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曠劫栽培般若緣。波羅密行得真傳。大根正信恆無間。始悟當年六祖禪。

  更慧密字示贈

回然心志越常流。峭拔根塵絕唱酬。昔有慧能今慧遠。慈雲鷲嶺意綢繆。

  茂如禪師七十

東風香散滿庭陰。南隱堂開見茂林。更喜窗前多古柏。青青一見趙州心。

  和仲改庵先生原韻

見猶離見始全真。刈草籬邊示半身。一日園亭幾來往。不教三徑長荊榛。

  贈周晉生居士

南嶺寒梅放一枝。香風拂拂仲春時。龐眉皓首真仙子。不獨臨風唱紫芝。

  種松

披煙野老親澆灌。帶雨泉公亦自栽。荒徑復開松引道。百年垂蔭好滋培。

      二

傾頹野寺雨蒙蒙。坐聽濤聲帶晚鍾。不獨歲寒原有約。相看殿閣影重重。

  贈陳勝初居士

創時不易守成難。綿遠兒孫仔細看。幾歷滄桑恢舊業。玉堂華彩影珊珊。

  二水匯流

泉聲浩浩出松門。谷口回瀾吐復吞。不讓錦江千尺浪。苕溪天目有同源。

  湍月交光

清秋素影卻相連。漾動澄波碎碧天。指點風光心印徹。紋生玩月是談禪。

  古樹重陰

古樹依依待個人。天然枝葉又重新。靈根毓得吳山秀。蔭復空王劫外春。

  石漾垂襟

波光搖曳日長臨。帶水迢迢助遠吟。笑指魚龍翻錦浪。一聲清磬海潮音。

  毗陵聞雷

雷動中吳蟄戶開。雨翻花港潑香來。半窗清影留雲榻。一葉春帆帶月回。

  送所中先生之吳門

香山一別幾經秋。鷲嶺重逢話舊游。湖上載歸春色去。禪房誰共月當頭。

  古黟訪友

昔年湖上擔簦過。今日峰頭訪友來。行盡松林與竹徑。茅庵更在白雲隈。

  賦得白豆花開天又涼

白豆花開天又涼。蟬聲方歇夜初長。眼前景物隨遷變。謾道髭髯不點霜

  師子峰

鳥道紆迴十數重。蘭皋香襲紫煙濃。還如師子威獰甚。驚得獼猴過別峰。

  慶雲庵

野渡舟中見古松。白雲深處隱高蹤。市廛咫尺山林隔。猶羡吳門海涌峰。

  次陽府寺壁間韻

溪流一曲小橋通。古寺蕭條映紫峰。游到法堂清凈里。廓然身在白雲中。

  舟中寄懷

江上尋知己。林間多鳥音。片帆行亂石。何處是山陰。

  昌江道中

山脊半輪月。波心一個僧。笑他當路子。輪我入雲層。

  贈朗徹禪師

舊友春相訪。新茅雪護深。羡君明古意。歷歷趙州心。

  庚戌秋復過芝城見越三故友筆墨有感

秋景落霞低。文峰透影西。芝城分袂去。飛錫武夷溪

  偶成

聞道山深處。寒岩卧老龍。一輪溪月靜。枕石聽淙淙。

  白雲山

採茶最喜白雲窩。古塔殘碑掛薜蘿。藉草就餐吞翠遠。歸途花雨嶺南過。

  寓佛華庵賦得霞字

登樓高瞰落晴霞。翠幕空餘映佛華。咫尺雲岩來塔影。野橋西去兩三家。

  贈退先梅芳二禪師赴青蓮社法席

梅隱何緣杖錫飛。門開甘露絕玄微。九秋雲外桂香發。一苑林中蓮社輝。惠我瑤章聯麗句。羡君法化展珠衣。武原舊席新酬唱。猶勝當年悟祖機。

  披雲台

芒鞋竹杖陟披雲。石屋煙霞有主人。滿目湖光山影秀。欲來此處寄孤身。

  登鳳凰山作

客路終年汗漫遊。鳳凰山冷石城秋。長江何處堪留錫。一片飛帆帶月流。

  歌詞

  茶歌四首

我來山中絕頂栽茶。钁頭钁尾聊且作家。磊落高風施大用。刀耕火種老生涯。

我來山中時復採茶。塵世如何及得我家。乘興提筐過別嶺。滿身煙霧意無涯

我來山中學炒新茶。斗鍋烈火還我作家。翠微香靄流青嶂。又聽鳴蛙鼓水涯。

我來山中汲水煎茶。松風竹雨煞是仙家。會得其中三沸意。滿傾幾盞樂天涯。

