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培中文


嘉興大藏經 鴛湖用禪師語錄

  序

  鴛湖禪師語錄序

  予聞至道無言妙悟無傳則歷代祖師相禪所傳何也既雲無言則語說三乘千七百則又言甚麼然傳固有不能傳者在言亦有未盡言者存也予每見吾鴛湖大師有龍山黃牛之遺風與石雨禪師為同參兄弟石師受法雲門吾師嫡嗣南明常有書偈來往稱莫逆焉庚辰春吾郡請師住持普明而石師自雪峰來同眾敦請吾師開堂結制吾師謙讓堅以恙辭予因而請曰師是千聖法眼蘊無上妙義何惜廣長舌不為三根人一接引耶師曰人固有可已有不可已者幸予友天華兄在老僧何更贅詞哉婉辭過遜若是者三不得已而登堂四眾雲集一時聆其法旨若弘鍾大呂敲破人世昏夢頓令人蘧然覺躍然起而莫不服我師迥脫根塵神化無方者也故吾師一棒一喝無非醒世金針微言片偈如毒鼓聲遠近聞者皆喪有不喪者細閱是錄字字真詮言言妙諦宛如覿面說法固門人筆記成帙斯亦吾師之慧機捷發廣覺人世雖雲至道無言妙悟無傳神會是錄則有言終歸無言而無傳悉得所傳矣嗚呼至矣哉。

  芝城弟子朱喬秀拜撰

  普明鴛湖用禪師語錄目次序卷上升座小參機緣拈頌古像贊法語卷下書啟偈頌雜著附行狀塔銘

  鴛湖用禪師住福建建寧府普明禪寺語錄卷上

  嗣法門人 悟進 悟元 等編

  長水退庵 法孫 真智 重梓

  升座師雲若論佛法老僧無下口處今日偶見新山門拿我拄杖子浪蕩遊戲穿過果子嶺直到火燒橋失腳一跌落在深溪幸有舊佛殿肯來相救不惟相救抑且騎卻項歸來新山門叫屈未免要老僧判斷新山門好與三十拄杖舊佛殿亦好與三十拄杖何故聻車不橫推理不曲斷擲拄杖下座。

  石雨和尚同步紫朱史君請升座士問芙蓉出匣正令當行斬新一句作么生師便打士雲早知和尚有此機要師雲你那裡見得士喝師復打士擬議師雲且去且去乃舉拂子拂雲大眾會么即心即佛猶是淆訛非心非佛可無趨向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穿花蛺蝶深深見取不得捨不得不可得中恁么得點水蜻蜓款款飛普明恁么舉揚挀著靈峰癢處憶知拋家散宅闊步大方峭巍巍孤迥迥凈裸裸赤灑灑踏倒諸聖頂 把住凡靈要路雖然有時把住有時放行有時把住中放行有時放行中把住還知栴檀林里純是栴檀獅子窟中無非獅子么眾中莫有伶俐漢出來道普明無端露布靈峰蘊底山僧但向伊道秪因曾與同床睡是故深知被底穿卓柱杖下座。

  辛巳冬萬如和尚同諸紳衿護法遣僧齎送鴛湖老人衣拂至請升座師指雲諸大德這些滯貨自敬畏無趣老人付于車溪無幻祖翁無幻祖翁付于南明本師和尚本師付于病僧病僧一向冷眼相看撇在壒 堆頭今日拈來更新光彩遂拈起法衣雲揭起古法衣寸絲不曾掛拈起塵拂雲指揮舊麈尾野干多驚怕拈起手捲雲惟有這個無用處惹得時人添話杷去年有個白拈賊未嘗見此先竊下如今且向靜處收藏他日再有個忤逆兒孫定是鑽龜打瓦諸大德且莫覷著覷著則瞎。

  壬午春萬如微和尚入山設齋請升座僧出禮拜師舉拂子雲會么僧雲恁么則直截當機舉四眾盡知恩師便打僧問坐斷孤峰即不問賓主交參事若何師打雲會取這一棒僧喝師復打乃雲每懷往日同居況屈指別來五六春閩地吳山何阻礙一番拈起一番新遂舉拂子雲昔日世尊拈花迦葉微笑世尊雲吾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付囑摩訶迦葉自此便有教外別傳直指人心見性成佛之旨這老漢今日在普明拂子頭上放大光明且道那個可證幸有受興化請者如如和尚而得證明大眾若也見得不妨同出同沒同行同坐若也不知卻笑普明一場露布且道那裡是露布處擲拂子便下座。

  中元孝廉蘇門聯岳二居士同眾等請升座僧問如何是古佛心師便打進雲如何是學人心師雲欲攫游龍蝘蜓已上進雲畢竟作么生師復打乃雲法身流轉于五道便有人天三途之異有升有沉有出有沒有高有下有苦有樂諸仁者欲得資彼三途離苦得樂須一念心清凈一念心光明一念心無礙心清凈是真佛心光明是真法心無礙是真道真佛無形真法無相真道無體三即一一即三此猶是名言必須竭盡自己那邊覷破冷灰里轉得身來便好全身擔荷到這裡赤條條光爍爍三世諸佛也不出這裡十方菩薩也不出這裡西天四七東土二三也不出這裡天下老和尚也不出這裡所以雲頭頭儘是光明藏處處無非解脫場雖然如是且道向上提持又作么生遂喝一喝卓拄杖下座。

