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自君吏民,

  各君吏民。

  次者無國,

  入使治之。

  歷寵歷錄,

  歷錄,文章之貌。言更歷寵榮,華煥如此。《毛詩傳》曰:秉歷錄也。

  副所以付授,

  非特受封之臣不虛貴梯級,雖無國者亦稱所以付授。

  與天人蔘相結連,,

  天人一貫,不可解也。

  鉤玫之具不備故也。

  鉤砍,督責之衛也。言惟無督責之衛而以道相化,故能如是。故曰:燒之、剔之、刻之、維之,馬之死者十二三矣。夫馬之性固真矣,然其智至於詭竊者,伯樂之罪也。雖然,九皇之制亦寓言耳,夫太上無法而治,安有受封之制哉。契理之士,要其會歸而遺其所寄,可也。

  下之所逜,

  逜之言干也。

  上之可蔽,斯其離人情而失天節者也。緩則息,急則困,見間一作門則以奇相御,人之情也。

  怛物之情,緩之則怠,急之則困。故昔賢驅雞之喻,戒在疾捺也。問,幟隙也。方其鍵閉,雖有奇計,安得而抵之哉。天節見上,故於此具論人情。

  舉以八極,信焉而弗信,天之則也。

  八極,八方之極。四中,四角是也。《淮南子》曰:八涎之外有八絃,八結之外有八極。夫八極有之,而以跡所不至,更若誕護,故日信焉而弗信也。雖然,以懸寓觀之,八方上下無盡也,亦無無盡無極也,亦無無極,故日天之則也。

  差謬一#22問,言不可合,

  孔墨之道伺是堯、舜,同非桀、紂,而終不可合者,其弊由此也。

  平不中律。

  小失聲韻,則雖平,不中律矣。夫千里之失,謬于毫釐;而歷年之息,誤在頃刻。是故君子慎其小也。

  月望而晨,月毀於天,珠蛤贏蚌,虛于深渚,

  水岐成渚。

  上下同離也。

  言同氣附離而無問,雖貍物潛于深渚,與月盛衰,更如在上也。《淮南子》曰:日至而麋鹿解,月死而贏蚌騰。

  未令而知其為,未使而知其往,上不加務而民自盡,此化之期也。使而不往,禁而不止,上下乖謬者,其道不相得也。上紇#23下撫者,遠眾之慝也。陰陽不接者,其理無從相及也。籌不相當者,人不應上也。符節亡此,曷曾可合也。為而無害,成而不敗,一人唱而萬人和,如體之從心,此政之期也。蓋毋錦一作綿杠悉動者,其要在一也。

  蓋無錦扛而撩輻俱動者,其要在杠故也。是故明主好要以一倡萬。以錦韜杠,故謂之錦杠。《爾雅》曰:素錦韜杠。

  未見不得其謂而能除其疾也。文武交用而不得事實者,法令放而無以梟之謂也。

  臬,斬刑也。此吉法令不行,小人敢為負饅而無忌憚也。雖然,秦以苛察相高,其弊徒文具耳,而至於土崩,更甚乎無法者,無惻怛之實故也。由是觀之,內無至誠惻怛之實,欲以一切從事於法,則將以考真也,適足以起偽,將以稽治也,適足以招亂。

