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十月壬子朔日食。 憲府言: "變怪屢見禍患可畏請夙興夜寐恐懼修省。" 不聽。 禑 于江陰縣宴樂達曙賜奏樂人布一百匹。 辛酉大霧。  儲倉告 。 禑率宦官二三人夜二鼓踰宮牆而出直宿諸臣不知所之大驚俄而禑還。 倭寇臨河縣。 壬申彗見於 長丈余十五日乃滅。 遣門下評理金庾如 京師賀正。 禑 于江陰縣令女妓樂師奏樂徹夜與布百匹。

#高麗史134卷-列傳47-辛禑2-07-11-1381

十一月癸未雷。 丙戌震電雨雹。 遣密直使李海如 京師獻馬九百三十三匹。 以前典工判書崔賢進為水原富平道兵馬使。 海陽萬戶土音不花遣人獻鷹禑悅。 倭寇保寧縣。 靜州吏丘閑石元益李松壽等叛入遼瀋境誘民屯聚為賊入寇昌州。 倭寇密城郡知兵馬事李興富斬三級。 禑夜遊閭里路遇 巡官追射之自是日與倡妓宦豎游戱無度連宵不寐好晝寢日暮乃興。

#高麗史134卷-列傳47-辛禑2-07-12-1381

十二月壬戌以謹妃生日宥二罪以下。 延山府人任加勿爭財殺其兄軍器少尹鳳起及妻 乃囚加勿于獄。 禑納謹妃宮人釋婢寵愛之書雲副正盧英壽之女也英壽威遠縣人初為長寧公主 臣。 金庾李海至遼東不納乃還。

#高麗史134卷-列傳47-辛禑2-08-01-1382

八年正月門下評理成元揆卒贈謚簡憲性奸以能稱。 遼東胡拔都率兵一千潛渡鴨江突至義州圍上萬戶張侶家侶與其子思吉思 力拒之侶被創二子俱中矢胡拔都奪侶財產及馬十五匹以去副萬戶崔元沚追擊斬二十余級侶本化寧人入鎭為義州站吏能射御賂權貴得拜萬戶性貪而無知人心不附遂為賊所輕。 禑謁玄陵正陵遂 于開城。 賑慶尙江陵全羅道飢。

#高麗史134卷-列傳47-辛禑2-08-02-1382

二月以門下評理韓邦彥為西北面都體察使兼安州道上元帥前知門下事商議金用輝為都安撫使兼副元帥以備定遼衛兵。 判書雲觀事張補之等上書以變怪屢見請遷都避 禑下其書都堂李仁任執不可遂寢。 以德城君吳季南為慶尙道都安撫使。 封釋婢為毅妃父盧英壽為大護軍母為福安宅主。 倭寇林州都巡問使吳彥擊之不克。 置盤纏色令大小文武官吏出馬匹及紵麻布有差以備歲貢。 禑給毅妃印以義順庫為妃私藏。 禑以子昌病宥二罪以下。 甲戌日有黑子大如 卵凡三日。 有私奴無敵自稱彌勒化身伏誅。 海陽萬戶金同不花遣其子夫耶介為質。 閏月倭寇林州扶余石城。 禑 于南郊。 禑與 豎內乘惡少輩馳* 閭閻擊殺 犬奪人鞍馬。 金同不花遣人獻鷹禑與衣服。 禑獵于東郊禑嘗曰: "吾聞史官記吾過失若見則吾必殺之。" 由是史官不敢近。 倭寇平海郡。 金同不花以所管人民來投處之禿魯兀之地。 日本歸被虜男女百五十人。 無麥苗。

#高麗史134卷-列傳47-辛禑2-08-03-1382

三月倭寇三陟蔚珍羽溪等縣。 立毅妃府曰德昌拜盧英壽為密直使。 時毅妃寵傾後宮衣服器皿奢麗之物過於謹妃由是其父亦榮顯不日封君氣焰 赫。 倭寇寧越禮安榮州順興甫州安東。

#高麗史134卷-列傳47-辛禑2-08-04-1382

四月憲府劾慶尙道都巡問使南秩不能御倭事下都堂李仁任與秩善止令安置宜寧縣。 禑夜出觀燈。 禾尺群聚詐為倭賊侵寧海郡焚公 民戶遣判密直林成味同知密直安沼密直副使皇甫琳前密直副使姜筮等追捕之成味等獻所獲男女五十餘人馬二百余匹禾尺卽楊水尺。 遣門下贊成事金庾門下評理洪尙載知密直金寶生同知密直鄭夢周密直副使李海典工判書裴行儉等如 京師進歲貢金一百斤銀一萬兩布一萬匹馬一千匹。 禑 于江陰。 江陵道上元帥趙仁璧副元帥權玄龍與倭戰斬三十級。 西海道按廉使李茂獻所獲禾尺三十餘人馬百匹。 諸道按廉守令各獻所獲下巡軍鞫之斬其首謀者沒入妻 馬匹余皆釋之都評議使司牒諸道按廉分置諸州比平民差役有不從令者斬之。 以密直副使李居仁為慶尙道都巡問使密直副使尹有麟為全羅道都巡問使。 倭踰竹嶺寇丹陽郡元帥邊安烈韓邦彥等擊敗之。

#高麗史134卷-列傳47-辛禑2-08-05-1382

五月慶尙道陜州有一私奴自稱劍大將軍其徒一人稱抄軍將軍一人稱散軍將軍聚徒眾群行剽掠將殺其主及守令以作亂按廉使安景恭遣州軍捕斬之。 取及第柳亮等。 倭寇永春縣。 丁卯太白晝見。 倭寇淮陽府。

#高麗史134卷-列傳47-辛禑2-08-06-1382

六月宥二罪以下。 禑如尙乘閱馬如惠妃殿如盧英壽家自是尙乘及英壽李仁任家無日不至或一日九至設宴其它所往不可勝紀。 金庾等至遼東不納乃還。 倭寇慶山大丘花園 林等處又寇通溝縣。 遣典法判書趙浚為慶尙道體復使。 以李仁任領門下府事; 崔瑩領三司事; 洪永通為門下侍中; 李子松守門下侍中。 諫官鄭厘等上* 曰: "人主一身萬化之源宗社之安危生民之休戚系焉古之人君克愼威儀非禮勿動有所行幸必備儀衛動必以時出必端門行必黃道殿下但率一二僕從晝夜馳騁閭巷竊念 車在前屬車在后猶恐有銜 之虞 以一二僕從不限晨夜馳* 街曲萬有驚蹶之患其可悔乎  今南國屯兵近境倭賊深入州縣又有草賊竊發其反*閑者窺 京都屢見獲焉。 由此觀之安知不有奸人刺客之變耶 此舉國臣民所共寒心也。 伏惟殿下深慮動必以禮出入有節宗社幸甚。" 禑不聽。

#高麗史134卷-列傳47-辛禑2-08-07-1382

七月以張夏為各道山城巡審使我

太祖以門下贊成事為東北面都指揮使時胡拔都虜掠東北面人民而去以

太祖世管其道軍務威信素著遣以慰撫。

帝平定雲南發遣梁王家屬安置濟州。 禑遣密直司使柳藩如 京師賀表曰: "大春秋之一統運啟中邦整雷霆之六師威加南極捷音遠播喜氣旁騰。 竊以虞書載有苗之征漢史記交趾之擊蓋其執迷而干紀故乃聲罪而致討 爾雲南濱于海 妄謂險遠之足恃敢肆跳梁而不恭爰出睿謀偉矣萬全之舉克平 俗赫然一怒而安息馬投戈超今邁古茲蓋

陛下重華 德光武同符。 告厥成功混車書 宇之內屈此群醜置 虜海島之中是宜  之消益慰神人之望。 伏念臣幸逢昭代欣聞凱歌攝政厘東雖阻駿奔之列陳詩美上聊申燕賀之誠。"

#高麗史134卷-列傳47-辛禑2-08-08-1382

八月戊子太白晝見彗星見太微東藩長丈余。 議定遷都漢陽* {諫}官上* 止之不聽。 有鄭 者入定妃殿潛通侍女杖流延安府杖侍女黜之。 禑出正殿視事。 禑獵于新京,

#高麗史134卷-列傳47-辛禑2-08-09-1382

九月白州守洪順上書曰: "南京鎭三角山火山也木性之國不宜為都。" 禑不聽。 賜宮女理裝布五千余匹。 命守侍中李子松留守。 癸酉禑至漢陽。

#高麗史134卷-列傳47-辛禑2-08-10-1382

十月禑 于郊。 倭寇南原慶尙道助戰元帥知兵馬事沈于老斬倭三級。 禑被酒馳騁閭里墜馬傷面。

#高麗史134卷-列傳47-辛禑2-08-11-1382

十一月大司憲盧嵩等上* 曰: "近日殿下出遊入直辭內府令李德時不以告百官有司內乘金天守等進不調習之馬以致顚蹶請鞫其罪。" 從之。 禑如鷹揚軍上護軍李存性第曰: "予少好馳馬今尙不能自已。" 存性曰: "地方 凍恐馬顚 願為宗社自重。" 禑不悅。 遣同知密直司事鄭夢周版圖判書趙 如 京師賀正仍進陳情請謚承襲表陳情表曰: "歲貢下之奉上天聰高而聽卑力或未周情在必達。 臣禑少而孤苦加以愚蒙處朝鮮山海之*閑壤地 小値日本干戈之際財賦凋殘雖懷事大之忠未徹燭微之鑒歲月逝矣日夕* { }然。 伏望

陛下記先臣翼翼之心憐孤臣  之 示敎條之寬大通行李之往來則臣謹當保一方之人民罔愆于度為萬世之臣妾永觀厥成。" 請謚表曰: "丕視功載雖舊不遺永言孝思惟親是顯茲   庸 高明竊以禮莫重於示終德莫加於懷遠此帝王之懿範而古今之恆規先臣 于洪武七年薨逝之後累次上表請謚未蒙明降歲律悲于九更天聰敢於再瀆伏望

陛下特頒恤典以慰貞魂則臣謹當率先考以移忠與東人而祝壽。" 承襲表曰: "茅土之封帝王所以樹屛箕 之業人子所以承家冒貢愚衷敢幹聰聽。 伏念臣年方十歲喪我先臣對影無依悼歲月之 逝撫躬自幸蒙天地之生成第錫命之尙稽肆傾心之益切伏望

陛下以九經懷柔之道舉萬國封建之權 臣之微纘父之服則臣謹當嘉與父老祝皇齡之萬年以至子孫修侯服於百世。" 以天變屢見放輕系。

#高麗史134卷-列傳47-辛禑2-08-12-1382

十二月命曹敏修守松京。 禑 于郊至暮不返群臣失禑所之夜深乃還。

列傳卷第四十七。

#高麗史135卷-列傳48-00-00-00-0000

列傳卷第四十八。 高麗史一百三十五。

正憲大夫工曹判書集賢殿大提學知 經筵春秋館事兼成均大司成臣鄭麟趾奉 敎修。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00-00-0000

辛禑三。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09-01-1383

○九年正月癸丑納哈出遣文哈刺不花請尋舊好。 禑如謹妃殿作儺戱翼日禑以妓樂出遊時寒風甚烈禑手自吹笛謂妓輩曰: "手凍吹笛甚苦。" 鄭夢周等至遼東都司稱有 不納止納進獻禮物 曰: "天覆地載日月所臨為烝民之主封疆雖大小之殊治民之道莫不亦然其盡大地之民亘古至今豈一主而善周育者也 前者三韓酋長為臣所弒弒后迭來奏朕臣貢如常卻之再三不止特以歲貢難之必止今不止而固請乃以前數年零碎之貢合而為數而暗為愚侮然三韓之域奠于中國之東滄海之外朕觀我中國之書其方之人不懷恩而好構禍縱使暫臣亦何益哉 爾守遼諸將固守我疆毋與較征今以數年之物合而為一稱為如 其意未誠符到之日仍前阻歸不許入境止許自為聲敎!" 胡拔都來掠泥城中流矢走。 門下府上書請還松京。 丁巳禑徒行如謹妃殿禑出遊百官侍衛禑忌之馳馬還。 遼東都司移文曰: "高麗臣事 大明不宜與納哈出通好今聞納哈出遣文哈刺不花請好高麗厚禮以慰之其于臣事 大明之意如何 如欲免罪莫若檻送文哈刺不花以 其誠! 不然雖有後患悔之何及!"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09-02-1383

二月戊寅禑帶弓矢馳馬于郊翼日又 于郊。 以僧混修為國師粲英為王師。 禑觀打魚于楊州禑發漢陽時軍民甚苦暴露及行火其廬幕以冀不復來也。 賜楊廣道按廉柳克恕交州道按廉崔資廐馬各一匹克恕資皆奸慧* {諂}諛善伺候人意當禑之南遷剝民膏血窮極珍羞賂遺權貴以取媚悅故賜之。 己丑禑還松京以宰臣朴原鏡第為時坐宮設彩棚雜戱以迎成均學生獻歌謠禑曰: "學生何其少耶 " 廉興邦對曰: "往者養賢庫充羡能養諸生故人爭入學今 乏不能養故少。" 禑曰: "其給 儲倉米養之。 禑宴群臣于花園夜分乃罷。 以柳曼殊為慶尙道元帥兼合浦都巡問使羅世為海道元帥。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09-03-1383

三月己酉禑馳馬於市有人走避禑追及以鐵如意擊之遂如惠妃殿。 典理摠郞裴仲倫妻與族僧雲珪通逃至延安府捕鞫之杖仲倫妻沒為官婢雲珪斃獄中禑率林* 等十余騎如惠妃殿又如盧英壽第馳馬射狗又如安逸院院尼寺也。 以旱禁酒。 前副正禹吉逢殺妻逃捕鞫之。 慶尙道按廉呂克 言: "河陽永州報令化令河東等處有閑曠地請屯田以助軍 。" 從之於是克 奪人祖業田或奪耕牛民失其業怨 旁興。 禑如李仁任第。 前郞將鄭元甫嘗詐稱川寧安集系獄逃又稱居昌安集赴任營私伏誅。 以曹敏修為門下侍中林堅味守門下侍中以林堅味及都吉敷禹玄寶李存性提調政房。 禑臂鷹 于郊。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09-04-1383

