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黃龍慧南禪師語錄

  宋 惠泉集

  黃龍慧南禪師語錄

  師初住同安崇勝禪院。開堂日。宣疏罷。師拈香雲。此一炷香。為

  今上皇帝聖壽無窮。又拈香雲。此為知軍郎中文武采僚。資延福壽。次為國界安寧。法輪常轉。又拈香去。大眾且道。此一炷香。當為何人。多少人卜度。未知落處。今日為湖南慈明禪師。一炷爇卻。令教充遍天下叢林。與一切衲僧。為災為禍去。

  維那白槌雲。法筵龍象眾。當觀第一義。師噫雲。好個第一義。幸自完全。剛被維那折作兩橛。還有人接續得么。遂左右顧視大眾。乃雲。若接續不得。同安今日。拈頭作尾。拈尾作頭去也。有問話者。切須著眼。時有僧問。寶座已登于鳳嶺。宗風演唱嗣何人。師畫一圓相。進雲。石霜一派迸入江西也。師雲。杲日當天。盲人摸地。問如何是同安境。師雲。看不得。進雲。如何是境中人。師雲。無面目。問作家不啐啄。啐啄不作家。大眾臨筵。請師作家相見。師垂下一足。進雲。焰里尋飛雪。水下火燒天。師乃收足。進雲。大眾證明真善知識。師雲。同安不著便。闍梨亦不著便。進雲此由是兩家共享。掣鼓奪旗事作么生。師擲下拂子。

  師乃雲。未登此座。一事也無。才登此座。便有許多問答。敢問大眾。只如一問一答。還當宗乘也無。若言當去。一大藏教。豈無問答。為什麼道。教外別行。傳上根輩。若言不當。適來許多問答。圖個什麼。行腳人當自開眼。勿使後悔。若論此事。非神通修證之能到。非多聞智慧之所談。三世諸佛。只言自知。一大藏教詮注不及。是故靈山會上。百千萬眾。獨許迦葉親聞。黃梅七百高僧。衣缽分付行者。豈是汝等。貪淫愚執勝負為能。夫出家者。須稟大夫決烈之志。截斷兩頭。歸家穩坐。然後大開門戶。運出自己家財。接待往來。賑濟孤露。方有少分報佛深恩。若不然者。無有是處。以拂子擊禪床下座。乃布謝。

  歲旦上堂。僧問。不求諸聖。不重己靈。未是衲僧分上事。如何是衲僧分上事。師雲。三十年來。罕逢此問。進雲。恁么則辜負諸聖去也。師雲。話也未答。何言辜負。僧撫掌一下。師雲。吽。放過即不可。

  師乃雲。四象推移。終而復始。二儀交泰允屬茲辰。俗諦紛紜。各敘往來之禮。真如境界。且非新舊之殊。何故。豈不見道。一念普觀無量劫。無去無來亦無住。既絕去來。有何新舊。既非新舊。又何須拜賀。特地往來。但能一念常寂。自然三際杳忘。何去來之可拘。何新舊之可問。故雲。如是了知三世事。超諸方便成十力。良久雲。如斯舉唱。人人盡知。破二作三。能有幾個。何故。時人只解順風使帆。不解逆風把拖。擊禪床下座。

  上堂雲。冬至寒食一百五。即不問。諸上座。半夜穿針一句。作么生道。若人道得。還我第一籌來。若道不得。彼此失利。下座。

  上堂雲。法身無相。應物現形。般若無知。隨緣即照。遂豎起拂子雲。拂子豎起。謂之法身。豈不是應物現形。拂子橫來。謂之般若。豈不是隨緣即照。乃呵呵大笑。忽有人出來搊住。同安唾一唾。摑一摑。掀倒禪床。拽向階下去。也怪他不得。如今既無如是咬豬狗底腳手。同安卻倒行此令去也。下座。

  上堂集眾。良久雲。嘉魚在深處。幽鳥立多時。擊禪床下座。

  上堂雲。今日四月八。我佛降生之日。天下精藍。皆悉浴佛。記得。遵布衲在葯山會裡。充殿主。浴佛之次。葯山問。汝只浴得這個。還浴得那個么。遵雲。把將那個來。葯山便休。師雲。古人隨時一言半句。亦無巧妙。今人用盡心力安排。終不到他境界。眾中商量或雲。這個是銅像。那個是法身。銅像有形。可以洗滌。法身無相。如何洗得。葯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被遵公倒靠。直得口似匾擔。不勝懡[怡-台+羅]。又雲古聖垂問。只要驗人。問汝那個。便道把將那個來。正是隨聲逐色。咬他言句。上他綣繢。葯山見伊不會。所以便休。又道。葯山與么來。早是無事起事。好肉上剜瘡。遵公不見來病。卻向灸瘡瘢上更著艾焦。有雲。古人得了。逢場作戲。無可不可。何高何低。彼此知有。自是後人強生分別。師雲。如前所解。蓋不遇人。一失其源。迷而不復。所以只憑誠心。思量計較。以當宗乘。殊不知。有作思惟。從有心起。用此思惟。辨于佛境。如取螢火燒須彌山。縱經塵劫。終不能著。是故行腳高人。切須自看。從上來事。合作么生。畢竟將何敵他生死。勿以少許浮粗識見。自作障礙。佛法不是這個道理。同安今日不避口業。與諸人說破。此二尊宿。一出一入。未見輸贏。三十年後。不得錯舉。下座。

  聖節上堂雲。今日皇帝降誕之辰。率土普天祝延聖壽。即不無。諸仁者。還識王子也未。若人識得。盡十方微塵剎土。皆屬上座。更非他物。便坐涅槃城裡。端拱無為。統三界以為家。作四生之依怙。若也未識。佛殿里燒香。三門頭合掌。下座。

  上堂。因僧馳書。遂舉思和尚。令石頭馳書。上南嶽讓和尚。即雲。回。來與汝個鈯斧子住山去。石頭到讓和尚處。未達書便問。不求諸聖。不重已靈時如何。讓雲。子問太高生。何不向下問。石頭雲。乍可永劫受輪迴。不從諸聖求解脫。讓和尚不對。石頭乃回。思和尚問。子去未久。書得達否。石頭雲。信亦不通。書亦不達。思和尚雲。何故。石頭舉前話。復雲。去日蒙和尚。許個鈯斧子住山。即今便請。思和尚垂下一足。石頭便禮拜。去入南嶽住山。師雲。石頭馳書。今古共聞。後人不善宗由。罕能提唱。致使水乳不辨。玉石不分。同安今日擗破一半。布施大眾。石頭雖然善能馳達。不辱宗風。其奈逞俊太忙。不知落節。既是落節。回來因甚卻得鈯斧子住山。若這裡見得。非唯住山。盡十方世界。塵塵剎剎。虎穴魔宮。皆是住處。若也未見。敢保諸人未有安身立命處。下座。

