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予承乏常德府事政,暇取而披閱之。味其言率,明而不晦;切而不迂,淡而不僻;多中事機之會,有益人世。是又不可概以遊說之學,縱橫之術例之也。但舊板刊行已久,字多模糊,用是捐俸余翻刻,以廣其傳,與四方君子共之。弘治戊午歲夏四月初吉蒲陰張官識。

  (出自《欽定四庫全書》)

附錄三黃石公素書述要

  漢黃石公為秦之隱君子,于圯橋之上授張良以《素書》,良用其策,助劉季開創漢業。

  然後世誤以《素書》為《三略》者久矣。至晉亂之際,有盜發張良冢者,于玉枕得《素書》六卷,始知《素書》與《三略》為二。宋相張商英為之註釋,其序說來由明矣。

  然,後世多以商英之說為非,《四庫提要》且引明都穆《聽雨記談》:『以為自晉迄宋之間,學者未嘗一語言及《素書》,何獨出於商英之口乎?』晁公武且謂:『商英之言,世未有信之者。』《胡應麟筆叢》:『更謂商英之注《素書》,前後注文與原文如出一手,因核定其為商英偽撰。』

  觀以上數論,久來幾成定論。然吾親聞于南師懷瑾謂:『《素書》非商英所偽撰,唐開元之間,趙蕤(瑞)撰《長短經》,文中即有引自《素書》者。然,蕤不稱《素書》,而稱之為《鈐經》。如《長短經》卷一品目第三引《鈐》之語曰:『德足以懷遠,信足以一異』(《叢書集成新編》V21,P.5倒數第三行,新文豐出版,中央圖書館參考室古籍藏書架)等語,即《素書》『正道章』第二中之文。而世人亦不知《鈐經》到底為何,實原乃黃石公之《素書》也。何可謂宋以前無一人語及之?此學者不肯好學、深思、多聞故也。

  老子曰:「上士聞道信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而大笑,不笑不足以為道。』且商英之〈序〉謂:「離有離無之謂『道』,非有非無之謂『神』,有而無之之謂『聖』,無而有之之謂『賢』,非此四者,雖口頌此《書》,亦不能身行之也。學者之見,大抵皆不能行之者也。

  況器有大小,識有淺深,道極高明,鬼瞰其室,商英之注與《素書》原文媲美,幾齣一手,胡應麟據此謂《素書》為商英偽撰,何見之短也。

  商英精通三家之學,明於因果變化之理,觀其生死之間,怡然自在,則知素行之不凡矣。何事昧於因果而偽撰經典乎?商英且謂自漢以來,章句文詞之學熾,而知道者極少,故難言也。而向來疑此《書》為偽托者,絕無通達佛理者,乃至明了道家要旨者,亦不可得。徒以文字考據,豈能見其真意乎?宜乎太史公之為《史記》,有藏之名山,傳之其人之嘆也。

  老古出版社編輯部曾令偉撰要

  黃石公素書終。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4:2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