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雖為未能得  無障礙解脫

  以能有智慧  及與信力故

  得勝於一切  世間諸智慧

  如是觀諸諦  悉知有為法

  虛妄偽詐誑  無有一堅實

  能得於諸佛  慈悲光明分

  為諸眾生故  專心求佛慧

  知有為先後  眾生甚可愍

  墮在無明闇  愛因緣所系

  是菩薩能拔  世間之苦惱

  知法無壽者  猶如草木等

  眾生常以二  煩惱因緣故

  從於先世來  後世亦如是

  相續不斷絕  不能盡苦邊

  於此生愍傷  我當度脫之

  不出五陰舍  不畏四大害

  不拔諸邪箭  不滅三毒焰

  不破無明闇  墮在大愛海

  無有智慧明  離大導師故

  知如是事已  轉加勤精進

  有所作起業  皆為度眾生

  常念正念慧  修道有慚愧

  堅心與智慧  轉更令增益

  修福慧無厭  持戒不羸弱

  求多聞無倦  正修凈佛土

  種相好音聲  因緣無厭足

  所作諸善業  皆為利眾生

  為利世間故  造立經書等

  名姓鬼病方  歌舞戲笑等

  堂閣園林法  衣服諸飲食

  示種種寶聚  令眾得歡喜

  占日月五星  二十八宿等

  地動吉凶相  夢書諸怪事

  布施持戒等  離欲修禪定

  四無量神通  安樂世間故

  大智慧菩薩  得此難勝地

  供養數億佛  從佛而聽法

  而修諸善根  皆悉得明凈

  猶如車磲寶  瑩磨于真金

  譬如寶宮殿  隨風不失法

  世法利不染  如蓮華在水

  菩薩住是地  多作兜率王

  諸根轉猛利  破諸外道見

  所作諸善業  皆為佛智慧

  得佛力無畏  能度諸眾生

  是菩薩勤修  轉勝精進力

  能得千萬億  諸深妙三昧

  供養千億佛  能動千世界

  隨其所願力  過是數無量

  如是第五地  種種諸方便

  上智慧大人  如法解說竟

現前地第六

  諸菩薩聞說  上地之行相

  在於虛空中  雨眾妙珍寶

  放清凈光明  供養於世尊

  咸贊言善哉  善哉金剛藏

  時有無量億  諸天皆歡喜

  于上虛空中  雨眾寶末香

  光明相綺錯  微妙甚可樂

  眾香華瓔珞  幡蓋雨佛上

  他化自在王  與諸眷屬等

  雨眾妙寶物  雰雰如雲下

  歌頌供養佛  稱嘆金剛藏

  咸贊言善哉  善哉快說此

  千萬億天女  于上虛空中

  作眾天音樂  歌嘆佛功德

  咸作如是言  如來之所說

  微妙無有量  能滅諸煩惱

  諸法本性空  無有毫末相

  空無有分別  同若如虛空

  無有去住相  亦無有戲論

  本來常清凈  如如無分別

  若人能通達  一切諸法性

  于有于無中  其心不動搖

  但以大悲心  為度諸眾生

  是名諸佛子  從佛口法生

  常行於布施  利益諸眾生

  本來雖善凈  持戒而堅心

  雖知法無傷  而行於忍辱

  雖知法性離  而行於精進

  雖先滅煩惱  而入于諸禪

  雖先解法空  而選擇諸法

  寂滅智雖多  而求利世間

  能滅諸惡者  名之為大人

  如是諸天女  百千種妙音

  稱讚歌頌已  皆默然觀佛

  解脫月菩薩  請金剛藏言

  當以何相貌  得成第六地

