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阮嫂念佛眼明

  予同郡懷寧縣營田莊有阮念三。嫂患兩目將盲。常念阿彌陀佛。遂得開眼。此予親見之。

  閻羅王勸婆念佛

  鎮江金壇縣株林村蔣婆年七十許。死至陰府。命未盡。當還。閻羅王問雲。汝能念經否。對雲。不能。王雲。汝不能念經。但念阿彌陀佛。既放還。蔣婆謂。閻羅王教我念佛。更無可疑。故常念此佛名。近百二十歲方終。其生凈土必可必矣。豈非以其念佛而又延壽乎。何其壽之多也。金壇士人弱延芝為予言之。

  邵安撫念佛脫難

  晉江邵彪字希文。為士人時。夢至一官府。人皆稱安撫。彪自喜曰。豈非予及第後作安撫乎。行至前見一官員。問雲。汝知汝未及第因否。對雲。不知。令引彪去看。見一大鑊煮蛤蜊。見彪乃作人聲叫彪姓名。彪遂念阿彌陀佛。方念一聲。蛤蜊皆變作黃雀飛去。彪後果及第至安撫使。以此見。殺生阻人前程。不可不戒。又見佛力廣大。不可不敬。官職自有定分。不可苟求。

  念佛風疾不作

  予近附舟至鎮江。閘中闕水不能行。乃于金山借四經。即阿彌陀經也。欲校勘刊板廣傳。舉筆之時。右手有風。其指自掉。寫字不便。予乃舉指。念阿彌陀佛與觀世音菩薩數聲。禱告乞除風疾以成就寫此經。禱畢指遂不掉。以至終帙無恙。以此見佛。與菩薩只在目前。但人信心不至耳。

  夢中念佛脫恐懼

  予于夢寐中有恐懼。時念阿彌陀佛與觀世音菩薩。未嘗不即安穩。或即覺惺。足以見佛與菩薩。威神之速如此。但辨信心。效無不應。

  念佛屋不壓死

  有一老婦雙瞽。令小兒牽行。常念阿彌陀佛。一日息于舊屋之下。屋忽傾倒。小兒走去。老婦在下。乃有二木相拄護于老婦之上。得不壓死。此念佛之效也。妙定居士為予言之。

  念佛痁疾遂愈

  有官員李子清。寄居秀州。頗好道家。嘗從學于予。前年久苦痁疾。予告之雲。但恐子清不信。若信之必效。予乃授以一方。令臨發時專念阿彌陀佛而服此葯。子清從之。其日遂愈八分。次日復如是遂全愈。子清由是篤信佛理。常以凈土文置於袖中。

  念佛痼疾皆愈

  梁氏女兩目俱盲。念阿彌陀佛三年。繫念不絕。雙目開明。又馮氏夫人亦念佛。久病遂愈。見第五卷。

  綉佛舍利迸出

  贛州廉中大夫恭人綉丈六身阿彌陀佛。綉方及半。舍利迸出。其親戚鄭逢原為予言之。

  佛像常有舍利

  真州鍾離少師宅。自任氏夫人修西方。雕阿彌陀佛像長四寸八分。龕飾甚嚴。常頂載行道。其像眉間常迸出舍利。大如黍米光彩照人出寶珠集。

  夢佛遂得聰辯

  隋慧思禪師因夢阿彌陀佛與之說法。其後聰辯過人。祥瑞不一。出往生傳。

  念佛治病得愈

  近年秀州一僧常念阿彌陀佛。為人治病。有病者請往常得痊愈。秀州人皆能言之。

  念佛孫兒免難

  予鄉村落間有一老人。每有事。必合掌至額。念阿彌陀佛。其孫兒方二三歲。因隨母至田野。忽失之。老人尋訪不見。后數日人告之雲。在溪外。果尋得之。見足跡。遍於灘上。其溪甚深。不知此兒何緣過。彼又久而無恙。人以為其祖至誠阿彌陀佛所感也。

  龍舒增廣凈土文卷第八(終)

  龍舒增廣凈土文卷第九

    國學進士王日休撰

  十六觀經雲。上品上生者。讀誦大乘經典。解第一義。然則修上品者佛之深旨不可不知。今淺者尚不能知。況其深乎。故此卷自淺及深切于日用者皆載焉。名曰助修上品。

  習說

  孔子化三千之徒。其要旨不出一部論語。而首以學而時習之一句。則此一句之義豈不為急先務哉。蓋學者學其為君子為聖人。習者如習射習儀之習。學君子聖人者不可驟爾而至。故必以時而漸習之。若學寬大。則于褊隘時習之。若學溫和。則于忿怒時習之。若學恭敬。則于傲慢時習之。若學良善。則于狼戾時習之。若學辭讓。則于忿爭時習之。若學勤敏。則于懈怠時習之。然則所謂時習者。當其事之時而習則不虛習矣。其習必成。成則自有可喜。故曰不亦悅乎。能悟此理。則盡論語中所言之善皆可以盡。是知。以此一句冠于一書之首者深有意也。修西方而進乎道者尤貴乎習。故此不可不知。

  葛守利人說

  大觀間一官員買靴于京師市中。見一靴甚大。乃其父送葬者。問其所得之由。答雲。一官員攜來修整。問何時來取。遂往候之。果見其父下馬留錢取靴。其子拜。不顧復乘馬去。其子追隨二三里許將不及。乃呼曰。我與父生為父子。何無一言以教我。其父曰。學葛繁。問。葛何人。曰。世間人。遂訪問所在。其時為鎮江大守。乃往見之言其故。且問。葛何以見重於幽冥如此。答曰。予始者日行一利人事。其次行二事。又其次行三事。或至十事。於今四十年。未嘗一日廢。問。何以利人。葛指坐間腳踏子雲。若此物置之不正。則蹙人足。予為正之。亦利人事也。又若人渴。予能飲以一杯水。亦利人事。惟隨事而利之。上自鄉相下至乞丐。皆可以行。唯在乎人而不廢耳。其子拜而退。葛后以高壽坐化而去。觀此則利人之事不可不勉。害人之事豈可為哉。所謂愛人利物之謂仁者。葛得之矣。葛兼修凈業。以是迴向。後有僧神遊凈土。見葛在焉。

  施報說

  儒家言施報。佛家布施果報其實一也。佛言。欲得穀食。當勤耕種。欲得智慧。當勤學問。欲得長壽。當勤戒殺。欲得富貴。當勤布施。有四。一曰財施。二曰法施。三曰無畏施。四曰心施。財施者。以財惠人。法施者。以善道教人。無畏施者。謂人及眾生當恐懼時。吾安慰之使無畏。或教以脫離恐懼。使之無畏。心施者。力雖不能濟物。常存濟物之心。佛以孝養父母亦為布施。是凡施於外者皆為布施。故為下而忠勤事上。為長而仁慈安眾。為師而謹于教導。為友而誠于琢磨。一言一話之間必期有益。一動一止之際必欲無傷。種種方便利物。勿使有所損害。皆布施也。所為如此。存心又如此。後世豈得不獲富貴之報。古語云。人人知道有來年。家家盡種來年穀。人人知道有來生。何不修取來生福。是今生所受之福乃前世所修者。猶今歲所食之谷乃前歲所種者。人不能朝種穀而暮食。猶不能旋修福而即受。所以谷必半歲。福必隔世也。孔子謂。貨惡其棄于地。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不必為己。老子謂。既以為人。己愈有。既以與人。己愈多。皆布施之謂。曾子謂。出乎爾者反乎爾。老子雲。天道好還。皆果報之謂。是儒道二教皆言施報。但不言隔世爾。所謂愛人者人常愛之。敬人者人常敬之。災人者人必反災之。皆現世之施報也。知是以修凈土滋培善根多矣。