  舍此而按之彼者,曷曾可得也。

  南適而北轅矣。

  冥一黃易而如言難,

  言之不作,為之也難。

  故父不能得之於子,而君弗能得之於臣,

  踐言之行,雖在君臣父子之問如此,況卑賤乎。

  已見天之所以信於物矣,

  無妄天之道也。

  未見人之所信於物也。

  不能似言。

  捐物任勢者,天也。

  萬物盡無,因任而已。

  捐物任勢,捐或作損。故莫能宰而不夭。

  一本作:得先之在古者,道之理也;損物任勢,故莫能宰而不夭。

  其道如上,故莫能宰之而莫不夭焉。

  口夫物,故曲可改,人可使。

  言苟為物矣,無以有已如此以明天之不可轉徙也。

  法章物而不自許者,天之道也。

  夫法種種差別,稽之天道,豈得已

  哉。姑以應世而已,甚不自是也。

  以為奉教陳忠之臣,未足恃也。

  此其勢叉至於有法也。

  故法者曲制,

  曲為之制。

  官備主用也。

  官各守之,以備主用。

  舉善不以官官,

  不以港晦舉人之善,鈴著見而後置之。

  拾過不以冥冥,

  不以隱匿拾人之過,叉發露而後廢之。拾或#24作拾。

  決此,

  句。

  法之所貴也。若聾磨不用,賜物雖訕,有不效者矣。

  言慶賞者,勵世磨鈍之器也。然而賞不能、勸不勝、罰不能、叉不可,若砥礪不用之村而責有于無,玉帛雖卒##25,有不效者矣。

  上下有問,於是設防,知蔽並起。

  為之斗斛以量之,則並與斗斛而竊之;為之權衡以稱之,則並與權衡而竊之。

  故政在私家而弗能取,

  政在大夫。

  重人掉權而弗能止,賞加無功而弗能奪,法廢不奉而弗能立,罰行於非其人而弗能絕者,不與其民之故也。

  與民共之而上下以道相維,豈容至此哉。屋漏知之在下,船漏知之在上。

  夫使百姓釋己而以上為心者,教之所期也。八極之舉,不能時贊,故可壅塞也。

  所一謂無障者,四通六辟。豈疑八極之舉而不能贊明哉。湯之問棘是已。

  昔者有道之取政,非於耳目也。

  神心恍惚俯仰之問,再撫八極之外,而里之前耳不能聞,牆之外目不能見,故聖人之政恃道,而不恃耳目。

  夫耳之主聽,目之主明,一葉蔽目,不見太山,兩豆塞耳,不聞雷霆。

  膚寸之問,.小物足以障之,何足恃哉。

  道開而否,未之聞也。

  此明道之足恃也。夫道開者,雲霧不能礙其視,雷霆不能亂其聽,雖柄在蚊睫而視之若嵩峰之阿,戰于蝸角而聽之若齊魏之哄,夫孰能否之。見遺不攘,非人情也。

  言無是也。此申未之聞也之況。

  信情脩一作循生,非其天誅,逆夫人僇,

  一本作逆天之人僇。不勝任也。

  不畏天禍、人殃、死地,隨之而將以脩生,此如戴粒之蟻欲以冠山,何足以堪其任也。

  為成求得者,事之所期一作明也。

  以為成功則天而得之,不得日有命者,無所期焉。是道也,非事也。

  為之以民,道之要也。

  民之所未安,聖人不強行;民之所未厭,聖人不強去。

  唯民知極,弗之代一作伐也。

  夫因人而不自任者,天也。民實知極,聖人豈侵越而代之。大司徒曰:使民興賢,出使長之;使民興能,人使治之。

  此聖王授一作受業,所以守制也。彼一作被教苦,故民行薄;

  未至乎孩而始誰。

  失之本,故爭于末。

  魚亡江湖而爭于濡沬。

  人有分于處,處有分于地,

  各有分域。

  地有分于天,

  郢有天下。

  天有分於時,

  秦天早寒、楚天早熱之類。

  時有分于數,

  春乘木數、秋乘金數之類。

  數有分于度,

  取數多者脩,取數寡者促。

  度有分于一。

  一者,度數之原,隨所分而赴之。譬之物焉,一月普見眾水。

  天居高而耳卑者,此之謂也。

  天體蓋高,而其耳更卑者,精神之運普褊萬物故也。

  故聖王天時,人之地之,雅無牧能,因一作用無功多。

  夫文貫三為王,蓋取諸此。

  尊君卑臣,非計親也。任賢使能,非與處也。

  處故舊也。言不以私恩廢天下之公義。

  水火不相入,天之制也。

  水火以譬恩義。蓋古之治天下者,方其申至恩也,公義不得奪,方其申大義也,私恩不得干。猶之水火焉,相濟而不相入也。雖然,幾此人道而已,若夫天道,則又不在此域也。故下文雲。

  明不能昭一者,

  所謂離朱索之而不得。

  道弗能得也。規不能包者,力弗能挈也。

  夫天地雖密移而真體常住,非若舟壑夜半負之而去,夫孰能挈之?

