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注曰:
【號令不一,心無信而事毀棄矣!】

  王氏曰:『號令行於威權,賞罰明於功罪,號令既定,眾皆信懼,賞罰從公,無不悅服。所行號令,前後不一,自相違毀,人不聽信,功業難成。』

  怒而無威者犯。

  注曰:
【文王不大聲以色,四國畏之。故孔子曰:不怒而威于呋鉞。】

  王氏曰:『心若公正,其怒無私,事不輕為,其為難犯。為官之人,掌管法度、綱紀,不合喜休喜,不合怒休怒,喜怒不常,心無主宰;威權不立,人無懼怕之心,雖怒無威,終須違犯。』

  好眾辱人者殃。

  注曰:
【己欲沽直名而置人于有過之地,取殃之道也!】

  王氏曰:『言雖忠直傷人主,怨事不干己,多管有怪;不干自己勾當,他人閑事休管。逞著聰明,口能舌辯,倫人善惡,說人過失,揭人短處,對眾羞辱;心生怪怨,人若怪怨,恐傷人之禍殃。』

  戮辱所任者危。

  注曰:
【人之雲亡,危亦隨之。】

  王氏曰:『人有大過,加以重刑;后若任用,必生危亡。有罪之人,責罰之後,若再委用,心生疑懼。如韓信有十件大功,漢王封為齊王,信懷憂懼,身不自安;心有異志,高祖生疑,不免未央之患;高祖先謀,危於信矣。』

  慢其所敬者凶。

  注曰:
【以長幼而言,則齒也;以朝廷而言,則爵也;以賢愚而言,則德也。三者皆可敬,而外敬則齒也、爵也,內敬則德也。】

  王氏曰:『心生喜慶,常行敬重之禮;意若憎嫌,必有疏慢之情。常恭敬事上,怠慢之後,必有疑怪之心。聰明之人,見怠慢模樣,疑怪動靜,便可迴避,免遭凶險之禍。』

  領導人所敬重的人,從年齡上說,可能是其兄長;從職位上說,可能是權臣,從品德上說,可能是德高望重的人。無論從哪個角度講,都值得敬重。待之兄長,敬若上賓是尊敬的外在表現;出自內心的尊敬,是有道德的證明。

  貌合心離者孤,親讒遠忠者亡。

  注曰:
【讒者,善揣摩人主之意而中之;而忠者,推逆人主之過而諫之。讒者合意多悅,而忠者逆意者多怨;此子胥殺而吳亡;屈原放,而楚滅是也。】

  王氏曰:『賞罰不分功罪,用人不擇賢愚;相會其間,雖有恭敬模樣,終無內敬之心。私意於人,必起離怨;身孤力寡,不相扶助,事難成就。

  親近姦邪,其國昏亂;遠離忠良,不能成事。如楚平王,聽信費無忌讒言,納子妻無祥公主為后,不聽上大夫伍奢苦諫,縱意狂為。親近姦邪,疏遠忠良,必有喪國、亡家之患。』

  近色遠賢者惛,女謁公行者亂。

  注曰:
【如太平公主,韋庶人之禍是也。】

  王氏曰:『重色輕賢,必有傷危之患;好奢縱慾,難免敗亡之亂。如紂王寵妲巳,不重忠良,苦虐(雪楷義)萬民。賢臣比干、箕子、微子,數次苦諫不肯;聽信怪恨諫說,比干剖腹、剜心,箕子入官為奴,微子佯狂於市。損害忠良,疏遠賢相,為事昏迷不改,致使國亡。

  后妃之親,不可加於權勢;內外相連,不行公正。如漢平帝,權勢歸於王莽,國事不委大臣。王莽乃平帝之皇丈,倚勢挾權,謀害忠良,殺君篡位。侵奪天下、此為女謁公行者,招禍亂之患。』

  私人以官者浮。

  注曰:
【淺浮者,不足以勝名器,如牛仙客為宰相之類是也。】

  王氏曰:『心裡愛喜的人,多賞則物不可任;于官位委用之時,誤國廢事,虛浮不重,事業難成。』

  凌下取勝者侵,名不勝實者耗。

  注曰:
【陸贄曰:「名近於虛,于教為重;利近於實,于義為輕。」然則,實者所以致名,名者所以符實。名實相資,則不耗匱矣。】

  王氏曰:『恃己之勇,妄取強勝之名;輕欺於人,必受凶危之害。心量不寬,事業難成;功利自取,人心不伏。霸王不用賢能,倚自強能之勢,嬴了漢王七十二陣,后中韓信埋伏之計,敗於九里山前,喪于烏江岸上。此是強勢相爭,凌下取勝,返受侵奪之患。