四月禑封崇國師王師出花園遙禮之。 三司右使林成味卒贈謚忠簡。 以旱宥二罪以下。 竹城君安克仁卒贈謚文定。 取及第金漢老等我 太宗擢丙科第七人。 禑馳馬于東郊遊于佛日野。 禑觀石戰戱。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09-05-1383

五月禑令成均館進四書讀論語數章卽輟。 禑如寶源庫祈雨壇親自擊鼓以禱。 禑冒雨出遊。 前判事韓仲寶嘗安撫濟州矯旨縱慾下巡軍獄其弟上護軍仲良素與仲寶不友至是喜仲寶得罪* 其過惡投匿名書于李存性第幷下仲良獄 杖流邊地。 陟城君朴原鏡卒。 慶尙道按廉報: "晉州等處麥穗三四 。" 禑潛至壺串觀牧馬宿衛者皆失所之。 知門下商議閔伯萱卒。 有私婢一產三男賜米二十碩。 前判事趙瑚與宦者爭田宦者訴禑杖瑚流遂安郡。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09-06-1383

六月密直使金寶生卒。 禑 于延福亭三日。 交州江陵道禾尺才人等詐為倭賊寇掠平昌原州榮州順興橫川等處元帥金立堅體察使崔公哲捕斬五十餘人分配妻子于州郡。 台* {諫}交章上言曰: "自我太祖統一三韓子孫相繼事必師古乘輿出入必因宗廟會同賓客等事未有無事而妄行者至於永陵不遵祖宗之法不從諫臣之言日與群小嬉遊閭里聲聞上國終有岳陽之行貽我無窮之恥今殿下游幸無節從以數騎馳騁無方臣民缺望願上畏天命下法祖宗出入有節侍衛有儀無或輕出以慰臣民之望以永宗社之福。" 倭寇慶尙道吉安安康杞溪永州新寧長守義興義城善州等處。 禑宴宰相於花園。 倭寇丹陽堤州酒泉平昌橫川榮州順興等處。 以王安德為楊廣道助戰元帥遣典儀令禹夏于慶尙道督察元帥御倭勤怠。  人金剛欲娶皇甫加之女不果托以他事訴于禑囚巡軍。 以羅世為慶尙道助戰元帥。 以倭寇 入內地移忠州開天寺所藏史籍于竹州七長寺。 戊戌禑以盧英壽生日宴于花園。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09-07-1383

七月漢陽府尹張夏捕倭反*閑三人。 以倭寇方興令在外閑散奉翊通憲皆赴征。 禹夏督諸兵馬使擊倭于義城斬三級。 知順州事黃安信嘗監運軍糧盜用米七十五石事覺有司將置於法以戚連毅妃止令削職。 倭寇大丘京山善州仁同知禮金山等處。 禑賜安東府使李忠富廐馬曰: "戮力防禦以保胎室!" 以尹可觀為慶尙道助戰元帥。 禹夏督諸兵馬使與倭戰于禮安斬八級又戰于順興斬六級。 遼瀋草賊四十余騎侵掠端州端州萬戶陸麗靑州萬戶黃希碩千戶李豆蘭等追至西州衛海陽等處斬渠魁六人余皆遁去。 交州江陵道都體察使崔公哲遇倭于芳林驛斬八級奪其兵仗及馬五十九匹。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09-08-1383

八月壬申朔書雲觀丞池巨源告日食不果食重房請治其罪乃杖七十。 以門下贊成事趙仁璧為東北面都體察使判開城府事韓邦彥為上元帥門下贊成事金用輝為西北面都巡察使前版圖判書安思祖為江界萬戶時,

大明責事大不誠屢侵邊境故備之。 禑如定妃殿遂如林堅味第馳馬閭巷。 倭陷居寧長水等縣分兵欲寇全州全州副元帥皇甫琳戰于礪峴卻之。 以門下評理文達漢為楊廣道都察理使知門下事安慶為都安撫使保安君朴壽年為都巡慰使。 倭賊一千三百餘人寇春陽寧越旌善等處。 壬午禑奪騎林* 馬如盧英壽第* 及宦官皆步從遂如定妃殿。 萬頃安集金瑞元鎭撫韓福押漕轉托以漂沒竊米布囚鞫之。 癸未禑如定妃殿夜又至不克入。 左司議權近等上書戒逸游。 禑嘗馳騁閭里然猶忌台諫宦豎等進說曰: "台諫皆上所除如有 旨替之何難 " 自是禑益輕台諫無復忌憚游戱 獵無度近又與同僚極諫禑醉甚欲射之。 倭寇任實縣。 我

太祖大破胡拔都於吉州。 遣門下贊成事金庾賀聖節請謚承襲陳情密直副使李子庸賀千秋節請謚表曰: "節惠易名是皇王之恤典顯親歸美惟人子之孝 。 竊念臣父先臣 早襲世封邈居藩服際昌辰之肇啟知景命之有歸慕義一朝率先款附輸忠七載罔或怠荒奈不吊于昊天而奄辭于盛代 顧以委質而至此謂應賜謚而示終歲律已 于十更天語未蒙于一降肆陳愚懇再瀆聖聰。 伏望 陛下憫先臣之誠哀孤臣之志特賜殊號以旌貞魂則臣謹當率考攸行恆無替于厥服順帝之則用永保於斯民。" 承襲表曰: "錫命推恩仰惟聖君之典踐位行禮實為孝子之心敢此 呼* 增惶懼。 臣聞詩歌纘考宣王所以待韓侯傳稱揚名仲尼所以語曾子以斯為美終古則然欽惟

陛下 舜舞干師湯弛 分茅 土措天下於泰山* {斂}福錫民 一世于壽域遂致多方之面內而無匹夫之向隅如臣者方在弱齡卽喪嚴父對影海曲哀吾生之曷歸翹首雲 望兪音之益切。 伏望

陛下憐臣移孝為忠之至願諒臣以小事大之微誠特 洪私 承先業則臣謹當之屛之翰永保箕封曰壽曰康恆申華祝。" 陳情表曰: "高高在上降監孔昭斷斷無他敷奏則瀆* 切兢 輒 允兪伏念 爾小邦際于興運天休滋至非遠人之與京國步斯頻奄先臣之不祿肆 多故已至十年洪武十一年差陪臣沈德符等進獻馬匹金銀器皿等物回還齎奉

詔旨: '節該今歲貢馬一千差執政陪臣以半來朝明年貢金一百斤銀一萬兩良馬一百匹細布一萬匹歲以為常欽此!' 祗承敎條靡遑啟處但金銀之不產遐邇所知而馬匹之未敷 小攸致每被都司之阻尙稽天府之充洪武十五年再行 力措辦金銀布匹馬匹輳足原奉之數差陪臣金庾洪尙載金寶生鄭夢周李海裴行儉管押前赴 朝廷到于遼東甛水站聽候*閑蒙都司差來徐千戶錄示

聖旨: '節該歲貢以數年之物合而為一其意未誠仍前阻歸不許入境欽此!。' 金庾等欽遵回還當年六月再差陪臣周謙前去懇告亦蒙阻回八月差陪臣柳藩齎擎表文進賀平定雲南亦蒙阻回十一月差陪臣鄭夢周齎擎表箋進賀洪武十六年正旦亦蒙阻回卽目欽遇 聖節千秋節例合進呈表箋誠恐仍前阻回臣與一國臣民進退無憑驚惶失措所願微誠之必達雖加嚴譴而何辭謹遣陪臣重大匡門下贊成事金庾等謹奉表箋赴 朝廷進賀。 伏望

陛下愍先臣方進忠而未終哀孤臣欲繼志而弗獲特頒

詔旨 詣趨 則臣謹當不二不三謹修侯度時萬時億恆祝皇齡。 先是我使行由遼東輒不得達故令庾等航海而往。" 我

太祖獻安邊之策曰: "北界與女眞達達遼瀋之境相連實為國家要害之地雖于無事之時必當儲糧養兵以備不虞今其居民每與彼俗互市日相親狎至結婚姻而其族屬在彼誘引而去又為鄉導入寇不已唇亡齒寒非止東北一面之虞也。 且兵之勝否在於地利之得失彼兵所據近我西北舍而不圖乃以重利遠 我吾邑草甲州海陽之民以誘致之今又突入端州禿魯兀之地驅掠人物以此觀之我之要害地利形勢彼固知之矣。 臣受任方面不可坐視謹籌邊策以聞禦寇之方在於煉兵齊舉今也以不敎之兵散處遠地及寇之至倉皇招集比其至也寇已虜掠而退雖及與戰其如不熟旗鼓不習擊刺何 願自今煉兵訓卒嚴立約束申明號令待變而作無失事機又師旅之命繫於糧餉雖百萬之師有一日之糧方為一日之師有一月之糧方為一月之師是不可一日無食也此道之兵昔運慶尙江陵交州之谷以給之今以道內地稅代之比因水旱公私俱竭加以游手之僧無賴之人托為佛事冒受權勢書狀干謁州郡借民斗米尺布* {斂}以 石尋丈號曰反同征如逋債民以饑寒又諸衙門諸元帥所遣之人群行傳食剝膚槌髓民不忍苦失所流亡十常八九軍之糧餉無從而出乞皆禁斷以安百姓又道內州郡介於山海地狹且脊今其收稅不問耕田多寡唯視戶之大小和寧于道內地廣以饒皆為吏民地祿而其地稅官不得收取民不均餉軍不足今後道內諸州及和寧一以耕田多寡科稅以便公私又軍民非有統屬緩急難以相保是以先王丙申之敎以三家為一戶統以百戶統主隸于帥營無事則三家番上有事則俱出事急則悉發家丁誠為良法近來法廢無所維繫每至征發散居之民逃竄山谷難以招集今又旱饑民心益離彼用錢*谷{谷}餌以招納潛師以來虜掠而歸一界窮民旣無恆心又皆雜類彼此觀望惟利之從實為難保乞依丙申之敎更定軍戶使有統屬固結其心又民之休戚繫於守令軍之勇怯在於將帥今之為郡縣者出於權幸之門恃其勢力不謹其職以致軍 其* {須}民失其業戶口消耗府庫虛竭乞自今公選廉勤正直者 之臨民字撫鰥寡又擇堪為將帥者 之摠戎 御國家。" 倭陷沃州報寧等縣。 禑常置妓女于宮中惡其誨* {淫}黜之未幾復召納之。 金斯革擊倭于木州黑站斬二十級。 禑 于長湍縣三日。 以門下評理池涌奇為全羅道都元帥。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09-09-1383

九月壬寅禑如前典工判書王興第時興以其女妻邊安烈子顯期在明日禑曰: "聞汝將嫁女其俟予命嫁之。" 令出其女興伏于庭曰: "臣女幼 且其母被疾避寓無方何心納壻 " 禑瞋目叱曰: "小豎欺我耶 " 翼日召興曰: "毋嫁汝女! 汝不從命罪及妻 。" 侍中曹敏修等曰: "安烈為國名將厥功甚懋今奪其婦將臣孰不 望 臣等為殿下痛心乞許成婚。" 不聽至暮幸興第興已空其家而避之禑大怒興不得已對曰: "惟命" 以知門下事李乙珍為江陵道元帥。 憲府劾入直辭韓福卿及各成眾愛馬薛里別監皆不侍從致使上獨游閭里禑不悅。 甲辰禑令王福命擇嘉禮吉日福命曰: "臣之孫女得疾避居未知所在。" 禑曰: "我旣與王興約卿何方命乎 " 日本國歸被虜男女一百十二人。 以大護軍鄭承可為五道體復使檢察軍容虛實戰守勤怠。 憲府論宦者禮儀判書曹恂導禑荒* {淫}流於全羅道內廂。 倭寇江陵府屬縣。 倭陷淮陽府。 設鎭兵法席于重興寺。 命判書雲觀事崔融 徐師昊所立碑蓋以立碑之後兵革不息水旱相仍故也。 倭寇金化縣陷平康縣京城戒嚴征平壤西海道精兵入衛遣前政堂商議南佐時知密直安紹密直商議王承貴王承寶鄭熙啟印海開城君王福命判開城府事郭璇等往擊之。 禑如尙乘及林堅味盧英壽第遂馳騁閭里遇典理摠郞朴德祥撻之奪其馬侵夜遊戱侍從皆失所之道遇人輒自杖之至有斃者。 倭陷洪川縣元帥金立堅李乙珍與戰斬五級。 大設鎭兵法席于中外佛宇共一百五十一所供費不可勝計赴防軍士自備 糧。 南佐時等擊倭于金化縣敗績王承貴中矢。 禑如李仁任盧英壽李琳第琳適宴族屬禑旣醉遂率琳及族屬而還置酒極歡。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09-10-1383

