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破無明品類  般若慧現前

  貧窮佛法財  來乞求眾生

  隨順普施與  燒滅煩惱糞

  比如有妙華  [(糸  昌)/立]水深池中

  名曰青蓮華  有人剎那中

  見此蓮華相  一百七日中

  其眼根清白  終日無晦濁

  此玄文本論  亦復如如是

  若有眾生類  雖不知此論

  文義之大海  而目見此論

  其眼根清凈  見三世諸佛

  有作方便目  比如有天鼓

  懸圓生樹頂  名曰妙聲覺

  無量天女子  聞此鼓音已

  二千七日中  其耳根清速

  無塞隔之事  此玄文本論

  亦復如如是  若有眾生類

  雖不知文義  而耳聞此論

  其耳根清凈  聞諸佛梵響

  有作方便耳  比如有妙藥

  生雪山之頂  名曰上味常

  有人取此葯  著其舌之原

  身香極芬芬  不承用飲食

  其命極長遠  亦飛騰虛空

  此玄文本論  亦復如如是

  若有眾生類  此論中一字

  一句若一行  若一決擇分

  若一卷之量  以舌經讀誦

  雖不知義理  而獲得一切

  諸修多羅海  經讀誦功德

  比如有菩薩  名曰不思議

  大力解脫者  此菩薩大士

  神通自在故  于一切所作

  皆無所障礙  隨應悉現前

  此玄文本論  亦復如如是

  若有諸眾生  觀達其義理

  覺悟文下詮  通達一切法

  皆無所障礙  一一覺分明

  比如有神王  名曰大安樂

  有人須小具  祀祠此神王

  出興七寶藏  令得大安樂

  此玄文本論  亦復如如是

  若有一男女  此玄文本論

  勤受取讀誦  有人須小具

  專心供此人  即得無窮盡

  福德智慧寶  無所疑畏心

  比如有妙香  名曰芬滿布

  有人持此香  遊行于遠方

  其經過處處  七七日中間

  有香氣不盡  此玄文本論

  亦復如如是  若有一男女

  荷擔此論部  遊行于遠方

  若度大海水  所有諸眾生

  皆得大利益  若度山野等

  所有諸眾生  亦得大利益

  譬如有妙珠  名曰如意寶

  隨此珠住處  無量眷屬玉

  遍周匝圍繞  此玄文本論

  亦復如如是  隨其住止處

  有十方世界  塵量大神王

  一一大神王  各率十方界

  塵數眷屬神  守護此論珠

  若滅正法時  作微塵散壞

  所有諸神王  發大聲哭涕

  隨塵所住處  往詣常守護

  受持此論者  如是數量神

  若生若死後  常不離守護

  功德雖無量  而略說如是

校量過患呵責誹謗現示罪業大決擇分第三十八

  如是已說校量功德讚嘆信行現示利益大決擇分。次當說校量過患呵責誹謗現示罪業大決擇分。其相雲何。偈曰。

  譬如有一山  名曰寶輪上

  此山具七寶  更無有窮盡

  貧窮求寶類  無量無邊數

  有珠能禁寶  名曰頂玻璃

  若人有此珠  則能取七寶

  遠離貧窮苦  獲得大安樂

  若人無此珠  不能寶禁故

  終日不能得  問所以者何

  若無珠人詣  唯見虎狼熊

  及赤蛇青蛇  種種雜毒蟲

  終不見珍寶  以見毒類故

  其心極疑怖  狂亂而馳走

  乃至於死滅  珍寶自然有

  而彼求珍人  福薄罪重故

  終不能見得  眾生亦如是

  善根甚深人  捧堅固信珠

  入大乘深海  取功德之寶

  出生死苦輪  善根微薄人

  得見甚深論  無實信心故

  依正作邪解  受苦輪無期

  譬如生盲人  得妙莊嚴具

  無有歡樂事  痴人亦如是

  雖得甚深論  其愚痴極故

  不覺出世寶  無有學習心

  譬如居井龍  從流水至海

  大迷大亂故  謗海而命終

  痴人亦如是  自所習堅執

  定一不移轉  聞未曾有法

  大迷大亂故  誹謗其廣大

  墮落惡道中  無有出離期

  若有眾生類  見聞斯論教

  不信心誹謗  此人則誹謗

  三世一切佛  三世諸法藏

  三世諸僧海  此人所得罪

  無量無量數  不能知邊際

  十方界塵量  諸佛大菩薩

  一時悉出現  宣說如是量

  法門之大海  專教化此人

  經過無量劫  終不能教化

  問所以者何  唯宣說此法

  無餘別道故  如是眾生類

  十方界塵量  諸佛大菩薩

  以大神通力  向未來遠劫

  觀察其限界  無覺道之期

  問所以者何  不學三十四

  大金剛軌則  到大涅槃岸

  無有是處故  是故諸行者

  以勤修方便  應觀其法海

  不能達其原  妄生誹謗心

  墮落惡道中  無有出離期

  決定不應作  決定不應作

  罪業雖無量  而略說如是

