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聲聞凡夫人  亦如小嬰兒  處處皆恐迫

  無有自在時  大士菩薩等  知有皆是虛

  狐狼及鬼獄  悉是空寂無  是故行世間

  隨順眾生說  各各隨根機  方便令得出

  譬如一大澤  縱廣數百里  其中多惡獸

  險岨甚可畏  師子虎狼等  能熊及豺狗

  賊害毒蛇黿  蝮蝎野干輩  象龍夜叉鬼

  雜雜無量類  皆悉集其中  能啖人身命

  行人恆沙眾  至中皆滅命  所去無量數

  得過甚希少  唯有一長者  正有子一人

  愛之恆不離  與共行此澤  日便向欲暮

  澤中有一屋  子至此屋所  即便生懈怠

  欲依此屋宿  唯止不肯去  父憐其愛惜

  方便如引喻  雲道此屋中  有虎食人處

  汝當莫懈怠  將至安隱國  子聞父語已

  心生大忙怖  進力不敢停  共父相隨去

  得達至彼村  止住無所畏  諸佛亦如是

  憐愍眾生輩  生死大澤中  種種說譬喻

  現生五陰里  引迷令覺悟  令使厭五陰

  不聽在中住  為說有三塗  道鬼償罪處

  眾生聞是語  憂愁大恐怖  方便造萬行

  皆令在中去  努力強精進  生死乃得度

  大士菩薩等  遊行生死澤  處處在中行

  心不生迫迮  身為大火炬  照了三界闇

  置彼大明珠  在於勇猛幢  若得見珠光

  皆獲正真路  一切聲聞等  亦如彼一子

  信父說屍虎  不知有以無  承音即信之

  謂鬼獄是實  心生迫迮已  進力不敢停

  辛苦步步前  得達于彼岸  五陰空無相

  萬法亦復然  得悟一乘義  成佛亦不久

  會宗盡相法  是名大涅槃

  爾時除疑大士從坐而起。整理衣服。長跪叉手。白佛言。世尊我欲發問。不敢輒耳。世尊聽許。乃敢發問。佛言。我今涅槃時將欲至。一切大眾所有疑惑今悉可問。眾若不問我滅度。后一切眾生必墮疑網。爾時世尊作此語已。端坐師子座。身諸毛孔上下支節金光流布。四面一時皆作金色。大眾見已悲號哽咽。哀動天地。各相謂言。無上慈父將捨棄我入于涅槃。世間空虛無可宗仰。我等徒眾喻如群盲不能自行。將墮坑泥永不能出。亦如眾聾。何所聽受皆語。除疑大士言。人者宿誓遠劫奉承聖志。總持無量大藏。聰慧辯才。方便無礙。哀愍我等。請問世尊。佛去世後為眾生作大依止。唯願仁者必為我問。

  爾時除疑大士。稱大眾意問佛言。雲何名八邪之所牽。唯願世尊為我解說。佛言。八邪者天龍夜叉干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有此八種人。遊行世間。詐稱是真來。惑行人使人歸之。皆邪非正。眾生著者墮于八難。故言八邪之所牽也。除疑復問佛言。此八種人各行何行如可得識。唯願說之。佛言。善男子。諦聽諦聽。吾當為汝分別說之。天龍者專行幻法。水中走馬。足下不濕。臂上種樹。剝驢拔井。或化作龍羊蛇犬。山林河水地中出花。吞火啖鐵。或現作佛菩薩。眾生見已皆悉歸仰。不得正解脫。名為一邪。