十月都體察使崔公哲至狼川倭突出掩擊擒公哲子。 乙亥大雨震電。 丙子亦如之禑冒雨馳騁里巷捕 刺狗四至尙乘三至盧英壽家張樂達曙。 體復使鄭承可與倭戰于楊口敗績退屯春州賊追至春州陷之遂侵加平縣元帥朴忠干與戰逐之斬六級賊入據淸平山以贊成事商議禹仁烈為都體察使前密直林大匡為助戰元帥往擊之。 泥城萬戶曹敏修遣兵馬使朴伯顏 遼東伯顏還言: "鞍山百戶鄭松雲遼東摠兵官奏帝曰: '  遣文哈刺不花于高麗欲與攻遼請遣兵救之。' 帝命孫都督等領戰艦八千九百 征高麗孫都督到遼東又三分遼東軍發船向高麗會  擊渾河口子盡殺官軍屯兵渾河都督兵與戰不克還。" 禑聞之命都堂議備邊。 交州道按廉使鄭符道遇倭賊百余騎賊急擊之符脫入林*閑從吏輜重印章皆被奪掠。 以倉庫奴隸因收田租侵漁百姓分遣田民都監官于諸道。 癸未禑率數騎放鷹于 駝橋畔捕雀夜率巡綽官如定妃殿。 乙酉以毅妃生日宴宰樞耆老於禁中。 丙戌早出遊百官衙會失禑所之遂罷朝台省交章諫曰: "從諫弗 為君之美德敬事而信為國之急務諫不聽則君德虧而過失彰信不立則民心乖而政令廢殿下卽位以來言官所啟一皆聽從從諫之美一國舉欣近來鄰國有警海寇深入往來反*閑事變可畏殿下不擇晝夜單騎馳騁臣等憂危* {諫}至再三輒賜兪允而宦官內豎衛士 人逢迎諛說導上非禮反使殿下出入無時失信於國不忠不道莫此為甚其內乘別監及速古赤宦官內豎之執事者請加鞫問以鑒後來且辭者出納王命其任匪輕是以古者必擇正直謹愼者二人以充其任今加置二人而反有所不逮殿下出入不以告百官請依古制擇置二人汰去其餘。" * 啟禑杖宦官金吉逢充泥山營卒黜內豎徐良守還隸都官內乘別監金千用逃令索之。 倭寇安邊府 谷縣。 四齣虜掠如蹈無人之境以密直提學商議趙浚為江陵交州道都檢察使。 李乙珍及副元帥權玄龍兵馬使郭忠輔擊倭于洞山縣斬二十余級獲馬七十二匹賊收餘眾退泊高城浦遣鎭撫金光美獻捷禑賜乙珍玄龍忠輔白金各五十兩軍士之力戰者三人銀盂各一事光美馬一匹。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09-11-1383

十一月以全羅道都元帥池涌奇仍為都巡問使。 李乙珍馳報: "高城浦倭賊晝乘舟夜登岸虜掠而道內兵少食乏未易與戰相持日久民甚苦之請濟師。" 戊申禑如定妃殿翼日亦如之。 譯者張伯還自 京師曰:

"帝以進賀使金庾李子庸過期而至下法司。" 禮部咨曰: "奉

聖旨: '高麗遠自東鄙 者來奏願聽約束其中懷詐多端視生隙如尋常朕所不納止許自為聲敎向後數來請命朕將以為誠意至極所以限定歲貢用表彼誠去后貢不如約五年矣。 今又以慶禮來誠則誠矣然非期節而至豈不侮之甚歟 雖然以發使之事論之則非高麗國王陪臣之非乃使者故為侮慢過期而至今高麗旣全臣妾永守事大之誠來使旣非朝禮當送法司如律令其所進禮物旣不依節而至勿納更與高麗文書。 必然願聽約束前五年未進歲貢馬五千匹金五百斤銀五萬兩布五萬匹一發將來乃為誠意方免他日取使者之兵至彼欽此。' 已將進獻禮物不動原封盡數責令原差來人裴仲倫等收領于水路回還今再令差來人崔涓等四名齎文陸路回還。" 賜密直周誼母尹氏米二十碩豆十碩。 戊午禑如定妃殿。 倭寇淸風郡都巡察使韓邦彥與戰于金谷村斬八級。 遣門下評理洪尙載典工判書周謙如 京師賀正。 知門下府事鄭地請造戰艦于諸道以備倭寇從之。 分遣護軍陳汝宜摠郞申雲秀前判事宋文禮前少尹黃成吉于楊廣西海全羅慶尙道監造戰艦。 戊辰禑如定妃殿聞中常里人家火馳馬救之。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09-12-1383

十二月癸酉太白晝見。 甲戌禑如定妃殿又率宮女游男山。 禑令兩府百官議歲貢皆以一遵

帝旨為對於是置進獻盤纏色。 以知密直都興為*揚廣道{楊廣道}都巡問使。 禑與宮女  游閭里。 以慶尙道副元帥密直副使尹可觀仍為都巡問使鄭地為海道都元帥楊廣全羅慶尙江陵道都指揮處置使。 禑如盧贇第。 贇英壽之弟禑嘗至英壽第見贇妻之美自是屢往焉。 丙申禑如定妃殿不克入。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10-01-1384

十年正月宰樞以禑狂妄日甚不似人為祭于惠明殿及玄陵以禱之。 辛丑夜禑如定妃殿不克入。 癸卯禑如惠妃殿又如盧英壽及盧贇第又如妓龍屯家自是屢至龍屯家又如潘福海第。 以前南陽府使安俊為全羅忠淸慶尙三道體察使問民疾苦。 遼東兵百余騎侵江界虜別差金吉甫百戶洪丁以歸。 癸亥禑如盧英壽第百官侍從禑召禮務佐郞李汝良曰: "汝等慮予單騎出遊令百官扈從禮則然矣予深居九重忽忽無聊是用出遊以遣寂寥耳若城外則扈從宜矣安可每從街陌游乎 且台省各司公務浩繁宜各治事毋致稽滯!" 遂馳上男山百官又從之又召汝良曰: "何不從命敢如是乎 自今無復我從!" 是日九至英壽第。 判事池得淸強姦卒知門下事閔伯萱之妾囚于巡軍。 都評議使司移咨遼東遣還被倭劫掠逃來登州人王才甫等二名。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10-02-1384

二月己巳禑 于壺串百官侍從命止之自是無日不 于郊。 庚午禑如定妃殿。  者金哲善吹簫常出入盧英壽第禑至輒召樂以忘倦哲從臾為非長禑之惡國人惡而欲去之至是哲矯旨事覺杖流錦州。 甲戌禑率宦豎洗馬于東池與之馳騁禑手吹笛令宦豎為雜戱使金元吉作唐人戱元吉辭以墜馬傷腳禑怒杖之垂死怒猶未解下巡軍獄尋釋之。 禑令諸道流竄者騎船捕倭以贖罪。 倭入鎭浦還所虜婦女二十五人。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10-03-1384

三月密直安仲溫卒。 判門下府事崔瑩出谷八十碩補軍 。 鈴平君尹陟卒。 己酉雨雹。 禑習射于馬岩。 丙寅禑 于元中浦四日乃還。 禁酒。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10-04-1384

四月甲戌雨雹。 禑以釋迦生日與諸嬖如花園觀燈宴樂迎送錄事李 適以聽候內旨近其側禑見之曰: "黑笠者誰 " 遂執而親杖之 痛不可忍執其杖禑怒甚蹴其面使巡軍鞫之流驪興郡。 丙子地震。 前開城尹洪壽老之妻因妬取木板 壽老腰折以死典法司執其妻鞫之死獄中。 癸巳夜禑如定妃殿。 甲午禑如甘露寺遂 于元中浦。 時北方有警遣判密直姜筮唐山君洪征前密直柳源鄭夢周等於東北面刺探事變。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10-05-1384

五月遣判宗簿寺事金進宜如遼東進歲貢馬一千匹以金銀非本國所產遣司仆正崔涓奏請 其數。 禑觀石戰戱于 岩召其能者數人與酒又與杖使盡其技。 乙巳禑如金湊第。 戊申地震。 夜禑率 人歌妓縱游衢路。 戊午夜禑率宮女數隊如紫霞洞遂如廉興邦第翼日又率宮女如紫霞洞同浴而戱。 夜遊道遇判事金允珍命囚尋釋之。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10-06-1384

六月庚午禑率 豎倡妓過市 擊市人以為樂人皆奔匿失貨者甚眾。 遣前判宗簿寺事張方平如 京師獻歲貢馬二千匹。 癸未禑微行游東郊至歸法寺南川與宮女同浴* {淫}褻無所不至翌日亦如之。 禑率宮女至演福寺手擊鍾 以禱雨。 初趙英吉為李仁任婢壻生女曰鳳加伊禑如仁任第* {淫}焉寵傾後宮賜英吉馬除典農副正。 乙未禑宿仁任第自是屢宿其第。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10-07-1384

七月癸卯夜禑率宮女宦者縱游委巷歌吹載路時禑喜著白草笠奴隸之惡少者效之亦戴此笠詐稱王夜行閭里殺 狗或因以劫掠事覺伏誅。 倭陷求禮縣。 禑觀魚于東江。 倭寇永同朱溪茂 等縣。 遣政堂文學鄭夢周如 京師賀

聖節請承襲及謚右常侍李天*祀賀 千秋節承襲表曰: "天聰孔邇民欲是從子職所先父業之嗣再   庸瀆高明伏念臣禑積 之加嚴親雲沒繼猶判渙常存恐懼之心奉以周旋久佇恩憐之澤旣星霜之屢換而雨露之尙稽益切 呼冀蒙兪允伏望

陛下 綏遠之道垂恤孤之仁遂令孱資獲被寵命則臣謹當率循祖考宣八條于箕封嘉與臣民 三呼于嵩岳。" 請謚表曰: "賜謚所以勸忠顯親所以致孝俯攄危懇仰瀆聰聞伏念先臣 自遭逢 于薨逝職貢不愆于侯度精誠至形於聖謨爰從訃告之初而望旌褒之久未獲曰兪之命敢申無已之求伏望

陛下同視華夷推恩存沒遂令貞魄得荷殊稱則臣謹當思前烈而益虔祝皇齡于罔極。" 壬戌禑觀魚于壺串都堂復令各司扈從如儀。 癸亥禑欲 于郊至城南門借馬于侍中曹敏修敏修辭以無馬遂如東江觀魚夜還宿于李仁任第。 乙丑禑觀魚于歸法寺南川。 崔涓至遼東都司延安侯靜寧侯遣使馳奏曰: "一高麗進馬五千匹數足來使合無朝見。 奉

聖旨著他來; 一高麗進貢金銀不敷願將馬匹准數合無准他。" 奉

聖旨"准他每銀三百兩准馬一匹金五十兩准馬一匹。" 涓乃還。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10-08-1384

八月倭寇梁山縣。 戊辰禑 于南郊百司會葯院侍衛失其所之奔走東西至暮禑冒雨還翌日又馳馬如新京侍從皆不及禑乘舟 沿于江百司出 于郊至曙禑乃還。 濟州萬戶金仲光貢馬一百四匹禑選留良馬三十九匹余皆賜嬖幸 豎。 庚午禑如定妃殿。 倭寇銀川所永同靑山安邑等縣又寇全羅道安城所所川驛。 乙亥禑 于郊夜還笙歌鼓舞為巫覡戱嘆曰: "人生世*閑有如草露!" 泫然流涕。 倭又寇天蠶所。 禑冒大雨欲 于東郊憚百司扈從至城東門卽還卻出城南門游 至暮還判三司李成林等不知禑已還會城東門樓至夜猶待禑率鳳加伊出城北門至東郊川泛木 為舟自挽以戱至夜還尋又欲往郊外左右曰: "夜已深天又大雨將安之 " 禑曰: "第欲呼鷹耳。" 遂出南郊至曙乃還。 又 于東郊手秉 角鳳加伊水精初生等衣男服臂弓腰箭以從馳往新京遂至海 郡娛戱百端乃與諸嬖日中野合時禑出遊無虛日內廐馬瘦乏所過奪人馬以載宮女宦者人爭避匿道路為空。 禑如定妃殿。 禑至進獻盤纏色取良馬騎之 于壺串及還馳突市肆人皆 易失其貨物者多。 日本國遣使歸所虜男女九十二人。 倭寇西海道蘆島。 焚軍船二 西北面都巡問使金用輝進鷹時禑好田獵諸道元帥爭進鷹犬以取悅。 禑與李仁任妻朴氏如仁任別墅極歡夜偕朴氏還。 遣禮儀判書金進宜如遼東獻歲貢馬一千匹。 禑 于東郊命百司: "毋復扈從。"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10-09-1384

九月庚子禑如李仁任第是日凡三至翼日亦如之。 禑 于永安城。 禑如禮成江。 以同知密直尹有麟為全羅道都巡問使。 禑如李仁任第聞其鄰同知密直權季容家有笛聲使人召吹者季容疑矯旨罵之使者還誣以被 禑怒遣人執季容以來蹴其面囚巡軍尋釋之。 禑佩弓矢射 狗于閭里遂馳入進獻盤纏色取良馬五匹歸諸內廐。 戊午禑如李仁任盧英壽第 酒荒* {淫}敬孝王忌日也。 禑如定妃殿。 以崔瑩為門下侍中李成林守門下侍中李仁任判門下府事宦者金實為門下贊成事商議。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10-10-1384

十月乙丑實赴都堂署事。 前判事金鼎侯 殺其妻憲府劾治之。 倭寇西海道館梁。 癸酉雷電。 定遼衛奉帝命欲渡鴨綠江互市許留義州互市禁用金銀牛馬。 戊寅震電。 禑 于海 郡日暮還。 北元遣使來至和寧府遣護軍任彥忠慰諭遣還以道梗留半歲而去。 閏月禑 于南郊還登花園牆為戱。 壽昌宮成。 遣連山君李元紘如 京師獻歲貢表曰: "一人御極克廣德心萬國來庭畢獻方物茲當執壤乃敢 天竊念小邦獲逢昭代惟先考旣勤于述職而孤臣尤切于輸忠洪武十二年*閑欽奉

