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神聖,詳或作祥理、或無詳理二字,作庠惡。

  深契于理。

  惡離制命之柄、制命之柄或無離字。

  《老子》所謂:魚不可脫于淵,利器不可以示人。

  歛散華精以慰地責或作蔶#37天者也。

  此言神聖契理而有以制命,則虀粉萬物而不為戾,雖以慰地責天,可也。昔者老子上毀五帝、通及三皇,而西域之學有喝佛罵祖者,豈近是' 乎?

  調味、章色、正聲,以定天、地、人事三者,畢此矣。

  其道如上所謂,則天、地、人事豈有出於此乎?

  泰錄第十一

  入論泰鴻之內,出觀神明之外,定製泰一之衷,

  衷之言,中也。無所出入為定。

  以為物稽。

  入而論泰鴻之內,出而觀神明之外,定而制泰一之衷,便物取稽焉。

  天有九鴻,

  《拾遺記》曰:望三壺如聚米,視八鴻若縈帶。說者以為:八鴻,八方之名。鴻,鴻大也。然則九鴻蓋九圍歟?

  地有九州,

  此即鄒子所謂九州,蓋非禹別者也。

  泰一之道,九皇之傅,請成於泰始之末。

  泰一之道至矣,故上篇雲:九皇受傅,以索其然之所生。而今此又言其傅嘗請成於泰始,蓋非泰始莫足以知焉。其曰末者,言順下風而請也。

  見不或無不字詳事于名理之外,

  此言才見其事之略而已,更當要其會歸。故下文雲。

  范無形,嘗無味,以要名理之所會。范者,味之正也。

  范者,形也。正,如復怨其正之正。蓋形受養于味者也。

  味者,氣之父母也。

  氣不足,補之以精。精不足,補之以味。

  精或作清微者,天地之始或作所治也。

  言形、言味而又言此者,蓋將要名理之所會,又當致此三者也。

  不或無不字見形臠而天下歸美焉,

  臠,肉也。

  名屍神明者,大道是或作正也。夫錯行合意,扶義本仁,或作收。積順之所成,先聖之所生也。行其道者有其名,為其事者有其功。

  此言仁義之治,故行其道者有其名,為其事者有其功。若夫聖人無名,神人無功,乘于道德而游乎萬物之上,則豈局于仁義之域哉。故下文雲。

  故天地成於元或作無氣,萬物乘于天地,

  元氣,太虛也。太虛含天地,天地含萬物,故其言如此。

  神聖乘或作秉于道德,

  《南華》所謂無訾無譽、一龍一蛇者也。

  以究其理。

  或雲:萬物乘于聖,秉于道德,以救其聖神#38,以究天地萬物之理。

  若上聖皇天者,先聖之所倚威立有命也。

  堯、舜、三代誥命未嘗不稱天者,蓋以倚威立命而已。若夫致治之自,則豈可以取頼于天哉?是在我者也。此紂之矯誣上帝而無益於亂。故下文雲。

  故致治之自在己者也。招高者高,招庳者庫。

  此言治之污隆,顧我所以招之如何。未有囿於管、晏之卑,而可以招堯、舜之高者也。

  故成形而不變者,度也;未離己而在彼者,狎漚也#39。

  如狎漚者,心動于內則漚烏舞而不下,此未離己而在彼者也。

  陳體立節,萬世不易,天地之位也。分物紀或作他名,文理明#40別,神聖之齊也。

  齊,如齊量之齊。

  法天居地,去方錯圓,或作督。

  方以智則滯,圓而神則通。

  神聖之鑒也。象說名物,

  擬之者,象也。議之者,說也。

  成功遂事,隱彰不相離,

  神聖之教,不即不離,而至妙之所會者更麤,至高之所適者反下。隱顯豈相離哉。

  神聖之教也。

  天一位,地一位,聖人蔘于兩間以齊。齊之而以彼鑒此,以此教彼,則天下之理得矣。然後萬物各遂其生。故下文雲。

  故流分而神生,

  流分,謂水也。天一生水,其於物為精。精聚而後神從之。

  動登而明生,

  動登,謂火也。地二生火,其於物為神。神會而後識從之。

  明見而形成,形成而功存。故文者,所以分物也;理者,所以紀或作地名也。天地者,同事而異域者也。

  天域于上,地域于下。

  無規圓者,天之文也。無矩方者,地之理也。天循文以動,地循理以作者也。二端或作聖端者、神之法也。

  神明之法,如是而已。

  神聖之人後或作命,先天地而尊者也。後天地生,然知天地之始;先天地亡,然知天地之終。道包之;故能知度之;