  上堂。舉雲門大師雲。平地上死人無數。過得荊棘林者是好手。乃拈起拂子雲。大眾。若喚作拂子。正是平地上死人。若不喚作拂子。未透得荊棘林在。擊禪床。下座。

  上堂。喝一喝雲。盡大地被同安一喝。瓦解冰消。汝等諸人。向什麼處。著衣吃飯。若未得個著衣吃飯處。須得個著衣吃飯處。若識得個著衣吃飯處。識取鼻孔好。下座。

  上堂雲。洪波浩渺。白浪滔天。截流到岸之人。端然忘慮。短桌孤舟之客。進退攢眉。且道。風恬浪靜一句。作么生道。還有人道得么。若無人道得。同安布施汝等諸人。良久雲。漁人閑自唱。樵者獨高歌。下座。

  遷住歸宗語錄

  師初入寺。上堂雲。歸宗上寺。是大禪河。既是禪河。豈無釣客。莫有問話者么。良久無人問。師乃去。頭角住多無獬豸。羽毛雖眾少鴛鴦。夫微妙大法身。故聽而不聞。視而不見矣。清凈無師智。豈思而得。學而能哉。然不有提唱。孰辨宗由。不有問答。孰明邪正。如今長老升堂提唱。眾中又無人問。既無人問。亦無答者。宗由邪正若為明辨。若有人辨得邪正。出來推倒禪床。喝散大眾。也與衲僧出氣。若辨不得。來年更有新條在。惱亂春風卒未休。下座。

  上堂雲。摩尼在掌。隨眾色以分輝。寶月當空。逐千江而現影。諸仁者。一問一答。一棒一喝。是光影。一明一暗。一擒一縱。是光影。山河大地是光影。日月星辰是光影。三世諸佛一大藏教。乃至諸大祖師。天下老和尚。門庭敲磕。千差萬別。俱為光影。且道何者是珠。何者是月。若也不識珠之與月。念言念句。認光認影。猶如入海算沙。磨磚作鏡。希其數而欲其明。萬不可得。豈不見道。若也廣尋文義。猶如鏡里求形。更乃息念觀空。大似水中捉月。衲僧到此。須有轉身一路。若也轉得。列開捏聚。無非大事現前。七縱八橫。更無少剩之法。若轉不得。布袋里老鴉。雖活如死。某山野常人。素無識見。昨蒙本郡殿丞判官秘書。特垂見召。然部封之下。不敢不來。方始及門。便有歸宗之命。進退循省。深益厚顏。此乃殿丞判官。曩承佛記。示作王臣。常于布政之餘。寅奉覺雄之教。欲使慧風與堯風並扇。庶佛日與舜日同明。苟非存意于生靈。何以盡心之如此。是日又蒙朝蓋光臨法筵。始卒成褫。良增榮荷。昔日裴相國位居廊廟。黃檗受知。韓文公名重當年。大巔得主。以今況古。有何異哉。更欲多談。恐煩觀聽。下座。

  上堂雲。盡令提綱。不通凡聖。放一線道。有個商量。遂拈起拄杖雲。即今拄杖豎也。十方世界一時豎。又橫拄杖雲。即今拄杖橫也。十方世界一時橫。何也。不見道。極小同大。忘絕境界。極大同小。不見邊表。卓拄杖。下座。

  提刑入山升座。僧問。提刑朝蓋。遠詣法筵。向上宗乘。乞師一訣。師雲。一字幞頭尖檐帽子。進雲。非但提刑承此善。學人禮拜謝師恩。師雲。拽脫爾眉毛。敲落爾鼻孔。又作么生。僧噓噓。師雲。打面還他州土麥。唱歌須是帝鄉人。

  師乃雲。有情之本。依智海以為源。含識之流。總法身而為體。只為情生智隔。于日用而不知。想變體殊。趣業緣而莫返茫茫今古。誰了本因。役役愛憎。情源虛妄。故我釋迦調御。久證菩提。憫我勞生自取流轉。爾後得其大智。化妙相身。住世四十九年。演說十二分教。隨乎利鈍。設彼化門。庶上中下根。各得其漸。譬如大海不讓小流。假使蚊虻阿修羅王。飲其水者。皆得飽滿。厥后化緣將畢。示滅雙林。謂人天大眾曰。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付囑摩訶大迦葉。教外別行。傳上根輩。是法非有作思惟之所能解。非神通修證之所能入。不可以有心知。不可以無心得。悟之則頓超三界。迷之則萬劫沉淪。只如今日王官普會。僧俗同筵。坐立儼然。見聞不昧。為是迷耶悟耶。於此見得。不待三祇劫滿。萬行功圓。一念超越。更無前後。此日山寺多幸。伏蒙本路提刑都官提刑舍人。親垂朝蓋。光飾荒藍。經宿而來。起居萬福。況二尊官。夙植德本。現宰官身。以慈惠臨民。代今。

  天子宵旰之急。若僧若俗。若貴若賤。悉皆受賜其福其壽。可勝道哉。既沐光臨。且寬尊抱。故我佛如來雲。夫說法者。無說無示。其聽法者。無聞無得。又聞。仲尼與溫伯雪。久欲相見。一日稅駕相逢於途路間。彼此無言。各自回去。洎後門人問曰。夫子久欲見溫伯雪。及乎相見。不交一談。此乃何意。仲尼曰。君子相見。目擊道存。且道古人相見。目擊道存。山僧今日鳴鼓升堂。特地忉忉。一場失利。下座。

  上堂雲。順捋虎鬚應自顧。倒拈蛇尾任他猜。胡來漢現尋常事。勿將明鏡掛高台。下座。

  上堂雲。紫霄峰上黑雲叆叇。鄱陽湖裡白浪滔天。一氣無作而作。萬法不然而然。更若擬誼思量。迢迢十萬八千。下座。

  上堂。拈拄杖雲。橫拈倒用。撥開彌勒眼睛。明去暗來敲落祖師鼻孔。當是時也。目連鶖子飲氣吞聲。臨濟德山呵呵大笑。且道笑個什麼。咄。下座。

  上堂。舉睦州有一秀才相見。州雲。會個什麼。秀才雲。會二十四家書。州以拄杖空中點一點雲。會么。秀才罔措。州雲。又道會二十四家書。永字八法也不識。師雲。睦州一點直在威音王已前。及乎八法論書。卻被俗人勘破。若是歸宗即不然。孔門弟子無人識。碧眼胡僧笑點頭。下座。