聖旨: '約定歲貢欽此。' 自從承命之初願遵約束以至歷年之久未及經營蓋緣財力之窮實非精誠之薄。 洪武十六年十一月*閑陪臣崔涓張伯等回自 京師齎到禮部咨文欽奉

聖旨: '節該前五年未進歲貢馬五千匹金五百 銀五萬兩布五萬匹一發將來。' 欽此臣與一國臣民* 增戰懼自責稽遲遂卽辦以多方僅能充于定數伏望

陛下諒臣役志於享上憐臣誓心而靡他滌除旣往之愆昭示有容之德則臣謹當恪守侯度永觀玉帛之朝恆祝皇齡竊 岡陵之頌。" 都評議使司申禮部曰: "原奉五年歲貢金五百斤數內見解送九十六斤一十四兩其未辦四百三斤二兩折准馬一百二十九匹銀五萬兩數內見解送一萬九千兩未辦三萬一千兩折准馬一百四匹布五萬匹數內見解送白苧布四千三百匹黑麻布二萬四千四百匹白麻官布二萬一千三百匹馬五千匹數內已解送四千匹遼東都司收訖今見解送一千匹。" 元紘拜辭禑手賜酒曰: "國家安危系卿此行卿其愼之無為國家羞!" 又遣銀川君趙琳賀正時 上國尙懷疑阻奉使朝聘者皆憚之附勢求免元紘琳俱以散職而行。 倭寇長淵縣西海道上元帥王承寶與戰敗績。 狼川君李邦直卒。 禑 于南郊還至龍德家龍德一名加也只通濟院婢書雲正崔天儉妾出也初以毅妃宮人見幸寵踰毅妃禑自是日至其家。 禑又至龍德家手自理馬遂 西郊禑如定妃殿。 禑如李仁任盧英壽第遂馳射犬于閭巷墜馬入龍德家。 倭寇淸河縣。 禑 于南郊還至龍德家翼日又至其家宦者金實李匡等言于都堂曰: "龍德家隘陋非至尊所幸且膳夫賓士道路可為國家羞願置龍德近闕地。" 乃修判書李誠中第。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10-11-1384

十一月甲子朔禑 于南郊前日崔瑩李成林使人謂金實曰: "先王之時一月六衙日今但二衙日每不視朝至使百官未知班次明日衙會須啟視朝!" 實以告禑不報遂如龍德家宿焉質明百官皆會禑自龍德家出 實自宮馳告請必視朝禑曰: "宰相圖議國事良是予猶有童心游戱無節為可愧也爾其持酒慰諭!" 實詣都堂言之諸相曰: "雖未成朝禮今聞上言亦可為喜。" 以密直副使*曹敬修{曹敏修}為全羅道助戰元帥。 禑 于郊率龍德宿李誠中第自是常宿是第禑親執斧斤 木為戱惡人觀聽杖衛士三人各四百。 辛未禑游戱市肆遂如李仁任及龍德家翼日亦如之夜奏胡樂巡遊里巷。 倭寇同福縣都巡問使尹有麟光州牧使金准長興府使柳宗與戰斬九級。 己卯封龍德為淑妃以其父崔天儉為密直使母為明善翁主又以其兄孩兒夫鄭熙啟判密直司事。 禑寵鳳加伊數至李仁任第龍德妬之 曰: "評理都吉敷嘗通鳳加伊。" 禑出吉敷為西北面都體察使以崔瑩判門下府事林堅味為門下侍中。 禑夜宴淑妃宮禑常在是宮歌舞徹夜毅妃寵衰斥在花園。 放輕系。 禑如定妃殿。 倭寇水原工二鄉府使許操擒賊諜三人。 遼東都司遣女眞千戶白把把山率七十余騎奄至北靑州萬戶金得卿引兵陽避之乘夜焚其營擊斬四十人把把山遁歸初李元紘等至遼東知都司將遣兵至哈刺雙城邀截胡使密遣人來報都堂卽移牒使得卿豫為之備雲。 崔天儉奪柳惠剛家。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10-12-1384

十二月以全羅道都巡問使尹有麟御倭有功遣護軍宋繼性賜酒。 禑如盧英壽第賜馬一匹。 以我

太祖為東北面都元帥門下贊成事沈德符為上元帥知密直洪征為副元帥向北靑州以備遼東兵禑命

太祖曰: "東方軍民之事專付于卿。" 及聞金得卿擊走把把山乃還。 海道萬戶尹之哲遇倭于德積島擊走之獲二 殲之得所虜男女八十人。 置推征色以征郡縣逋欠貢賦。 判昌德府事魚伯評卒贈謚良安伯評以醫術媚權貴致位兩府縉紳恥之。 禑遣宦者賜矢人宋夫介酒及 五斤繼至其家悅其工於矢遂命名曰安自是百工之家無所不至輒 其所為甚精。 禑 于南郊驛吏疲於供頓罵之曰: "彼獨夫曷喪 " 僧覺然寓華藏寺妄稱得道招集婦女頗有丑聲憲府論劾杖流龍門山。 禑如盧英壽第* {淫}其家婢新月。 禑 于南郊還至崔天儉家庭 見天儉時天儉暴貴賂遺布帛牛馬奴婢者頗多市井浮薄卑賤之徒 緣出入禁 無所忌憚禑之所與亦不可勝計。 以典法判書權和為東北面安撫使。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11-01-1385

十一年正月癸亥朔黎明禑自淑妃宮如盧英壽家晩還淑妃宮行賀正禮受群臣朝還宿英壽家禑在淑妃宮疾作不出者二日。 禑聞前判三司事姜仁裕納女壻先期馳至奪其女以歸置於定妃宮日晏不興停人日朝賀時有女者懼見奪皆未備婚禮潛納壻護軍宋千佑娶知門下都吉逢女揚言曾失節然畏其勢不敢去。 海道副元帥前開城尹曹彥擊倭于汝走島獲一 擒三人禑賜白金五十兩。 禑宴姜仁裕妻于定妃宮至曙乃罷。 禑率崔瑩 于會賓門外賜瑩鞍馬。 禑如定妃殿以姜氏故常宿是殿。 宦者金實棄妻欲更娶士族女至期請休沐禑曰: "見女於我然後可娶。" 實因淑妃以請禑許之實得娶之禑銜之托他事下實巡軍獄欲殺之實逃大索下當直千戶柳克恕于獄。 禑賜姜仁裕鞍馬。 安東元帥皇甫琳斬倭二級。 大閱于球庭。 禑馳至巡軍罵柳克恕曰: "汝若不獲金實當以其罪罪之。" 遂取雜戱具而出。 禑觀講武于馬岩以不能敎戰鞭武藝都監使成仲庸李贇諸軍鼓 習戰傷者頗多。 慶尙道按廉李文和報曰: "道內已無盜賊饑饉疾疫之災。" 時議譏其* {諂}。 禑觀講武于馬岩親騎射 酒暮還定妃宮使知申事廉庭秀賜酒于武藝都監仍諭之曰: "往者罪李贇成仲庸是國家大事非私怒也卿等勉之!" 禑出 與宮女菊花 鞍行。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11-02-1385

二月甲午宮女祭松岳還禑往迎之射狗以歸。 以王安德為楊廣道都元帥。 丙申禑如王興第納其女翼日賜興馬二匹自是常宿其第。 遼東都司遣百戶程與來問金得卿擊殺官軍之故。 庚子禑夜遊閭巷遇漢陽尹張子溫奪其鞍馬。 丙午禑出遊市井夜如定妃謹妃懿妃淑妃諸殿乃還王興第。 庚戌禑 于壺串夜還至巡軍獄親枷囚人。 倭寇西海道皮串。 萬戶金乙寶強姦金千玉之妻憲司鞫之。 庚申禑 于海州崔瑩李成琳等從之禑臂鷹與新月鳳加伊  而馳。 執金得卿歸於 京師。 禑與林堅味李成琳待程與極厚潛使張子溫賂與金五十兩 從三人銀各五十兩。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11-03-1385

三月禑至海州與諸嬖游戱鵲川至古新平縣射鹿墜馬絕而復甦時自京城至海上供給之車絡繹不絕寺人內豎恃寵縱暴折辱按廉守令西海吏民不堪 毒皆散走禑樂而忘返禑至延安府大雨扈從者暴露牛馬道死相望。 倭寇永康縣。 己卯禑射殺 犬於市街遂 于郊夜還王興第。 姜仁裕與妻祭松岳禑親吹笛張樂迎于賞春亭沈醉夜還路逢前郞將全成吉撲殺之奪禮儀佐郞金漢老馬令宮女騎還宿王興第。 癸未禑游戱市井還宿定妃宮。 姜仁裕進衣禑賜仁裕鞍子。 甲申禑如定妃宮。 路逢私 奪其馬親縛之囚巡軍。 禑如崔天儉第遂至火桶都監發火數梢夜還王興第厚德府行首李富潤遇諸道以為惡少不避禑怒下獄笞之。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11-04-1385

四月壬辰朔大雨雹大如拳數日乃消。 禑 于南郊遂至東江觀魚。 禑率新月鳳加伊出遊東郊。 前書雲副正方洽郞將李文桂以偽造印伏誅其黨鄭安進在獄死。 遼東遣人買農牛於是置點牛色聽西北面民互市得牛五百頭都巡問使烙印以送遼東以為帶印牛乃公家所獻不與直故尋罷之。 帝放還金庾洪尙載李子庸周謙黃陶裴仲倫等許通朝聘子庸道死。 倭寇交州道以趙仁璧為四道都指揮使。 取及第禹洪命等。 禑如廉國寶第翼日國寶設學士宴禑又往。 禑如鄭夢周第。 以贊成事沈德符為東北面上元帥知密直洪征副之判德昌府事金立堅為交州道副元帥。 禑如鄭夢周第夢周方宴耆老禑痛飮執  進李穡曰: "師傅亦樂觀女樂耶 " 遂率座中妓奪馬于路載而還。 倭寇襄州。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11-05-1385

五月遣門下評理尹虎密直副使趙 如 京師謝恩且請謚承襲謝恩表曰: "聖澤旁施卑情上達撫躬知感舉國騰 竊念臣禑幸遭聖明之朝庸謹歲時之禮顧所 之愚魯而輒罹于愆尤畏天之威無地可措何圖睿鑒灼見危悰旣容菲薄之儀又貸稽遲之責示訓謨之明著通朝聘之往來喜與愧幷涕隨言出茲蓋

陛下至仁柔遠大智燭幽察臣無他之心許臣自新之路遂令遐裔得荷洪私臣敢不修侯度而益虔 祝皇齡于罔極。" 請謚表曰: "賜謚實勸忠之方顯親為致孝之本茲陳危懇庸 聰聞竊念臣父先臣 當聖上之勃興先諸藩而歸附欽遵正朔謹守封疆不吊昊天奄辭昭代若稽示終之典敢請節惠之名伏望

陛下垂日月之明廓乾坤之度特頒殊寵以慰貞魂則臣謹當效先臣之精誠祈一人之壽考。" 承襲表曰: "建侯所以綏遠襲爵所以紹先此帝王之常規而人子之至願竊念臣禑爰從弱齒遽喪嚴顏念歲月之雲 撫霜露以增感第以藩宣之難曠茲用呼 之益勤伏望

陛下大度包荒同仁無外優垂景命被及微躬則臣謹當保民庶于一方祝聖人之萬壽。" 倭船二十八 泊丑山島。 以金斯革為楊廣道上元帥李和安柱為交州朔方江陵道助戰元帥。 禑馳馬于郊暮還花園讀論孟數篇終夜書大字近所未有。 禑與妓改成  馳至宋安家。 禑 于壺串賜密直潘福海馬。 命宦豎奪路人馬載妓后以為常。 禑 于壺串賜宦者二十餘人馬各一匹。 道過乳牛所見賣牛瘦弱憐之命膳夫勿進牛酪。 禑率妓十余游 至海 郡乃還。 憲府上* 曰: "判事孫用珍奉使 大明天朝疑我國事鞫之用珍為國忘身至死不服忠義可賞請贈爵賜謚官其子孫以示後人。" 從之。 禑出遊市井暮還花園與群妓內豎歌吹戱謔盛水于筒注妓服如浴群妓皆笑一妓不笑撻之。 禑起樓于壺串作樓船極其侈大名曰奉天船。 以淑妃生日放囚。 禑率群妓 南郊還花園夜為水火戱失火延 屋 禑脫衣濡水滅之。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11-06-1385

六月禑率群妓  游 東郊及暮還歌吹喧咽馬上自舞以寵妓改成屬李仁任林堅味給米仁任與米豆各五石堅味與米豆各十石。 丙申太白經天。 戊戌太白晝見。 禑 于壺串夜還花園為處容戱。 司仆副正邊伐介白禑曰: "日奪路人馬載妓人皆怨之請取諸島牧馬以供游 。" 禑然之遣伐介取島馬三十余匹。 禑如李仁任第欲與仁任妻朴氏往多也岾別墅朴氏辭以無馬禑奪路人馬遂與俱往率群妓縱* {淫}樂仁任又與改成谷二十斛眾妓內 各二斛。 遣密直使安翊密直副使張方平如 京師賀

聖節。 左司議大夫李至等上* 諫游 禑使知申事廉廷秀釋其文義遽大怒曰: "時方危亂此輩不欲吾習馬不忠孰甚 當痛懲之。" 以絕言者宰相相視無一言后禑悉書諫官名以藏曰: "此輩可使防倭。" 由是* {諫}官多謝病。 禑率妓至歸法寺川同浴夜還至前開城尹吳忠佐第忠佐妻本丹陽大君 家婢沒入義順庫有女三人忠佐規免賤役私事宦寺納其中女自是屢至其第。 倭寇瓮津麒麟島海道萬戶鄭龍追擊之獲三人。 遼東遣桑麟來推還元季流民李朶里不 等四十七人。 禑如壺串賜新樓監役官李希椿等五人馬各一匹。 倭寇平海府江陵道都體察使睦子安擊卻之斬五級。 壬申太白經天。 海道萬戶鄭龍尹之哲等領戰艦入海島搜捕倭賊。 乙亥太白晝見二日。 禑宿壺串新樓禑率妓如東江乘奉天船張水戱后以為常。 戊寅地震聲如陣馬之奔牆屋頹 人皆出避。 松岳西嶺石崩。 禑曰: "此地震無乃天欲陷遼東耶 "

