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立勛之際常輟書而嘆

陶侃傳侃為廣州剌史在州無事輒朝運百甓于齋

外暮運于齋內人問其故答曰吾方致力中原過爾

優逸恐不堪事其勵志勤力皆此類也

王恭傳恭起家為著作郎嘆曰仕官不為宰相才志

何足以騁因以疾辭

西戎吐延傳吐延身長七尺八寸雄姿魁傑羌虜憚

之號曰項羽性俶儻不群嘗慷慨謂其下曰大丈夫

生不在中國當高光之世與韓彭吳鄧並驅中原定

天下雌雄使名垂竹帛而潛竄窮山隔在殊俗不聞

禮教於上京不得策名于天府生與麋鹿同群死作

氈裘之鬼雖偷觀日月獨不愧於心乎

世說畢茂世雲一手持蟹螯一手持酒盃拍浮酒池

中便足了一生

宋書王鎮惡傳鎮惡祖猛苻堅僭號關中猛為將相

鎮惡年十三而苻氏敗亡關中擾亂流寓崤澠之間

常寄食澠池人李方家方善遇之謂方曰若遭遇英

雄主要取萬戶侯當厚相報答曰君丞相孫人才如

此何患不富貴

宗愨傳愨字元干南陽人也叔父炳高尚不仕愨年

少時炳問其志愨曰願乘長風破萬里浪炳曰汝不

□貴即破我家矣

南史臨川烈武王道規傳道規薨長沙景王第二子

義慶嗣鮑照常謁義慶未見知欲貢詩言志人止之

曰郎位尚卑不可輕忤大王照勃然曰千載上有英

才異士沉沒而不聞者安可數哉大丈夫豈可遂蘊

智能使蘭艾不辨終日碌碌與燕雀相隨乎於是奏

詩義慶奇之

王融傳融行遇朱雀桁開路人填塞乃捶車壁曰車

中乃可無七尺車前豈可乏八騶

樑書裴之橫傳之橫之高第十三弟也少好賓游重

氣俠不事產業之高以其縱誕乃為狹被蔬食以激

厲之之橫嘆曰大丈夫□貴必作百幅被遂與童屬

數百人于芍陂大營田墅遂致殷積侯景亂之橫歸

元帝除吳興太守乃作百幅被以成其初志

陳書周文育傳周弘讓善□書寫蔡邕勸學及古詩

以遺文育文育不之省也調弘讓曰誰能學此取富

貴但有大槊耳

北齊書高昂傳昂幼稚時便有壯氣長而俶儻膽力

過人其父為求嚴師令加捶撻昂不遵師訓專自馳

騁每言男兒當橫行天下自取□貴誰能端坐讀書

作老博士也

周書李弼傳弼六世祖根慕容垂黃門侍郎祖貴丑

平州刺史父永大中大夫贈□州刺史弼少有大志

屬魏室喪亂語所親曰丈夫生世會須履鋒刃平寇

難安社稷以取功名安能碌碌依階資以求榮位乎

宇文貴傳貴少從師受學嘗輟書嘆曰男兒當提劍

汗馬以取公侯何能如先生為博士也

隋書來護兒傳護兒字崇善江都人也幼而卓詭好

立奇節初讀詩至擊鼓其鏜踴躍用兵羔裘豹飾孔

武有力舍書而嘆曰大丈夫在世當如是會為國滅

賊以取功名安能區區久事隴畝群輩驚其言而壯

其志

唐書李靖傳靖通書史嘗謂所親曰丈夫遭遇要當

以功名取□貴何至作章句儒

來濟傳初濟與高智周郝處俊孫處約客宣城石仲

覽家仲覽衍于財有器識待四人甚厚私相與言志

處俊曰願宰天下濟及智周亦然處約曰宰相或不

可冀願為通事舍人足矣后濟領吏部處約始以瀛

州書佐入調濟遽注曰如志遂以處約為通事舍人

后皆至公輔雲

獨孤及傳及為兒時讀孝經父試之曰兒志何語對

曰立身行道揚名於後世宗黨奇之

馬璘傳璘岐州扶風人少孤流蕩無業所年二十讀