  蘇門黃春元薦慈請升座師雲春風黯淡過細雨鳥悲呼出沒無蹤跡銅人涕泣何拈拄杖雲大眾見么若見是有一切認以為有把髻投衙擔枷過狀或有於此脫略風塵覷破世故一切認以為空又落於偏空窠臼所以古德雲棄有著空病亦然猶如避溺而投火脫有大丈夫漢打點精神竭盡心意拶到懸崖撒手自肯承當絕後再蘇欺君不得那時八字打開非但得知徐氏孺人的落處即與三世諸佛諸祖同證遊戲三昧去也雖然若到普明門下三十棒一棒也較不得卓拄杖下座。

  師誕日升座僧問乾坤無著處日月不停機不涉今古一句請和尚指示師雲今朝十月七進雲燈籠傳消息露柱嘆奇哉師雲非汝境界又一僧出師便打雲敕點飛龍馬跛鱉出頭來僧喝師復打乃雲釋迦老子四月八日降生普明病僧今日酉時出世且道是同耶是別耶若道同則萬別千差若道別則事同一家諸大德請緇素看不然更聽一頌瞿曇昔日已出世普明於世未嘗出澗底水流忙太生嶺頭雲散閑自得便下座。

  小參巽向朔風寒戚戚背山水牯冷呆呆懶病從來懶做事只宜手捧暖茶杯暖茶杯通身暖氣冷如灰諸禪德既是通身暖氣為甚麼冷如灰若於此見得不妨安茶適飯取性過時其或未然拈拄杖卓一卓雲拄杖子為諸人道去也復卓一下僧問古殿重開即不問普明一句事如何師便喝進雲恁么則龍興風后舞衝破碧波流師雲閑言語。

  除夕小參天寒作九歲殘須守舉杯拈果大家出手吃茶吃水大家濕口各個現成都該知有大眾且道知有個甚麼假稱為佛陀方便呼為智欲明此智直須向三條椽下七尺單前擦褲磨裙忘餐廢寢然此智秪在動用中不離眉睫上所以趙州凡見僧來參便問曾到此間么僧雲曾到州雲吃茶去或雲不曾到亦雲吃茶去院王問雲和尚為甚麼曾到不曾到俱教吃茶去州呼院主主應諾州雲吃茶去趙州老漢輕口快便院主不識好惡普明者里不管他吃茶吃飯只要伊單刀直入且道與古人是同是別有伶俐衲僧出來道道看眾無對師喝一喝雲日月盡時歲已殘釣舟歸去靜蘆灘絲綸一把忙收拾且待春風再往還拈拄杖便起。

  機緣

  師舉永明偈問雲峰釣雲化人問幻士谷響答泉聲欲達吾宗旨泥牛水上行意旨如何鈞雲夢眼見空花師雲空花事作么生鈞雲莫將耳聽師又問臨濟祖翁有一句子你作么生道鈞便喝師便打鈞又喝師又打鈞禮拜師雲元來是瞎驢子鈞拂袖便出。

  介庵參方跨門師雲是什麼庵擬對師震威便喝庵豁然契悟便掩耳而出。

  師一日喚一初入方丈雲我心裡不安你還得太平也未初雲蒼天蒼天師亦雲蒼天蒼天初拍膝一下便出。

  一初禮拜起師舉拳雲道一句看初便掌師亦掌雲且道你一掌我一掌甚麼意旨初雲請和尚珍重師乃休初一喝便歸侍寮。

  僧參師問那裡來雲浙中來師雲途中見甚麼僧擬議師便喝僧亦喝師打雲這一喝落在那裡僧禮拜雲謝師指示師復打。

  闇齋黃廉憲升任廣東入山作別問雲臨行一句乞師指示師雲三千裡外逢人不得錯舉。

  一日師欠安介庵侍次師命茶問雲汝字覺先喚甚麼作先庵雲且喜今日得自在師雲如何是覺后庵雲請和尚尊重師雲你還分得先後么庵良久師便喝庵雲某甲只管吃茶師雲如何是吃茶的事庵雲柿棗腐乾都在這裡師雲你作么生庵雲卻被某甲一口食盡師雲滋味如何庵雲甜者自甜咸者自咸師雲未在更道庵雲某甲謝茶便禮拜師深喜之。

  僧參師雲一向那裡住雲舊秋如如庵過歲在金粟師雲東住西住有甚麼事雲是是師雲不是不是。

  二僧參師問到這裡做甚麼一僧雲特來親覲和尚師雲卻值老僧不在僧無語師雲三十棒自領出去又雲第二位作么生僧雲請和尚開示師適值咳嗽乃雲卻值老僧咳嗽僧亦無語師雲且坐吃茶。

  一晚師落堂雲一夏已過汝等有得力處不妨剖露看一僧雲方才禮拜和尚師雲未在更道僧雲晝長人倦師雲非汝境界僧雲和尚又作么生師雲晝長人倦僧便禮拜。

  問須彌納芥子芥子納須彌意旨如何師雲恰好。

  僧問某甲甚是要明此事自覺工夫親切為甚不肯透脫師雲昨晚公案你還會么雲這個瞞學人不得師雲又說不肯透脫僧佇立師叱雲死漢出去僧出至午復持止靜牌呈雲還了和尚師扭住雲道道僧喝師雲未在更道僧又喝師雲喝后又作么生雲檐前雨滴滴師雲檐前雨滴滴干汝什麼事僧又喝師雲亂喝便推出。