  自知慧出,慧出,一作惠之。使玉化為環決者,是政反為滑也。

  璞玉不毀,孰為環決?決,半環也。《禮論》曰:絕人以決,反絕以環。

  田不因地形,不能成谷。

  稻宜下地,黍宜上地。

  為化不因民,不能成俗。嚴疾過也,喜怒適也,四者已仞,非師術也。

  此言四者或過或適,雖殊而遠離大道一也,豈足以據師之席哉?《列子》曰:仞而有之,皆感也。

  形嗇元作薔,一本作蓋。而亂益者,勢不相牧一作收也。

  形無以牧乎勢,勢無以牧乎形,故其弊如此。

  德與身存亡者,未可以取法也。

  堯、舜姐落,其骨蓋已朽久矣,而至今詠歎不息者,豈系其身之存亡哉。此萬世之法也。

  昔宥世者,未有離天或無天字人而能善與國者也。與或作為。

  善與國,所與之國,夫天不人不因,人不天不成,而畸于天人,則其身之不能治,況與國乎。

  先王之盛名,未有非士之所立者也。

  引而高之者,天也。

  過生於上,罪死於下,濁世之所以為俗也。一人乎,一人乎,命之所極也。

  此歡辭也,言命至君而極矣。今貽厲階如此,可不惜哉。蓋痛之彌深,其辭益緩,詩人之義也。

  環流第五

  有一而有氣,

  一者,元氣之始。

  有氣而有意,

  意者,沖氣所生。

  有意而有圖,

  可以象矣。

  有圖而有名,

  可以言矣。

  有名而有形,有形而有事,有事而有約,

  八者具矣,而渾淪未離,所謂混沌者也。

  約央而時生,

  時生或作時立。次之為言,判也。

  時立而物生。

  混沌開矣,於是四時行焉,百物生焉。

  故氣相加而為時,約相加而為期,期相加而為功,功相加而為得失,得失相加而為吉凶,萬物相加而為勝敗,莫不發於氣,

  氣所以發之。

  通於道,

  道所以通之。

  約於事,

  知道已而#26則盪。

  正於時,

  知事而已則差。

  離或作雜于名,

  離如附離之離。

  成於法者也。法之在此者謂之近,其出化彼謂之遠。近而至故謂之神,

  明之在道者為神,神之在器者為明。

  遠而反故謂之明。

  老子所謂:逝日遠,遠日反。

  明者在此,其光照或作昭彼;其事形此,

  其功成彼。

  《都》詩曰:執轡如組。蓋言此矣。夫為組者,總紕於此,成文于彼。言其動于近,行於遠也。孔子曰:為此詩者,其知政乎?執此法以御民,豈有不化哉?《干腌》之忠告至矣。

  從此化彼者,法也。生法者,我也。

  非我則無法。

  成法者,彼也。

  非彼則無所用法。

  生法者,日在而不厭者也。

  精神之運,隨日以新。

  生成在己,謂之聖人。

  彼我玄同,盛德之至。

  惟聖人究道之情,唯道之法,

  非真混沌,孰能如此?

  公政以明。斗柄東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斗柄運于上,事立於下。斗柄指一方,四塞俱或作皆成。此道之用法也,