  上堂。舉嚴陽尊者問趙州。一物不將來時如何。州雲。放下著。尊者雲。既是一物不將來。放下個什麼。州雲。擔取去。尊者言下有省。師頌雲。一物不將來。肩頭擔不起。言下忽知非。心中無限喜。毒惡既忘懷。蛇虎為知己。光陰幾百年。清風物未已。以拄杖卓禪床下座。

  上堂。舉臨濟問監院。什麼處去來。院雲。州中糶黃米來。臨濟以拄杖面前劃一划雲。還糶得這個么。院便喝。濟便打。典座至。濟乃舉前話。典座雲。院主不會和尚意。濟云爾又作么生。典座便禮拜。濟亦打。師雲。喝亦打。禮拜亦打。還有親疏也無。若無親疏。臨濟不可。盲枷瞎棒去也。若是歸宗即不然。院主下喝。不可放過。典座禮拜。放過不可。又雲。臨濟行令。歸宗放過。三十年後。有人說破。擊禪床下座。

  上堂。舉僧問南院。日月迭遷。寒暑交謝。還有不涉寒暑么。院雲。紫羅抹額綉裙腰。進雲。上上之機今已曉。中下之流如何領會。院雲。炭堆里藏身。師雲。南院一期利物。應病與葯。則不可也。若向衲僧門下。天地懸殊。且道衲僧有什麼。長處咄下座。

  上堂。雲古者道。凡聖情盡。體露真常。但離妄緣。即如如佛。咄是何言歟。下座。

  上堂。有僧問。牛頭未見四祖。為什麼百鳥銜花獻。師雲。釘根桑樹。闊角水牛。進雲。見後為什麼不銜花獻。師雲。褌無襠褲無口。又雲。未見時如何。師雲。國清才子貴。家富小兒嬌。見后如何。師雲。世情看冷暖。人面逐高低。

  師乃雲。鶴勒那空中變現。曼拏羅指地為泉。德山會下光前絕後。臨濟門前只得一邊。良久雲。作么生是那一邊。下座。

  筠州黃檗山法語

  上堂。雲日從東邊出。月向西邊沒。一出一沒。從古至今。汝等諸人。盡知盡見。毗盧遮那。無邊無際。日用千差。隨緣自在。汝等諸人。為甚不見。蓋為情存數量。見在果因。未能逾越聖情。超諸影跡。若明一念緣起無生。等日月之照臨。同乾坤而復載。若也不見。牢度大神惡發把爾腦一擊粉碎。下座。

  上堂。雲今日五月一。仲夏改。旦。諸知事首座大眾。道體安樂。一夜長連床上。展腳縮腳。不由別人。天明起來。糊餅餕饀。橫咬豎咬。飽即便休。當與么時。不是古不是今。不思善不思惡。鬼神不能尋其跡。萬法不能為其侶。地不能載。天不能蓋雖然如此。須是眼裡有睛。皮下有血。眼若無睛。何異瞎漢。皮下無血。何異死人。三十年後。不得錯怪黃檗。下座。

  上堂。眾集。乃喝一喝良久雲。一事也無。喝個什麼。又喝一喝。復雲。一喝兩喝後作么生。以拂子向空中畫一畫雲。百丈耳聾猶似可三聖瞎驢愁殺人。擊禪床下座。

  上堂。雲華藏世界遊歷重重無盡。及至然燈佛所。一法也無。是故無中亦有。德山棒似撒星。有中亦無。臨濟喝如雷震。如聾如啞。逼塞乾坤。知痛知癢。能有幾個。下座。

  上堂。雲道不假修。但莫污染。禪不假學貴在息心。心息故心心無慮。不修故步步道場。無慮則無三界可出。不修則無菩提可求。不出不求。由是教乘之說。若是衲僧。合作么生。良久雲。菩薩無頭空合掌。金剛無腳謾張拳。下座。

  上堂。雲黃檗有時正路行。或時草里走。汝等諸人。莫見錐頭利。失卻鑿頭方。不見古者道。開不能遮。句賊破家。當斷不斷返遭其亂。下座。

  上堂。雲入海算沙。空自費力。磨磚作鏡。枉用功夫。君不見。高高山上雲。自卷自舒何親何疏。深深澗底水。遇曲遇直。無彼無此。眾生日用如雲水。雲水如然人不爾。若得爾三界輪迴何處起。下座。

  上堂。雲金襕已傳。阿難尚懷猶豫。剎竿未倒。迦葉未免攢眉。諸上座。且道倒那個剎竿。初機晚學罔測。蓋是尋常久在叢林。十個有五雙莽鹵去聖時遙人多懈怠下座因出州退院回。上堂雲。流水下山非有戀片雲歸洞本無心。竹屋茆堂誰是主。月明中夜老猿吟。擊禪床下座。

  歲旦上堂。僧問。舊歲已去。新歲到來。不涉二途。乞師指示師雲。東方甲乙木。進雲。人天聳耳專為流通。師雲。流通事作么生。進雲。若不得流水。幾乎過別山。師雲。三十年後。也好商量。

  師乃舉。僧問鏡清。新年頭還有佛法也無。清雲有。僧雲。如何是新年頭佛法。清雲。元正啟祚萬物咸新。僧雲。謝師答話。清雲。老僧今日失利。又僧問明教。新年頭還有佛法也無。教雲。無。僧雲年年是好年。日日是好日。為什麼卻無。教雲。張公吃酒李公醉。僧雲。老老大大。龍頭蛇尾。教雲。老僧今日失利師乃雲。鏡清失利即不問。爾諸人作么生是明教失利處。若人辨得。文殊頭白。普賢頭黑。若辨不得。黃檗今日失利。下座。

  因泐潭馳書來上堂。舉五祖戒和尚。為智門馳書到德山。圓明接得乃問。這個是智門底。那個是專使底。戒直上覷山雲。欲觀前人。先觀所使。師乃雲。古人隔山見煙。便知是火。況某何幸。伏蒙泐潭禪師遠垂華翰。曲慰山懷。實當慚抱。而況禪師通明學海。博達古今。可謂擎天日月。誨人無倦。某是何草芥。承沐如是以拂子擊禪床。下座。

  聖節上堂。雲斯辰。

  今上皇帝慶誕之日。普天皆賀。率土欽崇。堯天舜德。同日月以齊明。玉葉金枝。共山河而永固。恩憐萬國。澤降他邦。獄無宿禁之囚。馬共牛羊之洞。修文偃武。罷息干戈。萬民鑿井而飲。百姓自耕而食。家國晏然。事無不可。下座。