  善男子。夜叉者專行淫慾。殺生血食。詐稱言我是天中天。得大自在。信任六師。不識佛性。不得般若波羅蜜。專說世間無義語。有目之徒悉皆歸依。不得正解脫。名為二邪。

  善男子。干闥婆者專行音樂。鼓舞弦歌。箜篌箏笛。耽行笙瑟。種種皆能言。我自悟。眾生見之皆悉敬仰。謂為是真。不得正解脫。名為三邪。

  阿修羅者善能飲酒。不能使醉。自言。飲酒無罪。此是解脫。我能消殺。眾生見之謂。是聖人。不得般若波羅蜜。名為四邪。

  緊那羅者善能舞戲。擲空到折圓圈紐臂。戾腳清[殤-歹+酉]白紵弄槃。唱和音聲。眾生見之心生樂著。不得解脫。名為五邪。

  迦樓羅者善能槃馬。弄槊飛刀擲矢騁鞍。旋馬援弓[打-丁+勉]強角走相撲。眾生見之心遂樂著。不得正解脫。名為六邪。

  摩睺羅伽者善解世法。僥倖絞假多詐少實。辭牒文章。能和私散。非諂曲兩頭多諸語言。不會宗義。眾生見之心生忻仰。不得正解脫。名為七邪。

  人非人者市道郭閃。妄言綺語。翻復無信。諂媚多端。專求誑或。方便萬差。無有一實。眾生著之。不得解脫。名為八邪。

  諸佛菩薩能同此八種行能利益。如是八種人皆使出世。故言不舍八邪證八解脫。此之謂是。爾時除疑大士復問佛言。世尊如是之人乃行此行。菩薩大士亦行是行。一切眾生盲無慧目。雲何世間而能別之。唯願世尊。為解說之。令一切眾生皆得正解脫知見。佛告除疑大士。汝是大慈念諸眾生著邪受苦。我今將欲滅度。汝若不問無目之人皆悉信邪。墮于地獄受苦無量。永處闇障。耳初不聞一乘之名。況能見佛。汝當諦聽。吾當為汝分別解說。善男子。八邪之心自是非他口。不說大乘方等。不見佛性。不能和通經典。善能所作了了明解。于諸身色不能舍離。雖說經法不合空義。專求伺人之過。自作愆咎復藏不悔。自封所化是我眷屬。或見他人。如與同聚。心生忿怒。生大誹謗。自贊毀他。如是之人。是八邪徒黨菩薩大士。雖與同行慈悲為首推直與人抱曲向己。雖與天龍同行教以斷見而不取著。雖與夜叉同行示欲之過食肉殺生而無害心。教除五陰不聽執著。雖與干闥婆同行。教除耳聽猶如空向不聽愛樂。示以法音。八正伎樂使人舍之。如入禪定。入阿修羅中示現飲酒。不起昏心。舍諸相惑。增益智慧。入迦樓羅中教以調伏諸根不令放逸。自作教人如不取勝。令諸眾生心性調順。在緊陀羅中示現法喜歌舞。恩和調暢。八音方等。梵聲朗徹。見者歡欣。處在摩睺羅伽中。教諸眾生舍于諍論。無彼無我。無取無舍。見善不贊。見惡不毀。離世語言。常以軟善調伏其心。習於空慧。入於人非人中。教以忍辱。舍于俗事。專求智慧。入于一實定法。爾時除疑大士問佛言。世尊雲何名萬惡之所蔟。唯願說之。我若聞已佛去世后。教令無量無邊眾生皆悉聞知。佛告除疑。善男子。萬惡者皆是著相。諸行不能舍。于諸見封執五陰。未得悟空。佛性未顯。貪求名譽。我慢貢高。痴欲益甚。毀謗大乘。而求小法舍于深法。愛樂淺語賤薄空宗。染著諸相忻仰系縛。厭惡解脫求現相。諸業而不求見清凈佛性。如是之人名萬惡之所蔟。如斯之徒名地獄人也。

  爾時會中有一菩薩。名曰迦難羅。從坐而起。白佛言。世尊向聞如來說八邪萬惡。始知世間之人愚痴無目。但見現前不識後世。已聞幻或未能別識。相牽談說雲。是真人背正歸邪。謂為解脫。心規世榮。與道相違。現遭殃禍。死墮惡趣。舍施財物及以妻子奴婢牛羊驢馬車輿園林屋宅床敷卧具衣食種種之物。皆能布施。心希現報。不求出世。受施之人非真解脫。雖常讀經不解深義。讚嘆小法毀訾方等。但見虛偽五陰未睹佛性。雖復剔發衣服法衣不名出家。如是之徒是外道眷屬。眾生信之遂墮黑闇。歸者受苦終無慧目。師墮地獄二皆無益。如此人輩甚可哀矣。我于往昔無量劫學行布施。頭目髓腦一切所有之物。盡施與人不識真正。但得外道邪魔。亦不殺我觀于五陰中而有佛性。過於此劫復生於閻浮提劫。名諸見國。名梵音王。名自高。復於此劫供養六師。所須之物皆悉給與。亦不教我觀五陰是空取于真實佛性。復過此劫劫名安樂國。名安住王名不動。我於此劫供養無量恆沙諸佛。亦不教我舍于五陰而取真實佛性。復過此劫劫名離垢國。名空寂王。名惠解。我於此劫供養無量恆沙諸佛。教我捨棄五陰離諸結縛。始見此經。我即受持。書寫讀誦。晝夜精勤。修心相續。不使緣外。于其夜中夢見。普賢菩薩教我觀身。猶如虛空方始得見佛性。忽然悟覺。于虛空中睹見釋迦牟尼佛。即與我受記。號明法王如來。我即供養百億釋迦。今復重見如來說。於此經典歡欣無量。我從過去無量阿僧祇。佛所受持此經。並復受持陀羅尼咒。令我心恆堅固。今得受記。我欲施此神咒。在此經上為利益無量無邊眾生。不審世尊聽許以不。若我來世成等正覺時。持此咒者皆來生我國同共受樂。以此之故所願如是。佛言。善哉。汝是眾生無上慈父。施咒救護。將大利益不可稱數。我今說之在於此經。若有無量百千萬億眾生受諸苦惱。聞此咒者三稱汝名。讀持此咒即得解脫。命終生天。世世受樂。汝成正覺皆生汝國。爾時迦難羅菩薩即于佛前而說咒偈。