  問迷中有悟悟中有迷作么生悟中迷師雲亂問作么。

  月竹庵僧參問如何是藏身處沒蹤跡沒蹤跡處莫藏身師雲月竹庵不許你躲跟僧雲如何是是法住法位世間相常住師指彼坐位雲這個位是你的僧無語師便打。

  拙崖參師雲作么不去進雲正恁么時未審誰去誰住師良久雲會么進雲會且止畢竟是誰住師雲你還妄想作么進雲怎奈這個何師雲你在那裡見老僧進雲兩眼對兩眼師雲瞎進雲瞎瞎師便喝。

  師一日命介庵進一初元頌末后句二人呈上師閱畢遂俱付囑偈雲沿流一段事竟無頭與尾付與獅子兒哮吼滿大地。

  拈古

  舉瑞岩彥禪師每日自喚主人公復自應諾乃曰惺惺著他后莫受人瞞師雲白日青天作夢夢中頻喚主人直饒惺惺諾諾也是無主孤魂。

  舉天寧法舟濟禪師因五台陸公問畫前元有易否寧曰若無將甚麼畫公曰畫后如何寧曰元無一畫公曰現有六十四卦何得言無寧曰居士莫著文字好公曰請師離文字發一爻看寧召五台公應諾寧曰者一爻從何處起師雲畫前畫后論有論無總與大易無涉直饒一喚一諾爻象分明也未是衲僧極則畫前元有易否天寧老漢何不當頭便喚五台待他應諾卻好雲元有易否陸公者里必然別有所入且免後來許多周遮。

  舉橫川珙禪師晚參少室無門戶如何便得通夜深寧耐立聽我說西東師雲大好無門戶。

  舉南明廣和尚看雪次侍僧曰滿山都是雪南曰隨聲逐色漢僧曰請師離聲色道一句南曰滿山都是雪師雲者僧身挨白刃活得命來不妨好手南老人費盡鹽醬究竟不獲稱心者里有向聲色外別道一句者么良久雲切忌道滿山都是雪。

  頌古

  世尊初生。

  知得恩來解報恩當機安肯放雲門後代莫言空辣手至今一棒一條痕。

  世尊拈花。

  末稍拈出示人天一笑相逢非小緣萬象森羅皆正眼優曇花放火中鮮。

  外道問佛。

  玉簫清濁吹新調氈板輕敲合得腔爭奈座中不解聽別賡一曲亂宮商。

  百丈侍馬祖游山歸寮哀哀大哭同事問雲憶父母耶丈雲無雲被人罵耶丈雲無雲哭作甚麼丈雲問取和尚去同事往問祖祖雲你去問他同事復至寮見丈呵呵大笑問雲適來為甚哭如今為甚笑丈雲適來哭而今笑同事罔然。