  金剛藏菩薩言。諸佛子。菩薩摩訶薩。已能具足五地行。欲入六地。當以十平等法。得入于六地。何等為十。一以無性故。一切法平等。二以無想故。一切法平等。三以無生故。一切法平等。四以無滅故。一切法平等。五以本來清凈故。一切法平等。六以無戲論故。一切法平等。七以不取不舍故。一切法平等。八以離故。一切法平等。九以幻夢影響水中月鏡像焰化故。一切法平等。十以有無不二故。一切法平等。諸佛子。諸菩薩摩訶薩。具足五地行。以是十平等法。能入第六地。諸佛子。若菩薩摩訶薩。能如是觀一切法性。能忍隨順得第六地。無生法忍。雖未現前。心已明利。成就順忍。是菩薩。觀一切法如是相。大悲為首。增長具足。更以勝觀觀世間生滅相。故作是念。世間所有。受身生處。皆以貪著我故。若離著我。則無世間生處。諸凡夫人。愚痴所盲。貪著於我。常樂求有。恆隨邪念。行邪妄道。習起三行罪行。福行。不動行。以是行故。起熱心種子。有漏有取心故。起生死身。所謂。業為地。識為種子。無明復蔽愛水為潤。我心溉灌。種種諸見。令得增長。生名色牙。因名色故。生諸根。諸根合故。有觸生。從觸生受。樂受故。生渴愛。渴愛增長故。有四取。四取因緣故。起業。于有起五陰身。名為生。五陰衰變。名為老。衰變滅。名為死。老死因緣。有憂悲熱惱眾苦聚集。是十二因緣。無有集者。自然而集。無有散者。自然而散。因緣合則有。因緣散則無。菩薩摩訶薩。如是于六地中。隨順觀十二因緣。又作是念。不如實知諸諦第一義故。有無明復心。無明業果。是名諸行。依諸行。有初識。與識共生。有四取陰。依止取陰。有名色。名色成就。有六入。諸根行塵故。有識。從是和合。生有漏觸。觸共生。有受。貪樂於受。名為愛。愛增長。名為取。從取起有漏業。有業有果報五陰。名為生。五陰熟名為老熟。五陰壞名為死。死別離時。愚人貪著心熱。名為憂悲。發聲啼哭五識。名為苦。意識名憂。憂苦轉多名為惱。如是但生大苦樹大苦聚。如是十二因緣苦聚。無我無我所。無作者無使作者。菩薩作是念。若有作者。則有作事。若無作者。則無作事。第一義中。無作者無作事。又作是念。三界虛妄。但是心作。如來說。所有十二因緣分。是皆依心。所以者何。隨事生貪慾心。是心即是識。事是行。行誑心故。名無明。識所依處名名色。以入生貪心。名六入。三事和合有觸。觸共生名受。貪著所受。名為渴愛。渴愛不舍。名為取。是和合故。名為有。此有更有有相續。名為生。生變熟名為老。老壞名為死。此中無明有二種作。一者緣中痴。二者為生諸行因。行亦有二種作。一者生未來世果報。二者與識作因。識亦有二種作。一者能令有相續。二者與名色作因。名色亦有二種作。一者互相助成。二者與六入作因。六入亦有二種作。一者能緣六塵。二者能與觸作因。觸亦有二種作。一者能觸所緣。二者能與受作因。受亦有二種作。一者覺憎愛事。二者與愛作因。愛亦有二種作。一者所可染中生貪心。二者與取作因。取亦有二種作。一者能增長煩惱。二者與有作因。有亦有二種作。一者能于余道中生。二者與生作因。生亦有二種作。一者能起五陰。二者與老作因。老亦有二種作。一者令諸根熟。二者與死作因。死亦有二種作。一者壞五陰身。二者以不見知故。而令相續不絕。是中無明緣諸行者。無明令行不斷。助成行故。行緣識者。令識不斷。助成識故。識緣名色者。令名色不斷。助成名色故。乃至生緣老死憂悲苦惱。生不斷。相續助成故。無明滅故。則諸行滅。乃至老死憂悲苦惱。亦如是。是中無明若無。諸行亦無。因滅。則果滅余分亦如是。是中無明愛取。是三分。不斷煩惱道。諸行及有。不斷業道。余因緣分。不斷苦道。先際后際。相續不斷故。是三道不斷。是三道。離我我所。而有生滅。