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忠義-鄭文鑒-000

鄭文鑒。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忠義-鄭文鑒-001

○鄭文鑒登第補直學。 元宗十一年三別抄叛偽署文鑒為承宣使秉政文鑒曰: "與其富貴于賊無寧潔身於泉下。" 卽投水死其妻邊氏見文鑒死亦投于水。 邊氏西海按察使胤之女也。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00-000

孝友。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00-001

○孝友人之恆性也。 自世敎衰民失其性者多矣然則有竭力於是者可不表而獎之乎 高麗五百年*閑以孝友書于史冊見於旌表者十餘人作孝友傳。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文忠-000

文忠。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文忠-001

○文忠未詳世系。 事母至孝居五冠山靈通寺之洞去京都三十里。 為養祿仕朝出夕返告面定省不少衰嘆其母老作木雞歌名曰五冠山曲傳於樂譜。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釋珠-000

釋珠。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釋珠-001

○釋珠文宗時人。 早孤無托剃髮為僧刻木為父母形加繪飾晨昏定省奉養之禮悉如平日有司奏之王曰: "丁蘭之孝無以加焉。" 命厚賞之。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崔婁伯-000

崔婁伯。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崔婁伯-001

○崔婁伯水原吏尙 之子尙 獵為虎所害婁伯時年十五欲捕虎母止之婁伯曰: "父 可不報乎 " 卽荷斧跡虎虎旣食飽卧婁伯直前叱曰: "汝食吾父吾當食汝。" 虎乃掉尾 伏遽斫而 其腹盛虎肉于瓮埋川中取父骸肉安於器遂葬弘法山西廬墓一日假寐尙 來詠詩云: "披榛到孝子廬情多感淚無窮負土日加* {冢}上知音明月淸風生則養死則守誰謂孝無始終。" 詠訖遂不見服 取虎肉盡食之。 登第毅宗朝累遷起居舍人國子司業翰林學士。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尉貂-000

尉貂。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尉貂-001

○尉貂本契丹人。 明宗朝為散員同正父永成患惡疾醫雲: "用子肉可治。" 貂卽割股肉雜置 鈍中饋之病稍*閑王聞之詔曰: "貂之孝冠絕古今。 傳雲: '孝者百行之源。' 又曰: '求忠臣于孝子之門。' 則貂之孝在所必賞。" 命宰相議加褒賞韓文俊文克謙等奏曰: "唐安 縣民李興父被惡疾興自 股肉假他物以饋父病甚不能啖經宿而死刺史上其事旌表其閭里。 今貂契丹遺種不解書乃能不愛其身殘肌饋父及沒又廬墓三年不懈可謂能盡其孝。 宜表裡門書諸史策垂示無窮。" 制可。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徐棱-000

徐棱。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徐棱-001

○徐棱長城縣人。 高宗時養母不仕母發項疽請醫 之醫曰: "若不得生蛙難愈。" 棱曰: "時方 寒生蛙可得乎 母之病必不愈。" 號泣不已醫曰: "雖無生蛙姑合葯試之。 乃炒葯于樹下。" 忽有物從樹上墮鼎中乃生蛙也。 醫曰: "子之孝誠感於天。 天乃賜之子之母必生矣。" 合葯傅之果愈。 同縣人大將軍徐曦每說此事必泫然泣下。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金遷-000

金遷。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金遷-001

○金遷溟州吏小字海庄。 高宗末蒙古兵來侵母與弟德麟被虜時遷年十五晝夜號泣聞被虜者多道死服衰終制。 后十四年有百戶習成自元來呼溟州人於市三日適旌善人金純應之成曰: "有女金氏在東京雲: '我本溟州人有子海庄。' 托我以寄書。 汝識海庄否 " 曰: "吾友也。" 受書持以與遷書雲: "予生到某州某里某家為婢飢不食寒不衣晝鋤夜 備經辛苦誰知我死生 " 遷見書痛哭每臨食嗚咽不下欲往贖母家貧無 貸人白金至京請往尋母朝議不可乃還。 至忠烈王入朝又求往朝議如初。 遷久留京衣 糧 郁 無聊道遇鄉僧孝緣涕泣求哀孝緣曰: "吾兄千戶孝至今往東京汝可隨去。" 卽囑之或謂遷曰: "汝得母書已六載安知母存沒 且不幸中途遇賊徒喪身失寶耳。" 遷曰: "寧往不得見豈惜軀命 " 遂隨孝至入東京與本國譯語別將孔明歸北州天老寨尋訪之母在。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金遷-002

至軍卒要左家有一 出拜衣懸 蓬髮垢面遷見之不知其為母也。 明曰: "汝是何如人 " 曰: "予本溟州戶長金子陵女同產進士金龍聞已登第予嫁戶長金宗衍生子二曰海庄德麟德麟隨我到此已十九年。 今在西鄰百戶天老家為奴。 何圖今日復見本國人。" 遷聞之下拜涕泣母握遷手泣曰: "汝眞吾子耶 吾謂汝為死矣。" 要左適不在遷不得贖乃還東京依別將守龍家居一月與守龍復往要左家請贖要左不聽遷哀乞以白金五十五兩贖之騎以其馬徒步而從德麟送至東京泣曰: "好歸好歸。 今雖不得從如天之福必有相見之期。" 母子相掩泣不能語會中贊金方慶回自元至東京召見遷母子稱嘆不已言于摠管府給引廚傳以送將至溟州宗衍聞之迎于珍富驛夫婦相見而喜遷舉酒以進退而痛哭一座莫不 然。 子陵年七十九見女喜劇倒地。 后六年天老之子攜德麟來遷以白金八十六兩贖之未數歲盡償前後所貸白金與弟德麟終身盡孝。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黃守-000

黃守。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黃守-001

○黃守世居平壤府。 忠肅時為本府雜材署丞父母年俱七十余有弟曰賢曰仲連曰季連又有 妹二人同 而食日三時具甘旨先奉父母退而共食二十余年子孫服習無小怠。 贊成姜融判密直金資親訪其第父母皆皓首出迎于庭止之使坐融垂涕嘆曰: "今世士大夫*閑亦所罕聞。 豈意此城中有此孝子之門 " 令府人具狀以聞里閭聳觀。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鄭愈-000