  至人延年說

  予嘗聞。至人雲。人生衣食財祿陰司皆有定數。若儉約不貪則可延壽。奢侈過求受盡則終。譬如人有錢一千。日用一百則可十日。日用五十可二十日。若恣縱貪侈立見敗亡。則若一千之數一日用盡。可不畏哉。易稱。天地之數五十有五。所以成變化而行鬼神。是天地之大變化之妙鬼神之粵。猶不乖于數。況於人乎。或謂。人有廉儉而命促貪侈而壽長者何也。廉儉而命促者當生之數少也。若更貪侈則愈促矣。貪侈而壽長者當生之數多也。若更廉儉則愈長矣。且天地於人無私。何謂當生之數有多少乎。此皆前世所為耳。故曰。要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唯現世多為吉善則增福壽。故曰。神之聽之介爾景福。現世多為罪惡則減福壽。故曰。多行不義必自斃。且修凈土者。固不在福壽之多。然損福壽之事則是薄德耳。豈可不戒哉。增福壽之事則是厚德耳。豈可不勉哉。

  食肉說

  佛告大慧菩薩雲。有無量因緣。不應食肉。我今為汝略說。謂一切眾生從本以來。展轉因緣常為六親以親想。故不應食肉。不凈氣分所生長。故不應食肉。眾生聞氣悉皆恐怖。故不應食肉。令修行者不慈殺。故不應食肉。凡愚所嗜臭穢不凈無善名稱。故不應食肉。令諸咒術不成就。故不應食肉。以殺生者見形起識深味著。故不應食肉。彼食肉者諸天所棄。故不應食肉。令口氣臭。故不應食肉。多惡夢。故不應食肉。空閑林中虎狼聞香。故不應食肉。令人飲食無節量。故不應食肉。令修行者不生厭離。不應食肉。我常說言。凡所飲食。作食子肉想。作服藥想。不應食肉。聽食肉者。無有是處。大慧。凡諸殺者。為財利故殺生屠販。彼諸愚痴食肉眾生。以錢為網而捕諸肉。彼殺生者。若以財物。若以釣網。取彼空行水陸眾生。種種殺害。屠販求利。大慧。亦無不教不求不想而有魚肉。以是義故不應食肉。佛復說偈略雲。為利殺眾生。以財網諸肉。二俱是惡業。死墮叫呼獄。若無教想求。則無三凈肉。彼非無因有。是故不應食。酒肉蔥韭蒜。悉為聖道障。食肉無慈悲。永背正解脫。及違聖表相。是故不應食。眾生肉本非所食之物。以耳聞目見慣熟。不知其非。如能斷肉。固為上也。如不能斷。且食三凈肉而減省食。若兼味且去其一。如兩餐皆肉。且一餐以素。人生祿料有數。若此自可延壽。如早晨食素。其利甚多。一省業緣。二可清凈。三不妨善業。四至晚食葷時。不至厭此而欲彼。如此自可延壽。若以食素為難。宜以食葷之費為素食。則易行而可持久。若縱口腹之慾。亦無了期。語曰。世上欲無刀兵劫。須是眾生不食肉。斯言可不畏哉。不免食三凈肉者。次日可為所食之肉眾生。念西方四聖號並真言。以資薦往生。庶幾可釋冤滅罪。據閻羅王告鄭鄰之言。則至誠念四聖號以追薦者。必得往生。詳載在第八卷。三凈肉。不見殺。不聞殺。不疑為己殺。及自死。鳥殘。為五凈肉。

  戒殺盜淫說

  楞嚴經佛謂。想愛女色。心結不離。故有淫慾。則諸世間父母子孫相生不絕。是等則以欲貪為本。貪愛血味。心滋不止故。有食肉則諸世間卵化濕胎隨力強弱遞相吞食。是等則以殺貪為本。以人養羊。羊死為人。人死為羊。食餘眾生亦復如是。死死生生互來相啖。惡業俱生窮未來際。若此則以盜貪為本。汝負我命。我還汝債。以是因緣。經百千劫常在生死。汝愛我心。我憐汝色。以是因緣。經百千劫常在纏縛。此殺盜淫三者為之根本。以是因緣。惡業果報相續不已。如西方凈土。受清凈身。不因淫慾而生。食清凈食。不因殺害而得友清凈人。不因染著而交。是皆脫去此等。然修上品者此等亦不可不知。

  飲食男女說

  飲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制之若無。斯為聖人。節而不縱。可為賢人。縱而不節。可為下愚。蓋此二者皆造業之所。殺生以資口腹。非造罪而何。淫慾以喪天真。非造罪而何。況二者更相助發。因美飲食則血氣盛。血氣盛則淫慾多。淫慾多則反損血氣。血氣損則又賴飲食以滋補。是二者更相造罪也。若欲省口腹。必先節淫慾。若能節淫慾。即可省口腹。此乃安身延年之道。若能節而絕之。則粗糲亦自美矣。若縱之則人生受用之數有限。限盡則早終也。慈覺禪師雲。飲食於人日月長。精粗隨分塞飢瘡。才過三寸成何物。不用將心細校量。若能如是思省。自可省口腹矣。務實野夫雲。皮包骨肉並尿糞。強作嬌嬈誑惑人。千古英雄皆坐此。百年同作一坑塵。若能如是思省。自可省淫慾矣。果了得此二者在生何由有疾病夭折。身後何由有地獄畜生。雖不免此。而修凈土亦脫去輪迴。然修上品者不可不戒此。

  貪折前程說

  有官員二人。求夢于京師二相廟中。以問前程。其夜一人夢見有人持簿一扇。揭開版雲。此汝同來之官人前程也。視之。乃自小官排至宰相。仍有句之者。其官員問雲。句之者何也。持簿者答雲。此官人愛財。世間不義取一頃。此間句一頃。若急改過。尚可作監司。其人聞之。更不敢妄取財。其後果至監司。又何仙姑在世間。有一主簿。家忽有天書降。為不識字畫。乃往見仙姑問之。仙姑設香案。拜而後看。看畢微笑。主簿雲。持來拜問。何故乃笑。仙姑雲。天書言。主簿受金十兩。折祿五年。以此觀之。不義之財誠可畏也。移是心於凈土。其熟善緣多矣。

  福慧說

  人不可不兼修福慧。種種利物。常行方便。作一切善。戒一切惡。所謂修福也。知因果識罪福。觀釋氏書內明性理。觀儒家書外明世道。所謂修慧也。修福得富貴。修慧得明了。修慧不修福。明了而窮困。修福不修慧。富貴而愚痴。福慧若兼修。富貴而明了。二者皆不修。愚痴而窮困。佛以福慧兼修故謂之兩足尊。謂福慧兩足也。昔有二人同修行。一人專修福。一人專修慧。經數世后。專修福者因受福而作惡墮于象中。以有餘福。人乘之以戰。有勝敵之功。國王賜以瓔珞。其專修慧者得阿羅漢果。以不曾修福故。為僧而乞食。多不得之。故偈雲。修福不修慧。象身掛瓔珞。修慧不修福。羅漢應供薄。此福慧所以不可不兼修也。必不得已。寧使慧勝於福。莫令福勝於慧。若慧勝於福。則知罪福而戒慎。故無墜墮。若福勝於慧。則因受福而作惡。故有墜墮。楞伽經雲。受現在樂種未來苦是也。偈雲。兼修福與慧。又復念阿彌。九品蓮花里。第一更何疑。齋戒明了人修者必上品上生故也。又偈雲。雖修福與慧。不知念阿彌。未得阿羅漢。輪迴無了時。在此世界修行得阿羅漢果。方脫輪迴故也。

