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鶡冠子

  經名:鶡冠子。戰國鶡冠子撰。北宋陸佃解。三卷。底本出處:《正統道藏》太清部。參校版本:台灣商務印書館影印文淵閣《四庫全書》本(簡稱《四庫》本)

  目錄#1

  序

  卷上

  博選第一

  著希第二

  夜行第三

  天則第四

  環流第五

  道端第六

  近迭第七

  卷中

  度萬第八

  王鈇第九

  泰鴻第十

  泰錄第十一

  卷下

  世兵第十二

  備知第十三

  兵政第十四

  學問第十五

  世賢第十六

  天權第十七

  能天第十八

  武靈王第十九

  #1目錄原缺,據正文標題補。

  鶡冠子序#1

  韓子曰:《鶡冠子》十有六篇,其詞雜黃老、刑名。其《博選篇》四稽五至之說當矣,使其人遇其時,援其道,而施於國家,功德豈少哉。《學問篇》稱賤生於無所用,中流失船,一壺千金者,余三讀其辭而悲之。文字脫繆,為之正三十有五字,乙者三,臧者二十有二,注十有二字雲。陸子曰:鶡冠子,楚人也,居於探山,以鵑為冠,號曰鶡冠子。其道踏駁,著書初本黃老,而末流迪于刑名。《傳》曰:申、韓厲名實,切事情,其極慘繳少恩,而原於道德之意,蓋學之弊有如此者也。故日孔、墨之後,儒分為八,墨離為三。嗚呼,可不慎哉。此書雖雜黃老、刑名,而要其宿,二時若散亂而無家者,然其奇言奧旨奉亦每每而有也。自《博選篇》至《武靈王問》,凡十有九篇,而退之讀此,雲十有六篇者,非全書也。今其書雖具在,然文字脫繆,不可考者多矣。語曰:書三寫,魚成魯帝成虎,豈虛言哉。余竊閔之,故為釋其可知者,而其不可考者輒疑焉,以俟博洽君子。

  #1鶡冠子,相傳為戰國時楚人,姓名不詳;隱居深山,用騙羽為冠,因以為號。其說『初本黃老而末流迪于刑名一。所著《鶡冠子》,《漢書·藝文志》著錄為一篇,列于道家;唐代韓愈稱所見有十六篇,北宋陸佃注本則為三卷十九篇,或疑系後人依托。

  鶡冠子卷上

  陸佃解

  博選第一

  王鈇#1非一世之器者,厚德隆俊也。  

  王鈇,法制也。賈子曰:權勢#2法制,人主之斤斧。夫專任法制,不以厚德將之,而欲以持久,難哉。

  道凡四稽,一曰天,二日地,三曰人,四曰命。

  命者,所以令之。

  權#3人有五至,一曰伯己,

  百於己者。

  二日什己,

  十於己者。

  三曰若己,

  與己等也。

  四日廝役,

  事我者也。

  五日徒隸。

  又其下者。

  所謂天者,物理情者也。

  道無所治,有之者,以稽于天所以爾也。教者,地事也。治者,天事也。

  所謂地者,常弗一作不去者也。

  道無所住,有之者,以稽于地所以爾也。運者,天道也。處者,地道也。

  所謂人者,惡死樂生者也。所謂命者,靡不在君者也。

  莫不聽之之謂命。

  君也者,端神明者也。

  無為而尊。

  神明者,以人為本者也。

  因人則逸,任己則勞。

  人者,以賢聖為本者也。賢聖者,以博選為本者也。

  舜發於畎畝,傅#4說舉于版築,膠鬲舉于魚鹽,管夷吾舉于士,孫叔敖舉于海,百里奚舉於市,然則選士之路豈可不博哉。

  博選者,以五至為本者也。故北面而事之,則伯己者至。

  北面事之,所謂承之者也。

  先趨而後息,先問而後默#5,則什己者至。

  先人而趨,後人而息,先人而問,後人而默,雖亦降己,異乎承之者也。是以伯己者往,什己者來。

  人趨己趨,則若己者至。

  人趨己趨,與之雁行者也。

  憑幾據杖,指麾而使,財廝役者至。

  坐則憑幾,立則據杖,指麾而使,尚為有禮焉。

  樂嗟苦#6咄,則徒隸之人至矣。

  人#7一作者,口口口口口口也。樂則嗟#8之,苦則咄之,不禮甚矣。苟非無恥之人,豈所甘心哉。

  故帝者與師處,王者與友處,亡主與徒處。故德萬一作百人者謂之雋,

  舞者,知哲聖人之謂也。

  德千人者謂之豪,

  此以歡之豪制名也。

  德百一作萬人者謂之英。

  此以草之英制名也。《毛詩傳》曰:一萬人日英。《記》曰:五人日茂,十人日選,百人日使,千人日英。今此一又以萬人日使,百人日英,益莫可考合#9。《人物誌》曰:獸之特者為雄,草之秀者為英;韓信是雄,張良是英。此言近之。

  德音者所謂聲也,未聞音出而響過其聲者也。貴者有知,富者有財,貧者有身。

  無知也故賤,無#10財也故貧,所有者特天地之委形而已。總括百骸謂之身,眾象備見謂之形。

  信符不合,事舉不成。

  一本雲舉事不成。

  不死不生,不#11斷不成。

  常騎兩可之地,豈足以就其斷哉。

  計功而償,權德而言。王鈇在此,孰能使營?