鄭愈。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鄭愈-001

○鄭愈晉州人知善州事任德之子。 恭愍二十一年與弟 從父戍河東郡倭寇乘夜猝至眾皆遁任德病不能騎馬愈與 扶擁而走賊追及之愈騎馬射殺數人賊不敢前有一賊奮劍突進刺任德頰 自以身蔽之且斬四人力戰卻之任德得免 竟歿于賊。 事聞授愈宗簿寺丞。 時又有民兄弟偕行弟得黃金二錠以其一與兄至陽川江同舟而濟弟忽投金于水兄怪而問之* 曰: "吾平日愛兄甚篤今而分金忽萌忌兄之心。 此乃不祥之物也。 不若投諸江而忘之。" 兄曰: "汝之言誠是矣。 亦投金于水。" 時同舟者皆愚民故無有問其姓名邑里雲。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曹希參-000

曹希參。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曹希參-001

○曹希參守城人也。 累官軍器少尹嘗避倭寇扶其母將往京山府城行至加利縣東江無船不得渡賊追及之母謂希參曰: "吾老且病死無悔。 汝其走馬以免。" 希參曰: "母在予何往 " 遂與母匿田*閑賊獲之以 刺希參又將害其母希參盡以弓馬 產與賊以身蔽母雲: "願殺我勿害我母。" 賊以劍擊希參殺之舍其母而去。 辛禑時體復使趙浚馳書聞于朝遂立石紀事旌表之。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鄭臣佑女-000

鄭臣佑女。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鄭臣佑女-001

○鄭氏*于達赤臣佑女也。 父以罪謫海州疾篤寄書其家母得書痛哭鄭時年十七在室謂母曰: "父死在朝夕我欲往見。" 母曰: "汝父得罪於國豈許汝往見耶 " 曰: "我且請諸朝。" 卽馳至京具狀告都堂不受鄭立門外候諸相出前執侍中馬 曰: "妾父臣佑罪非反逆遠竄異鄉今又疾革請許妾往見。" 諸相感泣卽白辛禑放臣佑歸田裡。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孫宥-000

孫宥。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孫宥-001

○孫宥淸州吏也每因公幹出入村落一毫不取時稱淸白吏。 辛禑四年倭寇所居里兒女攬衣號泣宥不顧徑走母家負而匿得免州人敬服。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權居義-000

權居義[廬俊恭]。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權居義-001

○權居義白州人官累副令。 辛禑時喪母哀毀廬墓三年。 又光州人盧俊恭亦廬墓三年。 時喪制廢壞皆服百日而除二人獨能出於流俗故國家嘉之 旌表門閭。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辛斯 女-000

辛斯 女。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辛斯 女-001

○辛氏靈山人郞將斯 女也。 辛禑八年倭賊五十余騎寇靈山斯  家避亂至 浦乘舟其子息及悅推挽之會夏 水 纜絕船著岸賊追及之殺舟中人殆盡斯 亦被害有一賊執辛氏下船辛不肯賊露刃擬之辛大罵曰: "賊奴殺則殺汝旣殺吾父吾之 也。 寧死不汝從。" 遂扼賊 蹴而倒之賊怒遂害之。 時年十六體復使趙浚上其事遂立石以旌。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尹龜生-000

尹龜生。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尹龜生-001

○尹龜生贊成事澤之子累官判典農寺事。 退居錦州立祠宇以朔望四仲俗節祭三代冬至祭始祖立春祭先祖一用朱文公家禮考 祖考 墓立石志其忌日又于考墓立碑墓南作齋室刻高曾以下忌日于石 後世不忘。 恭讓三年全羅道都觀察使盧嵩移牒錦州曰: "今國家下令立家廟無一人行之者。 龜生自未令前立廟修祀敬事祖考其孝實為眾人之標準。 先王之政旌別淑慝樹之風聲。 今宜旌表門閭立孝子碑給復其家以勸諸人。" 子昌宗紹宗會宗紹宗別傳。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潘 -000

潘 。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潘 -001

○潘 安陰縣人以散員居鄉里。 辛禑十四年倭賊猝至執其父歸 以銀錠銀帶赴賊中乞哀請買父賊義而許之。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君萬-000

君萬。

#高麗史121卷-列傳34-孝友-君萬-001

○君萬優人也。 恭讓元年其父夜被虎攫君萬號天持弓矢入山虎食之盡負 視君萬哮吼而前吐所食支節君萬一箭 之遂拔劍剖其腹盡收遺骸焚而葬之。

#高麗史121卷-列傳34-烈女-00-000

烈女。

#高麗史121卷-列傳34-烈女-00-001

○古者女子生而有傅姆之敎長有 史之訓故在家為賢女適人為賢婦遭變故而為烈婦後世婦訓不及於閨房其卓然自立至臨亂冒白刃不以死生易其操者嗚呼可謂難矣。 作烈女傳。

#高麗史121卷-列傳34-烈女-胡壽妻兪氏-000

胡壽妻兪氏。

#高麗史121卷-列傳34-烈女-胡壽妻兪氏-001

○胡壽妻兪氏未詳其世系。 高宗四十四年壽出守孟州時孟避兵僑寓海中蒙古兵陷神威島壽遇害兪恐為賊所污投水而死。

#高麗史121卷-列傳34-烈女-玄文奕妻-000

玄文奕妻。

#高麗史121卷-列傳34-烈女-玄文奕妻-001

○玄文奕妻史失其姓氏。 元宗十一年三別抄在江華叛文奕逃奔舊京賊船四五 翼而追之。 文奕獨射之。 矢相接妻在側抽矢授之。 賊不敢近文奕船膠于淺賊追及射之。 中臂 舟中妻曰: "吾義不為鼠輩所辱。" 遂攜二女投水而死。 賊執文奕惜其勇不殺旣而文奕逃還舊京。

#高麗史121卷-列傳34-烈女-洪義妻-000

洪義妻。

#高麗史121卷-列傳34-烈女-洪義妻-001

○洪義妻史失姓氏。 恭愍朝義為上護軍趙日新作亂遣人害義于其家拔劍將斬義妻遽以身蔽之號* 攀援* {挺}刃交加面目肢節多折傷幾至死義得不死。

#高麗史121卷-列傳34-烈女-安天儉妻-000

安天儉妻。

#高麗史121卷-列傳34-烈女-安天儉妻-001

○安天儉妻史失姓氏。 天儉恭愍朝為郞將家夜失火天儉適醉卧妻冒火入扶之以出力不勝以身復天儉遂俱焚。

#高麗史121卷-列傳34-烈女-江華三女-000

江華三女。

#高麗史121卷-列傳34-烈女-江華三女-001

○三女者江華府吏之處子也。 辛禑三年倭寇江華恣殺掠三女遇賊義不辱相攜赴江而死。

#高麗史121卷-列傳34-烈女-鄭滿妻崔氏-000

鄭滿妻崔氏。

#高麗史121卷-列傳34-烈女-鄭滿妻崔氏-001

○崔氏靈岩郡士人仁佑之女適晉州戶長鄭滿生子女四人其季在襁褓。 辛禑五年倭寇晉州時滿如京賊 入所居里崔攜諸子避匿山中崔年方三十余貌且美賊得而欲污之露刃以脅崔抱樹拒奮罵曰: "死等耳與其見污而生寧死義。" 罵不絕口賊遂害之虜二子以去。 子習甫六歲啼號屍側襁褓兒猶匍匐就乳血淋 入口尋死。 后十年都觀察使張夏以事聞乃命旌表其閭 習吏役。

