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諸引「如」「若」等字后,皆有讀與比,一若止詞然者。故識於此,與四卷同動字同義。③

二, 用為轉詞者。

[534]左傳宣公十二年雲:趙旃求卿未得,且怒於失楚之致師者,④請挑戰,弗許。

[535]又雲:訓之以若敖蚡冒篳路藍縷以啟山林。

[536]孟子樑上雲:王無異於百姓之以王為愛也。

[537]又滕文公上雲:欲以所事孔子事之。

[538]左傳僖公二十八年雲:為其所得者棺而出之。

[539]莊子人間世雲:故解之以牛之白顙者,與豚之亢鼻者,與人有痔病者,不可以適河,此皆巫祝以知之矣。

[540]韓文圬者傳雲:雖然,其賢於世之患不得之而患得失之者,以濟其生之欲,貪邪而亡道,以喪其身者,其亦遠矣。——諸此內「于」「以」「為」諸介字后,其所司者皆讀也,而皆為動字轉詞。惟「賢」字后「于」字所介者,比讀也。

[541]史記刺客列傳雲:今乃以妾尚在之故,重自刑以絕從,妾其奈何畏歿身之誅,終滅賢弟之名?

[542]又萬石君列傳雲:高祖東擊項籍過河內時,奮年十五,為小吏,侍高祖。

[543]又張陳列傳雲:然而慈父孝子,莫敢*刃公之腹中者,畏秦法耳。

[544]莊子養生主雲:始臣之解牛之時,所見無非牛者。

[545]韓文上張僕射書雲:受牒之明日,在使院中,有小吏持院中故事節目二餘事來示愈。——所引內如「妾尚在之故」,「過河內時」,⑤「畏秦法」,⑥「臣之解牛之時」與「受牒之明日」,是皆以讀為偏次也。以其為「之」字所介,故繫於轉詞之後。

○1楊雲:「于」為介字,「民生之不易」以下三讀乃司詞,非止詞矣。

○2此指[519][520]兩例。此二例應移入次節
【10.6.3.2】『用如靜字者』。

○3此指
【5.7.3】節,又可參
【6.4.4】節,但幾處說法不盡相同。

○4「失楚之致師者」非用如名字之讀,「楚之致師者」乃用如名字之讀,為「失」之止詞。

○5「過河內時」應為「高祖東擊項籍過河內時」,「高祖……河內」為「時」的偏次。

○6「秦」于「法」可雲居偏次,「秦法」合為「畏」之止詞,故「畏秦法」非以讀為偏次。


【10.6.3.2】其二,用如靜字者。

凡讀之用如靜字者,即讀之用為表詞也。而讀之用為表詞者,有煞以助字者,綴以靜字而最為慣用者,則接讀代字也。

其煞以「也」字者。

[546]左傳隱公元年雲:潁考叔,純孝也,愛其母,施及庄公。——「純孝」而煞以「也」字,所以表潁孝叔之為人也。

[547]又定公四年雲:三者,皆叔也,而有令德,故昭之以分物。——「皆叔也」如上。

[548]又隱公三年雲:公子州吁,嬖人之子也,有寵而好兵。——「嬖人之子也」同上。

[549]又宣公四年雲:諺曰:『狼子野心。』是乃狼也,其可蓄乎?

[550]又雲:君,天也,天可逃乎?

[551]秦策雲:劫天子,惡名也,而未必利也。——以上皆以「也」字煞表詞之讀。煞「矣」字「耳」字者,間亦有焉,見卷九各助字下。

其綴以靜字者。

[552]左傳隱公四年雲:衛國褊小,老夫耄矣,無能為也。此二人者,實弒君,敢即圖之。——「褊小」,兩靜字之綴于「衛國」而為表詞也,猶「耄矣」之為「老夫」之表詞也。此兩詞。即所以請陳國圖之之故,故謂之讀。

[553]又僖公二十二年雲:彼眾我寡,及其未既濟也,請擊之。——「眾」「寡」兩靜字同上。

[554]又襄公三十三年雲:國小而逼,族大寵多,不可為也。

[555]又桓公六年雲:吾牲牷肥腯,粢盛豐備,何則不信?

[556]又宣公十二年雲:晉之從政者新,未能行令。其佐先縠,剛愎不仁,不肯用命。

[557]又宣公三年雲:德之休明,雖小,重也;其奸回昏亂,雖大,輕也。

[558]又昭公三年雲:子之宅近市,湫溢囂塵,不可以居。

[559]又哀公十六年雲:吾聞勝也詐而亂,毋乃害乎!子西曰:『吾聞勝也信而勇,不為不利。』

[560]吳語云:大夫種勇而善謀,將還玩吾國於股掌之上,以得其志。——諸引皆以靜字綴諸名字后,而成為表詞之讀者也。

惟讀之有接讀代字也,則其用如靜字者審必矣。

[561]論語述而雲:我非生而知之者。——猶雲「我不是生而知之之人」也。故「生而知之者」一讀,「者」接讀代字也,今為表詞,故用若靜字者然。

[562]孟子萬章上雲:天之所發,必若桀紂者。——猶雲「天所廢之人必如桀紂之人」也,故兩讀皆用如靜字。

[563]史記楚世家雲:請逐畫地為蛇,蛇先成者獨飲之。

[564]又蘇秦列傳雲:臨菑甚富而實,其民無不吹竽鼓瑟,彈琴擊築,鬥雞走狗,六博蹋鞠者。

[565]又雲:龍賈之戰,岸門之戰,封陵之戰,高商之戰,趙莊之戰,秦之所殺三晉之民數百萬,今其生者,皆死秦之孤也。

[566]漢書劉韻傳雲:且此數家之事,皆先帝所訂論,今上所考視,其古文舊書,皆有征驗,外內相應,豈苟而已哉?