  和中峰國師樂隱詞十六首

江海雲籠。南渡傳宗。泛一葦可祖相逢。忍看紅雪廓徹心空。應且埋頭且匿跡且藏鋒

直入千峰。謾訝高風。隱考槃深復雲中。何誇洞府匪比仙蹤。觀林有獅穴有虎潭有龍

出塵不羈。入谷方棲。托幽清心自圓機。雲留竹榻月掩柴扉。才避喧嘩避奢侈避爭非。

糲食黃齏。僅得便宜。甘貧志事理何疑。禪余挹翠性狎尋嬉。驚惕春腳逝。水澌落花飛。

省世浮奢。習靜禁嘩。覓片地聊展袈裟。承霜承月載輪載車。但倩誰論倩誰諾倩誰誇。

一雨均加。萬卉萌芽。適時候滿眼煙花。披雲作幔剪棘為家。方可以坐可以卧可以茶。

春筍可餐。淇竹非刪。養綠筠密護禪關。潛心畜意山麓林間。得歇復歇靜復靜閑復閑。

初步雖艱。醒后尤難。真法王德化人寰。英靈俊快一鏃三關。會是白雲是綠水是青山。

登此南樓。新月如鉤。遍遊覽躡屐尋幽。碧陰穿寶玉露承甌。瞻岸白蘋汀。紅蓼楚江秋。

緊縛重笆。園有奇花。醒午夢蝴蝶翩斜。香光襲翠藻影芬華。稱閑焚香閑敲韻閑品茶。

難休能休。滯癖皆勾。明此事何用馳求。蜎飛共命異類同儔。任泥犁苦天宮樂佛國游。

拔距龍蛇。光芒可加。照乘珠系衣何奢。卓錐山谷飛錫水涯。貪弄春花攫夏雲書秋霞。

不墮思量。物我俱忘。若個人象座獅床。應機施設禪窟詩腸。恰稱性語逍遙樂自在香。

踐履尋常。乘興顛狂。雖散逸光陰匪長。樂於圭寶隱於蝸房。惜蟬欲歇日初短天又涼。

道莫能窮。行解相同。習修證從上流風。松根杖碧花底趺紅。指石榴花金蓮蕊玉芙蓉。

質合樵翁。性若仙童。在人間世事疏慵。浮華綺麗隱逸其中。效鳳棲竹豹藏谷鶴巢松。

  行狀

  臨濟三十三世鶴峰和尚諱濟悟。吳門費氏子。父思梅母顧氏。年十二有出塵想。父母可之。送至松陵羅漢寺禮瑞芝光律師而雉度焉。年滿二十即造萬峰剖石師伯許進具足戒。自此慧發乃以心地不明為憂。謂人曰今之說禪故。多皆未若具和尚之響應如雷也。遂往依之。始於佛日堂中體究本來面目。每嘆曰面目不識安得為人。夫子之道費而隱非我欺也。飲食睡眠刻不放下。一夕為燈花一爆。話頭不覺粉碎。乃雲燈光眼光大地光鋩。月不敢白金不敢黃。回途得妙楓落吳江。首座聞之曰。堂頭室中添一籌矣。師以淆訛未盡觸處用心。時檗庵亦以淆訛有礙。自靈岩來參靈隱。隱即別立一堂令師與之共相砥礪。隱之勘辨愈毒愈辣。一日隱乃痛捶一僧。師從傍頓明下載清風。又作偈雲掌掌天難復髑髏識盡干日不知火爇冰高水自寒難難可惜空花燈上殘。隱以為此語不但壓倒檗庵。即有鼻孔衲僧亦無有不。壓倒也。尋命之職為眾激揚而咸服其調攝。漸以事煩而生隱心。故游西江之景德。又棲京江之寶覺。靈隱遣書責之。歸而授法焉。康熙六年之夏也。佛眉繼席雙徑乃以濮水之福善。而為師最初開法之地。彼中士大夫聆其旨要。甚生慶幸。嘉禾保社於斯為盛。四方之慕日起。故姑蘇之寶樹。當湖之竺隱。桐溪之寂照。靡不虛席以相迎也。及主福壽大有疲於津梁之狀。雲水至者俱惋辭卻之。惟以戒雷輩日夕研窮以明宗趣。到老而志不衰唯此一事耳。丁卯秋仲知身不久。一切謝絕。病作而藥石亦謝。非有定力而前知者其能之乎。九月十一日起浴。說偈而永訣矣。入室之子四人。師之生也。天啟丙寅九月二十日示寂也。康熙丁卯九月十一日住世六十有二。戒臘四十有四。塔建本寺開山和尚之左也。語錄若於卷板存楞嚴藏中。詩文佳處自成機杼。總由性出不事雕琢。性又澹宕頗多古人之雅。人言師之囊橐一無長物而高之。予曰小之矣。夫為知識取其道眼則可如無長物為高不猶同夫丐者耶。此可愈乎貪多務得之輩耳。若知其生平之所重而重之。是真能重鶴兄矣。

