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亦與天地共之。

  建立四維,

  禮、義、康、恥,謂之四維。

  以輔國政。鉤繩相布,一作希。銜概相制,參偶其#27備,立位乃固。經元作織氣有常,理以天地,動逆天時,不祥有祟,事不仕賢,無功必敗。出究其道,入窮其變。張軍衛外,禍反在內,

  所謂季孫之憂不在顓突,而在蕭牆之內也。

  所備甚遠,賊在所愛。是以先王置士

  也,舉賢用能,無阿於世,仁人居左,

  春以生之,象仁。

  忠臣居前,

  南方著見,象忠。

  義臣居右,

  秋以成之,象義。

  聖人居后。

  北方祕密,象聖。

  左法仁則春生殖,前法忠則夏功立,右法義則秋成熟,后法聖則冬閉藏。先王用之,高而不墜,安而不亡。此萬物之本□,天地之門戶,

  本□、門戶雲者,以結左仁、右義、前忠、后聖而春生、夏立、秋成熟、冬閉藏之義。

  道德之益也。此四大夫或無夫字者,君之所取于外也。君者,天也。

  左、右、前、后共法四時,故君象天焉。

  天不開門戶,使下相害也。

  束不法仁,西不法義,南不法忠,北不法聖,則天之門戶塞矣。

  進賢受上賞,則下不相蔽。

  修文殿《御覽》引《鵲冠子》曰:進賢者受上賞,則下不蔽善。為政者賞之不多而民喜,罰之不多而民畏。此謂進既仕之賢者也。

  不待事人賢士顯不蔽之功,

  信雖非事人賢士,而進之受賞,則任事之臣勸矣。故下文雲。

  則任事之人莫不盡忠。

  《繁露》曰:一中為忠,二之則為息。

  鄉曲慕義,

  邦國欣慕,斯可知矣。

  化坐自端,

  羊肉不慕蟻,蟻慕羶也。故彼雖慕義,而我之化坐自端。化坐自端,言恭已正南面而已。

  此其道之所致,德之所成也。本出一人,故謂之天。

  無二上也。

  莫不受命,不可為名,故謂之神。

  妙萬物而為言也。

  至神之極,見之不武。一作或。

  契此道者,豈有差哉。

  匈乖不惑,務正一國。

  災變之至,無所怛惑,姑以天下大理考正吾國之失而巳。豈曰天之有某變也,以我為有某事而致也哉。

  一國之刑,具在於身。

  刑于寡妻,至於兄弟,以御於家邦。

  以身老一作考世,

  以救於世而老。

  正以錯國,服義行仁,以一王#28業。夫仁者,君之操也;義者,君之行也;忠者,君之政也;信者,君之教也;聖人者,君之師傳也。君道知人,臣術知事。故臨貨分財使仁,犯患應難使勇,受言結辭使辯,慮事定計使智,理民處平使謙,賓奏贊見使禮,

  賓奏言檳,贊見言詔。《記》曰:禮有檳詔,樂有相步,溫之至也。

  用民獲眾使賢,出封越境適絕國使信,制天地、御諸侯使聖。

  因任之道,此其大略也。嘗試論之:古之明王無為而用天下也,豈特使仁、使勇、使辮、使智、使謙、使禮、使賢、使信、使聖哉,雖天刑人僇之餘,尚無棄者也。故戚施直縛,還條蒙嘐,侏儒扶盧,蒙映脩聲,聾者司火,眇者督繩,劓者抱關,刖者守囿,單瘠跛躋以實裔土。夫如是,故上無遺事,下無棄才。三代之所以安且久者,用此道也。雖然,知所使仁而不知其仁有大小,知所使知#29而不知其智有遠近,未可也。故曰:孟公綽以為趙魏老則優,而不可以為滕薛大夫;雍也,可使南面;赤也,可使與賓客言也;求也,百乘之家,可使為之宰也;由也,千乘之國,可使治其賦也。由是觀之,則此書所雲,亦因任之大幾而已。《莊子》曰:因任已明,而原省次之。因任如此,然後可以原省。故下文雲。