  一番哭也一番笑先後總歸太古調紛紛不是子期心隨聲逐色難知妙。

  南泉示眾曰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

  殺人不見血乃是王老師放身捨命處正是報恩時。

  僧問趙州狗子還有佛性也無州雲無。

  狗子卻酬無佛性綿包突石行正令須彌頂上擊金鐘猢猻驚出那伽定。

  趙州問南泉知有的人向甚麼處去泉雲山前檀越家作一頭水牯牛去州雲謝師指示泉雲昨夜三更月到窗。

  昨夜三更月正幽克家相見出常流綠草青青隨處好山前山後任優遊。

  趙州問投子大死的卻活時如何子雲不許夜行投明須到。

  翻手成雲復手雨伸腳元在縮腳里懸羊賣狗老當行有利無利不離市。

  僧問首山如何是佛山雲新婦騎驢阿家牽。

  新婦騎驢阿家牽妙體端嚴出自然不是首山相見后好因緣做惡因緣。

  臨濟升座有僧出濟便喝僧亦喝便禮拜濟便打又一僧來濟豎拂子僧禮拜濟便打又一僧來濟豎拂僧不顧濟亦打又一僧來濟亦豎拂僧雲謝和尚指示濟亦打。

  朔雪飄飄開雁門平沙歷亂卷蓬根功名恥計擒生數直斬樓蘭報國恩。

  玄沙見新到禮拜乃雲禮拜著因我得禮你。

  因我得禮你啰哩啰啰哩磕破臭髑髏法身藏在北斗里。

  明招上堂眾才集乃雲風頭峭硬不是你安身立命處且歸暖室商量便歸方丈大眾隨至立定招雲才到暖室便見瞌睡以杖趁出。

  風頭峭硬語朦朧暖室商量轉不中欲得安身立命處直須掃盡野狐蹤。

  玄沙雲若論此事譬如一片田地四至界分結契賣與諸人了也只有中心樹子猶屬老僧在。

  備頭陀慣賣巧田園結契從何討老年猶抱這枯椿不顧渾身沒荒草。

  夾山雲目前無法意在目前不是目前法非耳目之所到。

  聲色純真列滿前擬將觀聽總非干為伊渾是官家物不許平人私自探。

  洞山雲言無展事語不投機承言者喪滯句者迷。

  賣扇婆子手遮面賣油娘子水搽頭不是還他肌骨好任搽紅粉不風流。

  芭蕉上堂拈拄杖子示眾雲你有拄杖子我與你拄杖子你無拄杖子我奪你拄杖子靠拄杖下座。

  家風逞盡老芭蕉舉措施為行莫嘉仁義固從貧處斷世情偏向有錢家。

  僧問岩頭古帆未掛時如何頭雲小魚吞大魚。

  小魚吞大魚須彌趁入海古帆未掛時鐵船風背撼。

  鼓山折箭。

  好義多從過勇功才來沖陣箭頹鋒可憐鼠伎索瘢手猶笑鄉情老凍膿。

  婆子燒庵。

  桃紅含宿雨柳綠帶朝煙芬芳春最好幾個眼睛穿。

  趙州因僧問乍入叢林乞師指示州雲吃粥也未僧曰吃粥了州曰洗缽盂去其僧有省。

  金風陣陣著些涼狼藉秋光滿路傍行客紛紛歸未得逢人切忌錯商量。

  物不遷。

  筍抽必竟易成竹花落難教綴上枝記得小兒騎竹馬如今又是白頭時。

  趙州問南泉如何是道泉曰平常心是道。

  怒時煩惱樂時戲笑若道平常新羅過鷂。

  汾陽十智同真。

  二八娥眉俏十分幽閨空怨憶私情頻呼小玉非無事只恐郎心非我心。

  雪峰上堂曰諸上座望州亭與汝相見了也烏石嶺與汝相見了也僧堂前與汝相見了也。

  象骨崖前語最親僧堂烏石望州亭太末蟲緣紅焰火蟭螟睫戴鐵昆崙。

  鏡清問玄沙學人乍入叢林乞師指個入路沙曰還聞偃溪水聲么清曰聞沙曰從這裡入。

  乍入叢林問入路沒頭浸殺偃溪聲可笑謝三無別法慣將官物作人情。

  靈雲見桃花。

  春芳處處著繁華遊客紛紛眼盡遮不信東君有私意靈雲獨許悟桃花。

  僧辭趙州州曰甚處去曰諸方學佛法去州豎起拂子曰有佛處不得住無佛處急走過三千裡外逢人不得錯舉僧曰與么則不去也州曰摘楊花摘楊花。

  心思路絕太間關紙裹麻纏有幾般任是龍睛鶻眼漢楊花亂落也難看。

  陸亘大夫問南泉弟子家中有一片石或坐或卧今擬鐫作佛還得么曰得大夫曰莫不得么泉曰不得不得。

  造化紛紛意氣奢不周遮處復周遮東風淡盪無多力吹得開花又落花。

  僧問干峰十方薄伽梵一路涅槃門。

  一片婆心指問僧爭如不識是非生自來古路猶弦直返使崎嶇屈曲行。

  趙州使得十二時。

  亥戌酉申未午巳辰卯寅丑子皆隨老僧剿得無毛鳥兔盡風流無限過平生。

  疏山問溈山有句無句。

  藤枯樹倒句歸何古佛垂慈不較多幸得因風吹火力晃然笑里見干戈。

  陸亘問南泉舉肇法師話。

  大夫空遞昔人言王老庭花夢裡看緇素欲明端的旨快將細末好盤桓。

  雲門拈拄杖舉教中雲凡夫實謂之有二乘析謂之無緣覺謂之幻有菩薩當體即空乃雲衲僧見拄杖但喚作拄杖行但行坐但坐總不得動著。

  千江有水千江月萬里無雲萬里天今古山川人自異衲僧拄杖又重宣。

  台山婆話。

  多事台山指路婆更憐勘破諗頭陀任教暗室虧心事爭奈神明如電何。

  雲門雲聞聲悟道見色明心乃雲觀世音菩薩將錢買胡餅放下手雲元來只是饅 。

  聾瞽無聊舉話由卻拈胡餅作饅 是非不到高岩下又逐春風鼓樹頭。

  和普明禪師牧牛頌。

  未牧。

  黑雲低處一聲哮足底程途那信遙童子個時將貫索未嘗留意惜良苗。

  初調。

  鼻孔今朝始受穿十分狂性只宜鞭要渠了了尋常事不管通身黑業牽。

  受制。

  蹊徑於今不枉馳鞭繩緩緩肯相隨家山水草隨時給信步風流也不疲。

  回首。

  綠楊堤畔碧溪頭景自晴和風自柔水牯轉頭初自肯月明歸路謾遲留。

  馴伏。

  那裡隨來過這邊左盤右轉總安然黃鶯叫得山花笑聲色中能不被牽。

  無礙。

  脫落虛空萬象如人牛浪蕩不相拘鞭繩颺下無些子引興梅花一調余。

  任運。

  我自悠然一覺中任渠草徑玩纖茸落花沒膝春山晚猶潑紅霞錦繡濃。

  相忘。

  白雲拖過月明中月與雲和一色同智境此時多不會論何南北與西東。

  獨照。

  家破蕭然四壁間於今雲靜月明閑固非逞日程途事尚好挨身拶過關。

  雙泯。

  劇盡何方覓影蹤不應空里鏤虛空有誰道露堂堂地蜂蝶痴迷花底叢。

  臨濟宗。

  棒如雨點喝如雷生佛從教腦裂開一自滅他正法眼幸然無事可安排。

  曹洞宗。

  古殿香消燈盡時月明簾外步猶遲玉階天晚和雲靜金鎖玄關不易窺。

  雲門宗。

  氣宇如王度量迂慣將一字設關樞紛紛物類知何數塞斷咽喉氣也無。

  溈仰宗。

  父子渾家夢裡身弄丸作息總非親看看機盡情忘處誰是呼驢喚鹿人。

  法眼宗。

  青山綠水作通玄珠網交參在目前行布一回收拾盡赤窮四譬空蕭然。

  像贊

  觀音大士(深遠庵請)