如二竹相對而住。不堅似堅。無明因緣諸行者。即是過去世事。識名色六入觸受。是現在事。愛取有生老死。是未來世事。於是有三世出。無明滅故諸行滅。名為斷相續說。十二因緣。說名三苦。無明行識名色六入。名為行苦。觸受名為苦苦。愛取有生死憂悲苦惱。名為壞苦。無明滅故。諸行滅。乃至老死。名為斷三苦相續說。因無明。諸行生。余亦如是。無明滅。諸行滅。以諸行體性空故。余亦如是。無明因緣。諸行以生縛說。余亦如是。無明滅故。諸行滅。以滅縛說。余亦如是。無明因緣諸行。是隨順無所有觀說。無明滅諸行滅。是隨順盡觀說。余亦如是。如是逆順十種。觀十二因緣法。所謂。因緣分次第。身心所攝。自助成法。不相舍離。隨三道行。分別先後際故。三苦差別故。從因緣起生滅縛故。無所有盡觀故。爾時菩薩。隨十二因緣。觀無我無眾生。無壽命者。無人性空。離作者使作者。無主屬眾。因緣無所有。如是觀時。空解脫門現在前。滅此事。余不相續故。名無相解脫門現在前。知此二種。更不樂生。唯除大悲心。教化眾生。無願解脫門現在前。菩薩修行是三解脫門。離彼我相。離作者受者相。離有無相。悲心轉增。以重悲心故。勤行精進。未滿助菩提法。欲令滿足。菩薩作是念。有為和合故增。離散則滅。眾緣具故增。不具故滅。我今知有為法多過故。不應具和合因緣。亦不畢竟滅有為法。為教化眾生故。諸佛子。菩薩如是。知有為法。多過無性。離堅固相。無生無滅。與大慈悲和合。不舍眾生。即時得無障礙。般若波羅蜜。光明現在前。得如是智慧。具足修集。取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因緣。而不與有為法共住。觀有為法性寂滅相。亦不住其中。欲具足無上菩提分故。菩薩住現前地中。得快空三昧。性空三昧。第一義空三昧。第一空三昧。大空三昧。合空三昧。生空三昧。如實不分別空三昧。攝空三昧。離不離空三昧。如是等。萬空三昧門現在前。無相無願三昧。亦如是。是菩薩。住現前地中。志心決定心。妙心深心。不轉心不舍心。廣心。無邊心。樂智心慧方便和合心。如是等心。轉勝增長故。隨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一切外道論師。不能傾動。入于智地。轉聲聞辟支佛。決定向佛智。一切眾魔。及諸煩惱。所不能制。安住菩薩智慧明中。善修應空無相無願解脫門。專以慧方便。行助菩提法。是菩薩。住現前地。于般若波羅蜜中。得轉勝行。得第三上順忍。以順是法。無有違逆故。菩薩住是現前地中。得見數百數千佛。乃至數百千萬億佛。供養恭敬。尊重讚嘆。衣服飲食。卧具醫藥。親近諸佛。于諸佛所。聽法。聽法已。如實隨智慧光明故。如所說行。令諸佛歡喜。是人轉勝。知諸佛法藏。乃至無量百千萬億劫。諸善根轉妙明凈。諸佛子。譬如真金。以琉璃磨瑩。光色轉勝。菩薩住此現前地。以慧方便故。善根轉勝。明凈寂滅。餘地所不及。諸佛子。譬如月明。能令眾生。身得清凈。四種風吹。不能遏絕。菩薩摩訶薩。住是現前地。善根轉勝。能滅無量眾生煩惱之火。四種惡魔。所不能壞。諸佛子。是名諸菩薩摩訶薩現前地。菩薩住是地中。多作善化自在天王智慧猛利。能破一切增上慢者。聲聞問難。不能窮盡。有所施作。布施愛語。利益同事。皆不離念佛。念法念諸菩薩伴。乃至不離念一切種智。常發願言。我于一切眾生。為首為尊。乃至於一切眾生。為依止者。是菩薩。若欲勤行精進。于須臾間。得十萬億三昧。乃至能示十萬億菩薩眷屬。若以願力。能過是數。不可稱計。若干百千萬億劫。爾時金剛藏菩薩。欲令此義明了故。而說偈言。

