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不空見當知  師子為世間

  請佛還起時  一千諸眾生

  于彼善逝處  睹佛神變化

  其心正趣向  無上菩提道

  大悲為世間  廣作利益已

  佛還入涅槃  師子亦捨身

  即于命終時  忽然生梵天

  梵天從上來  以天栴檀末

  散之以供養  如來闍維處

  寶肩滅度已  有佛普密王

  最勝人中尊  天王之大仙

  哀愍眾生故  出現於世間

  是佛坐道樹  得成菩提已

  梵天設美餚  供養於世尊

  頭面接足禮  請佛轉法輪

  普密王如來  即知梵天心

  默然而許之  梵天大欣慶

  復于燒身所  更發諸大願

  是梵已曾修  不可思議善

  昔于一劫中  供養五千佛

  至心敬世尊  奉持人中尊

  又告不空見  慎莫懷疑惑

  汝若有聰慧  勿生於異見

  昔日梵天者  今即汝身是

  過去五千佛  善逝般涅槃

  我悉明見汝  一一諸佛前

  燒身以供養  求第一菩提

  過去多千佛  滅度遺舍利

  如是諸佛所  捨身及手足

  為利眾生故  修習菩薩行

  近世及遠世  我悉咸了知

  常于百千生  勤修諸苦行

  佛在及涅槃  汝願恆滿足

  復告不空見  如此諸大願

  攝取過去世  無量百千生

  我住自在力  今悉照知之

  汝聖果成就  即時皆明見

  攝取不思議  真實諸行等

  住佛前讚嘆  供養兩足尊

  是故今勸請  眾聖之法王

  普密王佛所  攝取最勝願

  蒙佛現神通  汝今獲此果

  不空見菩薩  白言牟尼尊

  百千生諸願  雲何得攝取

  願少為敷拆  令我得開解

  不空見昔誓  雷音成佛時

  見坐菩提樹  我當請說法

  先佛名帝幢  普眼之世尊

  一切諸眾生  所共歸依處

  是時廣發願  求無上菩提

  為日光如來  作大七寶輪

  汝時于彼處  已發最勝願

  不空見菩薩  此願我悉知

  造七寶僧坊  雜色以莊嚴

  奉今修伽陀  廣施未來佛

  發此誓願已  即時而捨去

  第一眾尊佛  人中上師子

  名不可思議  善生之世尊

  奉上七寶蓋  端飾甚微妙

  天中天大仙  蓋身普眼佛

  明燈供養已  是處發大願

  近世及遠世  多有諸如來

  千億那由他  其數復倍上

  於是諸佛所  發無量大願

  令一切眾生  悉獲快安樂

  普密王佛前  先生如是念

  我今說汝昔  修行至菩提

  願一切大地  皆生種種花

  雲雷音佛所  為利世間故

  爾時發誓願  若有諸眾生

  聞我名字者  一切皆得佛

  于帝幢佛所  設大珍妙供

  複發諸善願  若眼見我者

  於此世界中  皆當得成佛

  在日光佛所  奉上七寶輪

  無量大光焰  炫晃甚輝麗

  時複發願已  誓生佛剎土

  七寶嚴僧坊  雜色甚雅好

  以此珍奇特  奉施於善逝

  又發誓願已  得天妙宮殿

  斯處快歡樂  皆悉成佛道

  人中師子王  無上如來所

  奉上珍寶蓋  發於殊勝願

  願諸眾生類  不為日所曝

  身心得安樂  無復熱惱患

  蓋身善逝所  供施燈明已

  複發弘誓願  若我命過處

  眾生食肉者  願皆成佛道

  若聞我名者  無有貪吝心

  乃至夢中聞  亦無愛惜意

  一切成佛道  唯除見諦者

  若眼見汝者  除諸貪嫉意

  晝夜夢見時  亦舍染吝心

  一切當得佛  唯除見諦者

  若有愍念汝  或生憎嫉者