現示本因決定證成除疑生信大決擇分第三十九

  如是已說校量過患呵責誹謗現示罪業大決擇分。次當說現示本因決定證成除疑生信大決擇分。其相雲何。偈曰。

  我于往昔無量劫  隨世尊修菩薩行

  一時世尊王家奴  國名金水其王名

  寶金輪藏此大王  有三十億奴婢類

  有六十億大白馬  金銀等寶亦無盡

  有最下奴名常信  于中大王告常信

  汝受此六十億馬  不離守護令無傷

  爾時彼奴受諸馬  常恆不離無傷護

  如是六十億白馬  經一日食百兩金

  時常信作如是念  我身唯一馬眾多

  難哉難哉無傷畜  此諸馬惡馳難禁

  今何方便能護持  常信作是念已訖

  則便依師學術方  術力變作萬白馬

  六十億白馬中中  [(〦/日)/(山/大)][(〦/日)/(山/大)][打-丁+咒][打-丁+咒]立化馬

  發大聲作如是唱  馬馬皆悉作禮拜

  爾時有中中化馬  皆悉先前作禮拜

  余諸馬皆隨禮拜  作如是事已訖后

  化馬責小咎皆殺  諸馬更皆伏從化

  常信所願悉成就  都無所憂怪之心

  常信更復作是念  此諸馬皆從我化

  除其為資具黃金  造作善業易穢報

  告諸馬作如是唱  諦聽諦聽諸畜生

  我身並及汝等身  于過去世心負悔

  具作一切惡業障  亦奴亦馬生此處

  恆一切時不自在  病苦所逼饑寒亂

  一時不得其安樂  若此生中不作善

  後世亦受如是報  去去無有出離期

  如宜汝等諸畜生  除自資具供德處

  須臾饑渴感長樂  我人有思心欲修

  無其閑閑空過時  況汝等畜生之身

  形穢心濁修何時  如宜從我化無逆

  其國中有殊勝鳥  名曰雅音聲覺悟

  此鳥聲不可思議  人聞其音大悲慨

  爾時彼六十億馬  聞常信所語已訖

  一時發大聲悲哭  至十日量無休息

  如是諸馬其聲響  與雅音聲覺悟鳥

  平等平等無差別  爾時常信馬皆喜

  百兩金分為二分  一分以為生長具

  一分以為福田分  福田分五十兩金

  造作一金剛佛像  總有六十億佛像

  最上第一大白馬  名曰長嚴雜色見

  常信及諸馬皆死  第二生中皆悉人

  同一眷屬不相離  出家學道勤修行

  彼六十億出家人  皆名馬鳴無別名

  從過去立名字故  過去常信今釋迦

  彼時六十億白馬  今時六十億馬鳴

  最第一馬雜色見  今時中我身而已

  第三生中亦人身  隨世尊行菩薩行

  第四生中亦得人  隨世尊習忍辱行

  轉轉經過五百生  次生中嗔因緣故

  得重蛇身受大苦  次生中受大魚身

  次生中亦得蛇身  以蛇身詣世尊所

  投體懺悔發慚愧  以偈表意發大心

  次生中得人同分  隨世尊發願系屬

  則世尊作如是願  我若成覺道圓滿

  宣說百億修多羅  普利益廣略眾生

  我則作如是誓願  造作一百釋明論

  分利益廣略眾生  如次后后經多生

  世尊滿足行因海  安住法界山王位

  我亦漸漸修因行  證入第八不動地

  我則往詣世尊所  稽首頂禮立一面

  爾時世尊告我言  我念往昔無量劫

  汝我同住一處中  發願作系屬因緣

  如宜汝造作論教  我滅度后興正法

  我則更頂禮和南  向世尊作如是白

  我今不知作論法  雅闇都無所覺達

  唯願世尊為迷子  開曉造作論教法

  爾時世尊告我言  善哉善哉善男子

  諦聽諦聽善思念  我當為汝分別說

  善男子諸佛法藏  無量無邊不說劫

  無窮盡亦無分界  如是無量法藏海

  若廣說論若略說  皆通該攝無餘持

  是名造作論教法  我亦重疑更作請

  法門海無量無邊  我今未滿福智海

  居學位中未究竟  皆攝無餘持何得

  爾時世尊告我言  法門大海雖無量

  有攝無量宗本法  若具攝此宗本法

  是名說攝諸法藏  我亦更作如是白

  雲何名為宗本法  其數幾有可知不

  爾時世尊告我言  所言宗本法體者

  謂三十四法大海  若有論者具此法

  名言圓滿大海論  若有論者不具者

  名言一分小智論  以如是大要因緣

  我今依三十四法  該攝安立無餘說

  因緣品類雖無量  而總言略說如是

勸持流通發大願海大決擇分第四十

  如是已說現示本因決定證成除疑生信大決擇分。次當說勸持流通發大願海大決擇分。其相雲何。偈曰。

  願此圓滿大海論  遍不思議塵剎中

  出生無量般若日  消除無邊無明闇

  轉作三寶之大海  無非法而功德藏

  非請感周遍相應  非勸策自然成就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3:1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