  心實奸狡,假仁義而取虛名;內務貪饕,外恭勤而惑于眾。朦朧上下,釣譽沽名;雖有名、祿,不能久遠;名不勝實,后必敗亡。』

  略己而責人者不治,自厚而薄人者棄廢。

  注曰:
【聖人常善救人而無棄人;常善救物而無棄物。自厚者,自滿也。非仲尼所謂:「躬自厚之厚也」。自厚而薄人,則人才將棄廢矣。】

  王氏曰:『功名自取,財利己用;疏慢賢能,不任忠良,事豈能行?如呂布受困於下邳,謀將陳宮諫曰:「外有大兵,內無糧草;黃河泛漲,倘若城陷,如之奈何?」呂布言曰:「吾馬力負千斤過水如過平地,與妻貂蟬同騎渡河有何憂哉?」側有手將侯成聽言之後,盜呂布馬投于關公軍士,皆散呂布被曹操所擒斬于白門。此是只顧自己,不顧眾人,不能成功,後有喪國,敗身之患。

  功歸自己,罪責他人;上無公正之明,下無信、懼之意。贊己不能為能,毀人之善為不善。功歸自己,眾不能治;罪責於人,事業難成。』

  另一類領導人則是享受在前,吃苦在后,自己的薪水、待遇越高越好,官職越大越高興,而對部下的切身利益卻百般限制。否則就認為是鬧個人主義,這種領導終將被人唾棄。

  以過棄功者損,群下外異者淪。

  注曰:
【措置失宜,群情隔息;阿諛並進,私豶並行。人人異心,求不淪亡,不可得也。】

  王氏曰:『曾立功業,委之重權;勿以責于小過,恐有惟失;撫之以政,切莫棄于大功,以小棄大。否則,驗功恕過,則可求其小過而棄大功,人心不服,必損其身。

  君以名祿進其人,臣以忠正報其主。有才不加其官,能守誠者,不賜其祿;恩德愛于外權,怨結于內;群下心離,必然敗亂。』

  上下離心,內外異志,群眾的意見反映不上來,採取的政令法規必然不會對症下藥,結果沒有不淪亡的。

  既用不任者疏。

  注曰:
【用賢不任,則失士心。此管仲所謂:「害霸也。」】

  王氏曰:『用人輔國行政,必與賞罰、威權;有職無權,不能立功、行政。用而不任,難以掌法、施行;事不能行,言不能進,自然上下相疏。』

  行賞吝色者沮。

  注曰:
【色有靳吝,有功者沮,項羽之刓印是也。】

  王氏曰:『嘉言美色,撫感其勞;高名重爵,勸賞其功。賞人其間,口無知感之言,面有怪恨之怒。然加以厚爵,終無喜樂之心,必起怨離之志。』

  多許少與者怨。

  注曰:
【失其本望。】

  王氏曰:『心不誠實,人無敬信之意;言語虛詐,必招怪恨之怨。歡喜其間,多許人之財物,後悔慳吝;卻行少與,返招怪恨;再后言語,人不聽信。』

  既迎而拒者乖。

  注曰:
【劉璋迎劉備而反拒之是也。】

  薄施厚望者不報。

  注曰: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復之、載之,含之、育之,豈責其報也。】

  王氏曰:『恩未結於人心,財利不散於眾。雖有所賜,微少、輕薄,不能厚恩、深惠,人無報效之心。』

  貴而忘賤者不久。

  注曰:
【道足於己者,貴賤不足以為榮辱;貴亦固有,賤亦固有。惟小人驟而處貴則忘其賤,此所以不久也。】

  王氏曰:『身居富貴之地,恣逞驕傲狂心;忘其貧賤之時,專享目前之貴。心生驕奢,忘于艱難,豈能長久!?』

  念舊而棄新功者凶。

  注曰:
【切齒于睚眥之怨,眷眷于一飯之恩者,匹夫之量。有志於天下者,雖仇必用,以其才也;雖怨必錄,以其功也。漢高祖侯雍齒,錄功也;唐太宗相魏鄭公(征),用才也。】