  這位上座冷地默坐兀兀痴痴思憶甚麼想你當時置身無措嘗在洛陽橋邊賣盡風流金沙灘頭許成夫婦紫竹現形白衣風度三十二應識時達務千眼千手作福作禍尋聲救苦添鹽添醋造妖捏怪何故何故誰不丈夫無數無數簡點將來皆成話墮爭如今日歸到深遠院東寮閑卻心情無數慕一爐香燼一瓶花白日青天人莫睹。

      又

  南海風波險復深三天竺寺少知音輕身躲入畫工手寄語時人莫浪尋不浪尋楊柳依然插凈瓶。

      又

  雲山紫竹白鸚鵡綠柳凈瓶水月心個是圓通真面目一番寫出一番新。

  踏鰲像

  紫竹下踏鰲頭十分氣概執楊枝灑甘露一片慈悲累他善財立得腳跟酸鸚鵡高飛猶較些子。

  普賢大士像

  是大願王從本顯跡一念不生普眼難覓將謂騎白象更欲作逋客卻遇普明老冷眼得覷見且道覷見個什麼甌子跌落地碟子成七片。

  布袋和尚像(訥生求贊)

  拖布袋遭人怪笑怡怡遭人愛街頭曾乞一文錢看你償不盡人間債。

  本師南明和尚像

  新豐寺里老頭陀嘯傲顛狂孰奈何棋酒一聲高價盡翻然踏倒古毗盧三杉堂前探溪量水五老峰頂作浪興波鉗錘衲子勘驗精粗末梢必竟何分付鉤線沉江懶唱歌。

  雲棲蓮大師像

  裂破縫掖搭紫伽黎七筆勾下諸方參隨辟五雲之榛莽整伏虎之古基換人眼睛以黑豆斷人性命加鉗錘咦幾度竹窗拈鐵筆香風吹遍藕華池。

  真寂聞大師像(慧基請)

  一片老婆心整理時人手腳十分惡辣口罵倒拍盲禪學寶于善凈于慈無是不是大之定慧之基將錯就錯若問真寂家風切莫向影子上卜度。

  皓公七十半身像

  贊此古錐壽登古稀示長耳相秀距羅眉問渠家風無意無為熟味般若喜怒逢時有時迅雷疾風不減阿修羅之怒威有時春花秋月猶勝觀世音之慈悲世有張吳之妙手疇能模仿其全軀敢問諸孫那半身▆咦。

  自像(總題)

  骨瘦若不勝衣心毒難辯真假端坐並無入正念處相見又無慈悲喜舍橫按一條白棒佛來也打魔來也打。

  蘇門黃居士養志圖並跋

  玲瓏綉石盤曲蒼松雲山浩渺鶴鹿從容中有喬梓如過庭時不在詩禮靜攝棲遲志存孝養豈泥色難婉容膝下樂以盤桓家僮捧獻敢是羊棗問其有餘對以不少凈幾所置花香是玩經函未展理事已辦即此林落何異極樂十萬餘程秪在一覺。

  居士之顯考易簀顧命久矣固能追念往恩繪此圖曰養志復代為皈戒取其法名曰覺願願其一覺而行願是齊普明因是誠而鳴之也。

  法語

  示贊若黃居士

  佛說一切法為度一切心我無一切心何用一切法正法尚不立邪教從何有言正因對邪其正安可得邪正是名言都無有實義眾生不了故吾宗說直指直下便承當分明日用事一處透得去處處一時了回觀此名言亦是夢中語夢語亦不立是何等境界普明老禿奴說盡老婆禪自吃三十棒一棒較不得。

  示兆禪人

  文彩未形安能下筆既發毫尖紛然現跡禪人於此覷得真波斯海底燒紅日。

  慧燈禪人求示

  本具一慧燈劫前不可得偶爾隨緣起光明太周匝闇卻佛祖明爍破群生黑致語燈禪人切莫為劇則。

  杜華宇出扇求示

  鹽官特覓犀牛扇澄江攪動蒼龍現杜君若也能唧溜將鐵蒺藜紅爐煆火焰頭說無生法三世諸佛立地看不是半滿與偏圓亦非權實並頓漸掃盡葛藤閑露布披衣得坐空王殿攔街倒巷自家底認著依前還不薦。

  徑山智一禪人求示

  智一禪人不遠數千里而來並持諸縉紳信劄邀余回浙相聚緇素眉毛撕結了諸人生死大事此亦婆心太切也然諸佛菩薩用心不違眾生意願而病朽雖坐懶惰亦有此心也且如欲迴路前後鐵圍相逼左右虎狼獅子那時如何進步智禪人這裡道得管取了得向上事就把洞山麻三斤稱起三十三天雲門乾屎橛撬破地皮七橫八裂去也。

  贈德雲禪人

  德云云住妙峰頂大似充饑求畫餅德雲不住妙峰頂亦如奔日欲逃影兩途截斷未親切取著中間猶陷阱是古是今非彼非此兩不成雙一不單已豫章省下話生緣安居卻在宣城裡掣斷攔路索參請諸方禪吳水鐵船任浮載越山有月不在天天童胡亂揮白棒桐月與君多一言歸去西江十八灘一口吸盡須教干轉身吐氣一句子好看枮井生波瀾。