  因雪下上堂。雲雪雪片片不別。亂飄亂灑應時應節。懵憧禪和猶未知。守株待兔與誰說。下座。

  上堂。雲三玄三要。五位君臣。四種藏鋒。八方珠玉。三十年前。爭頭競買。各逞機鋒。而今道泰昇平。返樸還淳。人人自有。山青水綠兮。白雲深處兮。三衣併為一衲。萬事無思何慮兮。擊禪床下座。

  上堂。舉永嘉大師道。游江海涉山川。尋師訪道。為參禪。自從認得曹溪路。了知生死不相關。諸上座。那個是游底山川。那個是尋底師。那個是參底禪。那個是訪底道。向淮南兩浙廬山南嶽。雲門臨濟而求師訪道。洞山法眼而參禪。是向外馳求。名為外道。若以毗盧自性為海。般若寂滅智為禪。名為內求。若向外求。則走殺汝。若住于五蘊內求。則縛殺汝。是故禪者非內非外。非有非無。非實非虛。不見道。內見外見。俱錯。佛道魔道俱惡瞥。然與么去兮。月落西山。更尋聲色兮。何處名邈。以拂子擊禪床下座。

  黃龍山語錄

  入院上堂。僧問如何是黃龍境。師雲。昨日方到此。未曾子細看。進雲。如何是境中人。師雲。長者長短者短。

  師乃雲。道無疑滯。法本隨緣。事豈強為。蓋不爾而爾。在積翠即說積翠庵人。入黃龍便說黃龍長老。爭知祖師心印。狀似鐵牛之機。去即印住。住即印破。只如不去不住。又作么生搭印。良久雲。煙村三月雨。別是一家春。下座。

  上堂。舉龐居士賣笊籬下橋吃撲。女子靈照亦倒爺邊。士雲。爾作什麼。女雲。見爺倒地。某甲相扶。士雲。賴是無人見。師乃雲。憐兒不覺笑嗄嗄。卻于中路[馬*展]泥沙。黃龍老漢當時見。一棒打殺這冤家。以拂子擊禪床。下座。

  上堂。雲諸佛出世。假設言詮。祖師西來。不掛唇吻。若也從空放下。三千世界所有塵。一一塵中含法界。若也步步登高。驢鞍橋不是爾阿爺下頷。以拂子擊禪床。下座。

  上堂。雲大道無中。復誰前後。長空絕跡。何用量之。空既如是。道豈言哉。雖然如是。若是上根之輩。不假言詮。中下之流。又爭免得。所以有僧問雲門。如何是雲門一曲。雲門雲。臘月二十五師雲。今日正當臘月二十五。汝等諸人。如何委悉。若不委悉。汝等諸人諦聽。待黃龍為汝等諸人重唱一遍。雲門一曲二十五。不屬宮商角征羽。若人問我曲因由南山起雲北山雨。以拂子擊禪床。下座。

  上堂。雲僧堂前撞鐘鐘鳴。法堂上擊鼓鼓響。三世諸佛。在鼓聲里轉大法輪。汝等諸人。向什麼處安身立命。有一般杜撰衲僧。不識觸凈。便道東西南北。上下四維。今日七明日八。僧堂里吃飯。寮舍里向火。或向面前劃一划。若與么。違背四恩。猶自可辜負西來碧眼胡。擊禪床。下座。

  上堂。雲黃梅夜半傳心偈。少室岩前斷臂時。剜肉作瘡不知痛。直至如今成是非。以拂子擊禪床。下座。

  上堂。舉越州大珠和尚。昔日參見馬祖。祖問爾來作什麼。珠雲。來求佛法。祖雲。爾為什麼。拋家失業。何不回頭認取自家寶藏。珠雲。如何是自家寶藏。祖雲。只如今問者是。爾若回頭。一切具足。受用不盡。更無欠少。珠於是求心頓息。坐大道場。師雲。汝等諸人。各有自家寶藏。為什麼不得其用。只為不回頭。擊禪床。下座。

  上堂。雲有一人朝看華嚴暮看般若。晝夜精勤。無有暫暇。有一人不參禪不論義。把個破席日里睡。於此。二人。同到黃龍。一人有為。一人無為。安下那個即是。良久雲。功德天黑暗女有智主人二俱不受。以拂子擊禪床。下座。

  上堂。雲大覺世尊道。我今為汝保任此事終不虛也汝等當勤精進行此三昧。師雲。精進即不無。諸人作么生是三昧。良久雲。迦葉糞掃衣。價直百千萬。輪王髻中寶。不直半分錢。以拂子擊禪床。下座。

  上堂。雲昨日吃粥又太晏。今日吃粥又太早。為復是住持人威令不嚴。為復執事人身心懶慢。大眾試斷看。規矩既亂。諸事參差。一人失事。眾人不安。當院內外一二百人。曲座既在其位。大事小事。一一須自近前照顧。不得輕於事慢于眾。若能如是。頭頭圓覺。步步道場。何假向外穿鑿。肉上剜瘡。以拂子擊禪床。下座。

  上堂。雲達磨西來十萬里。少林面壁八九年。唯有神光知此意。默然三拜不虛傳。後代兒孫忘正覺。棄本逐末尚邪言。直到臘月三十日。一身冤債入黃泉。以拂子擊禪床。下座。

  上堂。以拂子擊禪床一下雲。有眼皆見。有耳皆聞。既見既聞。且道聞個什麼。晚學初機。須得明明說破。我佛如來。摩竭陀國親行此令。二十八祖。遞相傳授。洎后石頭馬祖馬駒蹋殺天下人。臨濟德山棒喝。疾如雷電。後來兒孫不肖。雖舉其令而不能行。但逞華麗言句而已。黃龍出世。時當末運。擊將頹之法鼓。整已墜之玄綱。汝等諸人。不得將多年曆日。系在腰間。須知四大海水。在汝頭上。以拂子擊禪床。下座。

  上堂。舉僧問干峰。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門。未審路頭在什麼處。峰以拄杖指雲。在這裡。僧請益雲門。雲門拈起扇子雲。扇子[跳-兆+孛]跳。上三十三天。築著帝釋鼻孔。東海鯉魚打一棒。雨似盆傾。會么會么。師雲。干峰一期指。路曲為初機。雲門乃通其變。故使後人不倦。汝等諸人。須窮二老之意。莫逐二老之言。得意則返正道而歸家。尋言則盪邪途而轉遠。以拂子擊禪床。下座。

  上堂。雲凡聖情盡體。露真常。但離妄緣。即如如佛。雖是古人殘羹餿飯。有多少人不能得吃。黃龍與么舉。失利也不少。還有人檢點得出么。若檢點得出。便識佛病祖病。若檢點不得。陝府鐵牛吞乾坤。擊禪床。下座。

