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太祖復啟曰: "殿下必欲成大計宜駐駕西京待秋出師禾穀被野大軍食足可鼓行而進矣今出師非時雖拔遼東一城雨水方降軍不得前卻師老糧 祗速禍耳。" 禑曰: "卿不見李子松耶 "

太祖對曰: "子松雖死美名垂於後世臣等雖生已失計矣何用哉 " 禑不聽,

太祖退而涕泣麾下士曰: "公何慟之甚也 " 太祖曰: "生民之禍自此始矣。" 丁未禑次平壤督征諸道兵作浮橋于鴨綠江使大護軍裴矩督之船運林廉等家財于西京欲充軍賞又發中外僧徒為兵抄京畿兵屯東西江以備倭。 加崔瑩八道都統使以昌城府院君曹敏修為左軍都統使以西京都元帥沈德符副元帥李茂楊廣道都元帥王安德副元帥李承源慶尙道上元帥朴 全羅道副元帥崔雲海 林元帥慶儀安東元帥崔鄲助戰元帥崔公哲八道都統使助戰元帥趙希古安慶王賓屬焉以我

太祖為右軍都統使以安州道都元帥鄭地上元帥池涌奇副元帥皇甫琳東北面副元帥李彬江原道副元帥具成老助戰元帥尹虎裴克廉朴永忠李和李豆蘭金賞尹師德慶補八道都統使助戰元帥李元桂李乙珍金天庄屬焉左右軍共三萬八千八百三十人 一萬一千六百三十四人馬二萬一千六百八十二匹。 遣右代言李種學行助兵六丁神醮禮。 命奉天船都元帥同知密直李光甫還屯開京西江以備倭。 禑如大同江陳百戱奏胡樂竟日。 有巡軍萬戶府知印矯禑命放卒十人斬以徇。 辛酉左右軍都統使將出師禑醉日晏不興不得拜辭禑酒醒泛舟石浦至夕乃還飮諸元帥酒賜衣鎧弓劍馬有差奏胡樂達曉。 壬戌左右軍發平壤眾號十萬。 禑如大同江張胡樂於浮碧樓自吹胡笛有 人* {裸}而洗馬于江禑見之以為慢我命斬之自是常至大同江樂而忘返。 乙丑停洪武年號令國人復胡服。 倭入椒島時京城丁壯皆從軍唯余老弱每夜烽火屢舉京城單虛人情危懼莫保朝夕。 禑將出 進一馬而斬之曰: "此馬數驚我也。" 又道見亡卒二人卽命斬之禑* {淫}樂殺戮日甚。 戊辰太白晝見。 辛未遣文達漢金宗衍鄭承可宦者曹恂金完賜左右都統使及諸將金銀酒器至都鎭撫皆賜衣。 禑如大同江泛舟使奏胡樂禑自吹胡笛且為胡舞。

#高麗史137卷-列傳50-辛禑5-14-05-1388

五月甲戌朔日食。 禑縱樂於大同江至夜乃還。 禑每出遊輒奏胡樂令倡優呈百戱崔瑩日領軍士出入吹笛君臣荒* {淫}百姓怨咨。 全羅道按廉使柳亮報: "倭船八十余 來泊鎭浦寇旁近州郡。" 禑遣上護軍陳汝宜於全羅楊廣道凡托疾不赴北征而令子弟奴隸代行者悉發御倭其隱避者斷以軍法籍沒其產。 禑以宦者金剛少 意斬之與寧妃如浮碧樓或射或擊球欲殺 人崔瑩請勿殺禑曰: "翁嗜殺人何禁我耶 " 瑩曰: "臣之殺人不得已也。" 禑目左右遂斬之。 以倭寇寢盛遣元帥金立堅于漢陽以衛世子及諸妃。 庚辰左右軍渡鴨綠江屯威化島亡卒絡繹于道禑令所在斬之不能止。 禑如風月樓殺宦者大護軍金吉祥護軍金吉逢人莫知其故。 甲申泥城元帥洪仁桂江界元帥李 先入遼東境殺掠而還禑喜賜金頂兒文綺絹。 禑夜殺宦者一人。 丙戌左右都統使上言: "臣等乘 過鴨江前有大川因雨水漲第一灘漂溺者數百第二灘益深留屯洲中徒費糧餉自此至遼東城其*閑多有巨川似難利涉。 近日條錄不便事狀付都評議使司知印朴淳以聞未蒙兪允誠惶誠懼然當大事有可言者而不言是不忠也安敢避 鉞而  乎 以小事大保國之道我國家統三以來事大以勤玄陵于洪武二年服事 大明其表雲: '子孫萬世永為臣妾。' 其誠至矣殿下繼志歲貢之物一依