#高麗史121卷-列傳34-烈女-李東郊妻裴氏-000

李東郊妻裴氏。

#高麗史121卷-列傳34-烈女-李東郊妻裴氏-001

○裴氏京山府八 縣人三司左尹仲善女也適郞將李東郊。 辛禑六年倭賊逼京山闔境擾攘無敢御者東郊時赴合浦帥幕未還賊騎突入裴氏所居里裴負其兒至所耶江江水方漲度不能脫投水賊至岸持滿注矢曰: "而來可免死。" 裴顧罵賊曰: "何不速殺我 我書生女嘗聞烈女不更二夫我豈污賊者耶 " 賊射之中其兒引滿又語如前竟不出遇害。 體復使趙浚具事以聞遂旌表裡門。

#高麗史121卷-列傳34-烈女-康好文妻文氏-000

康好文妻文氏。

#高麗史121卷-列傳34-烈女-康好文妻文氏-001

○文氏光州甲鄉人旣 歸判典校寺事康好文。 辛禑十四年倭賊突入州兵倉卒不得制。 文氏有二兒負幼攜長將走匿忽被虜欲自絕不肯行賊系其頸逼令前行又逼 所負兒文氏知不免 幼兒置樹陰謂長兒曰: "汝且在此將有收護者。" 兒強從之。 行至夢佛山極樂庵畔有石崖高可千尺余上有路如線文氏謂同被虜鄰女曰: "污賊求生不如潔身就死。" 奮身而墜賊不及止之罵極口殺其兒而去崖下有蘿蔓蒲草又密得不死折右臂久而復甦適里中人先在崖竇見而哀之 粥以養居三日聞賊退乃還鄉里莫不驚嘆。

#高麗史121卷-列傳34-烈女-金彥卿妻金氏-000

金彥卿妻金氏。

#高麗史121卷-列傳34-烈女-金彥卿妻金氏-001

○金氏書雲正金彥卿妻也居光州。 辛禑十三年倭寇剽掠猝至其家家人四竄金與彥卿奔匿林莽*閑賊獲金系頸以去欲污之。 金 地罵賊大叫曰: "汝卽殺我義不辱。" 賊 遂害之。

#高麗史121卷-列傳34-烈女-景德宜妻安氏-000

景德宜妻安氏。

#高麗史121卷-列傳34-烈女-景德宜妻安氏-001

○安氏昌平人判事邦奕之女適典醫正景德宜居井邑縣。 辛禑十三年倭賊 入安氏所居里德宜時在京安蒼黃攜二子與婢三人匿後園土宇。 賊得之欲污之。 安罵且拒賊 其發拔劍脅之。 安極口罵曰: "寧死不從汝。" 賊遂殺之。 虜其一子一婢而去。

#高麗史121卷-列傳34-烈女-李得仁妻李氏-000

李得仁妻李氏。

#高麗史121卷-列傳34-烈女-李得仁妻李氏-001

○李氏古阜郡吏碩女也適郞將李得仁居井邑縣。 辛禑十三年倭賊至執李欲污之。 李以死固拒遂為賊所殺。

#高麗史121卷-列傳34-烈女-李得仁妻李氏-000

權金妻。

#高麗史121卷-列傳34-烈女-李得仁妻李氏-001

○淮陽府民權金夜被虎搏家有丁壯七八人懼不敢出妻抱權金腰據門限大聲叫號虎舍之攫 牛而去。 明日權金死。 恭讓二年交州道觀察使報都堂旌表其閭。

列傳卷第三十四。

#高麗史122卷-列傳35-00-00-000

列傳卷第三十五。 高麗史一百二十二。

正憲大夫工曹判書集賢殿大提學知 經筵春秋館事兼成均大司成臣鄭麟趾奉 敎修。

#高麗史122卷-列傳35-方技-00-000

方技。

#高麗史122卷-列傳35-方技-00-001

○蓋以一藝名雖君子所恥然亦有國者不可無也自遷史立日者龜策倉扁傳而後之作史者皆述方技傳豈非是意耶作方技傳。

#高麗史122卷-列傳35-方技-金謂 -000

金謂 。

#高麗史122卷-列傳35-方技-金謂 -001

○金謂 肅宗元年為衛尉丞同正。 新羅末有僧道詵入唐學一行地理之法而還作秘記以傳謂 學其術上書請遷都南京曰: "道詵記雲: '高麗之地有三京松岳為中京木覓壤為南京平壤為西京十一十二正二月住中京三四五六月住南京七八九十月住西京則三十六國朝天。' 又雲: '開國后百六十余年都木覓壤。' 臣謂今時正是巡駐新京之期。 臣又竊觀道詵踏山歌曰: '松城落後向何處 三冬日出有平壤! 後代賢士開大井漢江魚龍四海通。' 三冬日出者仲冬節日出巽方木覓在松京東南故云然也。 又曰: '松岳山為辰馬主嗚呼! 誰代知始終 花根細劣枝葉然 百年期何不罷 爾後欲覓新花勢出渡陽江空往還四海神魚朝漢江國泰人安致*大平。' 故漢江之陽基業長遠四海朝來王族昌盛實為大明堂之地也。 又曰: '後代賢士認人壽不越漢江萬代風若渡其江作帝京一席中裂隔漢江!' 又三角山明堂記曰: '舉目回頭審山貌背壬向丙是仙鰲陰陽花發三四重親袒負山臨守護案前朝山五六重姑叔父母山聳聳內外門犬各三爾常侍龍顏勿余心! 靑白相登勿是非內外商客各獻珍賣名鄰客如子來輔國匡君皆一心壬子年中若開土丁巳之歲得聖子憑三角山作帝京第九之年四海朝。' 故此明王盛德之地也。 又神志 詞曰: '如秤錘極器秤干扶 梁錘者五德地極器百牙岡朝降七十國賴德護神精首尾均平位興邦保*大平若廢三諭地王業有衰傾。' 此以秤諭三京也極器者首也錘者尾也*枰{秤}干者提綱之處也松岳為扶 以諭秤干西京 為白牙岡以諭秤首三角山南為五德丘以諭秤錘。 五德者中有面岳為圓形土德也北有紺岳為曲形水德也南有冠岳尖銳火德也東有楊州南行山直形木德也西有樹州北嶽方形金德也此亦合於道詵三京之意也。 今國家有中京西京而南京闕焉伏望于三角山南木覓北平建立都城以時巡駐此實關社稷興衰臣干冒忌諱謹錄申奏" 於是日者文象從而和之睿宗時殷元中亦以道詵說上書言之。