[567]韓文后十九日復上書雲:愈聞之,蹈水火者之免於人也,不惟其父兄子弟之慈愛,然後呼而望之也。將有介於其側者,雖其所憎怨,苟不至乎欲其死者,則將大其聲疾呼,而望其仁之也。

[568]又答崔立之書雲:夫所謂博學者,豈今之所謂者乎?夫所謂*辭者,豈今之所謂者乎?

[569]又與柳中丞書雲:頡頡作氣勢,竊爵位自尊大者,肩相摩,地相屬也。不間有一人援桴鼓誓眾而前者。

[570]又送王塤序雲:吾嘗以為孔子之道大而能博,門弟子不能遍觀而盡識也,故學焉而皆得其性之所近。其後離散分處諸侯之國,又各以所能授弟子,原遠而末益分。

[571]又董公行狀雲:在宰相位凡五年,所奏於上前者,皆二帝三王之道,由秦漢以降未嘗言;退歸,未嘗言所言于上者於人。子弟有私問者,公曰:『宰相所職系天下,天下安危,宰相之能與否可見。欲知宰相之能與否,如此視之其可。凡所謀議于上前者,不足道也。』——諸引所引,凡有「者」「所」兩字之讀,皆用如靜字者然。蓋若此之讀,皆以表為代者之何為何苦也。是皆散見於前,閱者可覆按也。①

○1本節論『讀之用為表詞』者,所舉三類例句,只第三類含有接讀代字,符合「讀」的定義。第一類『煞以助字者』除[546]一例外皆以名字為表詞,非讀作表詞。第二類以靜字為表詞,亦非以讀為表詞。且『以靜字綴諸名字后而成為表詞之讀』措詞亦欠妥,以「衛國褊小」為例,如以「褊小」綴「衛國」后,四字為表詞之讀,則起詞在何處?第三類中,馬氏雲『凡有「者」「所」兩字之讀,皆用如靜字者然,』而其實不然。 [562]第一讀,[563],[565],[567]第一讀,[568]第一、第三讀,[571]第一、第三讀,皆起詞也。[564],[567]第二、第四讀,[570]第一讀,[571]第二讀,皆止詞也。[570]第二讀,轉詞也。起詞、止詞、轉詞皆名字性質。


【10.6.3.3】其三,用如狀字者。

狀字為用有三:曰記處,曰記時,曰記容。惟容之所包者廣,凡言及舉止、比較、情景、緣因,與夫擬議、設想之情狀者,胥賅焉。

一、讀之記處者。

[572]論語衛靈公雲: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賢者,友其士之仁者。——「居是邦也」一讀,記所在之處。

[573]又鄉黨雲:其在宗廟朝廷,便便言,唯謹爾。朝與下大夫言,侃侃如也。

[574]左傳僖公四年雲:君處北海,寡人處南海,唯是風馬牛不相及也。不虞君之涉吾地也。何故?——前兩平讀又一總,皆記處之讀也。

[575]又宣公十二年雲:在軍,無日不討軍實而申儆之。——「在軍」一讀,同上。

[576]史記平準書雲:上郡以西旱,亦復修賣爵令。

[577]又封禪書雲:臣嘗游海上,見安期生。

[578]又雲:於是五利常夜祠其家,欲以下神,神未至而百鬼集矣。

[579]又雲:於是五利常夜祠其家,欲以下神,神未至而百鬼集矣。

[580]漢書趙廣漢傳雲:廣漢由是侵犯貴戚大臣,所居好用世吏子孫新進年少者。

[581]莊子山木雲:君其涉于江而浮於海,望之而不見其崖,愈往而不知其所窮。送君者皆自崖而反,君自此遠矣。

[582]韓文釋言雲:吾見子某時,吾時在翰林,職親而地禁,不敢相聞。——諸引皆有記處之讀先乎其句。①

二、讀之記時者。

[583]左傳僖公二十七年雲:楚子將圍宋,使子文治生命于睽,終朝而畢,不戮一人。子玉復治兵于蒍,終日而畢,鞭七人,貫三人耳。——「終朝而畢」,「終日而畢」,兩記時之讀也。

[584]又宣公三年雲:昔夏之方有德也,遠方圖物,貢金九牧,鑄鼎象物,百物而為之備。

[585]又昭公元年雲:子相晉國,以為盟主,於今七年矣。再合諸侯,三合大夫,服齊狄,寧東夏,平秦亂,城湻于,師徒不頓,國家不罷,民無謗*,諸侯無怨,天無大災,子之力也。

[586]又襄公三年雲:言終,魏絳至。

[587]公羊隱公二年雲:女,在其國稱女,在塗稱婦,入其國稱夫人。

[588]史記信陵君列傳雲:語未及卒,公子立變色,告車趣駕歸救魏。

[589]吳語云:及吾猶可以戰也,為虺弗摧,為蛇將若何?