帝放還金庾一行人前典工摠郞宣之哲等三十八人禑賜笠及布其死不返者令所在官給其妻 谷。 己卯地震三日。 禑率妓如壺串四日不返宦者鄭鸞鳳詣壺串白禑曰: "殿下不恤國事甚非為君之道且都堂未得取旨事多壅滯請還視事。" 禑乃還尋又如壺串。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11-07-1385

八月以子昌生辰宥二罪以下。 以同知密直崔元沚為西北面都安撫使。 禑如多也岾李仁任別墅。 倭寇端州。 禑召廣興倉官語曰: "聞密城稅米多耗欠可征本官勿征其押吏!" 改成本密城妓押吏托以請之。 全羅道海道元帥陳元瑞捕倭二十餘人。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11-08-1385

九月譯者郭海龍還自 京師言:

"帝遣詔書使國子監學錄張溥行人* 佑{段佑}謚冊使國子監典簿周倬行人 英來。" 禑喜賜海龍銀帶一腰廐馬一匹。 以我

太祖為東北面都元帥知密直洪征為副元帥。 張溥* 佑{段佑}等來賜詔曰: "自有元之失御兵爭華夏者列若星陳至於擅土宇異聲敎豈殊乎瓜分虐黔黎專生殺不外乎五胡 若此者將及二紀治在人思眷從天至朕本寒微君位中原撫諸夷于八極相安於彼此他無肆侮于邊 未嘗妄興九伐之師涉水陸之艱以患吾民爾高麗天造東夷地設險遠朕意不司簡生 隙使各安生何數請隸而永堅 群臣諫納是以一視同仁不分化外今允虔誠命承前爵儀從本俗法守舊章。 鳴呼! 盡夷夏之咸安必上天之昭鑒旣從朕命勿萌 隙以遂生!" 周倬 英等來冊禑為國王制曰: "爾高麗地有三韓生齒且庶國祖朝鮮其來遐矣典章文物豈同諸夷 今者臣服來賓願遵聲敎奏襲如前。 然繼世之道列聖相承薄海內外凡諸有眾德被無疵古先哲王所以嘉尙由是茅土奠安襲封累世爾王禑自國王王 逝后幼守基邦今幾年矣爾方束髮智可臨民朕命吏部如 召中書精筆朕言欽天命爾弗敢禮違仍前高麗國王世守三韓命使齎擎如國以授爾其仰觀俯察必遂群情。 嗚呼! 國無大小授必上穹當斯要任豈不厥位艱哉 自襲之後毋逸豫以怠政毋田獵以殃民潔祀境內以格神明精烝嘗之羞奉爾祖考循朕之訓福壽三韓永矣爾其敬哉!" 賜謚制曰: "皇天授命宰土馭民者非勤政無逸曷以達天 爾高麗國王王 生前怠政務在逸勤。 致使身遭凶隕天命就淪歲月雲 。 嗚呼! 恃險居安而致此歟 抑開誠心附人而致是歟 嗚呼! 言險在德非險可恃言誠在爾非誠必有所歸天道好還未有不然者也。 今年秋七月爾陪臣李成林等表辭懇切請謚爾以昭列代命嗣王撫育于黔黎! 今者釋彼臣非允其所請謚爾恭愍以彰人世爵爾王封英靈于幽壤。 嗚呼! 不昧而有知則逢災而御靈聰而必覺遇患而 防吉爾邦家! 朕其爾誥允聽宜哉!" 禑專事馳騁不閑禮度國人憂之至是動止稍中節人皆喜悅溥等亦曰: "所聞異於所見。" 倭寇咸州洪原北靑哈蘭北等處我

太祖自請往擊與戰于咸州之 兒洞大敗之禑喜賜白金五十兩* {段}絹各五匹鞍馬又加定遠十字功臣號。 張溥等問徐師昊所立碑乃命復立溥等往觀之欲徙南郊更相地竟不果。 禑焚黃于*大廟遣同知密直崔乙義致 于張溥溥躬迎以受密直副使具鴻致 于周倬會倬方食鴻不告置廚而還倬大怒曰: "王以 天子之命告廟焚黃禮也祭訖致 使臣亦禮也 肉至則以天子之尊尙盛服躬迎 其它乎 吾當躬迎如禮何不我告而置諸廚乎其罪有三不敬慢

天子之命一也忽國王之敎二也輕祖宗之賜三也不誅而何 " 張子溫曰: "鴻位雖密直武人也未知禮。" 倬曰: "如此化外之人不足 也但責之使知耳。" 溥等謁文廟召生員孟思誠講詩時以朴宜中為大司成鄭摠閔霽為司藝權近為直講霽近皆以前判事假充周倬等求見我國祀典乃書社稷籍田風雲以示倬加以忠臣烈士孝子順孫義夫節婦使幷祭之倬嘗對館伴河侖雲: "洪武十六年*閑遍詔天下於皇太子箋文稱臣汝國進箋亦當欽依。" 自是箋文始稱臣。 禑謁玄陵宣讀誥命張溥等往觀社稷壇責其不營齋廬又欲觀城隍朝議以為不可登高遍瞰國都 以凈事色為城隍以示之凈事色乃醮星所張溥等欲觀籍田朝議沮之張溥等欲詣闕禑方在淑妃宮未還館人以故遲留不進馬溥等大怒欲徒行廉興邦進曰: "王不豫未得梳沐今天使奄至恐王不及禮待請小留。" 溥等然之及禑還乃邀宴慰。 以前知門下事李乙珍為江陵道元帥捕倭賊。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11-09-1385

十月以贊成事趙仁璧為交州道元帥。 張溥* 佑{段佑}等還翼日周倬 英等還禑餞于西普通院執 酒謂倬曰: "不穀權署東藩十有餘年未得受命惟恨下情不能上達今許臣承襲又錫先考謚不勝感激。" 言未旣有淚盈睫倬嘆之極歡而罷禑 溥等衣服鞍馬白金苧麻布四人皆辭曰: "敢不拜賜 然今身不受寒且不徒行受將何用 " 唯受朝臣贈行詩覽而嘆曰: "東方有人矣。" 禑如王興第又如前判事申雅第使雅出其女而見之上護軍林* 奉觴以進禑曰: "汝何得乃爾 " 對曰: "此臣之族也。" 禑曰: "予為汝族矣。" 賜* 馬一匹。 遣判門下府事曹敏修贊成事*張自溫{張子溫}禹玄寶簽書密直司事河侖如

京師謝恩且請曆日符驗仍納前元給付本國鋪馬蒙古文字八道謝 詔表曰: "睿恩覃及無*閑華夷聖訓誕頒曲全終始對揚惟謹感激實深。 伏念臣學未知方才非經國猥承訓諭以啟愚蒙守舊則許以儀章遂生則戒以 隙懷柔至此古昔所稀。 茲蓋

陛下乃聖乃神允文允武謂四海之兼濟當一視而同仁特遣星  宣天語臣謹當永銘心而無 勤述職以益虔。" 謝謚表曰: "皇華忽臨恤典斯舉九原知感一國與榮。 竊念臣先父國王臣王 僻處遠邦幸逢昭代欽承天命委質為臣懷保民生盡心以理奄爾不祿于茲有年豈謂兪音特垂睿澤! 茲蓋

陛下功著上下仁敦始終念先臣納 之誠憐孤臣顯親之願遂令貞魄亦被耿光臣謹當繼先志而益勤祝皇齡于有永。" 謝承襲表曰: "恩深眷佑世襲保厘居寵若驚誓心知感臣資材愚魯學術謬迂第紹先在於承家而事上重於述職屢陳卑懇冀蒙兪音使華鼎來明命益著。 茲蓋

陛下 書敷德法易建侯特降綸言 承緖業臣謹當率由聖訓祗畏天威守靑社以遂生 華封而祝壽。" 禑如申雅第納其女自是屢宿其第。 遣門下贊成事沈德符密直提學任獻如 京師賀正。 忠州兵馬使崔雲海斬倭六級幷獲兵仗。 戊申地震。 知門下事金斯革卒贈謚忠節。 左代言尹就以崔天儉家奴無禮 之淑妃訴禑禑怒下就巡軍獄廢為庶人。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11-10-1385

十一月禑 于元中浦五日。 文天柱本微賤者以毅妃戚得為江華萬戶侵漁百姓貪暴無比邑人宦者金碩具所犯訴之乃下巡軍獄杖流之。 令國人隨官品出馬以充歲貢。 禑宴群臣。 雞林府尹裴元龍斬倭四級海道元帥朴子安斬倭二級。 以門下贊成事商議禹仁烈為西北面都巡問使知門下事安沼為東北面都巡問使同知密直池涌奇為楊廣道都巡問使。

#高麗史135卷-列傳48-辛禑3-11-11-1385

十二月威城府院君盧英壽卒禑率術者相葬地于南郊贈謚良孝。 禑如盧英壽第夜如前副令崔時 家納其女。 翼日又如時 家。 遣密直副使姜淮伯如 京師進歲貢馬一千匹布一萬匹及金銀折准馬六十六匹。 安翊張方平等回自

京師欽奉

宣諭曰: "天下到處亂的時節我出來了收捕了天下著恁四夷知道的上頭差這裡的人呵不的當所以原朝行來的火者他鄉中有親戚爺娘到那裡呵我這裡的句當甚 不說 為那般上頭差幾介火者去了來恁那先王至誠呈表來後頭凡百不至誠的上頭不交恁來往來後頭差將人呵皇太子生日也 不上九月十八日我的生日也 不上洪尙載進年表來呵又正月里來的上頭不得無罪貶的雲南去了。 來歲貢如約的上頭病死的死了有的都著回去了來今番開去的詔書呵不曾著秀才每做都我親自做來的到那裡看不曾移改恁風俗自依恁那裡行! 今番將來的馬呵那裡有我騎的 口說至誠心不至誠直甚 事至誠呵甚 里顯至誠 以物顯至誠有事不得人何能事鬼神 歲貢呵預前一發 辦將來時節恁路上艱難俺這裡收呵也不便當一年一年家將來說與恁那宰相每好生整理百姓恁這使臣每呵我這裡說的言語到那裡件件說不到乍   " 使臣又奉

宣諭曰: "恁那裡倭賊定害那不定害 我待將軍船 解倭賊海島去徑直過海到那裡不知他那裡水 金州裝糧過恁地境著知路人指路! 到那裡 解了呵回來他來的口子里 營守御!" 封姜仁裕女為安妃鳳加伊為肅寧翁主妓七點仙為寧善翁主。 以私婢官妓封翁主者古所未聞國人驚駭七點仙本密直南秩妾也初禑召之秩令托疾不見都堂囚秩家奴十人秩不得已出之。 丁巳除夜禑與鳳加伊宿李仁任第。

列傳卷第四十八。

#高麗史136卷-列傳49-00-00-00-0000

列傳卷第四十九。 高麗史一百三十六。

正憲大夫工曹判書集賢殿大提學知 經筵春秋館事兼成均大司成臣鄭麟趾奉 敎修。

#高麗史136卷-列傳49-辛禑4-00-00-0000

辛禑四。

#高麗史136卷-列傳49-辛禑4-12-01-1386

○十二年正月禑在李仁任第仁任妻進大爵曰: "今日三元謹上壽。" 禑進爵仍戱曰: "吾一則為孫一則為婢壻今乃對飮得無失禮耶 " 乃冒處容假面作 以悅之。 禑欲與肅寧翁主珠玉妝召寶源庫別監黃補問珠玉之數補對以無禑大怒卽囚于巡軍又囚提調朴天常徐鈞衡李還儉家奴各十人。 修典工判書權鑄第為肅寧翁主宮以為時座所林堅味李成林廉興邦等進賀興邦復與諸宰相奉觴稱壽自后兩府百官啟事皆詣肅寧宮寵冠後宮肅寧之移居是第也禑率道流等前導後衛而來。 判德昌府事權玄龍卒玄龍 力絕倫所向無前時號萬人敵。 李仁任之女姜筮妻死禑親率 師寫其眞其母朴氏痛哭禑手酌大杯前 曰: "大母輟哭! 然後予將倒此。" 遂裂素自帶使宦者皆帶之。 保安君朴壽年卒壽年驍健善戰所向有功時稱勇將然使酒難近。 以修肅寧宮遲緩杖流造成都監判官高汝霖。

#高麗史136卷-列傳49-辛禑4-12-02-1386

二月奪洛川君金漢 家為安妃殿。 遣政堂文學鄭夢周如 京師請便服及群臣朝服便服仍乞 減歲貢請衣冠表曰: "議禮制度大開華夏之明慕義向風庶變要荒之陋敢攄愚抱庸瀆聰聞竊觀聖人之興必有一代之法上衣下裳之作蓋取象于乾坤殷 周冕之名皆因時而損益以新耳目之習而致風俗之同欽惟 陛下挺神武之資撫亨嘉之運文物備矣聿超三代之隆德敎 然覃及四方之廣雖命小邦之從本俗旣賜祭服以至陪臣豈容其餘尙襲其舊 在盛世之典固無所虧但遠人之心深以為 伏望 陛下憐臣以小事大許臣用夏變夷遂降綸言 從華制臣謹當終始惟一益 補袞之誠億萬斯年永被垂衣之化。" 請減歲貢表曰: "天高而無不復燾人窮則必至 呼茲竭卑 用干聰聽洪武十二年三月*閑陪臣沈德符回自 京師欽齎