  著希第二

  道有稽,

  以道為央。

  德有據。

  以德為驗。

  人主不聞要,故耑作常與運堯#12而無以無以下一有自字見也,道與德館而無以命也,義不當格而無以更也。

  攘難紗兄之類是已。格,正也。幾此以不聞要而己,然則人主豈可以不知務哉。放飯流歇而問無齒,次亦無益於事也。

  若是置之,雖安非定也。

  言幸安也,夫抱火厝之積薪之下,而寢外其上,雖未及然,終亦叉運而己矣。

  端倚有位,名號弗去。

  言其違道遠矣,所存者名號而矣#13。

  故希人者無悖其情,希世者無繆其賓。

  方是之時,俯而徇俗、仰以阿時者至矣。

  文禮之野,與禽獸同則;

  羔雁雖有跪乳行列之儀,而以人文格之,野心多矣,又況無羔雁之性者,奈何同之乎。

  言語之暴,與蠻夷同謂。

  蠻夷,□舌者也。

  夫君子者,易親而難狎,畏禍而難卻,

  死義,故難卻也。

  嗜利而不為非,

  義然後取。

  時動而不苟作,

  不得已而後取。

  體雖安之而弗敢處,然後禮生,

  君子克己復禮,蓋充此而巳。

  心雖欲之而弗敢信,然後義生。一作立。

  信猶任也,君子克己就義,蓋充此而巳。

  夫義,節慾而治,禮,反情而辨者也,故君子弗徑情而行也。夫亂世者,以麤知為造意#14,

  造意,微矣,豈麤智之所能知哉。

  以中險味道,

  司巇也。

  以利為情,若不相與同惡,則不能相親,相與同惡則有相憎,

  小人難近如此。

  說者言仁則以為誣,發於義則以為誇#15,平心而直告之則有弗信。

  利令智昏,不可與明如此。

  故賢者之於亂世也,絕豫而無由通,異類而無以告,苦乎哉。

  益傷之也。

  賢人之潛亂世也,上有隨君,下無直辭,君有驕行,民多諱言,故人乖其誠能,士隱其實情,心雖不說,弗敢不譽,

  楊雄《羨新》是已。此非可以#16而不已者也。夫雄如此,而義不能繩墨者,則以有道故也。魯人曰:柳下惠固可吾固不可,孔子善之。然則無雄之道,浮沉濁世,齷齪阿上,而欲自比于雄,亦已惑矣。

  事業雖弗善,不敢不力,

  此《汝墳》之所勉者也。雖非《殷其雷》之義,亦其所遇不得不爾也。

  趨舍雖不合,不敢弗從。

  夫在我者皆彼之所不能易,則雖譽所不譽、力所不力、從所不從,亦應世之道也。

  故觀賢人之於亂世也,一作者。其慎勿慎

  勿一作順物#17以為定情也。

  幾此所為亂群焉#18耳,姑以遠害而已,豈真同也哉。

  夜行第三

  天,文也。地,理也。月,刑也。

  陰以刻制。

  日,德也。

  陽以昭蘇。

  四時,檢也。

  有明法而不議。

  度數,節也。

  天地之節,蓋有度數存焉。

  陰陽,氣也。五行,業也。

  五村也。在地成形,故日業。

  五政,道也。

  五辰也。在天成象,故日道。

  五音,調也。

  聲成文,變成方,謂之音,斯之謂

  調#19。

  五聲,故也。

  五聲因習而異,在齊而齊言,居晉而晉語,斯之謂故。

  五味,事也。賞罰,約也。

  賞所以約之使赴功,罰所以約之使辟咎。

  此皆有驗。有所以然者,隨而不見其後,迎而不見其首,

  其所以然者,道也。道無首尾,而欲從逵其所為,譬如捕風,逆之無前,從之無後。此雖顏子恍然不能定也,又況賜之流乎?

  成功遂事,莫知其狀,

  夫孰知之。

  圖弗能載,名弗能舉,

  夫巧者不能划,則辯者亦不能言矣。

  強為之說曰:茴乎芒乎,中有象乎;芒乎茲乎,中有物乎;

  芒者祖有,貧者似無?