  偈頌

  趙州勘破

  傑出叢林是趙州。老婆勘破有來由。而今四海清如鏡。行人莫與路為仇。

  韓愈侍郎見大顛

  宗師一等展家風。盡情施設為韓公。師子窟中無異獸。象王行處絕狐蹤。

  寶壽開堂三聖推僧

  寶華王座始登時。三聖推僧決眾疑。棒頭分明無老少。天下盲人幾個知。

  秘魔岩見霍山到因緣

  叔侄相逢兩不猜。到頭撫背似痴呆。回首恐人生怪笑。報雲千里賺余來。

  臨濟屬三聖

  圓寂將歸敘別時。叮嚀法眼好任持。喝下不開泥水路。瞎驢從此少人騎。

  靈雲見桃花悟道(三首)

  二月三月景和融。遠近桃花樹樹紅。宗匠悟來猶未徹。至今依舊笑春風。

  龍象相逢世不群。一來一去顯疏親。時人不悟其中旨。摘葉尋枝長客塵。

  一見桃花更不疑。叢林未徹是兼非。須知一氣無私力。能令枯木更抽枝。

  國師三喚侍者(二首)

  國師三喚侍者。打草只要蛇驚。誰知澗底青松下。有千年茯苓。

  國師有語不虛施。侍者三喚。無消息。平生心膽向人傾。相識不如不相識。

  趙州吃茶(二首)

  趙州驗人端的處。等閑開口便知音。覿面若無青白眼。宗風爭得到如今。

  相逢相問知來歷。不揀親疏便與茶。翻憶憧憧往來者。忙忙誰辨滿甌花。

  庭前柏(三首)

  趙州有語庭前柏。禪者相傳古復今。摘葉尋枝雖有解那知獨樹不成林。

  庭柏蒼蒼示祖心。趙州此語。播叢林。盤根抱節在金地。禪者休于格外尋。

  萬木隨時有凋變趙州庭樹。鎮長榮。不獨凌霜抱貞節。幾奏清風對月明。

  廬陵米價

  廬陵米價逐年新。道聽虛傳未必真。大意不須岐路問。高低宜見本行人。

  須彌山

  作者縱橫終不虛。應機踴。出須彌盧。人窮不到金剛際。相逐年年役路途。

  北斗藏身

  天上有星皆拱北。人間無水不朝東。時人若識藏身病。拈取簸箕別處舂。

  溈山水牯牛(三首)

  昔日溈山有水牯。而今老倒卧荒丘。形容卓立雖無力。灌啖依前是好牛。四野草青隨處放。千峰雪白早須收。若能抬舉及時節。極目桑田何用憂。

  千群萬隊水牯牛。不出溈山這一隻。無心管帶常現前。作意追尋尋不得。不大不小有筋力。一身兩號少人識。隨緣放去草木青。遇晚收來天地黑。收放須得鼻頭繩。若不得繩無準則。世間多少無繩人。對面走卻這牛賊。

  溈山水牯骨羸錐。改變毛衣逐四時。童子未知攀角上。粗心便要驀腰騎。忽然弄影無邊際。不覺翻身墮險巇。直至起來牛失卻。渾身泥中淚雙垂。

  示禪者

  南北不分。欺天罔地。說妙談玄。驢鳴狗吠。

  和全大道

  飲光論劫坐禪。布袋終年落魄。疥狗不願生天。卻笑雲中白鶴。

  南嶽高台示禪者

  撥草占風辨正邪。先須拈卻眼中沙。舉頭若味天皇餅。虛心難吃趙州茶。南泉無語歸方丈。靈雲有頌悟桃花。從頭為我雌黃出。要見叢林正作家。

  南嶽送秀禪者

  悟得人空與法空。便擬辭予出亂峰。嗟汝見知猶未達。任緣施設信難通。存心勿守澄潭月。秉節須欺帶雪松。此去欲知安穩處。天台雁盪在江東。

  寄黃檗初維那

  吃棒只因扶斷際。趯瓶當下得溈山。是非未寒叢林口。何事流傳滿世間。

  示雲典座

  當今明聖道唯淳。塊雨條風處處聞。園裡菜青禾又熟。時中通變盡由君。

  寄南嶽芭蕉庵主

  一別靈源又一春。欲期再會恨無因。吾師有種芭蕉訣。慎莫傳持取次人。

  退院別廬山

  十年廬岳僧。一旦出岩層。舊友臨江別。孤舟帶鶴登。水流隨岸曲。帆勢任風騰。去住本無著。禪家絕愛憎。

  送師伯歸玉山

  來時秋風生。去時春風起。風性本無著。師心亦復爾。舊寺歸懷玉。迢迢千百里。送別何所談。浩渺空江水。

  酬仰山圓監院布衫

  墨黲襕衫誰辨別。袖頭打領頗相宜。趙州曾示七斤重。洞上全提竇八機。溢目不妝山水色。嚴身堪作歲寒期。縱橫著在閻浮世。翻笑霜風遼亂吹。

  送勛顏二禪者

  禪外無餘事。乘春秀水行。就予求半偈。前去慰勞生。日出雲霞散。風和草木榮。何須重話會。法法本圓成。

  謝富一二修造問病

  從痴有愛。則我病生。凈名垂范。文殊遂行。地水相違。火風相擊。各無所從。寧容辨識。分飛言盡意不盡。月皎寒潭秋露滴。

  送著維那

  清凈願力心未舍。卷衣又出化群迷。送行唯托金輪月。夜夜相隨到別溪。

  自述真贊

  禪人圖吾真。請吾贊。噫圖之既錯。贊之更乖。確命弗遷。因塞其意。

  一幅素繒。丹青模勒。謂吾之真。乃吾之賊。吾真匪狀。吾貌匪揚。夢電光陰五十一。桑梓玉山俗姓章。

  酬泐潭月長老惠草履二首

  當年西祖曾留下。今日蒙師特惠來。睹物思人孰知我。月明著上妙高台。

  尋骨尋皮心未灰。當年一著更何猜。而今二百年前事。不是知音不舉來。

  洪州送永統二禪人入浙

  黃檗問心心不盡。洪都送別別非輕。舊山未暇論歸日。為爾徘徊說去程。林葉繽紛衣斗爛。鄉砧嘹亮錫交聲。頭頭總是吾家物。莫把情塵取次明。

  送人之黃龍

  鳳嶺昔曾綴鳳毛。江西南嶽罷游遨。而今欲扣黃龍角。橫身須佩七星刀。

  送和禪者

  毗盧性清凈。清凈不須守。宜著弊垢衣。入俗破慳有。五六七八九。面南看北斗。此中若得玄。縱橫任哮吼。

  送周禪者

  扶起放倒。翻來複去。隨假隨真。還伊價數。師子顰呻。象王回顧。赤日光中。騰雲起霧。坐斷千差。密開要路。大丈夫漢。莫打死兔。

  黃龍慧南禪師語錄(終)