  夫仁之功,善與不爭,下不怨上。辯士之功,釋怨解難。智士之功,事至而治,難至而應。忠臣之功,正言直行,矯拂王過。義臣之功,存亡繼絕,救弱誅暴。信臣之功,正不易言。貞謙之功,廢私立公。

  《韓非子》曰:自營為ㄙ#30,背私為公。

  禮臣之功,尊君車臣。賢士之功,敵國憚之,四境不侵。聖人之功,定製于冥冥,求至欲得,言聽行從,近親遠附,明達四通。

  由是而上至於冥冥,聖人之任也。

  內有挾度,

  操以為驗,所謂道揆者是也。

  然後有以一本無然、以二字量人。

  無節于內,觀物弗之察矣。

  富者觀其所予,足以知仁。貴者觀其所舉,足以知忠。觀其大拌,或作伴,亦或作祥。長不讓少,貴不讓賤,足以知禮。達或作迭觀其所不行,足以知義。受官任治,觀其去就,足以知智。迫之不懼,足以知勇。口利辭巧,足以知辯。使之不隱,足以知信。貧者觀其所不取,足以知廉。賤者觀其所不為,足以知賢。測深觀天,足以知聖。

  困任、原省之要,在於知人,而知人在於有以觀之。孔子曰: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瘦哉。故此又具論之。

  第不失次,理不相舛,一本作奸,一本作挈。近塞遠閉,備元變成,

  元者,備之所以不困;成者,變之所以不倦。

  明事知分,度數獨行。無道之君,任用么么,么么,一作幼歷。

  么么,細人,俊雄之反。

  動即煩濁。有道之君,任用俊雄,動則明白。二者先定,素立白墓立白蓉,一本作

  七一日藻。藻,一作慕。明起,白蓉于下,明起于上。基,垂藐也。

  氣榮相宰,

  君臣同體之況。言氣不言血,言榮不言衛,相備也。

  上合其符,下稽其實。時君一作貧意生期,待時而發。

  夫賢士之居邑里也,合哉而難同,而殊知時日。時君,元作時日。

  遇人有德,一作隱君子至門,不言而信,萬民附親。遇人暴驕,萬民離流;#31上下相疑,復而如環一作不環,日夜相撓。諫者弗受,言者危身,無從聞過,故大臣偽而不忠。是以為人君親其民如子者,弗召自來,

  靈台之效是矣。

  故日有光,卒於美名。不施而責,一弗受或作愛而求親,故日有殃,卒于不祥。夫長者之事其君也,調而和一作知之,士于純一作屯厚,

  士如勿士行枚之士。

  引而化之,天下好或作如之,其道日從,故卒必昌。夫小人之事其君也,務蔽其明,塞其聽,乘其威,以灼熱人,

  倚上之威,作人寒燠。

  天下惡之,其崇日凶,故卒必敗,禍及族人。此君臣之變,治亂之分,興壞之關梁,國家之閱也。

  閱,猶監也。

  逆順利害,由此出生。凡可無學而能者,唯息與食也。故先王傳或作博道,先王,一作先生。以相效屬也。賢君循成法,後世久長;隋君不從,當世滅亡。

  禹之法猶存,而夏不世王者,由是故也。

  近迭第七

  龐子問鶡冠子曰:聖人之道何先?鷗冠子曰:先人。龐子曰:人道何先?鶡冠子曰:先兵。龐子曰:何以舍天而先人乎?鶡冠子曰:天高而難知,有福不可請,有禍不可避,法天則戾;地廣大深厚,多利一作則而鮮威,

  天尊而不親,地親不不尊。

  法地則辱;時舉錯代更無一,法時則貳。三者不可以立化樹俗,故聖人弗法。龐子曰:陰陽何若?鶡冠子曰:神靈威明與天合,

  神之精明實靈。

  勾萌動作與地俱,

  屈生日勾。

  陰陽寒暑與時至,三者聖人存則治、亡則亂,是故先人。富則驕,貴則羸。兵者,百歲不一用,然不可一日忘也,是故人道先兵。龐子曰:先兵奈何?鶡冠子曰:兵者,禮、義、忠、信也。龐子曰:願聞兵義。鶡冠子曰:失道,故敢以賤逆貴;不義,故敢以小侵大。龐子曰:用之奈何?州鶡冠子曰:行枉恥禁,反正則舍,是故不殺降人。

  鷹不擊伏,況於人乎?

