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隋天竺三藏達磨笈多譯

  思惟三昧品之餘

  爾時不空見菩薩摩訶薩復白佛言。世尊。菩薩摩訶薩當何證知舍離我見耶。佛言。不空見。若諸菩薩摩訶薩得證知時。無有住著則離我見。如是菩薩雖無住著。而能為彼一切世間天人眾生作大利益。雲何利益。所謂為大法明然大法炬。吹大法蠡。擊大法鼓。奮大法鞉。乘大法船。設大法橋。方當欲渡一切眾生出於生死四流瀑河。置於涅槃無為彼岸。即當觀察是身本性。次當觀身不凈臭穢腐爛癰膿屎尿盈溢。是身無常不暫停住。破壞枯槁不可長久。誑惑小兒危脆不堅。猶水沫聚戶蟲充滿。筋骨相輔空負而行。無實用處。或經百年及百千歲。縱八萬劫一切樂具。守護長養終歸墮壞。此身長夜不離煩惱不出顛倒。恆為諸惡鳥獸食啖。又亦常與地獄餓鬼畜生共行。生死往來受諸苦惱。或為奴隸種種苦事。常繫於他不得自在。而彼所生雲何當能見苦斷集證滅修道。今我此身但是虛空。誑曜愚痴無一堅法。以是我今當應持此一切身分施諸眾生。若有眾生寶重己身。我當為彼放捨身命。若有眾生須我精氣。我當給與彼之精氣。若有眾生須我肉者。我當以肉供奉彼等。何以故。寧我先施令彼得食。無容不施使彼自食。今我以此凈心布施。所獲善根願即滅除我見根本。而彼菩薩如是觀時不著我見。滅我見已然後捨身。令眾生用為惜命者棄捨命根。須精氣者授以精氣。須肉食者便以肉施。若有眾生須其力用。即時為奴充彼驅策。不空見。以是因緣彼菩薩摩訶薩。除舍我見。不住我見。證知我見。而能於此不牢固中求牢固身。不空見。譬如都城邑聚村落之中。多有童男或多童女。自捨出已至河岸邊見水沫聚。以彼水沫更相嬉戲。所謂破壞水沫分段磨滅。令其消散無有遺餘。而彼沫聚不作是念。誰於今日能分散我。是沫雖壞無惱恨心。不空見。如是菩薩摩訶薩。自觀己身無常破壞。如彼沫聚不可長久。當知是人得此三昧。疾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爾時世尊。為重明此義。以偈頌曰。

  若能遠離我見者  一切無有住著處

  為利世間天人故  當證難見大菩提

  彼若厭身諸不凈  癰瘡所處膿血流

  此身變壞不堅牢  無常羸劣斯破法

  暫住如幻無實體  猶彼聚沫空無真

  長夜養育終無宜  鳥狗斯食最可惡

  雖以眾具供贍之  是身會當歸敗滅

  既不能得牢固法  經無量劫唯有苦

  地獄畜生餓鬼苦  饑渴眾惱恆熾然

  世間催切超百羅  初不覺知彼如實

  我身今日自空虛  不常之體須臾變

  謂諸眾生食肉者  精氣僕役我甘為

  我思此時常發言  其有食肉及精血

  我為其故今放舍  任從啖食我此身

  當令一切寶身者  悉得觀我舍斯命

  我今軀命不敢愛  願速成彼三摩提

  猶如彼沫常破壞  未曾起一嗔恨心

  今我此身如沫團  豈有生於嫌怨事

  若能觀身如水沫  此人必定求菩提

  非但得奉十方尊  彼當速獲勝三昧

    菩薩念佛三昧分示現微笑品第十二

  爾時世尊怡然微笑。諸佛世尊法如是故。即微笑時。世尊口放種種光明。所謂青黃赤白金色頗梨。其光遠照上至梵宮。而復還下右繞三周入世尊頂。時尊者阿難見斯事已即從座起。整理衣服右膝著地。合十指掌向佛世尊。以偈問曰。

  最勝世尊非無因  今現微笑當有以

  世間調御應為說  而復微笑何因緣

  金剛色體百福身  由證真如能利益

  一切世間所歸依  今此微笑有何緣

  世尊無上亦無比  何處當有能超勝

  功德備具無可毀  今斯微笑有何緣

  一切世間皆歸趣  調御丈夫今當宣

  誰於今日獲大利  世尊無何微笑者

  今日誰當受大位  今日誰得真福聚

  今日誰為安隱王  能致世尊是微笑

  一切世間所歸依  天人大師今應說

  若聞佛尊斯妙音  天人歡喜眾聖贊

  尊者阿難設斯問已。於是世尊告阿難曰。阿難。我當說是正念三昧法門義。時此大眾中有三萬人。遠離塵垢得法眼凈。復有八萬億百千那由他諸天子。遠塵離垢得法眼凈。復有三萬比丘比丘尼眾得阿那含果。復有三萬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得無生忍法。復有三萬眾生髮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此輩皆于星宿劫中成等正覺。此即前發菩提心者是也。復有九萬億那由他菩薩摩訶薩。安住菩提無有退轉。此輩當來皆得成佛。彼諸世尊有四種號。或號光明。或號毗盧遮那。或號釋迦牟尼。或名日月歲星。有如是等諸種名號。隨其剎土出現於世。復有九十二億百千那由他眾生。但發聲聞心。是輩未來皆證聲聞果。

  爾時世尊知是事已。以凈天眼過於人眼。觀察十方見九十億百千那由他諸佛世界。應作如是大利益故。更出殊大微妙之聲。遍此三千大千世界。鹹得聞已。然後及彼諸佛國土。所有眾生亦皆得聞。然後復從眉間白毫相中。放大光明名無邊威。此光遍照十方佛國。令無量億百千那由他眾生得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果。復有過於前數眾生髮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彼等當來皆得不退轉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然後于彼十方國土皆得成佛。號曰難伏如來應供等正覺出現於世。爾時世尊。為重宣此義。以偈頌曰。