[590]漢書賈誼傳雲:國已屈矣,盜賊直須時耳。

[591]史記李將軍傳雲:胡騎得廣,廣時傷病,置廣兩馬間,絡而盛卧廣,行數十里。

[592]又雲:且廣年六十余矣,終不能復對刀筆之吏。

[593]又大宛列傳雲:自博望侯開外國道以尊貴,其後從吏卒皆爭上書,言外國奇怪利害求使。

[594]莊子列禦寇雲:無幾何而往,則戶外之履滿矣。

[595]韓文與柳中丞書雲:愈初聞時,方食,不覺棄匕箸起立。

[596]又張中丞后敘雲:雲來時,雎陽之人不食月餘日矣。雲雖欲獨食,義不忍;雖食,且不下咽。

[597]又上李尚書書雲:愈來京師,於今十五年,所見公卿大臣,不可用數,皆能守官奉職,無過失而已,未見有赤心事上憂國如家如合下者。

[598]又曹成王碑雲:及是,然後跪謝告實。

[599]又王君墓誌銘雲:諸公貴人既志得,皆樂熟軟媚耳目者,不喜聞生語。

[600]又施先生墓誌銘雲:貴游之子弟,時先生之說二經,來太學 帖帖坐諸生下,恐不得卒聞。——諸引,各有記時之讀,②而又各不相類,故臚舉焉以為式。

三、讀之記容者。

有以舉止之容者。

[601]左傳宣公十四年雲:楚子聞之,投袂而起,屨及於窒皇,劍及於寢門之外,車及於蒲胥之市。——后三讀,所以記楚子急遽之容也。

[602]又襄公十四年雲:乃祖吾離,被苫蓋,蒙荊棘,以來歸我先君。我先君惠公有不腆之田,與汝剖分而食之。——記其所「被」「蒙」者,服飾之容也。

[603]荀子議兵篇雲:魏氏之武卒,以度取之,衣三屬之甲,操十二石之弩,負服矢五十個,置戈其上,冠*帶劍,贏三日之糧,日中而趨百里,中試則復其戶,利其田宅。——其中七讀,記兵容也。

[604]左傳昭公二十五年雲:諸臣偽劫君者,而負罪以出,君止。——「偽劫君者」,記飾似之容也。

記比較。

[605]又襄公二十九年雲:夫子之在此也。猶燕之巢於幕上。——此譬其所在之危也。

[606]又昭公三年雲:其愛之如父母,而歸之如流水,欲無獲民,將焉辟之?③

[607]莊子列禦寇雲:巧者勞而知者憂,無能者無所求,飽食而敖游,泛若不系之舟虛而敖游者也。

[608]又雲:凡人心,險于山川,難於知天。④天猶有春秋冬夏、旦暮之期,人者,厚貌深情。——諸所引,各有比較之讀,以狀其所比之容也。

記情景。

[609]漢書蕭望之列傳雲:仲翁出入,從倉頭廬兒,下車趨門,傳呼甚寵。顧謂望之曰:『不肯碌碌,反抱關為?』——句前諸讀,記情景也。

[610]漢書司馬遷傳雲:今交手足,受木索,暴肌膚,受榜棰,幽于園牆之中。當此之時,見獄吏則頭槍地,視徒隸則心惕息。何者?積威約之勢也。

[611]又司馬相如傳雲:南夷之君,西僰之長,常效貢職,不敢惰怠,延頸舉踵,喁喁然皆鄉風慕義,欲為臣妾。道里遼遠,山川阻深,不能自致。

[612]又賈捐之傳雲:當此之時,寇賊幷起,軍旅數發。父戰死於前,子斗傷於後。女子乘亭鄣,孤兒號于道,老母寡婦,飲泣巷哭,遙設虛祭,想魂乎萬里之外。——三引內各有排讀,皆以記事之情景也。

至記事之緣因者,最所習見。

[613]左傳桓公二年雲:君子以督為有無君之心,而後動于惡,故先書弒其君。——「以督為有無君之心」者,言「先書」之故也。

[614]漢書梅福傳雲:自霍光之賢,不能為子孫慮,故權臣易世則危。

[615]又西域傳贊雲:孝武之世,圖制匈奴,患其兼從西國,結黨南羌,乃表河曲,列西郡,開玉門,通西域,以斷匈奴右臂,隔絕南羌月氏。

[616]史記陸賈傳雲:以好畤田地善,可以家焉。

[617]又叔孫通傳雲:秦以不早定扶蘇,令趙高得以詐立胡亥,自使滅祀。

[618]又孟荀列傳雲:荀卿嫉濁世之政,亡國亂君相屬,不遂大道,而營于巫祝,信*祥,鄙儒小拘,如莊周等,又滑稽亂俗,於是推儒墨道德之行事與壞,序列著書萬言而卒。

[619]韓文送董邵南序雲:夫以子之不遇時,苟慕義強仁者,皆愛惜焉,矧燕趙之士出乎其性者哉?

[620]又平淮西碑雲:天以唐克肖其德,聖人神孫,繼繼承承于千萬年,敬戒不怠,全付所覆,四海九州島,罔有內外,悉主悉臣。

[621]又南海廟碑雲:既貴而富,且不習海事,又當祀時,海常多大風,將往,皆憂戚,既進,觀顧怖悸,故常以疾為解,而委事于其副。——以上所引諸句之先,皆有讀以記其事之緣因也。

擬議設想者,皆以言事之未定,而或假設其事以覘其效之有無或理之向背也。

[622]孟子離婁上雲:不以舜之所以事堯事君,不敬其君也;不以堯之所以治民治民,賊其民者也。——此設一事君不如舜,治民不如堯之事,以觀其合理與否也,故決之以為「不敬君者」「賊其民者」也。而所以可為狀讀者,蓋不如舜之事君,即以狀敬君之何若也。凡假設擬議之讀言理者,皆可解如「若是」也。

言效者,則假設之讀,乃其效之因也。

[623]左傳庄公十四年雲:納我而無二心者,吾皆許之上大夫之事。——「無二心」「納我」,乃所以「許之」之因也。

[624]又襄公三十一年雲:使夫往而學焉,夫亦愈知治矣。

[625]漢書樊噲傳雲:是日,微樊噲奔入營,譙讓項羽,沛公幾殆。

[626]史記淮陰侯列傳贊雲:使信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則庶同哉,于漢家*可以比周召太公之徒,後世血食矣。

[627]又李將軍列傳雲:如令子當高帝時,萬戶侯豈足道哉?