  王氏曰:『賞功行政,雖仇必用;罰罪施刑,雖親不赦。如齊桓公用管仲,棄舊仇,而重其才;唐太宗相魏徵,舍前恨,而用其能;舊有小過,新立大功。因恨不錄者凶。』

  用人不得正者殆,疆用人者不畜。

  注曰:
【曹操疆用關羽,而終歸劉備,此不畜也。】

  王氏曰:『官選賢能之士,竭力治國安民;重委姦邪,不能奉公行政。中正者,無官其邦;昏亂、讒佞者當權,其國危亡。

  賢能不遇其時,豈就虛名?雖領其職位,不謀其政。如曹操愛關公之能,官封壽亭侯,賞以重祿;終心不服,后歸先主。』

  為人擇官者亂,失其所強者弱。

  注曰:
【有以德強者,有以人強者,有以勢強者,有以兵強者。

  堯舜有德而強,桀紂無德而弱;湯武得人而強,幽厲失人而弱。周得諸侯之勢而強,失諸侯之勢而弱;唐得府兵而強,失府兵而弱。

  其於人也,善為強,惡為弱;其于身也,性為強,情為弱。】

  王氏曰:『***能清廉立紀綱者,不在官之大小,處事必行公道。如光武之任董宣為洛縣令,湖陽公主家奴,殺人不顧性命,苦諫君主,好名至今傳說。若是不問賢愚,專擇官大小,何以治亂、民安!

  輕欺賢人,必無重用之心;傲慢忠良,人豈盡其才智?漢王得張良陳平者強,霸王失良平者弱。』

  決策于不仁者險。

  注曰:
【不仁之人,幸災樂禍。】

  王氏曰:『不仁之人,智無遠見;高明若與共謀,必有危亡之險。如唐明皇不用張九齡為相,命楊國忠、李林甫當國。有賢良好人,不肯舉薦,恐攙了他權位;用奸讒歹人為心腹耳目,內外成黨,閉塞上下,以致祿山作亂,明皇失國,奔于西蜀,國忠死於馬嵬坡下。此是決策不仁者,必有凶險之禍。』

  陰計外泄者敗,厚斂薄施者凋。

  注曰:
【凋,削也。文中子曰:「多斂之國,其財必削。」】

  王氏曰:『機若不密,其禍先發;謀事不成,後生凶患。機密之事,不可教一切人知;恐走透消息,返受災殃,必有敗亡之患。

  秋租、夏稅,自有定例;廢用浩大,常是不足。多斂民財,重征賦稅;必損於民。民為國之根本,本若堅固,其國安寧;百姓失其種養,必有雕殘之禍。』

  戰士貧,游士富者衰。

  注曰:
【游士鼓其頰舌,惟幸煙塵之會;戰士奮其死力,專捍強場之虞。富彼貧此,兵勢衰矣!】

  王氏曰:『遊說之士,以喉舌而進其身,官高祿重,必富於家;征戰之人,舍性命而立其功,名微俸薄,祿難贍其親。若不存恤戰士,重賞三軍,軍勢必衰,后無死戰勇敢之士。』

  貨賂公行者昧。

  注曰:
【私昧公,曲昧直也。】

  王氏曰:『恩惠無施,仗威權侵吞民利;善政不行,倚勢力私事公為。欺詐百姓,變是為非;強取民財,返惡為善。若用貪饕掌國事,必然昏昧法度,廢亂紀綱。』

  聞善忽略,記過不忘者暴。

  注曰:
【暴則生怨。】

  王氏曰:『聞有賢善好人,略時間歡喜;若見忠正才能,暫時敬愛;其有受賢之虛名,而無用人之誠實。施謀善策,不肯依隨;忠直良言,不肯聽從。然有才能,如無一般;不用善人,必不能為善。

