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牛力若少,得待春耕;亦得□種。

凡大、小豆,生既布葉,皆得用錢齒□楱俎□反縱橫杷而勞之。

《雜陰陽書》曰:「小豆『生』于李。六十日秀,秀后六十日成。成后,忌與大豆用。」

《汜勝之書》曰:「小豆不保歲,難得。

「椹黑時,注雨種,畝五升。

「豆生布葉,鋤之。生五六葉,又鋤之。

「大豆、小豆,不可盡治也。古所以不盡治者,豆生布葉,豆有膏,盡治之則傷膏,傷則不成。而民盡治,故其收耗折也。故曰,豆不可盡治。

「養美田,畝可十石;以薄田,尚可畝收五石。」諺曰:「與他作豆田。」斯言良美可惜也。

《龍魚河圖》曰:「歲暮夕,四更中,取二七豆子,二七麻子,家人頭髮少許,合麻、豆著井中,咒敕井,使其家竟年不遭傷寒,辟五方疫鬼。」

《雜五行書》曰:「常以正月旦——亦用月半——以麻子二七顆,赤小豆七枚,置井中,辟疫病,甚神驗。」又曰:「正月七日,七月七日,男吞赤小豆七顆,女吞十四枚,竟年無病;令疫病不相染。」

●種麻第八

《爾雅》曰:「□,□實。□,麻。別二名」「□,麻母,」孫炎注曰:「□,麻子。」「□,苴麻盛子者。」

崔□是:「牡麻,無實,好肌理,一名為□也。」

凡種麻,用白麻子。白麻子為雄麻。顏色雖白,嚙破枯燥無膏潤者,秕子也,亦不中種。市□者,口含少時,顏色如舊者佳;如變黑者,□。崔□曰:「牡麻子,青白,無實,兩頭銳而輕浮。」

麻欲得良田,不用故墟。故墟亦良,有點丁破反葉夭折之患,不任作布也。地薄者糞之。糞宜熱。無熟糞者,用小豆底亦得。崔□曰:「正月糞疇。疇,麻田也。」

耕不厭熟。縱橫七遍以上,則麻無葉也。田俗歲易。拋子種則節高。

良田一畝,用子三升;薄田二升。□則細而不長,稀則□而皮惡。

夏至前十日為上時,至日為中時,至后十日為下時。「麥黃種訂,麻黃種麥」,亦良候也。諺曰:「夏至后,不沒狗。」或答曰:「但雨多,沒橐駝。」又諺曰:「五月及澤,父子不相借。」言及澤急,說非亂也。夏至後者,非唯淺短,皮亦輕薄。此變趨時不可失也。父子之間,尚不相假借,而況他人者也?

澤多者,先漬麻子令芽生,取雨水浸之,生芽疾;用井水則生遲。浸法:著水中,如炊兩石米頃,漉出。著席上,布令厚三四寸,數攪之,令均得地氣。一宿則芽出。水若滂沛,十日亦不生。待地白背,耬耩,漫擲子,空曳勞。截雨腳即種者,地濕,麻生瘦;待白背者,麻生肥。澤少者,暫浸即出,不得待芽生,耬頭中下之。不勞曳撻。

麻生數日中,常驅雀。葉青乃止。布葉而鋤。頻煩再遍止。高而鋤者,便傷麻。

勃如灰便收。刈,拔,各隨鄉法。未勃者收,皮不成;放勃不收而即驪。□欲小,□欲薄,為其易干。一宿輒翻之。得霜露則皮黃也。

獲欲凈。有葉者喜爛。漚欲清水,生熟合宜。濁水則麻黑,水少則麻脆。生則難剝,大爛則不任。暖泉不冰凍,冬日漚者,最為柔□也。

《衛詩》曰:「□麻如之何?衡從其畝。」《毛詩》注曰:「□,樹也。衡獵之,從獵之,種之然後得麻。」

《汜勝之書》曰:「種□太早,則剛堅、厚皮、多節;晚則皮不堅。寧失廣西壯族自治區早,不失於晚。獲麻之法,穗勃勃如灰,拔之。夏至后二十日漚□,□和如絲。」

崔□曰:「夏至先後各五日,可種牡麻。」「牡麻,有花無實。」

●種麻子第九

崔□曰:「苴麻,麻之有蘊者,□麻是也。一名□。」

止取實者,各斑黑麻子。斑黑者饒實。崔□曰:「苴麻子黑,又實而重,搗治作燭,不作麻。」

耕須再遍。一畝用子三升。種法與麻同。

三月種者為上時,四月為中時,五月初為下時。

在率二尺留一根。□則不科。鋤常令凈。荒則少實。既放勃,拔去雄。若未放勃去雄者,則不成子實。

同五穀地畔近道者,多為六畜所犯,宜種在麻、麻子以遮之。胡麻,產畜不食;麻子嚙頭,則科大。收此二實,足供養燭之費也。慎勿于大豆地中雜種麻子。扇地兩損,百收並薄。六月間,可於麻子地間散蕪菁子而鋤之,擬收其根。

《發陰陽書》曰:「麻『生』認楊或荊。七十日花,和六十日熟。處忌四季——辰、示、戌、丑——戊、己。」

《汜勝之書》曰:「中麻,豫調和田。二月下旬,三月上旬,傍雨種之。旆布葉,鋤之。率九尺一樹。樹高一尺。以蠶矢糞之,樹三升。無蠶矢,以溷中熟糞糞之亦善,樹一升。天旱,以流水澆之,樹五升。無流水,曝井水,勻其寒氣以澆之。雨澤時適,忽澆。澆不欲數。養麻如此,美田則畝五十石,及百石,薄田尚三十石。獲麻之法,霜下實成,速斫之;其樹大者,以鋸鋸之。」

崔□曰:「二、三月,可種苴麻。」「訂之有實者為苴。」

●大小麥第十

瞿麥附

《廣雅》曰:「大麥,□了;小麥,□也。」

《廣志》曰:「虜水麥,其實大麥形,有縫。□麥,似大麥,出涼州。旋麥,三月種,八月熟,出西方。赤小麥,赤而肥,了鄭縣。語曰:『湖□肉,鄭稀熟。』山提小麥,至黏弱;以貢御。有半夏小麥,有禿芒大麥,有黑□麥」

