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補農書引

  農書之補,何為而作也?昔吳康齋先生講濂、洛、關閩之學,而隱於農,率弟子以躬耕。先生慕而效之。讀書館課之餘,凡田家纖緒之務無不習其事,而能言其理。諄諄以耕讀二字教後人者,于《初學備忘》、《訓子語》中載之備矣。而田裡樹畜之法,則取《沈氏農書》為本,更致詳于末務,所謂「廊廟山林俱有事」也。或者目為長沮、桀溺之流,豈知先生者哉?!後學陳克鑒謹識。

  

  上卷,沈氏農書

  

  逐月事宜

  

  正月 立春、雨水

  

  天晴:墾田 種桑秧 敲菜麥溝 倒地 罱泥 下地壅 修桑刮蟥 倒芋艿田 澆菜麥

  

  陰雨:修桑刮蟥 罱泥 載壅 罱田泥 劈柴 撒蠶草 秧界繩 編蠶簾蠶簀

  

  雜作:窖垃圾 窖磨路

  

  置備 鐵扒鋤頭 桑剪 買糞蘇杭 買柴炭鍬蒲 蓑衣箬帽 糴豆泥甪直 買糟燒酒蘇州

  

  二月 驚墊、春分

  

  天晴:倒地 刮蟥 下菜壅 倒田 鍬溝澆菜秧 罱泥 #溝 倒秧田

  

  陰雨:修桑刮蟥 做塍修潑 鍬溝 罱泥 修圩岸 劈柴 摏地灘 鋸車扉 罱田泥 載壅 捆桑繩 架山繩 撒柴

  

  雜作:接樹(桑) 看蟲蛀屑 下瓜 葡子 下菱種 排韭 沉麻子(取足修船打索之用

  

  置備:喚工剪桑 雇忙月人工 糴螺螄入池 修好筐箉 換炭 買芥菜鹽 買小鴨 買糊箉紙

  

  三月 清明、穀雨

  

  天晴:(丕刂)地 沉梅豆、晚豆 墾花草田 澆桑秧 罱泥 倒田 種芋艿 削豆坂

  

  陰雨:窖花草 做秧田 刮二蟥 鋸車扉 載壅 罱田泥 把桑繩 劈柴

  

  雜作:僱工做車扉鶴膝(前此日短,后此工忙) 修蠶具車仗(並絲車) 種菱 釘菱簽(並茭梗) 捉蛀蟲 種瓜秧(並蒲豆) 浸種穀

  

  置備:茶葉 腌芥菜 買水(木充)

  

  四月 立夏、小滿

  

  天晴:(丕刂)地(白地、豆地) 謝桑 倒花草田 壓桑秧 種茄 倒地 剪地 剪桑(並修截) 澆桑秧 沈晚豆 看三蟥 收菜麥 種芋艿秧(帶露) 做秧田 下種穀

  

  陰雨:看三蟥 拆麥棱 窖蠶沙梗 下田 窖蠶豆拇 看秧水 用麥

  

  雜作:架瓜豆棚 澆瓜茄(並蒲豆秧) 沉赤豆 雨後看地溝 桑(秧)

  

  置備:買糞謝桑 買牛壅磨路(平望) 腌青菜 買繭黃(南潯) 買蒜苗 買蠶蟻入池。

  

  五月 芒種、夏至

  

  天晴:(丕刂)地 澆桑秧 澆瓜 茄秧(並蒲豆等惟夏至後半月不可澆灌)

  

  陰雨:拔地草 挑草泥 斫地灘(並塍腳) 下田 拔秧 種田

  

  雜作:打油菜 拔桑附枝(並勻葉)

  

  置備:糴大麥(長興) 澉浦 買苧麻布 買蒜(醋用) 腌梅子 薰楊梅 買醬鹽

  

  六月 小暑、大暑

  

  天晴: (丕刂)地 拔梅豆 墾倒種菜地伏內 捏頭蟥 鋤田

  

  陰雨:下田

  

  雜作:(丕刂)晚豆 斫黃麻梗 收藏種子(蠶豆、梅豆、大小(禾畕)麥

  

  置備:合醬(曬醬油) 定枯桑葉,買菜瓜入醬 買勒魚入糟做瓜干,做豆豉

  

  七月 立秋、大暑

  