手詔及錄 旨節該今歲貢馬一千匹明年貢金一百 銀一萬兩良馬一百匹細布一萬匹歲以為常欽此節次施行*閑又准禮部咨文欽奉

聖旨節該前五年未進歲貢馬五千匹金五百 銀五萬兩布五萬匹一發將來欽此為金銀本國不產蒙遼東都司聞奏高麗進貢金銀不敷願將馬匹准數欽奉

聖旨每銀三百兩准馬一匹金五十兩准馬一匹欽此差陪臣門下評理李元紘通行管領馬五千匹布五萬匹及金銀折准馬匹前赴 朝廷貢納訖措辦到洪武十七年歲貢馬一千匹布一萬匹及金銀折准馬六十六匹已差陪臣密直副使姜淮伯等管領前去進貢顧遠方境壤 小而比年海寇侵陵民生孔艱物產悉耗金銀固已非土之所出馬布恐難充數于將來兢惶實深進退惟谷伏望 陛下以乾坤之大度父母之至恩許隨力分之宜優示 減之命臣謹當述侯職于永世祝聖壽于齊天。" 以鄭地為海道元帥四道都指揮處置使趙琳為漢陽道元帥兼漢陽府尹。 淑妃寵衰獨居花園嘗使侍者彈琴適禑至而止之禑大怒謂侍者曰: "及予之至不彈何也。" 欲 之淑妃抱禑腰曰: "妾今寵衰無聊又 侍者妾將柰何 " 禑拳毆其 肅寧翁主誣 淑妃與其母挾媚道為蠱禑大怒卽黜淑妃歸其父崔天儉家囚淑妃宮人于巡軍嚴加鞫訊逮系甚眾又下天儉及其妻于獄籍其家。 戊戌禑 于西海道肅寧翁主及宮女等皆以男服從行禑與肅寧  馳驅原野內豎韓富忽遇山阿不及下馬肅寧之馬已馳過矣肅寧自以素賤意富輕己 殺之是行也禑自吹笛婦寺唱歌晝夜不輟供費巨萬西海州郡騷然都巡問使王安德按廉使裴矩海州牧使李淑林延安府使安俊等大具酒食饗禑皆賜廐馬凡二十五日而還。

#高麗史136卷-列傳49-辛禑4-12-03-1386

三月乙亥禑如姜仁裕第遂 于南郊。 庚辰禑出遊有一人馳過禑下馬親執其人 縛系馬 緣道馳騁血流被體。 竄淑妃及天儉于全州以敎媚道縊殺淑妃母及族兄孩兒幷侍女四人林堅味李成林廉興邦等惜其寃欲救不得有一人臨刑曰: "必報殺我者。" 辭色如常棄屍於市后數日禑往觀之使守屍者復張其屍于車上以爛之腐臭滿路人不敢近。 謝恩使曹敏修禹玄寶張子溫河侖進奉使沈德符任獻金子 等齎*歷{歷}日及船馬符驗八道還自 京師。

#高麗史136卷-列傳49-辛禑4-12-04-1386

四月丙戌朔雨雹。 禑觀魚于海 郡重房池* {裸}而捕魚。 癸巳禑與毅妃如花園觀燈彩棚雜 窮奢極侈歌吹達曙。 丙申霜。 禑 于壺串命群小劫奪行人馬載妓雖兩府皆拱手被奪。 癸卯禑如妓細柳枝家。 乙巳禑冒雨出遊暮與宦者五人爭馳馬於市。 辛亥禑觀石戰戱于郭沙洞又 于壺串。

#高麗史136卷-列傳49-辛禑4-12-05-1386

五月丁巳禑如球庭親自調馬。 取及第孟思誠等。 癸亥禑率群小擊球於市街又冒雨 于壺串。 都評議使司以禑常在東江分宰樞為四番侍衛時禑喜與宦官及妓* {裸}而走水叉魚日以為常賜同戱人布三百匹。 宰樞饗禑于壺串禑乘醉不脫衣冠騎馬入水。 以成均祭酒王康為西北面安撫使安集流離人民。

#高麗史136卷-列傳49-辛禑4-12-06-1386

六月下廣興倉使羅英烈副使田思理分台* {糾}正權干于巡軍時英烈等頒祿于東江倉禑如東江使宦者安 語英烈等賜從行叉魚及養馬冶工等三十一人米各一石。 英烈等對曰: "此倉先王所以祿百官也不可用以濫賜。" 禑大怒命 發倉與之囚英烈等三日釋之。 遣門下評理安翊如 京師賀 聖節密直副使柳和賀 千秋時每奉使人還執政視賂多少高下其官或不如欲必中傷之以故奉使者規免其禍不得不貨市翊流涕太息曰: "吾嘗以為遣宰相朝聘者為國家耳今日乃知為權門營產也 " 以安  志流於竹山島。 禑如肅寧翁主宮翁主告曰: "今臣民皆雲: '上每殺無罪之人。' 上何至如此 " 禑曰: "汝亦安知將加汝何等罪耶 "

#高麗史136卷-列傳49-辛禑4-12-07-1386

七月鄭夢周還自 京師欽奉

宣諭聖旨曰: "恁那裡人在前漢唐時節到中國來因做買賣打細又好匠人也買將去近年以來  的做買賣也不好意思再來依舊  的買賣呵拿著不饒 如今俺這裡也拿些個布匹絹子* {段}子等物往那耽羅地面買馬呵恁那裡休禁者恁那* {里}人也明白將路引來做買賣呵不問水路旱路放 做買賣不問遼陽山東金城大倉直到*陜西{陝西}四川做買賣也不當這話恁每記者到恁那國王眾宰相根前說知一。" 禮部咨曰: "奉

聖旨天覆地載帝命宰民者孰知其數焉 王有能知造化者守帝命之分或限山或隔海毋生 隙修禮睦鄰體上帝好生之德各保生民未有國祚不 遠者也設若否此輕施譎詐肆侮鄰邦未有不構兵禍以殃民前者恭愍在時入貢使至朕嘗嘆之朕起草萊王 之為王于三韓始 祖弒君至於斯時四百六十七年乃三韓王子王孫今善貢於我卽推誠以待所以凡使三韓者必土人 者行朕意正在推誠豈期恭愍膺弒君之愆難逃好還之道則弒矣弒者不度意在掩己之逆故殺我行人。 旣后數請約束朕數不允正為守分也請之不已朕強從之所以索歲貢知三韓之誠彼聽命矣不一二年違約又不三年如約又不二年訴難嗚呼! 朕觀四海之內鄰于中國者三韓之邦非下下之國徑一二千里豈無人焉何正性不常 且歲貢之設中國豈倚此而為富 不過知三韓之誠詐耳。 今誠詐分明表至雲及用夏變夷變夷之制在彼君臣力行如何耳。 表至謂歲貢雲及生民孔艱使者歸朕再與之約削去歲貢三年一朝貢良驥五十匹以資鐘山之陽牧野之郡永相保守諭今歲歲終以此約為驗后至洪武二十四年正旦方進如始朕言不二未審彼中從乎 " 日本 家台歸所虜一百五十人。 遣典醫副正李行大護軍陳汝義于耽羅時朝廷欲取耽羅馬且此島屢叛故遣行等招誘子弟至明年四月行乃率星主高臣傑子鳳禮以還耽羅歸順始此。

#高麗史136卷-列傳49-辛禑4-12-08-1386

八月林堅味罷以李仁任為左侍中加封肅寧翁主為憲妃立府曰肅寧。 以趙英吉為密直副使右侍中李成林率百官陳賀于憲妃宮。 禑令都堂進木 布百匹賜憲妃五十匹諸妓三十匹。 丙午以熒惑入南斗設消災道場于禁中禑手擊鼓燃僧頭臂。 遣贊成事尹珍密直副使李希蕃如 京師謝 減歲貢密直副使李* 再請衣冠謝恩表曰: "睿恩汪濊寶訓丁寧舉國均歡撫躬知感竊念為臣之職當修奉上之儀但土地之崎嶇而人物之鮮少冒陳卑抱干瀆高明渙發德音曲加 免茲蓋

陛下柔遠能邇厚往薄來視四海猶一家保萬姓如赤子遂令僻陋得與生成臣謹當祗服敷言恭承嘉惠永守藩于東土恆祝 于南山。" 請衣冠表曰: "聖人之制惟在大同臣子之情必期上達敢申再三之瀆庶冀萬一之從先臣恭愍王 于洪武二年*閑准中書省咨該欽奉

聖旨頒降冕服及遠遊冠絳紗袍幷陪臣祭祀冠服比中朝臣下九等遞降二等竊惟小邦爰自先父欽承命服益仰華風顧舊制猶未悉更于愚心寧不知愧冒進封章之奏  寵錫之加未蒙允兪祗增兢 伏望

陛下擴兼容之量推一視之仁遂使夷裔之民得為冠帶之俗臣謹當服之無 願 安吉之歌奉以周旋恭上康寧之祝。"

#高麗史136卷-列傳49-辛禑4-12-09-1386

九月禑如慣習都監。 遣門下評理金湊同知密直司事李崇仁如 京師賀正密直副使張方平獻歲貢雄馬十五匹雌馬三十五匹。

#高麗史136卷-列傳49-辛禑4-12-10-1386

十月壬辰雷。 禑出遊親自吹角。 禑 于西海道至魁淵謂知門下安沼曰: "爾謹侍從予乃嘉之從今爾無我詐我無爾虞雖有讒言予不信聽。" 沼拜謝酌 進之初沼被讒出使和寧故有是言凡十六日而還。

#高麗史136卷-列傳49-辛禑4-12-11-1386

十一月禑如慣習都監。 丁卯設八關會禑率妓及宮女登憲府北山觀之是會巡軍與近侍爭路雜沓近侍多為 所傷。 安翊柳和等還自 京師宣諭

聖旨曰: "我要和買馬五千匹 回到高麗。 先對眾宰相說都商量定了之後卻對國王說知肯不肯時便動將文書來! 我這裡運將一萬匹* {段}子四萬匹 布去宰相的馬一匹價錢* {段}子二匹 布四匹官馬幷百姓的馬一匹* {段}子一匹 布二匹和買 休忘了!"

#高麗史136卷-列傳49-辛禑4-12-12-1386

十二月癸未日食陰雲不見。 禑以盧英壽小祥齋如雲岩寺。 畜馬別監邊伐介至濟州多受人馬又奪人臧獲盜用尙乘田租憲府劾流遠方。 禑使妓燕雙飛佩弓吹笛衣綉龍衣  而行。 丁酉震雷地震木 昏霧四塞咫尺不辨人。 遣典客令郭海龍如 京師奏曰: "小邦所產馬匹不多。 且又矮小何敢受價今來欽奉聖旨容當儘力措辦伏候明降。"

帝遣指揮僉事高家奴徐質來刷己亥年避寇東來瀋陽軍民四萬餘戶因前元瀋陽路達魯花赤咬住等之誣告也又索買馬三千匹每一匹給大 布八匹* {段}子二匹各官差家人送馬到遼陽取價回還。

#高麗史136卷-列傳49-辛禑4-13-01-1387

十三年正月壬子朔禑如壽昌宮率百官賀

帝正仍宴高家奴徐質。 禑令寶源庫進綺絹百匹別監版 摠郞李蔓實以庫 不卽進禑怒杖二百。 以廣興倉告 減百官俸。 倭寇江華都統使崔瑩出屯海 。

#高麗史136卷-列傳49-辛禑4-13-02-1387

二月高家奴徐質還。 遣知密直事 長壽如 京師陳情表曰: "天無不復曲遂生成人有所窮必至呼 茲陳危懇庸瀆聰聞竊念小邦遭逢盛代時罔愆于職貢地已入于版圖旣無遐邇之殊均是撫綏之內洪武十八年六月*閑有遼東都指揮使司據草河千戶焦得原告移文取發李朶里不 等四十七名將金原貴銀得顯等連家小發回去訖洪武十九年十二月日准左軍都督府咨: '據前瀋陽路達魯花赤咬住等告己亥年*閑本路軍民四萬餘戶前去高麗避兵除金原貴等家小取回外有李朶里不 等未曾復業奏奉

聖旨節該敎指揮僉事高家奴徐質取去欽此!' 切詳前元當己亥辛丑之歲賊兵入遼東瀋陽之*閑 掠一空分離四散或有一二之來寓安能四萬之得多 見有李朶里不 等前來寄居除將本人等連家小三百五十八名欽依發遣外惟土人之還歸實舊業之是復臣會驗到聖朝戶律內一款節該凡民戶逃往鄰境州縣 避差役者其在洪武七年十月以前流移他郡曾經附籍當差者勿論欽此又會到洪武十八年九月十六日欽奉詔書為臣襲爵事節該一視同仁不分化外欽此幸 緣得沾聲敎雖流徙亦在範圍 彼所陳過於其實 伏望明垂日月度擴乾坤察迫切之情降寬大之澤遂令遠俗得安其生。 臣謹當常懷一視之仁倍祝萬年之壽。" 時禑在東江有司請還京率百官拜表右侍中李成林知禑不樂入京告曰: "拜表之禮臣等攝行殿下不必躬親。" 禑悅。 自東江李仁任別墅率妓十余騎吹角與燕雙飛 驅入京奪人笠于道為的而馳射之。 禑又率燕雙飛  如多也岾日以為常。 時燕雙飛衣冠與禑無異路人望之未辨。 郭海龍還自 京師禮部咨曰: "奉

聖旨朕嘗與諸蕃國王懋以誠信相孚與高麗來使雲將* {段}布 馬五千今使者來乃言邦微產寡物不敢進財不敢受願進五千。 嗚呼! 高麗不能體朕之至意以朕仿前代以逼人 若此者朕所不為。 爾禮部速報國王知仍前以物互市凡匹馬布八匹* {段}二匹不分官民永為交易之道!" 禮部移咨曰: "欽奉

聖旨高麗隔海限江風殊俗異以夷夏論之本等東夷實非中國所治天造地設三面負海以為險余者憑山以為固從古至今人民蕃息凡王於是方主宰生齒者必上帝有所命方乃妥焉。  者中國歷代數曾統馭然與彼當時之人皆有始無終得失載於方冊朕所見焉。 所以前者命絕往來使自為聲敎以妥三韓彼中陪臣強請約束朕姑從之雲何量彼必有始而無終若往來之久 隙由是而生其根民之禍莫甚於此。 去歲金通事泛海潛入浙民*閑今年任通事密通京師 者探聽事情。 噫! 此計此量豈是彼此相安之道 且昔所需歲貢艱不如約方如約卽訴難朕推誠准其難悉去之微需馬種以固其誠其數五十比前之貢二十分之一以金銀布匹共論之止該百分之一耳今以一分之物至觀美惡以驗其誠則物見人心矣若此之為必欲取信相安於攸久未見其美也莫若令彼自為聲敎不必往來。 彼中君臣同心奉天勤民以安黔黎于三韓豈不悅上帝之心 福及於將來不必強往來致生 隙爾禮部移咨高麗國王必如朕命無疵矣!"