《陶隱居本草》雲:「大麥為五穀長,即今倮麥也。一名□麥,信任□麥,唯無皮耳。□麥,上是今馬食者。然則在、□二麥,種別名異,成人以為一物,謬矣。」

按世有落麥者,禿芒是也。雙有春種□麥也。

大、小麥,皆須五月、六月□地。不□需種者,其收倍薄。崔□曰:「五月、六月□科田也。」

種大、小麥,先□,逐犁□種者佳。一倍省種子而科大逐犁擲之亦得,然不如作□耐旱。其山田及剛強之地,則耬下之。共種子宜加五省于下田。凡耬種者,非直土淺易生,然于鋒、鋤亦便。

□麥,非良地則不須種。芏徒勞。種而必不收。凡種□麥,高、下田皆得用,但必須良熟耳。高田借擬禾、豆,自可專用下田也。八朋中戊祖前種者為上時,擲者,畝用子二升半。下戊前為中時,用子三升。八月末九月初為下時。有子三升半或四升。

小麥宜下田。歌曰:「高田種小平等,□□不成穗。男兒在他鄉,那得不憔悴。」八月上戊社前為上時,擲者,有子一升半也。中戊前為中時,用子二升。下戊前為下時。有子二升半。

正月、二月,勞而鋤之。三月、四月,鋒而更鋤。鋤麥倍收,皮薄面多;而鋒、勞、鋤各得再遍為良也。

令立秋前治訖。立秋後則蟲生。蒿、艾簞盛之,良。以蒿、艾蔽窖埋之,亦佳。窖麥法:必須日曝令干,及熱埋之。多種久居供食者,宜作劁才□切麥:倒刈,薄布,順風放火;火既著,即以掃帚撲滅,仍打之。如此者,經夏蟲不生;然唯中作麥飯及面用耳。

《禮記月令》曰:「仲秋之月,……乃勸人種麥,無或失時;其有失時,行罪無疑。」鄭玄注曰:「麥者,接絕續乏之谷,尤宜重之。」

《孟子》曰:「今夫□麥,播種而□之,其地同,樹之時又同;□然而生,至於日至之時,皆熟矣。雖有不同,則地有肥、磽,雨露之所養,人事之不齊。」

《雜陰陽書》曰:「大麥『生』于杏。二百日秀,秀后五十日成。麥『生』于亥,『壯』于卯,『長』于辰,『老』于巳。『死』于午,惡于戊,忌于子、丑。小麥『生』于桃。二百一十日秀,秀后六十日成。忌與大麥同。蟲食杏者麥貴。」

種瞿麥法:以伏為時。一名「地面」。良地一畝,用子五升,薄田三四升。畝收十石。渾蒸,曝干,舂去皮,米全不碎。炊作飧,甚滑。細磨,下絹□,作餅,亦滑美。然為性多穢,一種此物,數年不絕;耘鋤之功,更益劬勞。

《尚書大傳》曰:「秋,昏,虛星中,可以種麥。」「虛,北方玄武之宿;八月昏中,見於南方。」

《說文》曰:「麥,芒谷。秋種厚埋,故謂之『麥』。麥,金王而生,火王而死。」

《汜勝之書》曰:「同田有六道,麥為首種。種麥得時,地不善。幫至后七十日,可種宿麥。早種則蟲而有節,晚種則穗小而少實。

「當種麥,若天旱無雨澤,同薄漬麥種以酢且故反漿並蠶矢;夜半漬,向晨速投之,令與白露俱下。酢漿令麥耐旱,蠶矢令麥忍寒。

「麥生黃色,佃于太稠。稠者鋤而稀之。

「秋鋤以棘柴耬之,以壅麥根。故諺曰:『子欲富,黃金復。』『黃金復』奢,謂秋鋤麥、級柴壅麥根也。至春凍解,棘柴曳之,害絕其干葉。須麥生,復鋤之。到榆莢時,注雨止,付款二把手背復鋤。如此則收必倍。

「冬雨雪止,以物輒藺麥上,掩其雪,勿令從風飛去。后雪,復如此。則麥耐旱、多實。

「春凍解,砂土,種旋麥。平生根茂盛,莽鋤如宿麥。」

汜勝之區種麥:「工大小如上農夫區。禾收,區種。凡種一畝,有子二升。復土厚二寸,以足踐之,公種土相親。五根成。鋤區間秋草。緣以棘柴律土壅麥根。秋旱,則以桑落時澆之。秋雨澤適,勿澆之。春凍解,棘柴律之,突絕去其枯葉。區間草生,鋤之。大男、大女治十畝。至五月收,區一畝,得百石以上,十畝得千石以上。

「小麥忌戌,大麥忌子,『除』日不中種。」

崔□曰:「凡種大、小麥,得白露節,可種薄田;秋分,種中田;后十日,種美田。唯□,早晚無常。正月,可種春麥、□豆,盡二月止。」

青稞麥。特打時稍難,唯映日用碌碡碾。右每十畝,用種八斗。與大麥同時熟。好收四十石;石八九斗面。甚作飯及餅□,甚美。磨,總盡無□。鋤一遍佳,不鋤亦得。

●水稻第十一

《爾雅》曰:「□,稻也。」《郭璞》注曰:「沛國今呼稻為□。」

《廣志》雲:「有虎掌稻、紫芒稻、赤芒稻、白米稻。南方有蟬鳴稻,七月熟。有蓋下白稻,正月種,五月獲;獲訖,其莖根復生,九月熟。青芋稻,六月熟;累子稻,白漢稻,七月熟:此三稻,大而且長,米半寸,出益州。□有烏□、黑□、青函、白夏之名。」

