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其于福也,若開門避之。

  賢良為笑。愚者為國,天咎先見,菑或作薔,亦或作薔。害並雜,人執兆生#6,孰知其極。

  見形而已,昧於在理。

  見日月者不為明,聞雷霆者不為聰,事至而議或作義者不能使變無生。

  不能消之於未萌。

  故善度變者觀本,本足則盡,不足則德必薄、兵必老,其執能以褊材為褒德或作襄隱博義者哉#7。其文巧武果而奸不止者,生於本不足也。

  言非少文不武之罪。

  故主有二政,臣有二制,臣弗用,主不能使,臣必死,主弗能止。是以聖王獨見,故立官以授長者在內#8,和者在外。夫長者之為官也,在內則正義,在外則固守,用法則賓士#9。人本無害,以端天地,令出一或無一字原。

  多門杜矣。

  散無方、化萬物萬物,一本#10作無物者,令也。守一道、制萬物者,法也。法也者,守內者也。

  法者,守于分域之內。

  令也者,出制者也。

  令者,所以行法。

  夫法不敗是,

  是出於義變而不可常法者,所以趣變。

  令不傷理,

  王#11出於理一而不可變令者,所以守法。

  故君子得而尊,小人得而謹,胥或作昌靡得以全。神備於心,道備于形,

  備天地之羨,稱神明之容。

  人以成則,

  以成法則。

  士或作土以為繩。

  以為繩墨。

  列或作削時第氣,以授當名,故法錯而陰陽調。鳳凰者,鶉火之禽、或無鶉火之禽,玄枵之獸字。陽之精也。

  雄曰鳳,凰者其雌也。鶉火,南星之次也。

  麒麟者,玄枵之獸,陰之精也。

  牝曰麟,騏者其牡也。玄枵,北星之次也。騏似麟而無角。

  萬民者,德之精也,德能致之,或作駿。其或無其字精畢至。龐子曰:致之奈何?鶡冠子曰:天地陰陽,取稽于身,故布五正,以司五明#12。

  五正見下。五明宜謂名屍氣皇、名屍神明、名屍賢聖、名屍后王#13、名屍公伯。

  十變九道,

  未詳聞也。

  稽從身始。五音六律,稽從身出。

  大禹以聲為律,以身為度,所謂取稽于身者耶?

  五五二十五,以理天下。

  五五,五其音之五也。

  六六三十六,以為歲式。

  六六,六其律之六也。一歲之式,稱旬三十有六。

  氣由神生,道由神成。

  蛻氣之謂虛,蛻虛之謂道。而神也者,有而非氣也,無而非道也。非氣而氣以之生,非道而道以之成。

  唯聖人能正其音、調其聲,故其德上及#14太清,

  太清,天也。

  下及泰寧,

  泰寧,地也。

  中及萬靈。膏露降,白丹發,醴泉出,

  醴泉,其味如醴,可以養老。

  朱草生,

  朱草,可以染終,以別尊卑。

  眾祥具。

  《傳》曰:王者統和陰陽,休氣充塞,符瑞並臻,應德而至。德至天則斗極明、日月光、甘露降,德至地則嘉禾生、蓂莢起、秬鬯出,德至文表則景星見、五緯順軌,德至草木則朱草生、木連理,德至鳥獸則鳳凰翔、鸞烏舞、騏麟臻、白虎到、白雉降、白鹿見、白烏下,德至山陵則景雲出、芝實茂、陵出異丹、阜出萐莆、山出器車、澤出神鼎,德至淵泉則黃龍見、醴泉涌、河出龍圖、洛出龜書、江出大貝、海出明珠,德至八方則祥風至、嘉氣時、鍾律調、音度施、四夷化、越裳貢。

  故萬口雲或作去帝制神化,

  眾祥備至,則外帝內神之道具矣。

  景星光潤。

  景星者,德星也。其狀無常,常出於有道之國,而月死則見,所以助月照民夜績也。

  文則寢天下之兵,武則天下之兵莫能當。一本雲:武則天下莫能當。無之兵字。遠乎近#15,顯乎隱,大乎小,眾乎少,莫不從微始。故得之所成,不可勝形;失之所敗,不可勝名。或作勝為名。從是往或作生者,子弗能勝問,吾亦弗勝言。凡問之要,欲近知而遠見,以一度萬也。無欲之君,不可與舉。

  此言何謂也?若予所學,則人君之患正在多欲。此孟子三見齊王而不言,曰:我先攻其邪心也。故曰:內實多欲而外施仁義,奈何欲效唐虞之治乎。《南華》曰:欲順則平氣,欲神則靜心,欲當則緣于不得已。亦與《鶡冠》異矣。昔有鬼谷著書,以為馳說諸侯,陽開陰閉,必因其好惡憂樂而裨闔之。然至於無好者,蓋不得而說也。若然,多欲之君乃從橫之家欲以售術。而《鶡冠》言道,末流乃至於此,不已卑乎。