#高麗史136卷-列傳49-辛禑4-13-03-1387

三月前郞將慶弘詐稱龍潭安集事覺伏誅。 禑率群妓出遊西江又 于西海道取進獻馬四十匹以行。 丁丑日有黑子。 遣典工判書李美 押初運馬一千匹如遼東其老病矮少者皆退還。

#高麗史136卷-列傳49-辛禑4-13-04-1387

四月禑聞徐質復來自西海道馳還入京從者皆不及又率群妓游歸法川。 乙未隕霜。 禑親點妓隊其後至者六十餘人贖布百五十匹徐質來督進獻馬。 禑令都評議使司進苧麻布一千五百匹分賜憲妃宮侍女 人。

#高麗史136卷-列傳49-辛禑4-13-05-1387

五月禑觀石戰戱于鳶岩翼日亦如之。  長壽還自 京師欽奉

宣諭聖旨曰: " 那高麗的事也有些不停當不知 那裡古典如何我這中國古典里看起來件件都是他自取的當初我卽位之後便差那裡土人元朝火者官人每去動問王只想他是 士人我這裡匙大椀小都知道交仔細說與 不想把一個火者殺了後頭王又弒了為這上不要來往問甚三綱五常有無敎他自理會幾年家卻只管要臣屬迭迭的來纏[去聲]這個意也有甚難見 只想道這一枝軍馬別處都定體了必來征伐也 都差猜了我的意是實實的意我的手詔恰便是說誓的一般說道若非肆侮于邊 朕安敢違上天之命云云 後頭只管來纏我便道旣要聽我的約束比似俺中原地面各有歲貢因此敎每年進一千馬金銀布匹卻便不如約了。 中國豈少這些 但試他那心臨了艱艱澀澀辦了五千馬前後也該六千至誠處卻也有了。 隨後便來訴難我與他一發都除去了只敎三年進五十匹馬錶誠是一百分中只取他一分 便至至誠誠將些好的來敎百姓看了也道是高麗來進的馬且休問中騎不中騎  看那樣子 為那上我惱了 敎再來絕交與將文書去了 曾見  高麗自古出名馬近*閑來進的馬都恰好 只伯顏帖木兒王有時進了些好馬來與我那馬卻是好我今番為征進用著些馬想那裡也缺少些* {段}匹為這般敎和買些馬去 便敎各官家人送馬到遼陽要將* {段}子 布做些 子衣服穿卻不至誠 便使將兩個小 來說不敢受價便是不誠處這般是我欺 問再干要馬這個意思如何 先番幾個通事小 每來那裡說的明白  卻是故家子孫不比別個來的宰相每 的言語我知道我的言語 知道以此說與  把我這意思對管事宰相每說大 ! 則要至誠倒不要許多小計量 那裡合做的勾當打緊是倭子倒不要別疑慮! 只兀那鴨綠江一帶沿海密  的多築些城子調些軍馬守住了一壁廂多造些軍船 備著百姓些福至至誠誠的做著行呵雖百萬兵也難近 大抵人呵容易欺神天難欺。 有 說與那宰相每! 他每吃的是百姓的穿的是百姓的享榮華富貴交他也思量與百姓造福保守那三韓一方之地! 誰似恁快和休 只管小計量! 明日神怒人怨呵不好也我這中國的事只做買賣來的人也 可以知得何必則管差使臣來今日也吊筆頭明日也吊筆頭一個來說一團[上聲]有甚好處  只依著三年一遍家差人進貢! 我若怪 三年一遍來便是朝廷的不是我如何肯怪   是故家我所以仔細和 說 記著者! 當初雲南王他若依本分守著他那一 地面我也不征他他卻不守分我這裡的逃軍他招誘將去了罪人他藏匿了只管生邊 因此我敎征伐他都平定了大抵不生事呵 有甚話說耽羅我也本待買些馬用來再尋思不中不必買了為甚 假如我這裡海船到那裡有些高高低低生起事來又不得不理論例也不必買了耽羅原屬原朝來的馬敎我區處我卻不肯我若要取勘呵頭裡便使人去了我若取勘了又少不的敎人去管旣人去管便有高高低低又生出事來我決然不肯那耽羅近恁地面則合恁管我不肯取勘他恁回去說與他管事的宰相每大剛只要至誠保守 那一方休來侮我。 我明日差人往遼陽為馬價的事去也我的言語 記著說到者!" 又

宣諭聖旨曰: "我前日和 說的話 記得  " 長壽奏: "大剛的 聖意臣不敢忘了 只 仔細的話記不全這個都是敎道將去的

聖旨臣一發領一道錄 旨去。"

聖旨: "我的言語這裡冊兒上都寫著有大抵我的話緊則要他至誠。 那裡豈無賢人君子 必知這意也 對那宰相每! 說他只是占田土占奴婢享富貴快活也合尋思敎百姓安寧至至誠誠的做些好勾當。 密  的似兀那羅州一帶築起城子多造些軍船敎倭子害不得便好 卻沿海三五十里家無人煙耕種又說倭子在恁那一個甚 海島子里經年家住也不回去恁卻近不得他這的有甚難處 著軍船圍了! 困也困殺那 這等! 都是合做的事 說與他!  是舊是宰相家子孫必是聰明這等話與我說道者! 昨日為馬價的事差人遼陽去了敎看來的馬直兩個* {段}子八個 木的或不直這 價錢的一  分* {揀}著務要與各官送馬來的家人回去耽羅我也想敎些船去不要一時拋在那裡只離那裡二十或三十里往來周回 著逐一個拋者買了便回來我又尋思不便當恐又生出事來不免又動刀兵以此不買去了原朝放來的馬只恁管! 我不差人我要差人時一頭得了大都便差人管去了大 人不才的多若差一個不才的人到那裡那 倚著朝廷的勢力倚恃著朝廷的兵威無所不為起來便是激的不好了我決然不差人卻也地面近恁那裡和羅州 對著從來恁管只合恁管。 我常相漢光武時四夷請官光武不許蓋是光武從小多在軍旅中知道許多弊病所以不許他。 這是光武識見高處後來的君王多差了便如高麗也都分為郡縣設置官守後頭也是那不才之人恃倚朝廷威勢做的不好都激變了卻因朝廷事多就不暇整理他了則今番兀都那雲南我本不征伐他他卻如常生邊 以此無乃何去征他調了二十二萬軍馬和余丁二十七萬平定之後帶戰亡逃病折了我五萬兵一萬里遠接連著吐番一帶用熱多軍馬去守又無益於中國征伐之事蓋出於不得已。  回去迭迭的說與他交至誠保守那一方之地休要侮我這中國有甚話說若不至誠不愛百姓生邊 這等所為呵我卻難饒 我若征 不胡亂去一程程築起城子來慢慢的做也 是故家我所以對 仔細說休忘了與他每說道這意思者!" 長壽叩頭,

聖旨: "如何 有甚說話  " 長壽奏: "臣別無甚奏的勾當但本國為衣冠事兩次上表未蒙允許王與陪臣好生兢惶想著臣事 上位二十年了國王朝服祭服陪臣祭服都分著等第賜將去了只有便服不曾改舊樣子有官的雖戴笠兒百姓都戴著了原朝時一般有纓兒的帽子這些 心下不安穩。"

聖旨: "這 卻也無傷趙武靈王胡服騎射不害其為賢君我這裡當初也只要依原朝樣帶帽子來後頭尋思了我旣 出他去了中國卻蹈襲他這些 樣子久后秀才每文書里不好看以此改了如今卻也少不得帽子遮日頭遮風雨 便當伯顏帖木兒王有時我曾與將朝服祭服去如今恁那裡旣要這般劈流撲刺做起來自顧戴有官的紗帽百姓頭巾戴起來便是何必只管我根前說 " 長壽奏: "臣來時王使一 姓柳的陪臣直 到鴨綠江對臣說: '如今請衣冠的陪臣回來了又未明降好生兢惶 到 朝廷苦苦的奏若聖旨里可憐見呵 從京城便戴著紗帽穿著團領回來! 俺也一時都戴。' 臣合無從京城戴去。"

聖旨: " 到遼陽從那裡便戴將去!" 長壽服 帝所賜紗帽團領而來國人始知冠服之制。 以旱禁酒。 遼東漕船漂泊西海諸島時有人自宣義門馳入而呼曰: "唐船軍人盡下岸將襲京城已至門矣。" 都城大駭執其人訊之乃訛言也。 遣判司仆寺事任壽判典客寺事柳克恕典工判書金承貴押二三四運馬三千匹相繼如遼東。

#高麗史136卷-列傳49-辛禑4-13-06-1387

六月依 大明之制定百官冠服百官服之以見徐質質嘆曰: "不圖高麗復襲中國冠帶天子聞之豈不嘉賞 " 禑與宦者及幸臣獨不服李沃以左常侍胡服呼鷹從禑馳射。 李元吉自定遼衛逃來曰: "定遼衛點兵將向我國。" 禑聞之載兵甲如壺串禑在壺串都堂遣知申事權執經請還面送徐質禑怒囚兩侍中及內宰樞家奴各三十人。 遣判司宰寺事朴之介押五運馬一千匹幷退還改換馬如遼東都司延安侯定元侯武定侯同押馬官點選分為三等上等給價* {段}二匹布八匹中等* {段}一匹布六匹下等* {段}一匹布四匹。 徐質將還禑在東江質謂 伴宰樞曰: "我欲親見國王辭歸。" 兩府再請禑不來及質詣闕乃稱王病莫能興慰遣之。 乙巳太白晝見。 閏月遣門下贊成事張子溫如 京師謝許改冠服表曰: "聖謨孔彰兢惶騈集睿恩覃被佩服* 深伏念臣 性愚蒙托身邊 幸遭逢于昭代旣荷生成實欽仰于華風再勤陳請庶幾變魯而用從周何圖訓誨之加 新威儀之制人民相慶草木增輝茲蓋 陛下運啟同文仁敦柔遠推赤心置人腹以四海為一家令小邦而有章進微臣以遷善臣謹當與父老而蹈舞永祝皇齡傳子孫而率由罔愆侯度。" 子溫至 京以進馬駑下囚子溫錦衣衛遣門下評理 長壽如 京師賀 聖節密直副使尹就賀 千秋。

#高麗史136卷-列傳49-辛禑4-13-07-1387

七月召還淑妃于全州禑在壺串觀雜戱賜雜戱人五綜布五百匹。 禑率淑妃還京尋復往壺串。

#高麗史136卷-列傳49-辛禑4-13-08-1387

八月禑令各司及成眾官宿衛壺串。 李仁任以老病辭以李成林為左侍中潘益淳右侍中崔天儉川陽府院君潘福海門下贊成事申雅王興同知密直司事吳忠佐密直副使盧龜山右副代言天儉恃勢多奪人田人莫敢言龜山年未二十國人皆以為不稱於是宦豎商賈漁獵之徒無不官矣。 禑自壺串如毅妃淑妃宮遂還壺串呼鷹牽狗吹笛吹角長歌 舞前後導從絡繹于道。 都堂謁定妃妃垂簾引見語以玄陵盛事與禑之失道仍賜酒。 禑以中秋征六道倡優陳百戱于東江竭帑藏以供費宰執台諫不能匡救至有作奇技以逢迎者。 禑許義成德泉兩庫胥吏著高頂笠年老者除六品以宦官曹恂之請也。 禑* {裸}水中馬交群妓天大雷電以雨。 禑自壺串還如定妃殿。 禑為淑妃以黃金鑄佛。

#高麗史136卷-列傳49-辛禑4-13-09-1387

九月改封憲妃為德妃。 前判事金希仁因內人納女于禑。 江陵道元帥李乙珍欲奸楊口縣人楊富室女領卒十餘人圍其家不獲遂強姦富妻時富死未百日憲府劾之廢為庶人杖一百流懷德縣乙珍在江陵輒取人女為妾其麾下效之持兵搜索閭里強姦人女者頗多。 禑自壺串如金希仁家。 遼東來市屯田牛五千七百頭。 禑以玄陵忌日謁陵不與祭。 以宦者壽寧府尹曹恂為巡軍鎭撫上護軍金琓為千戶。 遣知門下府事張方平如 京師賀納哈出降附表曰: "天命用集帝圖方隆師律以臧戎丑自屈捷奏星轉頌聲海騰欽惟陛下挺聖武之資撫亨嘉之運昧爽丕顯端拱九重之中志氣如神決勝萬里之外熊 之旅 出犬羊之群悉平大哉功業之光赫然古今之冠伏念臣 守藩職欣聞凱歌干舞兩階莫贊苗征之舉德洽四國 載 虎拜之詩。" 禑還自壺串巡行閭里吹螺前導群妓隨之夜宿毅妃殿。 遣宦者李匡諭都堂曰: "自今服 大明衣冠宜誠心事之!" 左右侍中皆稱賀禑尋以胡服馳騁于路。 前判事朴英茂濫乘傳騎又影占良民十一戶事覺都巡問使王承寶鞫之英茂死獄中。