#高麗史122卷-列傳35-方技-李寧-000

李寧。

#高麗史122卷-列傳35-方技-李寧-001

○李寧全州人少以 知名。 仁宗朝隨樞密使李資德入宋徽宗命翰林待詔王可訓陳德之田宗仁趙守宗等從寧學 且 寧 本國禮成江圖旣進徽宗嗟賞曰: "比來高麗 工隨使至者多矣唯寧為妙手。" 賜酒食錦綺綾絹。 寧少師內殿崇班李俊異俊異妬後進有能 者少推許仁宗召俊異示寧所 山水俊愕然曰: "此 如在異國臣必以千金購之。" 又宋商獻圖 仁宗以為中華奇品悅之召寧誇示寧曰: "是臣筆也。" 仁宗不信寧取圖 妝背果有姓名王益愛幸。 及毅宗時內合繪事悉主之子光弼亦以 見寵于明宗王命文臣賦瀟湘八景仍寫為圖。 王精於圖 尤工山水與光弼高惟訪等繪 物像終日忘倦軍國事慢不加意近臣希旨凡奏事以簡為尙光弼子以西征功補隊正正言崔基厚議曰: "此子年甫二十在西征方十歲矣豈有十歲童子能從軍者 " 堅執不署王召基厚責曰: "爾獨不念光弼榮吾國耶! 微光弼三韓圖 殆絕矣。" 基厚乃署之。

#高麗史122卷-列傳35-方技-李商老-000

李商老。

#高麗史122卷-列傳35-方技-李商老-001

○李商老中書舍人仲孚之子仲孚坐與妙淸善流淸州商老隨之。 及壯放浪逐酒徒有異僧授以醫方商老因業醫。 后至京有達官患疽商老治之驗毅宗患足疾不 聞其名召針之立愈賜綾帛超授良 令屬內侍眷待厚不數年遷至郞官。 明宗朝拜大府少卿時 業及第彭之緖 承宣宋知仁進士秦公緖陰與南賊石令史謀作亂王命內侍李存章郞將車若松等鞫之逮系甚多更命內侍尹民瞻上將軍崔世輔按驗勿分眞偽皆流海島又閉城門大索其黨商老亦以讒連逮配島百官雖知其寃然恐怖無敢言者。 尋召還復職籍內侍后拜吏部尙書商老無學術識者譏其不稱。

#高麗史122卷-列傳35-方技-伍允孚-000

伍允孚。

#高麗史122卷-列傳35-方技-伍允孚-001

○伍允孚復興郡人世為太史局官忠烈朝累遷判觀候署事。 允孚精於占候竟夕不寐雖祁寒盛暑非疾病不廢一夕。 有星犯天樽曰: "當有飮者奉使來。" 有星犯女林曰: "當有使臣來選童女。" 皆驗又善卜筮元世祖召試之益有名。 允孚言: "國家嘗以春秋仲月遠戊日為社按宋舊曆及元朝今歷皆以近戊日為社自今請用近戊日。" 從之。 王親 于*大廟上謚冊公主亦欲與祭允孚曰: "*大廟祖宗神靈所在。" 可畏公主懼而止。 允孚又言于公主曰: "天變屢見加以亢旱請弛營繕修德 災后如有悔恐被不言之罪故言之。" 公主將如元臨發召宰樞令卜日作宮室允孚曰: "今年興土功不利於人主臣不敢卜。" 公主怒將奪官笞之柳璥* {諫}止之宰樞遣人白公主曰: "寢殿材瓦已備日官伍允孚以土功不利於王公主世子不肯卜日乞令扈從日官文昌裕卜日降旨!" 公主怒欲流允孚王不得已免其官后王以允孚不早卜日杖之允孚曰: "卜日者欲避凶就吉也脅而涓之不如勿涓臣寧就戮不敢阿旨。"

#高麗史122卷-列傳35-方技-伍允孚-002

火星食月允孚與昌裕泣白王曰: "火星食月非常之變豈飯僧事佛所能禳乎 願愼厥施為以消災變。" 於是求直言罷造成役徒。 允孚語典法摠郞朴仁澍曰: "司中事何稽滯之多也 " 仁澍曰: "內敎判旨如雨安得不滯!" 允孚以告王王使語仁澍曰: "我非偏聽右其人凡有告者欲令有司早剖決故命之耳豈為私耶!" 仁澍對曰: "若不下判旨內敎而臣等容私聽理則罪當死矣。" 一日龍化院池魚死浮出莫知其數允孚言: "歲甲戌東池有此怪而宮車晏駕請王修省。" 順昌宮災王召允孚昌裕曰: "卿等嘗言當有火災何以知其然也 " 對曰: "天譴章章此火猶為小災也。" 允孚又言: "天變可畏請設消災道場。" 王曰: "天漸寒今將往南京還當行之。"

#高麗史122卷-列傳35-方技-伍允孚-003

世祖親征乃顏王率兵助征行至平壤先遣柳庇旣行使允孚卜之對曰: "某日庇必還而殿下亦自此返 矣。" 至期登聖容殿後岡北望久之戱謂允孚曰: "汝卜得無謬乎。" 使左右執之允孚進曰: "今日尙未昏可小待。" 有頃驛騎揚塵而來果庇也庇至曰: "帝平乃顏罷諸道兵。" 王益信之。 允孚因星變白王曰: "星變不利於王公主。" 王問所以禳之對曰: "百姓無怨可以禳之不若罷全羅慶尙二道王旨別監及公主食邑。" 王只罷公主食邑以其布帛歸左倉充百官俸。 允孚性切直每因災異言甚懇至時政有可言卽入諫不聽涕泣固爭期于必從王憚之。 常告朔于奉恩寺且拜且泣曰: "太祖! 太祖! 君之國事日非矣。" 因嗚咽不自勝其誠懇類此為人貌丑寡言笑公主嘗謂王曰: "何故數引見此人 " 王曰: "允孚吾之崔浩貌雖丑不可棄也。" 后公主頗改容禮之。 嘗自圖天文以獻日者皆取法焉。 官至僉議贊成事致仕卒。