  其道圍乎天地之外,故知能知之,義能度之。

  尊重焉,故能改動或無動字之;

  拔陰陽,移寒暑。

  敏或作數明焉,故能制斷之。敏,或為數。精神者,物之貴大者也;

  精神之外,皆其緒餘土直者也。

  內聖者,

  或作聖內。

  精神之原也。

  外王者乃其緒餘土直,則內聖者精神之原也。

  莫貴焉,故靡不仰制焉。制者,所以衛精、擢神、致氣也。

  精欲嗇,神欲養,氣欲專,故其辭如此。擢者,秀拔之辭。

  幽則不洩,蕳或作聞則不煩,不煩則精明達,

  明太用則昏,精太用則竭。

  故能役賢能,使神明,

  無為也,故能用天下而有餘。

  百化隨而變,終始從而豫。

  豫,暇豫也。

  神明者,積精微全粹之所成也。聖道神方,或作萬。要之極也。

  要其會歸,至於此而極矣。

  帝制神化,治之期也。

  至矣,盡矣,不可以有加矣。

  故師或無師字為君而學為臣,

  教者為君,學者為臣。

  上賢為天子,次賢為三公,高為諸侯。

  高者以為諸侯。

  易姓而王,不以祖或作禮籍為君者,欲同一善之安也。

  堯授舜,舜#41授禹,用此道也。

  彼天地動作于胸中,然後事成於外;萬物出入焉,然後或作然同生物無害。

  聖人心外無法而氣合於神,神合於無。天地之大,萬物之多,動作出入反在於胸中,則事豈有不成,物豈有不利哉?

  闓闔四時,引移陰陽,怨沒澄物,

  疑。

  天下以為自然,

  百姓謂我自然是也。

  此神聖之所以絕眾也。

  子貢曰:仲尼,天也,不可階而升也。

  聖原神文,有驗而不可見者也。

  有情有性,無為無形。

  故過人可見、絕人未遠也,

  《南華》曰:南行者至於郢,北面而不見冥山,是何也?則去之遠矣。

  神明所以類合者也。故神明錮結其絃,

  紘者,取譬于冠。而錮結雲者,以明無危墮之患也。

  類類生成,用一不窮。或作用不窮一。

  所謂仲尼神明也,小以成小,大以成大,至於山、川、烏、獸、草、木,裕如也。

  影則隨形,響則或作明應聲,故形、聲者,天地之師也。

  隨而應之,故曰師也。

  四時之功,陰陽不能獨為也。聖王者,不失本末,故神明終始焉。

  輔相導陰陽終始四時之功。

  卒令八風三光之變,經或作纏氣不常之故,孰不韶請或作諸都或作鄙理焉。

  都之為言,總也,讀如都鄙之都。此言人保聖人,故陰陽失和,詔而請之,使總理焉。雖然,大亂之本,實始於此。此庚桑楚所以不釋于老聃之言。故下文雲。

  故神靈威明上變光,

  老聃所謂上悖日月之明。

  疾徐緩急中動氣,

  老聃所謂中墮四時之施。

  煞傷毀禍下在地。或作征下在地。

  老聃所謂下爍山川之精。

  故天地陰陽之受命,取象于神明之效,既已見矣。

  其效如上所謂,亦已見矣。雖然,豈遂可以無聖人之治哉?故下文雲。

  天者,氣之所總出也;