《說文》曰:「□,稻紫莖不黏者。」「□,稻屬。」

《風土記》曰:「稻之紫莖,□稻之青穗,米皆青白也。」

《字林》曰:「□力脂反,稻今年死,來年自生曰『□』。」

按今世有黃瓮稻、黃陸稻、青稗稻、豫章青稻、尾紫稻、青杖稻、飛蜻稻、赤甲稻、烏陵稻、大香稻、小香稻、白地稻;菰灰稻,一年再熟。有秫稻。秫稻米,一名糯奴亂反米,俗雲「亂米」,非也。有九□秫、雉目秫、大黃秫、棠秫、馬牙秫、長江秫、惠成秫、黃般秫、方滿秫、虎皮秫、薈柰秫,皆米也。

稻,無所緣,唯歲易為良。選地欲近上流。地無良薄,水清則稻美也。

三月種者為上時,四月上旬為中時,中旬為下時。

先放水,十日後,曳陸軸十遍。遍數唯多為良。地既熟,凈淘種子;浮者不去,秋則生稗。漬經三宿,漉出;內草□市規反中□之。復經三宿,芽生,長二分。一畝三升擲。三日之中,令人驅鳥。

稻苗長七八寸,陳草復起,以□侵水芟之,草悉膿死。稻苗漸長,復須薅。拔草曰薅。虎高切。薅訖,決去水,曝根令堅。量時水旱而溉之。將熟,又去水。

霜降獲之。早釗米青而不堅,晚刈零落而損收。

北土高原,本無陂澤。隨逐隈曲而田者,二朋,冰解地干,燒而耕之,仍即下水;十日,塊既散液,持木斫平之。納種如前法。既生七八寸,拔而栽之。既非歲易,草、稗俱生,芟亦不死,故須栽而薅之。溉灌,收刈,一如前法。

畦□大小無定,須量地宜,取水均而已。

藏稻必須用簞。此既水谷,窖埋得地氣則爛敗也。若欲久居者,亦如「劁麥法」。

舂稻必須冬時積日燥曝,一夜置霜露中,即舂。若冬舂不干,即米青赤脈起。不經霜,不燥曝,則米碎矣。

秫稻法,一切同。

《雜陰陽書》曰:「稻『生』于柳或楊。八十日秀,秀后七十日成。戊、己、四季日為良。忌寅、卯、辰。惡甲、乙。」

《周官》曰:「稻人,掌稼下地。「以水澤之地種穀也。謂之稼者,有似嫁女相生。」以□畜水,以防止水,以溝盪水,以遂均水,以列舍水,以澮寫水,以涉揚其芟,作田。」「鄭司農說『□』、『防』:以《春秋傳》曰:『町原防,規偃□』。『以列舍水』:『列者,非一道以去水也。』『以涉揚其芟』:『以其水寫,故得行其田中,舉其芟鉤也。』杜子春讀『盪』為『和盪』,謂『以溝行水也。』玄謂偃□者,畜流水之陂也。防,□旁□也。遂,田首受水小溝也。列,田之畦□也。澮,田尾去水大溝。作,猶治也。開遂舍水于列中,因涉之,揚去前年所芟之草,而治田種稻。」

「凡稼澤,夏以水殄草而芟夷之。「殄,病也,絕也。鄭司農說『芟夷』:以《春秋傳》曰:『芟夷、□崇之。今時謂禾下麥為』夷下麥『,言芟刈其禾,于下種麥也。』玄謂將以澤地為稼者,必于夏六月之時,大雨時行,以水病絕草之後生者,至秋水涸,芟之,明年乃稼。」澤草所生,謂之芒種。」「鄭司農雲:『澤草之所生,其地可種芒種。』芒種,稻、麥也。」

《禮記月令》雲:「季夏……大雨時行,乃燒、□、行水,利以殺草,如以熱湯。鄭玄注曰:「□,謂迫地殺草。此為欲稼萊地,先□其草,草干,燒之,至此月,大雨流潦,畜于其中,則草不復生,地美可稼也。『□氏,掌殺草:春始生而萌之,夏日至而夷之,秋繩而芟之,冬日至而耜之。若欲其化也,則以水火爐為之。』」可以糞田疇,可以美土□。」注曰:「土潤,溽暑,膏澤易行也。糞、美,互文。土□,□□之地。」

《孝經援神契》曰:「□、泉宜稻。」

《淮南子》曰:「蘺,先稻熟,而農夫薅之者,不以小利害大獲。」高誘曰:「蘺,水稗。」

《汜勝之書》曰:「種稻,春凍解,耕反其土。種稻,區不欲大,大則水深淺不行之有效。冬至后一百一十日可種稻。稻地美,用種畝四升。始種稻欲溫,溫者缺其□,令水道相直;夏至后大熱,令水道錯。」

《崔□》曰:「三月,可種筻稻。稻,美田俗稀,薄田欲稠。五月,可別稻及藍,盡夏至后二十日止。」

●旱稻第十二

早稻用下田,白土勝黑土。非言下田勝高原,但夏停水者,不得禾、豆、麥,稻田種,雖澇亦收,所謂彼此俱獲,不失地利故也。下田種者,用功多;高原種者,與禾同等也。凡下田停水處,燥則堅□,濕則污泥,難治而易荒,□□而殺種——其春耕者,殺種尤甚——故宜五六月□之,以□以麥。麥時水澇,不得納種者,九月中復一轉,至春種稻,萬不失一。春耕者十不收五,蓋誤人耳。

凡種下田,不問秋夏,候水盡,地白背時,速耕,杷、勞頻煩令熟。過燥則堅,過雨則泥,所以宜速耕也。

二月半種稻為上時,三月為中時,四月初及半為下時。

漬種如法,□令開口。耬耩□種之,□種者省種而生科,又勝擲者。即再遍勞。若歲寒,早種慮時晚,即不漬種,恐芽焦也。其土黑堅強之地,種未生前遇旱者,欲得令牛羊及人履踐之;濕則不用一跡入地。稻既生,猶欲令人踐壠背。踐者茂而多實也。