  賢人不用,弗能使國利,此其要也。龐子曰:敢問五正?鶡冠子曰:有神化,有官治,有教治,有因治,有事或作爭治。龐子曰:願聞其形。鶡冠子曰:神化者于未有,官治者道于本,教治者修諸己,因治者不變俗,事治者矯或作□之於末。龐子曰:願聞其事。鶡冠子曰:神化者,定天地,豫或作象四時,

  其體常如此。

  拔或作教陰陽,移寒暑。

  其體變如此。《傳》曰:古之真人,提#16挈天地,把握陰陽。

  正流並生,萬物無害,萬類成或作咸全,名屍氣皇。

  伏義氏得之,以襲氣母。蓋近是乎?

  官治者,師陰陽,

  陰陽,王事之本。

  應將然,

  神化者于未有,故升此一等。

  地寧天澄,眾美歸焉,名屍神明。教治者,置或作署四時,

  春誦、夏弦、秋學禮、冬讀書之類,因時順氣,于功易也。

  事功順道,

  俯而事功,仰以順道。

  名屍賢聖。因治者,招或作拓賢聖而道心術,敬事生和,名屍后王。事治者,招仁聖而道知焉,

  不能招賢聖而招仁,不能道心術而道知。聖也者,天道也。賢也者,地道也。仁也者,人道也。

  苟精牧神,

  苟,急敕也。牧,驅制也。

  分官成章,

  精神勞矣,而不能普遍#17,於是又備官焉。

  教苦利遠,

  教雖苦而利遠。

  法制生焉。

  萬法擾擾,自此起矣。

  法者,使去私就公,

  法者,將以有所去也,非以有所取也。

  同知壹警,有同由者也,非行私而使人合同者也。故至治者弗由,而名屍公伯。

  公如公侯之公,伯如霸王之伯。

  王鈇第九

  龐子問鶡冠子曰:泰上成鳩一作鶡之道,一族用之萬八千歲。

  《傳》曰:天地初立,天皇一曰天靈,其治萬八千歲。然則成鳩蓋天皇之別號也。

  有天下兵強,世不可奪。

  天地初立,豈容已有兵哉。此言亦筌蹄也。《南華》曰:寓言十九,重言十七。

  與天地存,久絕無倫。

  無倫,細之至也。《中庸》曰:毛猶有倫。

  齊殊異之物,

  齊鵬鷃之大小,等鳧鶴之長短。

  不足以命其相去之不同也。

  言其懸絕如此。

  世莫不言樹俗立化,彼獨何道之行以至於此?鶡冠子曰:彼成鳩氏天,

  句。

  故莫能增其高,尊其靈。龐子曰:何謂天?何若而莫能增其高,尊其靈?