  習慈說

  觀世音菩薩謂。萬善皆生於慈。老子言三寶。以慈為首。儒家言五常。先之以仁。其意皆同。人有多嗔怒者。蓋不思此意。未言害物造業。先自損氣傷和人若能到慈仁之境。方知嗔怒不佳。當其在嗔怒中。則不自知其苦。正如行荊棘中趍一大廈安居之所也。方其矯宿性之嗔怒。如行荊棘中。及習成慈仁。則如入大廈安居矣。此不可以言盡。但當嗔怒時。習之久久自有可喜。釋道二教固已戒嗔。儒家亦然。桓魋欲害孔子。孔子曷嘗嗔乎。臧倉毀隔孟子。孟子曷嘗嗔乎。韓信不報胯下之辱。安國不怨溺灰之言。此皆為可師法。況凡待貧下御仆妾詆忤己者。易致嗔怒。尤當戒謹。蓋彼亦人也。但以薄福而事我。豈可恣其情性而造惡業哉。究而言之。慈和者于自己大得便宜。藏經雲。今生見歡喜者。前世見人歡喜故。此慈和之所致也。修凈土者烏可不以是為心哉。如一切眾生為大罪惡。亦勿生嗔以污吾清冷之心。念彼以愚痴故爾。使有智慧。必不為此。當生憐憫其愚痴之心。故曾子曰。如得其情。則哀矜而勿喜。如是以修凈土。其圓熟善根甚矣。

  為君子說

  人皆可以為君子。而不肯為君子。不須為小人。而必欲為小人。若誠信恭敬。若溫和方正。若推賢揚善。若隨宜利物。凡此之類皆君子之事也。為之亦不難者。人不肯為何哉。若欺詐傲慢。若粗暴諂曲。若說短揚惡。若縱意害物。凡此之類皆小人之事也。為之又何利益。人必為之何哉。為君子則人喜之。神祐之。禍患不生。福祿可永。所得多矣。雖有時而失命也。非因君子而失。使不為君子亦失矣。命有定分故也。為小人則人怨之。神怒之。禍患將至。福壽以促。所失多矣。雖有時而得命也。非因為小人而得。使不為小人亦得矣。命有定分故也。孔子謂。不知命無以為君子。小人不知天命。又謂。得之不得曰有命。能審此理。所謂君子羸得為君子。小人枉了為小人。如是以修凈土。必不在下品下矣。

  為聖為佛說

  子嘗謂。孔子所以為聖人。固非一端。然其要在於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惡者亦為師。何適而非師乎。見識如是。烏得不為聖人。又嘗謂。釋迦佛所以為佛者。固非一端。然其要在於山中修行時。國王出獵問獸所在。若實告之則害獸。不實告之則妄語。沉吟未對。國王怒斫去一臂。又問。亦沉吟未對。又斫去一臂。乃發願雲。我作佛時。先度此人。不使天下人效彼為惡。存心如是。烏得不為佛。后出世為佛。先度憍陳如者。乃當時國王也。若如是以修凈土。立與諸大菩薩等矣。

  阿羅漢說

  佛言。阿羅漢雖能受天人供。而福及人也劣。假使有人。百年供養四天下阿羅漢。不如發菩薩心一日供養佛。蓋佛自無量劫來救度眾生。無非得福。而福利人也勝。阿羅漢了生死。遂入涅槃獨善其身。故福及人劣矣。佛又言。若人有福。曾供養佛。亦勿謂。供佛乃身後事。近年秀州一僧專念阿彌陀佛。為人禱病即得痊愈。豈可謂佛不利於生前。既可禱病則亦可祈福。但恐信心不至耳。若修凈土期于復來化度者。尤不可無福。故此不可不知。

  楞伽經說

  楞伽經說。淵源理致除一切妄想。此一經有三譯。其十捲者太繁。四卷雖達磨發揚東彼所書。譯得大晦。難讀難曉。唯七卷者分明。修凈土欲上品上生者。須讀誦大乘經典解第一義。故此不可不知在四字型大小。

  二天人說

  華嚴經雲。人生有二天人隨人。一名同生。二名同名。天人常見人。人不見天人。此二天人豈非善惡二部童子之徒歟。人之舉意發言動步常念此二天人。見人而能無愧。如此修凈土。則必上品上生。或曰。一人尚有二天人。何二天之多也。曰。一月普現一切水。豈必月之多哉。

  小因果說

  有修橋人。有毀橋人。此天堂地獄之小因也。有坐轎人。有荷轎人。此天堂地獄之小果也。觸類長之皆可見矣。常如是存心以修凈土。上品往生復何疑哉。

  龍舒增廣凈土文卷第九(終)

  龍舒增廣凈土文卷第十

    國學進士王日休撰

  造至深之理者雖居濁世。與凈土何以異哉。故此卷載至深之理名凈濁如一。然亦不可恃此而不修凈土之業。恐易涉于空談。又若參禪者之弊故也。

  情說

  喜怒好惡嗜欲皆情也。養情為惡。縱情為賊。折情為善。滅情為聖。甘其飲食。美其衣服。大其居處。若此之類是謂養情。飲食若流。衣服盡飾。居處無厭。若此之類是謂縱情。犯之不校。觸之不怒。傷之不怨。是謂折情。犯之觸之傷之。如空反生憐憫愚痴之心是謂滅情。悟此理則心地常凈。如在凈土矣。

  即是空說

  佛言。受即是空。受謂受苦受樂及一切受用也。如食列數味。放箸即空。出多騶從既到即空。終日游觀。既歸即空。又如為善。事既畢。其勤勞即空。而善業俱在。為惡。事既畢。其快意即空。而惡業俱在。若深悟此理。則食可菲薄。無過用殺害之冤債。出可隨分。無勞心苦人之煩惱。游觀可息。無放蕩廢事之愆尤。善根可勉為。無懈怠因循之失。惡可力戒。無恣縱怨仇之罪。予喜得此理。故欲與人共之(及一切受用。即所謂不苦不樂受者是也)。

  六根說

  千般裝點只為半寸之眼。百種音樂只為一豆之耳。沉檀腦麝只為兩竅之鼻。食前方丈只為三寸之舌。妙麗嬌嬈只為臭腐之身。隨順迎逢只為狂盪之意。若能識破此理。便是無煩惱快樂之人。佛言。眾生無始以來認賊為子。自劫家寶。謂惑六根之賊。而喪真性也。孟子曰。惟聖人然後可以踐形。蓋不惑於此矣。有淫女得道。文殊問雲。如何不嗔。答雲。見一切眾生不生。又問。如何見十八界。答雲。如見劫火燒諸世界。妙哉言乎。蓋謂一切眾生本來無有。唯因妄想中生。又何嗔之有。十八界謂六根六塵六識。因有此種種故。生無量事。造無量惡。是故如劫火燒諸世界。若悟此理。雖未生凈土。已如生凈土矣。

  真性說

  金剛經二十七段。其大意不過言真性皆無所有如虛空。然此虛空謂之頑空。頑空者真無所有。而真性雖如虛空。而其中則有。故曰真空不空。頑空則可以作。可以壞。若此地。實掘去一尺土則有一尺空。掘去一丈土則有一丈空。是頑空可以作也。若此器本空。以物置之則實矣。此室本空。以物置之亦實矣。是頑空可以壞也。若真性之空。則不可作不可壞。本來含虛空世界。烏可作乎。無始以來至於今日。未嘗變動。烏可壞乎。真性中俱無所有。無得而比。故不得已而以頑空比之。是般若心經雲。是諸法空相。謂諸法皆空之相乃真性也。繼之以空中無色以至無智亦無得。謂真性中皆無所有。如頑空中皆無所有也。既皆無所有。然有一切眾生者。乃真性中所現之妄緣耳。大概言之。真性如鏡。一切有生者如影。是真性中所現之影也。影有去來。而鏡常自。若眾生有生滅。而真性常自若。生滅既除。真性乃現。蓋生滅者妄也。真性者真也。故楞嚴經雲。諸妄消亡不真。何待此性。上自諸佛下至蠢動含靈。初無有異。其異皆妄也。