漢馬援傳至丈夫當死邊野以馬革裹屍而歸慨然

曰使吾祖勛業墜于地乎

馬燧傳燧與諸兄學輟策嘆曰方天下有事丈夫當

以功濟四海渠老一儒哉更學兵書戰策沈勇多算

黃碣傳碣初為閩中小將喜學問軒然有志向同列

有假其筆者碣怒曰是筆他日斷大事不可假后戰

安南有功高駢表其能為漳州刺史

雲仙雜記進士張彖力學有大名登第為華陰尉嘆

曰丈夫有凌雲蓋世之志拘於下位若立身於矮屋

中使人□頭不得遂拂衣長往

五代史桑維翰傳維翰有志於公輔初舉進士主司

惡其姓以為桑喪同音人有勸其不必舉進士可以

從他求仕者維翰慨然乃著日出扶桑賦以見志又

鑄鐵硯以示人曰硯弊則改而他仕卒以進士及第

宋史潘美傳美字仲詢大名人父璘以軍校戍常山

美少倜儻□府中典謁嘗與其里人王密曰漢代將

終君臣肆虐四海有改卜之兆大丈夫不以此時立

功名取富貴碌碌與物共盡可羞也

焦繼勛傳繼勛字成績許州長社人少讀書有大志

嘗謂人曰大丈夫當立功異域取萬戶侯豈能孜孜

事筆墨哉遂棄其業游三晉間為輕俠以飲博為務

澠水燕談錄胡旦少有俊才尚氣陵物嘗與人曰應

舉不作狀元仕宦不作宰相虛生也隨計之秋郡守

坐中聞雁賦詩曰明年春色里領取一行歸人皆壯

其言明年果魁天下

東軒筆錄王沂公曾青州發解及南省程試皆為首

冠中山劉子儀為翰林學士戲語之曰狀元試三□

一生吃著不盡沂公正色答曰曾平生之志不在溫



郭勸傳勸嘗謂諸子曰顏魯公雲生得五品服章紱

任子為齋郎足矣及再為侍諫曰吾起諸生志不過

郡守今年七十列侍從可以歸矣遂用元日拜章

包拯傳拯嘗曰後世子孫仕宦有犯贓者不得放歸

本家死不得葬大塋中不從吾志非吾子若孫也

馬伸傳崇寧初范致虛攻程頤為邪說下河南府盡

逐學徒伸欲依頤門以學頤固辭之曰時論方異恐

貽子累曰使伸得聞道死何憾況未必死乎頤嘆其

有志

商芸小說有客相從各言所志或願為揚州刺史或

願多貲財或願騎鶴上升其一人曰腰纏十萬貫騎

鶴上揚州欲兼三者

老學庵筆記張樞密子功紹興末還朝已近八十其

辭免及謝表皆以屬予有一表用飛龍在天對老驥

伏櫪公惶恐語周子充左史托言于予易此二句周

叩其故則曰某方丐去恐人以為志在千里也周笑

解之曰所謂志在千里者正以老驥已不能行故徒

有千里之志耳公雖筋力衰豈無報國之志耶子功

亦笑而止蓋其謹如此

宋史趙汝愚傳汝愚早有大志每曰丈夫得汗青一

幅紙始不負此生

陸九淵傳九淵讀古書至宇宙二字解者曰四方上

下曰宇往來古今曰宙忽大省曰宇宙內事乃己分

內事己分內事乃宇宙內事

文天祥傳天祥自為童子時見學宮所祠鄉先生歐

陽修楊邦乂胡銓像皆謚忠即欣然慕之曰沒不俎

豆其間非夫也

元史史天倪傳天倪天安末舉進士不第乃嘆曰大

丈夫立身獨以文乎哉使吾遇荒□夜鳴擁百萬之

眾功名可唾手取也木華黎見而奇之

阿裏海牙傳阿裏海牙嘗躬耕舍耒嘆曰大丈夫當

立功朝廷何至效細民事畎畝乎

月乃合傳月乃合父昔里吉思死國事月乃合時年

方十七奮然投冠于地曰吾父死國難吾獨不能紓

家難乎

藝苑卮言劉基與夏煜孫炎輩皆以豪俠詩酒得名

一日游西湖望建業五色雲起諸君謂慶雲擬賦詩