  過百千數無減少  三種三十復九十

  如是一切見菩提  彼為發心利益故

  彼滿十千諸眾生  復三萬智得凈眼

  聞已正思等正覺  解脫人身諸惡道

  復過八億那由他  諸天獲于聖凈眼

  以聞如來妙音故  永滅惡趣無遺餘

  得忍三萬億由他  發心即離三惡道

  彼輩當來悉成佛  其猶盛春草木敷

  復有三萬億眾生  從座而起發大心

  以此威德當成佛  于大地上利世間

  復有六萬諸天子  皆發無上菩提心

  彼等斯同彌勒尊  以修樂因證樂處

  以是因緣天人師  為斯廣大故微笑

  我已宣揚微笑旨  阿難當知此笑緣

    菩薩念佛三昧分神通品第十三之一

  爾時不空見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雲何當知菩薩摩訶薩住于慚愧。遠離於彼無慚愧已。然後當得此三昧耶。爾時佛告不空見菩薩言。不空見。若有菩薩摩訶薩常行慚愧。而是菩薩行慚愧時。或能造作種種惡事。所謂身惡行時即生慚愧。口惡行時亦生慚愧。意惡行時亦生慚愧。起嫉妒心亦生慚愧。起懈怠心亦生慚愧。于諸如來所亦生慚愧。于大菩薩摩訶薩所亦生慚愧。于住菩薩乘諸眾生所亦生慚愧。于聲聞乘人所亦生慚愧。于辟支佛乘人所亦生慚愧。於人天所亦生慚愧。雲何慚愧。所謂常愧於他亦慚自身。住于一切不善法中故常慚愧。住慚愧已遠離一切無慚無愧。除滅不善思惟善事。荷負重擔體性清凈。終無毀犯他不能謗。而是菩薩常能具足無毀身業。亦能具足無毀口業。亦能具足無毀意業。具足斯已。然後乃能住是三昧。住三昧已。常不遠離見一切諸佛。常不遠離聽聞諸佛所說妙法。常不遠離恭敬供養一切聖僧。具足如斯已。然後乃能疾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複次不空見。我念往昔過無量無邊阿僧祇劫。時有大劫名曰善來。于彼善來劫中。後有第三劫名曰寶炬。不空見。彼于劫中復有小劫名九莊嚴。于彼時中名多劫濁。複次有劫名曰千歲。彼中有轉輪王。名善觀作。而彼善觀作王。宿植德本具大威德。不空見。時善觀作王所居大城。名曰凈華妙香充滿。其城東西廣六十由旬。南北長七十由旬。牆壁周圍有一千二百重。彼城身量純以真金。眾具莊嚴間用七寶。不空見。汝今欲知凈華香城善觀作王。果報眾具莊嚴殊麗如先所說。無邊精進王。善住大城無差異也。不空見。彼城北面有一內門。名曰華鬘門。外有園名曰無畏。其園縱廣四十由旬。周匝皆有七寶樹林而為圍繞有一大池形量方廣面十由旬。八功德水彌滿其間。如忉利天鏝陀吉尼池也。彼池四面周匝皆有寶多羅樹。其金多羅樹銀為花果。銀多羅樹琉璃華果。如是乃至真珠多羅樹金為華果。如善住城一等無異。複次不空見。當爾之時有佛世尊。號鴦耆羅娑(隋言分味)如來應供等正覺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出現於世。不空見。時彼鴦耆羅娑如來。處游居止無畏園中。與大比丘眾九十九億百千那由他人俱。前後圍繞皆阿羅漢。諸漏已盡無復煩惱。皆得自在心善解脫。慧善解脫。所作已辦捐舍重擔。盡獲己利不受後有。隨順正教達于彼岸。不空見。時彼鴦耆羅娑如來應供等正覺。于晨朝時著衣持缽。與九十九億百千那由他聲聞大眾。左右圍繞入凈華香城。不空見。時彼善觀作王知彼世尊晨朝入城。即自莊嚴乘大調象。名曰樂手。與無量億百千那由他眾前後導從。自彼凈華香城而出。為奉迎彼佛世尊故。不空見。時善觀作王既遙見彼鴦耆世尊尋路而來。光儀端遠狀若金山。諸根寂靜神志和穆。已達第一調柔彼岸。猶如大龍降伏一切。亦如大象所為自在。又如大池澄清映徹。如是見已。自乘而下進詣世尊。頭面作禮右繞三周而啟白言。唯願世尊。受我明朝所設供養。複次不空見。時彼鴦耆羅娑如來應供等正覺。聞善觀作王如是請已。為諸眾生作利益故默然受請。複次不空見。時善觀作王聞彼世尊許納其請。即於斯夜速命廚官。嚴辦眾種上味美食。人間所有靡不畢具。于凈華城賓士道路。以諸香泥塗飾其地。所在街巷建立寶幢。妙善名幡處處羅布。兼列種種金寶器具。又用上妙牛頭栴檀。以為香水灑散其地。復以種種末香種種散華。上撤于佛而為供養。然後于彼如來應等正覺前。燒種種名香。積種種華鬘而為供養。又以種種歌頌讚嘆偈句法言而為供養。又作種種上妙樂音及諸玩具而為供養。彼王如是作諸供養。然後奉獻上妙飲食。供養世尊及比丘眾。複次不空見。爾時彼善觀作王。廣設如是微妙第一最上眾具。滿足供養鴦耆如來應供等正覺已。更于異時莊嚴大駕。躬自率彼無量千數諸眾生等。詣無畏園。至彼鴦耆如來應供等正覺所。頂禮尊足已而白佛言。世尊。今正是時。唯願垂慈作所應作也。

  複次不空見。時彼鴦耆羅娑如來聞善觀作王殷勤請已。知諸眾生堪受化故。於是為彼如所應作種種神通。現神通已。遂與九十九億百千那由他諸阿羅漢等身升虛空。住虛空已即放九十九億百千那由他光明。照于東方無量世界。如是復放前數光明。照彼南方及以西北四維上下。周遍十方亦皆如是。彼一一方各有九十九億百千那由他諸大光明。彼一一光皆各化作八十億百千那由他等大蓮華座。彼諸華座皆各有一化如來坐。彼諸如來形量長短乃至一切威儀多少。一如鴦耆羅娑如來應供等正覺無差別也。

  不空見。如彼變化諸佛世尊。各有無量億那由他諸比丘眾。前後圍繞住虛空中。又亦各有化天帝釋及化梵王。形量大小皆如今此無超勝梵天及大供養天帝釋等無有異也。不空見。時彼鴦耆羅娑如來應供等正覺。示現如是神通事時。于須臾間一切諸天。所有音樂不鼓自鳴。一切眾具不作自現。不空見。時彼欲界諸天既睹鴦耆世尊。示現如是大神變時。即以天栴檀末香沉水香多伽羅香多摩羅跋牛頭栴檀黑沉水香等奉散佛上。復以種種妙華。所謂雞娑羅華。大雞娑羅華等。奉散於彼鴦耆羅娑如來應等正覺。