  天晴:(丕刂)地 盪田 芸田 捏二蟥 修又桑 把桑

  

  陰雨:下田 捏蟥 載壅 修條 把桑。

  

  雜作:下接力,下麥秧(並胡蘿蔔) 合魚叢 種蔥 下菜秧

  

  置備:買羊草(上路)

  

  八月 白露、秋分

  

  天晴:(丕刂)地 做泥磚 倒地 下地壅 挑河泥 罱泥 刪胡蘿蔔 下白蘿蔔 撒菜秧 種菜

  

  陰雨:斫地灘蘆草 罱地梗泥 絞簥簽 押簾繩(並糞桶繩)

  

  雜作:翻千年久(去根) 捉蛀蟲 抺車油 押簾 修船 沉蠶豆(地灘) 撒花草子 下寒豆(田塍) 接桃樹 線雞

  

  置備:買簥簽(並稻杠) 買稻鋏(並鐮刀) 買篩匾 合酒麴 買菜鹽 買辣火 糴桂花 腌菱拇

  

  九月 寒露、霜降

  

  天晴:墾地 斫早稻 沉蠶豆 墾麥棱 罱泥 勒葉 拔晚豆

  

  陰雨:挑泥磚到家 做稻場 打稻巴 載壅 罱泥 押床簀 絞繩索

  

  雜作:捉蛀蟲 鋤竹地(修竹) 挑稻稈泥 伏雞鵝蛋 做絮

  

  置備:買牛壅(平望) 買絮骨 糟茄醬 烘青豆 買茱萸 箍臼

  

  十月 立冬、小雪

  

  天晴:斫稻 墾麥棱(沈麥、種菜) 澆菜麥(及蘿蔔菜) 曬穀 墾地

  

  陰雨:用稻 做米 斫蘆 縛囤 絞繩索 罱泥

  

  雜作:拔赤、晚豆 種芥菜、青菜 起芋藏種 采菱留種 起魚叢

  

  置備:買枯葉(桐鄉、海寧) 買柴草(山裡) 買牛壅(平望) 腌菜乾 做酒(十月白) 做蘿蔔(菜乾) 租窖(各鎮)

  

  十一月 大雪、冬至

  

  天晴:墾菜棱(種菜) 提菜麥溝 種大小麥 曬穀 墾地 罱泥

  

  陰雨:做米 打米 絞繩索 縛囤 截桑磈磊 刮蟥 提溝 載壅 罱泥

  

  雜作:斫芊芅 載羊葉 挑稻稈泥 藏種穀

  

  置備:租窖 糴白粞 踏鹽齏菜 買蟹 糟蟹 買香橙 入礱糠 炭屑 做風魚、火腿 糴糠

  

  十二月 小寒、大寒

  

  天晴:下地壅 墾坂田 刮頭蟥 澆菜 罱泥

  

  陰雨:罱泥上芊芅灘 載壅 修桑刮蟥 打米 絞繩索

  

  雜作:了田菜麥田剩下者 斫樹枝 削地灘(腳塍) 編籬笆 車池潭

  

  置備:買榆樹 買臘柴 買臘鹽 換灰糞 買臘豬油(嘉興) 買過地韭秧 做好酒 做醋

  

  運田地法

  

  古稱「深耕易耨」,以知田地全要墾深。切不可貪陰雨閑工;須要老晴天氣,二、三層起深,每工止墾半畝,倒六、七分。

  

  春間倒二次,尤要老晴時節。頭番倒不必太細,只要稜層通曬,徹底翻身,若有草則復在底下,合#倒好。若壅灰與牛糞,則撒于初倒之後,下次倒入土中更好。

  

  種田之法,不在乎早。本處土薄,早種每患生蟲。若其年有水種田,則芒種前後插蒔為上;若旱年,車水種田,便到夏至也無妨。只要倒平田底,停當生活,以候雨到;雨不到則車種,須要一日車水,次日削平田底,第三日插秧,使土中熱氣散盡,后則無蟲蛀之患矣。

  

  凡種田總不出「糞多力勤」四字,而墊底尤為緊要。墊底多,則雖遇大水,而苗肯參長浮面,不至淹沒;遇旱年,雖種遲,易於發作。

  

  其插種之法:行欲稀,須間七寸;段欲密,容盪足矣。

  

