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門懸鐘、鼓、鐸、磬,

  懸之於龔□也。

  而置鞀,

  置於地也。

  以得四海之士。

  四海之士有進于言者,爻造五聲以揮擊傳聞也。

  為銘于龔□,

  懸樂器之具,刻銘于其上也。

  曰:教寡人以道者擊鼓,

  鼓以動物,故動合於道也。

  教寡人以義者擊鐘,

  鍾,金聲也。以合於義,故教義者擊鐘也。

  教寡人以事者振鐸,

  鐸,金鈴木舌也。所以事務有可行為所欲言者,以振鐸也。

  語寡人以憂者擊磬,

  憂者,聲悲。磬聲消燥而近於悲,故憂而擊磬也。

  語寡人以獄訟者揮鞀。此之謂五聲。

  訟獄之事務于疾速,故揮鞀以陳之。此以上並刻銘于簨□之文也。

  是以禹嘗據一饋而七十起,日中而不暇飽食,

  急於政事,無暇安於一食,所以示接士急之也。

  曰:吾猶恐四海之士留于道路。

  常行之處,非所宜憂也#8。

  是以四海之士皆至。

  事必得道,必合上下,應會無不至也。

  是以禹當朝廷間也,可以羅爵。

  不暇飽食,聽政不痕,朝廷閑靜,然後無事也。

  道符五帝三王傳政甲第五

  夫君子將入其職,旭旭然如日初出。入#9,昭昭然,人保其福。既去,暗暗然,人失其教。此得政典符合之謂也。

  夫國者,卿相世賢者有之。

  有國則有卿相。賢德者,卿相之具;人與之,主用之#10。不賢者豈能用之哉?

  有國無國,智者治之。

  夫有國者,豈自寧、豈自亂也?所以安者,智謀之力也。

  智者,非一日之志。

  積功累業,行道不倦,以成其志。

  治者,非一日之謀。

  謀者,心思也。樹德以為尚寬重道,修政作教以至誠平之咨。謀非一日之所能致也。

  治志治謀#11,在於帝王,然後民知所保,

  夫君上有道,化行於下,遠近慕義,四境無虞,百姓淳和,盜賊屏息,故人知所安也。

  而知所避。

  富貴貧賤不相犯,仁義禮智由其門#12,無違政教,下民為福,是知所避也。

  發教施令為天下福者,謂之道。

  先之以博愛,陳之以德義,先之以敬讓,道之以禮樂,不奪人時,不幹人利,故得禍亂不作。為福之道,此之謂歟?

  上下相親,謂之和。

  至德以教之,要道以治之,上下同心,是謂和矣。

  民不求而得所欲,謂之信。

  日出而作,日沒而息,不勞於事,不苦煩苛,甘其食,安其居,、樂其業,此豈外求之哉?上有行道之君,是所政者可謂之大信矣。

  除去天下之害,謂之仁。

  兼愛萬物,慈惻外施,至若成湯征葛伯、放桀于南巢#13,夏禹之別導山川、置立州國,故得天下免於慕亂,百姓宅其所居。仁遠乎哉,斯至七也。

  仁與信,和與道,帝王之器。

  此四者,帝王有天下之器,所以樂推也#14。苟有違之,而天下離叛,非其所有也。

  凡萬物皆有器,

  所用利之,是以為器;而違其用,豈得其器哉。

  故欲有為不行其器者,雖欲有為,不成。

  惟名與器不可假人。其所營為,必以其器用。得其器也,故和之#15;不行其器,于利遠矣,豈有成哉。

  諸侯之欲王者亦然,不用帝王之器者不成。

  言天下之大,神器之重,非其王者,難以處之,王氣而來,可以宰割#16。必行仁與信、和與道,然後可招懷萬姓,奄有四維。西伯以敬讓興邦,南陽以七道得政,非其人也,豈妄成之哉。