詔旨於是特降

誥命賜玄陵之謚冊殿下之爵此宗社之福而殿下之盛德也。 今聞劉指揮領軍立衛之言使密直提學朴宜中奉表啟 策甚善也今不俟命遽犯大邦非宗社生民之福也。  今暑雨弓解甲重士馬俱憊驅而赴之堅城之下戰不可必勝攻不可必取當此之時糧餉不給進退維谷將何以處之 伏惟殿下特命班師以* 三韓之望。" 禑與瑩不聽。 禑如大同江賜宦寺細布有差以宦者金完為過涉察理使齎金帛馬匹分賜左右都統使及諸元帥督令進兵軍中留完不遣。 楊廣道按廉田理馳報: "倭寇四十余郡留兵單弱如蹈無人之境。" 乃遣元帥都興金湊趙浚郭璇金宗衍等御之。 令諸妃在漢陽者皆還開城。 乙未禑至成州溫泉作胡樂徹夜。 左右都統使遣人告崔瑩曰: "軍多餓死水深難以行軍請速許班師。" 瑩不以為意是日軍中訛言,

太祖率麾下親兵向東北面已上馬矣軍中洶洶曹敏修罔知所措單騎馳詣

太祖涕泣曰: "公去吾 安往 "

太祖曰: "予何去矣 公勿如是!" 遂諭諸將曰: "若犯上國之境獲罪

天子宗社生民之禍立至矣予以逆順上書請還師王不省瑩又老 不聽 與卿等見王親陳禍福除君側之惡以安生靈乎 " 諸將皆曰: "吾東方社稷安危在

公一身敢不惟命。" 於是回軍渡鴨綠江,

太祖乘白馬御 弓白羽箭立於岸遲軍畢渡軍中望見相謂曰: "古今來世安有如此人乎 " 時霖 數日水不漲師旣渡大水驟至全島塾沒人皆神之時童謠有木子得國之語軍民無老少歌之。 丁酉漕轉使崔有慶以回軍奔告于禑。 是夜我

恭靖王與兄芳雨及李豆蘭子和尙上護軍柳龍生崔高時帖木兒自成州禑所奔于軍前道遇支應守令盡奪其馬以行。 禑日午猶未知。 戊戌禑聞大軍已至安州馳還夜至慈州泥城下令曰: "赴征諸將擅自回軍惟爾大小軍民盡心以御必大加賞賚。" 回軍諸將請急追之,

太祖曰: "速行必戰多殺人矣。" 每戒軍士: "汝輩若犯乘輿予不爾赦奪民一瓜亦當抵罪。" 沿途射獵故綏師行。 己亥禑至平壤收貨寶渡大同江夜至中和郡。 辛丑禑于道上聞諸軍已近從*閑道疾馳至 灘詰朝還京入花園從者 五十余騎自西京至京城從禑臣僚及人民以酒漿迎謁大軍者絡繹不絕。 瑩欲拒戰命百官以兵仗侍衛。

#高麗史137卷-列傳50-辛禑5-14-06-1388

六月癸卯朔諸軍來屯近郊為書授金完以啟曰: "我玄陵至誠事大,

天子未嘗有加兵於我之志今瑩為*蒙{ }宰不念祖宗以來事大之意先舉大兵將犯上國盛夏動眾三韓失農倭奴乘虛深入為寇殺我人民燔我府庫加以遷都漢陽中外騷然今不去瑩必復宗社。" 甲辰禑遣前密直副使陳平仲以書諭諸將曰: "受命出疆旣違節制稱兵向闕又犯綱常致此 端良由 末然君臣之大義實古今之通規卿好讀書豈不知此  復疆域受于祖宗豈可易以與人 不如興兵拒之故我謀之於眾眾皆曰可今胡敢違 雖指崔瑩為辭瑩之 衛我躬卿等所知勤勞我家亦卿等所知。 敎書到日毋執迷毋吝改共保富貴以圖始終! 予實望之不審卿等以為如何 " 又遣 長壽往軍前賜諸將酒欲知其意諸將進屯都門外。 東北面人民及女眞之素不從軍者聞

太祖回軍爭奮相聚晝夜星奔而至者千餘人。 禑乃發府庫金帛募兵得數十餘人皆倉庫奴隸市井之徒徵兵諸道入援聚車塞巷口分軍守四大門削敏修等官爵以崔瑩為門下左侍中禹玄寶右侍中宋光美贊成事安沼評理禹洪壽司憲府大司憲鄭承可鷹揚軍上護軍趙珪密直副使金若采知申事。  于大市曰: "執敏修等諸將者勿論官私奴隸大加爵賞。" 己巳我

太祖屯崇仁門外山台岩遣知門下事柳曼殊入自崇仁門左軍入自宣義門瑩逆戰皆卻之曼殊初行,

太祖謂左右曰: "曼殊目大無光膽小人也往必北走。" 果然時

太祖解鞍放馬及曼殊奔還左右以白。

太祖不應堅卧帳中左右再三白之然後徐起進膳命 馬整兵將發有矮松在百步許太祖欲卜勝兆以一眾心遂射松株一矢立斷乃曰: "再甚  " 諸軍士皆賀鎭撫李彥出 曰: "陪我

令公往何處不可行乎 "