#高麗史122卷-列傳35-方技-薛景成-000

薛景成。

#高麗史122卷-列傳35-方技-薛景成-001

○薛景成 林人自言弘儒侯聰之後世業醫精其術。 初補尙葯醫佐累遷軍簿摠郞驟升同知密直司事轉知都僉議司事致仕。 忠烈每 疾必使景成治之由是有名。 元世祖不豫遣使求醫安平公主賜裝錢及衣二襲遣之用藥有 世祖喜賜館  門者時得出入至使圍碁於前親臨觀之留二年告歸世祖賞賜甚厚且曰: "得無念室家耶! 汝歸 家以來!" 景成還欲與妻行妻不可乃止未幾世祖召之自是數往還世祖遇之益厚前後所賜不可勝紀。 成宗寢疾又召之因留元。 忠宣受禪韓國公主妬趙妃誣妃父仁規罪元遣使鞫問以景成副之。 景成不與用事者通特加贊成事致仕卒年七十七。 景成身長美風儀性謹厚雖見知天子蒙幸國王未嘗為子孫求恩澤亦不治產業。 子文遇登第官至成均大司成。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00-000

宦者。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00-001

○高麗 人其本系非氓則賤隸也。 高麗不用腐刑在襁褓為狗所 者皆是然但備宮 永巷之任而已不得拜 官其慮深遠矣。 毅宗時鄭 白善淵始用事然 之為祗候宰相台諫固爭而不奉旨蓋猶有先王之遺風焉齊國公主嘗獻數人于元世祖頗得執侍閨 出納帑藏有奉詔來使復其家官其族恩寵至厚於是殘忍僥倖之徒轉相慕效父宮其子兄宮其弟又其強暴者小有憤怨輒自割勢不數十年*閑刀鋸之輩甚多。 元政漸紊 人用事此輩或官至大司徒者遙授平章政事者其次皆為院使司卿姻 弟侄 受朝命第宅車服僭擬卿相富貴光榮漢南 人所不及國家每有奏請必賴其力故忠烈之世已有封君者忠宣久留于元數出入三宮此輩因與相狎多有請謁王擇其尤近幸者皆封君賜爵余皆拜檢校僉議密直由是舊典盡壞而熏腐未燥者亦輕視本國如伯顏禿古思方臣佑李大順禹山節李三眞高龍普等皆反吠其主讒 構禍言之可謂痛心。 恭愍在位日久猜忌大臣以群小為耳目倚任 寺至列于經邦論道之位坐廟堂議國政而麗之社稷亦不久矣。 可不戒哉 作宦者傳。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鄭 -000

鄭 。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鄭 -001

○鄭 仁宗時為內侍西頭供奉官以毅宗乳 為妻毅宗卽位賜甲第一區授內殿崇班。 王封德興宮主設曲宴右諫議王軾見 帶犀譏台員曰: "此而不彈台官無目者也!" 御史雜端李綽升作色曰: "君安知不彈耶 " 卽令台吏李 取其帶 以賜物不肯與 強取之 訴于王王大怒命內侍李成允執  走入台門乃執他吏閔孝旌以來中禁抄奴等歐縛之囚宮城所王不悅罷宴解所御犀帶賜 下孝旌刑部獄。 台官知王怒未霽還其帶于內侍院內侍執事韓儒功曰: "汝旣取矣何用還為!" 遂卻之往來再三而後受之台諫伏合論成允等王不聽台諫杜門不出王黜成允儒功等五人諫官不出台官出視事。 尋以 權知閣門祗候台官以宦者 朝官無古制爭之不聽台官又不出王召諭之曰: "已收 祗候制矣。" 台官拜謝而退 怨之密誘人誣告台省及 等推戴大寧侯暻為王按問不驗宰相諫官伏合奏: " 以私怨謀陷台諫罪不可赦。" 論請不已乃罷其職黜之。 尋召還復充內侍郞將崔淑淸密謂左僕射權正鈞曰: "鄭 與承宣直門下省李元膺等乘勢弄權吾欲誅之何如 " 正鈞卽以聞流淑淸于遠島。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鄭 -002

未幾復 權知合門祗候王命右承宣左諫議大公李公升督門下省署 告身宰臣及諫官論執不可公升往來再三王曰: "卿等不聽朕言朕食不甘味寢不安席。" 平章事崔允儀右諫議崔應淸元膺公升等不得已署之給事中李知深司諫崔佑甫崔景義獨不署伏合力爭左遷知深為國子司業佑甫尙舍奉御景義殿中內給事。  自是得列搢紳權寵日盛多樹親黨引官奴王光就白子端為羽翼蔽王耳目交構讒訴陵轢朝臣侵漁閭巷宰相台諫畏威脅勢含 不言。  第在闕東南三十步許廊 凡二百余*閑樓閣 嶸金碧交輝僭擬宮禁宦寺亂法莫盛於斯。 王召知御史台事李公升等督署 告身公升不奉旨知門下省事申淑率諫官上* 曰: "鄭 之先在聖祖開創之時逆命不臣錮充奴隸區別種類使不得列于朝廷今授 顯任以太祖功臣之裔反僕役于不臣之類有乖太祖立法垂統之意請削 職凡與 結黨者亦降為庶人。" 王大怒還其* 諫官伏合二日竟不得達左正言許勢修揮淚太息 官而去。 復召台諫督署之公升又不奉旨淑上* 力爭王不得已降制削 職布告中外頃之復其職。  嘗饗王仍獻衣允儀元膺等侍宴樂聲聞外聞者莫不嘆息曰: "權在內豎矣!"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白善淵-000

白善淵。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白善淵-001

○白善淵本南京官奴。 毅宗嘗幸南京見而悅之號為養子。 宮人無比亦官婢也嬖于王善淵狎之頗有丑聲。 善淵與王光就常出入王卧內專擅威福胥吏秦得文事二人如奴隸得拜寶城判官以竹造 案及 獻之王悅召為內侍。 內侍金獻璜亦* {諂}事善淵者也御史台劾奏削其籍。 廣州書記金 * {斂}民財買珍玩器皿重賂宦者於是善淵王肅恭薦屬內侍。 禮成江人賂善淵肅恭榮儀請以禮成為縣善淵等勸王游幸于江江人* {斂}民白金三百余斤為奇技* {淫}巧。 王欲觀水戱命內侍朴懷俊等以五十余舟皆掛彩帆載樂伎彩棚及漁獵之具張戱於前有一人作鬼戱含火吐之誤焚一船王大 。 善淵嘗准王行年鑄銅佛四十 觀音四十以佛生日點燈祝厘于別院王乘夜微行觀之。 又于萬春亭構延興殿靈德亭壽樂堂鮮碧齋玉竿亭沿澗植松竹花草。 王每泛舟南浦為流連之樂皆善淵懷俊劉庄等從臾而成之也。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崔世延-000