  齊之以德,廣施恩惠;能安其人,行之以政。心量寬大,必容於眾;少有過失,常記於心;逞一時之怒性,重責於人,必生怨恨之心。』

  所任不可信,所信不可任者濁。

  注曰:
【濁,溷也。】

  王氏曰:『疑而見用懷其懼,而失其善;用而不信竭其力,而盡其誠。既疑休用,既用休疑;疑而重用,必懷憂懼,事不能行。用而不疑,秉公從政,立事成功。』

  牧人以德者集,繩人以刑者散。

  注曰:
【「刑者,原於道德之意而恕在其中;是以先王以刑輔德,而非專用刑者也。故曰:「牧之以德則集,繩之以刑則散也。」】

  王氏曰:『教以德義,能安於眾;齊以刑罰,必散其民。若將禮、義、廉、恥,化以孝、悌、忠、信,使民自然歸集。官無公正之心,吏行貪饕;僥倖戶役,頻繁聚斂百姓;不行仁道,專以嚴刑,必然逃散。』

  小功不賞,則大功不立;小怨不赦,則大怨必生。賞不服人,罰不甘心者叛。

  注曰:
【人心不服則叛也。】

  王氏曰:『功量大小,賞分輕重;事明理順,人無不伏。蓋功德乃人臣之善惡;賞罰,是國家之紀綱。若小功不賜賞,無人肯立大功。

  志高量廣,以禮寬恕於人;德尊仁厚,仗義施恩于眾人。有小怨不能忍,舍專欲報恨,返招其禍。如張飛心急性燥,人有小過,必以重罰,后被帳下所刺,便是小怨不舍,則大怨必生之患。

  賞輕生恨,罰重不共。有功之人,陞官不高,賞則輕微,人必生怨。罪輕之人,加以重刑,人必不服。賞罰不明,國之大病;人離必叛,后必滅亡。』

  賞及無功,罰及無罪者酷。

  注曰:
【非所宜加者,酷也。】

  王氏曰:『施恩以勸善人,設刑以禁惡黨。私賞無功,多人不忿;刑罰無罪,眾士離心。此乃不共之怨也。』

  聽讒而美,聞諫而仇者亡。能有其有者安,貪人之有者殘。

  注曰:
【有吾之有,則心逸而身安。】

  王氏曰:『君子忠而不佞,小人佞而不忠。聽讒言如美味,怒忠正如仇仇,不亡國者,鮮矣!

  若能謹守,必無疏失之患;巧計狂徒,後有敗壞之殃。如智伯不仁,內起貪饕、奪地之志生,奸絞侮韓魏之君,卻被韓魏與趙襄子暗合,返攻殺智伯,各分其地。此是貪人之有,返招敗亡之禍。』

安禮章第六

  注曰:
【安而履之為禮。】

  王氏曰:『安者,定也。禮者,人之大體也。』此章之內,所明承上接下,以顯尊卑之道理。

  怨在不舍小過,患在不豫定謀;福在積善,禍在積惡。

  注曰:
【善積則致於福,惡積則致於禍;無善無惡,則亦無禍無福矣。】

  王氏曰:『君不念舊惡。人有小怨,不能忘舍,常懷恨心;人生疑懼,豈有報效之心?事不從寬,必招怪怨之過。

  人無遠見之明,必有近憂之事。凡事必先計較、謀算必勝,然後可行。若不料量,臨時無備,倉卒難成。不見利害,事不先謀,返招禍患。

  人行善政,增長福德;若為惡事,必招禍患。』

  飢在賤農,寒在惰織;安在得人,危在失士;富在迎來,貧在棄時。

  注曰:
【唐堯之節儉,李悝(克)之盡地利,越王勾踐之十年生聚,漢之平準,皆所以迎來之術也。】

  王氏曰:『懶惰耕種之家,必受其飢;不勤養織之人,必有其寒。種田、養蠶,皆在於春;春不種養,秋無所收,必有饑寒之患。

  國有善人,則安;朝失賢士,則危。韓信、英布、彭越三人,皆有智謀,霸王不用,皆歸漢王;拜韓信為將,英布、彭越為王;運智施謀,滅強秦,而誅暴楚;討逆招降,以安天下。漢得人,成大功;楚失賢,而喪國。