  諸菩薩已得  具足行五地

  知諸法無相  無相無生滅

  本來常清凈  無有諸戲論

  修集如是智  得入第六地

  諸法常離相  不取亦不舍

  性空猶如幻  離二無分別

  若能順如是  微妙之理趣

  心無有違逆  得入第六地

  住于利順忍  智慧得力故

  觀察于一切  世間生滅相

  悉知諸世間  皆從痴闇出

  痴闇若滅者  則無諸世間

  觀擇因緣法  隨順第一義

  而不壞緣報  所作及假名

  如實無作者  亦無有受者

  如是觀有為  如雲無實事

  不知真諦義  名之為無明

  從是則生思  身口行得報

  從行故有識  即生於名色

  如是生世間  至生死苦聚

  了知于三界  但從心而有

  知十二因緣  在於一心中

  如是則生死  但從心而出

  心若得滅者  生死則亦滅

  無明二種作  作痴作于業

  乃至於老死  破散壞五陰

  從於此事邊  具出於苦惱

  是事若盡者  苦惱則亦盡

  無明若具足  相續則不斷

  因緣若不具  則斷于相續

  無明及愛取  即是煩惱道

  行有是業道  余則是苦道

  痴至於六入  是名為行苦

  觸受是苦苦  余分是壞苦

  滅三苦相續  則更無有我

  無明及諸行  則是過去世

  識與及於受  是則為現在

  從愛而生苦  則是未來世

  無明若滅者  是則無有苦

  痴從眾緣生  則生於諸縛

  眾緣若滅者  則滅于諸縛

  從因而生果  因滅則果滅

  如是觀諸法  自性則皆空

  隨順於無明  則有世間出

  若逆于無明  是則斷于有

  從是則有是  是無則無是

  如是十種觀  甚深因緣法

  觀因緣相續  去來及現在

  不離一心中  分別有三道

  從三種苦觀  及以生滅法

  無所有而盡  能行逆順觀

  菩薩如是入  十二因緣法

  知空猶如幻  如夢亦如影

  如焰亦如化  虛誑無作者

  亦無有受者  但誑于愚人

  如是觀因緣  智者所修空

  無緣則無相  知此二虛假

  其諸一切有  于中無所願

  但以大悲心  愍度眾生故

  如是諸大士  修習解脫門

  悲心愛樂佛  無量諸功德

  知諸有為法  皆從和合有

  即得萬空定  無相願亦爾

  智慧轉增進  入于上順忍

  得於諸菩薩  無為智解脫

  如是諸善根  轉勝明凈利

  供養無量佛  諸佛所稱讚

  常于諸佛所  出家學佛道

  到諸佛法藏  善根轉增長

  猶以琉璃寶  瑩磨于真金

  光明轉清凈  其喻亦如是

  如於虛空中  滿月光清凈

  四種風所吹  不能令遏絕

  菩薩智慧光  滅諸煩惱熱

  四魔不能制  其喻亦如是

  菩薩住是地  多作善化王

  諸根悉猛利  能破增上慢

  所作諸善業  皆隨順智慧

  聲聞諸問難  不能得窮盡

  是佛子若欲  如是勤精進

  能得於百千  億數諸三昧

  得見於百千  億數十方佛

  如春清了時  日光明則凈

  如是第六地  深妙難知見

  聲聞所不了  大士略說竟

十住經卷第四

遠行地第七

  爾時諸天眾  在於虛空中

  雨香花珍寶  如雲散佛上

  踴躍發妙音  咸贊言善哉

  善哉金剛藏  善知第一義

  無量功德聚  人中之蓮花

  說此上妙行  利益諸世間

  他化自在王  雨光明華香

  雰雰而供養  除憂煩惱者

  諸天及天王  發妙音聲言

  若聞此地義  則為得大利

  時作百千種  上妙諸伎樂

  諸天女善歌  承佛神力故

  佛是最寂滅  能令惡為善

  一切諸世間  皆所共恭敬

  雖出過世間  而示世間法

  知身同實相  而示種種身

  雖以諸言音  演說寂滅法

  而知于語言  無有音聲相

  能過百千土  上妙供諸佛

  知身佛國土  舍相智自在

  雖教化眾生  而無彼我想

  廣集大功德  不于中起著

  以見取相故  三毒火然世

  不取一切相  慈悲起精進

  諸天及天女  歡喜設供養