  示上水鄒醫士

  堪憐人間世無有不病人鄒君諦思惟妙指按得真香附熱黃連涼拈來無不是用處卻相當然雖具此能猶欠這一著爭如瘥病者不假驢馱葯君不見維摩老引得傍人打之繞唯有曼殊較些子未免渾身入荒草又不見謝三郎巧施三病誚諸方被人劄著難措口十分意興成慚惶。

  示史齋士

  病僧口裡元無舌從來不會哆啝說茲問了衡史道人裝香掃地憑誰力一朝覓著這個人便得出離生死窟那時捉敗黃面老好做街頭白拈賊賊賊三十拄杖也要吃。

  示悟香禪人

  香是甚麼物悟者甚麼人灼然見得徹未免滯途津所以一念參方急江西湖南問知識知識口裡水漉漉說得親時難指出忽爾踏破草鞋底腳邊瓦礫皆黃金建溪水作一口噎鐵獅峰吼如雷音那時優遊任德性無喜無憂可憂喜水間林下水草餘閒時唱個啰啰哩。

  示王汝良居士

  拈鐵如意等霹靂當下了明何快極這裡冥冥無所知依然腳下生荊棘參到離心意識時火中木馬生一兒學到聖凡之路絕鞭下泥牛嘗出血也不參也不學丈夫懷抱能寥廓萬法樅然本是閑何得無繩而自縛休自縛出穴煙菟戴雙角。

  吳君羡居士出扇求示

  寸絲不掛一幅素綾點畫不加一段彩文若恁么會萬八千程不恁么會失卻眼睛君不見龐公去參馬簸箕一口便把西江吞財寶盡情傾湘海破笊籬下差營生自此英名壓天下煞有氣岸不易伸吳君若肯蹈芳躅也認葫蘆作帝瓶直須踏斷毗盧頂始是男兒出格人。

  正因果侍者求示

  正因果侍者合掌求開示病朽何有言有言非的據昔日鳥窠老未免墮圈繢拈起布毛吹侍僧便悟去而今學道流切莫隨言句但看眼前色松帚掃山翠又聽耳畔聲溪風宣密意撇脫根塵識不居空有地有聲聲自聞見色色不避如箭既離弦直無迴轉勢日用四儀中眨眼好薦取父母未生時安身在何處驀然撞著時處處非自己鐵蛇鑽入金剛圈鷺鷥踢倒須彌碎。

  鴛湖用禪師住福建建寧府普明禪寺語錄卷上終

嘉興大藏經 鴛湖用禪師語錄

  鴛湖用禪師住福建建寧府普明禪寺語錄卷下

  嗣法門人 悟進 悟元 等編

  長水退庵 法孫 真智 重梓

  書啟

  與江海若居士

  春間辱承喬梓高駕腴田之惠過情屢屢感愧惟老居士德滿潤身老當益壯可謂富貴家不為富貴之所移易自肯存神內典親近方外教中有言菩薩夙承般若力不為聲色之所轉于六波羅蜜四無量心念念策進念念成就未嘗斯須忘者殆非一生兩生種植來也茲聞重築佛室于府第之後嚴於凈業甚愜愚意教中又雲天鼓忽自鳴告謂諸天子曰諸法苦空無有真實勿貪五欲以快一時當力求道果以悟本來且道果如何求本來作么生悟然老居士既隆三寶備作佛事獨于本來事亦可理會一上本來事既理會得則十字街頭茶歌酒喚無非不是自家本來事也那時不妨抱子弄孫無非佛事即以本來理求福則福無不崇祈壽則壽無不永莊嚴法界無非成就本來事也。

  答朱其梁居士

  接翰閱之乃見左右陳述備細吐露真實誠為為道之心甚切也第未能脫略融化爾來論妄緣情念者乃是屋裡茶飯豈可除而斷耶吾佛不云乎心佛及眾生是三無差別奈眾生無始習熟不能證入非佛之咎皆為自無肯心生死不切工夫不猛所以自甘流浪也在左右分上此段大事必信得極矣既信得極豈亦自甘流浪耶又雲身家念輕生死事大果爾既知生死事大無往而非大事矣又何必凝神靜坐然後為得耶然左右豈不知昔有王龐及無盡大年輩許多上傳燈沒巴鼻漢子竟不知今日亦有居士耶乃事無彼此若是個漢剔起眉毛生與同生死與同死直捷向前方有少分相應若論佛法世法原不兩樣何嘗妨礙又雲數月無事則體究有事則廢既大事在我詎可奪去耶又欲貧道示個方便法蓋有個方便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畢竟是個甚麼於此一咬便破那時不勝慶快也哉雖然正好吃棒在何故普明門下令不虛行。

  與闇齋黃廉憲

  夏初一晤不覺深秋矣念流光如此迅速耶私喜老居士于熱惱時不與世人同受獨入山林領略幽況但不知本參得瞥地否昨聞有雙徑之行甚欲一會又在病中未遑即晤。

  上密雲悟和尚

  自違座下屈指將十白矣今值和尚古稀奈賤體嘗在病中何堪跋涉但晨夕神往念和尚恢廓法道開示人天秪如有一人不受化下者畢竟如何攝受肅此代面聊奉壽儀將意。

  與振侯許春元

  叨齋次承居士舉斷峰度樂因緣惟在自己辨別切不可向他人口裡討雌黃病僧因居士問一時譫語若謂宗乘門下三十棒一棒也較不得然此個門頭從來無語句亦無一法與人古雲若有實法與人水亦消不得豈欺人耶囑囑。