太祖由崇仁門入與左軍 角而進守城之軍莫有拒者都人男女爭持酒漿迎勞軍士曳車開路老弱登城望之歡呼 躍敏修建黑大旗至永義署橋為瑩軍所奔俄而,

太祖建黃龍大旗由善竹橋登男山塵埃漲天鼓 震地瑩麾下安沼率精兵先據男山望旗奔潰瑩知勢窮奔還花園,

太祖遂登岩房寺北嶺使吹大螺一通於是諸軍圍花園數百重大呼請出瑩每征討諸將不用螺獨

太祖于馬前吹螺故都人聞螺聲皆喜,

太祖之軍已至矣禑與寧妃及瑩在八角殿瑩不肯出吹螺赤宋安登牆吹螺一通諸軍一時毀垣 入于庭郭忠輔等三四人直入殿中索瑩禑執瑩手泣別瑩再拜隨忠輔而出,

太祖謂瑩曰: "若此事變非吾本心然非惟逆大義國家未寧人民勞困寃怨至天故不得已焉好去好去!" 相對而泣遂流瑩于高峯縣李仁任嘗言曰: "李判三司須為國主。" 瑩聞之甚怒而不敢言至是嘆曰: "仁任之言誠是矣。" 光美沼珪承可等逃匿兩都統及三十六元帥詣闕拜謝還軍門外先是童謠曰: "西京城外火色安州城外煙光往來其*閑

李元帥願言救濟黔蒼!" 丙午復行洪武年號襲 大明衣冠禁胡服。 罷禹玄寶以曹敏修為左侍中我

太祖右侍中趙浚簽書密直司事兼大司憲諸將皆復職時 大明聞禑舉兵將征之 帝欲親卜于宗廟方致齋及聞還軍卽罷齋。 諸將入城會議興國寺罷諸道築城及徵兵。 執安沼鄭承可囚巡軍 流之。 司憲府論宦者曹恂曹福善尹祥前知申事金若采之罪皆流遠州。 是夜禑與宦豎八十餘人 甲馳至我

太祖及曹敏修邊安烈之第以皆屯軍門外不在家故不得害而還。 己酉諸將會議崇仁門使李和趙仁璧沈德符王安德詣闕請悉出宮中兵仗鞍馬。 庚戌諸將請出寧妃禑曰: "若出此妃我當偕出。" 於是諸元帥領兵守闕請禑如江華禑不得已乃出執鞭據鞍曰: "今日已暮矣。" 左右俯伏泣下無應之者遂與寧妃及燕雙飛出會賓門向江華百官奉傳國寶置定妃殿。

太祖欲擇立王氏后曹敏修念李仁任薦拔之恩欲立昌恐諸將違己以李穡為時名儒欲籍其言密問之穡曰: "當立前王之子。" 辛亥敏修以定妃敎立昌年九歲。 敎曰: "恭惟我太祖肇一三韓列聖相承罔不事大以禮撫下以仁以保宗社人民四百余年于茲矣。 我先恭愍王寅恭小心畏天敬祖任賢聽言以明政敎其功光祖考澤在生民至矣。 及遇

皇明灼知天命率先諸國奉表稱臣,

天子嘉之封以王爵賜以金章以為宗社生民之永賴不幸先王薨逝卿父嗣位事大撫下罔有所愆不圖為崔瑩所惑進鷹犬以導田獵敎刑戮以逞威虐乃至興師動眾構 中國幾為宗社生民之禍言之可為痛心。 幸賴祖宗陰 之佑崔瑩黜退王亦悔過自遜其位以宗社之祀生民之命付之於卿厥責重矣。 咨爾世子夙興夜寐小心敬畏禮大臣尊師傅勤學好問從善納諫毋遠耆德毋邇頑童去聲色絕游 毋嗜酒以亂神心毋聽讒以害忠良于以修己德于以立國政庶可以上不負

天子下不負宗社有一不謹天命人心可不畏歟 嗚呼! 為君不易懋敬之哉!" 是日尊母謹妃李氏為王大妃毅淑安正善德六妃寧善和惠兩翁主皆歸私第絕其供上流諸妃之父姜仁裕崔天儉趙英吉申雅王興吳忠佐等於遠地以曹敏修為楊廣全羅慶尙西海交州道都統使我