  心乃妄想說

  楞嚴經第一卷。佛與阿難七次論心。終之以尋常。所謂心者乃妄想耳。非真心也。真心即性也。圓覺經謂。眾生妄認六塵緣影為自心相。是尋常所謂心者乃六種塵緣之影耳。謂此心本無。唯因外有六種塵緣故。內現此心。若外因有色。內則起愛色之心。外因有聲。內則起愛聲之心。外因有香味觸法。內則起愛香味觸法之心。蓋真性如鏡。六種塵緣如形。此心如影。若外無此六塵。則內亦無此心矣此心豈不為六種塵緣之影乎。形來則影現。形去則影滅。而性鏡則常自若。故金剛經雲。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此三心皆謂妄想心也。故有過去現在未來。若真心則無始以來未嘗變動。烏有過去未來現在乎。不可得者謂無也。若飢而思食。得食則此心過去矣。正食而知味乃現在心。未思食則此心未有。故為未來心。此三心皆隨時壞滅。故雲不可得。

  五蘊皆空說

  般若心經雲。觀自在菩薩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五蘊謂色受想行識也。色謂色身。受謂受用。想謂思想。行謂所行。識謂辨識。此五者蘊積不散。以壅蔽真性。故謂之蘊。又謂之五陰。謂陰暗真性也。色身終歸於壞。受用隨時即過。色受豈不空乎。且如思想一物。既得之則無想矣。想豈不空乎。所行之事回首尚如夢幻。行豈不空乎。識盡千種事物。再生不復能識。識豈不空乎。一切苦厄皆從五者生。若能照見色身為空。則不泥於色身而畏死亡。是度過此一種苦厄也。照見受用為空。則不泥於受用而貪奉養。又度過此一種苦厄也。照見思想為空。則不泥於思想。而意乃無所著。又度過此一種苦厄。照見所行為空。則不泥於所行。而可以息跡。是又度過此一種苦厄也。照見辨識為空。則不泥於辨識。而可以坐忘。是又度過此一種苦厄也。故照見五蘊皆空。則度過一切苦厄。此五者皆不是真實。乃真性中所現之妄緣也。若六根六塵六識十二緣四諦。皆此類也。

  廢心用形說

  列子謂。孔子廢心而用形。謂心已不養於物而廢之矣。唯用形以應物。予深愛此語。故雖勞苦憔悴而不以為失意。榮華奉養而不以為得意。蓋心不著於物也。因念菩薩了生死。乃托生於一切眾生中以設教化者。以心不著於物。唯用形以應之耳。然則孔子於此菩薩之徒也。

  用形骸說

  天人禮枯骨偈雲。汝是前生我。我今天眼開。寶衣隨念至。玉食自然來。謝汝昔勤苦。令吾今快哉。散華時再拜。人世莫驚猜。又餓鬼鞭死屍偈雲。因這臭皮囊。波波劫劫忙。只知貪快樂。不肯暫回光。自業錙銖少。黃泉歲月長。真須痛棒打。此恨猝難忘。此言化俗則可以為誠然則不可。何則人神托于形骸之中。所以用形骸者皆神也。譬如匠人用斧斤。用之而善則為善器械。用之而不善則為惡器械。故為天人者前世善用形骸者也。為餓鬼者前世不善用形骸者也。其得其失皆在當時。及其受報而鞭之亦何益。

  齊生死說

  想右腳大指腫爛流惡水。漸漸至脛至膝至腰。左腳亦如此漸漸爛。過腰上至腹至胸以至頸頂。盡皆爛了唯有白骨。次分明歷歷觀看。白骨一一盡見。靜心觀看。良久乃思看。白骨者是誰白骨是誰。是知。身體與我常為二物矣。又漸漸離白骨觀看。先離一丈。以至五丈十丈乃至百丈千丈。是知。白骨與我了不相干也。常作此想。則我與形骸本為二物。我暫住于形骸中。豈可謂此形骸終久不壞而我常住其中。如此便可濟生死矣。況我去此則往凈土乎。日日作此想。更別有所得。如人飲水冷熱自知。不假于言傳也。

  我說

  我之所在不可以無我。無我則逐物矣。理之所在不可以有我。有我則蔽理矣。孔子無我菩薩無我相能至於此。則與虛空等矣。豈復有凈濁之辨乎。但恐不易到耳。

  龍舒增廣凈土文卷第十(此卷后附周大資劉侍制大慧杲禪師題跋三段)

  龍舒王虛中學力深至。所解六經語孟老莊要為不蹈襲前人。一言一字其用志勤矣。一旦棄去專修西方之教。作凈土文。精粗淺深且有條理。以是印施有緣奔走于江浙諸郡。又將親往建安刊版于鬻書肆中。汲汲然若不可一日緩者。我聞。無量壽經。眾生聞是佛名。信心歡喜。乃至一念。願生彼國。即得往生。住不退轉。不退轉者。梵語謂之阿惟越致。法華經謂彌勒菩薩所得報地也。一念往生便同彌勒。佛語不虛。應皆信受。

  紹興壬午閏四月七日 唯心居士荊溪周葵跋

  狀元劉侍制跋

  昔六祖與韋史君說西方相狀。其言甚簡。其旨甚明。既無間于東西。何相狀之可述。及觀王虛中凈土文。何其諄諄也。蓋聞。法無頓漸。根有利鈍。六祖為上智說第一義。故移西于東。在剎那間。言下便領。不容擬議。虛中將以開悟下根。泛為是論。惟西方之歸。故汲汲於刊行。而恐行之不廣。其愛人之心可謂勤且切矣。有能因虛中之文而悟入者。豈不為魚兔筌蹄乎。

  紹興壬午六月六日 木訥翁劉章書

  妙喜老人跋

  龍舒王虛中日休博覽群書之餘。留心佛乘。以利人為己任。真火中蓮也。佛言。自未得度先度人者。菩薩發心。自覺已圓能覺他者。如來應世。予嘉其志。為題其後。若見自性之阿彌。即了唯心之凈土。未能如是。則虛中為此文功不唐捐矣。

  庚辰八月二十日。書于劉景文懶窠雲。雙徑妙喜宗杲 跋。

  龍舒增廣凈土文卷第十(終)

  龍舒增廣凈土文卷第十一

  天台智者大師勸修行人專修凈土

  設文曰。諸佛菩薩以大悲為業。若欲救度眾生秖應願生三界。于五濁三塗中。救苦眾生。因何求生凈土。自安其身舍離眾生。則是無大慈悲。專為自利障菩提道。智者答。菩薩有二種。一者久修行菩薩道得無生忍者。實當斯責。二者未得已還及初發心凡夫菩薩者。要須常不離佛。忍力成就方堪處三界內。于惡世中救苦眾生。故智度論雲。具縛凡夫有大悲心。願生惡世救苦眾生者。無有是處。何以故。惡世界煩惱強。自無忍力。心隨境轉。聲色所縛。自墮三塗。焉能救眾生。假令得生人中。聖道難得。或因持戒修福得生人中。得作國王大臣。富貴自在縱遇善知識不肯信用。貪迷放逸廣造眾罪。乘此惡業一入三塗經無量劫。從地獄出受貧賤身。若不逢善知識。還墮地獄。如此輪迴至於今日。人人皆如是。此名難行道也。故維摩經雲。自疾不能救而能救諸疾人。又智度論雲。譬如二人各有親眷為水所溺。一人情急直入水救。為無方便力故彼此俱沒。一人有方便。往取船筏乘之救接。悉皆得脫水溺之難。新發意菩薩亦復如是。未得忍力不能救眾生。為此常須近佛得無生忍已方能救眾生。如得船者。又論雲。譬如嬰兒不得離父母。或墮坑井。渴乳而死。又如鳥子翅羽未成。只得依樹附枝。不能遠去。翅翮成就方能飛空自在無礙。凡夫無力。唯得專念阿彌陀佛。使成三昧。以業成故臨終斂念得生。決定不疑。見彌陀佛。證無生忍。已還來三界。乘無生忍船。救苦眾生。廣施佛事任意自在。故論雲。遊戲地獄。行者生彼國。得無生忍已還入生死國。教化地獄救苦眾生。以是因緣求生凈土。願識其教。故十住婆沙論名易行道也。