  是等於汝所  當得佛法王

  若汝臨終時  又勤求菩提

  我今如實說  汝之真功德

  必于當來世  獲是無上尊

  若有處水陸  空行眾生等

  食我身肉者  願悉得成佛

  我已知汝為  安樂眾生故

  勤修菩薩道  滿足大千行

  眾生多疑謗  是故不顯現

  如此眾生類  即時於是處

  若得信念等  及以歡喜心

  悉當成正覺  唯除見諦者

  若人願樂見  世間所尊怙

  或樂轉法輪  有樂勉眾苦

  是人為菩提  利益故發心

  若有樂供養  三世諸法王

  若人慾出生  一切功德聚

  如是眾生等  應持此三昧

  爾時世尊說是偈已。即從坐起還入僧坊。于常靜室。右脅而卧。

    菩薩念佛三昧經卷第一

    菩薩念佛三昧經卷第二

    宋天竺三藏功德直譯

  神通品第三

  爾時長老舍利弗。長老目揵連。長老阿難。諸天魔梵。及阿修羅。沙門婆羅門。閻浮提人咸生是念。今日如來應正遍知。以何因緣于大眾中。直說念佛三昧名字。不為一切廣演分別。便從座起而入靜室。時不空見心自念言。諸天魔梵悉已集會。世尊今者右脅而卧。我當微現神通變化。示神通已種種讚嘆。宣揚如來大悲功德。當如其相攝心入定。以是定力變此三千大千世界地平如掌。皆作眾寶微妙雜色。複列八道七寶諸樹。金多羅樹銀葉花果。銀多羅樹琉璃花果。余寶莊嚴亦復如此。一切佛剎懸繒幡蓋。妙幢寶鬘種種綺飾。優缽羅花缽頭摩花。拘物頭花分陀利花。如是諸花布一切處。時不空見即如所念現大神通。乃至三千大千世界。令諸眾生天龍夜叉干闥婆阿修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皆坐眾寶蓮花之上。花葉無數色香具足。各相知見坐寶蓮花。

  時不空見又以定心。入此三昧現大神通。復令三千大千世界地大震動。如摩竭國赤圓銅缽。置平石上傾危不定。大地震動亦復如是。若有眾生聞此音聲。覺悟之者皆得快樂。譬如東方不動國土。亦如西方安樂世界。其中眾生歡娛踴悅。時不空見復以清凈恬寂調和柔潤端正。至直無曲甚深定心。如其相貌示無作神通。於是三千大千世界滿虛空中雨大猛火。無一眾生身心熱惱。此諸群生大火觸身。覺是相已快樂無比。譬如比丘入火三昧。身心欣躍彼亦如是。時不空見復以定心現無作神通。又令三千大千世界。雨天栴檀細末之香香。氣氤氳遍滿大千。若有眾生嗅斯香者。開神適體快樂無極。譬若釋迦牟尼如來於昔劫中修菩薩行。定光佛所受記莂時。獲不思議無生妙樂。一念之頃不可計眾。亦得如是隨意歡娛。

  爾時阿難在大眾中而作是念。佛入靜室是誰神力而現斯變。為餘聲聞目揵連等。將非彌勒菩薩。越三界菩薩。文殊師利菩薩。不空見菩薩。為是修習大乘之人。乃能示此神變之相。爾時阿難問目連言。世尊說汝于聲聞中神通變化為最第一。今此通變非爾為耶。目連答言。長老阿難。汝問何緣有是神通。如此變化非我所為。長老阿難我所能者。以此三千大千世界內置口中。無一眾生生覺知相。複次阿難我游梵天。發言音響遍聞大千。如是阿難。我在佛前作師子吼。能以須彌內置口中。若經一劫若過一劫。阿難。我又住彼炎天。言語音聲。此間世界皆悉聞知。

  長老阿難。我能移于天神堂閣。置閻浮提而不動搖。又告阿難。我能降伏惡性毒害。難陀龍王優缽難陀諸龍王等。又能摧靡弊魔波旬。複次阿難。我往東方。過三千大千。還住第三世界之中。彼有大城號曰寶門。凡有六萬億千家屬。令彼家家皆見我身。復能使此諸眾生等。聞說無常苦空之音。複次阿難。我實有此諸妙神通。未曾示現。我今處在蓮花之座。悉見諸方一一方分。有阿僧祇無數如來。皆名釋迦牟尼世尊。處處僧坊右脅而卧。睹佛剎土有如是相。猶我天眼見千世界。若斯相貌是誰神通。時目揵連。即說偈言。