  寄去塵朱居士

  別來觀語澀不能脫口然左右往來非為不久亦深知於此道留神有日何故不脫灑為出格丈夫爾近日可刮目也無秪如龐居士問馬大師雲不與萬法為侶者是甚麼人答雲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即向汝道你看這漢一具大口在甚麼處何不於此瞥地作個無事漢豈不慶快平生也哉又如趙州道諸人被十二時使老僧使得十二時且看他據個甚麼道理便作如是語話所謂飢時吃飯寒則添衣客來抵對言談客去閉門高卧非去塵有第二人亦非落空去於此覷得一班亦能隨時受用若向上提持正好吃棒在。

  答蘇門黃孝廉(法名悟第)

  接翰教及扇頭歌章閱之不釋手但有虛譽處自覺赧然蓋來問印心三句貧道但不知喚甚麼作印耶喚甚麼作心耶切不可向玉石上躲根又歌章中身心俱解脫及勝於一宿覺之句在左右分上果能解脫也未果能一宿覺也未解脫且置所覺者是何事耶若果有所覺處早通個消息來貧道為左右助喜何如。

  答清伯黃居士

  閱手教知尊恙復萌貧道嘗念左右個中留心有年即今本命元辰可知下落也未觀左右根器不凡第看南嶽讓參六祖祖問什麼物恁么來讓曰說似一物即不中祖曰還假修證也無讓曰修證即不無染污即不得願左右於此覷破不妨飢餐渴飲寒暖熱涼見色聞聲應時納祐二六時中四威儀內無不現成拈來無不是用處莫生疑也囑囑。

  答魯一徐孝廉

  僻居窮山乃辱尊教敬展讀之而欲貧道垂示曷勝愧顏乎然不敢埋沒左右一段真誠不免從翰教中點出來諭塵世勞攘大堪厭棄貧道所見此正是最初下手吃緊工夫即于勞攘處著得一隻眼誰是塵勞者誰是厭棄者驀然覷破朝夕間自得主持不作塵勞想不作厭棄想矣。

  答杜華宇居士

  細讀來偈,也知此僧學問甚通,知解亦好,果能出言顧行,行與解同,多受鉗錘,穩實操履。成佛成祖,非從外來,原是自家事,固不難也。他時日後,長養聖胎,臻厚道德,自有龍天公道,推在寶華王座。說法利生,呵佛罵祖,觀其時節因緣爾。爭奈今時學道者,學得少許相似語言,湊得幾句粗疏文字,便爾自稱悟道。到處瞞人不畏,因果舛差,只要口頭熱鬧。莫道有學問有知解,以當平生。只恐一朝打到閻老面前,隨業定罪,赦書何在?那時可求甚麼人相救得么?所以古德雲:「吾宗難得其妙,切須仔細用心。」又雲:「八十翁翁入場屋,真誠不是小兒戲。」承左右欲病朽勘偈之虛實,不覺葛藤如許。望左右自己下一番工夫,透得本分事,那時事到眼前,不著問人,自知真假矣。

  答吳君羡居士

  來諭何得離此殼漏子,以修上乘法門,奚乃語言之不審乎?然左右即今帶殼漏子,是誰耶?要離殼漏子是誰耶?殼漏子又是誰耶?於此覷破,釋然一笑矣。雖然,尚未許覷破,何故?聻苟欲覷破,更添一重病苦也。謹囑。

  與量虛禪師

  風月是同,溪山各異。暌孤兩地,不無興懷,嘗憶上座,根器自美,而於此門,著力趨向,較今末世比丘,實雲泥也。然不可以百步為笑,五十步而止,固當直前勇猛,作一精進幢,為后昆模楷,是病朽所望也。

  與化林

  別去不覺,匆匆將一周,諒汝血書已完,舊願當開,淡齋養得色身健好,做自己一件無?大極大事,二六時中,你仔細究取看,不號化林者,在甚麼處?不可一向在法王座上,做鬼法裝腔調,禮大懺念法華。今日應李宅,明日赴張家,不知自己渾身脫在萬仞深井中,兩耳可能絆得牢么?思之思之。今日病朽恁么話,終是逆耳不耐聽,異日閻老子前吃鐵棒,那時念我之語,悔之晚矣。萬萬留念,莫作樹頭風聲聽卻。囑囑。

  辭徑山觀音殿再請啟

  爰啟化導,無不原繇,正覺山前,忍俊不禁。呈敗闕跋提河畔,唾餘技癢賣家私。偶爾拈花剛道別,傳心印俄然失笑,便言托付金襕,更互闡揚是為重擔,遞相授受豈曰小緣,切思愚也何有良緣。五老峰前嘗預會,不無奇遇。大悲閣下久埋頭,自愧昏蒙。此日尚淹跛鱉,終慚樗櫟。昔年徒次祖庭,況兼夙愆如海,病骨如柴,緬思道業無錐,豈於法門有補?庶幾村曲藏形,苟延歲月而已矣。伏承妙玄禪師洎承合山耆碩,不棄猥鄙,再投名札開緘,敬披卻猶明月,在掌循文三複,徒使蓬戶增光。所雲柱石標幢,過於獎誘,甘漿慈雨何其謬稱,更錫諸品帑物,令人轉益,赧顏也。憶令先師遺範,聆略羹牆,第于諸師輩,德容有慳面炙,幾欲登顛聞問,奈緣拄杖伶仃,茲乃屢辱見招,未能即近聆教,特複數行敬辭尊意,伏惟氣宇寬洪。宥斯不穀,慧心昭廓,原此微悰,違命多愆,必祈慈諒。