劉飲大白慷慨曰此王氣也后十年有英主出吾當

輔之眾皆掩耳尋太祖下金陵劉建帷幄之勛為上

佐開茅土其言若契

獻征錄朱榮負奇氣年未二十膂力絕人初同父僑

寓表伯葉氏家葉閑戲曰男子非士則農商以自立

胡為托跡於人而不思所以振厲榮曰人亦發奮有

時大丈夫又安知他日不為都督乎聞者甚壯其志

無何朝廷下令四方舉年少杰特之士以備任使郡

以榮應詔擢為府軍衛驃騎舍人實洪武九年丙辰

也以功封武進伯

王珪合肥人慷慨有大志少時為淮西廉訪司隸卒

見官長儀衛尊崇輒慨然嘆曰將相無種在人為耳

及元末兵亂募集鄉民守廬州自稱萬戶上取和陽

珪自廬州來歸遂從渡江克太平命珪仍為萬戶積

功升左軍都督僉事

練子寧與金幼孜友善嘗謂之曰子他日必為良臣

我必為忠臣

太祖太宗時累詔郡縣征遺逸或推轂陳亮亮曰昔

唐堯在上下有箕潁吾投跡明時遊戲泉石吾志慊

矣吾豈願仕哉遂掉頭不出作讀陳摶傳詩以見志

謝復嘗從父太古翁游文廟問曰儼然而肖像者非

聖賢歟夫非盡人之子歟翁奇之稍長授春秋於於

竹坡即了大義已嘆曰學以謀道滯心文義以干祿

吾弗為也於是潛心經史以古人自期

陸鈳號石樓六歲入家塾請于母曰讀書後幹得何

等事業方為至極母甚喜

黃裳無以給業幾廢書從賈矣顧適市而心賤之喟

然太息曰丈夫竟賈人游乎則益市書窮日夜讀不



鄧元錫生兒□特五齡就塾師黃君學試以駢偶隨

應雲步武有人當道可□桓典馬惜陰自我及時須

著祖生鞭

明詞林人物考王尚絅五歲讀孝經至立身揚名以

顯父母乃謂其父曰兒長當如此

 志願部藝文三

  釋情賦         北魏李騫

單閼之年無射之月余承乏攝官直於本省對九重

之親切望八襲之崢嶸感代序以長懷觀爽氣而軫

慮籠樊之念既多寥廓之想彌切含毫有思斐然成

賦猶潘生之秋興王子之登閣也廁鄭璞于周寶編

魚目于隋珠未敢自同作者盍亦各言爾志雲荷峻

極之層構道積石之洪流有馬形而謨舜亦龍德而

史周爰相趙之鴻烈逮藩魏之優遊為衢樽于上葉

號木鐸於前修若豢龍之不隕似窮葉之世濟故抱

玉而懷珠且滋蘭而樹蕙或舟楫以匡時或棲遲以

卒歲尚無忝于先人諒貽厥于來裔書金冊以葳蕤

布銀繩而昭晰清風忽其緬邈啟皇祖于庚寅逢軒

教之方洽遇周命之維新譬龍虎其有合信山川而

降神若勝庭之五傑似不速之三人協嗜欲于將至

豈物色而方臻荷天寵以來儀步康衢而騁力如干

元之利貞若坤四之方直內弼諧于本朝外闢土于

殊域乘紫氛以勵羽負青天而鼓翼既公侯之必復

亦慶緒之所融績並樹于八凱道俱升于二宮遂遵

流以至海且因岳而為嵩同羽儀于班氏均載德于

楊公何日月之逾邁引寒暑而相終委晉會於弱齒

遺堂構于微躬嗟蒙昧之無取故告舍而不及已濩

洛而少成又擁腫而無立愧精堅于百煉□忠信于

十邑非珪璋之特達詎芳菲之易襲未砥礪以自進

寧琢磨而成章乖宋子之萬字異應生之五行不請

觀于石室豈借書于晉皇求班班而不遂況蔡文之

可望參四科其未獲入三選而誰許本無聲于梁魏

故未聞于陳汝居玉石以多迷宅顯晦而乖所既無

懷于四至安有情于再舉雖衣冠之末冑而世祿之

緒餘等渤海之乘雁類九罭之逃魚遽江淮而不變