#高麗史136卷-列傳49-辛禑4-13-10-1387

十月庚戌雷。 旌其閭。 辛亥雷電。 禑巡行街路遂如壽昌宮與林* 等為 千戱又閱妓樂於花園以樂不中意令征為首者布二百五十匹。 遣門下評理李玖知密直李種德如 京師賀正。 禑與淑妃毅妃宴于花園禑在花園始服冠帶俄而去之是日不出遊都人咸喜翼日復出馳騁。 禑命巡軍禁偽傳內旨時嬖寵權勢之家使奴隸收田租亦奉旨以行眞偽混淆莫之能辨有詐傳王旨者金奉偽作王牌者金仲奇等八人 斬之。 公州牧使高 犯贓事覺逃來邀禑於家納女。 倭寇林韓西三州及鴻山縣都巡問使王承寶與戰敗績。 禑率倡妓宴于定妃殿宴未終遂如高 家又率妓十餘人巡行街路如高 及金希仁家遂如定妃殿又率妓出遊街路與林* 或先或后爭射 犬。

#高麗史136卷-列傳49-辛禑4-13-11-1387

十一月以密直副使金賞為全羅道助戰元帥。 禑率崔瑩王福海等獵于海 。 全州元帥權和斬倭二人禑賜酒及帛絹。 禑如高 家遂如定妃殿暮又如定妃殿禑數至妃殿頗有丑聲。 禑如崔瑩第賜酒仍求利劍又率群妓如細柳枝家。 禑如金鼻回回家索其女不得賜回回子鞍馬仍令編髮侍從后又取其女著男服隨之。 禑欲以安淑老女為妃命有司備嘉禮用幣布七千五百匹白金一千五百兩他物稱是時淑老女在定妃殿外人謂禑先* {淫}後行嘉禮。 以遼東細作橫行賜西北面都巡問使鄭熙啟都安撫使崔元沚及泥城江界義州萬戶* {段}子人一匹。 命收私田半租以備軍餉又令諸道按廉使考將帥能否守令殿最月季報都堂。 禑率密直林* 代言盧龜山等嬖幸數十騎遊行閭里四至定妃殿。 前判事孫慶生盜用其鄉密城貢布二百五十匹事覺憲府論劾籍沒家產慶生逃乃囚其妻鞫之。 張方平等行至甛水站都司使千戶王成欽錄

聖旨以示之曰: "今後高麗國使臣來者于一百裡外止回不許入境亦不許送赴 京師不* {揀}指以諸等時節行禮等項不必敎來! 其國執政之臣輕薄譎詐之徒難以信憑自許往來至今凡百期約非過則不及未嘗誠意相孚可以絕交不可與之往來若欲求進示 使錄而還!" 方平等遂還李成林謂李玖曰: "公以大臣奉使怯懦不入定遼無狀碌碌之人徒費國 耳!" 玖熟視不對。 禑在定妃殿夜半聞有呼 聲禑驚動以為亂作命左右被甲宿衛。 禑以子昌不學鞭之取版圖司黃金一錠賜之都評議使司亦進白金一錠于昌。 耆老會議築漢陽山城修戰艦遣門下評理商議禹仁烈判密直洪征于漢陽府審視重興山城形勢。 星山君李原 卒。 禑令內乘飼馬三百匹于忠州界內豎因緣侵暴州郡苦之。

#高麗史136卷-列傳49-辛禑4-13-12-1387

十二月宜城君南佐時卒。 遣永原君鄭夢周如 京師請通朝聘。 禑以善妃生日命內官曹恂宴其第賜馬二匹苧布四匹* {段}子一匹。 倭寇井邑縣。 禑以王興生日詣其第賜馬一匹。 以淑妃疾宥二罪以下命僧禱殿內立淑妃府曰懿惠命依崇敬府例。 禑如判事崔時 家* {淫}其女。 禑諭都堂凡奪占諸倉庫宮司田民者具名以聞都堂自嫌遂閣不行。 禑聞申雅奪人臧獲土田大怒命囚其子孝溫壻前三司左尹朴保寧孝溫逃命巡軍圍雅家大索獲之下獄皆杖流角山。 兪仁吉李仁寬等冒稱內乘乘馹傳食州郡斬之徇諸道。 祭牲自死。

列傳卷第四十九。

#高麗史137卷-列傳50-00-00-00-0000

列傳卷第五十。 高麗史一百三十七。

正憲大夫工曹判書集賢殿大提學知 經筵春秋館事兼成均大司成臣鄭麟趾奉 敎修。

#高麗史137卷-列傳50-辛禑5-00-00-0000

辛禑五[*(辛)昌]。

#高麗史137卷-列傳50-辛禑5-14-01-1388

○十四年正月鄭夢周至遼東不得入而還。 停頒宰相祿。 下三司左使廉興邦領三司事林堅味贊成事都吉敷右侍中李成林贊成事潘福海大司憲廉廷秀知密直金永珍密直副使林* 等於獄幷其族黨誅之語在堅味傳。 禑以宦者金亮金完為京畿左右道察訪兼諸倉庫田民使賜劍遣之。 禑賜都統使崔瑩倭劍二十把。 庚寅禑四至定妃殿暮還花園。 以崔瑩為門下侍中我

太祖守門下侍中李穡判三司事禹玄寶尹珍安宗源門下贊成事文達漢宋光美安沼門下評理成石璘政堂文學王興知門下事印原寶判密直司事。 遣密直司使趙琳如 京師請通朝覲表曰: "聰明作后訓戒孔昭視聽自民幽微必達茲當冒昧敢以控陳。 臣性資愚蒙學術鹵莽不幸幼年之孤苦惟賴洪造之生成先父荷易名之恩小臣沾襲爵之寵同仁一視渙頒綸 之言用夏變夷許新冠服之制揆分踰望圖報矢心庶以歲事之往來少伸臣衷之萬一忽承 諭之降有嚴譴責之加實咫尺之不違而手足之罔措爰馳賤介冀達卑 又蒙阻回倍增恐懼。 臣禑忖度蓋因年幼署事之初任用陪臣林堅味李成林廉興邦潘福海都吉敷李存性等委以國政欲圖治效不期蒙蔽用事恣行不法以致於斯已將上項人等明正典刑旣已除其奸慝。 * 自切于 呼伏望陛下推父母保子之心體乾坤生物之德特賜兪允 通朝宗臣謹當守侯度而益虔祝皇齡于有永。" 琳至遼東不得入而還。 禑閱妓樂於壽昌宮日以為常。 始頒百官祿。 禑出花園張妓樂宦者李匡諫止之。 令宗室耆老台諫六曹舉文武賢良。 禑 于南郊。 安置廣平府院君李仁任於京山府竄前門下評理李仁敏於 林府。 以不能御倭。 囚江華萬戶金辛寶于巡軍辛寶逃斬巡軍令史。

#高麗史137卷-列傳50-辛禑5-14-02-1388

二月禑閱林堅味廉興邦等樂器于花園鍾鼓絲竹之聲晝夜不輟。 封安淑老女為賢妃妓小梅香和順翁主燕雙飛明順翁主。 禑如東江乘奉天船縱奏音樂留宿賜燕雙飛馬二匹又賜妓十五各一匹從燕雙飛請也。 禑如壺串竟日泛舟為樂夜乘醉拔劍欲刺左右左右皆散蒿工二人獨在船禑欲刺之劍墜地不及害。 翼日還吹螺道前妓二十餘人隨之禑以金永珍家及金銀器賜小梅香以林廉等家財賜嬖幸無 。 庚申燃燈禑如奉恩寺。  長壽還自 京師口宣聖旨曰: "高麗願聽朕約束朕令歲貢馬所進馬不中用而又訴難我令勿進只令三年進種馬五十匹所進馬又不中用后買五千匹又皆弱小以我一匹價可買彼兩三馬。 今又以改衣冠謝恩進馬粗蹄腫腿旣是來獻何至於此 是必使臣行至西京賣換而來耳已囚張子溫于錦衣衛使經年罪之爾歸以告執政大臣朕旣許通商矣彼反不肯明白通牒使來貿易乃陰令人來大倉窺 我興師造艦與否重賞我人之去泄消息者是街中小兒之見也自今愼勿如此! 又毋得遣使來! 鐵嶺 北元屬元朝 令歸之遼東其餘開元瀋陽信州等處軍民聽從復業!"

帝以徐質歸言禑有疾賜藥材。 禑命修五道城遣諸元帥于西北鄙以備不虞。 禑如東江。 泰州郡事李眞盜官錢事覺鞫之。 禑自東江還馬驚射殺之。 禑與崔瑩密議攻遼發京城坊里軍修漢陽重興城。 禑取潘福海駿馬騎之曰: "無乃善驚乎 " 版圖判書宋贇進曰: "福海所難馭也。" 禑怒曰: "汝以予取賊馬耶 " 遂殺贇。 禑遣政堂文學郭樞如 京師謝賜藥材表曰: "大德天施生成庶類睿恩波及浹洽微軀銘佩實深粉 難報。 伏念臣素因氣 之弱劣動有疾病之侵尋惟良藥不產于小邦致陪臣為求于上國何圖 末獲達高明出醫局之珍藏附賤介以寵錫。 茲蓋陛下法易育物體書好生推惠澤以曲加 纏 而有喜。 臣謹當益盡心於蕃翰恆祝厘于壽康。" 大明欲建鐵嶺衛禑遣密直提學朴宜中表請曰: "昊天廣大復育無遺帝王作興疆理必正茲 卑懇仰瀆聰聞。  惟弊邦僻在遐壤 小實同於墨志 嶢何異於石田 從東隅以至北鄙介居山海形勢甚偏傳自祖宗區域有定切照鐵嶺 北歷文高和定咸等諸州以至公 鎭自來系是本國之地至遼干統七年有東女眞等作亂奪據咸州 北之地睿王告遼請討遣兵克複就築咸州及公 鎭等城及至元初戊午年*閑蒙古散吉大王普只官人等領兵收附女眞之時有本國定州叛民卓靑龍津縣人趙暉以和州 北之地迎降聞知金朝遼東咸州路附近瀋州有雙城縣因本國咸州近處和州有舊築小城二坐 聾奏請遂將和州冒稱雙城以趙暉為雙城摠管卓靑為千戶管轄人民至至正十六年*閑申達元朝將上項摠管千戶等職革罷以和州 北還屬本國至今除授州縣官員管轄人民由叛賊而侵削控大邦以復歸今欽見奉鐵嶺 北 東 公元屬開元所管軍民仍屬遼東欽此鐵嶺之山距王京僅三百里公 之鎭限邊界非一二年。 其在先臣幸逢昭代職罔愆于侯度地旣入于版圖還及微軀優蒙睿澤特下十行之詔 同一視之仁。 伏望,

陛下度擴包容德敦撫綏遂使數州之地仍為下國之疆臣謹當益感再造之恩恆祝萬年之壽。"

#高麗史137卷-列傳50-辛禑5-14-03-1388

三月乙亥朔禑在壺串乘麒麟奉天等船恣為雜戱按劍 左右獨坐舟中通宵不寐曰: "父王夜寢為人所弒吾甚戒之。" 禑納崔瑩女為妃以尙衣進衣遲緩斬別監厚德府少尹元允海判事康義。 禑如崔瑩第遂與瑩宴于崔氏宮。 斬延安府使柳克恕宦者金實克恕林堅味之門客且聽李存性言潛逸實囚也。 封崔氏為寧妃立府曰寧惠又封申雅女為正妃王興女為善妃自李謹妃而下崔寧妃盧毅妃崔淑妃姜安妃申正妃趙德妃王善妃安賢妃及小梅香燕雙飛七點仙等三翁主諸殿供上之物甚 常滿庫之布一月用三千九百匹諸倉庫俱竭乃豫收三年貢物猶不足又加征* {斂}。 殺公山府院君李子松以子松嘗止崔瑩攻遼也。 西北面都安撫使崔元沚報: "遼東都司遣指揮二人以兵千余來至江界將立鐵嶺衛,

帝豫設本衛鎭撫等官皆至遼東自遼東至鐵嶺置七十站站置百戶。" 禑自東江還馬上泣曰: "群臣不聽吾攻遼之計使至於此!" 遂征八道精兵下令曰: "明日欲西幸臣僚宜皆著大元冠服!" 我

太祖及諸宰樞言: "大明使將至今西幸則民心動搖請待 大明使還。" 禑從之國人皆喜。 時城中人編髮胡服者已多憲府以 大明使將至禁之。 禑如定妃殿。 大明后軍都督府遣遼東百戶王得明來告立鐵嶺衛禑稱疾命百官郊迎判三司事李穡領百官詣王得明乞歸敷奏得明曰: "在

天子處分非我得專。" 禑將出 點群妓有一妓不及怒殺之。 再如定妃殿。 遊行閭里夜至花園使唱胡歌宴樂。 王得明還。 庚子宥境內遂如西海道寧妃及崔瑩從之。 命門下贊成事禹玄寶留守京城發五部丁夫為兵名為西獵海州白沙亭實欲攻遼也。 禑徙世子昌及定妃謹妃以下諸妃于漢陽山城。 是時全羅慶尙二道為倭寇巢穴東西北面方憂割地京畿交州楊廣三道困於修城西海平壤二道迎候西獵加以徵兵八道騷然民失農業中外之怨甚於仁任林廉時矣。

#高麗史137卷-列傳50-辛禑5-14-04-1388

四月乙巳朔禑至鳳州初禑獨與瑩決策攻遼未敢顯言是日召瑩及我

太祖曰: "寡人慾攻遼陽卿等宜儘力!"

太祖曰: "今者出師有四不可。 以小逆大一不可; 夏月發兵二不可; 舉國遠征倭乘其虛三不可; 時方暑雨弓弩膠解大軍疾疫四不可。" 禑頗然之。

太祖退謂瑩曰: "明日宜以此言復啟。" 瑩曰: "諾" 夜瑩復入啟願毋納他言明日禑召

太祖曰: "業已興師不可中止。"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6:3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