  複次不空見。爾時鴦耆世尊告彼善觀作王言。大王。諸行無常。大王。諸行皆苦。大王。諸行無我。大王。諸行暫住不得久停。大王諸行不堅是破壞法。大王。諸行熾然如猛火焰。大王。諸行深奧如大火坑。大王。乃至應當念舍諸行。當生深厭亦不可樂。當念遠離終思解脫。不空見。爾時善觀作王。一心合掌恭敬向彼鴦耆如來。具領贊曰。如是如是。大德修伽陀。大德婆伽婆。諸行無常。大德婆伽婆。諸行是苦。諸行無我。大德婆伽婆。誠如聖教。一切諸行皆應遠離。亦須棄捨終當免脫。不空見。爾時彼鴦耆羅娑如來。為彼善觀作王。說如斯法。令其歡喜。令其專念。令其奉行。令歡喜已。令專念已。令奉行已。然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複次不空見。爾時鴦耆羅娑如來。見善觀作王聞法歡喜發菩提心一切眾生鹹得益已。即與九十九億百千那由他諸阿羅漢比丘大眾。舉身騰踴足步虛空出凈花城。然後還下如常威儀。前後圍繞入無畏園。不空見。時彼善觀作王。既得親睹鴦耆羅娑如來應等正覺廣現如是神通事時。發菩提心更作誓曰。當令我等於未來世。悉獲如是大神通慧。復當令我悉得如是統諸大眾。復當令我于未來世悉得如是天人眾前大師子吼。一如今日鴦耆如來應供等正覺無有異也。不空見。時彼善觀作王。見彼世尊鴦耆羅娑如來應供等正覺及諸大眾乘空而返。王便嚴駕奉從世尊達本住所。然後乃還。複次不空見。後於異時。彼鴦耆如來應供等正覺。與諸大眾次第而行。至善觀王宮殿中已當鋪而坐。諸比丘僧亦次第坐已。爾時彼善觀作王及諸大臣。與其眷屬各自圍繞。城內人民及其眷屬亦各圍繞。又皆自持所有供食。各自手奉鴦耆世尊及諸弟子聲聞大眾。其食香美眾味具足。隨意奉上佛及眾僧。一切啖食皆得充滿。然後更以種種妙香。種種花鬘種種衣服種種珍寶一切眾具微妙音樂。供養恭敬已。即於是日呼召太子。加以天冠受以王位。棄四天下及諸眷屬。深厭生死。請佛出家。即于鴦耆佛世尊所。釋除鬚髮法服著身。時有八萬四千億百千那由他人民。善根既淳熟故。亦深厭世從王出家。

  複次不空見。時彼善觀作王既出家已。即于眾中整理衣服。恭敬合掌。遂便請彼鴦耆如來應供等正覺言。世尊。雲何菩薩修習思惟念佛三昧耶。菩薩摩訶薩雲何證此念佛三昧。即得住于不退轉地。速疾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現前成就諸功德法。不空見。時彼善觀作王比丘如是問已。彼鴦耆如來即便告彼王比丘言。善觀作。汝應當知有二種法。菩薩摩訶薩具足修習。即便得此菩薩念佛三昧。能速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等為二。一者信諸如來不生違逆。二者信佛所說不敢謗毀。作如斯念。是為諸佛廣大境界不可思議。善觀作。是為菩薩摩訶薩得此三昧能速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善觀作。復有二法。菩薩摩訶薩具足修習能速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等為二。一者奢摩他。二者毗婆舍那。善觀作是為菩薩摩訶薩具足修習得此三昧能速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善觀作。復有二法。菩薩摩訶薩具足修習得此三昧。能速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等為二。一者遠離斷見。二者滅除常見。善觀作。是為菩薩摩訶薩具足修習得此三昧能速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善觀作。復有二法。菩薩摩訶薩具足修習得此三昧。能速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等為二。一者住于羞慚。二者修于恥愧。善觀作。是為菩薩摩訶薩具足修習得此三昧能速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複次不空見。時彼如來如是說已。彼善觀作王比丘。復白鴦耆羅娑如來言。世尊。雲何菩薩摩訶薩住慚愧已而能得斯念佛三昧耶。爾時鴦耆羅娑如來應等正覺。即告彼善觀作比丘言。善觀作。若諸菩薩摩訶薩于諸所作常行慚愧。謂起身惡行生慚愧心。起口惡行生慚愧心。起意惡行生慚愧心。起嫉妒時生慚愧心。起懈怠時生慚愧心。于諸佛所生慚愧心。于諸菩薩摩訶薩所生慚愧心。于住諸菩薩乘眾生所生慚愧心。于諸聲聞乘所生慚愧心。于諸辟支佛乘所生慚愧心。于諸天人所生慚愧心。

    大方等大集經菩薩念佛三昧分卷第八

    大方等大集經菩薩念佛三昧分卷第九

    隋天竺三藏達磨笈多譯

  神通品之餘

  雲何慚愧。所謂常慚於人亦愧自身。住于一切不善法中常行慚愧。成就慚愧遠離不善。念求善事身荷重擔。種性清凈無所虧犯。時彼善觀作王比丘。既從彼佛聞教誨已住于慚愧。為滅一切不善法故。勤求精進及以意欲。一心迴向住諸善法。又令滿足更廣思惟不令忘失。專精攝心住于正觀深入法界。如是比丘觀法界時。不見一法增。不見一法減。彼既觀法無增減已。當彼如是見一切法無有去來。彼當如是見一切法無得無喪。彼當如是見一切法無有生滅。彼當如是見一切法無有差別。彼當如是見一切法無有異。彼當如是見一切法因緣生。彼當如是見一切法猶如夢想。彼當如是見一切法猶如陽焰。彼當如是見一切法猶如鏡像。彼當如是見一切法猶如形影彼當如是見一切法猶如聲響。彼當如是見一切法猶如幻化。彼當如是見一切法無有勝負。彼當如是見一切法本無優劣。彼當如是見一切法不可成就。彼當如是見一切法本來不生。彼當如是見一切法無有生處。彼當如是觀一切法皆悉平等。不空見。彼既能作如是觀已。亦即能作如是修行。不久便能得是三昧。不空見。而彼善觀作王比丘得此三昧已。即能成就無礙辯才。說諸法義無有窮盡。又彼善觀作王比丘。即于爾時過六十億百千那由他劫已。然後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空見。汝今於此猶有疑心。我為汝釋令得除斷。不空見。當知彼時善觀作王。舍四天下五欲眾具。與彼八萬四千億那由他臣民大眾。于彼鴦耆佛世尊所。同時出家剃除鬚髮。精勤修道者非謂異人。汝亦不應更作他觀。何以故。不空見。當知彼時善觀作王比丘。今彼蓮華上如來是也。又于爾時善觀作王。舍四天下一切樂具。與八萬四千億那由他臣民大眾。鴦耆佛所出家修道住慚愧行。正觀諸法一心思惟。未幾即便證此三昧也。