苗長三寸,杷、勞而鋤之。鋤唯欲速。稻苗性弱,不能扇草,故宜數鋤之。每經一雨,輒欲杷勞。苗高驚行則鋒。天雨無所作,宜冒雨薅之。科大,如□者,五六月中霖雨時,拔而栽之。栽法欲淺,令其根□四散,則滋茂;深而直下者,聚而不科。其苗長者,亦可捩去葉端數寸,忽傷其心也。入七月,不復任栽。七月百草成,時晚故也。

其高田種者,不求極良,唯須放心地。過良則苗折,廢地則無草。亦秋耕、友情、勞令熟,至春,黃□納種。不宜濕下。餘法悉與下田同。

●胡麻第十三

《漢書》,張騫外國得胡麻。今俗人咱為「烏麻」者,非也。

《廣雅》曰:「狗虱、勝茄,胡麻也。」

《本草經》曰:「在麻,一名巨勝,一名鴻藏。」

按今世有白胡麻、八□胡麻。白者油多,人可以為飯,惟治脫之煩也。

胡麻宜白地種。二、三月為上時,四月上旬為中時,五月上旬為下時。月半前種者,實多而成;月半后種者,池而多秕也。

種欲截雨腳。若不緣濕,融則不生。一畝用子二升。漫種者,和以耬耩,然後散子空曳勞。勞上加人,則土厚不生。耬耩者,為沙令燥,中半和之。不和沙,下不均。壠種若荒,得用鋒、耩。

鋤不過三遍。

刈束欲小。束大則難燥;打,手復不勝。以五六束為一叢,斜倚之。不爾,則風吹倒,損收也。候口開,乘車詣田斗藪;倒豎,以小杖微打之。不定期叢之。三日一打。四五遍乃盡耳。若乘濕橫積,蒸熱速干,雖曰郁□,無風吹虧損之慮。□者,不中為種子,然于油無損也。

崔□曰:「地月、在朋、四月、五月,時雨降,可種之。」

●種瓜第十四 茄子附

《廣雅》曰:「土芝,瓜也;其子謂之□力點反。瓜有龍肝、虎掌、羊□、兔頭、□音溫□大真的、狸頭、白□、和無餘、縑瓜,瓜屬也。」

張孟陽《瓜賦》曰:「羊□、累錯,□子、廬江。」

《廣志》曰:「瓜之所出,以遼東、廬江、敦煌之種為美。胸懷瓜、縑瓜、狸頭瓜、蜜□瓜、女臂瓜、頭號髓瓜。瓜州大瓜,大如斛,出涼州。□須、舊陽城御瓜。有青登瓜,大如三升魁。有桂枝瓜,長二尺餘。輥地溫良,瓜至冬熟。有春白瓜,細小小瓣,宜藏,正月種,三月胡秋泉瓜,秋種,直月熟,形如羊角,色黃黑。」

《史記》曰:「召平者,故秦東陵侯。在破,為布衣,家貧,種瓜于長安城東。瓜美,故世謂之『東陵瓜』,從召平始。」

《漢書進志》曰:「敦煌,古瓜州,地有美瓜。」

王逸《瓜賦》曰:「落疏之文。」

《永嘉記》曰;「就嘉美瓜,八月熟。至十一月,肉青瓤增,行甜清快,眾瓜之勝。」

《廣州記》曰:「瓜,冬熟,號為『金釵瓜』。」

《說文》曰曰:「□,小瓜,□也。」

陸機《瓜賦》曰:「栝樓、定桃,黃□、白摶,金駐,蜜□,小青、大斑,玄□、素腕,狸首、虎蹯。東陵出於秦谷,桂髓起于巫山」也。

收瓜子法:常歲歲先取「本母子」瓜,截去兩頭,止取中央子。「本母子」者,瓜生數葉,便結子;子復早熟。用中輩瓜子者,蔓長二三尺,然後結子。用後輩子者,蔓長足,然後結子;子亦晚熟。種早子,熟速而瓜小;種晚子,熟遲而瓜大。去兩頭者:近□子,瓜曲而細;近頭子,瓜短而□。凡瓜,落疏青黑者為美;共、白及斑,雖大而惡。或種苦瓜子,雖爛熟氣香,其味猶苦也。

又收瓜子法:食瓜時,美者收取,即以細糠拌之,日曝向燥,□則簸之,凈而且速也。

良田,小豆底佳;黍底次之。刈訖即耕。頻煩轉之。

二月上旬種者為上時,三月上旬為中時,四月上旬為下時。五月、六月上旬,可種藏瓜。

凡種法:先以水凈淘瓜子,以鹽和之。鹽和則不籠死。先卧鋤耬卻燥土,不耬者,坑雖深大,常雜燥土,故瓜不生。然後掊坑,大如鬥口。納瓜子四枚、大豆三個于堆旁向陽中。諺曰:「種瓜黃台頭。」瓜生數葉,掐去豆。瓜性弱,苗不獨生,故須大豆為之起土。瓜生不去豆,則豆反扇瓜,不得滋茂。但豆斷汁出,更成良潤;勿拔之,拔之則土虛燥也。多鋤則饒子,不鋤則無實。五穀、蔬菜、果□之屬,皆如此也。

五六月種晚瓜。

治瓜籠法:旦起,露未解,以杖舉瓜蔓,散灰于根下。后一兩日,復以土培其根,則迥無蟲矣。

又種瓜法:依法種之,十畝勝一頃。于良美地中,先種晚禾。晚禾令地膩。熟,劁刈取穗,欲充茇方末反長。秋耕之。耕法:弭縛犁耳,起規逆耕。耳弭則禾茇頭出而不沒矣。至春,起複順耕,亦弭縛犁耳翻之,還令草頭出。耕訖,勞之,令甚平。

種□谷時種之。種法:使行陣整直,兩行微相近,兩行外相遠,中間通步道,道外還兩行相近。如是作次第,經四小道,通一車道。凡一頃地中,須開十字大巷,通兩乘車,來去運輦。其瓜,都聚在十字巷中。