  富起於勤儉,時未至,而可預辦。謹身節用,營運生財之道,其家必富,不失其所。貧生於怠惰,好奢縱慾,不務其本,家道必貧,失其時也。』

  上無常躁,下多疑心。

  注曰:
【躁靜無常,喜怒不節;群情猜疑,莫能自安。】

  王氏曰:『喜怒不常,言無誠信;心不忠正,賞罰不明。所行無定準之法,語言無忠信之誠。人生疑怨,事業難成。』

  輕上生罪,侮下無親。

  注曰:
【輕上無禮,侮下無恩。】

  王氏曰:『承應君王,當志誠恭敬;若生輕慢,必受其責。安撫士民,可施深恩、厚惠;侵慢於人,必招其怨。輕篾于上,自得其罪;欺罔於人,必不相親。』

  近臣不重,遠臣輕之。

  注曰:
【淮南王言:去平津侯如發蒙耳。】

  王氏曰:『君不聖明,禮衰、法亂;臣不匡政,其國危亡。君王不能修德行政,大臣無謹懼之心;公卿失尊敬之禮,邊起輕慢之心。近不奉王命,遠不尊朝廷;君上者,須要知之。』

  自疑不信人。自信不疑人。

  注曰:
【暗也。明也。】

  王氏曰:『自起疑心,不信忠直良言,是為昏暗;己若誠信,必不疑于賢人,是為聰明。』

  枉士無正友。

  注曰:
【李逢吉之友,則「八關」、「十六子」之徒是也。】

  王氏曰:『諂曲、姦邪之人,必無志誠之友。』

  曲上無直下。

  注曰:『元帝之臣則弘恭、石顯是也。』

  王氏曰:『不仁無道之君,下無直諫之士。士無良友,不能立身;君無賢相,必遭危亡。』

  危國無賢人,亂政無善人。

  注曰:
【非無賢人、善人,不能用故也。】

  王氏曰:『讒人當權,恃姦邪櫬害忠良,其國必危。君子在野,無名位,不能行政;若得賢明之士,輔君行政,豈有危亡之患?縱仁善之人,不在其位,難以匡政、直言。君不聖明,其政必亂。』

  注曰:
【人不能自愛,待賢而愛之;人不能自養,待賢而養之。】

  王氏曰:『若要治國安民,必得賢臣良相。如周公攝正輔佐成王,或梳頭、吃飯其間,聞有賓至,三遍握發,三番吐哺,以待迎之。欲要成就國家大事,如周公憂國、愛賢,好名至今傳說。

  聚人必須恩義,養賢必以重祿;恩義聚人,遇危難捨命相報。重祿養賢,輒國事必行中正。如孟嘗君養三千客,內有雞鳴狗盜者,皆恭養、敬重。於他后遇患難,豬盜秦國孤裘,雞鳴函谷關下,身得免難,還於本國。孟嘗君能養賢,至今傳說。』

  國將霸者士皆歸。

  注曰:
【趙殺鳴犢,故夫子臨河而返。】

  邦將亡者賢先避。

  注曰:
【若微子去商,仲尼去魯是也。】

  地薄者,大物不產;水淺者,大魚不游;樹禿者,大禽不棲;林疏者,大獸不居。

  注曰:
【此四者,以明人之淺則無道德;國之淺則無忠賢也。】

  王氏曰:『地不肥厚,不能生長萬物;溝渠淺窄,難以游于鯨鰲。君王量窄,不容正直忠良;不遇明主,豈肯盡心於朝。

  高鳥相林而棲,避害求安;賢臣擇主而佐,立事成名。樹無枝葉,大鳥難巢;林若稀疏,虎狼不居。君王心志不寬,仁義不廣,智謀之人,必不相助。』

  山峭者崩,澤滿者溢。

  注曰:
【此二者,明過高、過滿之戒也。】

  王氏曰:『山峰高嶮,根不堅固,必然崩倒。君王身居高位,掌立天下,不能修仁行政,無賢相助,後有敗國、亡身之患。

  池塘淺小,必無江海之量;溝渠窄狹,不能容於眾流。君王治國心量不寬,恩德不廣,難以成立大事。』

  棄玉取石者盲。

  注曰:
【有目與無目同。】

  王氏曰:『雖有重寶之心,不能分揀玉石;然有用人之志,無智別辨賢愚。商人探寶,棄美玉而取頑石,空廢其力,不富於家。君王求士,遠賢良而用讒佞;枉費其祿,不利於國。賢愚不辨,玉石不分;雖然有眼,則如盲暗。』