  主道所高,莫貴約束;得地失信,聖王弗據;倍言負約,各將有故。龐子曰:弟子聞之曰,地大者國實,民眾者兵強,兵強者先得意于天下。今以所見合一本作含所不見,蓋殆一本作系,一本作治不然。今大國之兵反訕而辭窮,禁不止、令不行之故,何也?

  令使為之,禁使勿為也。

  鶡冠子曰:欲知來者,察往;欲知古者,察今。擇人而用之者王,用人而擇之者亡。逆節之所生,不肖侵賢命,日凌;

  下凌上也。

  百姓不敢言命,曰勝。

  上勝下也。

  今者所問,子慎勿言。夫地大國富,民眾兵強,曰足。士有餘力而不能以先得志於天下者,其君不賢而行驕縊也。

  己亢為驕,己滿為溢。

  不賢則不能無為,而不可與致為#32。

  孟子曰:人有不為也,然後可以有為。

  驕則輕敵,輕敵則與所私謀其所不知為句,使非其任力,欲取勝於非其敵,不計終身之患,樂須臾之說。是故國君被過聽之謗醜於天下,而謀臣負濫監。首之責于敵國,敵國乃責則卻或作劫,

  以辭那之。

  卻則說者羞其弱。

  以辭卻之則說,而責之者羞其弱矣,其勢鈴至於用兵。

  萬賤之直,不能撓一貴之曲;

  其在下者又無以回之。

  國被伸或作神創,

  浸大日伸。

  其發則戰。

  其創之發則戰。

  戰則是使元元之民往死。邪臣之失薊音策也,過生於上,罪死於下。儼既外結,諸侯畜其罪,則或作責危復社稷,世主懾懼,寒心孤立。不伐伐或作代,下有威字。此人,二國之難不解,君立不復。悔曩或作晨郵過,謀徙計易。濫一作監首不足,蓋以累重;

  濫為謀首,其過重矣。而一人之手豈足以障天下之目哉。

  滅門殘族#33,

  滅門,周官所謂屋誅。

  公謝天下,以讓敵國。不然,則戰道不

  絕,國創不息。

  謂之伸創,以此故也。

  大或作天乎哉,夫弗知之害。

  以言弗知之害大矣。

  悲乎哉,其禍之所極。

  以言其禍可悲也已。

  此倚貴離道,少人自有之咎也。

  多己少人。

  是故師未發軔而兵可迭也。

  《近迭》名篇,蓋取諸此。

  今大國之君,不聞一作問先聖之道而易事,旱臣無明佐之大數,而有滑正之碎或無碎字智,反義而行之,逆德以將之,兵訕而辭窮,令不行,禁不止,又奚足怪或作恃哉。龐子曰:何若滑正之智?鶡冠子曰:法度無以噫一本作遂意為摸。