  黃龍慧南禪師語錄續補

    日本兩足院東晙輯

  上堂。雲橫吞巨海。倒卓須彌。衲僧面前。也是尋常茶飯。行腳人須是荊棘林內。坐大道場。向和泥合水處。認取本來面目。且作么生見得。遂拈拄杖雲。直饒見得。未免山僧拄杖。

  上堂。雲擬心即差。動念即乖。不擬不動。土木無殊。行腳人。須得轉身一路。遂拈拂子雲。遮個是山僧拂子。汝等諸人。作么生轉。若也轉得。一為無量。無量為一。若轉不得。布袋里老鴉。雖活如死。

  上堂。雲未到鷲峰。一事全無。洎到鷲峰。便有進前捋虎鬚之客。退後把虎尾之人。殊不曉未行已行之令。故大覺禪師。唯得偏行一著。臨濟德山。只是互用二機。便雲。法道周流。大似拗曲作直。所謂棒喝截斷。猶若以金博鍮。直饒東注西流。南唱北和。亘古亘今。且未有當。頭道著。作么生是當頭一句。良久雲。札。

  上堂。雲聖凡情盡。體露真常。拈起拂子雲。拂子[跳-兆+孛]跳。上三十三天。扭脫帝釋鼻孔。驢唇先生。拊掌大笑道。盡十方世界。覓個識好惡底人。萬中無一。擊禪床一下。

  上堂。雲山僧今日在汝諸人眉毛上座。轉大法輪。還有人見么。見與不見。是什麼說話。好好參堂去。莫築著露柱。

  問。如何是佛。師雲。向汝道。汝不信。僧雲。請師指示。師雲。合取狗口。問。儂家自有同風事。如何是同風事。師良久。僧雲。恁么則起動和尚去也。師雲。伶利人難得。

  有僧才出禮拜。師雲。未得問話。其僧乃退。師雲。將謂是打陣將軍。元來是行間小卒。不見爾過。好好問來。

  問。無為無事人。猶是金鎖難。未審。有什麼過。師雲。一字入公門。九年拔不出(聯燈。此文次曰。雲學人未曉。乞師方便。師雲。大庾嶺頭。笑卻成哭)。

  師室中常問僧。出家所以鄉關來歷。復扣雲。人人盡有生緣處。那個是上座生緣處。又復當機問答。正馳鋒辯。卻復伸手雲。我手何似佛手。又問。諸方參請宗師所得。卻復垂腳雲。我腳何似驢腳。三十余年。示此三問。往往學者多不湊機。叢林共目為三關(普燈此文次雲。脫有酬者。師未嘗可否。人莫涯其意。有問其故。師曰。已過關者。掉臂徑去。安知有關吏。從吏問可否此未透關者也)。

  舉僧問大覺和尚。忽來忽去時如何。覺雲。風吹柳絮毛毬走。進雲。不來不去時如何。覺雲。華岳三峰頭指天。師雲。大覺只解箭鋒相拄。理事相投。殊不知趁得老鼠。打破油瓮。

  師于熙寧二年己酉三月十六日。上堂辭眾雲。山僧才輕德薄。豈堪人師。蓋不昧本心。不欺諸聖。未免生死。今免生死。未出輪迴。今出輪迴。未得解脫。今得解脫。未得自在。今得自在。所以大覺世尊。于然燈佛所。無一法可得。六祖。夜半於黃梅。又傳個什麼。乃示偈曰。得不得傳不傳。歸根得旨復何言。憶得首山曾漏泄。新婦騎驢阿家牽。至十七日午時。端坐示寂(已上並出續燈錄)。

  示眾雲。雲從龍風從虎。五九四十五。叢林將為向上關。同安不打這破鼓。為甚麼不打。守株待兔。豈是智人。避色逃聲。何名作者。祖不云乎。執之失度。必入邪路。放之自照。體無去住。

  示眾雲。有利無利。不離行市。鎮州蘿蔔頭即且置。廬陵米價作么生。若善其價。可謂終日吃飯。未曾咬破一粒米。苟若不知。他時後日。有人索上座飯錢在。莫言不道。

  示眾雲。智海無風。因覺妄以成凡。覺妄元虛。即凡心而見佛。只恁么休去。便道。同安無摺合。隨汝顛倒所欲。南斗七北斗八。

  示眾雲。江南之地。春寒秋熱。近日已來。滴水滴凍。僧問。滴水滴凍時如何。師雲。未是衲僧分上事。雲。如何是衲僧分上事。師雲。滴水滴凍。復雲。諸上座。且作么生會。良久雲。鴛鴦綉出從君看。莫把金針度與人。

  示眾雲。道遠乎哉。觸事而真。聖遠乎哉。體之即神。拈起拄杖雲。道之與聖。總在歸宗拄杖頭上。汝等諸人。何不識取。若也識得。十方剎土。不行而至。百千三昧。無作而成。若也未識。有寒暑兮促君壽。有鬼神兮妒君福。

  示眾雲。半夜捉烏雞。驚起梵王睡。毗藍風忽起。吹倒須彌山。官路無人行。私酒多人吃。當此之時。臨濟德山。開得口張得眼。有棒有喝用不得。汝等諸人。各自尋取祖業契書。莫認驢鞍橋。作阿爺下頷。

  示眾雲。說妙談玄。乃太平之奸賊。行棒行喝。為亂世之英雄。英雄奸賊。棒喝玄妙。皆為長物。黃檗門下。總用不著。且道。黃檗門下。尋常用個甚麼。咄。

  示眾雲。輕輕踏步恐人知。語笑分明更是誰。智者只此猛提取。莫待天明失卻雞。

  示眾雲。心王不妄動。六國一時通。罷拈三尺劍。休弄一張弓。

  示眾。舉大珠和尚道。身口意清凈。是名佛出世。身口意不凈。是名佛滅度。也好個消息。古人一期方便。與爾諸人。討個入路。既得個入路。又須得個出路。登山須到頂。入海須到底。登山不到頂。不知宇宙之寬廣。入海不到底。不知滄溟之淺深。既知寬廣。又知淺深。一踏踏翻四大海。一摑摑倒須彌山。撒手到家人不識。雀噪鴉鳴柏樹間。

  僧問。大用現前。請師辨白。師雲。摘卻爾眉毛。傾出爾腦髓。腳跟下道將一句來。雲。鏌鎁舉起。蛟龍失色。師雲。作么生。僧以手面前一劃雲。爭奈這個何。師雲。三十年後。討個。師僧也難得。僧便喝。師雲。好一喝。未有主在。僧作禮。師雲。當斷不斷。返招其亂。

