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彭超,字翔千。

  劉貫一,字士宜,博野人。

  陳兆興,蠡人,嘗立日譜就質于先生,因從學焉。

  高捷。

  惲宗恂,字廉夫。宗和,字敦夫。皋聞之二子也。皆命從學李先生。聞言輒解,嘗出資助刊小學稽業學禮錄。

  王業鑨。

  王秉公。

  王順文。

  周文忠,字煥采。

  王克柔。

  劉廷忠,字其德,衡水人。從學李先生。應童子試,卽能舉顏先生之學言于陳公世倌。世倌器之,遂得補諸生。

  郭同,字圻十,河南人。

  郭比,字聚五,圻十之弟。

  張吁門,江寧人。

  張曉夫。

  朱和禮,湯陰人。主一子。

  王兆符,字隆川,大興人。昆繩子。

  劉著,字古衡,湖廣人。持周昆來書請業李先生,后南歸。又受業宣城梅征君,能曆法書數。

  張珂,字可玉,大名人。從學李先生,與先生次子習中學琴學射學士相見禮,能篆書。先生以長子習仁無子,使其族子敬承嗣之,可玉為之師焉。

  林沃,字啟心,威縣人。

  田如龍,字夔安,威縣人。

  宋惟孜,字涵可,通州人。

  李正芳,字師柏,上元人。讀顏先生及李先生諸著,卽行冠禮學儀,條陳學使鄭公鑰,言當以顏先生之學頒訓士子。

  馮辰,字樞天,清苑人。初謀學干習齋,未往而習齋沒,遂執摯李先生。先生曰:樞天來,吾道不孤矣。樞天時習禮,尤究心於喪服,著《喪禮疑問》。凡見先生所著,無不直言校質者,跋傳注。問曰:先生平心以解易氣,而辯較若列眉,了如指掌,卽深入陸王程朱者,有不爽然於前日之捉風捕影乎?堯舜周孔確證當前,尚不豁然於是非,有此心乎?而或謂程朱屍祝久而且徧,必天心所注,勿輕議。然則今人之屍祝,佛氏更甚,亦以為天心所注,遂宜舉世泥首奉之無異辭乎?賢者可以決矣。

  王元蘅,字元躬,江寧人。從學李先生,覽周易傳注,以為雷霆震而日月明也。

  孫應橊,字子房,武進人。從惲皋聞處見習齋存學編及年譜諸書,初甚疑之,后始篤信。欲北謁李先生,傳其學,以資斧不繼,乃遙執弟子禮,為日記,省身不倦。或問:李先生以鄉三物為格物之物,似不及朱子解物卽事之渾融。子房曰:三物之六德,統而言之,一仁也。卽天命之性也。六行統而言之,一孝也,卽率性之道也。六蓺統而言之,一禮也,卽修道之教也。大學立敎,尚有當在此三物外者乎?或又言:卽物窮理,如侍疾則格藥餌,出行則格行李之類。子房曰:此隨時隨事之功,豈十五入大學所格之物乎?皋聞與先生書曰:子房本世家子,幼而孤苦,刻志勵行,聞顏李之學,慨然悅慕,信於心習於身。南方之士未有篤信好學如斯人者。鄉居不時見,見輒以所學質,必有進益。去秋某自江右歸,來會兩次。旣久不見,忽聞其無疾逝矣。惜哉。

  方道章,字用安,桐城人。侍郎苞之長子也。侍郎命用安師李先生,先生亦遣子習仁從侍郎游。顧兩人論學不甚合,用安左右其間,未嘗偏主。人或私問之,則曰:李先生言是也。其父執宿松朱書,亦以用安卓識葢勝侍郎雲。性落落不甚可人,苟不當其意,相對嘿然。善為古文,能承其家業。