  複次不空見。以是因緣。我於今者殷勤鄭重。為汝宣說此三昧門所作功德甚深廣大不可思議。當知非彼不能廣種勝妙善根。諸眾生輩而得聽聞。而能讀誦受持修行。乃至為他解說義理。複次不空見。若有諸善男子善女人。但能耳聞此三昧者。當知彼諸善男子善女人輩。終非薄福種少善根也。亦非一如來所種諸善根也。亦非二三四五諸如來所種諸善根也。亦非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乃至非一百諸如來所種諸善根也。亦非二百三百乃至千萬億諸如來所種諸善根也。如是乃至亦非於無量億百千那由他。乃至亦非於無量阿僧祇。及過無量阿僧祇爾許諸如來所。種諸善根厚集功德。而獲聞此寶三昧王名字少分。何況當能書寫披讀贊誦受持。思量義趣如法修行。為多人眾分別解釋也。複次不空見。若彼一切善男子善女人輩。但得耳聞此菩薩念佛三昧門者。應知彼善男子善女人。非是薄福種少善根者。當知彼諸善男子善女人等。即是具足菩薩乘者何以故。不空見。若人得聞此三昧王。當知彼輩依其次第。自然證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唯除一切諸漏盡者。

  爾時不空見菩薩白佛言。大德世尊。所住行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大德世尊。彼等常證此三昧王耶。彼佛報言。不空見。汝見如是彼等亦證此三昧王也。複次不空見。譬如有藥名曰真正。若以其藥用塗軍鼓。于斗陣時以椎擊打。假彼陣中有為毒箭刀槊所傷。彼藥力故皆即平復安隱無患。如是不空見。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但能耳聞此三昧王名字少分者。彼等以此三昧名聲威力。皆當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唯除漏盡身證之人。複次不空見。譬如須彌山王四寶所成。若諸眾生至其所者即同其色。何以故。以彼山威光皆同一色。如是不空見。若彼善男子善女人。耳暫聞此寶三昧名。彼等皆以三昧名聲威德力故。自然速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唯除漏盡正位諸富伽羅。何以故。不空見。以此三昧有不思議勝功能故。複次不空見。譬如一切大河陂池及以諸流。皆入大海同一醎味。悉由大海德力弘故。如是不空見。彼諸善男子善女人。但能耳聞此三昧名。假令不讀不誦。不受不持不修不習。不為他轉不為他說。亦復不能廣分別釋。然彼諸善男子善女人。皆當次第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以故。以此三昧名聲勝故。威德力故。複次不空見。若有諸善男子善女人。誠言時。善說時。但能誠言及與善說。諸佛法門必定當得。開示興顯能廣利益諸世間者。是名誠言。是名善說。不空見。若彼善男子善女人能得正言及善說者。必定當得無量無邊過阿僧祇不可思議大功德聚。何況彼能善說於此菩薩念佛三昧法門所獲功德聚也。不空見。假使無量無邊恆河沙菩薩摩訶薩。復經無量無邊過恆河沙劫數。修行布施無暫休廢。我若說是所得功德不可思議。今更為汝廣分別說。若復有一菩薩摩訶薩能聽受斯念佛三昧。若讀誦若受持。若少分修行。若少分論說。所得功德望前布施。不可喻比。不可稱量。不可計挍。不可算數。不可宣說。何況有能具足聽受修行。演說是功德聚而可校量耶。爾時世尊為重明此義。以偈頌曰。