  呼呼膩 摩呼呼 嗚呼膩吒利 那羅帝那羅利 阿毗帝 曼多隸那隸 尼多訶帝 膩吒利 伊尼吒盧帝 槃荼羅 槃荼盧尼提 若拘利 摩拘尼 塗莎

  諸有無常住  三世會歸空  觀心是無相

  眾生性皆同  慧解無分別  相或不得通

  盡相心亦滅  了了見真容  為著五陰故

  示聽恆蒙聾  除去相或盡  忽悟解正宗

  前偈胡音胡字。中偈胡音漢字。后偈漢音漢字。翻胡作漢。

  說此咒時。八萬菩薩住不動地。九千聲聞發大乘心。十千比丘得羅漢道。五千比丘尼得阿那含道。十億優婆塞得斯陀含道。二十億優婆夷得須陀洹道。無量天人得法眼凈。百千眾生皆發無等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爾時阿難問迦難羅菩薩言。雲何奉持。雲何修行。唯願仁者。為我解說。爾時迦難羅語阿難言。行此經咒之時。當在空靜之處。凈治一室。以香湯洗浴。著凈衣服。安置法坐。不限人之多少。端身正心。勿得轉動。請法王一人在於座上。分別解說。是諸行人和合為上。舍離語論。閉目思惟。使心不亂。攝伏六根不令放逸。日夜六時燒香供養。善心相續入善境界。以是至到得見佛性。眾罪消滅。結縛解脫。因是日已始得見無量阿僧祇諸佛。皆為作依止。無量阿僧祇菩薩共為等侶。阿難問言。受持此經得幾數福。持此經者消供養以不。佛言。百千萬分不如其一。以一閻浮提中所有珍寶並諸雜物。悉以供養一切諸佛菩薩。不如有人須臾之頃聽是經典。復置是事。以一佛世界所有珍寶以用布施。不如有人造此經一字。復置是事。以十佛世界所有珍寶。造作浮圖塔寺。遍滿一閻浮提。不如有人讀此經一偈。復置是事。以百佛世界所有珍寶。以用造作經書形像。遍滿三千大千世界。不如有人解此經一句之義。以是之故吾今付汝。我滅度后在在處處。廣宣流布。常使不絕。受持此經典者。諸佛菩薩之所護念。所以者何。若持此經即同佛涅槃。永無煩惱。生死所不能污。當知此人不久成佛。受持經人日消五兩金食。何況世間輕微供養。若有人能精心竭力。晝夜苦身。供養受持此經之人。功德不可思議。現世受樂常聞正法。命終生天面奉諸佛。爾時會中有天神王地神王海神王河神王山神王樹神王風神王火神王諸鬼神王等。從坐而起白佛言。世尊我等諸神王在所佐護。受持此經之人並及供養受持經人。弟子常為此人不使見惡。所求如意。其人行來。我等常送不令恐怖。亦復不使惡人惡鬼橫害。其人所須之物。我等冥會使之自然。而得生之處常與明師相遇永離愚鈍。佛言。善哉。汝等大慈能護三寶。令諸眾生安住佛法。心無驚動。離苦出世。汝于來劫亦得作佛。