  官乎冥乎,中有精乎。致信究情,

  夫道,有情有信,非若斷空;雖無形而非理也,要在政而究之。

  復反無貌。

  貌且無之,況于形乎?

  鬼見一本作鬼不能見不能為人業,

  露則不神,豈足以建功立事哉。故善為人業者,微矣,妙矣,雖鬼不能窺其密也。

  故聖人貴夜行。

  天則第四

  聖王者,有聽微#20央疑之道,能屏讒權實,逆淫辭,

  楊、墨之屬。

  絕流語,

  管、蔡之屬。

  去無用,'

  屠龍之技、刻楮之巧,雖號高妙,無所用之。

  杜絕朋黨之門,

  持祿養交背公死黨,清漬然息其上,說說然思不稱乎上,豈可開之。

  嫉拓之人不得著明,

  常置卑晦。

  非君子衛數之士莫得當前,故邪弗能奸,禍不能中。彼天地之以無極者,以守度量而不可濫,

  此況邪弗能奸、禍不能中之義。

  日不瑜辰,

  日月所會為辰。

  月宿其列,

  言宿其辰之次也。

  當名服事,

  當箕之名,服箕之事;當斗之名,服斗之事。、其他放此。

  星守弗去,

  各止分域。

  弦望晦朔,終始相巡,一作選。

  夫田陸降而成晦朔,月虧盈而成弦望,反覆相尋,如轉磨引鋸,豈有終窮。

  瑜年累歲,

  年取禾之一熟,而歲騎兩稔。

  用或作肅不縵縵,

  縵縵,漫滅之貌。

  此天之所柄以臨斗一作計者也。

  言斗臨制四一方,運乎四時,終古不武,而天道如上所謂更以臨之。

  中參成位,一本作伍,一本作五。

  言參天地而成位乎其中也。

  四氣為政,

  政法四時。

  前張后極,

  張,南方之星也;極,北方之星也。或言張,或言極,互相挾焉。

  左角汗作魯右鐵一作越。

  角,東方之星也;鐵,西方之星也。參伐一日鈇鐵。

  九文循理,以省官#21眾,小大畢舉。

  此言簡而不遺也。

  先無怨條之患,后無毀名敗行之咎,故其威上際下交,

  交元作校。

  其澤四被而不鬲。

  東漸西被朔南暨焉沛然,莫之能御也。

  天之不違,以不離一;

  所謂趣物而不兩也。

  天若離一,反還為物。

  天之所以異乎萬物者,抱一而已。《字解》曰:一而大者,天也;二而小者,示也。

  不創不作,與天地合德,

  常輔萬物之自然而不敢為也,天不創而萬物化,地不作而萬物育。

  節璽相信,如月應日,

  日循星而進退,月應日以生死,信之至也。

  此聖人之所以宜世也。知足以滑正,略足以恬禍,此危國之不可安,亡國之不可存也。

  強足以拒敵,辯足以飾非,此壞之所以不可救藥也。

  故天道先貴復者,

  天道能複復者而已,如其自絕,雖天不可如何。

  地道先貴載者,

  地道能載載者而已,如其自棄,雖地不可如何。

  人道先貴事者,

  柳下季曰:子不聽父之詔,弟不受兄之教,雖今先生之辮,將奈之何哉。

  酒亦或作借保先貴食者,

  酒保,貨酒者也。此申天貴復者、地貴載者、人貴事者之況也。

  待物口口也,領或作顧氣時也。

  四時各領一方之氣。

  生殺,法也。循度以斷,天之節也。

  物不可以終通,故循度以問之。性命,自然之節也。

  列地而守之,分民而部之,守或作止。

  此聖人法天之節,循度以斷之,故地各有守、民各有部。

  寒者得衣,飢者得食,冤者得理,勞者得息,聖人之所期也。夫裁衣而知擇其工,裁國而知索其人,此固世之所公哉。一作或。

  譬之制錦而使人學裁者,末之有也。

  同而後可以見天,

  天道一而不二,故自其同者視之,夷、貉一家也。

  異而後可以見人,

  人道二而不一,故自其異者視之,肝、膽楚越也。

  變而後可以見時,

  常運而不停。

  化而後可以見道,

  庚桑子曰:越雞不能伏鵠卯,魯雞固能矣;趙往南見老子,然則道之等級見矣。

  臨利而後可以見信,臨財而後可以見仁,臨難而後可以見勇,

  繁霜勁風,然後可以別草木之真性。

  臨事而後可以見衛數之士。九皇之制,

  《春秋緯》雲:人皇兄弟九人分治天下。九皇之號,豈緣是歟?

  主不虛王,

  王德備矣。

  臣不虛貴,階級

  列等之爵,無虛授也。

  尊卑名號。

  言卑尊其名號也。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1 21:4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