  我念往昔無量劫  有佛世尊鴦耆羅

  一切世間所歸依  具大慈悲演妙法

  于彼所見無不知  過去未來悉明了

  亦能通達現在事  等見幽微斯覺察

  諸佛智慧難思議  憐愍眾生故為說

  愚痴眾生苦煎迫  觀彼一切興悲心

  時彼如來有如是  九十九億聲聞眾

  咸具自在有生盡  悉共圍繞正法王

  彼城東北有園林  具足莊嚴名無畏

  如來大仙住於此  兼彼億眾阿羅漢

  彼善觀作轉輪王  嚴備寶駕自出城

  無量臣民眾圍繞  一切眾生皆愛樂

  王睹世尊心寂靜  身口清凈諸根調

  具足勝妙諸威儀  彼善觀王轉增敬

  王便往詣彼佛所  頭面頂禮世尊足

  啟口請佛受其供  世尊許納故默然

  王以如來許受故  即敕城內諸臣民

  今宜具辦微妙供  吾欲奉獻鴦耆佛

  眾事既嚴王親告  唯願哀愍照此時

  大師世尊及聖僧  受我今日微末飯

  鴦耆如來赴王請  大功德聚廣現神

  遂作無量千億光  普照十方諸佛土

  彼一一光出無量  百千億數大蓮花

  微妙鮮明人喜樂  為發眾生諸善本

  汝不空見知諸花  各出化諸如來形

  意念現前人瞻仰  十方同說如斯法

  諸行無常亦實苦  復說無我極羸劣

  終是破壞不堅牢  孰雲智者生貪樂

  諸行焚燒如猛火  炎赫烗熾甚難當

  鴦耆世尊如如宣  佛為眾生髮深厭

  諸天睹斯大神通  百千樂音俱時作

  香花自然而雨下  異哉希有難思議

  彼王見佛神變故  設諸供事不可量

  此四天下可重尊  投棄五欲如脫履

  佛前釋發服袈裟  便爾請問微妙定

  當住何等勝法已  丈夫能入三昧門

  鴦耆世尊如是說  住于二法善思惟

  當自證此微妙禪  得不思議最上樂

  王蒙彼佛誠實言  深心歡喜觸斯定

  常念菩提奉諸佛  即受尊號上蓮華

  若能信受如來語  於是經典無復疑

  入佛境界深法門  自然得入此三昧

  若聞實際不驚疑  於法亦無我人想

  勤念奢摩毗婆舍  如是深思觸勝禪

  住于慚愧及恭敬  常應修習諸正勤

  知已惡現生恥心  證三昧王豈能久

  恆觀諸法不見增  亦自弗知諸法減

  見一切法如虛空  菩薩智人通達此

  諸法非興復非喪  本性清凈常湛然

  知一切法同睡夢  如是見者逮三昧

  于彼不作差別相  本不見滅亦無生

  猶如陽焰及鏡像  能如是見得三昧

  法相平等無高卑  亦無存亡及優劣

  如彼聲影與幻化  如是見人證三昧

  諸法寂然無勝負  不見外相及內心

  無有成就復無名  如是見者證三昧

  比丘如是專精觀  初中后夜常思惟

  頂受尊教於佛所  不久當證此三昧

  彼當證此三昧時  已於菩提無缺減

  亦見十方一切佛  供養功德大眾生

  過是六十億百千  那由他劫修諸行

  承事無量諸佛已  然後證彼大菩提

  汝不空見今應知  爾時彼王其誰是

  智人不當生異見  蓮花上佛即善觀

  我今教誡于汝輩  一切世間諸天人

  若欲究竟諸法源  當念速凈此三昧

  彼必大集功德聚  不可算數難稱量

  欲得妙樂不思議  要先凈修此三昧

  若欲盡見一切佛  現在未來及十方

  或復求轉妙法輪  亦先修習此三昧

  若欲圓滿諸妙相  具足眾好上莊嚴

  及求轉生清凈家  必先受持此三昧

  汝不空見諸眾生  即欲遠離諸惡道

  悉欲知于下生者  應常贊誦此三昧

  彼非供養于一佛  亦非二三及四五

  乃至億數那由他  方得聞斯勝三昧

  彼供諸佛過僧祇  為證無上大菩提

  及眾所欲皆悉得  乃得聞此勝三昧

  彼供無量百數佛  過去久種諸善根

  常生歡喜尊敬心  方得說此勝三昧

  彼事無量千數佛  天中勝天能放光

  精勤修習無懈倦  爾乃贊誦三昧經

  彼見無量億數佛  無邊凈光若日輪

  厚習一切諸善根  然始得聞妙三昧

  又如世間攻戰場  其中多有被毒害

  彼或遇聞葯鼓音  眾毒消除得安樂

  若人說此三昧時  其或得聞勝定者

  三昧威力證菩提  非彼漏盡正位人

  彼定功德等須彌  若人證時無異相

  其或能往到山所  即同其色難別知

  若人得聞三昧聲  諸定中勝猶如海

  由斯三昧威德力  彼證菩提不復疑

  亦如眾流歸大海  大河小河及陂池

  等同一味難別知  彼亦如是無異相

  若人聞此三昧時  即念十方一切佛

  三昧威力登正覺  非彼身證富伽羅

  若諸菩薩唯修檀  過於無邊恆沙劫

  供養十方一切佛  下及法界諸眾生

  如是曠劫行布施  所獲功德雖言多

  猶不及說妙定門  起一念慈被一切

  三昧善思如慈母  光顯聖德難度量

  智人若能一心求  當速成佛具自在

  菩薩念佛三昧分說修習三昧品第十四之一

  爾時不空見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菩薩摩訶薩具足幾法當能入斯念佛三昧耶。佛告不空見菩薩言。不空見。若諸菩薩摩訶薩具足三法。即能入此念佛三昧。何等為三。一者具足不貪善根。二者具足不嗔善根。三者具足不痴善根。若能具足三善根已。即得成就六波羅蜜。而彼菩薩摩訶薩。以能住彼不貪善根故。而常行施具足成就檀波羅蜜。所生常得家產豐饒財寶具足。所須便至永離貧窮。有大威德有大勢力。其心弘廣無復狹劣。自然攝彼貪不善根。以能具足諸福德故。眾生見者莫不尊敬。凡所言說人皆信行。不用多功獲此三昧。速疾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又彼菩薩以于一切世間天人諸眾生所。無有嗔恚忿恨之心故。故能具足不嗔善根。而常住彼屍波羅蜜羼提波羅蜜。能具足滿忍波羅蜜已。或逢罵詈謗毀楚撻撾捶割截手足挑髓破腦一切諸苦競來迫切。不怒不恨不恚不嗔。於是除滅嗔不善根。起大慈心遍復一切眾生界已。所生不離諸佛世尊。夢寤常安天神衛護。刀仗不害毒不能中。火不能燒水不能溺。常足飲食湯藥衣服卧具種種眾物。一切世間天人眾生見者讚美。不久即能證此三昧。當能速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又彼菩薩以能具足無痴善根故。長夜修習奢摩他毗婆舍那。具足方便善能斷除痴不善根。成就微妙甚深智慧。于一切法了了分明。諸異論門無有掛礙。若他問難辯釋無疑。不空見。是為菩薩摩訶薩具足三法證此三昧當能速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複次不空見。菩薩摩訶薩復有三法能入三昧。復能速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等為三。一者觀一切行無常如實知。二者觀一切行苦如實知。三者觀一切法無我如實知。菩薩若能如是觀已。不久即能入此三昧。不空見。是為菩薩摩訶薩具足三法能證三昧亦速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複次不空見。菩薩摩訶薩復有三法能入三昧。亦能速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等為三。一者如來現在修諸供養。若滅度后或時供養諸佛舍利。或以種種上妙香花。及以花鬘塗香末香燒眾名香然燈幡蓋寶幢音樂等。若自供養或復教他常發誓願。願我所生以此供養行願善根。令我速得念佛三昧。亦當證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二者若佛現在及入涅槃。贊說如來真實功德。若戒若定若智慧若解脫若解脫知見。若威儀若神通若辯才若無諍。若慈悲若喜舍。及余世尊諸功德法皆常贊說。亦發誓願。願我從今讚嘆諸佛所獲福聚所得功德。借此善根當令我得念佛三昧。復能速成無上道果。不空見。是為菩薩摩訶薩成就三法能入三昧亦能速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複次不空見。菩薩摩訶薩復有三法。不久則能成就三昧。亦當速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等為三。一者若諸菩薩摩訶薩。或從一切佛世尊所。聞此三昧真實功德。或時但聞三昧名字即自思念。如彼過去諸如來應等正覺。本行菩薩求菩提時。彼輩皆求如此三昧。是以聞此三昧即生隨喜。我於今日為大菩提。亦應勤求如是三昧。成就具足大利益故。是故我今聞此三昧功德名字深生隨喜。是名具足第一隨喜法也。二者如彼未來一切諸如來應等正覺。為求菩提行菩薩時。修此三昧為大利益。是故我今聞此三昧亦生隨喜。是名第二具足隨喜法也。三者如今現在所有十方無量無邊諸如來應等正覺現住世者。已度諸有已拔習根。斷滅語言遠離覺觀。證甚深定具大慈悲。亦于往昔行菩薩時。聞此三昧皆生隨喜。我今既獲聞此三昧。何獨不可起隨喜乎。如是念時深生隨喜。是名具足第三隨喜法也。不空見。是為菩薩摩訶薩具足成就三種隨喜。所獲功德及諸善根。願與眾生同證三昧。亦速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複次不空見。若復諸善男子善女人輩。於此三昧生隨喜時。所得功德真實廣大。無量無邊難可稱說。我今為汝引諸譬喻。開示少分令汝知耳。不空見。如此三千大千世界。其間所有諸恆河沙。若人取彼諸恆河沙聚置一處。然後于彼大沙聚中。取一一沙末為微塵。然後將此沙之一塵。過恆河沙世界。更復過彼無量無邊阿僧祇不可思議不可稱不可量恆河沙等世界已。然後方乃置一微塵。如是次第一切沙塵。計諸世界悉皆布盡。不空見。汝意雲何。假使彼世間人頗能少知世界數不。不空見言。無也世尊。不空見。且置是事。假使世間聰明智慧第一算師盡其智力及以算術。頗能稱量頗能思察。復能數知世界數不。不空見言。無也世尊。無也世尊。今我所見唯有上座舍利弗。及彼不退轉地諸菩薩摩訶薩輩。應少仿佛耳。佛言不空見。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以上爾所諸世界盛滿七寶及餘眾具。持用供養一切眾生。不空見。汝意雲何。彼人如是供養行檀。所獲功德寧為多不。不空見言。甚多世尊。無量世尊。佛言。不空見。我更語汝。彼善男子善女人。雖能以上一切世界盛滿七寶眾具。供施一切眾生功德雖廣。然故不及前善男子善女人等。聞此三昧寶王名字。發起三種隨喜之。心誓願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所得功德。何以故。不空見。以彼三種由多聞生也。彼多聞從正說起故。不空見。由彼正說故。能生一切善根。即此三昧也。何等三昧能生一切善根。所謂即此菩薩念佛三昧也。又復能生一切善根。亦即正說。何等正說。謂正說時善說是也。以是義故。彼三種隨喜所獲功德。望布施福。不可稱量不可挍比。