  如是讚嘆已  默然而觀佛

  爾時解脫月  請金剛藏言

  大眾皆清凈  願說七地相

  金剛藏菩薩言。諸佛子。菩薩摩訶薩。已具足第六地行。若欲入第七菩薩地者。從方便慧。起十妙行。何等為十。是菩薩善修空無相無願。而以慈悲心。處在眾生。隨諸佛平等法。而不舍供養諸佛。常樂思惟空智門。而廣修集福德資糧。遠離三界。而能莊嚴三界。畢竟寂滅諸煩惱焰。而能為眾生。起滅貪恚痴煩惱焰法。隨順諸法。如幻如夢。如影如響。如化如水中月。鏡中像不二相。而起分別種種煩惱。及不失業果報。知一切佛國土。空如虛空。諸國土皆是離相。而起凈佛國土行。知一切佛。法身無身。而起色身。三十二相。八十種好。以自莊嚴。知諸佛音聲不可說相。信解如來音聲本來寂滅相。而隨一切眾生。起種種莊嚴音聲。知諸佛于一念頃。通達三世事。而知種種相種種時種種劫。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隨眾生心信解故。作如是說。諸佛子。是名從慧方便。生十妙行。菩薩摩訶薩。具足六地行已。修此妙行。得入七地。諸佛子。如是方便慧現前。故名為入七地。是菩薩。住七地中。入無量眾生性。入無量諸佛教化眾生法。入無量世間性。入諸佛無量清凈國土。入無量諸法差別。入無量諸佛智得無上道。入無量諸劫算數。入無量諸佛通達三世。入無量眾生信樂差別。入無量諸佛色身別異。入無量諸佛眾生志行根差別。入無量諸佛音聲語言令眾生歡喜。入諸佛無量眾生心心所行差別。入無量諸佛隨智慧行。入示無量聲聞乘信解。入諸佛無量說道因緣令眾生信解。入無量辟支佛智慧習成。入諸佛無量甚深智慧所說。入諸菩薩無量所行道。入諸佛無量所說大乘集成事。令眾生得入。諸菩薩。作是念。如是諸佛世尊。有無量無邊大勢力。不可以若干百千萬億劫算數所知。如是諸佛勢力。我皆應集。不以強分別此彼得成。以不分別不取相故成。此菩薩如是智慧。善思惟。常修習大方便慧。令其安住佛道智中。以不動法故。若欲常起種種度眾生道。無有障礙。來時亦起。去時亦起。坐卧住立。皆能起道。度脫眾生。離諸陰蓋。住諸威儀。常不離如是想念。是菩薩。于念念中。具足菩薩十波羅蜜及菩薩十地。何以故。是菩薩摩訶薩。于念念中。以大悲心為首。修習一切佛法。皆迴向如來智慧故。十波羅蜜者。以菩薩求佛道所修善根。與一切眾生故。是檀波羅蜜。能滅一切煩惱熱。是屍羅波羅蜜。慈悲為首。于一切眾生中。無所傷。是羼提波羅蜜。求轉勝善根。無厭足。是毗梨耶波羅蜜。修道心。不馳散。常向一切智。是禪波羅蜜。忍諸法先來不生門。是般若波羅蜜。能起無量智門。是方便波羅蜜。期轉勝智慧。是願波羅蜜。一切外道諸魔。不能沮壞。是力波羅蜜。于一切法相。如實成故。是智波羅蜜。如是念念中。具足十波羅蜜。是菩薩。具足十波羅蜜時。念念中亦具足四攝法。三十七菩提分法。三解脫門。舉要言之。一切助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于念念中。皆悉具足。爾時解脫月菩薩。問金剛藏菩薩言。佛子。菩薩摩訶薩。但於七地中。具足助菩提法。一切諸地中。亦具足。金剛藏菩薩言。佛子。菩薩摩訶薩。于十地中。悉具足助菩提法。但第七地勝故得名。何以故。諸菩薩摩訶薩。於七地中。功行具足。入智慧神通道故。佛子。菩薩于初地中。發願緣一切佛法故。具足助菩提法。第二地中。除心惡垢故。具足助菩提法。第三地中。願轉增長。得法明故。具足助菩提法。第四地中。得入道故。具足助菩提法。第五地中。隨順行世間法故。具足助菩提法。第六地中。入甚深法門故。具足助菩提法。此第七地中。起一切佛法故。具足助菩提法。何以故。諸佛子。菩薩摩訶薩。於此地中。得諸智慧所得道。以是力故。第八地自然得成。佛子。譬如二三千大千世界。一定清凈。一定垢穢。是二中間。難可得過。但以大精進力。大神通力。大願力故。乃能過諸佛子。諸菩薩如是。行於雜道。難可得過。但以大願力。大智慧力。大方便力故。乃可得過。解脫月菩薩言。第七菩薩地。為是凈行。為是垢行。金剛藏菩薩言。從初歡喜地來。菩薩所行。皆離煩惱罪業。何以故。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隨地所行清凈。不名為過。佛子。譬如轉輪聖王。乘大寶象。