  善修最勝  獲四神足  今我神通

  無與等者  唯除自然  世間之師

  我今住此  閻浮提界  動彼東方

  諸佛剎土  帝釋宮殿  諸婇女等

  覺此震動  皆悉驚悚  我能含吐

  諸佛剎土  大海山川  城邑聚落

  難陀龍王  及跋難陀  如斯族類

  性甚毒害  我之神力  悉能摧伏

  我住梵宮  言語之音  令此世間

  皆悉聞知  能住佛前  吞須彌山

  經百千歲  乃至曠劫  住炎世界

  凡有聲響  使此剎土  莫不聞之

  我往寶城  變身普現  遍在六萬

  億千之家  我於此生  未現斯變

  阿難當知  吾今所見  善哉奇特

  靈化神通  我自見身  及諸眾生

  悉共坐此  寶蓮花上  歷觀十方

  大威世尊  我從昔來  未見斯瑞

  不疑如來  自然神變  或是菩薩

  威神之力

  爾時長老大目揵連。說此神通師子吼時。十千眾生皆得人身。遠塵離垢獲法眼凈。爾時阿難問舍利弗。如來說汝智慧第一。今此神變將不汝耶。答言阿難。非我為也。我所能者二十年中。常勤修習毗婆舍那。行住坐卧正念觀察。其心澄寂曾無動亂。分別顯說無量諸法。方便精求不出法界。唯有如來乃能究盡。長老阿難。汝頗知不。若我以衣置於大地。目連雖有自在神通。盡其勢力不能令動。長老阿難。汝今當知。我于佛前作師子吼。諸大聲聞具大神通。三果學士天人魔梵。阿修羅神沙門婆羅門一切閻浮外道異學尼揵子等來在會中。若能自知身無我者。我今當以三摩跋提。決定為之師子吼說。大丈夫說不思議說。唯除世尊一切知見。彌勒菩薩一生補處。住無生忍菩薩摩訶薩。海德三昧菩薩摩訶薩。善建德三昧菩薩摩訶薩。諸佛現前三昧菩薩摩訶薩。大德聲聞今可問我。如此身者何者是我。為可見耶不可見耶。又問異學諸外道等。汝所計身有神我者。為是過去為當現在。長老阿難我如是相。種種神通變化非一。聲聞緣覺所不能知。亦不能見。何者是我。所言我者為住何處聞如是聲。長老阿難吾常精勤修丈夫業。亦復恆習知解之行。我今更有心自在力。我能伏心心不伏我。長老阿難吾見自身。及以天人坐大蓮花。又見諸方在在處處。無數難思阿僧祇界。睹佛世尊坐道樹下。大能天子請轉法輪。吾當隨順聞如是聲。我眼悉見諸世界中。種種繒蓋幢幡花鬘。如我即時見此忍土。長老阿難。我心念言。為是世尊作此神通。大德聲聞之所為乎。菩薩往昔曾種善根。今獲如斯變化果報。時舍利弗。即說偈言。

  如來不思議  如是佛功德

  若有善逝眾  神通廣難思

  及諸佛弟子  有學無學眾

  於此剎土中  我智最第一

  唯除諸菩薩  信念深固者

  長老阿難陀  我慧無等雙

  現在及未來  無能見過者

  除世調御尊  及趣菩提人

  我恆勤修習  毗婆舍那行

  滿足二十年  觀察一切法

  精心方便求  未曾得邊際

  我所有智慧  不可得稱量

  我以智慧力  現在於佛前

  能師子吼說  唯除異學人

  及行聲聞乘  求我真實者

  若我現神通  飛騰虛空時

  此剎無人見  吾之所游處

  聲聞亦不睹  唯除世間雄

  蠲別兩足尊  及以善逝子

  如是諸人等  知我之所在

  外道眾邪見  悉非其境界

  心常自在轉  禪悅不思議

  若有大士業  修習深空行

  長老阿難陀  我現此神通

  一切聲聞眾  終不能得知

  奇哉於今日  悉睹十方佛

  我在於花座  明見諸剎土

  建列不思議  寶幢妙花香

  一切世界中  變化不可稱

  長老我心念  不疑是世尊

  威德善逝眾  種種變化事

  或是不空見  菩薩之所為

  是舍利弗師子吼時。一萬三千諸眾生等。遠塵離垢得法眼凈。時大迦葉亦在眾中。阿難心念。是大迦葉。威德具足神通自在。今者變化將非己耶。於是阿難問迦葉言。此之靈奇是大德乎。迦葉答言。斯神化相非我所為。吾以智力悉能分別顯示一切。長老阿難。我今住於世尊之前。作師子吼。能以三千大千世界。其中諸水江河溪壑泉源池沼。百千萬億無量巨海。一切水聚吸置口中悉使枯涸。令諸水性魚龍之屬。都不覺知亦無惱害。