  真州長蘆賾禪師勸參禪人兼修凈土

  夫以念為念以生為生者。常見之所失也。以無念為無念以無生為無生者。邪見之所惑也。念而無念生而無生者。第一義諦也。是以實際理地不受一塵。則上無諸佛之可念。下無凈土之可生。佛事門中不舍一法。則總攝諸根。蓋有念佛三昧。還源要術示開往生一門。所以終日念佛而不乖于無念。熾然往生而不乖于無生。故能凡聖各住于自位而感應道交。東西不相往來而神遷凈域。此不可得而致詰也。故經雲。若人聞說阿彌陀佛。執持名號。乃至是人終時心不顛倒。即得往生阿彌陀佛極樂國土。夫如來世尊雖分折攝二門現居凈穢兩土。然大聖之意非以娑婆國土丘陵坑坎五趣雜居土石諸山穢惡充滿直為可厭。又非以極樂世界黃金為地行樹參空樓聳七珍華敷四色直為可忻。蓋以初心入道忍力未淳。須托凈緣以為增上。何則娑婆國土釋迦已滅彌勒未生。極樂世界阿彌陀佛現在說法。娑婆國土觀音勢至徒仰嘉名。極樂世界彼二上人親為勝友。娑婆國土諸魔競作惱亂行人。極樂世界大光明中決無魔事。娑婆國土邪聲雜亂女色妖媱。極樂世界水鳥樹林咸宣妙法。正報清凈實無女人。然則修行緣具無若西方。淺信之人橫生疑謗。切嘗論之。此方之人無不厭俗舍之煩喧慕蘭若之寂靜。故有舍家出家。則殷勤讚嘆。而娑婆眾苦何止俗舍之煩喧。極樂優遊豈止蘭若之寂靜。知出家為美而不願往生。其惑一也。萬里辛勤遠求知識者。蓋以發明大事決擇生死。而彌陀世尊色心業勝。願力弘深。一演圓音無不明契。願參知識而不欲見佛。其惑二也。叢林廣眾皆樂棲遲。少眾道場不欲依附。而極樂世界一生補處。其數甚多。諸上善人俱會一處。既欲親近叢林。而不慕清凈海眾。其惑三也。此方之人上壽不過百歲。而童痴老耄疾病相仍。昏沉睡眠常居太半。菩薩猶昏隔陰。聲聞尚昧出胎。則尺璧寸陰十喪其九。而未登不退。可謂寒心。西方之人壽命無量。一托蓮苞更無死苦。相續無間直至菩提。所以便獲阿惟越致。佛階決定可期。流轉娑婆促景。而不知凈土長年。其惑四也。若乃位居不退。果證無生。在欲無欲。居塵不塵。方能興無緣慈。運同體悲。回入塵勞。和光五濁。其有淺聞單慧。或與少善相應。便謂永出四流。高超十地。詆訶凈土耽戀娑婆。掩目空歸。宛然流浪。並肩牛馬。接武泥犁。不知自是何人。擬此大權菩薩。其惑五也。故經應當發願生彼國。則不信諸佛誠言。不願往生凈土。豈不甚迷哉。若夫信佛言而生凈土則累系之所不能拘。劫波之所不能害。謝人間之八苦。無天上之五衰。尚無惡道之名。何況有實。唯顯一乘之法決定無三。歸依一體三寶。奉事十方如來。佛光照體萬惑潛消。法味資神六通具足。三十七品助道法應念圓成。三十二應隨類身遍周塵剎。周旋五趣普被諸根。不動一心遍行三昧。灑定水于三千。出眾生於火宅。自利利他皆悉圓滿。然則唯心凈土自性阿彌。蓋解脫之要門。修行之捷徑。是以了義大乘無不指歸凈土。前賢后聖自他皆願往生。凡以欲得度人。先須自度故也。嗚呼人無遠慮。心有近憂。一失其身。萬劫深悔。故率大海眾。各念彌陀佛。百聲千聲乃至萬聲。迴向同緣願生彼國。切冀蓮池勝會。金地法明綺互相資。必諧斯願。操舟順水。更加櫓桌之功。則十萬遙程不勞而至矣。

  元祐四年冬。宗賾夜夢。一男子烏巾白衣。可三十許。風貌清美舉措閑雅。揖謂宗賾曰。欲入公彌陀會。告書一名。宗賾乃取蓮華勝會錄。秉筆問曰。公何名。曰普慧。(宗賾)書已。白衣者又雲。家兄亦告上名。(宗賾)問曰。令兄何名。雲普賢。言訖遂隱。(宗賾)覺而詢諸耆宿。皆雲。華嚴離世間品有二大菩薩名。(宗賾)以為佛子行佛事助佛揚化。必有賢聖幽贊。然則預此會者豈小緣哉。今乃以二大菩薩為此會首雲。

  杭州永明壽禪師戒無證悟人勿輕凈土

  設問曰。但見性悟道便超生死。何用繫念彼佛求生他方。答曰。真修行人應自審察。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今存龜鑒以破多惑。諸仁者當觀自己行解見性悟道。受如來記紹祖師位。能如馬鳴龍樹否。得無礙辯才證法華三昧。能知天台智者否。宗說皆通行解兼修。能如忠國師否。此諸大士皆明垂言教深勸往生。蓋是自利利他。豈肯誤人自誤。況大雄讚嘆。金口丁寧。希從昔賢恭稟佛敕。定不謬誤也。仍往生傳所載古今高士事跡顯著非一。宜勤觀覽以自照知。又當自度臨命終時。生死去住定得自在否。自無始來惡業重障定不現前。此一報身定脫輪迴否。三塗惡道異類中行出沒自由定無苦惱否。天上人間十方世界隨意寄托定無滯礙否。若也了了自信得及。何善如之。若其未也。莫以一時貢高卻致永劫沉淪。自失善利。將復尤誰。嗚呼哀哉。何嗟及矣。

  右賾禪師語見禪師勸化集中。智者大師及壽禪師語見宋朝王敏仲侍郎直指凈土決疑集中。侍郎名古在搢紳間。為神仙所知。鍾離真人嘗與諸雲。風燈泡沫兩相悲。未肯遺榮自保持。頷下藏珠當猛取。身中有道更求誰。才高雅稱神仙骨。智照靈如大寶龜。一半青山無賣處。約君攜手話希夷。由此觀之。可見侍郎為非凡。且益知西方凈土所宜歸心也。