  劉調贊,字用可,威縣人。年二十四,卽介白任若執摯李先生,學士相見禮、祭禮,學琴、學數,分日習之。先生稱其通道甚篤。嘗糾同志助立習齋學舍于博野,顏曰道傳祠而為之記。曰:祠曰道傳,取諸韓子之言也。韓子謂儒者道仁義之道,其文詩書易春秋,其法禮樂刑政,其人則四民,其敎則五倫,非異端老佛之敎也。堯以是傳之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孟。孟子之後不得其傳焉。今博野顏先生,生二千載之下,重明舜禹之九功、周公之三物、孔子之四教,深考力行,以詔斯人,誠堯舜以來相傳之正路,非世之依傍儒徑而篡入異端者也。習齋既沒,恕谷先生奉其遺命,題其齋曰習齋學舍,立習齋神位,春秋仲月上辛率同學致祭,而講習其中。歷廿余年不廢。日久學舍漸圯,其子姓遭祲歲,鬻其舍之前半,四方同人至者不能容。恕谷先生始謀于所居東庄別建習齋祠堂,從游之士爭來佽助,不日磚木具,坯堊積,乃為正堂三間,中堂供習齋先生位,而左右將為陳設禮樂諸器,及顏李所著書版。同門馮辰等公請于先生曰:左右堂不可但盛物也,習齋自漳南梁魏外一再游,論學余無及者,其後推明衍繹,廣布四方,聞風而起者接踵,實先生功。而先生又集六蓺成法,為書辨,居敬于主靜,別存誠于質民。又傳注易書詩春秋論語大學中庸孟子,以習齋之說仰證聖經,若合符節。後學乃有所持循,不入旁歧,而益信習齋之學一本聖經,非臆創者。王昆繩作習齋傳,謂傳其學者,李孝愨先生之子一人,誠非誣也。辰等擬將先生遠道圖懸之東堂,同人春秋祭習齋先生訖,同之東堂拜先生而瞻企焉,不亦可乎?先生力辭,又以公義請,乃許之。又請曰:習齋之學一傳而得先生,再傳而得惲皋聞。皋聞之北來也,盡棄其學而從先生學習齋之學,其別詩曰:三年依溯得吾師,聖道原流厪獲知。千古有人承事業,半生從此定心期。則其自任聞道也審矣。南居日以顏李之學告人。今天下無慮口中津津顏李之學者,王昆繩、惲皋聞二先生之昌明居多。如常州孫子房,以其所業就正先生,至遙執弟子禮,其言省躬改過、修德習蓺之功甚密,力任聖道,而謂得之皋聞,則皋聞傳道之功偉矣。于西堂懸其像而景仰之,不為過也。先生亦許之。乃又議于習齋神位前旁設王昆繩先生神位配享。至於道中諸子可續入者,事後論定,則後人之責也。贊自癸丣從先生游,得聞顏先生之道,不揣愚弱,思承餘緒,以廣其傳。而未能也。今己酉夏祠堂告成,因溯其原委而為之記。

  翁荃,字闌友,一字止園,江寧人。李先生南遊時,從受禮學。自為諸生后未嘗一應鄉試,入雲台山隱居讀書。山有虎害,出資募獵戶除之,檢死者骨收葬。乾隆初詔修三禮義疏,征窮經之士,公卿交薦。蘭友固辭不出,晚更卜築南郊,與程征士綿庄時相過從,詩書三禮皆有撰述雲。

  葉新,字維一,金華人。以康熙五十一年舉順天鄉試,聞李先生傳習齋之學,往受業焉。立日譜,稽核功過尤嚴義利之辨。雍正五年以知縣試用四川,旣至權華陽,尋補仁壽。民或與鄰縣爭地界,當會勘,鄉保因閽人以賄請,維一怒,悉下之獄。勘畢歸,各按其罪。由是吏民悉斂手奉法。八年攝嘉定州,州故有沒水田,多逋稅,維一視曠土可耕者,召民墾闢,以新科抵稅額,逋稅悉免。時奉中旨采木仁壽,匠人倚官為暴,民弗堪,糾眾相抗。縣令以變告,維一馳至訊匠頭及首先糾眾者一人,並治之,余釋不問。上官才之,有疑獄輒令往勘,多所平反。十二年遷知邛州,乾隆元年再遷夔州同知,權龍安及成都知府,又攝瀘州。瀘俗好訟,初至案牘委積,維一日坐堂,皇訟至,立剖決,誣罔者悉杖之。旬余,獄事大減。及百日,遂無留獄。七年權順慶知府,遷雅州,以母喪去官。服除授江西建昌府,以簡靜為治,先敎化后刑罰,修旴江書院,招引文學之士,復南城黃孝子祠,以厲民俗。十三年南豐令報縣民饒令德謀反,請窮治。令德好拳勇,令以風聞,遣役往偵,誤揬其讎,謂謀反有據,遂逮令德。令德適他往,遂逮其弟,系縣獄。令德歸,自詣縣,縣訊以重刑,遂誣服,雜引親故及鄰里為同謀,令遽移檄追捕。維一得報,集諸囚親鞠,時株連者己七十餘人,言人人殊。維一大疑,詰縣役捕令德弟狀,役言初至令德家,獲一篋,疑有金寶,匿之。及發視,蕪所有,則棄之野。令聞意篋有反跡,訊以刑,遂妄稱發篋得簿毀之矣。令謂信然,遂逼令德使誣服也。維一乃盡釋七十餘人鐐,具命隨往南昌,戒之曰:有一逋者,吾代汝死矣。及至,七十餘人則皆在,謁巡撫,具道所以。巡撫愕不信,於是集才能吏會勘,卒無據,然不可卒解。先是巡撫得報時遽上奏,奏下,命兩江總督委官卽讞,維一為一一剖解得白,所全活三百許人。十七年調贛州府知府,贛縣民因事拒捕,維一依故例擬發邉遠充軍。時新例已改,本條為斬決。院司欲以改例擬,維一謂事在例前,宜從故例,爭之不得,復以寧都民獄事,與同官持異同不得直,遂謝事閉門候代。上官慰諭再三,不從,乃以任性被議免歸。家居十余年卒。

  右李氏弟子九十七人。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1 19:0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