  凡此叩其所以。

  鶡冠子曰:天者,誠其日德也。日或無日字誠出誠入,南北有極,

  冬日至而北,夏日至而南。

  故莫弗以為法則。

  取中於日德。

  天者,信其月刑也。月信死信生,終則有始,

  朔而後魄生,望而後魄死。

  故莫弗以為政。

  取正於月刑。

  天者,明星其稽也。

  明星,大星也。二十八舍之類。

  列或作削星不亂,各以序行,故小大莫弗以章。

  小星不見陵掩#18。

  天者,因時其則也。四時當名,代或作伐而不干或作于,

  彼□此代而無侵越。

  故莫弗以為必然。天者,一法其或無其字同也。前後左右,古今自如,

  奈何祀人之憂其崩墜也。

  故莫弗以為常。天誠、信、明、因、一,

  誠,誠其日德。信,信其月刑。明,明星其稽。因,因時其則。一,一法其同。

  不為眾父。或作文。

  為眾父父。

  易一,故莫能與爭先。

  《南華》曰:一而不可不易者,道也。先,或為光。

  易一非一,

  一不足以囿之。

  故不可尊增。成鳩得一,故莫不仰制焉。

  所謂侯王得一為天下貞者也。

  龐子曰:願聞其制。鶡冠子曰:成鳩之制,與神明體正。神明者,下究而上際,

  況以窮乎下,浮以際乎上。

  克嗇萬物而不可猒者也。周怕或作汨,或作流徧照,

  周泊,無外也。徧照,無裹也。

  反與天地總,故能為天下計。

  往而不反#19,豈能與民同吉凶之患哉。

  明於蚤識,逢臼或作遠臼#20不惑,存亡之祥,安危之稽。龐子曰:願聞其稽。鶡冠子曰:置下不安,

  句。

  上不可以載,或作可以載。累其足或作是也。其最高而不植局或作不可植局者,未之有也。

  此譬安危之稽。言其置下苟危難,欲累于上,難矣。又況又在其上者乎?則其所立,豈有不局哉。累足,蹐也。植,立也。局,曲也。

  辯於人情,究物或作萬物之理。稱于天地,

  稱之為言,量也。

  廢置不殆。或作伯,或作治。審于山川,而運動舉錯有檢

  蠢迪檢柙。

  生物無害為之,父母無所躪躒。仁于取予,備于教道,

  教以為人,道以為己。

  要于言語,

  直言曰言,問難曰語。

  信于約束,已諾不專,

  反諾為已。《禮》曰:與其有諾責也,寧有已怨。

  喜怒不增,

  喜不過予,怒不過奪。

  其兵不武,樹以為俗,其化出此。龐子曰:願聞其人情物理,所以嗇萬物、與天地總、與神明體正之道。鶡冠子曰:成鳩氏之道,未有離天曲日術者。天曲者,明而易循或作脩也。日術者,要而易行也。

  天曲若五家為伍、五鄉為縣之類。日術若家裡用提、甸長用旬之類。此法起于周之末造,而曰成鳩用之,是今日適越而昔至也。然則此書寓言多矣。

  龐子曰:願聞天曲日術。鶡冠子曰:其制邑或作已理都,使矔習者五家為伍,伍為之長。十伍為里,里置有司。四里為扁,

  扁,當為甸。后皆放此。

  扁為之長。十扁為鄉,鄉置師。五鄉為縣,縣有嗇夫治焉。十縣為郡,有大夫守焉。命曰官屬。郡大夫退脩或皆作循其屬縣,嗇夫退脩其鄉,鄉師退脩其扁,扁長退脩其里,里有司退脩其伍,伍長退脩其家。事相厈正,居處相察,出入相司。

  司,猶伺也。

  父與父言義,子與子言孝。

  與,或為為。

  長者言善,少者言敬。旦夕相薰薌,以此慈孝或作力之務。若有所移徙去就,家與家相受,人與人相付;亡人奸物,無所穿竄。此其人情物理也。伍人有勿或作物。一本無伍人有勿四字,故不奉上令,有餘不足居處之狀,

  此言有餘不足居處之狀,無故輒違上令,當告有司。

  而不輒以告里有司,謂之亂家,其罪伍長以同。

  同,謂同坐伍人之罪。

  里中有不敬長慈少出等異眾,不聽父兄之教,有所受聞,不悉以告扁長,謂之亂里,其罪有司而貳其家。

  其人為首,其家為貳。貳,猶副也。若今從坐。

  扁不以時循或作脩行教誨,受聞不悉以告鄉師,謂之亂扁,其罪扁長而貳其家。鄉不以時循行教誨,

  一二教之曰誨。

  受聞不悉以告縣嗇夫,謂之亂鄉,其罪鄉師而貳其家。縣嗇夫不以時循行教誨,受聞不悉以告郡,善者不顯,命曰蔽明,見惡而隱,命曰下比,謂之亂縣,其誅嗇夫無赦。

  不言貳其家者,罪之尚貳其家,則誅可知矣。

  郡大夫不以循行教誨,受聞雖實,或作賓。有所遺脫,不悉以教柱國,謂之亂郡,其誅郡大夫無赦。柱國不政,使下情不上聞,上情不下究,謂之絿或作絯,或作繆政,

  絿,急也。

  其誅柱國,滅門殘族#21。令尹不宜或作宣時合或作令地、

  合地之德。

  害百姓者,謂之亂天下,其軫令尹以徇。

  柱國,楚之寵官。令尹,若相國矣。楚懷王使柱國昭陽將兵攻齊,陳軫問:楚國之法,破軍殺將者何以貴之?昭陽曰:其官為柱國,封土執圭。軫曰:其有貴於此乎?曰:令尹。軫,車裂也,《周官》曰報。軫或作斬。

  此其所以嗇物也。天用四時,地用五行,天子執一以居一作守中央,

  參于兩間。

  調以五音,正以六律,紀以度數,宰以刑德,從本至末,第以甲乙。天始於元,地始於朔,

  元以氣言之,朔以方言之。天運始於玄元,地處始於玄朔。

  四時始於歷。

  王者敬授人,時實始於歷。

  故家裡用提#22,

  提,零日也。《公羊傳》曰:提月者,僅逮此月,晦日也。

  扁長用旬,鄉師用節,

  驚蟄、芒種之類。

  縣嗇夫用月,郡大夫用氣分所至,

  二分、二至之類。

  柱國用六律。里五日報扁,

  用提。

  扁十日報鄉,

  用旬。

  鄉十五日報縣,

  用節。

  縣三十日報郡,

  用月。

  郡四十五日報柱國,

  用氣。

  柱國六十日以聞天子,

  用律。

  天子七十二日遣使,一本作遣使于郡。

  此用五行分王之數。蓋一歲之運,五行各王七十二日。

  勉有功,罰不如。

  句。

  此所以與天地總。下情六十日一上聞,上惠七十平日一下究,此天曲日術也。故不肖者不失其賤,而賢者不失其明,上享或作序其福祿而百事理。行畔者不利!

