不達者也。〕

  故心氣一,則欲不偟;欲不偟,則志意不衰;志意不衰,則思理達矣。

〔比明寡慾者,能養其志,故思理達矣。〕

  理達則和通,和通則亂氣不煩于胸中。

〔和通則莫不調暢,故亂氣自消。〕

  故內以養氣,外以知人。養志則心通矣,知人則分職明矣。

〔心通則一身泰,職明則天下平。〕

  將欲用之於人,必先知其養氣志,知人氣盛衰,而養其氣志,察其所安,以知其所能。

〔將欲用之於人,謂之養志之術用人也。養志則氣盛,不養則氣衰。盛衰既形,則其所安所能可知矣。然則善於養志者,其唯寡慾乎!〕

  志不養,心氣不固;心氣不固,則思慮不達;思慮不達,則志意不實;志意不實,則應對不猛;應對不猛,則失志而心氣虛;志失而心氣虛,則喪其神矣。

〔此明喪神,始於志不養也。〕

  神喪則彷佛,彷佛則參會不一。

〔彷佛,不精明之貌;參會,謂志、心、神三者之交會也。神不精明,則多違錯,故參會不得其一。〕

  養志之始,務在安己。己安,則志意實堅;志意實堅,則威勢不分,神明常固守,乃能分之。

〔安者,謂少欲而心安也。威勢既不分散,神明常來固守,如此則威精分勢,震動物也。上分謂散亡也;下分謂我有其威,而能動彼,故曰:乃能分也。〕〈實意法螣蛇〉

〔意委曲,蛇能屈伸,故實意法螣蛇也。〕

  實意者,氣之慮也。

〔意實則氣平,氣平則慮審,故曰:實意者,氣之慮。〕

  心欲安靜,慮欲深遠。心安靜則神明榮,慮深遠則計謀成。神明榮則志不可亂,計謀成則功不可間。

〔智不可亂,故能成其計謀;功不可間,故能寧其邦國。〕

  意慮定則心遂安,則其所行不錯,神者得則凝。

〔心安則物無為而順理,不思而玄覽,故雖心之所不錯,神自得之,得之則無不成矣。凝者,成也。〕

  識氣寄,姦邪得而倚之,詐謀得而惑之,言無由心矣。

〔寄謂客寄,言氣非真,但客寄耳。故姦邪得而倚之,詐謀得而惑之,如此則言皆胸臆,無復由心矣。〕

  故信心術,守真一而不化,待人意慮之交會,聽之候之也。

〔言心術誠明而不虧,真一守固而不化,然後待人接物,彼必輸誠盡意。智者慮能,明者獻策,上下同心,故能交會也;用天下之耳聽,故物候可知矣。〕

  計謀者,存亡樞機;慮不會,則聽不審矣。候之不得,計謀失矣;則意無所信,虛而無實。

〔計得則存,失計則亡,故曰:計謀者,存亡之樞機。慮不合物,則聽者不為己,聽不審著,聽既不審,候豈得哉!乖候而謀,非失而何?計既失矣。意何所恃,惟有虛偽,無復誠實,故計謀之慮,務在實意,實意必從心術始,故曰:必在心術始也。〕

  無為而求安靜,五臟和通,六腑精神魂魄固守不動,乃能內視反聽:定志思之,大虛待,神往來。

〔言欲求安心之道,必寂澹無為,如此則五臟安靜,六腑通和,精神魂魄,各守所司,澹然不動,則可以內視無形、反聽無聲,志慮定,太虛至,神明千萬,往來歸於己也。〕

  以觀天地開闢,知萬物所造化,見陰陽之終始,原人事之政理,不出戶而知天下,不窺牖而見天道,不見而命,不行而至。

〔唯神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能知于不知,見於不見,豈待出戶牖闚之,然後知見哉!固以不見而命,不行而至也。〕

  是謂道知,以通神明,應于無方,而神宿矣。

〔道無思也,無為也。然則道知者,豈用知而知哉。以其無知,故能通神明。應于無方,而神來舍。宿,猶舍也。〕〈分威法伏熊〉

〔精虛動物謂之威,發近震遠謂之分。熊之搏擊,必先伏而後動,故分威法伏熊。〕

  分威者,神之復也。

〔復猶衣被也。震神明衣被,然後其職可分也。〕

  故靜固志意,神歸其舍,則威復盛矣。

〔言致神之道,必須靜意固志,自歸其舍,則神之威復隆盛矣。舍者,志意之宅也。〕

  威復盛則內實堅,內實堅則莫當,莫當則能以分人之威,而動其勢如其天。

〔外威既盛,則內志堅實。表裡相副,誰敢當之,物不能當之,物不能當,則我之威分矣。威分動,則物皆肅然,畏其人之若天也。〕

  以實取虛,以有取無,若以鎰稱珠。

〔言威勢既盛,人物肅然,是我實有而彼虛無,故能以我實取彼虛,以我有取彼無。取之也,動必相應,猶稱珠以成鎰,二十四銖為鎰者也。〕

  故動者必隨,唱者必和,撓其一指,觀其餘次,動變見形,無能間者。

〔言威分勢震物猶風,故能動必有隨、唱必有和。但撓其指,以名呼之,則群物畢至。然後徐徐以次觀其餘眾,猶性安之,各令得所,於是風以動之,變以化之,猶泥之在鈞,群器之形自見,如此則天下樂推而不厭,誰能間之也。〕