[628]又陳丞相世家雲:然大王能饒人以爵邑,士之頑鈍嗜利無恥者,亦多歸漢。

[629]韓文柳子厚墓誌銘雲:使子厚在台省時,自持其身,已能如司馬刺史時,亦自不斥;斥時有人力能舉之,且必復用不窮。然子厚斥不久,窮不極,雖有出於人,其文學詞章,必不能自力以致必傳於後如今無疑也。縱使子厚得所顧,為將相於一時,以彼易此,孰得孰失,必有能辨之者。——凡此所引,所有假設之讀,閱者既已數見於前矣,必能辨之。

然而言容之讀,尚不止此,此第舉其大凡以為則。

○1以上記處之辭,不盡為讀,亦不皆記動作之處所。

○2以上記時之辭不盡為讀,亦不皆記動作之時間。

○3「父母」「流水」非讀。

○4「山川」「知天」非讀。


【10.6.4】凡讀先乎句者,常也。其後之者,可條舉焉。

本節所引諸讀,皆先乎句,無事重引以為證。讀之後乎句者,或為嘆辭,則見彖二之系一。或用為止詞、轉詞,與比較之讀者,則見諸本節。舍此而外,則散見於書。而無例之可繩者僅矣。

[630]左傳閔公元年雲:猶有今名,與其及也。——此倒文也。是猶雲「與其及也,猶有令名。」

[631]又僖公五年雲:且虞能親于桓庄乎,其愛之也?——是猶雲「其愛之也,且虞能親于桓庄乎?」

[632]又僖公二十五年雲:蒼葛呼曰:『……此誰非王之親姻,其俘之也?』乃出其民。——是猶雲「『其俘之也,此誰非王之親姻乎?』乃出其民。」①

[633]又襄公三十年雲:子產請其田裡,三年而復之。反其田裡及其入焉。——是猶雲「及其入焉,反其田裡。」②

[634]趙策雲:吾將使梁及燕助之,齊楚則固助之矣。——是猶雲「齊楚則固助之矣,吾將使及燕助之。」諸讀之後置者,于義無關焉,而無文則非其常,故識之。

○1楊雲:馬氏所引三例,僅閔元一例為倒文,余二例非倒文也。 今案:[631]似是倒文。

○2楊伯峻春秋左傳注以「入」為名字,「反其田裡及其入焉」解作「並將豐卷之田宅及三年以來的總收入送還豐卷」。

彖七


【10.7】凡有起詞、語詞而辭意已全者曰「句」。首卷界說之十一曰:『凡字相配而辭意已全者曰「句」。』蓋初立界說,起、語兩詞猶未詮解,故以『字相配』三字隱之耳。所謂『辭意已全』者,即或惟有起詞、語詞而語意已達者,抑或已有兩詞而所需以達意如轉詞、頓、讀之屬,皆各備具之謂也。是則句之為句,似可分為兩項:一則與讀相聯者,一則舍讀獨立者。至不需讀而惟需頓與轉詞者,則所別甚細,不更為類焉。


【10.7.1】夫與讀相聯之句,已具見於論讀節矣。今復自變數則,而於句讀下註明焉,俾閱者知所區別已耳。①

史記貨殖列傳雲:白圭,周人也。……能薄飲食。忍嗜欲。節衣服。與用事僮僕同苦樂(至此一句)。趨時若猛獸摯鳥之發(比讀,連「趨時」為一句)。

趙策雲:段規諫曰。不可(答句)。夫智伯之為人也(讀,起詞)。好利而鷙復(靜讀)。來請地(句)。不與(狀讀)。必加兵于韓矣(句)。君其與之(句。)與之。彼狃(狀讀)。又將請地於他國(句)。他國不聽(狀讀)。必鄉之以兵(句)。然則韓可以免於患難而待事之變(句)。漢書司馬相如傳雲:今封疆之內(頓,記處)。冠帶之倫(頓,起詞)。咸獲嘉祉(句)。靡有闕遺矣(句)。而夷狄殊俗之國。遼絕異黨之域(兩頓,或記處,或以地代人,為句之起詞)。舟車不通。人跡罕至(兩讀,言處)。政教未加。流風猶微(兩狀讀,記情景)。內之則犯義侵禮于邊境。外之則邪行橫作(兩狀讀,跟上兩讀)。放殺其上。君臣易位。尊卑失序。父兄不辜。幼孤為奴虜(五狀讀,言內亂)。系絫號泣(靜讀,貼起詞)。內向而怨(至此一句,猶雲「中國既受祉矣」,一讀,「而夷狄之國,未有教化,不禁內向而怨」,一句。)

漢書司馬相如傳雲:伊上古之初肇(頓,記時)。自顥穹兮生民(讀,起詞)。歷選列辟。以迄乎秦(句)。率邇者(靜讀,起詞)踵武。逖聽者風聲(兩狀讀)。紛綸葳蕤(頓,言容)。湮滅而不稱者(靜讀,起詞)。不可勝數也(句)。繼昭夏。崇號謚(兩狀讀)。略可道者(靜讀,起詞)。七十有二君(句)。罔若淑而不昌。疇逆失而能存(兩扇句,平列)。漢書張敞傳雲:朝臣宜有明言曰(對所言則為句,對全節則為讀②)。陛下褒寵大將軍以報功德(讀,起詞)。足矣(就所論則為句)。間者輔臣顓政。貴戚太盛。君臣之分不肯(三讀,言故)。請(句之坐動,貫下)罷霍氏三侯皆就第。及衛將軍張安世宜賜幾杖歸休。時存問召見。以列侯為天子師(三讀皆所請之止詞,至此句止,其實「朝臣」至此,為一假設之讀)。明詔以恩不聽。羣臣以義固爭而後許(又兩句,其實至此皆假設之讀,后乃言效)。天下必以陛下為不忘功德。而朝臣為知禮(一句,言兩效)。霍氏世世無所患苦(又一句,言效節全)。漢書劉韻傳雲:往者綴學之士(頓,起詞)。不思廢絕之闕(讀)。苟因陋就寡。分文析字。煩言碎辭(三短句)。學者罷老(靜讀)。且不能究其一藝(句)。信口說而背傳記。是末師而非往古(兩平句,接上)。至於國家將有大事(狀讀)。若立辟雍封禪巡狩之儀(頓,解大事)。則幽冥而莫知其原(句)。猶欲保殘守缺③(狀讀)。挾恐見破之私意。而無從善服義之公心(兩句,反正)。或懷妒嫉(讀)。不考情實(句)。雷同相從。隨聲是非(兩狀讀)。抑此三學(句)。以尚書為不備。謂左氏為不傳春秋(兩平讀,公承上句)。豈不哀哉(結句)。漢書劉向傳雲:今以陛下明知(讀)。誠深思天地之心跡。察兩觀之誅(兩對讀,皆假設也)。覽否泰之卦。觀雨雪之詩(兩對讀)。察周唐之所進(止詞之讀)以為法(轉詞)。原泰魯之所消以為戒(兩對讀)。考祥應之福。省災異之禍(兩對讀)。以揆當世之變(轉詞,連上,兩讀所共)。放遠佞邪之黨。壞散險詖之聚。杜閉羣枉之門。廣開眾正之路(四對讀)。決斷狐疑。分別猶豫(又兩對讀)。使是非炳然可知(禁令之讀,為前兩讀所共。至此計十四讀,皆為「誠」字所連,讀式五變)。則百異消滅。而眾祥並至(兩平句,言效)。太平之基。萬世之利也(總結,兩決句)。