  長老阿難。汝今當知。我于佛前諸天世人梵魔沙門一切眾中。師子正說無畏之言。我力能吹須彌山王。大轉輪山。雪山山王。乃至三千大千世界。一切諸山皆成微塵。依此山者都不覺知。長老阿難我能如是。得此自在神通之力。複次阿難。我又能吹三千大千諸世界中。一時皆成猛炎熾火。譬如劫燒將盡之時。一切眾生亦不覺知。又無燒害熱惱之者又不生念燒剎土想。我神力相具足如是。

  長老阿難。吾住此間。天眼遠矚東方世界。億百千剎諸佛國土。始處處燒終同一火。我既見已心生念言。今當示現神通變化。即如其相以三昧力住此世界。過於東方億百千剎。能以一氣吹彼猛火悉令俱滅。火既滅已從三昧起。復更發大炎盛之火。長老阿難。我神通相。及波羅蜜如是滿足。若有人天生疑不信。世尊今者右脅而卧。若從定起汝可往問。唯佛如來能知此耳。世尊於時于靜室中遙語阿難。大德迦葉說師子吼。汝善受持。

  爾時人天阿修羅等。皆共嘆言。奇哉上座。摩訶迦葉師子吼時。三億眾生皆得人身。遠塵離垢得法眼凈。八十五百千那由他諸天。亦皆離垢得法眼凈。長老不空見菩薩。彌勒菩薩。文殊師利童子菩薩。越三界菩薩。如是無量諸菩薩等。皆被堅固弘誓之鎧。聞大迦葉師子吼說。以篋盛花搏如須彌。作此變化供養迦葉。爰及一切聲聞之眾。空中復化作七寶蓋。一一聲聞各蔭一蓋。爾時長老摩訶迦葉。見是寶蓋語阿難言。此眾決定大乘之行。作是種種神變之事。

  長老阿難我坐蓮花。處處方所見佛世尊。不可稱計阿僧祇數。復睹諸剎七寶嚴凈。雜色間錯微妙無極。其中眾生更相迎接。悉見彼國豐樂之相。譬如三十三天之上。貪醉花鬘愛著瓔珞。諸天身色如月光明。于虛空中有化寶蓋。一一眾生各蔭一蓋。亦如我今等無有異。處處佛剎無量菩薩。從兜率天降神母胎。長老阿難。我今所見。奇哉達行及師子吼。此實非凡之所能為。如是瑞相現大神通。爾時長老摩訶迦葉。即于眾中。而說偈言。

  阿難汝當知  我以念定力

  現在於佛前  以是三千界

  此佛之剎土  一切諸巨海

  大小江河等  無量種水聚

  我以神通故  悉能吸彼水

  置之於口中  雖皆令枯涸

  眾生無傷損  不惱于水性

  此剎眾須彌  黑山諸山等

  我住神奇力  悉能吹散之

  我以聰慧智  又用神通化

  令此佛剎土  一切成煙焰

  眾生不熱惱  亦無畏懼想

  我住於此界  見彼東方國

  阿僧祇剎土  悉為火所焚

  奇哉難思力  令彼火即滅

  既見諸神力  如此自在行

  令無數佛剎  悉無有毀損

  我處蓮華座  見此諸剎土

  種種皆端妙  殊傑鮮儔匹

  又睹兜率天  菩薩降神時

  不疑諸善逝  心達自在者

  為是諸聲聞  不空見菩薩

  為彌勒大士  而有斯瑞相

  爾時阿難心生念言。是富樓那彌多羅尼子。說法人中最為第一。今在此會有大神德。決定諸法得到彼岸。如是神通將非己耶。我今當問。即便白言。唯富樓那。如是瑞相大德為乎。答言非也。長老阿難。我之神通調伏利益諸眾生故。力能示現以手掌摩此之三千大千世界。不令眾生有傷損者。若有眾生樂神通力。示現翻復大千世界。譬如勇健巨力丈夫。以指捻取迦利沙槃。上下拋擲不以為難。我以右手轉側三千大千世界亦復如是。無一眾生有惱害者。長老阿難。若此三千大千水界。我以手指一點取之。悉著口中亦無眾生生知覺想。我于佛前作此神通。

