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吳延陵季子游于齊,見遺金,呼牧者取之。牧者曰:「何子居之高,視之下貌之君子,而言之野也!吾有君不臣,有友不友,當暑衣裘,吾豈取金者乎?」請問姓字。牧者曰:「子乃皮相之士也,何足語姓字哉!」遂去。延陵季子立而望之,不見乃止。孔子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

  

  第十九章

  

  顏淵問于孔子曰:「淵願貧如富,賤如貴,無勇而威,與士交通,終身無患難,亦且可乎?」孔子曰:「善哉回也!夫貧而如富,其知足而無欲也。賤而如貴,其讓而有禮也。無勇而威,其恭敬而不失於人也。終身無患難,其擇言而出之也。若回者,其至乎!雖上古聖人,亦如此而已。」

  

  第二十章

  

  齊景公出田,十有七日而不反。晏子乘而往。比至,衣冠不正。景公見而怪之曰:「夫子何遽乎?得無有急乎?」晏子對曰:「然,有急。國人皆以君為惡民所禽。臣聞之:魚鱉厭深淵而就干淺,故得於釣網。禽獸深山而下於都澤,故得於田獵。今君出田十有七日而不反,不亦過乎?」景公曰:「不然。為賓客莫應待邪?則行人子牛在。為宗廟而不血食邪?則祝人太宰在。為獄不中邪?則大理子幾在。為國家有餘不足邪?則巫賢在。寡人有四子,猶有四肢也,而得代焉,不可患焉!」晏子曰:「然,人心有四肢而得代焉則善矣,令四肢無心,十有七日不死乎?」景公曰:「善哉言!」遂援晏子之手,與驂乘而歸。若晏子者,可謂善諫者矣。

  

  第二十一章

  

  楚莊王將舉師伐晉,告士大夫曰:「有敢諫者死無赦。」孫叔敖曰:「臣聞畏鞭棰之嚴而不敢諫其父,非孝子也。懼斧鉞之誅而不敢諫其君,其忠臣也。」於是遂進諫曰:「臣園中有楡,其上有蟬。蟬方奮翼悲鳴,欲飲清露,不知螳蜋之在后,曲其頸,欲攫而食之也。螳蜋方欲食蟬,而不知黃雀在後,舉其頸,欲啄而食之也。黃雀方欲食螳蜋,不知童子挾彈丸在楡下,迎而欲彈之。童子方欲彈黃雀,不知前有深坑,後有掘株也。此皆貪前之利,而不顧后害者也。非獨昆蟲眾庶若此也,人主亦然。君今知貪彼之土,而樂其士卒。」楚國不殆,而晉以寧,孫叔敖之力也。

  

  第二十二章

  

  晉平公之時,藏寶之台燒,士大夫聞者,皆趨車馳馬救火。三日三夜,乃勝之。公子晏奉束帛而賀,曰:「甚善矣1」平公勃然作色曰:「珠玉之所藏也,國之重寶也,而天火之。士大夫皆趨車走馬而救之,子獨束帛而賀,何也?有說則生,無說則死。」公子晏曰:「何敢無說!臣聞之,王者藏於天下諸侯藏於百姓,農夫藏於囷庾,商賈藏於篋匱。今百姓乏于外,短褐不蔽形,糟糠不充口,虛耗而賦斂無已,收大半而藏之台,是以天火之。且臣聞之,昔者桀殘賊海內,賦斂無度,萬民甚苦,是故湯誅之,為天下戮笑。今皇天降災于藏台,是君之福也,而不自知變悟,亦恐君之為鄰國笑矣。」公曰:「善!自今已往,請藏於百姓之間。」《詩》曰:「稼穡維寶,代食維好。」

  

  第二十三章

  

  魏文侯問里克曰:「吳之所以亡者何也?」里克對曰:「數戰而數勝。」文侯曰:「數戰數勝,國之福也,其獨亡何也?」里克對曰:「數戰則民疲,數勝則主驕。驕則恣,恣則極。物疲則怨,怨則極慮。上下俱極,吳之亡猶晚矣。此夫差所以自喪于干遂。」《詩》曰:「天降喪亂,滅我立王。」

  

  第二十四章

  

  楚有士曰申鳴,治園以養父母,孝聞于楚。王召之,申鳴辭不往。其父曰:「王欲用汝,何謂辭之?」申鳴曰:「何舍為孝子,乃為王忠臣乎?」其父曰:「使汝有祿於國,有位於廷,汝樂而我不憂矣。我欲汝之仕也。」申鳴曰:「喏。」遂之朝受命,楚王以為左司馬。其年遇白公之亂,殺令尹子西、司馬子期,申鳴因以兵圍之。白公謂石乞曰:「申鳴,天下之勇士也,今將兵,為之奈何?」石乞曰:「吾聞申鳴孝子也,使人謂申鳴曰:「子與我,則與子分楚國,不與我,則殺乃父。」申鳴流涕而應之曰:「始則父之子,今則君之臣,已不得為孝子矣,安得不為忠臣乎?」援桴鼓之,遂殺白公。其父亦死焉。王歸賞之,申鳴曰:「受君之祿,避君之難,非忠臣也。正君之法,以殺其父,又非孝子也。行不兩全,名不兩立,悲夫!若此而生,亦何以示天下之士哉!」遂自刎而死。《詩》曰:「進退惟谷。」

  

  第二十五章

  

  昔者太公望周公旦受封而見。太公問周公何以治魯。周公曰:「尊尊親親。」太公曰:「魯從此弱矣。」周公問太公曰:「何以治齊?」太公曰:「舉賢尚功。」周公曰:「後世必有劫殺之君矣。」后齊日以大,至於霸,二十四世而田氏代之。魯日以削,三十四世而亡。由此觀之,聖人能知微矣。《詩》曰:「惟此聖人,瞻言百里。」

  

  

  

  

  韓嬰小傳

  

  《漢書·儒林傳》雲:韓嬰燕人也,孝文時為博士,景帝時至常山太傅。嬰推詩人之意而作《外傳》數萬言,其語頗與齊魯間殊,然歸一也。淮南賁生受之。燕趙間言《詩》者由韓生。韓生亦以《易》授人,推《意》而為之傳。燕趙間好,《詩》故其《易》微,惟韓氏自傳之。武帝時,嬰嘗與董仲舒論于上前,其人精悍,此事事分明,仲舒不能難也。后其孫商為博士,孝宣時涿郡韓生其後也。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1 14:3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