  僧問。一不去二不住。請師道。師雲。高祖殿前樊噲怒。雲。與么則今日得遇和尚也。師雲。仰面看天不見天。雲。若然者學人禮謝。師雲。更待何時(已上。並出聯燈)。

  上堂。時人住處我不住。時人行處我不行。於此瞭然明的旨。須會全身入火坑。以拂子畫一畫雲。臭煙蓬勃。紅焰熾然。眼未明者。總在里許。從上古聖。無非入生死坑中。向無明火里。提拔有情。汝等諸人。且如何入。若人入得。可謂在火不燒。在水不溺。若入不得。非但不能自利。亦乃不能利他。既不能自利利他。圓頂方袍。殊無利益。良久。召大眾。眾舉首。師曰。牛頭出馬頭回。

  上堂。撞鐘鐘鳴。擊鼓鼓響。大眾殷勤問訊。同安端然合掌。這個是世法。那個是佛法。咄。

  問。德山棒臨濟喝。直至如今。少人拈掇。請師拈掇。曰。千鈞之弩。不為鼷鼠而發機。雲。作家宗師。今朝有在。師便喝。僧禮拜。師曰。五湖衲子。一錫禪人。未到同安。不妨疑著。

  師燕坐次。有僧侍立。師顧視。久之曰。百千三昧。無量妙門。作一句說與汝。汝還信否。雲。和尚誠言。安敢不信。師指其左曰。過這邊來。僧將趨。師喝曰。隨聲逐色。有甚了期。出去。一僧聞之。即趨入。師復理前語。問之。亦雲。安敢不信。師又指左曰。過這邊來。僧堅立不往。師喝曰。汝來親近我。反不聽我語。出去(已上。並出普燈錄)。

  上堂。僧堂覷破香積廚。鴟鶻咬殺佛殿脊。明明向道。尚乃不會。豈況蓋復將來。擊禪床下座。

  青蘿夤緣。直上寒松之頂。白雲淡濘。出沒太虛之中。萬法本閑。唯人自鬧。鬧個什麼。咄。

  月色和雲白。松聲帶露寒。好個真消息。憑君子細看。

  千般說萬般諭。只要教君早回去。去何處。良久雲。夜來風起滿庭香。吹落桃花三五樹。

  人人盡握靈蛇之珠。個個自抱荊山之璞。不自迴光返照。懷寶迷邦。不見道。應耳時若空谷。大小音聲無不足。應眼時如千日。萬像不能逃影質。擬議若從聲色求。達磨西來也大屈。

  古人看此月。今人看此月。如何古人心。難向今人說。古人求道。內求心。求得心空道自親。今人求道。外求聲。尋聲逐色轉勞神。勞神復勞神。顛倒何紛紛。擊禪床。下座。

  世間有五種不易。一化者不易。二施者不易。三變生為熟者不易。四端坐吃者不易。更有一種不易是什麼人。良久雲聻。便下座 時真點胸作首座。藏主問雲。適來和尚道。第五種不易。是什麼人。首座雲。腦後見腮。莫與往來。

  動念靜念。為二不動不靜。是為入不二法門。通達此道者。更問朱頂王菩薩。擊禪床下座出庄回雲。去時一溪流水送。回來滿谷白雲迎。一身去住非去住。二物無情似有情。拂子擊禪床。

  陽烏啼時天大曉。白雲開處月初圓。鷲峰峰下諸禪客。休把金針半夜穿(已上。續古尊宿錄)。

  舉阿難偈雲。本來付有法。付了言無法。各各須自悟。悟了無無法。師雲。後來子孫不肖。祖父田園。不耕不種。一時荒廢。向外馳求。縱有些少知解。儘是浮財不實。所以作客不如歸家。多虛不如少實。

  上堂。舉馬祖因僧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祖雲。近前來。向汝道。僧近前。祖攔腮一掌雲。六耳不同謀。師雲。古人尚乃不同謀。如今無端聚集一百五六十人。欲漏泄其大事。如今忽有明眼人。覷見。是一場禍事。雖然如是。如今既到這裡。將錯就錯。鬼神茶飯也少不得。良久雲。十字街頭吹尺八。酸酒冷茶愁殺人。以拂子擊禪床。

  上堂。舉趙州。因侍者報雲。大王來也。州雲。萬福大王。侍者雲。未到在。州雲。又道。來也。師雲。頭頭漏泄。罕遇仙陀。歸宗道。侍者只解報客。爭知身在帝鄉。趙州入草求人。不覺渾身泥水。

  舉德山。因廓侍者。問從上諸聖。向什麼處去也。山雲作么作么。廓雲。敕點飛龍馬。跛鱉出頭來。山便休去。明日山浴出。廓過茶與山。山撫廓侍者背一下雲。昨曰公案作么生。廓雲。這老漢方始瞥地。山又休去。師雲。德山持聾作啞。雖然。暗得便宜。廓公掩耳偷鈴。爭奈傍觀者丑。

  舉興化謂克賓維那曰。汝不久為唱導之師。賓曰。不入這保社。化曰。會了不入。不會了不入。賓曰。總不恁么。化拈棒。賓擬議。化便打。復曰。克賓維那。法戰不勝。罰錢五貫。充設堂飯(一本。設饡飯一堂)至來日齋時。自白槌曰。克賓維耶。法戰不勝。不得吃飯。抽單出院。師雲。克賓維那。失錢遭罪。有理難伸。興化以剛決柔。未足光也。

  因僧馳書至。上堂。舉玄沙令僧馳書上雪峰。峰上堂。開見白紙三幅。乃示眾雲。會么。僧雲。不會。峰曰。君子千里同風。僧回舉似沙。沙雲。山頭老漢。蹉過也不知。師雲。叢林異解。莫知其數。有雲。雪峰。才接得書。無語識破他。開見是白紙。呈似大眾。更說道理。是兩重蹉過了也。有雲。雪峰見處。未必不及玄沙。玄沙見處。未必過於雪峰。此二父子相見。遞相唱和。貴要話行。有雲。玄沙若無此語。佛法爭到今日。殊不本其宗源。但恣識情計度。如斯見解。自誤猶可誤他別人。同安今日不惜眉毛。布施大眾。雪峰不道無長處。既被玄沙識破。直至如今雪不出。