  長老阿難。于夜初分。我以清凈勝妙天眼。於此三千大千世界。歷觀諸方何者眾生。於法疑滯當為除斷。即以天眼觀諸方時。處處見有四方世界。其土廣大無數眾生迷於正法。長老阿難。我心念言。不起此坐往破彼疑。即如三昧清凈寂定。調和柔潤正直之心。斷彼眾生於法疑惑。我于會中演說法時。一一眾生謂在其前。長老阿難。夜既初分。四方各有無數千眾。悉得安住于聖法中。三萬眾生皆受禁戒。六萬眾生歸依三寶。從三昧起。我如是相神通變化。悉能斷除眾生疑惑。長老阿難。我能安住於此世界。以凈天眼見於北方除怨國界。從此佛土過三萬剎。有一眾生於法疑惑。是世界中佛般涅槃。應聲聞法之所化度。我心念言當斷其惑。不往彼處即於此坐。遙令眾生自然調順。

  長老阿難。我今即時如定心相入此三昧。無數眾生作法光明。如是相貌我之聲聞。諸波羅蜜皆已滿足。若使有人於此眾中脫生疑網。不信受者如來起時自可往問。即於是時佛神力故。虛空之中出大音聲。阿難。汝今如是受持。如富樓那師子正說。時諸人天阿修羅等。皆嘆奇哉實為希有。聲聞神通相貌如此。豈況如來真境界乎。時諸人天作此贊已。富樓那彌多羅尼子。即于眾中。而說偈言。

  我諸漏已盡  決定到彼岸

  永脫一切生  為世所歸依

  既入于眾數  異佛神通力

  右手能翻復  天地山河等

  不令一眾生  而有傷損者

  長老我神通  勢力實如此

  若有三千界  大千之水聚

  於此佛土中  或見或不見

  我能以一指  悉點內口中

  不使諸眾生  而有覺知想

  我于初夜時  天眼觀諸方

  何者眾生等  於法有疑惑

  當住神通力  悉為除斷之

  我見一眾生  於法墮疑網

  若有淳善心  貪慕求法者

  吾不起此坐  悉除彼痴惑

  四方千億眾  我以凈眼施

  能令彼生信  使發菩提心

  時有三萬人  從我受禁戒

  六萬諸眾生  歸依于如來

  其心得寂靜  安住正法中

  我于初夜時  示現妙神通

  一念於此坐  歷觀東北方

  周觀過千剎  正降怨世界

  彼有一眾生  心疑于諸法

  我住此佛剎  彼人疑於法

  欲令見正路  今決其迷惑

  長老我神通  智力實如斯

  唯佛能哀愍  一切諸世間

  此處人不信  可往問世尊

  我今坐蓮花  見彼佛涅槃

  處處方剎土  闍維如來身

  及見佛殊特  為是誰神力

  又如我所見  諸佛般涅槃

  廣遠甚弘雅  不可得思議

  為是佛所作  聲聞之人耶

  爾時阿難心生念言。此羅睺羅是佛之子。有大威德神通自在。今亦在此大眾之中。如是變化將非己耶。阿難即便問羅睺羅。汝于戒學得到彼岸。此之神通汝所為乎。羅睺答言。非我所作。長老阿難。我如是相。種種百千威德神力。隨意自在為佛之子。或隱或顯未曾憶念。不嘗在前亦未示現。長老阿難。我能以此三千大千世界之中。百億四天下百億日月。百億大海百億須彌。百億大小轉輪之山。如是廣大諸餘山等。以四神足置一毛端。不令眾生有傷損者。于四天下不相逼迫。彼此去來亦無妨礙。吾之神通自在如此。長老阿難。我能以此三千大千一切水界。大海江河溪澗池沼。以一毛孔[口*束]置口中。渟流派別本相分明。其中眾生適性不改。水之盈竭亦不覺知。

  長老阿難。我住此土。如定心相入此三昧。見東北方難生如來。我在此剎白凈王所。撮取一把栴檀末香。供養彼剎一切諸佛。其香芬烈。乃至十方難生世尊化作台觀。高十由延七寶所成。即在此處燒眾天香。復于台上化作寶蓋。其蓋足高億千由延。縱廣正等百千由延。彼世界中一切眾生。皆共幻作栴檀樓閣。其樓上高百千由延。縱廣正等五千由延。如是無量在寶台中。各各莊嚴不相障礙。長老阿難。瑞相如是。我于聲聞具波羅蜜。或有生疑不能信者。世尊若起自可往問。我師子吼如來證知。時羅睺羅。即說偈言。

  長老阿難陀  我以大千界

  百億四天下  及無數佛剎

  如是諸剎土  悉入一毛孔

  我神通如此  無所譬類者

  世界甚廣大  不滿一毛孔

  各安去來業  悉不見妨礙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2:1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