  古之聖人不下席而天下治,顏如渥丹,肌膚若冰雪者,用此道也。而世之桔槁者朱此,以為黃帝肌色紆誨而黯堯舜如臘,此墨子之道也。

  故日月不足以言明,四時不足以言功。

  言其明與功更在四時日月之上。

  一為之法,以成其業,故莫不道。

  民咸用之。

  一之法立而萬物皆來屬。

  以出於一,故萬物不能二也。

  法貴如言。

  無信不立。

  言者,萬物之宗也。是者,法之所與親也。非者,法之所與離也。是與法親故強,非與法離故亡。法不如言,故亂其宗。故生法者,命也;生於法者,亦命也。

  莫非命也。

  命者,自然者也。

  莫能使之然,亦莫能使之不然,謂之自然。

  命之所立,賢不必得,不肖不必失。

  命曰:彭祖之智不出堯舜之上而壽百,顏淵之才不出眾人之下而壽十八,仲尼之德不出諸侯之下而困於陳蔡,殷紂之行不出三仁之上而居君位。蓋言此矣。

  命者,挈己之文一作父者也。

  夫身在草萊而挈之浮榮之.上者,命也。然而俯仰百年,恍然如夢,是文也,非實也。

  故有一日之命,有一年之命,有一時之命,有終身之命。終身之命,無時成者也。故命無所不在,無所不施,或作飽。無所不及。

  言無適而無有命也。

  時或后而得之,命也。既有時有命,

  時者,天之運。命者,天之令。《南華》曰:諱窮久矣,而不免命也;求通久矣,而不得時也。

  引其聲,合之名,其得時者成,命日調;引其聲,合之名,其失時者精神俱亡,命日乖。

  夫噸其里一也,而醜人獻之,更增其陋。

  時命者,唯聖人而後能庾之。

  《南華》曰:知通之有時,知窮之有命,臨大難而不懼者,聖人之勇也。

  夫先王之道備,然而世有困君或作居,其失之謂者也。

  禮義法度,應時而變;時命不停,法亦隨故。而昧者膠柱刻舟,守先王之腐余,其道雖備,而祗益困窮。此猶枕外芻狗而更以遭魘,豈易怛也哉。

  故所謂道者,無己無己元作己無者也;

  隨之而已。

  所謂德者,能得人者也。

  亦不失己。

  道德之法,萬物取業,

  所謂資而不匱者也。

  無形有分,名日大孰或作敦。

  不知其誰之子也。

  故東西南北之道,踹一作端然其為分等也。

  《南華》曰:知東西之相反而不可以相無,則功分定矣。

  陰陽不同氣,然其為和同也。酸咸、甘苦之味相反,然其為善均也。

  《南華》曰:租梨、橘抽,其味相反,而皆可於口。

  五色不同釆,然其為好齊也。五聲不

  同均,然其可喜一也。

  幾此五者,以譬先王之道,不矜于同

  而矜于治。

  故物無非類者,動靜無非氣者。是故有人將一本作一人將,一人之將得,一人氣吉;有家將一家之將。得,一家氣吉;有國將將一國者。得,一國氣吉。

  古人有言:戰猶博也,錢多則氣豪而勝,資少則心怯而輸。然則將之吉凶在氣。兵法曰:朝氣銳,晝氣隋,暮氣歸。善用兵者,避其銳氣,擊其隋歸。

  其將一本將字下有失字凶者反此。故同之謂一,異之謂道,相勝之謂執,吉凶之謂成敗。賢一本賢字上有故字者萬舉而一失,不肖者萬舉而一得,其冀或作共善一也,然則其所以為者不可一也。知一之不可一也,故貴道。

  異之謂道。

  空之謂一,空一作同。

  萬物莫不無。

  無不備之謂道。

  萬物莫不有。

  立之謂氣,通之謂類。氣之害人者謂之不適,味之害人者謂之毒。夫社夫社元作天社,或作天杜不刻則不成霧,或作霧氣。

  剜之為言,猶日達也。此言亡國之社屋之不受天陽,故無以成霧。蓋大社不屋而壇,以受霜露之氣,然後.霧生焉。正言社與霧者,社以申立之,謂氣之義;霧以申通之,謂類之義。

  氣故相利相害也,

  太公調曰:陰陽相照,相蓋相治;四時相代,相生相殺。

  類故相成相敗也。

  夏者,春之類;冬者,秋之類。他皆放此。

  積往生歧或作政,工或作王以為師。

  跋,跛倚也。師如師巫之師。巫步多跛,故積往生跋,工以為師。楊子曰:昔者姒氏治水土,而巫步多禹;扁鵲,盧人也,而醫多盧。

  積毒成藥,工以為醫。

  此言葯之述起而醫生焉。蓋天下之弊多緣故述而生,故大盜貸仁義以竊國,小儒借詩禮而發家。故曰:焉知曾史不為桀壞之哨矢也。

  美惡相飾,命日復周。物極則反,命曰環流。

  言其周流如環。

  道端第六

  天者,萬物所以得立也。

  萬物待是而後存者,天也。

  地者,萬物所以得安也。

  天父,道也。地母,道也。

  故天定之,地處之,時發之,物受之,聖人象之。夫寒溫之變,非一精之所化也;

  五精化氣,然後寒暑成焉。

  天下之事,非一人之所能獨知也;水廣次,非獨聊一川之流也。

  堯十年九了而水不為加益,湯八七旱而水不為加損,是豈仰一川鍾哉。

  是以明主之治世也,急於求人,弗獨為也。

  與人共之。

  與天一作人與地,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1 21:47: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