  複次不空見。我念往昔過於無量阿僧祇。復無量阿僧祇劫。爾時世界名動不動。彼界有佛號曰寶山庄嚴如來應供等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出興於世。得大自在調伏一切。具足解脫永度彼岸。最上最妙最勝無比。能為眾生作大歸依。能與眾生為大復護。能治眾生諸煩惱病。通達三世無不明了。以自證法為眾生說。其所說法初中后善其義深遠。其言巧妙純一無雜。具足清白梵行之相。為諸眾生常如是說。時彼寶山如來應等正覺。住一王城。城名伏怨。與三十億那由他百千聲聞大眾皆是學人。當有所作。當有所斷。當有所得。應受世間天人供養。不空見。時彼寶山如來從三昧起作如斯念。今我此三十億那由他百千聲聞皆是學人。所作未辦未到彼岸。我於今者應為此等如法而說。當令一切速得漏盡。不空見。爾時彼寶山庄嚴佛。廣現如是大神通事。令彼三千大千世界盡皆煙出猛焰熾然。不空見。爾時彼聲聞眾。睹彼如來廣作如是大神通事。見已歡喜踴悅遍身。猶如比丘入第四禪。彼聲聞眾身心快樂亦復如是。複次不空見。爾時彼佛于靜夜中顯示如是神通事已。因即告彼聲聞眾言。汝諸比丘。應當觀此三千大千世界滿中煙出。又復猛火焰熾烔然。諸比丘。一切諸行無常亦爾。諸比丘一切諸行苦事亦爾。諸比丘。一切諸法無我我所。無有堅牢虛妄不真。可破可壞皆滅盡相。諸比丘。我今略說一切諸行。乃至一切放舍莫著。深生厭離自然解脫。不空見。爾時彼三十億那由他百千聲聞眾等。蒙彼如來說如是法如是教誡。皆得漏盡通達諸法。于諸法中無有掛礙。善住諸法度諸疑網。于教師所聽受法已。于諸法中了無所畏。發大聲言。如是婆伽婆。如是世尊。諸行無常。如是世尊。諸行是苦。如是世尊。諸法暫住。如是世尊。諸法破裂不可依止。如是世尊。諸法熾然。猶如草木及以石壁。如是世尊。一切諸行。乃至可放可舍可厭可脫。不空見。時彼寶山庄嚴如來以如是神通。以如是說法。以如是教詔三種示現。化諸聲聞眾令入三解脫門謂空無相願已。復有三十億那由他百千諸菩薩眾。皆當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空見。爾時彼佛。為彼三十億那由他百千諸菩薩眾。說此三昧寶王。如是顯示已。復為彼天人世間作利益故。經八萬四千億那由他百千歲。轉正法輪已。然後于彼無餘涅槃而般涅槃。

  爾時不空見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彼寶山庄嚴如來現前教化幾菩薩眾。復佛滅度后法住幾時耶。佛告不空見菩薩摩訶薩言。不空見。於此三千大千世界所有星宿其數可知。然彼寶山庄嚴如來應等正覺邊際數量難可得知。而彼如來般涅槃后。正法住世。滿八十億那由他百千年。像法住世二十億歲其後未幾。復有佛出。名曰慈行如來應等正覺。出現於世壽命無量。其佛身量滿一由旬。爾時眾生身以量足長六拘盧舍。其蓮花床大者高十三由旬。小者猶高六由旬遍滿大地。所有眾生往返周旋行住坐卧。皆各在於蓮花之上。爾時世界名盛蓮花。其地柔軟猶如羊毳毛。眾生觸著如天妙衣。其色光澤狀忉利天黃白之石。彼諸眾生等受快樂。亦如他化自在天宮。彼諸眾生欲度東海。瞬息之間便到彼岸。南西北海駿速亦然。彼諸眾生凡所之從發心即至。而彼慈行如來初成佛時。其地廣博盡四海邊。時彼大地縱廣正等。滿八十億那由他百千由旬。諸聲聞眾皆悉充滿。諸阿羅漢多一坐食。唯除侍者阿難。及金剛密跡阿斯多等。復有八十那由他諸大菩薩摩訶薩眾。一切皆住不退轉地。彼諸菩薩請問甚深妙定法門。而彼慈行如來為諸菩薩開發顯示深法門時。慈行世尊唯出一音。即說斯偈。