  平底之時,有草須去盡,如削不能盡,必拔去而後平底。蓋插下須二十日方可下田拔草,倘插時先有宿草,得肥驟興,秧未見活,而草已滿,拔甚費力,此俗所謂「畝三工」。若插時拔草先凈,則草未生而苗已長,不消二十日便可拔草,草少工省,此俗所謂「工三畝」。只此兩語,豈不較然。

  

  況又有水旱不時,車戽不暇,須預喚月工,多喚短工,攙先做起,頭番做得乾淨,后番次次省力。今日拔草,明日即要橫鋤,所謂「頭番不要早,二番不要遲」,當使草嘗無處著腳。兩鋤俱要將土翻個轉身,不徒移動場屋。計小暑後到立秋不過三十餘日,鋤、盪、耘四番生活——鋤二、盪一、耘一,均勻排定。總之不可免,落得上前為愈也。

  

  立秋邊或盪干,或耘干,必要田干縫裂方好。古人雲:「六月不乾田,無米莫怨天。」惟此一干,則根派深遠,苗稈蒼老,結秀成實,水旱不能為患矣。

  

  干在立秋前,便多於幾日不妨;于在立秋後,才裂縫便要車水。蓋處暑正做胎,此時不可缺水。古雲:「處暑根頭白,農夫吃一嚇。」

  

  下接力,須在處暑后,苗做胎時,在苗色正黃之時。如苗色不黃,斷不可下接力;到底不黃,到底東可下也。若苗茂密,度其力短,俟抽穗之後,每畝下餅三斗,自足接其力。切不可未黃先下,致好苗而無好稻。

  

  蓋田上生活,百凡容易,只有接力一壅,須相其時候,察其顏色,為農家最緊要機關。無力之家,既苦少壅薄收;糞多之家,患過肥谷秕,究其根源,總為壅嫩苗之故。而扼要之法:

  

  一在墾倒極深:深則肥氣深入土中,徐徐討力,且根派深遠,苗干必壯實,可耐水旱。縱接力薄,而原來壅力可以支持;即再多壅,譬如健人善飯,量高多飲,亦不害事。此為第一著。

  

  一在多下墊底:墊底多,插下便興旺,到了立秋,苗已長足,壅力已盡,稈必老,色必黃,接力愈多愈好。

  

  一在六月內干過一番,則土實根牢,苗身堅老,堪勝壅力,而無傾倒之患。

  

  但自立秋以後,斷斷不可缺水,水少即車,直至斫稻方止。俗雲:「稻如鶯色紅,全得水來供。」若值天氣驟寒,霜早,凡田中有水,霜不損稻;無水之田,稻即秕矣。先農有言:「飽水足谷」,此之謂也。

  

  一稻種以「早白稻」為上,只肥壅不易調停,少壅不長,多壅又損苗;但喜其米粒粗硬而多飯,所宜多種。「黃稻」能耐水旱,多壅不害,只怕霜早,米不圓滿。

  

  其餘稻色好歹不同。總無如黃、白二種,所宜對半均種,以次第收斫,不致忙促。先農嘗卜其吉者而多種之。

  

  一墾麥棱,惟乾田最好。如爛田,須墾過幾日,待棱背乾燥,方可沈種。倘時候已遲,先浸種發芽,以候棱干。切不可帶濕踏實,菜麥不能行根,春天必萎死,即不死亦永不長旺。

  

  沈麥,蓋潭要滿,撒子要勻,不可惜工,而令婦女小廝苟且生活。

  

  麥要澆子,菜要澆花。麥沈下澆一次,春天澆 一次,太肥反無收。

  

  大麥、(禾畾)麥則不厭肥,又要肥在後半。若八月初先下麥種,候冬墾田移種,每顆十五、六根,照式澆兩次,又撒牛壅,鍬溝蓋之,則稈壯麥粗,倍獲厚收。

  

  菜比麥倍澆,又或垃圾,或牛糞,鍬溝蓋,再澆煞花,即有滿石收成,種田不須墊底。

  

  凡菜、麥鍬溝之後,候干再(丕刂)一番,每畝不過半工,而泥松碎,易討力,且不起草,又可挨麥,不患風倒。

  

  一墾地須在冬至之前,取其冬月嚴寒,風日凍曬。必照墾田法,二、三層起深。桑之細根,斷亦無害,只要稜層空敞。

  