  所謂虹霓也,霜露也,風雨也,積氣之成乎天者也。

  地者,理之必然或作理然之必也。

  無可無不可者,天道也。地道則取必焉。

  故聖人者,出之於天,

  其道常出於天。

  收之於地。

  不肯出於地也。

  在天地若陰陽或無陽字者#42,杜燥濕以法義,與時遷焉。或無焉字。

  若陰者以法義杜燥,若陽者以法義杜濕。度萬雲:神濕則天不生水,形燥則地不生火。

  三者#43,聖人或無人字存則治、亡則亂者,天失其文,地失其理也。以是或作文知先靈,

  先靈,先王之靈。

  王百神者,上德執大道。凡此者,物之長也。及或作乃至乎祖籍之世代繼之君,身雖不賢,然南面稱寡猶不果亡者,其能受教乎有道之士者也。不然而能守宗廟存國家者,未之有也。

  鶡冠子卷中竟

  #1《四庫》本案:『一本音下缺一字;又,聲上多一「故」字疑悞』。

  #2『燥』,《道藏》本原作『屎』,誤。今據文義及《四庫》本改。

  #3『俔』,《四庫》本百子本作『視』,是。

  #4此句《四庫》本作『一本元缺,一本字或作知,或作如』,併案:『一本元缺以下十三字,與正文不相應;疑當在下文「知無道」知字之下,而錯悞於此。今姑仍之』。

  #5『紐』,《四庫》本作『組』。注文同此。

  #6『執』,《四庫》本作『孰』,併案:『一本作執,非』。

  #7『執』,《四庫》本作『孰』,併案:『一本作執,非』。

  #8『立官』,《四庫》本作『主官』。

  #9『賓士』,《四庫》本作『平法』。

  #10《道藏》本原脫『一本』。今據《四庫》本補。

  #11『王』,《四庫》本作『主』。

  #12《道藏》本原缺『司』字。今據《四庫》本補。

  #13『后王』《道藏》本原作『后二』,誤。今據後文及《四庫》本改。

  #14『及』,《道藏》本原作『反』,誤。今據文義及《四庫》本改。

  #15『遠乎近』,《四庫》本作『遠之近』。

  #16『提』,《道藏》本原作『是』,今據文義及《四庫》本改。

  #17『普遍』《四庫》本作『善徧』。

  #18《四庫》本案:『一本無掩字』。

  #19『往』,《四庫》本作『狂』。

  #20『遠臼』,《四庫》本作『遠白』。

  #21『族』,《四庫》本作『疾』。

  #22『提』,《四庫》本作『□』。注文同此。

  #23『申正』,《四庫》本作『中正』。

  #24『各』,《四庫》本作『名』。

  #25『草』《四庫》本作『莫』。

  #26《四庫》本無『此』字。

  #27《四庫》本案:『一本「且」作「旦」』。

  #28『孰』,《四庫》本作『誰』。

  #29《四庫》本案:『一本「也」下有「焉」字,誤』。

  #30『陳』,《四庫》本作『謂』。

  #31《道藏》本原缺『至』字。今據《四庫》本補。

  #32『帝』,《四庫》本作『指』。

  #33《道藏》本原缺『時各』二字。今據《四庫》本補。

  #34《道藏》本原缺『東方』二字。今據《四庫》本補。

  #35『溫』,《四庫》本作『蘊』。

  #36『向』,《四庫》本作『白』。

  #37『蔶』,《四庫》本作『貴』。

  #38《道藏》本原缺『神』字。今據《四庫》本補。

  #39《道藏》本原缺『狎漚』二字。今據《四庫》本補。

  #40『理』,《四庫》本作『聖』。

  #41《道藏》本原脫『舜』字。今據文義及《四庫》本補。

  #42《道藏》本原缺『天地』二字。今據《四庫》本補。

  #43『三』,《四庫》本作『二』。

  鶡冠子卷下

  陸佃解

  世兵第十二

  道有度數,故神明可交或作效也。

  《易》曰: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

  物有相勝,故水火可用也。東西南北,故形名可信也。

  有方矣,然後形名著焉。

  五帝在前,三王在后,上德已衰矣,兵知俱起。黃帝百戰,

  百戰之數未盡聞也。蓋與炎帝戰于坂泉之野三,與蚩尤戰于涿鹿之野七十二,此其大略也。

  蚩尤七十二,或雲無二字。堯伐有唐,

  《傳》雲:堯佐帝摯,受封于唐,二十而登帝位。今此雲堯伐有唐,未詳聞也。伐或作代。

  禹服或作伐有苗,天不變其常,地不易其則,陰陽不亂其氣,生死不俛其位,三光不改其用,神明不徙其法,

  善用兵者,其道如此。

  得失不兩張,成敗不兩立。所謂賢不肖者,古今一也。君子不惰,真人不怠#1,

  怠然後解,解然後墮,故君子言墮,真人言怠。《禮》雲:三日不怠,三月不解#2。

  無見久貧賤。則據簡之伊尹酒保、

  保,佣保也。

  太公屠牛、

  《傳》曰:太公少貧,賣漿,值天涼;屠牛賣肉,值天熱而肉敗。

  管子作革或作草,百里奚官奴,

  百里奚,虞人也。虞亡,晉主辱之,以勝穆姬,而飯牛于秦,豈此所謂官奴者乎?

  海內荒亂,立為世師,莫不天地善謀。日月不息,迺成四時,精習象神,

  《南華》曰:鐵成見者驚猶鬼神。豈謂是乎?

  孰謂能之?