韓文諫佛骨表雲:今聞(句之坐動)陛下令羣僧迎佛骨于鳳翔。御樓以觀。舁入大內。又令諸寺遞迎供養(四讀,止詞。至此句止)。臣雖至愚(靜讀)。必知陛下不惑于佛(靜讀,貼「陛下」)。作此崇奉以祈福祥也(一讀,「知」之止詞,句止)。直以年豐人樂(讀,言故)。狥人之心(讀)。為京都士庶(頓,轉詞)設詭異之觀。戲玩之具耳(句)。安有聖明若此(靜讀)而肯信此等事(讀,「有」之止詞)哉(連上「安有」兩字為句)。

韓文鄭公神道碑文雲:公與賓客朋游飲酒(讀,記處)必極醉(句)。投壺博奕窮日夜(句)。若樂而不厭者(比讀)。平居狥簾閣據幾(讀,記處)。終日不知有人(句)。別自號白雲翁(句)。名人魁士兵(頓,分母,「鮮」之偏次)。鮮不與善(句)。好樂後進(句)。及門接引(讀)。皆有恩意(句)。又袁氏先廟碑雲:公惟(讀之坐動)曾大父、大父、皇考(起詞)比三世(頓,同次)。存不大夫食。歿祭在子孫(兩讀)。唯(又一坐動)將相能致備物。世彌遠。禮則益不及(三讀,言所以「唯」立功之故)。在慎德行業治。圖功載句。以待上可(兩讀,一頓,至此以言所「惟」如是故)。無細大(靜讀)。無敢不敬畏(句)。無早夜。無敢不思(同上)。成於家。進于外。以立於朝(兩句一讀,以言其效。以上皆心中所「惟」者,下以實征)。自侍御使歷工部員外郎、祠部郎中、諫議大夫、尚書左丞、華州刺使、金吾大將軍(七頓,同次)。由卑而巨(讀)。莫不官稱(句)。遂為宰相。以贊辨章。仍持節將蜀渭襄荊(又兩句,頂上「將相」二字)。略苞河山。秩登祿富(兩讀)。以有廟祀(轉詞,至此為下句之起詞)。具如其志(句)。又垂顯刻。以教無忘(又一句。讀句分頂上文「圖功」「載句」兩事)。可謂大孝。

又與袁相公書雲:合下儻引而致之(讀附起詞)。密加識察(狀讀)。有少不如意(讀,乃「識察」止詞)。愈為欺罔大君子(句)。便宜得棄絕之罪于門下(再足一句)。誠不忍(狀讀)奇實橫棄道側(讀,「忍」之止詞)。而合下篋櫝(頓,起詞)。尚有少闕不滿之處(又一狀讀)。猶足更容(讀,「忍」之止詞,與「奇實」一讀,皆以言故,其實自「誠不忍」至此為一正讀)。輒冒言之(句,以「不忍」之故,故「冒言之」也)。

又上鄭尚書啟雲:愈幸甚(靜讀)。三得為屬吏(句)。朝夕不離門下(讀)。出入五年(讀,言時。)竊自計較(讀之坐動。)受與報(頓,下讀之起詞。)不宜在門下諸從事後(止詞之讀。自「計較」至此止,為言故之讀。)故(連字,一頓)事有當言(讀)。未嘗敢不言(句)。有不便於己(讀)。輒吐私情(句)。合下所宜憐也(結句,猶雲「此乃合下所宜憐也」。故靜讀為表詞)。