  承相鄭清之勸修凈土文

  人皆謂。修凈土不如禪教律。余獨謂。禪教律法門莫如修凈土。夫真凈明妙虛徹靈通。凡在智愚皆具此性。根塵幻境相與淪胥。生死輪迴窮劫不斷。故釋氏以禪教律假設方便。使之從門而入俱得超悟。惟無量壽佛獨出一門曰。修行凈土如單方治病。簡要直截。一念之專即到彼岸。不問緇白皆可奉行。但知為化愚俗淺近之說。其實則成佛道捷徑之途。今之學者不過禪教律。究竟圓頓莫如禪。非利根上器神領意解者。則未免墮頑空之失。研究三乘莫如教。非得魚忘筌因指見月者。未免鑽故紙之病。護善遮惡莫如律。非身心清凈表裡一如。則未免自纏縛之苦。總以觀之。論其所入則禪教律。要其所歸則戒定慧。不由禪教律而得戒定慧者。其唯凈土之一門乎。方念佛時。口誦心惟諸惡莫作。豈非戒。繫念凈境。幻塵俱滅。豈非定。念實無念。心華湛然。豈非慧。人能屏除萬慮一意西方。則不施棒喝而悟圓頓機。不閱大藏經而得正法眼。不持四威儀中而得大自在。不垢不凈無纏無脫。當是時也。孰為戒定慧。孰為禪教律。我心佛心一無差別。此修凈土之極致也。八功德水金蓮華台又何必疑哉。凈土樞要之作勤矣。

  廬陵李氏夢記

  彥弼幹道癸巳家染疫疾。四月五日彥弼亦病。粥葯不進。至十九日早夢。一人褐衣神貌清臞。以手撫摩彥弼肢體。而呼彥弼令速起。彥弼惕然問曰。公何人耶。答曰。予即龍舒也。彥弼因告以疾病。雖欲支持莫能。將何以愈其疾乎。公曰。記省闕中雅教汝捷徑否。彥弼曰。然。每日持誦阿彌陀佛不輟。公曰。汝起食白粥。即可既悟。索粥食之。病果隨愈。后見龍舒畫像。儼然如夢見者。彥弼稔聞。居士潛通六藝。尤精於易。誨人不倦。所至學者輻湊。謝君以靜逸堂待之。戶外之屨常滿。正月十一日令子侄往承其教。不久回雲。居士夜來講書罷如常。持誦禮佛至三鼓。忽厲聲念阿彌陀佛數聲雲。佛來接我。言訖立化。是夕邦人有夢。二青衣引公向西而行。傳為勝異。識與不識咸來瞻敬。恨不款奉談塵而重惜焉。居士未示寂滅前三日。遍囑諸人勉進道業。有此後不復再見之語。初十日訪趙公省干。借凈室雲。道業辨去。時好。乃書曰。課積計九百二十萬五百貼于壁。噫自非根性融明達乎生死之理。未易臻此。彥弼一病垂死。棺槨衣衾已陳於前。荷居士陰賜。極接遂獲平愈。可謂生死骨肉者矣。或曰。夢因想成。然食白粥之效安可誣也。抑知居士悲願甚深切欲及人。雖在常寂光中。不妄念力。其勸修凈土成佛之緣。可不勉勵而進哉。謹刻公像。並著感應事跡。用廣其傳。非敢飾辭以惑耳目。故此直述而具載之。伏冀見聞敬信同沾利益。王神昭著寔證斯言。公姓王。名日休。字虛中。號龍舒居士雲。是歲下元廬陵李彥弼謹記。

  旴江聶允迪跋

  居士平昔以凈土之說懇切勸人。嘗盤桓于鄉里。允迪於是時年方二十余。適預計偕。東上且未知有佛法。弗獲識公。面迨犬馬之齒。至三十連嬰災患。殊覺人生沉淪于煩惱大苦海中渺無邊岸。遂一意祖襲居士之說。為超脫計。如是者才三數年。居士遂立化于廬陵郡。郡之人皆繪像以事之。蓋幹道癸巳之正月也。后五年丁酉歲。先兄知府兵部被檄較試廬陵。得所刻本以歸(允迪)恐此一段奇事久之湮沒。無以傳遠。遂刻諸石。置城北報恩寺之阿彌殿。今此願施居士所著凈土文一萬帙。輒復以居士慈相及丞相周益公而下贊述。附於卷首。皆襲廬陵刻本也。庶幾見者聞者增益信心勉強精進。則西方凈土誠不難到。嘉泰癸亥文林即新監湖廣總領所襄陽府戶部大軍倉旴江聶允迪合十指爪稽首謹跋。

  允迪舊常見初機參禪人。但知歸敬禪宗。至言西方凈土。則指為著相。力肆排斥。殊不知。釋迦如來為一大事因緣出現於世。是欲令眾生了悟生死脫離輪迴苦趣耳。參禪一法固為了悟生死而設。修凈土一法亦是令眾生了悟生死也。參禪有省。則現世了悟生死。得生凈土。則見阿彌陀佛。而後了悟生死。況便證無生忍。居不退轉地。直至成佛而後已。初機參學人何苦獨取禪宗一法。而力排凈土之說耶。大善知識未嘗不以此勸人。今略采二三說。附於龍舒凈土文之末。以辨明之。

  四明斷佛種人跋

  龍舒居士作凈土文一十捲。其間始從凈土起信。終至我說。可謂條布有序。或事或理。坦然歷歷明白者矣。而又更何言哉。此十捲文乃是居士存日親自刻梓。欲其流布天下使人人皆同念佛生於樂國。其用心亦豈易及。惟于第十一續添一卷。有人疑非居士本志。此必是第四卷文初。創屬藁所棄者耳。想後人尊居士故。不忍棄之。乃為十一卷名而續添之。況其修持法門意趣。悉與第四卷同。但其文意嚴紋有異耳。予乃執卷而熟玩之。亦謂此言頗當正。議擬間忽有人得居士親筆墨本者。若合符契。如失還得。今雖刻板已畢。亦乃銳意去之。復將法門中諸師原先附本。勸發之語如次整正足之。以完部帙。諒無差失。如後人見此。慎毋以此編為不足雲。

   旹洪武癸酉仲夏吉日 四明斷佛種人跋

  龍舒增廣凈土文第十一卷(終)

  龍舒增廣凈土文卷第十二(附錄)

  獅子峰如如顏丙勸修凈業文(身為苦本覺悟早修)

