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聲色為胡越人情自逼遒招彼元通士去來歸羡游

  又

昔有神仙士乃處射山阿乘雲御飛龍噓嘰瓊花

可聞不可見慷慨嘆咨嗟自傷非疇類愁苦來相加

下學而上達忽忽將如何

  又

林中有奇鳥自言是鳳凰清朝飲醴泉日夕棲山岡

高鳴徹九州延頸望八荒適逢商風起羽翼自摧藏

一去昆崙西何時復回翔但恨處非位愴恨使心傷

  又

出門望佳人佳人豈在茲三山招松喬萬世誰與期

存亡有長短慷慨將焉知忽忽朝日隤行行將何之

不見季秋草摧折在今時

  又

昔有神仙者羡門及松喬習九陽間升遐嘰雲霄

人生樂長久百年自言遼白日隤隅谷一夕不再朝

豈若遺世物登明遂飄颻

  又

墓前熒熒者木槿耀朱華榮好未終朝連□隕其葩

豈若西山草琅玗與丹禾垂影臨增城餘光照九阿

寧微少年子日夕難咨嗟

 志願部總論

書經

  旅獒

玩物喪志



志者心之所之





王氏十朋曰玩物則以欲而

 勝剛故喪志林氏曰以獒如人意而受之則玩弄

 於物溺志於此而不自覺豈不喪志

志以道寧



己之志以道而寧則不至於妄發

禮記

  曲禮

志不可滿



志不可滿者六情□睹在心未見為志凡人各

 有志意但不得自滿故六韜雲器滿則傾志滿則

 復

孔叢子

  居衛篇

子思謂子上曰有可以為公之尊而富貴人眾不與

焉者非唯志乎成其志者非唯無欲乎夫錦繢紛華

所服不過溫體三牲大牢所食不過充腹知以身取

節者則知足矣苟知足則不累其志矣

 志願部紀事

左傳襄公二十七年鄭伯享趙孟於垂隴子展伯有

子西子產子太叔二子石從趙孟曰七子從君以寵

武也請皆賦以卒君貺武亦以觀七子之志子展賦

草蟲趙孟曰善哉民之主也抑武也不足以當之伯

有賦鶉之賁賁趙孟曰□第之言不逾閾況在野乎

非使人之所得聞也子西賦黍苗之四章趙孟曰寡

君在武何能焉子產賦隰桑趙孟曰武請受其卒章

子太叔賦野有蔓草趙孟曰吾子之惠也印段賦蟋

蟀趙孟曰善哉保家之主也吾有望矣公孫段賦桑

扈趙孟曰匪交匪敖福將焉往若保是言也欲辭福

祿得乎卒享文子告叔向曰伯有將為戮矣詩以言

志志誣其上而公怨之以為賓榮其能久乎幸而後



孔子家語孔子北游於農山子路子貢顏淵侍側孔

子四望喟然而嘆曰於斯致思無所不至矣二三子

各言爾志吾將擇焉子路進曰由願得白羽若月赤

羽若日鐘鼓之音上震於天旍旗繽紛下蟠于地由

當一隊而敵之必也攘地千里搴旗執馘唯由能之

使二子者從我焉夫子曰勇哉子貢復進曰賜願使

齊楚合戰于漭瀁之野兩壘相望塵埃相接挺刃交

兵賜著縞衣白冠陳說其間推論利害釋國之患唯

賜能之使夫二子者從我焉夫子曰辯哉顏回退而

不對孔子曰回來汝奚獨無願乎顏回對曰文武之

事則二子者既言之矣回何雲焉孔子曰雖然各言

爾志也小子言之對曰回聞熏蕕不同器而藏堯桀

不共國而治以其類異也回願得明王聖主輔相之

敷其五教導之以禮樂使民城郭不修溝池不越鑄