太祖為東北面朔方江陵道都統使。 朴宜中還自 京師禮部咨曰: "本部欽奉

聖旨高麗表雲: '鐵嶺人戶事祖宗以來其文和高定等州本隸高麗以王所言其地合隸高麗以理勢言之其數州之地 為元統。 今合隸遼東高麗所言未可輕信必待詳察然後已且高麗隔大海限鴨綠始古自為聲敎然數被中國累朝征伐者蓋為能生 端昔者逆臣弒君朕命絕交彼遣人請聽約束數番不允數請不已然後索歲貢以表誠方許交往彼雖稱貢歲幣連歲皆不如約未幾遣人訴難准其訴難將前貢削去只許歲貢種馬五十匹決以諸色務純以此貢比前貢萬百分之一耳。 及其進也皆非奉上之物盡皆駑下之獸此侮之一也。 表稱謝恩以馬為禮及其至也皆 班雜色雖行商亦不以為用者侮之二也。 時或遣人 說溫台杭紹蘇之民密 事勢致令發露侮之三也。 朕嘗諭諸來使毋作是奸休禁民生理聽民水陸往來明白興販何事不成何機不得 暗生奸詐誘引下民致彼  金帛妄言事勢公然被小人之誣是其愚哉 侮之四也。 洪武二十年春朕以匹帛置遼左與高麗易馬伐胡彼陪臣等皆以駑來易以價較之本國一馬之價可得二三今二三馬價易一不堪駑馬終不為朕用侮之五也。 噫! 高麗地三面環海一面負山周數千里其中豈無賢智哉 凡所交往此以誠交彼以詐合將以罷交彼又卑辭若此之為朕不知其何心且朕觀累朝征伐高麗者漢伐四次為其數寇邊境故滅之魏伐二次為其陰懷二心與吳通好故屠其所都晉伐一次為其侮慢無禮故焚其宮室 男女五萬口奴之隋伐二次為其寇遼西闕蕃禮故討降之唐伐四次為其弒君幷兄弟爭立故平其地置為九都督府遼伐四次為其弒君幷反覆寇亂故焚其宮室斬亂臣康兆等數萬人金伐一次為其殺使臣故屠其民元伐五次為其納逋逃殺使者及朝廷所置官故興師往討其王竄耽羅捕殺之原其 端皆高麗自取之也非中國帝王好呑幷而欲土地者也。 今鐵嶺之地王國有辭其耽羅之島昔元世祖牧馬之場今元子孫來歸甚眾朕必不絕元嗣措諸王于島上戍兵數萬以衛之兩 發糧以贍之以存元之後嗣使元子孫復優遊于海中豈不然乎 " 賜曹敏修及我

太祖忠勤亮節宣威同德安社功臣號,

太祖以

穆祖諱辭。 以張思吉為密直副使義州地接遼東往來相繼而思吉以土人代父侶為萬戶悉 情勢特加褒獎以慰邊民。 誅死人等妻流外者皆許從便。 倭寇全州焚官 又寇金*提{金堤}萬頃仁義等縣。 我

太祖以疾辭職不聽。 以僧混修為國師贊英為王師。 昌下書曰: " 惟我上王請命于王太后諭予小子曰: '若稽我忠烈王忠宣王忠肅王三代故事傳位於汝予將就居江都以 養汝其毋逸游毋驕 親近忠良斥去  遵守祖宗成憲以底于治!' 惟予小子年方幼 不堪負荷辭至再三不獲兪允乃告于宗廟越翌日辛亥遂卽王位爰當更始之初宜布惟新之典二罪以下咸宥除之其崔瑩專擅國柄殺戮無辜妾興師旅獲罪上國見今申達 朝廷瑩及囚貶一干人等未敢輕有。 于戱! 愼終於始敢忘警戒之心發政施仁庶致 平之理。"

#高麗史137卷-列傳50-辛禑5-14-07-1388

七月己卯都堂以禑生日遣三司左使趙仁璧同知密直具成老於江華獻衣 。 昌奉大妃李氏徙居壽寧宮卽壽昌宮也避名改之。 倭陷光州命楊廣全羅慶尙道都體察使皇甫琳楊廣道副元帥都興全羅道副元帥金宗衍慶尙道副元帥具成老等救之。 日本國使妙 關西省探題源了俊遣人來獻方物歸被虜二百五十人仍求藏經。 鴨綠江 西草賊寇義州靑水口子。 遣門下贊成事禹仁烈政堂文學 長壽如 京師告禑遜位請昌襲封兼奏崔瑩興師攻遼之罪禑表曰: "臣在蒙幼先臣恭愍王 薨逝惟賴祖母洪氏訓誨又不幸而祖母亡有兵馬都統使崔瑩進鷹犬導田獵罷去書筵臣由是無所聞知近瑩因誅權臣林堅味等遂為門下侍中擅執軍國之柄恣行誅殺從臾興師將攻遼陽諸將皆以為不可臣竊自念瑩之至此實由臣致 懼殞越無所逃罪。  臣素 疾病國事且繁情願閑居 養謹依臣高祖忠烈王 曾祖忠宣王 祖忠肅王燾三代退位於子故事于洪武二十一年六月初八日令臣男昌權行勾當伏望