  只這色身誰信身為苦本。盡貪世樂不知樂是苦因。浮生易度。豈是久居。幻質非堅。總歸磨滅。自未入胞胎之日。寧有這男女之形。只緣地水火風假合而成。不免生老病死雕殘苦。上無絲線可掛。下沒根株所生。虛浮如水上泡。須臾不久。危脆似草頭露。倏忽便無。長年者不過六七十以皆亡。短命者大都三二十而早夭。又有今日不知來日事。又有上床別了下床時幾一息不來便覺千秋永別(雪峰頌。一盞孤燈照夜台。上床脫了襪和鞋。三魂七魄夢中去。未委明朝來不來)嘆此身無有是處。奈誰人不被他瞞。筋纏七尺骨頭。皮裹一包肉塊。九孔常流不凈。六根恣逞無明。發毛爪齒聚若堆塵。涕淚津液污如行廁。裡面盡蛆蟲聚會。外頭招蛟虱交攢。沾一災一疾皆死得人。更大熱大寒催人易老。眼被色牽歸餓鬼。耳隨聲去入阿鼻。口頭吃盡味千般。死後只添油幾滴(長魁詩云。紅紅白白莫相瞞。無位真人赤肉團。敗壞不如豬狗相。只今便作死屍看)此身無可愛惜。諸人當願出。如何迷昧底。尚逞風流。曚董漢猶生顛倒。或有骷髏頭上簪花簪草。或有臭皮袋畔帶麝帶香。羅衣罩了膿血。囊錦被遮卻屎尿桶。用盡奸心百計。將謂住世萬年。不知頭痛眼花。閻羅王接人來到耶。更鬢班齒損。無常鬼寄信相尋。個個戀色貪財。儘是失人身捷徑。日日飲酒食肉。無非種地獄深根。眼前圖快活一時。身後受苦辛萬劫(凈土文。皮包血肉。骨纏箸。顛倒凡夫認作身。到死始知非是我。從前金玉附他人)一旦命根絕處。四大風刀割時。外則腳手牽抽。內則肝腸痛裂。縱使妻兒相惜。無計留君。假饒骨肉滿前。有誰替汝(古頌雲 父母恩深終有別。夫妻義重也分離。人情似鳥同林宿。大恨來時各自飛。)生底只得悲啼痛切。死者不免神識賓士。前途不見光明。舉眼全無伴侶。過奈河岸見之。無不悲傷。入鬼門關到者。盡皆凄慘。世上才經七日。陰間押見十王。曹官抱案沒人情。獄率持叉無笑面。平生作善者。送歸天道仙道人道。在日跡惡者。狎入湯塗火塗刀塗。鑊湯沸若崖崩。劍樹勢如山聳。灌銅汁而遍身肉爛。吞鐵丸而滿口煙生。遭剉磕則血肉淋漓。入寒冰則皮膚凍裂。身碎業風吹再活。命終羅剎喝重生。人間歷盡百春秋。獄內方為一晝夜。(延光集。鑊湯爐炭喧幽壞。劍樹刀山聳太清。受罪要終入萬劫。獄率牛頭始放行)魂魄雖歸鬼界。身屍猶卧棺中。或隔三朝五朝。或當六月七月。腐爛則出蟲出血。臭穢則熏地熏天。胖脹不堪觀。醜惡真可怕。催促付一堆野火。斷送埋萬里荒山。昔時要悄紅顏翻成灰爐。今日荒涼白骨變作泥堆(寒山頌雲。胭脂畫面嬌千樣。龍麝薰衣悄百般。今日風流都不見。綠楊芳草髑髏寒)從前恩愛到此成空。自昔英雄如今何在。淚雨灑時空寂寂。悲風動處冷颼颼。夜闌而鬼哭神號。歲久而鴉餮雀啄。荒畔漫留碑石綠。楊中空掛紙錢。下梢頭難免如斯。到這裡怎生不醒(寒山雲。雀啄鴉餐皮肉盡。風吹日炙髑髏干。目前試問傍觀者。自把形駭子細看。)大傢具眼休更埋頭。翻身逃出迷津。彈指裂開愛網。向休鬼窟里作活計。要知肉團上有真人。是男是女總堪修。若智若愚皆有分。但請迴光返照。便知本體元無。若未能學道參禪也。且勤持齋念佛。舍惡歸善改往修來。移六賊為六通神。離八苦得八自在。便好贊天。行化不妨代佛接人。對眾為大眾宣揚。歸家為一家解說。使處處齊知覺悟。教人人盡免沉淪。上助諸佛轉法輪。下拔眾生離苦海。佛言不信。何言可信。人道不修。他道難修。莫教一日換了彼。縱有千佛。難救汝。火急進步。時不待。各請直下承當。莫使此生空過(寒山雲。百骸潰散離塵泥。一物長靈復是誰。不得此時通線路。骷髏著地幾人知)。

  慈照宗主臨終三疑

  慈照宗主凈土十門告誡雲。念佛人臨終三疑不生凈土。一者疑。我生來作業極重。修行日淺。恐不得生。二者疑。我雖念阿彌陀。或有心愿未了。及貪嗔痴未息。恐不生。三者疑。我雖念彌陀。臨命終時。恐佛不來迎接。有此三疑。因疑成障。失其正念。不得往生。故念佛之人切要諦信佛經明旨。勿生疑心。經雲。念阿彌陀佛一聲。滅八十億劫生死重罪。上至一心不亂。下至十念成功。接向九蓮令辭五濁。苟能心心不昧。念念無差。則疑情永斷。決定往生矣。

  善導和尚臨終往生正念文

  知歸子問曰。世事之大莫越生死。一息不來便屬後世。一念差錯便墮輪迴。小子累蒙開誨。念佛往生之法其理甚明。又恐病來死至之時心識散亂。仍慮他人惑動正念忘失凈因。伏望重示歸徑之方。俾脫沉淪之苦。師曰。善哉問也。凡一切人命終欲生凈土。須是不得怕死。常念。此身多苦。不凈惡業種種交纏。若得舍此穢身。超生凈土。受無量快樂。解脫生死苦趣。乃是稱意之事。如脫弊衣得換珍服。但當放下身心。莫生戀著。凡遇有病之時。便念無常。一心待死。叮囑家人及看病人。往來問候人凡來我前。為我念佛。不得說眼前閑雜之話家中長短之事。亦不須軟語安慰祝願安樂。此皆虛花無益之語。若病重將終之際。親屬不得垂淚哭泣。及發嗟嘆懊惱之聲。惑亂心神失其正念。但一時同聲念佛。待氣盡了方可哀泣。才有絲毫戀世間心。便成掛礙。不得解脫。若得明曉凈土之人頻來策勵。極為大幸。若依此者。決定超生即無疑也。又問曰。求醫服藥。還可用否。答曰。求醫服藥。初不相妨。然葯者只能醫病。不能醫命。命若盡時。葯豈奈何。若殺物命為葯以求身安。此則不可。余多見世人。因病持齋方獲少愈。復有醫者。以酒食血肉佐葯。其病復作。信知。佛力可救。酒肉無益也。又問曰。求神祈福如何。答曰。人命長短生時已定。何假鬼神延之耶。若迷惑信邪。殺害眾生祭祀鬼神。但增罪業反損壽矣。大命若盡。小鬼奈何。空自慞惶俱無所濟。切宜謹之。當以此文帖向目前時時見之。免致臨危忘失。又問曰。平生未曾念佛人還用得否。答曰。此法僧人俗人未念佛人。用之皆得往生。決無疑也。余多見世人。于平常念佛禮讚發願。求生西方甚是勤拳。及至臨病。卻又怕死。都不說著往生解脫之事。直待氣消命盡識投冥界。方始十念鳴鐘。恰如賊去關門。濟何事也。死門事大。須是自家著力始得。若一念差錯。歷劫受苦。誰人相代。思之思之。若無事時。當以此法精進受持。是為臨終大事。

  慈雲懺主晨朝十念法

  十念門者。每日清晨服飾已后。面西正立。合掌連聲稱阿彌陀佛。盡一氣為一念。如是十氣名為十念。但隨氣長短不限佛數。惟長惟久氣極為度。其佛聲不高不低。不緩不急。調停得中。如此十氣連屬不斷。意在令心不散。專精為功。故名為此十念者。顯是籍氣束心也。作此念已發願迴向雲。

  我弟子某甲一心歸命極樂世界阿彌陀佛。願以凈光照我。慈誓攝我。我今正念稱如來名。經十念頃。為菩提道。求生凈土。佛昔本誓。若有眾生欲生我國。至心信樂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唯除五逆誹謗正法。我今自憶。此生已來不造逆罪。不謗大乘。願此十念得入如來大誓海中。承佛慈力。眾罪消滅。凈因增長。若臨欲命終。自知時至。身不病苦。心無貪戀。心不倒散。如入禪定。佛及聖眾手持金台來迎接我。如一念頃生極樂國。華開見佛。即聞佛乘頓開佛慧。廣度眾生滿菩提願(作此願已便止。不必禮拜。要盡此一生不得一日暫廢。唯將不廢。自要其心。得生彼國)。

  贊佛偈(並迴向發願文。共四篇事盡理到。皆先覺所撰。凡修凈業者隨意互用)