崔世延。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崔世延-001

○崔世延怒其妻悍妬自宮為 宦者。 陶成器方得幸于忠烈及公主世延附之得入宮 寵幸過成器不數年與成器俱拜將軍二人倚勢橫恣。 王嘗幸奉恩寺還世延馳馬出入仗前上將軍李貞止之不聽監察司畏不敢劾。 中軍都領乃西班要職必歷諸軍都領而後得補世延超授其兄世安諸軍都領指諭等白王爭之王亦不能改也。 世延買贊成趙仁規家嫌其隘陋更起樓於後洞樓近闕公主望見謂世延曰: "此忌方不宜犯之!" 世延不從公主怒曰: "仁規宰相不以為陋汝一小豎耳不聽予言益廣其居耶!" 命左右批其頰枷 囚巡馬所尋釋之。 世延擅權用事多受賄賂臣僚升黜多出其口雖宗室宰輔不敢逆其意。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崔世延-002

郞將金弘秀與張良庇訟奴婢于典法*艮庇{良庇}度自屈盡以其奴婢四十余口贈世延世延遇弘秀慢罵之弘秀亦慢罵世延 王下弘秀典法獄佐郞沈愉阿世延意盡奪弘秀奴婢流海島弘秀面叱愉曰: "爾為法官阿附小人乃流無罪之人而奪奴婢耶 " 愉 屈。 世延又奪內侍朴樞奴婢二十余口又誘良民康柱為奴柱不肯世延托以盜 十錠征銀甁十口柱貸銀甁四口納之匿上將軍車信家世延謂信曰: "君何匿康柱!" 信曰: "柱苦爾征督貸我銀甁四口償之十錠 價已足復欲征乎 " 世延白王請以巡馬軍搜捕王許之遂與*世安{世延}到信家捕之急信詣王宮具言其故。 時忠宣為世子大怒數之曰: "汝奪弘秀及樞奴婢流弘秀罪一也多畜 犬 殺壽興宮婢宮主請汝毋畜 犬汝 聲曰: '宮主餘生幾許禁我畜犬。' 至使宮主泣下。 罪二也盜內府財物罪三也雜以銀銅私鑄甁罪四也欲奴康柱侵擾車信家罪五也此特大者耳。 余不勝數。" 世延抗辨辭頗不遜。 世子白王曰: "世延多行不義流毒一國宜竄逐以懲其惡。" 世延常父事印侯王納侯言有難色世子泣固請侯怨世子世子叱侯曰: "宰相腹大如瓮者世延酒肉充之耳。 汝與世延同惡相濟! 此奴輩當置一 。" 世延知不免詭言曰: "願一言于公主而死。" 蓋欲訴王陰事以 免也且曰: "我則已有罪成器有甚於我。" 公主大怒杖成器幷世延囚巡馬所成器痴駭無知奸不如世延成器謂世延曰: "我嘗薦汝今反 耶 諺曰: '畜犬反 。' 汝之謂也。" 於是籍沒成器奴婢田莊資產銀甁至七十余口世延以侯故不籍產唯弘秀奴婢屬妙蓮社樞奴婢屬內房庫世延盡以財寶與侯曰: "願免我配島。" 侯以為若受賂不能救恐世延復用有異 遂白王流世延成器于遠島未幾俱召還。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崔世延-003

世延從王在元日令衛士拾馬矢以備行廚 柴人皆笑之。 宮人無比泰山郡人柴氏女選入宮王之往來都羅山必從之為留連之樂人號為都羅山寵幸方隆其附托者縱暴中外世子甚疾之自元來奔公主喪白王曰: "殿下知公主所以致疾乎 必內寵妬 者所為請鞫之。" 王曰: "且待服 !" 世子使左右捕無比及其黨世延成器將軍尹吉孫李茂少尹柳 指諭承時用宋臣旦內僚金仁鏡文玩張佑中郞將金瑾 人全淑方宗 宮人伯也眞囚之鞫無比巫蠱事巫女術僧皆服稍得呪詛狀斬成器世延淑宗 瑾無比伯也眞流其黨四十餘人國人震 。 時宦者寵盛人皆歆慕多自宮者監察司錄事崔成為官所笞辱遂發忿自宮又昌寧縣民為造成都監役徒被征銀不堪其苦至世延家前亦自宮。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李淑-000

李淑。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李淑-001

○李淑小字福壽平章郡人母太白山巫女。 淑有寵于忠烈封壁上三韓正匡平章君選入元為太監。 王有所奏請淑有功王待甚厚。 嘗奉御香來請以愛妓子鄭承桂為內乘別監王旣許猶不用以淑將往金剛山設宴邀之淑怒不至王更許之乃至。 后與王惟紹謀廢忠宣王立瑞興侯琠事在惟紹傳。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任伯顏禿古思-000

任伯顏禿古思。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任伯顏禿古思-001

○任伯顏禿古思尙書朱冕家奴也自宮為 忠宣時封庇仁君。  緣事元仁宗于藩邸 險多不法忠宣深嫉之伯顏禿古思知之思有以中傷以仁宗及皇太后待之厚不得發嘗無禮于忠宣忠宣請皇太后杖之又以皇太后命刷其所奪人土田臧獲歸其主怨恨益深。 及仁宗崩皇太后亦退居別宮伯顏禿古思益無所畏厚 八思吉百計誣 之。 英宗遣使復給田民竄王于吐蕃。 伯顏禿古思讒訴不已禍幾不測賴丞相拜住營救得免。 忠肅十年伏誅其兄瑞初名*于文伊以弟故嘗為密直副使至是聞其誅懼而逃乃籍其家。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方臣佑-000