游四天下。知有貧窮苦惱者。而過不在王。然王未免人身。若舍王身。生於梵世。住梵天宮。遊行千世界。示梵王威力。爾時乃離人身。諸佛子。菩薩亦如是。從初地來。在諸波羅蜜乘。知一切眾生心所行事。及煩惱垢。而不為煩惱垢之所污。以乘善道故。而不名為過。若菩薩。舍一切所修功行道。從七地。入八地。爾時名為乘菩薩清凈乘。悉知一切世間諸煩惱垢。而不為諸煩惱所污。亦名為過。諸佛子。菩薩住是七地。多過貪慾等諸煩惱。眾在此七地。不名有煩惱者。不名無煩惱者。何以故。一切煩惱。不發起故。不名有煩惱者。貪求如來智慧。未滿願故。不名無煩惱者。菩薩住是七地。成就深凈身業。深凈口業。深凈意業是菩薩。所有不善業道。諸佛所呵。隨煩惱垢者。如是諸業。悉已得過。所有善業道。諸佛所贊。是則常行。又世間經書伎藝。如五地中說。自然而得。于三千大千世界中。最為希有。得為大師。唯除如來入八地菩薩。無有眾生。深心妙行。能與等者。是菩薩。所有禪定。神通解脫三昧。雖未得果報。所生而隨意自在。菩薩住是遠行地。于念念中。具足修集方便慧力。及一切助菩提法。轉勝具足。住是遠行地中。能入善擇菩薩三昧。善思義三昧。益意三昧。分別義藏三昧。如實擇法三昧。堅根安住三昧。知神通門三昧。法性三昧。如來利三昧。種種義藏三昧。不向生死涅槃三昧。如是具足百萬菩薩三昧。能凈治此地。是菩薩。得是三昧。智慧方便。善清凈故。深得大悲力故。名為過聲聞辟支佛地。趣佛智地。是菩薩。住是地。無量身業無相行。無量口業無相行。無量意業無相行。是菩薩清凈行故。顯照無生法忍。解脫月菩薩言。佛子。若菩薩住初地。有無量身業。無量口業。無量意業。已能過一切聲聞辟支佛地。金剛藏菩薩言。緣大法故。能過。非是實行力。此第七地。自實行力故。一切聲聞辟支佛。所不能壞。佛子。譬如生在王家。即勝一切群臣百官。何以故。豪尊力故。身既長大。智慧成立。真實得勝。諸佛子。菩薩摩訶薩。初發心時。已勝一切聲聞辟支佛。以發大願。深心清凈故。今住此地。自以智力故勝。諸佛子。菩薩住在七地。得甚深遠離無行。身口意業。轉求勝法。而不舍離。以是轉勝心故。雖行實際。而不證實際。解脫月言。佛子。菩薩摩訶薩。從何地來。能入寂滅。金剛藏言。菩薩摩訶薩。從第六地來。能入寂滅。今住此地。于念念中。能入寂滅。而不證寂滅。是名菩薩。成就不可思議。身口意業。行實際而不證實際。佛子。譬如有人。乘船入于大海。善為行法。善知水相。不為水患所害。如是菩薩摩訶薩。住此七地。乘諸波羅蜜船。能行實際。而不證實際。菩薩如是。以大願力故。得智慧力故。從禪定智慧。生大方便力故。雖深愛涅槃。而現身生死。雖眷屬圍繞。而心常遠離以願力受生三界。而不為世法所污。心常善寂。以方便力故。而還熾然。雖然不燒。隨行佛智。轉聲聞辟支佛地。得至諸佛法藏。而現于魔界。雖過四魔道。而現行魔行。雖現諸外道行。而深心不舍佛法。雖現身一切世間。而心常在出世間法。所有莊嚴之事。勝諸天龍夜叉干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四天王。釋提桓因。梵天王。而不舍樂法愛法。菩薩成就如是智慧。住是遠行地中。值百千億萬那由他諸佛。供養恭敬。尊重讚嘆。衣服飲食。卧具醫藥。供養諸佛已。護持諸佛法。諸聲聞辟支佛。智慧問難。所不能壞。是菩薩憐愍眾生故。法忍轉得清凈。是菩薩。無量百千萬億那由他劫。善根轉勝清凈。佛子。譬如成煉真金。以諸好寶。庄飾間錯。轉勝明好。余寶不及。諸佛子。菩薩亦如是。住菩薩遠行地中。諸善根。從方便智慧生。轉勝明凈。無能壞者。佛子。譬如日光。一切星宿月光。所不能及。閻浮提內。所有泥水。悉能幹竭。菩薩亦如是。住遠行地。善根轉勝。一切聲聞辟支佛。所不能及。又能幹竭眾生煩惱污泥。諸佛子。是名菩薩摩訶薩。第七遠行地。菩薩摩訶薩。住是地中。多作他化自在天王。諸根猛利。能發眾生。悟道善緣。所作善業。若布施若愛語。若利益若同事。皆不離念佛。不離念法。不離念諸菩薩摩訶薩伴。乃至不離念具足一切種智。常生是心。我何時。當於一切眾生中。為首為尊。乃至於一切眾生。為依止者。是菩薩若欲如是勤行精進。于須臾間。得百千億那由他三昧。乃至能示現百千億那由他。菩薩眷屬。菩薩若以願力。自在示現。過於此數。百千萬億那由他劫不可計知。爾時金剛藏菩薩。欲重明此義。而說偈言。