  同門弟慧輅頓首謹狀

  鶴峰悟禪師塔志銘

  敕授文林郎知山東嶧縣事桐溪仲弘道撰

  和尚諱濟悟號鶴峰。臨濟座上為三十三代。本籍吳門費氏裔。父思梅母顧氏。幼見師敦禮釋迦知有夙慧。遂送松陵羅漢寺光律師瑞芝剃染。時蓋十二歲雲。稍長受具于萬峰剖石和尚。夙夜修持不怠。時靈隱具老人住佛日見師而異之。命參本來面目。師見燈花爆遂有省。后同檗庵和尚打七于大悲堂。逢具老人警策鄰單侍者。師聞之遂大澈法源。偈載行狀中不具述。自是華嚴廣孝顯寧徑山天寧諸剎歷充首規。具老人深相器重。迨分衛江西景德鎮。則結茅施茶開闢古路。種作利濟不倦一方。皈依者甚眾。師歸靈隱具老人益加印合。遂授衣缽焉。於是受京江之請。開堂于雲陽寶覺寺。五年之間宗風丕振。吾里福善寺慕師高風。遂敦請移錫。使命再三得師遘止。時即有五鶴來巢殿庭。都人士觀者咸以為與師號相符。殆天意也。蒞眾十年凡正殿後樓莫不巍然金碧。葺而新之。中逢飢歲雲廚罄如。師則封灶絕煙與眾同餒。於是遠近聞者莫不負米擔薪求師舉火。福善復興。亦叢林中一段佳話也。自是退休于。姑蘇之寶樹。當湖之竺隱。而桐溪之寂照。又相迎請。不得已再行駐錫三年。即舉同門句公和尚主席。而退老於吾里之福壽禪林。蓋閉門卻掃遂初志也。歲丁卯八月距辭寂照之日已復四年。偶染微痾遂有終焉之意。至九月初旬索歷擇日沐浴更衣。作偈別眾。有生日前重陽后。趁此時光。踔然便走。之句。果於十一日遂趺逝焉。嗚呼師在濮水二十余年知交甚廣。惟與予及我友高子玉涵尤相友善。臨終我兩人合掌恭送。師遂以後事托高而以詩序及墓銘托予。今玉涵竭力營其喪葬。可謂不負托矣。而塔銘尚遲遲未就。予果何心敢負師委乎。師生於天啟六年九月二十日。寂滅于康熙念六年九月十一日。世壽六十二。僧臘四十有四。示寂後門人戒雷若水等卜葬于本寺開山和尚塔院之左。置桑地二畝三分于山門之內。取租以為春秋掃塔之費。為經久計也。遂系之以銘。銘曰。

三峰分派。雙徑匯源。京江顯化。濮水指南。衍靈隱之法乳。在福壽而歸全。道似川流而益永。塔如岳峙而彌堅。

  跋

  和尚賦性真純。稟資高簡。故所著法語詩偈字字皆從妙凈明心流出。不落名句文身識相。如摩尼寶珠顆顆皆圓隨機取給。便與傾出一栲栳也。雨窗岑寂焚香展誦。則於行墨間別有無量異光轉注。又如日輪湧現。一時昏翳廓然開霽。偉矣哉根本智光若是。其干還造化者乎。自念鈍根以蠡測海。雖復潛心體會。不覺望洋而嘆。蓋和尚泛教海餘波。衍滹沱正脈。沾沾乎灌溉福田。汲引方來。若廬岳江浙近而至於今桐川寂照皆其所建法幢立宗旨處也。至若耽枯喜寂樂於恬退那有工夫與俗人拭涕。一副冰雪心胸則又性使然矣。法華言獨王頂上有此一珠不以與人今和尚則不然。和盤托出遍周貧窶。無不從此法界流究竟還歸此法界。讀斯錄者報恩有分。

  壬戌夏五下浣四日  華亭學者能印頓首謹識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0:3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