方臣佑。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方臣佑-001

○方臣佑小字小公尙州中牟人。 忠烈時給事宮中從安平公主如元謁裕聖皇后因留之賜名忙古台宣宗授掌謁丞加泉府大卿武宗朝事壽元皇太后興聖宮改將作院使進平章政事。 忠宣時遼陽行省右丞洪重喜誣訴王不奉法恣暴等事于中書省請與廷辨中書省以奏王甚憂之。 臣佑白壽元皇太后曰: "重喜高麗逋民也敢肆誣妄謀復宗國罪已可誅顧令與王對辨耶 " 皇太后悟言于帝 中書毋令對辨杖重喜長流潮州。 元遣臣佑來監書金字藏經皇太後送金薄六十余錠臣佑聚僧俗三百人寫之。 開城判官李光時以其女妻焉。 臣佑轉藏經于神孝寺為皇太后祈福令攸司放囚系攸司知臣佑挾私不肯放強之再三乃放。 初臣佑入國境郡縣守宰皆被罵辱至有受杖者其降香諸道也提察守令抽* {斂}民財贈遺甚厚全羅提察使李仲丘贈以紙臣佑不受因折辱之。 王封中牟君臣佑又事泰定皇後有寵除太子詹事改徽政院使后加儲慶司使。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方臣佑-002

朔方藩王八驢迷思率眾歸元元將處之鴨綠東臣佑奏: "高麗地陜多山無所田牧北俗必不樂居徒令東民驚動耳。" 帝然其言而止。 又嘗欲立省于本國臣佑白壽元皇後事遂止由是忠肅亦厚遇之封上洛府院君賜推誠敦信亮節功臣號。 其父得世本中牟縣吏也以其子故起家為管城縣令不數年拜尙州牧使妹壻朴侶以田夫暴貴驟升至僉議評理侶子之貞驟遷摠郞典書貪 不法人皆嫉之。 臣佑事元七朝二太后 掌機密累賜貂 珠衣冒金玉七寶腰帶江南 田四千畝黃白金寶 不可勝計。 忠肅十七年乞退東歸修禪興寺極其壯麗。 忠惠后三年召還於元明年死。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李大順-000

李大順。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李大順-001

○李大順蘇泰縣人入元得幸用事忠宣升蘇泰為泰安郡封大順泰安府院君。 嘗娶韋得儒女與永平宮爭奴婢白于帝下制令 部決之時典書金士元散郞李光時主其案不與韋氏大順怒使八 等稱制杖流士元等。 郞將白應丘奉使全羅道奪大順所占人戶大順又使李三眞稱制問之囚應丘於行省其恣橫類此。 其弟公世仕本國為元帥又判三司事初忠烈如元大順請于帝詔王以公世為別將帝曰: "官人有法制國有君朕何與焉!" 賜大官羊上尊酒令大順自白于王王曰: "汝兄校尉耳越散員而授別將非舊例也。" 大順不敢復言后聞帝言乃授之。 公甫亦其弟也以田夫暴貴至僉議評理封泰安君方臣佑嘗奉帝命來與宰樞會旻天寺酒 公甫及臣佑妹壻朴侶皆起舞臣佑謂公甫曰: "能為我為若故戱乎 " 公甫卽為扶 耕田狀一坐大笑。 三眞亦得幸于元遙授平章忠宣封淮陰君恃勢縱暴其降香諸道守令微有過輒杖之。 嘗謁淑妃妃宴慰甚厚賜銀甁二十口令買其父第。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禹山節-000

禹山節。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禹山節-001

○禹山節忠肅時封 山君忠宣除其父碩春州府使令養賢庫資贍司及諸宮司出銀有差以 之。 山節嘗娶金牧卿女牧卿為密城副使察訪別監朴淑貞劾牧卿貪暴罷之。 牧卿憑山節勢干謁兩府復之任。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高龍普-000

高龍普。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高龍普-001

○高龍普入元有寵拜資政院使忠惠封完山君。 以帝命來賜王衣酒月余元遣朶赤別失哥等托以頒郊赦詔來王欲托疾不迎龍普曰: "帝常謂王不敬若不出迎帝疑滋甚。" 王率百官聽詔於征東省朶赤等蹴王縛之王急呼高院使龍普叱之朶赤等執王馳去令龍普整理國事。 龍普遣人捕王之侍從群小朴良衍林信崔安義金善庄承信等十餘人囚之宋明理趙成柱尹元佑姜贊等素與龍普善故免龍普與省官奇轍等封內帑旣而如元。 忠穆卽位賜十二字功臣號龍普在帝側用事天下疾之御史台奏曰: "龍普高麗煤場人席寵 勢作威作福親王丞相望風趨拜招納貨賄金帛山積權傾天下恐漢之曹節侯覽唐之仇士良楊復恭復起於今日請誅之以快天下之心。" 帝放于金剛山尋召還后復還國。 龍普嘗殺無辜典法司欲治之龍普乃辛裔妹壻佐郞崔仲淵裔之門生正郞姜君寶裔之同年友以故 放之。 趙日新之亂逃匿免死遂為僧在伽耶山海印寺恭愍遣御史中丞鄭之祥斬之世傳忠惠之執龍普為內應故有是刑。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金玄-000

金玄。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金玄-001

○金玄恭愍時紅賊入寇從刑部尙書金縉率數百騎自祥原郡從*閑道擊賊于西京猝遇賊三百餘人殊死戰斬百余級錄功為二等。 宦者數十人同署狀要賞名多偽署玄實首謀王察其奸欲杖之時宦官勢盛相與力救得免。 尋封延城府院君錄扈從收復興王侍衛功俱為一等。 玄貪污巧詐外飾勤恪善為承迎。 辛禑立益見寵幸且為明德太后所信任悉管機務用事于中女謁公行每銓注玄輒至禑前予奪無忌嘗在禑側踞傲近臣啟事禑未及言玄先擅斷決。 一日禑視事玄喧 禑罵曰: "汝是家奴何不敬乃爾!" 玄默然。 及般若獄起大司憲安宗源等上* 曰: "玄專摠內事不能防禁使般若直入宮 驚動太后以駭觀聽乞下攸司鞫問科罪。" 乃流玄於懷德縣。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安都赤-000

安都赤。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安都赤-001

○安都赤恭愍十二年賊犯行宮興王寺斬守門者徑至寢殿殺宦者姜元吉宿衛皆奔竄宦者李剛達負王從 出走都赤貌類王欲以身代王遂卧寢內賊認為王而殺之。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申小鳳-000

申小鳳。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申小鳳-001

○申小鳳從恭愍入元宿衛凡十一年。 及王卽位除大護軍錄隨從功為一等遷上護軍。 后封寧原府院君魯國公主薨小鳳守陵喪畢賞其勞賜忠勤節義翊衛功臣號拜密直使商議會議都監事命百官迎于迎賓館是日松岳崩時議以為祖宗之法宦者不得受 官今毀舊法置之岩廊國鎭之崩未必不由是也。 轉僉議評理卒官庇葬事特賜謚忠禧。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李得芬-000