  阿彌陀佛真金色  相好端嚴無等倫

  白毫寂轉五須彌  紺目澄清四大海

  光中化佛無數億  化菩薩眾亦無邊

  四十八願度眾生  九品咸令登彼岸

  於是念佛或百聲千聲。以至萬聲。菩薩號各十聲或百聲畢。迴向發願雲。

  我今稱念阿彌陀  真實功德佛名號

  惟願慈悲哀納受  證知懺悔及所願

  我昔所造諸惡業  皆由無始貪嗔痴

  從身語意之所生  一切我今皆懺悔

  願我臨欲命終時  盡除一切諸障礙

  面見彼佛阿彌陀  即得往生安樂剎

  願以此功德。莊嚴佛凈土。上報四重恩。下濟三塗苦。若有見聞者。悉發菩提心。盡此一報身。同生極樂國。十方三世一切佛云云。

  又二

  八萬四千之妙相。得非本性彌陀。十萬億剎之遐方。的是唯心凈土。凈穢雖隔。豈越自心。生佛乃殊。寧乖己性。心體虛曠不礙往來。性本包容何妨取捨。是以舉念即登寶界。還歸地產之家鄉。彈指仰對於慈容。實會天真之父子。幾生負德枉受沉淪。今日投誠必蒙拯濟。三心圓發一志西馳。盡來際以依承。歷塵劫而稱讚。

  念佛號並菩薩號同前

  比丘(某甲)為渡眾生。歸命一心稽首禮讚阿彌陀佛三乘聖眾。願凈光慈誓攝我。我今為脫娑婆苦報求生凈土滿菩提。願發志誠心修行凈業。願以禮念如來聖號諷經誦咒眾善功德。投入如來誓願海中。承佛慈力。諸罪消滅。凈因增長。正念現前。臨欲命終。預知時至。身無病苦。口業清凈。心不倒散。如入禪定。佛及眾聖手持金台。異香天樂來迎接我。如一念頃得生佛國。華開見佛。即聞佛乘頓開佛慧。即證無生。廣度有情同歸凈土。惟願如來特垂救濟。十方三世云云。

  又三

  歸命樂邦大慈父  勇猛調御阿彌陀

  一音所演甚深經  菩薩聽聞賢聖眾

  普放慈光攝取我  成就十念菩提心

  長辭五濁凈諸緣  即趣九蓮如佛住

  佛月映臨我心水  我心亦映佛月中

  願力有在誓歸依  赴我懇求來接引

  念佛菩薩號如前

  上來誦經持咒禮懺念佛功德。普為眾生一心歸命。正趣迴向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願海。仰冀世尊以大願輪慈誓攝受。令我三業善根增進。於此惡趣速盡報緣。一切生因畢竟永斷。臨命終時正念往生。見佛了心環度一切。我業障罪悉皆懺悔。願垂接引。隨佛同歸護佛法神普及恩有俱蒙利樂悉展威靈。于三昧中共垂衛護。願佛慈悲哀憐攝受。十方三世云云。

  又四

  稽首阿彌陀  救世大慈父

  甚深真法藏  三乘賢聖僧

  我以誠實心  求生佛凈土

  願住本弘誓  普運無緣慈

  應念赴機緣  猶如水中月

  念佛菩薩如前

  上來誦經念佛功德。祝獻護法諸天。報答四恩三有。利樂法界眾生。我等一眾懺悔罪根。莊嚴凈土。願此身報盡。臨舍壽時。承此善根。決定得生極樂世界。見佛聞法。速證菩提。廣度群生。大作佛事。十方三世云云。

  龍舒增廣凈土文卷第十二(終)

  普勸修持

  南謨阿彌陀佛

  願同念佛人  盡生極樂國

  見佛了生死  如佛度一切

  藏經雲。念此佛者現世消災保壽。此佛有大誓雲。我作佛時。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十聲念我名號。而不生者我不作佛。如每朝合掌向西。至誠念佛十聲。念上四句偈一遍。西方七寶池生蓮花一朵。他日于其中托生。衣食隨意化成。長生不老。龍舒凈土文說感應甚多。王日休勸予為西方二圖。願發大菩薩心者。稍大寫刻板。小者印十。大者印一。小者循門而施。大者擇而與之。小者以勸仆妾之徒。大者以勸人。若能以全部刻板廣傳。其為福德不易量也。因附口業圖於後。若並以印施。使知所勸戒尤善。

  口業勸戒

  口誦佛名如吐珠玉(天堂佛國之報)

  口宣教化如放光明(破人迷暗)

  口談無益如嚼木屑(不如默以養氣)

  口好戲謔如掉刀劍(有傷人)

  口道穢語如流蛆蟲(地獄畜生之報)

  口說善事如噴清香(稱人長同)

  口語誠實如舒布帛(實濟人用)

  口言欺詐如蒙陷阱(行則誤人)

  口稱惡事如出臭氣(說人短同)

  人生不過身意口業。殺盜淫為身三業。妄言綺語兩舌惡口為口四業。貪嗔痴為意三業。總謂之十惡。若持而不犯。乃謂之十善。據佛所言。口業果報多於身意二業。以發意則未必形於外。出口則遂見矣。舉身為惡猶有時艱阻。不若口之易發故也。未問隔世之事。且以現世言之。今人有一言稱人。其人終身受賜。福及子孫者。有一言陷人。其人終身受害。累及子孫者。口業豈不重哉。出乎爾者反乎爾。在彼固可畏矣。然有已怨天者窮怨人者。無智惟自戒慎可也。故述賢聖之意。為勸戒圖。

  超脫輪迴捷徑

  大藏十余經雲。西方凈土事。人皆蓮華中生。衣食化成。長生不老。其修行法門有九品。今即出眾人可通行也。

  阿彌陀佛有大誓願雲。我作佛時。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十聲念我名號。而不生者我不作佛。現世可以消災解冤增福保壽。每朝合掌向西。頂禮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大勢至菩薩。南無一切菩薩聲聞諸上善人。各十聲。復頂禮念。大慈菩薩贊佛懺罪迴向發願偈一遍。十方三世佛。阿彌陀第一。九品度眾生。威德無窮極。我今大歸依。懺悔三業罪。凡有諸福善。至心用迴向。願同念佛人。感應隨時現。臨終西方境。分明在目前。見聞皆精進。共生極樂國。見佛了生死。如佛度一切。復頂禮而退。此偈有大威力。能滅一切罪。長一切福。教人念得大福報。至誠如是。必中品生。更加精進。轉以化人。使更相勸化。則上品上生。罪惡人修亦下品生。

  此間念佛。西方七寶池生蓮華一朵。標其姓名。他日于其中托生。比陰府記姓名待其命盡來追者。大不同矣。

  念佛報應因緣

  梁氏女雙瞽而眼明。憑氏夫人久病而痊愈。陳仲舉冤鬼遂去。劉慧仲夜卧不驚。此生前念佛之效也。姚婆見佛像于空中。曇鑒得蓮華于瓶內。懷玉承金台迎接。智舜睹孔雀之飛鳴。此臨終往生之效也。志通有五色祥雲。李氏得三根不壞。寶藏有童子出於頂上。公則有金色現于洛中。此身後示視之效也。生凈土者有進無退。直至於成佛。是勸一人修凈土。乃成就一眾生作佛也。凡作佛者必度無量眾生。彼所度之眾生皆由我而始。故勸人修者福德不可窮盡。大慈菩薩偈雲。能勸一人修。比自己精進。勸至十餘人。福德已無量。如勸百與千。名為真菩薩。又能過萬數。即是阿彌陀。又雲。骨肉恩情相愛難期。白首團圓幾多。強壯亡身。更有嬰孩命盡。勸念阿彌陀佛。七寶池中化生。聚會永無別離。萬劫長生快樂。古詩云。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已上詳見龍舒凈土文王日休勸緣。

  嘉禾在城興聖禪寺德海書 四明友雲王鴻刊

  文祿三年(甲午)菊月十二日畢書 筆者朝鮮國僧托蓮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3:5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