瓜生,比至初花,必須三四遍熟鋤,勿令有草生。草生,脅瓜無子。鋤法:皆起禾茇,令直豎。其瓜蔓本底,皆令土下四廂高微雨時,得停水。瓜引蔓,皆沿茇上。茇多則瓜多,茇少則瓜少。茇多則蔓廣,蔓廣則歧多,歧多則饒子。其瓜會是歧頭而生;無歧而花者,皆是浪花,終無瓜矣。故令蔓生在茇上,瓜懸在下。

摘瓜法:在步道上引手而取,勿聽浪人踏瓜蔓,及翻復之。踏則莖破,翻則成細,皆令瓜不茂而蔓早死。若無茇而種瓜者,地雖美好,正得長苗直引,無多盤歧,故瓜少子。若無茇處,豎乾柴亦得。凡乾柴草,不妨滋茂。凡瓜所以早爛者,皆由腳躡及摘時不慎,翻動其蔓故也。若以理慎護,及至霜下葉干,子乃盡矣。但依此法,則不必別種早、晚及中三輩之瓜。

區種瓜法:六月雨後種□豆,八月中犁□殺之;十月又一轉,即十月中種瓜。率兩步為一區,坑大如盆口,深五寸。以土壅其畔,如菜畦形。坑底必令平正,以足踏之,令其保澤。以瓜子、大豆各十枚,遍布坑中。瓜子、大豆,兩物為雙,藉其起土故也。以糞五升復之。亦令均平。又以土一斗,薄散糞上,復以足微躡之。冬月大雪時,速並力推雪于坑上為大堆。至春草生,瓜亦生,莖葉肥茂,異於常者。且常有潤澤,旱亦無害。五月瓜便熟。其掐豆、鋤瓜之法與常同。若瓜子盡生則太□,宜掐去之,一區四根即足矣。

又法:冬天以瓜子數枚,內熱牛糞中,凍即拾聚,置之陰地。量地多少,以足為限。正月地釋即耕,逐□布之。率方一步,下一斗糞,耕土復之。肥茂早熟,雖不及區種,亦勝凡瓜遠矣。凡生糞糞地無勢;多於熟糞,令地小荒矣。

有蟻者,以牛羊骨帶髓者,置瓜科左右,待蟻附,將棄之。棄二三,則無蟻矣。

汜勝之區種瓜:「一畝為二十四科。區方圓三尺,深五寸。一科用一石糞。糞與土合和,令相半。以三斗瓦瓮埋著科中央,令瓮口上與地平。盛水瓮中,令滿。種瓜,瓮四面各一子。以瓦蓋瓮口。水或減,輒增,常令水滿。種常以冬至后九十日、百日,得戊辰日種之。又種薤十根,令周回瓮,居瓜子外。至五月瓜熟,薤可拔賣之,與瓜相避。又可種小豆于瓜中,畝四五升,其藿可賣。此法宜平地。瓜收畝萬錢。」

崔□曰;「種瓜宜用戊辰日。三月三日可種瓜。十二月臘時祀炙□,樹瓜田四角,□。」「胡濫反。瓜蟲謂之□。」

《龍魚河圖》曰:「瓜有兩鼻者殺人。」

種越瓜、胡瓜法:四月中種之。胡瓜宜豎柴木,令引蔓緣之。收越瓜,欲飽霜。霜不飽則爛。收胡瓜,候色黃則摘。若待色赤,則皮存而肉消也。並如凡瓜,于香醬中藏之變佳。

種冬瓜法:《廣志》曰:「冬瓜,蔬□。」《神仙本草》謂之「地芝」也。傍牆陰地作區,圓二尺,深五寸。以熟糞及土相和。正月晦日種。二月、三月亦得。既生,以柴木倚牆,令其緣上。旱則澆之。八月,斷其梢,減其實,一本但留五六枚。多留則不成也。十月,霜足收之。早收則爛。削去皮子,于芥子醬中,或美豆醬中藏之,佳。

冬瓜、越瓜、瓠子,十月區種,如區種瓜法。冬則推雪著區上為堆。潤澤肥好,乃勝春種。

種茄子法:茄子,九月熟時摘取,擘破,水淘子,取沈者,速曝干裹置。至二月畦種。治畦下水,一如葵法。性宜水,常須潤澤。著四五葉,雨時,合泥移栽之。若旱無雨,澆水令徹澤,夜栽之。白日以席蓋,勿令見日。

十月種者,如區種瓜法,推雪著區中,則不須栽。

其春種,不作畦,直如種凡瓜法者,亦得,唯須曉夜數澆耳。

大小如彈丸,中生食,味如小豆角。

●種瓠第十五

《衛詩》曰:「匏有苦葉。」毛雲:「匏,謂之瓠。」《詩義疏》雲:「匏葉,少時可以為羹,又可淹煮,極美,故雲:『瓠葉幡幡,采之亨之。』河東及揚州常食之。八月中,堅強不可食,故雲:『苦吉』。」

《廣志》曰:「有都瓠子,如牛角,長四尺。有約腹瓠,其大數斗,其腹窈挈,緣帶為口,出雍縣;移種於他則否。朱崖有苦葉瓠,其大者受斛餘。」

《郭子》曰:「東吳有長柄壺樓。」

《釋名》曰:「瓠畜,皮瓠以為脯,蓄積以待冬月用也。」

《淮南萬畢術》曰:「燒穰殺瓠,物自然也。」

《汜勝之書》種瓠法:「以三月耕良田十畝。作區,方深一尺。以杵築之,令可居澤。相去一步。區種四實。蠶矢一斗,與土糞合。澆之,水二升;所干處,復澆之。

「著三實,以馬□□其心,勿令蔓延;多實,實細。以藁薦其下,無令親土多瘡瘢。度可作瓢,以手摩其實,從□至底,去其毛;不復長,且厚。八月微霜下,收取。

」掘地深一丈,薦以藁,四邊各厚一尺。以實置孔中,令底下向。瓠一行,復上土,厚三尺。二十日出,黃色好,破以為瓢。其中白膚,以養□致肥;其瓣,以作燭致明。

「一本三實,一區十二實,一畝得二千八百八十實。十畝凡得五萬七千六百瓢。瓢直十錢,並直五十七萬六升文。用蠶矢二百石,牛耕、功力,直二萬六千文。餘有五十五萬肥□、明燭,利在其外。」