  噫,讀為噫彼小星之噫。

  聖人按數循法,尚有不全。是故人不百其法者,不能為天下主。今無數而自因,無法而自備,循無上聖之或作聖人檢而斷於己明,

  斷以獨見之明。

  人事雖備,將尚何以復百己之身乎。

  夫百己者,豈獨彼有之。蓋人受天地之中以生形體保神,而眾妙悉備。據今言之,其身蓋有千百於己者,然而所知才止一二,而卒于泯沒無問者,不能復之而已。

  主知不明,以貴或作責為道,以意為法,牽或作牢,或作罕。時誑一作詛,或作拒。世,迢下蔽上,使事兩乖,

  兩失之矣。

  養非長失,以靜為擾,以安為危,百姓家困人怨,禍孰大焉。若此者,北走之日,軍敗日北。後知命亡。

  投死之地久矣,乃今知之。

  龐子曰:以人事百法,奈何?鶡冠子曰:蒼頡作法,一本法字在書字下#34。

  蒼頜,黃帝之史,初見烏獸褫遠之逵,始造書契。

  書從甲子。

  日始於甲,辰始於子。

  成史李官,

  成史,蓋以獄成告于正者。李官,士師也。

  蒼頡不道。然非蒼頡,文墨不起。

  蒼雖造書不道士史,然而文墨之萌由是起矣。此百法之端也。

  縱法之載於圖者,其于以喻心、達意、揚道之所謂,乃才或作巉居曼曼作受之十分一耳。

  此言使無文墨而欲以其法盡之於圖,豈能盡其意之詳哉。蓋自後世觀之,書以趣便,篆不如隸,隸不如草,則圖之鈍于應務可知矣。故曰:彌綸天下之事、記久明遠、著湣湣、傳恣恣者,莫如書。湣湣,目所不見。恣恣,心所不了。