  若人方便求出家  應當一心思妙法

  彼必摧壞惡魔軍  猶如香象破草屋

  誰求疾成大菩提  應為世間常說法

  而欲凈斯最勝地  此三昧樂則能為

    大方等大集經菩薩念佛三昧分卷第九

    大方等大集經菩薩念佛三昧分卷第十

    隋天竺三藏達磨笈多譯

  說修習三昧品之餘

  時彼慈行如來大化將末。有一比丘名曰樹王。廣為眾生說此三昧示教利喜。于彼如來應供等正覺滅度之後。正法之際有轉輪王。名曰天主。具足威德有大神通。七寶金輪正法治世。不空見。彼天主王所居大城名曰因陀羅跋帝(隋名天主城亦名帝幢)。縱廣正等十二由旬。其城內外樓觀台殿。皆以七寶雜色所成。復以金廊而復城上。不空見。彼城四面各有三門。若說其城諸莊嚴事如上所說。精進力王善住大城。莊嚴華麗殊妙無差也。不空見。後於一時夜過半已。彼天主王睡猶未覺。有凈居天下降王所令王夢見。即于夢中為王說此念佛三昧法門名字。大王。汝應求此念佛三昧。何以故。若諸菩薩摩訶薩能得成就此三昧者。常不遠離諸佛世尊。亦於世間出世間。文字章句音名語言。皆悉明了具足辯才。自然速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空見。時天主王夢見天已。即便覺寤白彼天言。諸天人輩。如是三昧誰能持者。彼天報曰。大王。汝寧不聞耶。今有比丘名曰樹王。現能受持如斯三昧。廣為世間分別演說。利益一切人天大眾。不空見。彼天主王當得聞此三昧名時。即能受持思惟觀察。並亦誦念彼比丘名。過是夜已。即于晨朝。舍四天下金輪王位。亦復棄捨八十億百千那由他後宮妃后女侍之屬。又盡放棄五欲眾具。斯皆為是三昧王故。王時復與九十六億百千那由他眾生求彼比丘舍家出家。不空見。時彼樹王比丘。與四部眾天龍夜叉及人非人周匝圍繞。復有九十億欲界諸天左右聽法。復有八十那由他諸菩薩眾在前贊說。是三昧王分別解釋顯其義趣。彼天主王至其所已。即以眾寶散比丘上。然後方始五體投地。一心頂禮彼比丘足。又以八十寶箱各容一斛。盛滿金花奉散其上。復以天花。所謂優缽羅花。缽頭摩花。拘物頭花。分陀利花。曼陀羅花。摩訶曼陀羅花。用散其上。復以天諸妙香。所謂天沉水香。多伽羅香。多摩羅跋。牛頭栴檀。黑沉水栴檀末香等。用散其上廣設如是眾供具已。然後請為比丘弟子。即於是日與九十六億百千那由他臣佐民人在比丘前。剃除鬚髮服袈裟衣厭世出家。皆為求此妙三昧故。是后其天主比丘。常得與彼九十六億那由他百千眷屬比丘。親近供養恆河沙等諸佛世尊。亦皆為此勝三昧故。不空見。爾時彼天主比丘。經八十四億那由他百千歲。以種種眾具供養事彼樹王比丘求此三昧。讀誦受持如說修行。教諸弟子終不暫懈。又彼眷屬比丘大眾勇猛精進亦無倦心。不空見。彼天主比丘及其眷屬。于樹王法師生尊重心。起諸佛想聞說妙法。一心受持長夜精勤初不休息。彼樹王比丘皆悉成就。彼九十六億百千比丘。行菩薩行住不退地。然後滅度。彼諸眷屬皆亦命終。時復有佛。名閻浮幢如來應供等正覺出現於世。而彼天主比丘與諸眷屬。而更于彼閻浮幢如來應供等正覺所。勤求咨問如此甚深三昧經典讀誦受持。思惟其義如說修行。為他解釋利益世間一切天人。為證無上大菩提故。又彼天主比丘為此無上勝三昧故。廣分別說諸佛所宣甚深經典。過三千劫已然後作佛。又能教化無量大眾。皆得成熟畢竟安住不退轉地。悉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佛告不空見。汝今當知。爾時彼天主王者豈異人乎。即今之最上行如來應供等正覺是也。是故汝今不應疑惑。

  複次不空見。汝當一心思惟觀察此三昧王善根淺深功德少多。吾今為汝少分說耳。若彼世間無量無邊億那由他百千眾生。但能耳聞此三昧名。當來必定成等正覺。何況此眾菩薩摩訶薩。親於我前或在我后。聞我廣說此三昧王。若讀誦若受持。若思惟義若修行。若能為他稱揚廣說也。不空見。若有菩薩摩訶薩住菩薩乘。聞此三昧經於心耳。彼亦不久必當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復有初住菩薩乘諸菩薩等。即便速證不退轉地。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不為遠。複次不空見。譬如夜分將盡其日未出東方明相始現之時。閻浮提人莫不歡喜。何以故。知彼日輪不久當現。廣為世間作大照明。令閻浮人鹹得睹見。若善若惡。凈穢諸色得有所作。如是不空見。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若但能聞此念佛三昧經于耳者。彼輩不久盡得成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汝等於此三昧。作決定心起不壞信。莫生異見勿懷疑網。複次不空見。如劫將盡彼第六日現世間時。如是一切三千大千世界大地盡皆煙出。煙既出已。當知不久第七日出。一切世界皆悉烔然。如是不空見。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或已住彼菩薩乘中及未住者。若曾聞此念佛三昧經于耳者。或時讀誦或有受持。或思惟義或如說行。乃至或能為他廣說。彼等決定速得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複次不空見。如人穿井若見濕土黏污手足。或時復見水泥雜和。智者當知去水不遠。如是不空見。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此菩薩念佛三昧。正意受持諦善思惟分別義理。廣為他人宣揚解釋。當知彼諸善男子善女人。不久自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複次不空見。譬如有人吞金剛丸。當知是人不久必死。何以故。彼金剛丸不可消故。如是不空見。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但能聽聞如是三昧。或復思惟或常親近。或亦修習或能宣說。當知彼諸善男子善女人。不久必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以故。此三昧者即是過去現在未來三世一切諸如來應供等正覺。思惟修習清凈成就真實金剛。無有虛偽不可破壞。復能教化諸菩薩輩令其安住。以諸菩薩必能安隱住于大乘故。複次不空見。譬如三十三天見歡喜園皆生安樂。如是不空見。彼一切菩薩摩訶薩。皆因聞此三昧名字故。能速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以是三昧法門名字。往昔諸佛之所讚嘆。為他廣說釋解理義。開發顯示名味句身。具足圓滿安住法界擁護攝持。諸大菩薩教化增長。令樂真道正直淳和常受安樂。不空見。以是因緣。汝應知此若諸菩薩聞此三昧暫經心耳。如是諸善男子善女人。不久當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空見。吾故語汝汝當善知。若諸菩薩摩訶薩聞此甚深念佛三昧。能受持者。彼等善男子善女人。自然疾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複次不空見。汝應受持如是三昧。常念為彼一切世間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及諸國王大臣宰相剎利婆羅門毗舍首陀一切乞士。並余種種外道尼犍遮羅迦波利婆闍迦等頒宣廣說。何以故。以此三昧大德威力。能令彼等速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

  複次不空見。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凈信敬心分明知此念佛三昧。過去諸佛之所讚嘆。一切如來之所印可。如是知已。當即讀誦當即受持。當即修行當即敷演。復應當作如是思惟。今此三昧為不思議大功德聚。如是思已。當更信敬當更尊重。當更深入當更證知。所以者何。今此三昧乃是一切諸佛之所說也。一切諸佛之所行處也。一切諸佛之所印可也。一切諸佛之正教也。一切諸佛之辯才也。一切諸佛之所覺也。一切諸佛之選擇也。一切諸佛之所作也。一切諸佛之財寶也。一切諸佛之府庫也。一切諸佛之伏藏也。一切諸佛之倉廩也。一切諸佛之印璽也。一切諸佛之舍利也。一切諸佛之體性也。不空見。若彼善男子善女人等。能如是知即得無量無邊善根。緣此功德。所生常處大剎利家。大婆羅門家。及余一切大威勢家。大尊重家。大德天處。乃至當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以故。不空見。由此三昧具足能得不思議出世間果報聚故。不空見。彼善男子善女人。若但耳聞此三昧名。當得無量無邊福聚。亦復當作無量無邊福行。然彼所得福聚善根。福行功德廣大甚深。不可挍計不可算數不可稱量不可得知。複次不空見。言粗若此義尚未明。我今為汝更引譬喻。令諸智者少分解之。不空見。若有菩薩摩訶薩專心信樂修行檀波羅蜜。日三時施。于日初分以神通力故即令七寶及餘眾具。充滿於彼恆沙世界。還用奉上恆沙如來應供等正覺。及諸弟子聲聞眾等。如日初分如是行施。日中後分行施亦然。日別如是三時行施。乃至經彼無量無邊億那由他恆河沙劫。而常行是無有休廢。亦復求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空見。于意雲何。彼菩薩摩訶薩能于如是長時行施。所獲功德可謂多不。不空見言。甚多世尊。無量無邊不可算數。不可稱量不可思議也。時佛復告不空見菩薩言。不空見。吾更語汝汝宜諦聽。假彼菩薩摩訶薩如是修行檀波羅蜜。所種善根所獲福聚實為廣大。然猶不及斯善男子善女人但能耳聞此三昧名。或時書寫或時讀誦。或時信解如來所說深妙法門少功德也。不空見。然此善男子善女人。但以聞名所獲功德。尚超前福無量無邊。不可稱量不可挍比。何況彼善男子善女人。具足得聞是三昧。能即書寫讀誦受持思惟義理。善能為諸人天大眾宣揚廣釋也。不空見。汝今當知我但略說三昧功德。若欲廣說此定善根假經多劫終不能盡。