陛下恕臣妾作諒臣愚衷 臣男昌獲沾恩命襲臣名爵不勝幸甚。" 長壽帶領崔瑩所拘李思敬等以行。 流曹敏修于昌寧。

#高麗史137卷-列傳50-辛禑5-14-08-1388

八月以李穡為門下侍中我

太祖守侍中開書筵以李穡領書筵事門下評理鄭夢周知書筵事左代言權近左副代言柳琰成均大司成鄭道傳 充書筵侍讀又令司憲府重房史官各一人更日入侍。 密直李光甫本市井無賴人也禑樂游東江游戱忘返光甫逢迎所欲必中禑大悅朝夕不離側至是下獄杖死。 都評議使司議定田制。 左司議大夫李行等上* 曰: "名器國家所以養賢而待士也設官分職自有定製銓選擢用已有成法故必待奇材茂績而登庸之自權臣擅政以來多開驟進之門窮鄉晩進當途少年恥不若人則籍蒼赤以賂之用田宅以賄之又求珍玩以充之飼犬馬以足之相勝以力相高以言得先指占批敎未下而某為某官道路喧傳名分混淆祖宗崇賢重祿之意安在近來添設之多車不勝載田翁樵子亦賤之若泥沙然由是士無忘軀犯顏之節兵乏 義守死之心。 乞殿下淸凈為心以公滅私當注擬遷擢之際恐或有惡德私 之及與一二大臣考其功績察其德行然後授之則便 阿諛之徒無所容其足矣。 且添設勢在不得已而用之除軍功外一皆禁斷百僚各有職事其無職事者一皆汰去義成德泉諸倉庫錢穀所在乞依 儲料物例復設使副丞注簿至如省府察院殿下所與共理天職者不可不愼簡也宜遵祖宗成規以新一代之理。" 昌下都評議使司司憲府請禁奔競。 戊申以昌生日放囚趙英吉申雅姜仁裕吳忠佐及曹敏修鄭熙啟安柱許贇孫光裕梁顥亦皆放歸田裡。 給毅淑德安善五妃米月三十石。 以倭寇大熾遣慈惠府尹曹彥密直副使崔七夕張思吉和寧尹鄭曜御之。 倭寇巨濟鎭撫韓元哲獲一 斬十八級。 評理尹虎奔競權門坐免。 改諸道按廉使為都觀察黜陟使楊廣道政堂文學成石璘; 慶尙道前平壤尹張夏; 全羅道前密直副使崔有慶; 交州江陵道前密直商議金士衡; 西海道密直提學趙雲 皆用台* {諫}之薦。 令各舉副使判官改量土田。 下書曰: "予以幼  居臣民之上任大責重惟不克負荷是懼輔臣憲臣交章以為: '近權奸用事好惡由己賞罰無章有功不賞有罪不罰法毀弊生民受其害宜分遣大臣巡行方鎭州郡以申黜陟!' 予聞是言良用 然命卿等為諸道都觀察黜陟使授鉞以遣。 嗚呼! 賞罰國家之大柄所以勸有功懲有罪也凡大小軍民官苟能禦寇制勝施惠安民戎功政*跡最殊者在所當勸具狀以聞其或失律喪師望敵畏避州郡陷沒不及赴救者贓污不法惰慢不任方命虐民者在所當懲兩府以上監禁聽候奉翊以下以其所犯輕重直斷之。 卿等之行猶予親往當體至懷敬哉!" 倭寇連山縣開泰寺又寇淸州儒城鎭岑。 都堂以秋夕遣知密直李彬等獻禑衣 酒果。 倭寇樂安郡高興 安等縣屠燒民戶又寇晉州牧使李贇戰死。 以我

太祖都摠中外諸軍事以陸麗為東北面元帥鄭曜為都巡問使兼和寧尹。 慶尙道副元帥具成老斬倭五級。 倭寇沃州黃澗永同等縣。

#高麗史137卷-列傳50-辛禑5-14-09-1388

九月遣王安德享禑于江華安德言將遷王于驪興禑喜賜安德馬一匹。 都堂獻禑衣服鞍馬給侍女內豎宦者冬衣。 禑自江華遷驪興郡以其郡兵宿衛收稅供奉。 遣三司左使趙仁璧贊成事池涌奇同知密直禹洪壽密直副使柳浚等享禑于通津。 以軍器少尹高鳳禮為濟州畜馬兼安撫別監遣之。 己丑雨雹。 雉集壽寧宮設金經道場以禳之。 遣門下評理徐鈞衡密直副使兪光佑如 京師賀平定胡人獲寶璽表曰: "天戈攸指聖謨如神寶玉是 胡種自屈 均萬姓功冠百王欽惟

陛下性 剛明資兼勇智聲敎同朔南之被車書臻混一之期 爾虜酋阻於荒裔方聞師旅之出討已見部落之來投景命惟新貞符益永。 伏念臣生遭熙運權守弊封告厥成功莫詣駿奔之列矢其文德聊申虎拜之詞。"

#高麗史137卷-列傳50-辛禑5-14-10-1388

十月以李穡我

太祖及文達漢安宗源兼判尙瑞寺事右副代言李行兼尙瑞尹大司成李至兼尙瑞少尹趙浚知門下府事兼大司憲。 取及第李致等。 遣門下侍中李穡簽書密直司事李崇仁同知密直金士安如 京師賀正且請王官監國子弟入學請監國表曰: "保國在於事大綏遠在於置監茲 卑 庸瀆聰聽竊惟小邑邈處邊 雖蒙聲敎之漸尙昧禮義之習冀王官之來 惟聖化之是宣。 伏望

陛下度擴兼容仁推一視命設員吏 安要荒臣謹當守侯度以罔愆祝皇齡于有永。" 請入學表曰: "帝王作人以隆至治子弟入學是慕華風仰瀆高明俯增兢 竊念臣祖恭愍王臣 于洪武五年*閑上表請子弟入學欽蒙兪允先祖奄辭于昭代生徒未赴于上庠。 伏望