  羊質虎皮者柔。

  注曰:
【有表無里,與無表同。】

  王氏曰:『羊披大蟲之皮,假做虎的威勢,遇草卻食;然似虎之形,不改羊之性。人倚官府之勢,施威於民;見利卻貪,雖妝君子模樣,不改小人非為。羊食其草,忘披虎皮之威。人貪其利,廢亂官府之法,識破所行譎詐,返受其殃,必招損己、辱身之禍。』

  衣不舉領者倒。

  注曰:
【當上而下。】

  王氏曰:『衣無領袖,舉不能齊;國無紀綱,法不能正。衣服不提領袖,倒亂難穿;君王不任大臣,紀綱不立,法度不行,何以治國安民?』

  走不視地者顛。

  注曰:
【當下而上。】

  王氏曰:『舉步先觀其地,為事先詳其理。行走之時,不看田地高低,必然難行;處事不料理上順與不順,事之合與不合;逞自恃之性而為,必有差錯之過。』

  柱弱者屋壞,輔弱者國傾。

  注曰:
【才不勝任謂之弱。】

  王氏曰:『屋無堅柱,房宇歪斜;朝無賢相,其國危亡。樑柱朽爛,房屋崩倒;賢臣疏遠,家國頃亂。』

  足寒傷心,人怨傷國。

  注曰:
【夫沖和之氣,生於足,而流於四肢,而心為之君,氣和則天君樂,氣乖則天君傷矣。】

  王氏曰:『寒食之災皆起于下。若人足冷,必傷於心;心傷于寒,後有喪身之患。民為邦本,本固邦寧;百姓安樂,各居本業,國無危困之難。差役頻繁,民失其所;人生怨離之心,必傷其國。

  山將崩者,下先隳;國將衰者,民先弊。

  注曰:
【自古及今,生齒富庶,人民康樂;而國衰者,未之有也。】

  王氏曰:『山將崩倒,根不堅固;國將衰敗,民必先弊,國隨以亡。』

  根枯枝朽,民困國殘。

  注曰:
【長城之役興,而秦國殘矣!汴渠之役興,而隋國殘矣!】

  王氏曰:『樹榮枝茂,其根必深。民安家業,其國必正。土淺根爛,枝葉必枯。民役頻繁,百姓生怨。種養失時,經營失利,不問收與不收,威勢相逼征;要似如此行,必損百姓,定有雕殘之患。』

  用山陵崩塌是因根基毀壞進一步來曉喻國家衰亡是因民生凋蔽的道理。也如同根枯樹死一樣,廣大民眾如若困苦不堪,朝不保夕,國家這棵大樹也必將枝枯葉殘。秦、隋王朝之所以被推翻,只因築長城。開運河榨盡了全國的民力、財力。鑒古知今,人民生活富裕,康樂安居,國家自然繁榮富強。

  與復車同軌者傾,與亡國同事者滅。

  注曰:
【漢武欲為秦皇之事,幾至於傾;而能有終者,末年哀痛自悔也。桀紂以女色而亡,而幽王之褒姒同之。漢以閹宦亡,而唐之中尉同之。】

  王氏曰:『前車傾倒,後車改轍;若不擇路而行,亦有傾複之患。如吳王夫差寵西施、子胥諫不聽,自刎于姑蘇台下。子胥死後,越王興兵破了,吳國自平吳之後,迷於聲色,不治國事;范蠡歸湖,文種見殺。越國無賢,卻被齊國所滅。與復車同往,與亡國同事,必有傾複之患。』