  故知百法者,桀雄也。若或作透隔無形、將然、未有者,知萬人也。

  此使德也,非特桀雄而已。故其知與人隔此三境,而超萬人之上也。將然不如無形,無形不如未有。取譬言之,若太易者,未有也;而太初,無形;渾淪,則將然矣。

  無萬人之智者,智不能棲世學之上。龐子曰:得奉嚴教,受業有問或作聞矣。退師謀言,弟子愈恐。

  鶡冠子卷上竟

  #1『鈇』,《四庫》本言:『一作鐵,非』。

  #2『勢』,《道藏》本原作『執』即古『勢』字。今從《四庫》本作勢。按:此語出賈誼《新書·制不定》,原文為『權勢法制,此人主之斤斧也』。

  #3《四庫》本『權」屬上句而作『命權』。

  #4『傳』,《道藏》本原作『傳』,誤。今據《四庫》本改。按:商王武丁有大臣傳說,原為從事版築業的奴東。

  #5『默』,《道藏》本原作『墨』,誤。今據後文及《四庫》本改。

  #6《道藏》本原缺『樂嗟苦』三字。今據《四庫》本補。

  #7《道藏》本原缺『人』字。今據《四庫》本補。

  #8《道藏》本原缺『嗟』字。今據《四庫》本補。

  #9『合』《四庫》本作『矣』。

  #10『元』,《四庫》本作『無』。

  #11《道藏》本原缺『不』字。今據《四庫》本補。

  #12『堯J,《四庫》本言:『一作撓』。

  #13『矣』,《四庫》本作『已』。

  #14此句《四庫》本作『以廳智為造意』。百子本同道藏本作『為知』,今正。

  #15『誇』,《四庫》本作『誇』。

  #16『以』,《四庫》本作『已』。

  #17『物』,《四庫》本作『勿』。

  #18『焉』,《四庫》本作『馬』。

  #19此句《四庫》本作『斯謂之調』。

  #20《道藏》本原缺『微』字。今據《四庫》本補。

  #21『官』,《四庫》本言『一作宮』。

  #22『一』《四庫》本作『之』。

  #23『紇』,《四庫》本作『統』。

  #24『或』,《道藏》本原作『成』,誤。今據文義及《四庫》本改。

  #25『卒』,《四庫》本作『訕』。

  #26『已而』,《四庫》本作『而已』。

  #27『其』,《四庫》本作『具』。

  #28『王』《四庫》本作『正』。

  #29『知』,《四庫》本作『智』。

  #30『ㄙ』,《道藏》本原作『么』,誤。《四庫》本作『私』。今據《說文》『韓非曰:蒼頡作字,自營為ㄙ』句改。

  #31『離流』,《四庫》本作『流離』。

  #32『為』,《四庫》本作『焉』。

  #33『殘族』《四庫》本作『殘疾族』。

  #34《道藏》本此句原在『龐子曰:以人事百法,』下,誤。今據文義及《四庫》本改。

  鶡冠子卷中

  陸佃解

  度萬第八

  龐子問鶡冠子曰:聖與神謀,

  子曰:道不同,不相為謀。

  道與人成。

  子曰:苟非其人,道不虛行。

  願聞度神慮成之要,奈何?鶡冠子曰:天者,神也。地者,形也。地濕而火生焉,

  至陽赫赫,赫赫出乎地。

  天燥而水生焉。

  至陰肅肅,肅肅出乎天。

  法猛刑頗則神濕,

  刑與法,陰也。

  神濕則天不生水。音□#1聲倒則形燥,

  聲與音,陽也。

  形燥則地不生火。水火不生,則陰陽無以成氣,度量無以成制,五勝無以成埶一作執。

  五勝,五行之勝

  萬物無以成類,百業俱絕,萬生皆困。濟濟混混,孰知其故?天人同文,地人同理,

  天文地理,與人同焉。

  賢不肖殊能,故上聖不可亂也,

  譬如堯、舜,共工、驩兜欲與為惡則誅之類。

  下愚不可辯也。

  譬如桀、紂,龍逢、比干欲與為善則誅之類。

  陰陽者,氣之正也。天地者,形神一無神字之正也。聖人者,德之正也。法令者,四時之正也。

  季春行冬令則寒,季秋行夏令則暖。

  故一義失此,萬或亂彼,所失甚少,所敗甚眾。所謂天者,非是蒼蒼之氣之謂天也;所謂地者,非是膊膊之土之謂地也。

  膊,形埒也。

  所謂天者,言其然物而無勝者也。

  言天者,君道也,可天下之物而莫之勝也。

  所謂地者,言其均物而不可亂者也。

  言地者,臣道也,平天下之物而莫之亂也。

  音者,其謀也。

  雜比為謀。

  聲者,其事也。

  布散為事。

  音者,天之三光也。

  三光雜比于上。

  聲者,地之五官也。

  五官布散於下。

  形神調則生理脩,

  形不病燥#2,神不病濕,則生理脩矣。

  夫生生而倍其本則德或作隱專已。

  夫偏養其本至於過理,而不及會通之,適則自為太多,其德失乎物矣,豈足語衛生之經哉。故曰:善養生者,若牧羊然,倪其後者而鞭之#3。□一本元缺,一本字或作□,□知或作□如#4。

  知無道,上亂天文,下滅地理,

  天人同文,地人同理,於此見矣。

  中絕人和,治漸終始。

  言其治才漸首末,而已失中道也。

  故聽而無聞,視而無見,

  天下之事壤于冥冥。

  白晝而闇,

  日中見斗之義。

  有義而失謐,

  人之所有,不能謚之。

  失謚而惑。責人所無,必人所不及,

  遠其進而誅不至也。

  相史于既而不盡其愛,

  史,使也。從省。言不盡己之愛而責人之盡。

  相區于成而不索或作營其實。

  區,驅也。從省。言不竭己之忠而望人之成。

  虛名相高,精白為黑,

  沽于虛名而變亂事實。黑,或為墨。墨亦黑也。《詩》曰:狐狸而蒼,墨以為明。

  動靜紐#5轉,

  與物轉旋,如紐使之。

  神絕復逆,

  復有報乎上也,逆有言乎上也,言其神色距人于千里之外。

  經氣不類,形離正名,

  《書》曰:有形有名。形也者,物此者也。名也者,命此者也。經氣失常,故形不麗名。

  五氣失端,四時不成。

   陰陽並毗,四時不至,寒暑之和不成。

  過生於上,罪死於下,有世將極。驅馳索禍,

  其于禍也,驅車就之。

  開門逃福,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1 21:4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