《汜勝之書》區種瓠法:「收種子須大者。若先受一斗者,得收一石;受一石者,得收十石。先掘地作坑,方圓、深各三尺。用蠶沙與土相和,令中半,若無蠶沙,生牛糞亦得。著坑中,足躡令堅。以水沃之。候水盡,即下瓠子十顆,復以前糞復之。既生,長二尺獨創性,便總聚十莖一處,以布纏之五寸許,復用泥泥之。不過數日,纏處便合為一莖。留強者,餘悉掐去,引蔓結子。子外之條,亦掐去之,勿令蔓延。留子法:初生二、三子不佳,去之;取第四、五、六子,留三子即足。旱時須澆之:坑畔周匝小渠子,深四五寸,以水停之,令其遙潤,不得坑中下水。」

《崔□》曰:「正月,可種瓠。六月,可畜瓠。八月,可斷瓠,作蓄瓠。磚中白膚實,以養□致肥;其瓣則作燭致明。」

《家政法》曰:「二月可種瓜、瓠。」

●種芋第十六

《說文》曰:「芋,大葉實根駭人者,故謂之『芋』。」「齊人呼芋為『莒』。」

《廣雅》曰:「渠芋;其莖謂之□。」公杏反「藉姑,水芋也,說曰烏芋。」

《廣志》曰:「蜀漢既繁芋,民以為資。凡十四等:有君子芋,大如斗,魁如杵□車轂芋,有鋸子芋,有旁巨芋,有青邊芋:此四芋多子。有談善芋,魁大如瓶,少子;葉如散蓋,紺色;紫莖,和丈餘;蝗熟,味長,芋之最善者也;式可作羹□,有澀,得飲乃下。有蔓芋,緣枝生,故里次二三升。有雞子芋,色黃。有百果芋,魁大,了繁多,畝收百斛;么百畝,以養彘。有早芋,七月熟。有九百芋,大而不美。有象空芋,大而弱,使人易飢。有青芋,有素芋,子皆不可食,式可為菹。凡此諸芋,皆可干臘,又可藏至夏食之。又查子芋,出葉俞縣。有魁芋,無旁子,生永昌縣。有大芋,二升,出范陽、新鄭。」

《風土記》曰:「博士芋,蔓生,根如鵝、鴨卵。」

《汜勝之書》曰:「種芋,區方深皆三尺。取豆萁內區中,足踐之,厚尺五寸。取區上濕土與糞和之,內區中萁上,令厚尺二寸,以水澆之,足踐令保澤。取五芋子置四角及中央,足踐之。旱,數澆之。萁爛。芋生子,皆長三尺。一區收三石。

「又種芋法:宜擇肥緩土近水處,和柔,糞之。二月注雨,可種芋。率二尺下一本。芋生根欲深,□其旁以緩其土。旱則澆之。有草鋤之,不厭數多。治芋如此,其收常倍。」

《列仙傳》曰:「酒客為梁,使□民益種芋:『三年當大飢。』卒如其言,梁民不死。」按芋可以救饑饉,度凶年。今中國多不以此為意,后至有耳目所不聞見者。及水、旱、風、蟲、霜、雹之災,便能餓死滿道,白骨交橫。知而不種,坐致泯滅,悲夫!人君者,安可不督課之哉?

崔□曰:「正月,可菹芋。」

《家政法》曰:「二月可種芋也。」

●卷三

●種葵第十七

《廣雅》曰:「□,丘葵也。」

《廣志》曰:「胡葵,其花紫赤。」

《博物志》曰:「人食落葵,為狗所嚙,作瘡則不差,或至死。」

按今世葵有紫莖、白莖二種,種別復有大小之殊。又有鴨腳葵也。

臨種時,必燥曝葵子。葵子雖經歲不□,然濕種者,疥而不肥也。

地不厭良,故墟彌善,薄即糞之,不宜妄種。

春必畦種、澆。春多風、旱,非畦不得。且畦者地省而菜多,一畦供一口。畦長兩步,廣一步。大則水難均,又不用人足入。深掘,以熟糞對半和土復其上,令厚一寸,鐵齒杷耬之,令熟,足踏使堅平;下水,令徹澤。水盡,下葵子,又以熟糞和土復其上,令厚一寸餘。葵生三葉,然後澆之。澆用晨夕,日中便止。每一掐,輒杷耬地令起,下水加糞。三掐更種,一歲之中,凡得三輩。凡畦種之物,治畦皆如種葵法,不復條列煩文。

早種者,必秋耕。十月末,地將凍,散子勞之,一畝三升。正月末散子亦得。人足踐踏之乃佳。踐者菜肥。地釋即生。鋤不厭數。

五月初,更種之。春者既老,秋葉未生,故種此相接。

六月一日種白莖秋葵。白莖者宜干;紫莖者,干即黑而澀。秋葵堪食,仍留五月種者取子。春葵子熟不均,故須留中輩。於此時,附地剪卻春葵,令根上□生者,柔軟至好,仍供常食,美於秋菜。留之,亦中為榜族。

掐秋菜,必留五六葉。不掐則莖孤;留葉多則科大。凡掐,必待露解。諺曰:「觸露不掐葵,日中不剪韭。」八月半剪去,留其歧。歧多者則去地一二寸,獨莖者亦可去地四五寸。□生肥嫩,比至收時,高與人膝等,莖葉皆美,科雖不高,菜實倍多。其不剪早生者,雖高數尺,柯葉堅硬,全不中食;所可用者,唯有菜心。附葉黃澀,至惡,煮亦不美。看雖似多,其實倍少。