李得芬。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李得芬-001

○李得芬有寵于辛禑位至贊成事貪 納賄多行不義。 與同知密直睦忠讒毀李仁任崔瑩宰樞台省會議白禑曰: "得芬嘗提調普源庫收田稅入其家又奪養賢庫田使不得養士多* {斂}人財奪土田。 又嘗迎侍元子于其家私改乳母以結私黨是非人臣所得為也僭亂之禍自此萌矣。" 禑然之流得芬于 林籍其家黜假子宦者鄭鸞鳳等二十人又流忠於安東。 先是睦仁吉奪養賢田庫在延安府者百余結仁吉死得芬又奪之。 至是成均館上* 請復屬養賢庫從之。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金師幸-000

金師幸。

#高麗史122卷-列傳35-宦者-金師幸-001

○金師幸初名廣大得幸恭愍累遷判內府事性傾巧逢迎王意大起正陵影殿之役極其侈麗。 由是財力耗竭民不聊生王薨論以媚惑先王興工役沒為益州官奴籍其家辛禑立釋其罪給告身。 恭讓朝判內侍府事王欲御經筵師幸止之曰: "日月多矣一日不講無害於政。" 又以佛敎導王曰: "佛氏之敎不可誣也均是人也或為天下主或為一國主至於庶人貴賤不同者無他前世修善有厚薄故也。" 憲司奏: "宦官金師幸金完嘗以巧侈得幸玄陵流毒生民不宜在左右請黜之。" * {諫}官又上* 論之皆不聽自此以後入 本朝。

#高麗史122卷-列傳35-酷吏-00-000

酷吏。

#高麗史122卷-列傳35-酷吏-00-001

○古者任人而不任法中世始專任法法令滋章而酷吏出焉有論其害比之猛虎者豈過論乎 高麗以寬厚為治刑無慘酷及其中葉多故以來倚用辦事之吏而殘酷之風始興。 舊史逸而不備今得二人作酷吏傳。

#高麗史122卷-列傳35-酷吏-宋吉儒-000

宋吉儒。

#高麗史122卷-列傳35-酷吏-宋吉儒-001

○宋吉儒性貪酷便 起于卒伍高宗時* {諂}事崔沆為夜別抄指諭每鞫囚必縛兩手母指懸樑架又合系兩足母指 以大石去地尺余熾炭其下使兩人立左右交杖腰 囚不勝毒輒誣服。 累遷將軍尋拜御史中丞有司以系賤不署告身沆強逼乃署。 加大將軍為慶尙道水路防護別監率夜別抄巡州縣督民入保海島有不從令者必撲殺之或以長繩連編人頸令別抄等曳投水中幾死乃出稍蘇復如之。 又慮民愛財重遷火其廬舍錢穀死者十八九。 又奪人土田財物 削無厭按察使宋彥庠劾報都兵馬使其黨金俊等私謂大司成柳璥待制柳能曰: "吉儒吾所善聞按察劾書已至都堂若遽發勢難營救吾將乘*閑白令公庶可免願圖之。" 令公指崔 也。 璥等以俊兄弟 于 不得已陰戒堂吏停 。  舅巨成元拔聞之以告 怒流吉儒于楸子島罵璥能俊等曰: "吾以爾輩為腹心何專擅若是耶 " 皆俯伏待罪。 及俊誅 吉儒訴彥庠于俊謀害之王以彥庠嘗有功命赦之。 吉儒官至尙書右丞暴得足瘡潰爛而死。

#高麗史122卷-列傳35-酷吏-沈于慶-000

沈于慶。

#高麗史122卷-列傳35-酷吏-沈于慶-001

○沈于慶宜寧縣人性深刻。 辛禑時為 林判官晉州人中郞將鄭覃無子養州牧事李仁敏兒為子年六歲墮井死仁敏意覃族人所為遂訟于 林于慶系覃侄汝諧希范鞫之割足灌以油加 烙極慘酷。 府尹尹承順謂于慶曰: "此輩 訊踰年尙不承當更鞫之!" 汝諧希范聞之曰: "吾輩死乎!" 遂亡去獄吏捕之於慶曰: "汝若無辜何用逃為 汝必殺此兒。" 復鞫之尤慘。 汝諧希范誣服曰: "從 姜乙恭妻實知之。" 于慶執乙恭妻訊之又酷。 或盛石革囊亂擊口耳牙齒皆折落於慶謂承順曰: "吾今得情矣。" 乃殺乙恭妻。 又密直朴天常嘗過 林承順置酒慰之有進士李桂芬等二人見賓校環列譏之曰: "鄉徒宴也。" 承順門士以告承順怒囚桂芬等及見代以其事屬於慶于慶裂足 烙二人尋死承順聞之慘然盡逐其門士。 國俗結契燒香名曰香徒相與輪設宴會男女少長序坐共飮謂之香徒宴。

列傳卷第三十五。

#高麗史123卷-列傳36-00-00-000

列傳卷第三十六。 高麗史一百二十三。

正憲大夫工曹判書集賢殿大提學知 經筵春秋館事兼成均大司成臣鄭麟趾奉 敎修。

#高麗史123卷-列傳36-嬖幸1-00-000

嬖幸一。

#高麗史123卷-列傳36-嬖幸1-00-001

○自古小人伺人主之所好逢而長之或以諛 或以聲色或以鷹犬或以聚* {斂}或以土木或以技術皆有以投其所好而求中之也。 高麗有國旣久  嬖幸之臣亦多今據舊錄作嬖幸傳。

#高麗史123卷-列傳36-嬖幸1-庾行簡-000

庾行簡。

#高麗史123卷-列傳36-嬖幸1-庾行簡-001

○庾行簡父 廉衛尉少卿行簡姿美麗穆宗嬖愛有龍陽之寵。 驟遷閣門舍人每宣旨必先問行簡然後行由是 寵驕蹇輕蔑百僚 指氣使近侍視之如王知銀台事左司郞中劉忠正本渤海人無他技能亦甚寵于王。 王嘗以水房人吏分屬二人出入騶從僭擬無極王不豫行簡忠正 直宿于內宰臣請入寢問疾行簡傳旨曰: "體氣漸平取別日召見。" 宰相再請不許。 王欲迎大良院君為後行簡不欲迎立王慮事泄戒蔡忠順勿令行簡知之。 及康兆作亂殺行簡等七人。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6:3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