對朝市而閑居空闔門以靖軌非論道而修書少賓

客于季彥謝朋交於太初在正光之御歷實明皇之

拱己曾問政于上學著為君而我齒叫閽人以望予

遂陟降於庭止同崔駰之謁帝若謝兼之來仕逮孝

庄之入統乃道喪而時昏水群飛于溟海火載燎于

中原延膠船而越水若朽索而乘奔玉羊失而無御

金雞亡而不存天步忽其多難橫流且其雲始既雲

擾而海沸亦岳立而基峙睇三綱之日紊見四維之

不理顧茂草以傷懷視匪車而思起雖風雨之如晦

亮嘐喈而不已自牽役於宰朝實有懷于胥恥在下

僚而棲屑願奮迅于泥滓眷故鄉以臨睨悵有動于

思歸越來流以鼓枻□北風而結騑入成都之舊宅

反觀津之故扉乃曲肱而不悶信抱瓮而無機且耕

而食且蠶而衣恆一日以自省亦三月而無違游仁

義之餚核采墳索之精微誠因閑而養拙亦有樂於

嘉肥及勾芒御節姑洗之首散遲遲于麗日發依依

於弱柳鳥間關以呼庭花芬披而落牖聽乃越于笙

簧望有逾于新婦襲成服以逍遙願良辰而聊厚乃

席壟而踞石遂嘯馳而命偶同浴沂之五六似禊洛

之八九或促膝以持肩或援笙而鼓缶賓奉萬年之

觴主報千金之壽各笑語而卒獲傳禮義于不朽斯

蓋先民之所樂而余心之所守也至於少昊為帝庚

辛處躔視墟里之蕭蕭過寒夜之□□積霜靄于近

援起泬寥于遠天思多端以類長若臨水而登山幸

出遊之或寫冀觀濤之可蠲遂仗策緩步或漁或田

弋鳧雁于清溪釣魴鯉于深泉張廣幕布長筵酌濁

酒割芳鮮起白雪于促柱奉緣水于危弦賦湛露而

不已歌驪駒而未旋跌蕩世俗之外□散造化之間

人生行樂聊用永年悟柱下之稱工聞首陽之為拙

既有惜于□懸且自悲于井渫訪鄭詹之格言求季

主之高說去衡門以策駟望象魏而投轍服毳衣以

從務乘大車而就列比污海而無紀喻江河而有缺

眷重地而懼深念索米而□結運有折于玉斗時忽

亡于金鏡始蒙塵以播盪卒流彘而居鄭彼上天之

降鑒實下民之請命因艱難以隆基據殷憂而啟聖

調南風以負扆居北辰而為政創彝倫于九疇班平

章于百姓喻繩契以論蹤援成昭而比盛酌徙鎬之

故典究遷亳之遺令奄四海以為家開七百而增慶

睹禮樂之方隆信光華之始映百揆郁以時序四門

穆其維清如得人于漢世比多士于周庭有一匡以

作相或十亂而為楨各秉文而經武故天平而地成

伊余身之忝穢得再入于承明執綸言之猶紼戴會

弁之如星非巡潰以窺井信夕惕而懷驚承周任之

有言攬老子之知足奉□戒以周旋抱徽而與屬

每有偃于唯塵恆興言于寵辱思散發以抽簪願全

真而守朴睠□傅以徘徊望申公而躑躅冀鄙志之

獲展庶微願之逢時歌致命而可下詠歸田而有期

揖帝城以高逝與人事而長辭擊壤而頌結草而嬉

援巢父以戲潁追許子而升箕供暮餐于沆瀣給朝

餌于瓊芝同糟醨而無別混名實而不治放言肆欲

無慮無思何鷦鷯之可賦鴻鵠之為詩哉

  述身賦





       李諧

 諧歷衛將軍元顥入洛以為給事黃門侍郎顥敗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5:19:06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