歷引諸書,分注讀句區別,或有未嘗,知所難免,而大致若是。學者誠密加察識,則讀與讀與夫句讀之所以相輔而能足其辭氣者,知泰半矣。因更引昌黎全序以明之。

送高閑上人序雲:苟可以寓其巧智(假設狀讀)。使機應於心。不挫氣(讀,「使」字連上)。則神完而守固(句,言效)。雖外物至(宕讀)。不膠於心(足句)。堯舜禹湯治天下(連下計八讀,皆起詞)。養叔治射。庖丁治牛。師曠治音聲。扁鵲治病(五讀同式)。僚之於丸。秋之於奕。伯倫之於酒(三讀,又一式,共計八讀)。樂之終身不厭(句)。奚暇外慕(足一句)。夫外慕徙業者(讀,起詞)。皆不造其堂。不嚌其胾者(讀,表詞)也(句,兩讀集成)。往時張旭善草書(讀,貼起詞)。不治他伎(句)。喜怒窘窮(頓)。憂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無聊不平(共計四頓,皆分母偏次,猶雲「諸情之中」也,下文乃雲「如有動於心」)。有動於心(至此一狀讀)。必于草書焉發之(句)。觀於物(句,挺接前文)。見(讀之坐動)山水崖谷(一頓,「見」之止詞,下同)。鳥獸蟲魚。草木之花實。日月列星。風雨水火。雷霆霹靂。歌舞戰鬥(共計五頓)。天地事物之變(頓,總前五頓)。可喜可愕(表詞,貼前頓,或雲「凡天地事物之變之可喜可愕者,皆寓於書也」)。一寓於書(句)。故旭之書(頓,起詞)。變動猶鬼神。不可端倪(句)。以此終其身而名後世(句)。今閑之於草書(頓)。有旭之心哉(句)。不得其心而逐其跡(狀讀)。未見其能旭也(句)。為旭有道(句,提起)。利害必明(讀)。無遺錙銖(句)。情炎于中。利慾斗進(兩讀平)。有得有喪。勃然不釋(兩讀承上)。然後一決于書。而後旭可幾也(兩句有先後)。今閑師浮屠氏(頓,同次)。一死生。解外膠(讀)。是其為心(讀)。必泊然無所起(句)。其於世。必淡然無所嗜(句,同上)。泊與淡相遭(狀讀)。頹墮委靡(頓狀)。潰敗不可收拾(讀,足上讀)。則其于書。得無象之然乎(句)。然吾聞浮屠人善幻(靜讀)。多伎能(靜讀,至此句止)。閑如通其術(狀讀)。則吾不能知矣(句)。

○1馬氏所注「句」「讀」「詞」「頓」以及其它名目,頗有難於索解乃至顯然錯誤者,不復詳註。

○2按照『對所言則為句,對全節則為讀』的說法,劃分「讀」和「句」就沒有確定的標準了。

○3章校:「保」原誤「抱」。


【10.7.2】至舍讀獨立之句,非謂句之前後皆無讀也,惟句與句或自相聯屬,而前後之或有讀焉,亦不若句讀錯置犬牙者然也。原夫句之為句也,至為繁賾,要無定例之可循。今欲資為論說,試別其式為四。


【10.7.2.1】一,排句而意無軒輊者。

凡有數句,其字數略同,而句意又相類,或排兩句,或迭數句,經籍中最慣用也。

[635]論語學而: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后三句為排句,為其句字、句意近似故也。

[636]又:君子食無求飽,居無求安,敏於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謂好學也已。余如

[637]論語里仁:君子喻于義,小人喻于利。

[638]又公冶長:回也聞一以知十,賜也聞一以知二|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牆不可圬也。

[639]又泰伯:曾子曰:『鳥之將死,其嗚也哀;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640]又先進: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

[641]又季氏:丘也聞有國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蓋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

[642]孟子滕文公下雲:是故孔子曰:『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昔者禹抑洪水而天下平,周公兼夷秋驅猛獸而百姓寧,孔子成春秋而亂臣賊子懼。

[643]又離婁上雲:孟子曰:『有不虞之譽,有求全之毀。』

[644]又雲:孟子曰:『仁,人心也;義,人路也。舍其路而弗由,放其心而不知求,哀哉!』

[645]左傳隱公九年雲:戎輕而不整,貪而無親;勝不相讓,敗不相救。先者見獲,必務進;進而遇覆,必速奔。後者不救,則無繼矣,乃可以逞。

[646]又僖公三十三年雲:武夫力而拘諸原,婦人暫而免諸國,墮軍實而長寇讎,亡無日矣。

——所引諸迭句,或兩排,或三排,其字數、意義大略相同。間有先之以讀者,仍不失為排句也。至如

[647]趙策雲:安民之本,在於擇交。擇交而得,則民安;擇交不得,則民終身不得安。請言外患,齊秦為兩敵,而民不得安;倚秦攻齊,而民不得安;倚齊攻秦,而民不得安。故夫謀人之主,伐人之國,常苦出辭斷絕人之交。

[648]又雲:大王誠能聽臣,燕必致氈裘狗馬之地,齊必致海隅魚鹽之地,楚必致橘柚雲夢之地,韓魏皆可使致湯沐之邑,貴戚父兄皆可以受封侯。

[649]楚策雲:夫隘楚太子弗出,不仁;又欲奪之東地五百里,不義。其縮甲則可,不然則願待戰。

[650]秦策雲:韓魏父子兄弟接踵而死於秦者,累世矣。本國殘,社稷壞,宗廟隳,刳腹折頤,首身分離,暴骨草澤,頭顱僵仆,相望于境,父子老弱,系虜相隨於路,鬼神狐祥無所食,百姓不聊生,族類離散,流亡為臣妾,滿海內矣。

[651]漢書東方朔傳雲:遵天之道,順地之理,物無不得其所。故綏之則安,動之則苦;尊之則為將,卑之則為虜;抗之則在青雲之上,抑之則在深泉之下;用之則為虎,不用則為鼠。雖欲盡節效情,安知前後?

[652]又王尊傳雲:臣等竊痛傷尊修身絜己,功著職修,威信不廢,誠國家爪牙之吏,折衝之臣。今一旦無辜制于仇人之手,傷于詆欺之文,上不得以功除罪,下不得蒙棘木之聽,獨掩怨讎之偏秦,猥被共工之大惡,無所陳怨愬罪。

[653]又匈奴傳雲:外國天性忿鷙,形容魁健,負力怙氣,難化以善,易隸以惡,其強難詘,其和難得。胡未服之時,勞師遠攻,傾國殫貨,伏屍流血,破堅拔敵,如彼之難也,既服之後,慰薦撫循,交接賂遺,威儀俯仰,如此之備也。