  言非不學而能也。

  素成其用,先知其故。

  所謂始乎故,長乎性,成乎命。

  湯能以七十里放桀,武王以百里伐紂,知一不煩,

  知一則簡。

  千方萬曲,所雜齊同,

  會之有元,故不能異也。

  勝道不一,

  制勝之道,夫豈一端而已。

  知者計全,

  戰必勝,攻必取。

  明將不倍時而棄利,勇士不怯死而滅名#3。欲踰至德之美者,其慮不與俗同。

  徇俗則病佣,欲踰至德之美難矣。

  欲驗九天之高者,行不徑或作經請。

  安可以問塗而至也。九天具見《鴻烈真經》。蓋若南方曰朱天,北方曰玄天,中央曰鈞天之類。

  是以忠臣不先其身而後其君,寒心孤立,懸命將軍,野戰則國弊民罷,城守則食人灼骸,或作火體。

  易子而食,析骸而炊。

  計失,其國削主困,為天下笑。持國計者,可以無詳乎?固有過計,有嘗或作賞試。

  嘗試失之疏#4,遇計失之細,事貴取中而已,明此所當審也。

  是以曹沬為魯將,與齊三戰而亡地千里。使曹子計不顧后,刎頸而死,則不免為敗軍擒將。曹子以為,敗軍擒將非勇也,國削名滅非智也,身死君危非忠也。夫死人之事者,不能續人之壽,故退與魯君計。桓#5公合諸侯,曹子以一劍之任劫桓#6公墠位之上,顏色不變,辭氣不悖,三戰之所亡一旦而反,天下震動,四鄰驚駭,名傳後世。扶杖于小愧者,大功不成,故曹子去忿悁之心,立終身之功,棄細忿之愧,立累世之名。故曹子為知時,魯君為知人。劇辛為燕將,與趙戰,軍敗;劇辛自剄,燕以失五城。自賊以為禍門,身死以危其君,名實俱滅,是謂失,此不還人之計也,

  言其計劃無後之爾。

  非過材之莿也。

  此言賢者城#7重其死。雖然,曹沬之事適遭管仲,不欲愈一小快而以齊信于諸侯,枚能成其名也。若夫李陵之降,欲以報漢而卒族妻母,隴西之士用為恥焉。則沬之劫政豈可以為常哉?矧又霸者之事也。至於王德之人#8,誠信素明,則將無與魯地而誅沬矣,何足貴乎?

  夫得道者務無大失,凡人者務有小善,小善積則#9多惡、欲多惡則不積德#10,不積則多難#11,或雲多惡則多難,無則不下五字。多難則濁,濁則無知;多欲則不博,不博則多憂,多憂則濁,濁則無知。欲惡者,知之所昏也。夫強不能者僇,

  僇之言辱#12。

  是劇辛能絕而燕王不知人也。昔善戰者,舉兵相從,陳以五行,戰以五音,指天之極,與神同方,類類生成,用一不窮,明者為法,微道是行,齊過進退,

  齊,不過也。

  參之天地,出實觸虛,

  吳奔東南,亞夫使備西北,蓋知此矣。

  禽將破軍,發如鏃或作鍭矢,動如雷霆,暴疾檮虛,殷若壞牆,

  殷,壞聲也。

  執急節短,

  《孫子兵法》曰:其執險,其節短。

  用不縵縵,避我所死,就吾所生,趨吾所時,援或作授吾所勝,故士不折北,兵不困窮。得此道者,驅用市人,乘流以逝,或作游。與道翱翔。翱翔授取,錮據或作豫堅守;呼吸鎮一作推,或作損移,

  鎮,不移也。

  與時更為。一先一后,音律相奏;或作奉。一右一左,道無不可。受數于天,定位於地,成名於人。彼時之至,安可復還?或作復還至。

  復,反覆也。還,回還也。

  安可控搏#13?

  控,引也。搏,持也。復還言不可御,控搏言不可止。

  天地不倚,錯以待能。度數相使,陰陽相攻,死生相攝,氣威相滅,虛實相因,得失浮或作得失相浮縣。

  浮縣,言無定也。

  兵以勢勝,

  兵法曰:如轉圓石于千仞之山者,勢也。

  時不常使,蚤晚絀贏,反相殖生。變化無窮,何可勝言?水激則旱,矢激則遠,精神回薄,振蕩相轉,遲速有命,

  有命,一作言息,又作止息。

  必中三伍#14。合散消息,孰識其時?至人遺物,遺物,或作不遺。獨或作動與道俱,縱驅委命,與時往來。盛衰死生,孰識其期?儼然至湛,孰知其尤?禍乎福之所倚,福乎禍之所伏,禍與福如糾纆。

  此言禍福相為表裹,執如索綯纆索也。三合曰糾。

  渾沌錯紛,其狀若一,交解形狀,孰知其則?芴芒無貌,

  貌,或為根。

  唯聖人而後決其意,或作能決其意。斡流遷徙,固無休息。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1 21:5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