    菩薩念佛三昧分諸菩薩本行品第十五

  爾時不空見菩薩摩訶薩。善現菩薩摩訶薩。善喜光菩薩摩訶薩。無邊見菩薩摩訶薩。無邊莊嚴菩薩摩訶薩。無邊幢菩薩摩訶薩。無邊光明菩薩摩訶薩。無邊稱菩薩摩訶薩。無邊禪菩薩摩訶薩。無邊智菩薩摩訶薩。無邊發王菩薩摩訶薩。無邊自在王菩薩摩訶薩。思惟最勝無邊菩薩摩訶薩。思惟一切法意菩薩摩訶薩。思惟虛空意菩薩摩訶薩。思惟無礙意菩薩摩訶薩。無邊寶意菩薩摩訶薩。能滅一切怖畏菩薩摩訶薩。善凈意菩薩摩訶薩。如是等菩薩摩訶薩為首。與九十億那由他百千菩薩摩訶薩俱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世尊。我等從佛聞是菩薩念佛三昧功德利益。我等要當躬自書寫讀誦受持。思惟義理廣為他說。亦令他人如說修行。何以故。我等為欲攝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世尊。我等於此諸佛世尊所說三昧甚深經典。令諸眾生聞已歡喜。我等亦當益其氣力與其安樂。所以者何。彼等若能於是大乘修多羅中。次第修行聞已書寫。讀誦受持分別思惟廣為他說。亦令他人分別解說。必得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故。

  爾時世尊。知諸菩薩摩訶薩等一心念求。遂便微笑。諸佛世尊法如是故。即微笑時世尊面門放種種光。所謂金銀琉璃頗梨馬瑙車磲真珠。如是一切諸寶光中。各皆復出無量百千異色光明。皆自世尊面門而出。遍游十方無量世界。上至梵宮還住佛頂。如天帝釋建立寶幢。端直光華見者歡喜。時此三千大千世界。莊嚴壯麗微妙無比。

  爾時彼諸菩薩摩訶薩眾。見是神變莊嚴事已。咸皆驚嘆。奇哉希有世尊神通。於是眾中有一菩薩摩訶薩。名如意定智神通。即從座起正持威儀。合掌恭敬頂禮世尊已。用天沉水香。多伽羅香。多摩羅跋香。牛頭栴檀末栴檀等。奉散佛上。復以天曼陀羅花。摩訶曼陀羅花。天優缽羅花。波頭摩花。拘物頭花。分陀利花。雞娑羅花。摩訶雞娑羅花等。供養世尊已。說偈贊曰。

  世尊調御無倫匹  金色相好具足人

  光明威德遍十方  狀若林間開花樹

  妙行圓滿智無邊  大威能為世間益

  最勝方便願演說  今復微笑有何緣

  世尊無等無邊智  挺超眾類誰能加

  無上威德今應宣  何因今日復微笑

  今此世界遍大千  花敷盡若帝天樹

  一切眾生皆歡喜  今更微笑何所因

  盲者能視聾得聞  啞者得言蹇能步

  狂亂失心獲本念  今復微笑何因緣

  群獸喜躍悉鳴吼  異鳥歡欣吐清音

  眾樂不鼓自然鳴  今者何因復微笑

  一切樂音同時作  本非天人之所鼓

  而令人天獲安樂  今更微笑何所緣

  彼天觀人明照此  斯人今亦見彼天

  天人交發希有心  何緣今更現微笑

  無上丈夫世依止  大尊今日為我宣

  若聞大慈憐笑者  唯深慶幸豈能報

  爾時世尊。即為如意定智神通菩薩摩訶薩。宣說大士所有妙問。亦即宣彼恆沙諸如來應供等正覺名號。其偈詞曰。

  諸善男子等  聞法王妙聲

  彼六十八千  悉發菩提願

  亦于當來世  正法毀壞時

  世尊自護持  如是深妙典

  我聞大名稱  終無有厭倦

  不思議法門  諸佛之所說

  汝聽我今說  斯諸菩薩眾

  非但一佛所  發此誠敬心

  我念往昔諸生處  六十六億那由他

  爾時皆亦如斯起  唯為護持此深法

  又復過去前于茲  無量恆沙諸佛所

  于彼為首修虔敬  最上妙法我護持

  斯諸大士為法故  能舍重命豈愛身

  其何甘法不憚苦  獨為菩提無上證

  不可思議恆沙數  無量威德諸如來

  彼時上首皆敬起  亦唯愛樂斯法故

  寶光火光大光佛  電光普光不思議

  斯輩三等攝持法  為求菩提無上道

  唯我神力能知汝  果報今日皆明現

  不空汝久發斯願  經昔無量百千生

  汝于諸佛大師前  不思議行悉圓滿

  常業歌贊兩足尊  苦行熏修諸大誓

  由往積集勝因緣  今獲偈嘆大法王

  往昔世尊號善眼  亦名火幢無邊威

  斯輩彼時為上首  欲求無上正覺故

  往昔有佛莊嚴王  剎若他化天宮所

  斯輩多是勝上士  彼時已就大菩提

  過去有佛名放光  亦無邊光無量相

  斯輩于彼己為首  初求如是妙三昧

  大摩尼珠火光佛  普光明聚調御師

  彼時攝法為首起  求于菩提安樂故

  大光日光不思議  無量精進無邊定

  于彼攝法上首起  為求安樂菩提故

  善華香佛及金華  無漏如來無諍行

  彼時皆為護法首  為求如是上菩提

  如是過去諸如來  無邊智尊雨足尊

  于彼三種攝持故  祈願最上佛菩提

  八萬丈夫通達士  為證第一妙菩提

  斯輩因是勝善根  當來奉侍人中覺

  所生常處尊勝家  一切永除諸惡道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2:2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