[654]韓文南海神廟碑雲:公遂升舟,風雨少弛。棹夫奏功,雲陰解駁。日光穿漏,波伏不興。省牲之夕,載暘載陰;將事之夜,天地開除。月星明穊,五鼓既作,牽牛正中,公乃盛服執笏以入,即事文武賓屬,俯首聽位,各執其職。牲肥酒香,*爵靜潔,降登有數,神具醉飽。海之百靈秘怪,慌惚畢出,蜿蜿虵虵,來享飲食。闔廟旋艫,祥颷送颿。旗*旄麾,飛揚晻藹。鐃鼓嘲轟,高管噭噪。武夫奮棹,工師唱和。穹龜長魚,踴躍后先。干端坤倪,軒豁呈露。祀之之歲,風災熄滅。人厭魚蟹,五榖胥熟。

[655]又答尉遲生雲:實之美惡,其發也不揜。本深而末茂,形大而聲宏,行峻而言厲,心醇而氣和。昭晰者無疑,優遊者有餘。體不備不可以成人,辭不足不可以為成文。愈之所聞者如是。

所引諸段,排句多而式亦各異,可取則焉。

迭句有以狀字、連字為呼應者,已詳于八卷承接連位元組矣,重錄數則以為式。

[656]榖梁僖公二年雲:且夫玩好在耳目之前,而患在一國之後。此中知以上乃能慮之,臣料虞君中以下也。——首兩排句,連以「而」字。

[657]史記藺相如列傳雲:秦亦不以城予趙,趙亦終不予秦璧。——此兩句連以「亦」字。

[658]又季布列傳雲:當是時,諸公皆多季布能摧剛為柔,朱家亦以此句聞當世。——下句以「亦」字為承。

[659]又雲:漢購將軍急,跡且至臣家。①

[660]莊子秋水雲:由此觀之,又何以知毫末之足以定至細之倪,又何以知天地之足以窮至大之域?

[661]左傳昭公四年雲:鄰國之難,不可虞也。或多難以固其國,啟其疆土;或無難以喪其國,失其守宇,若之何虞難?

[662]史記刺客列傳雲:荊軻奉樊於期頭函,而秦舞陽奉地圖匣以次進。

[663]韓文與于襄陽書雲:世之齪齪者,既不足以語之,磊落奇偉之人,又不能聽焉,則信乎命之窮也。

[664]又送楊少尹序雲:漢史既傳其事,而後世工畫者又圖其跡。

[665]又黃家賊狀雲:德既不能綏懷,威又不能臨制。

[666]又上崔虞部書雲:既以自咎,又嘆執事者所守異於人人。②

[667]又謝孔大夫狀雲:欲致辭為讓,則乖伏屬之禮;承命苟貪,又非循省之道。

諸引排句,各有「而」「亦」「且」「又」「或」「既」「則」諸連字,與狀字相為承接,則迭句便覺靈動矣。

又以上所引一切排句,其句意並無淺深之別,是不可以辨者。不然,則為下式矣。

○1楊雲:二句乃上下承接之句,非迭句,與各例不類。

○2
【8.2.4.2】節說:『「既」字所附者,辭氣未完,皆讀也』,並引[663][664][666](=[八?556,551,557])三句為例,與引處說「既」「又」所連為迭句不同。似以前說為勝。


【10.7.2.2】二,迭句而意別淺深者。

迭句有似排句,其格式相似,其字數略等。所謂意別淺深者,先後句意或判輕重,或相比較之謂也。

[668]漢書賈誼傳雲:臣故曰,非徒病瘇也,又苦*盭。

[669]又雲:非亶倒縣而已,又類辟,且病痱。

[670]又雲:欲諸王之皆忠附,則莫若令如長沙王;欲臣子之勿葅醢,則莫若令如樊酈等;欲天下之治安,莫若眾建諸侯而少其力。——三引,所謂先後句意有輕重、比較之別者皆具焉。

[671]左傳昭公三年雲:若惠顧敝邑,撫有晉國,賜之內主,豈惟寡君,舉羣臣實受其貺,其自唐叔以下,實寵嘉之。——「豈惟」以下三句之意,皆遞進也。

即[672]隱公元年雲:蔓草猶不可除,況君之寵弟乎?——「猶」「況」兩字相比,「況」字后所有語詞隱寓者,十而有九,然辭意盡達矣,不謂之句可乎?

是則[673]昭公元年雲:不寧唯是,以使圍蒙其先君,將不得為寡君老,其蔑以復矣。

[674]又雲:子木之信稱于諸侯,猶詐晉而駕焉,況不信之尤者乎?

[675]燕策雲:隗且見事,況賢于隗者乎?

[676]史記平準書雲:非獨羊也,治民亦猶是也。

[677]漢書趙充國傳雲:誠令兵出,雖不能滅先零,亶能令虜絕不為小寇,則出兵可也。即今同是,而釋坐勝之道,從乘危之勢,往終不見利,空內自罷敝,貶重而自損,非所以視蠻夷也。

[678]又賈捐之傳雲:人情莫親父母,莫樂夫婦。至嫁妻賣子,法不能禁,義不能止,此社稷之憂也。

[679]又劉向傳雲:陛下為人子孫,守持宗廟,而令國祚移于外親,降為皁隸。縱不能止,奈宗廟何?——所引諸句之式,或不相類,而各有連字呼應,故皆有淺深之別。

[680]左傳昭公元年雲:若野賜之,是委君貺于草莽也,是寡大夫不得列于諸卿也。

[681]又襄公三十一年雲:大決所犯,傷人必多,吾不克救也。不如小決使道,不如吾聞而葯之也。

[682]又哀公六年雲:再敗楚師,不如死;棄盟逃讎,亦不如死。

[683]莊子天運雲:故曰,以敬孝易,以愛孝難;以愛孝易,以忘親難;忘親易,使親忘我難;使親忘我易,兼忘天下難;兼忘天下易,使天下兼忘我難。

[684]韓文潮州刺史謝上表雲:高祖創製天下,其功大矣,而治未太平也。太宗太平矣,而大功所立,咸在高祖之代。非如陛下承天寶之後,接因循之餘,六七十年之外,赫句興起,南面指麾,而致此巍巍之治功也。