陛下諒臣向化之誠許臣繼先之志遂令蒙幼之輩得齒俊秀之倫。 臣謹當獲沾一視之仁永祝萬年之壽。"

#高麗史137卷-列傳50-辛禑5-14-11-1388

十一月趙英吉潛入京獲之杖百複流于順天。 丙戌大霧。 倭寇求禮等處。 以金宗衍為元帥。 遣密直使姜淮伯副使李芳雨如 京師請朝見表曰: "禮莫重於朝覲心用切于 呼惟先臣恭愍之時値中國聖神之作奉表內附稱臣東藩第在遐 仍遭多故雖勤歲* {時}之進貢尙阻天日之親瞻以臣之微承父之命茲權署于小邑當述職于帝庭。 伏望

陛下度擴兼容仁推一視遂令孱質獲覩耿光。 臣謹當 萬國之會同祝一人之富壽。" 諫官上* 劾知密直李茂李彬曰: "往者趙英吉擅離貶所潛入京城其*跡詭秘事涉可疑英吉之來也茂彬等悉知其情不卽具聞罪固不細矣猶握重任在於左右使人情洶洶若不早除安危之勢未可知也宜付憲司痛行推鞫以安反側* 上止罷其職。" 又上* 曰: "茂彬黨于奸臣李仁任位至宰相頗張威福以氣陵人幸蒙聖慈以保其位誠宜小心翼翼以補維新之政乃與英吉反側之謀茂借馬招致彬比鄰相從 濟奸謀罪莫大焉止令罷職為惡者無所懲艾乞令憲司收其職牒嚴加鞫問。" 乃流茂于谷州彬于安邊。

#高麗史137卷-列傳50-辛禑5-14-12-1388

十二月憲司以惠愼定賢四妃俱非正嫡請依忠惠王慶妃故事罷供上給歲祿。

帝遣前元院使喜山大卿金麗普化等來求馬及 人喜山等皆我國人也禮畢下庭稽首四拜昌立受之喜山等又傳

聖旨雲: "征北歸順來的達達親王等八十余戶都要敎他耽羅住去恁去高麗說知敎差人那裡凈便去處打落了房兒一同來回報!" 於是遣典理判書李希椿于濟州修葺新舊可居房舍八十五所。 誅崔瑩。

#高麗史137卷-列傳50-辛禑5[辛昌]-01-01-1389

元年正月藝文春秋館典校寺上言: "藝文掌詞命春秋掌記事典校掌祀典而修祝文此三者皆重事也。 是以先王置官禁中仍號禁內而今館寺在外非先王設官之意也願自今以史翰二人典校一人正字一人入直於內以復舊制。" 從之。

#高麗史137卷-列傳50-辛禑5[辛昌]-01-02-1389

二月遣同知密直司事尹師德如 京師奏誅崔瑩。 慶尙道元帥朴 擊對馬島。

#高麗史137卷-列傳50-辛禑5[辛昌]-01-03-1389

三月憲府劾閔中理嘗為晉州牧使奔父喪載魚肉以行又托姨父李穡除版圖判書不待起複之命視事受祿流之。 初憲府不署中理告身持平金瞻私署與之又有富商家女殺孕婦瞻故脫其罪及瞻赴衙* {糾}正等不庭迎。 憲府劾李仁任黨李養中全子忠壓良為賤削職流之。 丁亥姜淮伯等還自 京師禮部奉聖旨回咨曰: "高麗限山負海風殊俗異雖與中國相通離合不常。 今臣子逐其父立其子請欲來朝蓋為 倫大壞君道專無不臣之逆大彰諭使者歸童子不必來朝立亦在彼廢亦在彼中國不與相干。" 史官崔 等上書曰: "史官之任君上之言行政事百官之是非得失皆得直書以示後世而垂勸戒故自古有國家者莫不以史職為重是以本朝設藝文春秋館選有文行者八人同任史翰之職又置兼官以領之所以重其任也近年以來史翰 而為二兼官亦不供職但以供奉以下四人當之員少秩卑故九重之事廟堂之議至於關得失垂勸戒者皆不能備記實非國家置史之本意也願自今以史翰八人同其職任各修史草二本秩滿當遷一納于館一藏於家以備后考兼官充修撰以下各據聞見錄為史草悉送史館又本館直牒京外大小衙門凡所施為之事一一報館以憑記錄永為恆式。"

#高麗史137卷-列傳50-辛禑5[辛昌]-01-04-1389

四月李穡等還自 京師,

宣諭聖旨: "我這裡有幾個孩兒恁高麗有根腳好人家女孩兒與將來敎做親。" 乙巳隕霜。 全州元帥陳乙瑞獻倭捷昌賜帛馬匹。 以旱宥。

#高麗史137卷-列傳50-辛禑5[辛昌]-01-05-1389

五月憲府以前判事表營壓異母弟為賤劾論之。 乙亥雨雹。

#高麗史137卷-列傳50-辛禑5[辛昌]-01-06-1389

六月遣門下評理尹承順簽書密直司事權近如 京師請親朝且 處女事。 以沈德符判三司事; 安宗源門下贊成事; 鄭夢周藝文館大提學; 丁令孫李舒源 密直副使。 遣安宗源如 京師賀