收待霜降。傷早黃爛,傷晚黑澀。榜簇皆須陰中。見日亦澀。其碎者,割訖,即地中尋手□之。待萎而□者必爛。

又冬種葵法:近州郡都邑有市之處,負郭良田三十畝,九月收菜后即耕,至十月半,令得三遍。每耕即勞,以鐵齒杷耬去陳根,使地極熟,令如麻地。于中逐長穿井十口。井必相當,斜角則妨地。地形狹長者,井必作一行;地形正方者,作兩三行亦不嫌也。井別作桔□、轆轤。井深用轆轤,井淺用桔□。柳□,令受一石。□小,用則功費。

十月末,地將凍,漫散子,唯□為佳。畝用子六升。散訖,即再勞。有雪,勿令從風飛去,勞雪令地保澤,葉又不蟲。每雪,輒一勞之。若竟冬無雪,臘月中汲井水普澆,悉令徹澤。有雪則不荒。正月地釋,驅羊踏契地皮。不踏即枯涸,皮破即膏潤。春暖草生,葵亦俱生。

三月初,葉大如錢,逐□處拔大者賣之。十手拔,乃禁取。兒女子七歲以上,皆得棄事也。一升葵,還得一升米。日日常拔,看稀稠得所乃止。有草拔卻,不得用鋤。一畝得葵三載,合收米九十車。車准二十斛,為米一千八百石。

自四月八日以後,日日剪賣。其剪處,尋以手攔斫□地令起,水澆,糞復之。四月亢旱,不澆則不長;有雨即不須。四朋以前,雖旱亦不須澆,地實保澤,雪勢示盡故也。比及剪遍,初者還復,周而復始,日日無窮。至八月社日止,留作秋菜。九月,指地賣,兩畝得絹一匹。

收訖,即急耕,依去年法,勝作十頃谷田。止須一乘車牛專供此園。耕、勞、輦糞、賣菜,終歲不閑。

若糞不可得者,五、六月中□種□豆,至七月、八月犁掩殺之,如以糞糞田,則良美與糞不殊,又省功力。其井間之田,犁不及者,可作畦,以種諸菜。

崔□曰:「正月,可種瓜、瓠、葵、芥、□、大小蔥、蘇。苜蓿及雜蒜,亦可種。——此二物皆不如秋。六月,六日可種葵,中伏后可種科葵。九月,作葵菹,干葵。」

《家政法》曰:「正月種葵。」

●蔓菁第十八 菘、蘆菔附出

《爾雅》曰:「□,葑□。」注:「江東呼為蕪菁,或為菘,菘、□音相近,□則蕪菁。」

《字林》曰:「□,蕪菁苗也,乃齊魯雲。」

《廣志》雲:「蕪菁,有紫花者,白花者。」

種不求多,唯須良地,故墟新糞壞牆垣乃佳。若無故墟糞者,以灰為糞,令厚一寸;灰多則燥不生也。耕地欲熟。

七月初種之。一畝用子三升。從處暑至八月白露節皆得。早者作菹,晚者作干。漫散而勞。種不用濕。濕則地堅葉焦。既生不鋤。

九月末收葉,晚收則黃落。仍留根取子。十月中,犁□□,拾取耕出者。若不耕□,則留者英不茂,宰不繁也。

其葉作菹者,料理如常法。擬作乾菜及□人丈反菹者,□菹者,後年正月始作耳,須留第一好菜擬之。其菹法列后條。割訖則尋手擇治而辮之,勿待萎,萎而後辮則爛。掛著屋下陰中風涼處,勿令煙熏。煙熏則苦。燥則上有廚積置以苫之。積時宜候天陰潤,不爾多碎折。久不積苫則澀也。

春夏畦種供食者,與畦葵法同。剪訖更種,從春至秋得三輩,常供好菹。

取根者,用大小麥底。六月中種。十月將凍,耕出之。一畝得數車。早出者根細。

又多種蕪菁法:近市良田一頃,七月初種之。六月種者,根雖□大,葉復蟲食;七月末種者,葉雖膏潤,根復細小;七月初種,根葉俱得。擬賣者,純種「九英」。「九英」葉根□大,雖堪舉賣,氣味不美。欲自食者,須種細根。

一頃取葉三十載。正月、二月,賣作□菹,三載得一奴。收根依□法,一頃收二百載。二十載得一婢。細□和莖飼牛羊,全擲乞□,並得棄肥,亞於大豆耳。一頃收子二百石,輸與壓油家,三量成米,此為收粟米六百石,亦勝谷田十頃。

是故漢桓帝詔曰:「橫水為災,五穀不登,令所傷郡國,皆種蕪菁,以助民食。」然此可以度凶年,救饑饉。干而蒸食,既甜且美,自可借口,何必饑饉?若值凶年,一頃乃活百人耳。

蒸干蕪菁根法:作湯凈洗蕪菁根,漉著一斛瓮子中,以葦荻塞瓮里以蔽口,合著釜上,系甑帶,以干牛糞燃火,竟夜蒸之,□細均熟。謹謹著牙,真類鹿尾。蒸而賣者,則收米十石也。

種菘、蘆菔蒲北反法,與蕪菁同。菘菜似蕪菁,無毛而大。《方言》曰:「蕪菁,紫花者謂之蘆菔。」按蘆菔,根實□大,其角及根葉,並可生食,非蕪菁也。諺曰:「生□蕪菁無人情。」取子者,以草復之,不復則凍死。秋中賣銀,十畝得錢一萬。

