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複次頌言。

  無此生老死  亦無有先後

  老死亦復然  亦應與生共

  釋曰。此義雲何。若言生時有其死者。以彼生滅二法無同時性。又復無因二俱不生。彼無性故。若或同生。又生老死無相待因性。

  複次頌言。

  若不生即無  先後共次第

  雲何戲論言  有生老死合

  釋曰。勝義諦中戲論不生故。

  複次頌言。

  若諸法因果  能相及所相

  所受及受者  真實義如是

  釋曰。能知所知等一切法。先後共次第皆不和合。若先有果後有其因。果即無因。此即因有相違。若先有因后無果者。即因果不和合。若因果二法同時有者。如是決定彼因果性亦復無體。若已生若未生。二法相因俱無體故。能相所相所說亦然。

  複次頌言。

  非但說生死  先際不可得

  諸法亦復然  先際不可得

觀苦品第十二

  復有人言。勝義諦中有彼諸蘊苦所成性。如佛所言。略說五取蘊。由苦所得故。

  論者言。此等所說皆世俗諦。非勝義諦。何以故。此苦果故。此苦果者多種分別。

  複次頌言。

  自作及他作  共作無因作

  釋曰。有一類人。欲令此苦各別系屬。故下頌言。

  彼等於諸果  所作非道理

  複次頌言。

  苦若自作者  即不從緣成

  釋曰。若自作者。而彼諸法皆自體所成。非同生性故。若離自體即無對待因性。亦非同生可有。故下頌言。

  以有此蘊故  有未來五蘊

  釋曰。緣所成故。此中若法緣所成性。即無自作。此遣法自相。又復亦非他作道理。

  複次頌言。

  若有此五蘊  與未來蘊異

  於此彼蘊中  應有他作苦

  釋曰。今此五蘊與未來五蘊諸有所作。非此二法互有他性。何以故。滅與未生二無性故。此中亦非苦能作苦。自作他作。雲何可成。

  複次頌言。

  若人自作苦  離苦何有人

  雲何自作中  離人而有苦

  釋曰。若復離蘊無所施設。彼復雲何有苦可作。

  複次頌言。

  若苦他人成  授與此人者

  他亦名自作  離苦何有苦

  釋曰。此非離苦而復有苦。苦無異故。

  複次頌言。

  若他人作苦  離他何有苦

  亦非有作已  他能授於此

  複次頌言。

  自作若不成  復何有他作

  若他人作苦  即亦名自作

  釋曰。或有人言。若人自作苦。即非他所成。應有他作邪。對此異意。故下頌言。

  苦不名自作  亦非他人作

  是故所作中  離苦人無體

  釋曰。今此如是。非有所作。亦非有苦。若以彼苦自作苦者。即自所作。道理相違。是故此說以無有人何有他作。彼無性故。若復他無自體。是中雲何他能作苦。若人自體不生。即無所有。他體不生。即無他作。是故無有他能作苦。若或自他二法共作苦者。亦非道理。

  複次頌言。

  若有自他作  即有共作苦

  今無自他共  無因亦非理

  如有頌言。

  他相若自作  他相此無因

  此若有自因  何有無因作

  釋曰。勝義諦中苦無體故。

  複次頌言。

  非但說于苦  四種俱不有

  釋曰。此復雲何。色等亦然。故下頌言。

  外諸法皆同  四種俱不有

  釋曰。色非自體作故。彼能作所作。若有若無。皆非所作。若有能作。即所作無體。無即非能作。雲何無中計有我作。此即著于能作。亦非他法。成已復成色法作用。是中亦非他性可成。今此所說。若從緣生。彼即無有異法可得。亦非自他緣法不生。又一切法非無因故。由是勝義諦中。色等諸法體不可得。

觀行品第十三

  前品所說破色等蘊。此即亦有對治相違。何以故。如佛所言。諸苾芻。汝等應當如實了知。色是無常。乃至識法亦是無常。以此文證。有色等蘊。

  論者言。此世俗諦增上所說。非勝義諦。故有頌言。

  若彼虛妄法  是世俗有為

  無妄涅槃法  即是勝義諦

  釋曰。此虛妄者。是邪智境界。愚人不實。于虛誑法無分位中。計色有性。

  複次頌言。

  彼虛妄法者  諸行妄取故

  釋曰。此即無所得相違。故下頌言。

  即彼虛妄法  是中何所取

  釋曰。無所有故。譬如兔角。虛妄之法而不和合。是故虛妄法者。雖有所說皆是虛妄。故佛世尊廣為開示。普盡一切若根若隨煩惱所知二障等法。皆悉是空。使令除斷即彼空性離二邊故。此中所說諸虛妄法。決定皆是世俗諦有。若虛妄法。于勝義諦中。如干闥婆城。又或虛妄法者。雖復所說是中亦非妄法可有。故佛世尊諸有所說。悉無相違。若言諸法不有。即是證成自性空義。遣妄執故。

  複次頌言。

  諸法無自性  見有異性故

  釋曰。若見有法變異之性。彼即無我。無我即無常。無常即不有。如是所說。是為虛妄。此法如是。故下頌言。

  無性法亦無  一切法空故

  釋曰。雖說諸法皆空。即彼諸法猶如空花。亦非有彼無自性法。又或無所成故。

  複次頌言。

  若法無自性  法雲何有異

  釋曰。若法有異。自性亦異。若彼諸法無自性者。即不和合。是故若見諸法各各自性有別異者。雲何不說此為虛妄。故下頌言。

  若法有自性  亦復何有異

  釋曰。若其無者。即無法可有異性和合。計有性者。即墮過失。此復雲何。

  複次頌言。

  若諸法即異  無異法可有

  現住法若異  后變異不成

  釋曰。若后異者。譬如老作老相。此即自比量相違。

  或有人言。若不離自體有法可異者。乳應即成酪。若爾即有因一向過失。

  複次頌言。

  若法即有異  乳應即成酪

  釋曰。亦非離彼滋味氣勢報體等法。乳即成酪。以緣性故。又復亦非異乳有酪。此即于第二時有一向過失。故下頌言。

  若或異於乳  雲何得成酪

  釋曰。亦非異乳有酪可得。此即不墮一向過失。是故無有異法可見。有即虛妄。何以故。自性空故。勝義諦中。亦無少分不空之法對待空法而有所成。

  複次頌言。

  若有不空法  即應有空法

  無少不空法  何得有其空

  釋曰。因不成故。此中非有空法可說。今此如是證成。世尊所說空義。如其所說。此復雲何。故下頌言。

  遣有故說空  令出離諸見

  若或見有空  諸佛所不化

  釋曰。此即遣諸空執。諸佛世尊所說無疑。何況有異。若欲有其空者。此乃於法自性有所取著。此中亦非有性可取。應當舍離。若或於空有所取者。此即邊執。彼有執者無異方便。應知此等佛所不化。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3:2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