  湯政湯治天下理第七

  天地設而萬物生,陰陽化而四時定。分別統理#17,為政之方;極於始終,可成法則也。

  天地辟而萬物生,

  干,其靜也專一,其動也正直;坤,其靜也翕斂,其動也開闢。是以廣大而生萬物也。

  萬物生而人為政焉。

  政也者,所以正於天地也。言天地生萬物不能相使,不能相制,須人以為政以正之。無其政也,則萬物不理也。

  無不能生而無殺也,

  言天地能生而不能無殺。

  唯天地之所以殺,人不能生。

  天之能生,唯天殺之可也。夫唯天殺之,人豈生之哉?是不能生之也。

  人化而為善,

  萬物之中,人其為貴,化而為善,理亦天常也。

  獸化而為惡。

  稟氣以生,不有知飾#18,非人之類,豈不惡哉。

  人而不善者,謂之獸。

  人化而為善,是曰天常。今為不善者,與彼飛虛蹠實亦何以異矣#19。

  有天然後有地,

  天在於上,地在於下,先天後地,理亦自然。

  有地然後有別,

  三才克定,萬物區別。

  有別然後有義,

  夫婦之義著,君臣之義彰也。

  有義然後有教,

  百官立,政教行;父子存,家設教。所以效達于上也。

  有教然後有道,

  教跡逵既彰,約之以道;苟乖其道,物無以安。

  有道然後有理,

  事名各立而理自存。

  有理然後有數。

  名理既彰,以統之#20。夫數以一終十,乃至千萬勺九九之數,天之運度,亦數之義也。

  日有冥有旦,有晝有夜,然後以為數。

  天有三百六十度,一日一度,三百六十日一周天;一日之中,晝夜百刻,以定之為數也。

  月一盈一虧,月合月離以數紀。

  一歲之中有十二月,一月有虧有盈。日月或合於次,或離於次,終於一歲。日窮於次,月窮於紀,星回于天,數將幾終此。則日月星辰運行至十二月,皆周匝于故處。紀,猶會者也。

  四者皆陳,以為數治。

  春夏秋冬各統于一歲之日月也。此以上為政之道,當法則也。

  政者,衛也。始終之謂衛。

  政者,正也。所以正理天下,以為之·天周衛,始化之,終安之,無得之也。

  慎誅魯周公第六

  刑法有倫,宜於時政;好生之德,理適典章。故明聖之資,輔成周室,誡勸之道,可得稱言。國之大經,在於賞罰,二者或替,將何訓焉?

  可為政先,故紀之為篇目矣。

  昔者,

  此昔者,往日之辭也。

  魯周公使康叔往守于殷,

  康叔,周公母弟也,衛三監之地。殷人數叛,故使賢母弟王也。

  戒之日:與殺不辜,寧失有罪。

  人命所懸,理須詳正;夫刑或濫,其何則焉?故不可輕殺不辜,寧可失於有罪。此亦寬仁之道也。

  無有無罪而見誅,

  罰而不明,雖刑不禁。言罰必施於有罪也#21。

  無有有功而不賞。

  賞而不明,雖賞不勸。言賞必加於有功也。

  戒之,封,

  重稱戒者,所以示于殷勤。封,康叔名也。

  誅賞之慎焉。

  誅賞者#22,國之柄也。怒而加誅,未必當罪;喜而行賞,不必當功。且賞僭懼及於淫#23,誅濫則懼及於善。賞得其功則賢人以勸,罰得其辜則奸人以息。此不可不審慎之。

  鬻子卷下竟

  #1《四庫》本後有『之人也亡』三字。

  #2『貞』,《四庫》本作『真』。

  #3『妄』,《四庫》本作『忘』。

  #4此句,《四庫》本作亡『十四月生』。

  #5『化』,『四庫》本作『比』。

  #6《道藏》本『效」原衍作『效效』。今據《四庫》本改。

  #7『任』,《四庫》本作『仁』。

  #8『憂』,《四庫》本作『留』。

  #9『入』,《四庫》本作『光』。

  #10『主』,《四庫》本作『王』。

  #11《道藏》本『志』前原脫『治』字。今據《四庫》本補。

  #12『智』,《道藏》本原作『則』,誤。今據文義及《四庫》本改。

  #13『于』,《道藏》本原作『保』,誤。今據文義及《四庫》本改。

  #14『推』,《四庫》本作『用』。

  #15此句,《四庫》本作『得其用也,故達之』。

  #16此句,《四庫》本作『難以處王之器而未可以宰割』。

  #17『別』,《四庫》本作『則』。

  #18『飾』,《四庫》本作『識』。

  #19『驗』,《四庫》本作『渡』。

  #20此句,《四庫》本作『數統之矣』。

  #21『必』,《道藏》本原作『不』,誤。今據文義及《四庫》本改。

  #22此句,《道藏》本原作『賞之重』,不通。今據《四庫》本、百子本校改。

  #23此句,《四庫》本作『賞僭則懼及於淫』。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1 21:4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