《廣志》曰:「蘆菔,一名雹突。」

崔□曰:「四月,收蕪菁及芥、葶藶、冬葵子。六月中伏后,七月可種蕪菁,至十月可收也。」

●種蒜第十九 澤蒜附出

《說文》曰:「蒜,勞菜也。」

《廣志》曰:「蒜有胡蒜、小蒜。黃蒜,長苗無科,出哀牢。」

王逸曰:「張騫周流絕域,始得大蒜、葡萄、苜蓿。」

《博物志》曰:「張騫使西域,得大蒜、胡荽。」

延篤曰:「張騫大宛之蒜。」

潘尼曰:「西域之蒜。」

朝歌大蒜甚辛。一名葫,南人尚有「齊葫」之言。又有胡蒜、澤蒜也。

蒜宜良軟地。白軟地,蒜甜美而科大;黑軟次之;剛強之地,辛辣而瘦小也。三遍熟耕。九月初種。

種法:黃□時,以耬耩,逐壠手下之。五寸一株。諺曰:「左右通鋤,一萬餘株。」空曳勞。二月半鋤之,令滿三遍。勿以無草則不鋤,不鋤則科小。

條拳而軋之。不軋則獨科。

葉黃,鋒出,則辮,于屋下風涼之處桁之。早出者,皮赤科堅,可以遠行;晚則皮皴而喜碎。

冬寒,取谷□谷奴勒反布地,一行蒜,一行□。不爾則凍死。

收條中子種者,一年為獨瓣;種二年者,則成大蒜,科皆如拳,又逾于凡蒜矣。瓦子壠底,置獨瓣蒜于瓦上,以土復之,蒜科橫闊而大,形容殊別,亦足以為異。今并州無大蒜,朝歌取種,一歲之後,還成百子蒜矣,其瓣□細,正與條中子同。蕪菁根,其大如□口,雖種地州子,一年亦變大。蒜瓣變小,蕪菁根變大,二事相反,其理難推。又八月中方得熟,九月中始刈得花子。至於五穀蔬果,與餘州早晚不殊,亦一異也。并州豌豆,度井陘以東,山東穀子,入壺關、上黨,苗而無實。皆余目所親見,非信傳疑:蓋土地之異者也。

種澤蒜法:預耕地,熟時採取子,漫散勞之。澤蒜可以香食,吳人調鼎,率多用此,根葉解菹,更勝蔥、韭。此物繁息,一種永生。蔓延滋漫,年年稍廣。間區□取,隨手還合。但種數畝,用之無窮。種者地熟,美於野生。

崔□曰:「布穀嗚,收小蒜。六月、七月,可種小蒜。八月,可種大蒜。」

●種Ε第二十

《爾雅》曰:「□,鴻薈。」注曰:「□菜也。」

□宜白軟良地,三轉乃佳。二月、三月種。八月、九月種亦得。秋種者,春末生。率七八支為一本。諺曰:「蔥三□四。」移蔥者,三支為一本;種□者,四支為一科。然支多者,科圓大,故以七八為率。

□子,三月葉青便出之,未青而出者,肉未滿,令□瘦。燥曝,□去莩餘,切卻強根。留強根而濕者,即瘦細不得肥也。先重耬耩地,壠燥,掊而種之。壠燥則□肥,耬重則白長。率一尺一本。

葉生即鋤,鋤不厭數。□性多穢,荒則羸惡。五月鋒,八月初耩。不耩則白短。

葉不用剪。剪則損白。供常食者,別種。九月、十月出賣。經久不任也。

擬種子,至春地釋,出即曝之。

崔□曰:「正月,可種□、韭、芥。七月,別種□矣。」

●種蔥第二十一

《爾雅》曰:「□,山蔥。」注曰:「□蔥,細莖大葉。」

《廣雅》曰:「藿、□、□,蔥也;其蓊謂之苔。」

《廣志》曰:「蔥有冬春二蔥。有胡蔥、木蔥、山蔥。」

《晉令》曰:「有此蔥。」

收蔥子,必薄布陰乾,勿令□郁。此蔥性熱,此蔥性熱,多喜□郁;□郁則不生。

其擬種之地,必須春種綠豆,五月掩殺之。比至七月,耕數遍。

一畝用子四五升。良田五升,薄地四升。炒谷拌和之,蔥子性澀,不以谷和,下不均調;不炒谷,則草穢生。兩耬重耩,竅瓠下之,以批蒲結反契蘇結反繼腰曳之。

七月納種,至四月始鋤。鋤遍乃剪。剪與地平。高留則無葉,深剪則□根。剪欲旦起,避熱時。良地三剪,薄地再剪,八月止。不剪則不茂,剪過則根跳。若八月不止,則蔥無袍而損白。

十二月盡,掃去枯葉枯袍。不去枯葉,春葉則不茂。二月、三月出這。良地二月出,薄地三月出。收子者,別留之。

蔥中亦種胡荽,尋手供食,乃至孟冬為菹,亦無妨。

崔□曰:「三月,別小蔥。六月,別大蔥。七月,可種大、小蔥。「夏蔥曰小,冬蔥曰大。」

●種韭第二十二

《廣志》曰:「白弱韭,長一尺,出蜀漢。」

王彪之《關中賦》曰:「蒲、韭冬藏」也。

收韭子,如蔥子法。若市上買韭子,宜試之:以銅鐺盛水,於火上微煮韭子,須臾芽生者好;芽不生者,是□郁矣。

治畦,下水,糞復,悉與葵同。然畦欲極深。韭,一剪一加糞,又根性上跳,故須深也。

二月、七月種。種法:以升盞合地為處,布子于圍內。韭性內生,不向外長,圍種令科成。

薅令常凈。韭性多穢,數拔為良。高數寸剪之。初種,歲止一剪。至正月,掃去畦中陳葉。凍解,以鐵杷耬起,下水,加熟糞。韭高三寸便剪之。剪如蔥法。一歲之中,不過五剪。每剪,杷耬、下水、加糞,悉如初。收子者,一剪即留之。

若旱種者,但無畦與水耳,杷、糞悉同。一種永生。諺曰:「韭者懶人菜。」以散會不須歲種也。《聲類》曰:「韭者,久長也,一種永生。」

崔□曰:「正月上辛日,掃除韭畦中枯葉。七月,藏韭菁。「菁,韭花也。」

●種蜀芥、芸苔、芥子第二十三

《吳氏本草》雲:「芥□,一名水蘇,一名勞□。」

蜀芥、芸苔取葉者,皆七月半種。地欲糞熟。蜀芥一畝,用子一升;芸苔一畝,有子四升。各法與蕪菁同。毀生,主不鋤之。十月收蕪菁訖時,收蜀芥。中為鹹淡二菹,亦任為乾菜。芸苔,足霜乃收。不足霜即澀。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4: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