劍戟以為農器放牛馬于原藪室家無離曠之思千

歲無戰鬥之患則由無所施其勇而賜無所用其辯

矣夫子凜然曰美哉德也子路抗手而對曰夫子何

選焉孔子曰不傷財不害民不繁詞則顏氏之子有



韓詩外傳孔子游于景山之上子路子貢顏淵從孔

子曰君子登高必賦小子願言者何其願丘將啟汝

子路曰由願奮長戟盪三軍乳虎在后讎敵在前蠡

躍蛟奮進救兩國之患孔子曰勇士哉子貢曰兩國

構難壯士列陣塵埃漲天賜不持一尺之兵一斗之

糧解兩國之難用賜者存不用賜者亡孔子曰辯士

哉顏回不願孔子曰回何不願顏淵曰二子已願故

不敢願孔子曰不同意各有事焉回其願丘將啟汝

顏淵曰願得小國而相之主以道制臣以德化君臣

同心外內相應列國諸侯莫不后義向風壯者趨而

進老者扶而至教行乎百姓德施乎四蠻莫不釋兵

輻輳乎四門天下咸獲永寧蝖飛蠕動各樂其性進

賢使能各任其事於是君綏于上臣和于下垂拱無

為動作中道從容得禮言仁義者賞言戰鬥者死則

由何進而救賜何難之解孔子曰聖士哉大人出小

人匿聖者起賢者伏回與執政則由賜焉施其能哉

詩曰雨雪瀌瀌見晛聿消

顏淵問于孔子曰顏淵貧如富賤如貴無勇而威與

士交通終身無患難亦且可乎孔子曰善哉回也夫

貧而如富其知足而無欲也賤而如貴其讓而有禮

也無勇而威其恭敬而不失於人也終身無患難其

擇言而出之也若回者其至乎雖上古聖人亦如此

而已

孝經鉤命訣孔子曰吾志在春秋行在孝經以春秋

屬商以孝經屬參

史記吳起傳起衛人也家累千金游仕不遂遂破其

家鄉黨笑之吳起殺其謗己者三十餘人而東出衛

郭門與其母訣嚙臂而盟曰起不為卿相不復入衛

漢書高祖本紀高祖常繇咸陽縱觀秦皇帝喟然太

息曰嗟乎大丈夫當如此矣

陳勝傳勝字涉陽城人少時嘗與人佣耕輟耕之壟

上悵然甚久曰苟□貴無相忘佣者笑而應曰若為

佣耕何□貴也勝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鴻鵠之志



項籍傳籍字羽下相人也初起年二十四其季父梁

梁父即楚名將項燕者也家世楚將封于項故姓項

氏籍少時學書不成去學劍又不成去梁怒之籍曰

書足記姓名而已劍一人敵不足學學萬人敵耳于

是梁奇其意乃教以兵法籍大喜略知其意又不肯

竟梁嘗有櫟陽逮請蘄獄掾曹咎書抵櫟陽獄史司

馬欣以故事皆已梁嘗殺人與籍避仇吳中吳中賢

士大夫皆出梁下每有大繇役及喪梁常主辦陰以

兵法部勒賓客子弟以知其能秦始皇帝東遊會稽

渡浙江梁與籍觀籍曰彼可取而代也梁掩其口曰

無妄言族矣梁以此奇籍

韓信傳信淮陰人也家貧無行不得推擇為吏又不

能治生為商賈常從人寄食其母死無以葬乃行營

高燥地令傍可置萬家者

陳平傳里中社平為宰分肉甚均里父老曰善陳孺

子之為宰平曰嗟乎使平得宰天下亦如此肉矣

終軍傳初軍從濟南當詣博士步入關關吏予軍繻

軍問以此何為吏曰為復傳還當以合符軍曰大丈

夫西遊終不復傳還棄繻而去軍為謁者使行郡國

建節東出關關吏識之曰此使者乃前棄繻生也軍

行郡國所見便宜以聞還奏事上甚說南越與漢和