  上堂。舉雲門問僧。今日供養羅漢。羅漢還來也無。僧無語。門代雲。三門頭合掌。佛殿里燒香。師雲。歸宗即不然。有水皆含月。無山不帶雲。且道。是同是別。

  上堂。舉智門寬問五祖戒。暑往寒來則不問。林下相逢事若何。戒雲。五鳳樓前聽玉漏。寬雲。爭奈主山高案山低。戒雲。須彌頂上擊金鐘。師雲。戒禪師只解步步登高。且不會從空放下。若是歸宗則不然。遠涉煙塵則不問。林下相逢事若何。雲。漢王有道成無道爭。奈案山低主山高。范蠡論功卻不功。

  舉智門游山回。首座與眾出行接。座雲。和尚游山。巇險不易。門拈拄杖雲。全得這個力。座乃進前。奪卻拋向一邊。門放身便倒。大眾遂進前扶起。門拈拄杖。一時趁散。回顧侍者雲。向爾道。全得這個力。師雲。智門。雖然會起會倒。不覺弄巧成拙。

  上堂。舉智門祚。因僧問如何是般若體。門雲。蚌含明月。僧雲。如何是般若用。門雲。兔子懷胎。師雲。大小智門。卻向言語中明體用。黃龍即不然。如何是般若體。一堆屎。如何是般若用。一堆屎中蟲。

  示眾雲。鐘樓上念贊。床腳下種菜時如何。黃檗勝禪師雲。猛虎當路坐(會元曰。州府委請。黃檗長老師垂語云。鐘樓上念贊。床腳下種菜。有人下得語。契便往住。持。勝上座雲。猛虎當路坐。師遂令去住黃檗已上。並出禪門拈頌集)。

  上堂。雲菩提離言說。從來無得人。須依二空理當證法王身。且道。何名二空理。人空法空。內空外空。凡空聖空。一切法空。二空之理。總為諸人說了也。且道何名法王身。四大五蘊。行住坐卧。開單展缽。僧堂佛殿。廚庫三門。無不是法王身。若能於此薦得。乾坤大地。日月星辰。穿過爾諸人眼睛。四大海水。流入爾諸人鼻孔。方知釋迦彌勒授記。但是虛名。臨濟德山棒喝。權為假道。以拂子擊禪床。下座。

  上堂。雲十方佛土中。唯有一乘法。頭上是天。腳下是地。作么生說個一乘法。良久雲。開單展缽。豈不是一乘法。拈匙把箸。豈不是一乘法。遂拈拄杖雲。這個是什麼。若喚作一乘法。眉須墮落。以拄杖卓禪床。下座。

  上堂。雲三祖曰圓同大虛。無欠無餘。良由取捨。所以不如。在諸佛而不增。處凡夫而不減。既不增不減。為什麼有證無上菩提。為什麼有墮在生死。只為良由取捨所以不如。諸佛無心。故證無上道。凡夫有心。故墮在生死。所以教中道。夢幻空花。如水中月。生死涅槃。同空花相。於此見得。畢缽岩前休話會。曹溪路上好商量。以拂子擊禪床。下座。

  上堂。云然僧家居山好離欲。寂靜是沙門法。有經教可披可閱。有知識可參可問。所以有僧問雲居弘覺大師。僧家畢竟如何。覺雲。居山好。僧禮拜起。覺雲。爾作么生會。僧雲。僧家。畢竟於善惡生死。逆順境界。其心如山之不動。覺乃打一棒雲。孤負先聖。喪我兒孫覺乃問傍僧。爾作么生會。其僧禮拜。起雲。僧家畢竟居山。眼不觀玄黃之色。耳不聽絲竹之聲。覺雲。孤負先聖。喪我兒孫。師雲。且作么生。道得一句。不孤負先聖不喪兒孫。若人道得。到處青山。無非道場。若道不得。有寒暑兮促君壽。有鬼神兮妒君福。以拂子擊禪床下座(已上。並出永平廣錄)。

  春雨淋漓。連宵徹曙。點點無私。不落別處。且道。落在什麼處。自雲。滴破汝眼睛。浸爛爾鼻孔(出無示諶禪師語錄)。

  偈頌

  答張職方(二首)

  夢幻年光過耳順。  茆庵草座頗相宜。  日高一缽和羅飯。  禪道是非都不知。

  不知猶作不知解。  解在功成百鳥奔。  欲絕銜花個中意。  江心明月嶺頭雲(已上出普燈錄)。

  三關師自頌

  生緣有語人皆識。  水母何曾離得鰕。  但見日頭東畔上。  誰能更吃趙州茶。

  我手佛手兼舉。  禪人直下薦取。  不動干戈道出。  當處超佛越祖。

  我腳驢腳並行。  步步踏著無生。  會得雲收日卷。  方知此道縱橫。

  同總頌

  至緣斷處伸驢腳。  驢腳伸時佛手開。  為報五湖參學者。  三關一一透將來(已上。並出五燈會元。頌古聯珠雲。廬山圓通旻古佛雲。昔見廣辯首座。收南禪師親筆三關頌。諷誦無遺。近見諸方傳錄不全。又多訛舛。故茲注出。云云。頌。與會元所載全同。禪林類聚。以此四頌。為旻古佛之作。恐誤也。雲卧紀談。載此偈事。亦同會尤聯。珠之說)。

  師住歸宗時。遣化至虔上。還白曰。虔有信士劉君。臨行送至郊外。祝曰。為我求老師偈一首。為子孫世世福田。明年師以偈寄之。

  虔上僧歸廬岳寺。  首言居士乞伽陀。  援毫示汝個中意。  近日秋林落業多(出林間錄)。

  師居黃檗積翠庵時。豫章帥程公辟。以詩招住翠岩。師和之。

  白髮滿頭如雪山。  尪羸無力出人間。  翻思有負公侯命。  旦夕彷徨益厚顏。

  及程歸朝。閱二年。復除江西漕。師以頌寄之。

  洪井分飛早二年。  林間仕路兩相懸。  近聞北闕明君詔。  又領江西漕使權。  列郡望風皆草偃。  故人高枕得雲眠。  馬塵未卜趨何日。  預把音書作信傳。

  答鄒長者(五首)

  短序長書皆典雅。  五言七字更工夫。  若能言行長相顧。  萬古新昌君子儒。

  日往月來如擲梭。  年顏不覺暗消磨。  勸君早踐菩提路。  世諦嘍啰不用多。

  時人心地長蒿蕪。  受報因茲錯道塗。  舉世不論僧洎俗。  要須言行與相符。

  久聞齋素好持經。  欽羡蓮花火里生。  浮世勞勞皆夢幻。  叮嚀只此是前程。

  仆者言歸不暫居。  聊成數偈答君書。  煙霞幸得為鄰並。  從此相知德不孤(已上。並出雲卧紀談)。

  黃龍慧南禪師語錄續補(終)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3:4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