  深智慧定心  具行六地已

  一時生方便  智慧入七地

  行空無相願  而修慈悲心

  順佛平等法  而供養諸佛

  雖以智觀空  而修福無厭

  然後能得入  第七遠行地

  雖能嚴三界  而心樂遠離

  雖心常寂滅  而滅煩惱者

  行空不二法  如幻如夢等

  而行慈悲心  得入第七地

  雖觀一切土  空若如虛空

  而能善莊嚴  清凈諸佛土

  雖知諸佛身  同法相無相

  而種三十二  八十諸相好

  雖知于諸佛  不可言說相

  而嚴佛音聲  令世歡喜故

  雖知于諸佛  一念中成道

  而示時劫數  引導諸眾生

  如是知於法  則得法照明

  菩薩如是者  即入第七地

  住是地能觀  無量眾生行

  亦知于諸佛  勢力亦無量

  世間及劫數  法性皆無量

  又知諸眾生  所欲之所樂

  知說三乘法  皆悉是無量

  我當應教化  成就是眾生

  以如是思惟  方便慧和合

  于四威儀中  常行如是道

  于一一念中  能具助菩提

  所謂是十種  波羅蜜等法

  如是諸菩薩  所修之福德

  皆與諸眾生  名檀波羅蜜

  滅除心惡垢  名屍波羅蜜

  不為六塵傷  羼提波羅蜜

  能起轉勝法  精進波羅蜜

  於是道不動  名禪波羅蜜

  無生忍是名  般若波羅蜜

  迴向佛道名  方便波羅蜜

  求于轉勝法  名願波羅蜜

  無有能壞者  名力波羅蜜

  能解如實說  名智波羅蜜

  是助菩提法  念念皆能攝

  發於廣大願  緣于大事故

  初地中功德  名之為具足

  第二地名為  除諸心惡垢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4:1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