聖節密直使皇甫琳賀千秋節。 慮囚宥二罪以下。 京畿沿海節制使朴子安與倭戰擒斬三十余級。

#高麗史137卷-列傳50-辛禑5[辛昌]-01-07-1389

七月判慈惠府事安慶卒。 癸酉以禑生日放輕系。 我

太祖與判三司事沈德符判開城府事裴克廉門下評理鄭地等享禑于黃驪府。 前判事金*( )貴{金一貴}妻與典獄 匠金都赤通憲府劾論之。 憲府以前知永州事李斯芳阿林堅味意認良為賤劾流順天。 倭寇咸陽晉州節制使金賞往救之與戰敗北官軍不救賞棄馬走腸爛而死遣體復別監李雍鞫之以副鎭撫河致東陪吏波豆等嘗不救李贇之死今又不救斬之都鎭撫河就東等十三人各杖一百。 全羅道都節制使金宗衍獻倭捷。 以李穡判門下府事李琳門下侍中洪永通領三司事。

#高麗史137卷-列傳50-辛禑5[辛昌]-01-08-1389

八月典農副正金摯上書請禁金銀帶以從儉約。 琉球國中山王察度遣玉之奉表稱臣歸我被倭賊虜掠人口獻方物硫黃三百斤蘇木六百斤胡椒三百斤甲二十部初全羅道都觀察使報: "琉球國王聞我國伐對馬島遣使到順天府。" 都堂以前代所不來難其接待昌曰: "遠人來貢待之薄則無乃不可乎 使之入京慰送可也。" 以前判事陳義貴為迎接使。 壬寅以昌生日宥二罪以下。 始置義倉。 昌以琉球國所獻蘇木胡椒將用諸宮中判內府寺事柳伯濡諫曰: "昔忠肅王置 瓮宮中史書之傳以為笑。" 不從。 以鄭地為楊廣全羅慶尙道都節制 察使兼* {總}招討營田繕城事。 遣典客令金允厚副令金仁用報聘于琉球國* 書曰: "高麗權署國事王昌端肅復書琉球國中山王殿下。 我國與貴國隔海萬里未嘗往來竊聞芳譽景慕久矣今者專使辱書副以嘉 仍將本國被虜人口送還感喜之情難以言盡但以館待來使不克如禮*艮{良}用慊然今差典客令金允厚等聊致菲儀幸照亮來書雲: '被虜人口來年皆許回鄉。' 益增感喜乞于允厚等回刷送令其父母妻子完聚幸甚。" 禮物鞍子二銀缽匙 各二銀盞杯各一黑麻布二十匹虎皮二領豹皮一領滿花席四張箭一百枚 屛一副 簇一雙。 司宰副令文允慶蒸其父妾又盜官物法司劾奏絞允慶及妾以徇於市。

#高麗史137卷-列傳50-辛禑5[辛昌]-01-09-1389

九月昌將親朝以領三司事洪永通判門下府事李穡判三司事沈德符門下評理 長壽厚德府尹李種學為從行官旣而昌母李氏憫其年幼言于都堂寢其行。  林兵馬節制使朴可實擊倭獻捷。 給田都監啟分掌宗室諸君于宗簿司文班于典理司武班于軍簿司前銜各品于開城府令擇其可受科田者以憑考核。 命李穡李琳及我

太祖劍履上殿贊拜不名各賜銀五十兩彩* {段}十匹馬一匹從鄭夢周之請也下敎曰: "尊師重傅所以為斯道崇德報功所以勸將來 惟我列廟在位時則有若侍中貞肅公趙仁規功在社稷德在生民特令劍履上殿贊拜不名事載國史予甚慕焉。 韓山府院君李穡早游中原高捷制科學通天人識貫今古事我先祖恭愍王大為所重從容啟沃 贊政機潤色討論顯揚國美至使人知濂洛之學俗變鄒魯之風實卿之力及至上王起卿視事屢以疾辭然而國家大計必就而咨裨益弘多自我在東宮之日以至踐祚之初訓誨弼亮厥功尤著是用陛之左揆倚以仰成自崔瑩構逆之後人心虞疑卿以六十之年疾病之餘慨然自請肩輿就道入覲

天子奏對詳明,

天子嘉納上下之情以通宗社之計以定比之先正益有光焉。 門下侍中李琳爰自先世為國重臣積德之久寔生聖善配我上王以助內理予在襁褓而多疾病卿乃盡心保佑式至於今日臨御有眾功莫大焉夫以元舅之親居* { }宰之位非予私之實公論所歸也。 守門下侍中