親乃遣軍使南越說其王欲令入朝比內諸侯軍自

請願受長纓必羈南越王而致之闕下軍遂往說越

王越王聽許請舉國內屬天子大悅

華陽國志蜀郡城北十里有升仙橋司馬相如初入

長安題市門曰不乘赤車駟馬不過汝下也

西京雜記傅介子年十四好學書嘗棄觚而嘆曰大

丈夫當立功絕域何能坐事散儒后卒斬匈奴使者

還拜中郎復斬樓蘭王首封義陽侯

東觀漢記初光武適新野聞陰后美心悅之後至長

安見執金吾甚盛因嘆曰仕宦當作執金吾娶妻當

得陰麗華

後漢書郭丹傳丹買符入函谷關乃慨然嘆曰丹不

乘使者車終不出關更始二年三公舉丹賢能征為

諫議大夫持節使歸南陽安集受降丹自去家十有

二年果乘高車出關如其志焉

逄萌傳萌家貧給事亭長時尉行過亭萌候迎拜謁

既而擲楯嘆曰大丈夫安能為人役哉遂去之長安

學通春秋經

馬援傳援少有大志諸兄奇之嘗受齊詩意不能守

章句乃就邊郡田牧轉游隴漢間嘗謂賓客曰丈夫

為志窮當益堅老當益壯建武十七年援拜伏波將

軍南擊交趾賊破封新息侯援從容謂官屬曰吾從

弟少游常哀吾慷慨多大志曰士生一世但取衣食

裁足乘下澤車御款段馬為郡掾吏守墳墓鄉里稱

善人斯可矣致求盈餘但自苦耳當吾在浪泊西里

間虜未滅之時下潦上霧毒氣重蒸卧念少游平生

時語何可得也援擊九真賊斬獲五千餘人嶠南悉

平軍還故人多迎勞之平陵人孟冀名有計謀于坐

賀援援謂之曰吾望子有善言反同眾人邪昔伏波

將軍路博德開置七郡裁封數百戶今我微勞猥饗

大縣功薄賞厚何以能長久乎先生奚用相濟冀曰

愚不及援曰方今匈奴烏桓尚擾北邊欲自請擊之

男兒要當死於邊野以馬革裹屍還葬耳何能卧□

上在兒女子手中邪冀曰諒為烈士當如此矣

班超傳超永平五年兄固被召詣校書郎超與母隨

至洛陽家貧常為官傭書以供養久勞苦嘗輟業投

筆嘆曰大丈夫無他志略猶當效傅介子張騫立功

異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筆研間乎左右皆笑之超

曰小子安知壯士志哉

梁統傳統安定烏氏人子竦生長京師不樂本土自

負其才鬱郁不得志嘗登高遠望嘆息言曰大丈夫

居世生當封侯死當廟食如其不然閑居可以養志

詩書足以自娛州郡之職徒勞人耳

馮衍傳衍有大志不戚戚于貧賤居常慷慨嘆曰衍

少事名賢經歷顯位懷金垂紫揭節奉使不求苟得

常有凌雲之志三公之貴千金之□不得其願不概

於懷貧而不衰賤而不恨年雖疲曳猶庶幾名賢之

風修道德于幽冥之路以終身名為後世法

張綱傳綱傳文紀少明經學雖為公子而厲布衣之

節舉孝廉不就司徒高第闢為御史時順帝委縱宧

官有識危心綱常感激慨然嘆曰穢惡滿朝不能奮

身出命掃國家之難雖生吾不願也

范滂傳滂舉孝廉光祿四行時冀州飢荒盜賊群起

乃以滂為清詔使案察之滂登車攬轡慨然有澄清

天下之志

陳蕃傳蕃字仲舉汝南平輿人也祖河東太守蕃年

十五嘗閑處一室而庭宇蕪穢父友同郡薛勤來候

之謂蕃曰孺子何不灑掃以待賓客蕃曰大丈夫處

世當掃除天下安事一室乎勤知其有清世志甚奇



岑晊傳晊有高才郭林宗朱公叔等皆為友李膺王