  見已生者,慎將生;惡其跡者,須避之。

  注曰:
【已生者,見而去之也;將生者,慎而消之也。惡其跡者,急履而惡鏱,不若廢履而無行。妄動而惡知,不若絀動而無為。】

  王氏曰:『聖德明君,賢能之相,治國有道,天下安寧。昏亂之主,不修王道,便可尋思平日所行之事,善惡誠恐敗了家國,速即宜先慎避。』

  畏危者安,畏亡者存。夫人之所行:『有道則吉,無道則凶。

  吉者,百福所歸;凶者,百禍所攻;非其神聖,自然所鍾。

  注曰:
【有道者,非己求福,而福自歸之;無道者,畏禍愈甚,而禍愈攻之。豈有神聖為之主宰?乃自然之理也。】

  王氏曰:『得寵思辱,必無傷身之患;居安慮危,豈有累巳之災。恐家國危亡,重用忠良之士;疏遠邪惡之徒,正法治亂,其國必存。

  行善者,無行於巳;為惡者,必傷其身。正心修身,誠信養德,謂之有道,萬事吉昌。

  心無善政,身行其惡;不近忠良,親讒喜佞,謂之無道,必有凶危之患。

  為善從政,自然吉慶;為非行惡,必有危亡。禍福無門,人自所召;非為神聖所降,皆在人之善惡。』

  務善策者,無惡事;無遠慮者,有近憂。

  王氏曰:『行善從政,必無惡事所侵;遠慮深謀,豈有憂心之患。為善之人,肯行公正,不遭凶險之患。凡百事務思慮、遠行,無惡親近於身。

  心意契合,然與共謀;志氣相同,方能成名立事。如劉先主與關羽、張飛;心契相同,拒吳、敵魏,有定天下之心;漢滅三分,後為蜀川之主。』

  同志相得。同仁相憂。

  注曰:
【舜有八元、八凱。湯則伊尹。孔子則顏回是也。

  文王之閎、散,微子之父師、少師,周旦之召公,管仲之鮑叔也。】

  王氏曰:『君子未進賢相懷憂,讒佞當權,忠臣死諫。如衛靈公失政,其國昏亂,不納蘧伯玉苦諫,聽信彌子瑕讒言,伯玉退隱閑居。子瑕得寵于朝上大夫,史魚見子瑕讒佞而不能退,知伯玉忠良而不能進。君不從其諫,事不行其政,氣病歸家,遺子有言:「吾死之後,可將屍于偏舍,靈公若至,必問其故,你可拜奏其言。」靈公果至,問何故停屍於此?其子奏曰:「先人遺言:見賢而不能進,如讒而不能退,何為人臣?生不能正其君,死不成其喪禮!」靈公聞言悔省,退子瑕,而用伯玉。此是同仁相憂,舉善薦賢,匡君正國之道。』

  同惡相黨。

  注曰:
【商紂之臣億萬,盜蹠之徒九千是也。】

  王氏曰:『如漢獻帝昏懦,十常侍弄權,閉塞上下,以姦邪為心腹,用凶惡為朋黨。不用賢臣,謀害良相;天下凶荒,英雄並起。曹操奸雄董卓謀亂,后終敗亡。此是同惡為黨,昏亂家國,喪亡天下。』

  同愛相求。

  注曰:
【愛利,則聚斂之臣求之;愛武,則談兵之士求之。愛勇,則樂傷之士求之;愛仙,則方術之士求之;愛符瑞,則矯誣之士求之。凡有愛者,皆情之偏、性之蔽也。】

  王氏曰:『如燕王好賢,築黃金台,招聚英豪,用樂毅保全其國;隋煬帝愛色,建摘星樓寵蕭妃,而喪其身。上有所好,下必從之;信用忠良,國必有治;親近讒佞,敗國亡身。此是同愛相求,行善為惡,成敗必然之道。』

  同美相妒。

  注曰:
【女則武后、韋庶人、蕭良娣是也。男則趙高、李斯是也。】

  同智相謀。

  注曰:
【劉備、曹操、翟讓、李密是也。】

  同貴相害。

  注曰:
【勢相軋也。】

  王氏曰:『同居官位,其掌朝綱,心志不和,遞相謀害。』

  同利相忌。

  注曰:
【害相刑也。】

  同聲相應,同氣相感。

  注曰:
【五行、五氣、五聲散於萬物,自然相感應。】

  同類相依,同義相親,同難相濟。

  注曰:
【六國合縱而拒秦,諸葛通吳以敵魏。非有仁義存焉,特同難耳。】

  王氏曰:『聖德明君,必用賢能良相;無道之主,親近諂佞讒臣;楚平王無道,信聽費無忌,家國危亂。唐太宗聖明,喜聞魏徵直諫,國治民安,君臣相和,其國無危,上下同心,其邦必正。