李[太祖舊諱]以文武之略將帥之才遇知先祖逮事上王入 鼎鉉出將戎兵自己亥用兵以來三十年*閑大小幾戰所至必捷其大焉者歲辛丑關賊犯京國家播遷卿佐大將克殲凶丑以復京都胡人納哈出犯我東北鄙諸將敗走乘勝奄至高州之境卿卷甲兼行逐出疆外癸卯庶 德興君舉兵入西鄙卿率輕騎挫其鋒銳丁巳倭寇海州諸將奔潰卿獨身先士卒擊之幾盡庚申倭自鎭浦下岸橫行楊廣慶尙全羅之境焚盪郡邑殺掠士女三道騷然元帥裴彥朴修敬等皆敗死國家憂之遣卿及九元帥諸將逗 不進卿獨奮然率其麾下 戰引月之驛捕獲無遺民賴以安。 其行師也動遵紀律秋毫無犯軍畏其威民懷其德雖古名將無以加焉 卿之 功偉烈在人耳目者赫赫如此而不自矜伐 然退托國人益以倚重及崔瑩妄興師旅以圖猾夏禍在朝夕在朝之臣畏瑩之威無敢言者卿以宗社生靈之大計請命上王執退崔瑩事大益虔再安社稷予實嘉之。 處以端揆仍摠軍政卿性行淑均局量寬洪讀書不倦事必師古置書筵勸我進學開言路敎我從諫遣大臣黜陟守令而民生安選勇將 御要害而邊警息用人材則搜揚茂異施政敎則振起紀綱正經界而均田法禁奔競而美士風匡救不逮期至中興之理所謂社稷之臣也。 載惟幼 荷此艱大若涉淵水苟非師傅之訓誨元舅之保佑元勛之匡救曷其能濟 其令卿等劍履上殿贊拜不名宥十罪以及子孫。 于戱! 卿其祗服休命益勵忠誠以 我 人追配于先王卿其永有辭於後世。" 以張夏成石璘為門下評理; 趙雲 金士衡崔有慶同知密直司事; 權鑄密直提學; 閔霽開城尹; 李行知申事; 李懃左副代言; 吳思忠南在左右司議; 趙璞門下舍人; 權湛司憲掌令; 金爾音崔士威持平。 取及第金汝知等。 尹承順權近還自 京師禮部奉

聖旨移咨都評議使司曰: "洪武二十二年八月初八日本部尙書李原明等官于奉天門欽奉

聖旨高麗國中多事為陪臣者忠逆混淆所為皆非良謀君位自王氏被弒絕嗣後雖假王氏以異姓為之亦非三韓世守之良法古有弒君之賊由君惡貫盈凡弒君者雖在亂臣賊子亦有發政施仁以回天意以安有眾。 今高麗陪臣等陰謀迭詐至今未寧設使以逆得之以逆守之可乎 若以逆為常則逆臣繼踵而事之皆首逆者敎之又何怨哉 禮部移文前去童子不必赴京! 果有賢智陪臣在位定君臣之分于上造妥民之計於國雖數十歲不朝亦何患哉 連歲來朝又何厭哉! 又命勿送處女!" 憲府以前知春州事徐彥盜用官物請鞫問從之。

#高麗史137卷-列傳50-辛禑5[辛昌]-01-10-1389

十月丙申霧。 丁酉大雨震電。 庚子雷電。 丙午霧。 典法司劾判密直司事吳仲華為官馬色提調將官馬輕價自買至五六匹且謗 法官罷其職。 諫官請書筵除宦官入侍不從。 遣門下贊成事裴克廉密直副使朴經如 京師賀正。 癸丑霧三日。 永寧君瑜卒。 甲子霧。 舊例登第者雖 上皆分三館知申事李行聽李種學之請以新及第文 為內侍城上員金汝知安純安允宜金后柳漢姜淮季 不分館皆勢家子弟也。

#高麗史137卷-列傳50-辛禑5[辛昌]-01-11-1389

十一月全羅道節制使朴子安擊倭獻 。 己巳霧。 甲戌地震。 乙亥雷。 前*太護軍金佇前副令鄭得厚潛往黃驪謁見禑佇崔瑩甥也隨瑩日久頗用事得厚亦瑩族黨禑泣謂曰: "不堪鬱郁居此* {斂}手就死 但得一力士害

李侍中吾志可濟也吾素善禮儀判書郭忠輔汝往見 之!" 仍遺一劍于忠輔曰: "今八關日可舉事! 事成妻以妃妹富貴共之。" 佇來告忠輔忠輔陽諾奔告

太祖戊寅八關小會,

太祖在邸不與會佇得厚夜詣

太祖邸為門客所執得厚自刎死囚佇巡軍獄與台* {諫}雜治辭連前判書趙方興幷下獄佇曰: "邊安烈李琳禹玄寶禹仁烈王安德禹洪壽共謀迎驪興王為內應。" 於是遷禑于江陵放昌于江華廢為庶人。

#高麗史137卷-列傳50-辛禑5[辛昌]-01-12-1389

十二月恭讓王遣政堂文學徐鈞衡誅禑藝文館大提學柳 誅昌寧妃崔氏大哭曰: "妾之至此吾父之過也。" 十餘日不食日夜哭泣夜必抱禑屍而宿得粒輒精 供奠時人憐之。

列傳卷第五十。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6:4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