  若倒地,則春天雨水正多,地面又要犁平,使不滯水,背後腳跡,盡數揉平。

  

  冬天墾地,草根翻在上;春天倒地,草根翻在下:先農所謂「寒則浪,熱則藏」也。

  

  墾地、倒地,非天色極晴不可。若倒下不曬一日,即便逢雨,不如不倒為愈。

  

  至於(丕刂)地,尤要大晴,尤要草未生而先(丕刂)。夏天約二十日一(丕刂)。未草先(丕刂),二十日尚未起草;草多而(丕刂),不十日草已茂矣。一樣

  

  用此工夫,常在草頭做去,孰若攙先做上,頭番做得乾淨,永不易起草。「一年計在春」,正此謂也。

  

  西鄉只倒不(丕刂),本處(丕刂)不倒。也須(丕刂)深二、三寸,雖大陣雨,不將浮泥沖淋入水。若止於刮草,棱面上浮下實,一逢大雨,盡將面泥淋剝。計一年罱泥,所增幾何,堪此浚削?!論來只宣抺倒,不必徇谷也。

  

  況發葉時,未必日日晴,未免踏實,此時決宜趁晴倒曬,則黃霉不易起草。萬一黃霉久雨不能(丕刂)倒一番,未免有泥塊落溝壅滯。遇大雨後,必處處看了,有水即開浚之,雨一番,看一番可也。

  

  種桑以「荷葉桑」、「黃頭桑」、「木竹青」為上,取其枝幹堅實,不易朽,眼眼發頭,有斤兩;其「五頭桑」、「大葉密眼」次之;「細葉密眼」最下。又有一種「火桑」,較別種早五、六日,可養早蠶。

  

  凡過二月清明,其年葉必發遲,候桑下蠶,蠶恐後期,屋前後種百余株,備用可也。

  

  種法以稀為貴,縱橫各七尺,每畝約二百株,株株茂盛,葉必滿百。不須多也。

  

  內地年前、春初皆可種;外地患盜者,清明前種。年前種,桑秧以大為貴;清明邊種,桑秧以細為貴。以大桑到清明頭眼已發,根眼已盲,細桑則根眼尚綻故也。

  

  根不必多,刷盡毛根,止留線根數條,四方排穩,漸漸下泥築實,清水糞時時澆灌,引出新根。黃霉尤宜澆灌。澆法不宜著干,當離尺許,繞圍周匝,使新根向肥遠去。

  

  發葉之後,不時要看,若見損葉,必有地蟲,亟搜殺之。如遇大雨,一止必逐株踏看,如被泥水淹眼,速速挑開,否,即死矣。雨一番,看一番,不可忽也。

  

  其剪法,縱不能如西鄉「樓子」樣,亦斷不可如東鄉「拳頭」樣。試看「拳頭」桑,桑丁眼多,身如枯柴,一年缺壅,便不能發眼,即行悶死矣。「密眼桑」留半寸許,「五頭」、「黃頭」留二寸許,寧可有「油瓶嘴」,另日修剪可也。

  

  嫩桑不必多留塊磊,須盡截去。古雲:「孝順種竹,忤逆剪桑。」

  

  剪桑乃一件正經事,不甚費忙工夫,約一年要修剪四番。

  

  二葉初勻時,不可多打葉片,致嫩條軟折。此時預防損抑,不免多留。種田畢,細看一番,但多留嫩條及新發叢葉,盡情裁去。到七月縛桑之際,凡根下細條及丫襠陰枝,又一切去之。至冬春修截之時,又看細小不堪及蔭下繁密者,又一切去之。到剪

  

  桑畢,又看以前礙鋸而截不盡塊磊及老枝不成器者,又一切去之。

  

  其「老油瓶嘴」,晴時堅硬難剪,不論冬春,凡遇久雨之後,雨一止,即群出修剪,期于凈盡。

  

  設有癃桑,即番去之,不可愛惜,使其纏染,皆緣剪時刀上傳過。凡桑一癃,再無醫法,斷不可留者。

  

  漢人頌刺史德政曰:「桑無附枝」,甚言修桑為重事也。

  

  桑鋸,須買木匠生鐵鋸;桑剪,須在石門鎮買,五分一把。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4: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