  強秦恃其威勇,而吞六國;六國合兵,以拒強秦;暴魏仗其奸雄,而並吳蜀,吳蜀同謀,以敵暴魏。此是同難相濟,遞互相應之道。』

  同道相成。

  注曰:
【漢承秦后,海內凋敝,蕭何以清靜涵養之。何將亡,念諸將俱喜功好動,不足以知治道。時,曹參在齊,嘗治蓋公、黃老之術,不務生事,故引參以代相。】

  王氏曰:『君臣一志行王道以安天下,上下同心施仁政以保其國。蕭何相漢鎮國,家給饋餉,使糧道不絕,漢之傑也。卧病將亡,漢帝親至病所,問卿亡之後誰可為相?蕭何曰:「諸將喜功好勛俱不可,惟曹參一人而可。」蕭何死後,惠皇拜曹參為相,大治天下。此是同道相成,輔君行政之道。』

  同藝相窺。

  注曰:
【李鎰之賊扁鵲,逢蒙之惡后羿是也。規者,非之也。】

  王氏曰:『同於藝業者,相觀其好歹;共于巧工者,以爭其高低。巧業相同,彼我不伏,以相爭勝。』

  同巧相勝。(勝,不相下也,不相讓也。)

  注曰:
【公輸子九攻,墨子九拒是也。】

  此乃數之所得,不可與理違。

  注曰:
【自『同志』下皆所行,所可預知。智者,知其如此,順理則行之,逆理則違之。】

  王氏曰:『齊家治國之理,綱常禮樂之道,可於賢明之前請問其禮;聽問之後,常記於心,思慮而行。離道者非聖,違理者不賢。』

  釋已而教人者逆,正已而化人者順。

  注曰:
【教者以言,化者以道。老子曰:「法令滋彰,盜賊多有。」教之逆者也。「我無為,而民自化;我無欲,而民自朴。」化之順者也。】

  王氏曰:『心量不寬,見責人之小過;身不能修,不知己之非為,自己不能修政,教人行政,人心不伏,

  誠心養道,正己修德。然後可以教人為善,自然理順事明,必能成名立事。』

  逆者難從,順者易行;難從則亂;易行則理。

  注曰:
【天地之道,簡易而已;聖人之道,簡易而已。

  順日月,而晝夜之;順陰陽,而生殺之;順山川,而高下之;此天地之簡易也。

  順夷狄而外之,順中國而內之;順君子而爵之,順小人而役之;順善惡而賞罰之。順九土之宜,而賦斂之;順人倫,而序之;此聖人之簡易也。

  夫烏獲非不力也,執牛之尾而使之卻行,則終日不能步尋丈;及以環桑之枝貫其鼻,三尺之繩縻其頸,童子服之,風于大澤,無所不至者,蓋其勢順也。】

  王氏曰:『治國安民,理順則易行;掌法從權,事逆則難就。理事順便,處事易行;法度相逆,不能成就。』

  如此,理身、理家、理國可也。

  注曰:
【小大不同,其理則一。】

  王氏曰:『詳明時務得失,當隱則隱;體察事理逆順,可行則行;理明得失,必知去就之道。數審成敗,能識進退之機;從理為政,身無禍患。體學賢明,保終吉矣。』

附錄一黃石公素書考宋張商英輯

  按《黃石公三略》三卷、《兵書》三卷、《三奇法》一卷、《陰謀軍秘》一卷、《五壘圖》一卷、《內記敵法》一卷、《秘經》一卷、《張良經》一卷、《素書》六編。

  《前漢列傳》黃石公圮上所授《素書》,以《三略》為是,蓋傳聞之誤也。

  晉亂,盜發子房冢,于玉枕中獲此《書》,凡一千三百言,上有秘戒雲。(出自善本《漢魏叢書》微卷編號一五二八六。三五之《黃石公素書》)

附錄二(出自《欽定四庫全書》)

  《素書》一帙,蓋秦隱士黃石公之所傳,漢留侯子房之所受者。詞簡意深,未易測識,宋臣張商英敘之詳矣,乃謂為不傳之秘書。嗚呼!凡一言之善,一行之長,尚可以垂范於人而不能秘,是《書》黃石公秘焉。得子房而後傳之,子房獨知而能用,寶而殉葬;然猶在人間,亦豈得而秘之耶!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4:2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