[685]趙策雲:故勸王無齊者,非知不足也,則不忠者也。非然,則欲用王之兵成其私者也。非然,則欲輕王以天下之重取行於王者也。非然,則位尊而能卑者也。

諸引六引,雖各有讀交錯其間,而句意則層層遞進,可取法焉。凡此句法,皆詳諸八卷連字矣。①

○1本節所列例句,多與
【8.4.4】
【8.4.6】各節所引相類似,所用連字有相同者。但彼處說:『推拓連字,惟以連讀而已』,與此處說是迭句不同。


【10.7.2.3】三,兩商之句。

[686]公羊隱公三年雲:宣公謂繆公曰:『以吾愛與夷,則不若愛女;以為社稷宗廟主,則與夷不若女。蓋終為君矣?』——此兩商之句也。一見於八卷之終,又見於卷九傳疑助字。①大致皆先之以讀,以為兩設者也。]

[687]公羊桓公十一年雲:祭仲不從其言,則君必死,國必亡;從其言,則君可以生易死,國可以存易亡。

[688]又襄公二十九年雲:闔廬曰:『先君之所以不與子國而與弟者,凡為季子故也。將從先君之命與,則國宜之季子者也;如不從先君之命與,則我宜立者也。』

[689]左傳昭公三年雲:敝邑之往,則畏執事其謂寡君而固有外心;其不往,則宋之盟雲。

[690]又哀公十五年雲:天或者以陳氏為斧斤,既斫喪公室,而他人有之,不可知也;其使終饗之,亦不可知也。

[691]又昭公三十年雲:舊有豐有省,不知所從。從其豐,則寡君弱,是以不共;從其省,則吉在此矣。唯大夫圖之。

[692]史記淮陰侯列傳雲:今足下戴震主之威,挾不賞之功,歸楚,楚人不信;歸漢,漢人震恐。

[693]漢書楊惲傳雲:言鄙陋之愚心,若逆指而文過;默而息乎,恐違孔氏『各言爾志』之義。

[694]又鼌錯傳雲:陛下不救,則邊民絕望而有降敵之心;救之,少發則不足,多發,遠縣纔至,則胡又已去。聚而不罷,為費甚大;罷之,則胡復入。如此連年,則中國貧苦而民不安矣。

[695]韓策雲:今茲効之,明年雙益求割地。與之,即無地以給之;不與,則棄前功而後更受其禍。

[696]魏策雲:子之於學者,將盡行之乎,願子之有易名母也;子之於學也,將有所不行乎,願子之且以名母為后也。

[697]趙策雲:今臣親從秦來,而言勿與,則非計也;言與之,則恐王以臣之為秦也。

[698]韓文論變鹽法事宜狀雲:臣以為鄉村遠處,或三家五家,山谷居住,不可令人吏將鹽家至戶到。多將則糶貨不盡,少將則得錢無多。

[699]又復讎狀雲:伏以子復父讎,……最宜詳于律。而律無其條,非闕文也,蓋以為不許復讎,則傷孝子之心而乖先王之訓;許復讎,則人將倚法專殺,無以禁止其端矣。

[700]又論變鹽法事宜狀雲:百姓寧為私家載物取錢五文,不為官家載物取十文錢也。

[701]又雲:臣以為若法可行,不假令宰相充使;若不可行,雖宰相為使無益也。

諸引兩商之句,大致相類,概皆先之以讀,所以為設問也。其于設問之讀,有煞以傳疑助字者,則見諸九卷。要之,此種句法,辨事理最為便利。

○1參
【8.2.3.3】
【8.4.5】
【9.8.3】
【9.10.2】
【9.11.3】各節。


【10.7.2.4】四,反正之句。

反正之句者,即前後句意義相背,中假連字以捩轉也。捩轉而不用連字者亦有焉,然不概見也。此種句法,詳于八卷轉捩連字矣。①

[702]史記遊俠列傳贊雲:太史公曰:『吾視郭解,狀貌不及中人,言語不足采者,然天下無賢與不肖,知與不知,皆慕其聲。』

[703]漢書霍光傳贊雲:光為師保,雖周公阿衡,何以加此?然光不學亡術,暗于大理。陰妻邪,立女為后,湛溺盈盈之欲,以增顛覆之禍。死財三年,宗族誅夷,哀哉!——兩引,上下句義相反者,參「然」字以轉焉。

[704]史記秦始皇本紀雲:秦無亡矢遺鏃之費,而天下諸侯已困矣。

[705]漢書趙充國傳雲:釋致虜之術,而從為虜所致之道,臣愚以為不便。——兩引,以「而」字為轉者。

[706]考工記雲:材美,工巧,然而不良,則不時,不得地氣也。

[707]公羊僖公三十三年雲:或曰往矣,或曰反矣,然而晉人與姜戎要之殽而擊之。——此兩引,轉以「然而」者。至如:

[708]史記大宛傳雲:終不得入中城,乃罷而引歸。

[709]又蕭相國世家雲:今蕭何未嘗有汗馬之勞,徒持文墨議論不戰,顧掃居臣等上。

[710]漢書王尊傳雲:天下皆言王勇,顧但負責,安能勇?如尊乃勇耳。

[711]韓文與崔羣書雲:比亦有人說足下誠盡善盡美,抑猶有可疑者。

[712]魏志吳質傳雲:公幹有逸氣,但未遒耳。

[713]史記王翦列傳雲:今聞荊兵日進而西,將軍雖病,獨忍棄寡人乎?

[714]漢書賈誼傳雲:進言者皆曰,天下已安已治矣,臣獨以為未也。

[715]又司馬遷傳雲:而世又不與能死節者比,特以為智窮罪極,不能自免,卒就死耳。——諸引上下句,則以「乃」「顧」「抑」「但」「獨」「特」為掉轉者。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1 15:4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