  辭嘉興普明眾護法啟

  某濫投佛院,虛受檀門,愧預祖席有年,實乏緇田一簣,固無鷹鷲快眼,灰心差許寒冰,慣於鹿豕,躲根善病,秪余柴骨,自守枯禪,法門無補,徒增愆咎,恩德何酬。茲承眾縉紳,洎承諸文學,未始緬思,遽貽重托,虛譽文章,欲冀病僧有諾,兼侑物色,徒令桐月無顏。復普明之古剎,功雖不在崇高,副禾城之眾心事,豈繇于藐劣,播聞此話,笑破諸方口吻。拮据靜室不無怪罵,山靈敢露丹衷,敬辭檀越,言乃荒謬,三寶自堪證明,情固真切,眾聖堪為昭格。既忝相知,伏惟相諒。

  復聯岳朱知州

  貧衲道基不厚,學解尤荒,濫廁緇倫,徒忝法化。恭惟居士不忘鷲嶺遺言,載現紫陽嫡裔,欣然為寶地之雄藩暢矣。作詞壇之赤幟,顧貧衲何人,敢當垂念,遠投珍翰,耀及窮山,敬捧披宣,過情獎諭,其如貧衲不勝愧悚何,然匋山振錫閩地,普聞台下受化熟機,外護游刃法門,金湯皇家柱石,何往而非諦當哉。曩者貧衲信步攜筇,俄然憩足,慕芝城之仁德,喜山水之優遊,留意乞茆蓋頭足。延懶病余景,詎敢玷名勝福址,而作掛瓢久計也。茲寺尋聞,雖非廓大,亦是聚眾之所,豈在朽腐而擅此名剎乎。必欲固辭,恐違尊命,況憐聖相受厄之秋,紺宇離披之際,居士輩愷樹福田,貧衲寧甘冷眼,暫允掛笠延時,以俟后賢開化,伏惟台照。

  復眾紳士啟

  貧衲謬披方服,只是淋過死灰,誤廁叢林,終為腐朽。樗櫟有辱乎?迦維後裔嘗玷乎?濟上祖庭,揆已捫心,恐惶夙夜,恭惟居士輩熟游法苑,悉稱信檀。鵝湖錫飛,受入道之初訓,壽昌駕至,得增上之勝緣,博老金針,加密天童,鐵棒痛施,匋山會下,親炙有年,鑒咦堂前,旦夕提命,蓮峰秀瑞,天花飄香。靈地固然,傑人多矣。豈屬宗風久扇,而不受披拂者乎。然今遠辱佳函,敬披華藻,過獎乃爾,愧赧不勝。蓋貧衲昔年,抱痾肥遁,挈杖攜瓢,未能探碧水丹山,秪擬乞把茆蓋頂,豈曰踐流菜編麻之芳躅,實效顰橘湯煨芋之清風,何有纖細,存化利之心,于其間哉。尋聞東峰寶方,儼然勝概,茲欲任於廢人,豈獨山靈見怪,將恐天龍之不護祐乎?所以未易荷擔,實猶探湯。然又憐荒涼蘭若,剝落金容,業已有給孤之見,招祗陀之屬命。貧衲若不董其事,復恐深負檀那之大心乎。不者將錯就錯,於此日待仁,興仁于異時也,聊攄荒言,敬復尊意,不宣。

  偈頌

  示華嚴座主

浪說人人有大經,大經曾道在微塵,沉埋不謂伶俜子,剖出還須過量人。自在象王頻顧佇,威獰師子謾顰呻,就中有意難分析,露柱花開色更新。

  華藏世界(時值梅雨)

雨密煙濃若有無,村村疊疊總饃糊,河沙世界知何數,並作目前華藏圖。

  示清伯黃居士病中

病苦人人不奈何,是誰能得不漸磨,亟宜著眼看端的,病與病人是甚麼?

  光祿寺謝殿邦過訪二首

徑草堂前丈許深,何堪高駕耀荒林,相逢一字無能說,秪聽山禽唱好音。

山野原非佛印行,不將四大作禪床,堪憐往日東坡老,玉帶輸來愛好藏。

  立秋有感

有道人兮悲早秋,年華與我亦為仇,菱花現影顏多改,竹杖扶行力不周。明月照人舒聽耳,西風撲面掩昏眸,一番天地重消落,更問而今作么休。

  示蘇門黃孝廉

唾手功名是等閑,素心皈佛遠盤桓,喜從初地開懷抱,惹得青山展笑歡。瓮里有鵝須好出,指端無韻謾空彈,一機領得言前意,吸盡西江也大難。

  示戴九林孝廉

青山處處白雲堆,切莫囊藏被蓋來,紅焰爐中撈得月,葡萄朵里兩瞳開。

  示用書童孝廉


上传人 歡樂魚 分享于 2017-12-22 10:28:15