  爾時諸神王等聞佛所說。汝于來世亦得作佛。即起恭敬。以偈嘆佛。

  世尊大慈悲  哀愍度一切  敷演秘密藏

  有形靡不濟  降伏魔怨眾  制諸外道賊

  開現正真路  燒去煩惱惑  盲聾得視聽

  枷鎖自然脫  師子威力備  頻申皆出窟

  三塗變為凈  迷者悉得悟  流轉之徒眾

  安靜如法住  施我眾生目  睹見妙樂土

  令除我慢心  貢高所不怙  煩惱新草等

  五陰風吹聚  身中起慧火  焚燒令無主

  運化同虛空  晃蕩無處所  清凈無雲翳

  始聞空中語  了了心惺悟  慈光變諸苦

  心盡相亦滅  忽然見慈父  唯願佛世尊

  普愍度群生  震雷啟聾者  金碑決瞽盲

  爾時佛告諸神王等。此經威力不可思議。受持此經功德亦不可思議。我說是經難可得聞。何況有人而得聞。何況有人而得受持讀誦書寫流通。功德巍巍難可度量。一切海水可知渧數。無有能知受持此經之人功德多少。一切大地可知塵數。無有能知受持此經之人功德限量。虛空可知分界。無有能知受持此經之人功德頭畔。一切諸佛可知名數。無有能知受持此經之人功德分界。以是因緣付囑于汝。在后流通世間莫使斷絕。我今涅槃時至不得久住。汝當努力承經聖志為作導師。爾時大眾聞說是語。皆各發聲悲號哽咽。叫呼大哭流涕泣血。不能自止。共相謂言。無上慈父將棄我等入于涅槃。我等徒眾無所宗仰。喻如嬰兒失母。涸魚無水。孤鳥失侶。猿猴失樹。孤窮孤路。伶並辛苦亦無恃托。依何所住。設復有疑當復問誰。世尊今去。何時復值假使還來雲何可識。作此語已。舉手拍頭。推胸大叫。悲酸懊惱。痛哉苦哉。雨淚氣絕。五體投地。如太山崩。一一毛孔血流灑地。如波羅奢花。而白佛言。世尊為我徒眾且住於世莫般涅槃。我今在后無所依止。爾時佛告諸大眾。汝止。莫啼。我今語汝吾來去之狀。我若還來必得相識。

  爾時佛告諸大眾。諦聽諦聽。吾當為汝說涅槃因緣。善男子。譬如春月。陰氣漸退。陽氣微溫。水凍消融。大地枯釋。溫和調暢。雲雨時注。一切草木皆悉萌牙。如得生長。我今出世亦復如是。煩惱冰凍受欲。陰氣漸漸衰微。濡善春陽。忍辱溫氣微微而出。慈悲時雨數數降注。菩提善牙因此而生。三月四月諸陽漸強。樹木卉草皆悉滋榮。開花結實。我今住首楞嚴三昧亦復如是。智慧諸陽漸得轉強。令諸聲聞凡夫方便滋榮。開菩提空花同結一實。七月九月陽氣衰微。陰氣微進。令諸花木枝葉雕落果實成熟。菩薩及彼亦復如是。五陰陽氣以得衰微。佛性智陰轉轉強上。諸見枝葉悉皆雕落。解脫知見果實如得成熟。正冬之月冷上冰結一切果實。皆悉成熟。收穫斂治。內于窖倉。毒蛇惡蟲入穴隱匿。塞局墐戶就室然火。我今涅槃亦復如是。無知冷結解圓妙果成熟無二斂治分別置空窖倉。我慢毒蛇諸有惡蟲入寂滅穴隱。塞智慧局閉覺知戶。就涅槃室然種智火。以是因緣故入涅槃。善男子。我若出之時。或作人君。或作人臣。或作人父。或作人子。或作人夫。或作人婦。或作象馬禽獸龜鱉黿蛇蠢飛蠕動。無所不作。無所不為。如是不可思議。唯行平等可得識吾。一切大眾即起恭敬。繞佛三匝。實如聖教。佛說此經已。寶塔寶池忽然不現。樹木花林皆悉萎枯。如來世尊北首而卧入于涅槃。一切大眾叫喚大哭。氣絕僻地。猶如死屍。悲泣盈目。淚如上雨。淚滴于地。地為之烈。大地震動。泉源枯竭。飛落走伏。皆各懊惱。高下不凈還悉如本。獄囚還系。地獄受苦。餓鬼飢虛。無有解脫。真容奄形金棺。盛于銀槨。白疊千端。練絹萬疋。蘇油灌之。以火焚燒。悉皆磨滅。二端不燒。留於後代。一切大眾作禮而去。

  佛說智慧海藏經卷下

  大唐寶應元年六月二十九日中京延興寺沙門常會因受請往此燉煌城西塞亭供養忽遇此經無頭名目不全遂將至宋渠東支白佛圖別得上卷合成一部恐後人不曉故於尾末書記示不思議之事合會願以此功德普及於一切我等與眾生皆共佛道。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3:2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