  審于唱和,以間見間,動變明而威可分。

〔言審識唱和之理,故能有間必知,我既知間,亦既見間即能間,故能明於動變,而威可分者。〕

  將欲動變,必先養志伏意以視間。

〔既能養志伏意,視之其間,則變動之術可成矣。〕

  知其固實者,自養也;讓己者,養人也。故神存兵亡,乃為之形勢。

〔謂自知志意固實者,此可以自養也;能行禮讓於己者,乃可以養人也。如此則神存于內,兵亡于外,乃可為之形勢也。〕〈散勢法鷙鳥〉

〔勢散而後物服,猶鳥擊禽獲,故散勢法鷙鳥也。〕

  散勢者,神之使也。

〔勢由神發,故勢者,神之使。〕

  用之必循間而動。

〔無間則勢不行,故用之必循間而動。〕

  威肅內盛,推間而行之則勢散。

〔言威敬內盛,行之又因間而發,則勢自然而散矣。〕

  夫散勢者,心虛志溢。

〔心虛則物無不包,志溢則事無不決,所以能散其勢。〕

  意失威勢,精神不專,其言外而多變。

〔志意衰微而失勢,精神挫衄而不專,則言疏外而譎變。〕

  故觀其志意為度數,乃以揣說圖事,盡圓方,齊長短。

〔知其志意隆替,然後可為之度數。度數既立,乃后揣說之圖其事也。必盡圓方之理,變短長之用也。〕

  無則不散勢。散勢者,待間而動,動勢分矣。

〔散不得間,則勢不行。故散勢者,待間而動,動而得間,勢自分矣。〕

  故善思間者,必內精五氣,外視虛實,動而不失分散之實。

〔五氣內精,然後可以外察虛實之理,不失則間必可知。有間必知,故能不失分散之實也。〕

  動則隨其志意,知其計謀。

〔計謀者,志意之所成,故隨其志意,必知其計謀也。〕

  勢者,利害之決,權變之威。勢敗者,不以神肅察也。

〔神不肅察,所以勢敗。〕〈轉圓法猛獸〉

〔言聖智之不窮,若轉圓之無止。轉圓之無止,猶獸威無盡,故轉圓法猛獸。〕

  轉圓者,無窮之計。無窮者,必有聖人之心,以原不測之智,以不測之智而通心術。

〔聖心若鏡,物感斯應,故不測之智,心術之要可通也。〕

  而神道混沌為一,以變論萬義類,說義無窮。

〔既以聖心原不測、通心術,故雖神道混沌,妙物杳冥,而能類其萬類之變,說無窮之義也。〕

  智略計謀,各有形容,或圓或方,或陰或陽,或吉或凶,事類不同。

〔事至然後謀興,謀興然後事濟,事無常准,故形容不同。圓者運而無窮,方者止而有分;陰則潛謀未兆,陽則功用斯彰;吉則福至,凶則禍來,凡此事皆反□□,故曰:事類不同者也。〕

  故聖人懷此之用,轉圓而求其合。

〔此謂所謀圓方以下六事,既有不同,或多乖謬,故聖人法轉圓之思,以求順通合也。〕

  故興造化者,為始動作,無不包大道,以觀神明之域。

〔聖人體道以為用,其動也神,其隨也天,故興造教化,其功動作,先合大道之理,以稽神明之域。神道不違,然後發施號令。〕

  天地無極,人事無窮。各以成其類,見其計謀,必知其吉凶成敗之所終也。

〔天地則獨長且久,故無極;人事則吉凶相生,故無窮。天地以日月不過、陵谷不遷為成;人事以長保元亨、考終厥命為成。故見其計謀之得失,則吉凶成敗之所終,皆可知也。〕

  轉圓者,或轉而吉,或轉而凶,聖人以道先知存亡,乃知轉圓而從方。

〔言吉凶無常准,故取類轉圓,然聖人坐忘遺鑒,體同乎道,故先知存亡之所在,乃後轉圓而從其方,棄凶而從吉,方謂存亡之所在也。〕

  圓者,所以合語;方者,所以錯事。轉化者,所以觀計謀;接物者,所以觀進退之意。

〔圓者,通變不窮,故能合彼此之語;方者,分位斯定,故可錯有為之事。轉化者,改禍為福,故可觀計謀之得失;接物者,順通人情,故可以觀進退之意、是非之事也。〕

  皆見其會,乃為要結,以接其說也。

〔謂上四者,必見會之變,然後總其綱要而結之,則情偽之說,可接引而盡矣。〕〈損兌法靈蓍〉

〔老子曰:「塞其兌。」河上公曰:「兌,目也。」莊子曰:「心有眼。」然則兌者,謂以心眼察理也。損者謂減損他慮,專以心察也。兌能知得失,蓍能知休咎,故損兌法靈蓍也。〕

  損兌者,幾危之決也。

〔幾危之理,兆動之微,非心眼莫能察見,故曰:損兌者,幾危之決也。〕

  事有適然,物有成敗。幾危之動,不可不察。

〔適然者,有時而然也。物之成敗,有時而然;幾危之動,自微至著。若非情適遠心,知機玄覽,則不能知于未兆,察于未形,使風濤潛駭,危機密發,然後河海之量,堙為窮流,一簣之積,疊成山嶽,不謀其始,雖悔何之!故曰:不可不察。〕

  故聖人以無為待有德,言察辭,合於事。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7:2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