  天下晏然,雖陰有欲畔者,無所乘其隙也。

  故莫能撓其強,是以能治滿而不溢,

  不增之使溢。

  綰大或作天而不芒。

  不損之使芒。芒之為言,小也。

  天子申或作甲正#23,使者敢易言,尊益區域,或無域字使利逜下蔽上,

  使者變言,貸褒借譽,尊益區宇,則其弊至於逜下蔽上。

  其刑斬笞無赦。諸吏教苦德薄,侵暴百姓,輒罷母使。污官亂治,不奉令犯法,其罪加民,

  播惡于眾。

  利而不取利,運而不取次,

  疑取次或作敢次。

  故四方從之,唯恐后至。是以運天

  運天或作運大。

  而維張,

  《管子》曰:四維不張,國乃滅亡。

  地廣而德章,天下安樂,設年予昌。屬各以一時典最,上賢不如令尹,令尹以聞,壹再削職,一本作則織。三則或作典不赦。治不踰官,使史李不誤,公市為平,生者不喜,

  非故生之。

  死者不怨,

  非故殺之。

  人得所欲,國無變故,著賞有功,德及三世。父或作各#24伏或作狀其辜不得創謚。

  名之曰幽厲,雖孝子慈孫不能改也創,或為制。

  事從一二終古不勃。彼計為善於鄉不如為善於里。為善於里,不如為善於家。得誅。是以為善者可得舉,為惡者可得誅。或作諭。莫敢道一旦之善,皆以終身為期。素無失次,故化立而世無邪。化立俗成,少則同儕,或作齊長則同友,游敖同品,祭祀同福,死生同愛,禍災同憂,居處同樂。

  災安居日處。

  行作同和,吊賀同雜,哭泣同哀。驩欣足以相助,□諜或作謀足以相止。

  □,探道也。諜,間謀也。

  同安平相馴,軍旅相保,夜戰則足以相信,晝戰則足以相配或作丑。入以禁暴,出正無道,是以其兵能橫行誅伐,而莫之敢御。故其刑設而不用,不爭而權重,車甲不陳而天下無敵矣。一本作天下無道適矣。失道則賤敢逆貴,不義則小敢侵大。成鳩既見上世之嗣失道亡功、倍或作信本滅德之則,故為之不朽或作株,又或作采之國,定位牢或作罕祭,或作然。

  不能保其邦家則位不定矣,不能保其宗廟則祭不牢矣。

  使鬼神亶曰:或作日。

  增規不圓,益矩不方,

  此言法度至足,無欠無餘,規不可增,矩不可益,非特使人信之,雖質諸鬼神而無疑也。蓋聖人之法譬諸身乎,增之則贅,割之則虧。

  夫以效末傳之子孫,唯此可持,或無唯此可持字。唯此可將。

  效,猶示也,讀如效犬、效羊之效。言以示子孫之末裔,立而可持,行而可將,唯此而已。

  將者養吉,釋或作澤者不祥,墠以全犧,

  純謂之犧,完謂之栓。

  正以齊明,齊,或作天,或作文。

  不草謂之齊#25,不昧謂之明。齊明者,蓋祭祀之正也;犧牷則以為副而已。《禮》曰:去廟為桃,去桃為壇,去壇為墠。今此獨言墠者,于墠如此,則由壇而上可知也。

  四時享之,祀以家王,

  子孫祭祀不輟,所謂祀以家王。

  以為神享。禮靈之符,藏之宗廟,以爾正諸或作諸侯,

  為之信符,藏之宗廟,而又以其璽正之,以明後世所當守也。

  故其後世之保教也全。

  句。

  耳目不營,用心不分,不見異物而遷,捐或作指私去毒,或作也。

  捐己之私,去人之毒。

  鉤此字上有每字。一本鉤作均。于內哲,或作埑。

  智足以及之。

  固於所守,

  仁足以守之。

  更始逾新,

  周而更始,久而愈新。

  上元為紀,共承嘉惠,相高不改。亶昭穆,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1 21:4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