陽稱其有干國器雖在閭里慨然有董正天下之志

趙典傳典兄子溫字子柔初為京兆郡丞嘆曰大丈

夫當雄飛安能雌伏遂棄官去

孔融傳融拜大中大夫賓客曰盈其門常嘆曰坐上

客恆滿樽中酒不空吾無憂矣

仲長統傳統常以為凡游帝王者欲以立身揚名耳

而名不常存人生易滅優遊偃仰可以自娛欲卜居

清曠以樂其志論之曰使居有良田廣宅背山臨流

溝池環匝竹木周布場圃筑前果園樹后舟車足以

代步涉之難使令足以息四體之役養親有兼珍之

膳妻孥無苦身之勞良朋萃止則陳酒餚以娛之嘉

時吉日則烹羔豚以奉之躕躇畦苑遊戲平林濯清

水追□風釣游鯉弋高鴻風于舞雩之下詠歸高堂

之上安神閨房思老氏之元虛呼吸精和求至人之

髣□與達者數子論道講書俯仰二儀錯綜人事彈

南風之雅操發清商之妙曲逍遙一世之上睥睨天

地之間不受當時之責永保性命之期如是則可以

陵霄漢出宇宙之外矣豈羡夫入帝王之門哉又作

詩二篇以見其志辭曰飛鳥遺跡蟬蛻□殼螣蛇棄

鱗神龍喪角至人能變達士拔俗乘雲無轡騁風無

足垂露成幃張霄成幄沆瀣當餐九陽代燭恆星艷

珠朝霞潤玉六合之內恣心所欲人事可遺何為局

促大道雖夷見幾者寡任意無非適物無可古來繞

繞委曲如瑣百何為至要在我寄愁天上埋憂地

下叛散五經滅棄風雅百家雜碎請用從火抗志山

西遊心海左元氣為舟微風為柂敖翔太清縱意容



華陽國志先主舍東南角籬上有桑樹高五丈余遙

望童童如車蓋人皆異之或謂當出貴人先主少時

與宗中諸兒戲于樹下言吾必乘此羽葆蓋車叔父

子敬謂曰汝勿妄言滅吾門也

魏志任城威王彰傳太祖課彰讀詩書彰謂左右曰

丈夫一為衛霍將十萬騎馳沙漠驅戎狄立功建號

耳何能作博士邪太祖嘗問諸子所好使各言其志

彰曰好為將太祖曰為將奈何對曰披堅執銳臨難

不顧為士卒先賞必行罰必信太祖大笑

崔琰傳注魏略曰婁圭字子伯吳書曰子伯少有猛

志常嘆息曰男兒居世會當得數萬兵千匹騎著后

耳儕輩笑之後歸曹公遂為所用軍國大計常與焉

吳志張昭傳昭弟子奮年二十造作攻城大攻車為

步騭所薦昭不願曰汝年尚少何為自委于軍旅乎

奮對曰昔童汪死難子奇治阿奮實不才耳于年不

為少也遂領兵為將軍連有功□至平州都督封樂

鄉亭侯

晉書王浚傳浚字士治弘農湖人也家世二千石浚

博涉墳典美姿貌不修名行不為鄉曲所稱晚乃變

節□通亮達恢廓有大志嘗起宅開門前路廣數十

步人或謂之何太過浚曰吾欲使容長戟幡旗眾咸

笑之浚曰陳勝有言燕雀安知鴻鵠之志

王敦傳敦每酒後輒詠魏武帝樂府歌曰老驥伏櫪

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以如意打唾壺為節

壺邊盡缺

尹人緯傳緯少有大志不營產業每覽書傳至宰相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5:18:06
文章信息 浏览:0 评论:  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